刚刚更新: 〔丹青不知岁月老〕〔从流量到影帝〕〔我的1982〕〔入骨暖婚〕〔背叛:妻子的谎言〕〔透视小民工〕〔缠绵入骨:总裁好〕〔老婆大人有点拽〕〔九零空间福运妻〕〔张小花的秘密〕〔地球最后一条龙〕〔废世子他又暖又狠〕〔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恋爱吗竹马先生〕〔九八年暖又甜〕〔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饲养全人类〕〔无敌继承人〕〔申老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70章 天煞孤星的命运
    不知不觉天亮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许白雁和元星子谈话结束,她一个人在街上溜达。

    漫无目的的转悠。

    犹如一个亡灵。

    许白雁大脑一片空白,思绪已经乱了了一锅粥。

    道门,元星子。

    惊袅城,苍疾。

    还有自己的父亲苏青封。

    乱啊!

    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乱。

    为什么我不可以是个单纯的人族,为什么我要承受这种厄运。

    如果我和杨乐之一样,只是个战争孤儿,那该多好。

    那样的话,我可以当一个乖女儿。

    多好!

    多好啊!

    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折磨我。

    我该不该答应元星子。

    到底该不该。

    这个地球,还有我容身的地方吗?

    内阁和科研院的人,会真的放过我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谁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许白雁找了个公园,她坐在长凳上,茫然的看着老人们晨练。

    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天。

    但却给许白雁一种几乎要窒息的压抑,这里似乎比湿境还要狰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东都市!

    赵启军团,大将办公室!

    林东启看着赵启军团最近的伤亡,眉头深深皱在一起。

    原本第三战场已经平静下来,可由于苍疾的回归,战场再次被噩梦笼罩。

    虽然丹药集团已经将霜藤甲运输过来,但苍疾麾下的图月死士太可怕。

    图月死士,这是一支超过了万人的阳向族军队,成员清一色五品,而且对苍疾有着绝对的忠心,他们随时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在低阶军队的战争中,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苍疾掌握着一种战法,他可以大批量提升图月死士的实力。

    虽然图月死士透支了根基为代价,这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到宗师。

    但他们却主宰了中阶武者的战场。

    而苍疾创造图月死士的核心,就是人族武者的心脏。

    对!

    对普通阳向族的武者来说,人族武者的心脏,就是一种可以增幅气血的宝物而已。

    而在苍疾手里,他可以将心脏炼化成图月丹,最终让阳向族快速突破到五品境界。

    图月丹还可以影响武者的心智,这也是图月死士对苍疾绝对忠心的根源。

    所以,惊袅城最喜欢对湿鬼塔发动冲锋。

    只要能把人族武者的心脏拿回去,他们哪怕牺牲几个武者,也根本不亏。

    可这种恐怖的战争,赵启军团根本就承受不了。

    幸亏有霜藤甲,赵启军团的损失还能少一些。

    别说苍疾本身就是最强九品,仅仅是这图月死士,就足够一个战场手忙脚乱。

    这段时间,林东启的头发都白了不少。

    可恨啊。

    苍疾这畜生,简直就是个噩梦。

    咳……咳……咳咳……

    突然,林东启一阵咳嗽,他脸色刹那间比冰坨还要铁青。

    在林东启心脏部位,竟然冒着丝丝的寒烟。

    林东启脸上血管狰狞,他急忙运转气血,压制着心脏的剧痛,随后从身上拿出一粒丹药服下。

    整整半个小时后,林东启身上的寒气才终于消散。

    这时候,他方圆三米的一切东西,都已经被寒冰所冻结,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森森的寒气,看上去犹如冻结着无数尸体的太平间。

    轰!

    林东启深吸一口气,随后一掌轰出去一股气血之力。

    顿时间,冰封着办公室的坚冰,全部消失。

    对!

    并不是融化,而是直接消失,地上并没有任何的水渍。

    “该死的寒毒!”

    林东启捏着眉头,死死咬着牙,他瞳孔里充斥着憔悴。

    谁能想到,堂堂赵启军团大将,竟然还承受着寒毒的困扰。

    “寒毒压制不住了吗?”

    就在这时候,窗户上飞进来一个枯瘦的小老头。

    赵启军团虽然防备森严,但却挡不住九品的元星子。

    他和许白雁谈话结束后,就直接坐车来到东都市。

    而林东启在办公室,也一直在等元星子。

    “谈的怎么样,许白雁同意去惊袅城了吗?”

    林东启热了一壶滚烫的开水,一仰头全部喝下。

    他看了眼元星子,没有丝毫的意外。

    “没同意!

    “不过我还可以活几个月,也不着急,她迟早都会同意!”

    元星子坐在沙发上。

    乍一眼看去,他真的死人一模一样。

    个头矮小,皮包骨头,和穿着衣服的纸人一样。

    “你知足吧,我会死在你前头。”

    林东启冷笑。

    “说到底,杀苍疾是咱们两个人的计划,却让一个小姑娘下水,真的有些于心不忍。

    “苏青封和姚晨卿都是神州功臣,我们却这样算计许白雁,这是在害她!”

    林东启又烧了一壶开水。

    他转头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丑陋了。

    “不,我觉得不是害她,反而是帮她。

    “许白雁是雷世族遗孤,她在神州不可能安静的过日子。

    “雷世族属于湿境,那里才是她的家,等杀了苍疾之后,许白雁就可以回到雷世族的故土,然后安静的过完这一生。

    “如果她一直在神州,会承受数不清的痛苦,她身边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被阳向族暗算,用来威胁她。

    “从许白雁暴露身份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个天煞孤星。

    “苏青封保护不了许白雁,姚晨卿也保护不了,甚至神州内阁同样保护不了,她是一个定时炸弹,必须得离开神州。

    “只要靠近她的人,都有可能成为被杀的对象,你觉得许白雁在神州,还有什么生活的意义?”

    元星子一脸淡漠的说道。

    “天煞孤星!

    “还真是个贴切的形容词,许白雁是开启雷世族秘密的钥匙,阳向族确实不会放过她。

    “如果在地球没有任何朋友,甚至亲戚朋友全部因为她而死,那……或许隐退真的更适合她……可怜的小姑娘。”

    林东启苦笑了一声。

    他甚至不敢保证,神州内阁的人,会不会也想再次利用许白雁。

    虽然当年姚晨卿立下协议,许白雁只操控一次雷斩台,就能自由。

    但姚晨卿终究要有老去的一天,他和内阁的协议,又能支撑几天。

    许白雁,或许真的不属于地球。

    “众生皆苦,没有一个人能逃出人世间的大熔炉。

    “你这个堂堂九品大将,不也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吗!

    “苍疾要杀你,他还计划用你的死,来威胁许白雁,证明他也可以杀死苏青封。”

    元星子道。

    他瞳孔罕见的闪烁了一下。

    “哈哈,那我这条残命,还算有点价值,能逼迫许白雁下决定,也值了。

    “可苍疾也太自大,想杀我容易,想杀苏青封,他估计得下辈子。

    “当年,苏青封连八族圣地都敢闯一次,绝巅都没能杀了他,太狂妄了。”

    林东启轻蔑的笑了笑。

    苏青封这个人,其实比苍疾还要古怪。

    “值得吗?

    “林将军,你虽然被寒毒折磨,但起码还能活10年。

    “和我一个将死的老头子玩,你牺牲有点太大了。

    “唉,如果我能死在雷祭市,也就不会拖累你。”

    元星子看着林东启,内心一阵不忍。

    苍疾扬言,要杀一个神州的九品立威。

    林东启计划送上门,让苍疾来杀。

    苍疾想炼化九品武者的心脏,林东启计划让苍疾炼化他的寒毒心脏。

    甚至这个计划,还是林东启主动去找元星子。

    他要牺牲自己。

    “谈什么拖累不拖累。

    “我的病情我清楚,理论上可以活十年,但五年后,我就不可以再使用气血,那和一个废人又有什么区别?

    “我林东启为神州征战了一辈子,临死前也不会让苍疾好活。

    “哪怕没有九品心脏,这个人五年内也会突破到绝巅,他资质绝顶,真的太可怕。

    “神州不允许苍疾突破到绝巅,我林东启,更不会允许他突破。

    “别看神州现在在湿境站起来,其实站的根本就不稳,如果阳向族再多一个绝巅,随时会生灵涂染。

    “我是军人,神州利益大于一切。”

    林东启整理了一下军装,瞳孔里闪烁着坚毅的光泽。

    “神州利益大于一切,老朽佩服将军的格局!”

    元星子点点头。

    “谈不上什么格局,我清楚的记得,在我小时候,道门自爆七个九品,终于挡住了一次异族冲锋。

    “你们道门虽然闲云野鹤,但神州危难,道门也没有避世,我同样很敬佩。”

    林东启点点头。

    “道门虽然避世修行,但门下弟子,也得上户口,也要拿着神州的身份证,神州也是我们的家!”

    元星子摇摇头。

    神州军部。

    真的一言难尽。

    以神州利益为最高理想,哪怕九品都悍不畏死。

    这才是神州立国的根基啊。

    这个国家,不可能倒下,就因为有群军人。

    “既然决定,将军就等我消息吧,我去冬眠,否则都不一定能活到杀苍疾的那一天!”

    元星子站起身来,他坐过的沙发,竟然都没有任何凹陷,就如曾经放了一张纸一样。

    “我代表军方,感谢道门!”

    林东启朝着元星子郑重的敬礼。

    他是军部的人,从小被神州官府的悉心培养,所以牺牲理所应当。

    但元星子是道门中人,他原本可以在道门山清修到死。

    “矫情!”

    话落,元星子已经消失。

    办公室死一般的宁静,这时候,林东启又回到办公室。

    他打开抽屉,里面有一张全家福。

    年轻的林东启,漂亮的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妻子为了救自己而死。

    如果不是妻子,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到绝冰窟。

    可林东启虽然回到了地球,但他在重伤期间,儿子又被阳向族的畜生暗杀。

    凶手全部都是苍疾。

    “苍疾,你杀我妻儿,我忍了你这么多年,你一定会遭到报应,一定。

    “你从小就号称是绝巅之资,你们八族圣地的绝巅,以你为荣。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未来的绝巅死在神州武者剑下,你们阳向族还能拿什么来狂妄。

    “苍疾,你的绝巅梦,已经碎了。

    “我和元星子两个将死九品的命,换你一个绝巅,这次不亏!”

    打开抽屉,林东启仔细将全家福放进去。

    那一年,林东启还只是个普通的七品少将。

    他妻子六品,是赵启军团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可灾厄从天而降。

    他们遭遇了苍疾的伏击,三支军团全军覆没。

    林东启奄奄一息,是妻子用性命换来了一个逃生机会,林东启根本就不想逃,那时候,他想陪着妻子一起死。

    可妻子不能让儿子没有依靠,不可以父母双亡。

    哪怕能活一个,也是对孩子的责任。

    就这样,林东启心如刀绞,连埋葬自己的妻子都做不到。

    他本来就已经重伤,虽然逃脱了苍疾的追杀,但却又被迫坠入冰窟,几乎被冻断了生机。

    最终,人族军队在冰窟找到林东启。

    他活了下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

    谁能想到,儿子所寄宿的学校,竟然遭到了阳向教的一次恶意袭击。

    死了!

    妻子临终前最牵挂的儿子,也枉死在了阳向族的袭击中。

    这次袭击的筹划者,同样是苍疾。

    因为有很多武者子嗣在这个学校寄宿,所以苍疾要报复。

    他牺牲了接近80个五品,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摧毁了一个学校的所有防御。

    这在战略家的分析中,这根本就是在浪费武力,并且对战争来说,毫无意义。

    可苍疾为了出一口气,他就是干了,哪怕付出血本。

    苍疾这个人可怕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他和其他阳向族的做事风格,根本不一样。

    不计成果,不论胜负。

    只要是苍疾要拿下的战争,他会付出一切代价,根本不管伤亡,苍疾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儿子死后,林东启还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的心脏,已经被冰窟里的寒毒侵袭。

    林东启要经常承受寒毒爆发的痛苦,他甚至可以计算到自己那天死。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

    寒毒刺激了林东启的肉身,让他修炼速度特别快。

    就这样,林东启成了九品大将。

    这么多年,他一直想替妻儿复仇。

    可你越强,才越明白苍疾到底有多强大。

    林东启已经不知道被苍疾打败过多少次,眼看着苍疾就要突破到绝巅,他复仇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所以,林东启计划让苍疾杀了自己。

    他想得到一颗九品的人族心脏来突破。

    自己的这颗有毒的心脏,就是一颗毒药,就是元星子杀他的契机。

    林东启根本就不怕死。

    他这种不怕死,和其他大将不一样。

    林东启甚至想早点死去。

    他要在阴间见证苍疾的死亡,他也要去找妻子道歉。

    “序幕就要拉开,我林东启这辈子,一定会弄死你苍疾,你等着……”

    林东启站在窗户旁,目视着湿鬼塔的方向。

    “姐夫,赶紧去湿境吧,苍疾又打过来了!

    “你咋心这么大呢,还烧水泡茶,一点都不担心苍疾杀进城市?我姐咋就找了个你,当初我就觉得你吊儿郎当不靠谱。”

    这时候,一个八品中将闯入办公室,他毫不客气的坐在林东启的位置上。

    “赵千恩,你现在是个中将,做事情能不能沉稳一点,永远都这么风风火火。”

    林东启看着这个小舅子,一颗脑子都要爆炸。

    天赋高,实力强,有勇有谋。

    赵千恩是个很优秀的武者,甚至比现在七军大将都优秀。

    但和他矛盾太深。

    “又没有外人,训什么训,我又不怕你。要我说,赵启军团这个大将我来当吧,你赶紧退休。

    “我姐你保护不了,我外甥你保护不了,赵启军团的将士们你也保护不了。

    “乌烟瘴气!”

    赵千恩一脸不耐烦。

    他看着姐夫就来气,当年竟然让我姐去救他,贪生怕死的玩意。

    救你就算了。

    你跑都能跑冰窟里。

    给你机会你都不争气。

    这种人当自己的姐夫,说不出的郁闷。

    老姐死了,外甥死了,老爹和老妈也被气的都得了病,也没多活几年。

    他们赵家,就是因为林东启这个丧门星毁了。

    可不得不承认,林东启这家伙对自己还可以,悉心教导,还不惜一切代价的找天材地宝。

    但赵千恩知道,林东启就是补偿他姐。

    “唉,走吧。

    “我一定杀了苍疾,替你姐报仇。”

    林东启摇摇头。

    现在还不是最终对决的时候,自己还得率领赵启军团和苍疾对战一段时间。

    什么时候死,得看元星子那边的计划。

    “别吹了,这么多年,你算算……你被苍疾按在地上摩擦了200多次,每次都被打的和狗一样,我都寒碜……算了,提起来都丢人。”

    “我也是笨!

    “看看边韩军团的白辉宗,一场战争下来,竟然就突破到了九品。

    “说起来,我也不比白辉宗差啊。

    “如果我能突破到九品,我才能斩了苍疾的狗头。”

    赵千恩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他们这一批年轻的八品中将中,原本他赵千恩才是最有机会先突破的那个。

    窝火啊。

    “你不笨,但也别太着急,机缘到了,自然就突破了。

    “至于苍疾的头,留不了多久了。”

    林东启摇摇头。

    赵启军团一定会由赵千恩继承大将位置。

    自己也一定会让赵千恩突破到九品。

    林东启唯一的亲人,就剩下了这个小舅子。

    “说的容易!”

    赵千恩扭头离开办公室。

    在军团院子里,已经有不少武者在等待。

    当然,在外人面前,赵千恩的脸,瞬间就冷酷下来,行为规范也没有一点点的差池。

    这是军部的规矩。

    ……

    不知不觉,一周过去。

    第二战场。

    东战道悬崖底。

    呼!

    苏越挂在择兽筋上,由于悬崖底的风太冷,苏越犹如一坨被冰冻的肉。

    厚厚的冰凌,覆盖在皮肤表面,如果出现在地球,一定会被认为早冻死了了。

    没办法。

    湿境里湿气重,再加上寒冷,冰冻在所难免。

    但苏越有气血支撑着,也不至于被冻死。

    而且这种状态下,他气血增幅的速度还算比较快。

    可苏越也有苦恼的地方。

    太费丹药。

    苏越不知道别人修炼的消耗量,但苏越觉得自己就是个无底洞。

    明明携带着几十天的丹药。

    然而呢?

    这才一个星期,就已经消耗一空,这还是极力节省的状态,苏越都不敢敞开了吃。

    130万学分,如果都买四品的丹药,能坚持几天?

    根本就经不住吞啊。

    想想都绝望。

    咔嚓!

    咔嚓!

    咔嚓!

    深吸一口气,苏越震碎了浑身覆盖的坚冰,冰凌碎片哗啦啦坠落下去。

    舒服!

    这时候,苏越才感觉到了一丝舒畅。

    ……

    可用酬勤值:80964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7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965卡

    ……

    酬勤值增加了15000多,还算可以,又可以兑换两次气血值。

    可惜,气血值的增幅,真的是不尽如意。

    苦修了一个星期,竟然只增长了9卡。

    虽说每天都能保持1卡的增长速度,但依旧达不到苏越的理想状态。

    毕竟太苦了。

    又烧钱,又玩命。

    可不苦也不行。

    不苦,就没有酬勤值,更别说兑换气血值。

    而且苏越总觉得,老是靠酬勤值兑换气血,自己迟早要面临一些问题。

    他估计了一下,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突破桎梏。

    自己在突破四品的时候,一定会遭遇很大的难关。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假如将修炼气血比喻成减肥。

    别人的脂肪,都是靠节食和运动来燃烧。

    而自己用系统增幅,就是一个手术抽脂的过程。

    虽然肥肉没了,体重也减小了。

    但一些后遗症还是难以避免。

    比如皮肤松弛的问题,抽脂就根本解决不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先修炼到2000卡再想办法。”

    苏越摇摇头,反正也没办法避免当然的问题,那就以后再说。

    苏越相信自己能想到办法。

    这次回去,他还要购买一些祛除体内杂质的丹药。

    可能是服用丹药太多,苏越明显感觉体内淤积的渣滓也有些多。

    唰唰唰!

    气血运转,苏越身躯如一个猿猴,疯狂朝着悬崖顶端掠去。

    还差35卡气血,就可以三品大圆满。

    下次来的时候,再兑换20卡。

    最多两个星期,自己可以达到三品巅峰,之后,慢慢想办法打破壁垒。

    唰!

    抵达山顶,苏越心旷神怡。

    很舒畅。

    “呀,你上来了?我们还以为你死在了悬崖,棺材都备好了!”

    贾卫锁走过来,拍了拍苏越肩膀。

    同时,他眉头一皱。

    又变强了不少。

    这了一个礼拜啊,他哪怕丹药很多,但也得能消化啊。

    到底怎么做到的。

    在贾卫锁的眼里,苏越这一个礼拜的闭关,整整涨幅了29卡气血。

    要知道,他可是三品巅峰,还是压气环的武者。

    这根本就是玄学。

    哪怕是四品初阶的普通武者,也做不到一周就增幅29卡气血啊。

    这修炼速度逆天了。

    “贾哥你别涮我,我的命纸就在你手里,你怎么会准备棺材,哈哈!”

    话落,苏越也没有浪费时间,他想赶紧回去洗个澡,顺便吃顿麻辣火锅,可能是刚从悬崖上来的原因,还是有点冷。

    “大将军!”

    突然,贾卫锁表情凝重的看着远处。

    见状,苏越也转头。

    是燕晨云。

    苏越他们回来的时候,燕晨云也从江元国回来,这个月辅助远征军的九品,是刚刚才突破的白辉宗。

    “燕将军!”

    苏越也点点头。

    “你小子够勤奋啊,刚从江元国回来,就跑到悬崖修炼,不愧是阵前斩杀沸血族的小英雄。”

    燕晨云拍了拍苏越肩膀。

    “运气好而已。

    “大将军,你来视察东战道吗?”

    苏越谦虚了一句,随后又问道。

    “沧源第六营是你爸带出来的兵,不可能出问题,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来东战道,主要是来看看你!”

    燕晨云道。

    “看我?”

    苏越一愣。

    沧源第六营的人监视着我,我这根本也逃不了啊。

    “这座悬崖寒气很重,你虽然可以下潜很深,但滞留的时间太长,我怕你身体出什么问题,所以来看看。”

    话落,燕晨云皱着眉,掌心里闪烁出一团气血波动。

    “苏越你别反抗!”

    燕晨云话落,一股暖流顺着身体苏越身体蔓延。

    顿时间,苏越的脑门飘起来一层青烟,几秒时间,他犹如要着火一样,浑身都冒着这种青烟。

    好舒服!

    苏越长吁一口气,他甚至有一种在喷火的感觉。

    原本有些寒冷的肢体,顿时间恢复了温度。

    “将军,你……”

    苏越心脏狂跳。

    燕晨云这是在用自己的气血,帮他驱散身体里的寒气啊。

    “还好,寒气不算太多,在可控的范围内。

    “苏越,你现在超标太严重,有时候也得放慢一点速度,否则很容易过犹不及。”

    过了一会,燕晨云收敛了气血,并且皱着眉提醒道。

    噼里啪啦。

    苏越扭动了一下脖子,身体顿时发出了鞭炮一样的声响。

    就像是跑了个温泉,很舒服。

    “嗯,放心吧将军,我心里有数,谢谢将军!”

    苏越连忙道谢。

    “你这种情况,要特别注意清除体内渣滓,否则后患无穷。

    “虽然气穴多,可以熔炼的丹药也多,但同时你体内淤积的渣滓也比别人多,一定要注意!”

    燕晨云又提醒道。

    在他眼中,苏越就是个怪胎。

    小巨人。

    对,只能用这么形容词来描述苏越。

    他气穴多,所以拥有着不属于这个境界的庞大吞吐量。

    但同时,受限于根骨,苏越又没办法成长的更快。

    所以,他只能用丹药,一次一次的打破极限。

    花钱多是一码事。

    苏越最需要注意的事情,其实还是祛除渣滓。

    还有,苏越想要突破四品……得机缘啊。

    可能是丹药吃的太多,燕晨云感觉苏越的气血有些虚。

    这种事情,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嗯,我知道,感谢大将军提醒!”

    苏越连忙点点头。

    “其实是我该感谢你,这次江元国大战,燕归军团拿回来不少资源,你和你爸居功至伟。”

    燕晨云笑了笑。

    “哈哈,不敢当,我在西武上学,目前也属于燕归军团嘛!”

    苏越挠了挠头。

    “回去吧,回西武休息几天,别太压榨自己。”

    燕晨云拍了拍苏越的肩膀,又朝着贾卫锁点点头,之后直接消失。

    “贾哥,我先回去了。”

    苏越告别了一声,也一溜烟跑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特别是月票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