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欲焚天〕〔她来运转〕〔校花的近身王者〕〔庶门风华〕〔刺骨〕〔灿唐〕〔圣手玄医〕〔掌欢〕〔影后常年热搜〕〔爆笑甜妻:冷少,〕〔时间料理师〕〔传媒巨舰〕〔末世之复仇战魂〕〔现代棒球〕〔家里有门通洪荒〕〔帝尊盛宠:全能小〕〔旅行时代〕〔从心之主〕〔李朝万古一逆贼〕〔永恒美食乐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73章 镜子里的神秘帅哥
    “哇,这大楼好冷清,连个保安都没有。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苏越走进右安大厦。

    大厅里有个牌匾,上面写的很清楚:神州辅助武者联合交流协会。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里就是辅助武者领补助和聚会的地方。

    福利还不错。

    可也能理解,毕竟修行太难。

    辅助武者在战场没办法拿人头,所以不可能和普通武者一样计算军功。

    但辅助武者也得生活。

    这辅助协会,就是神州补助的地方,很容易理解。

    苏越心情还有点小激动。

    难不成我今天还能来领取一笔补助?

    千万别是米面粮油啥的,我也不在家做饭,最好是折成现金。

    “你好,你是苏越吧!”

    这时候,一个英俊的老帅哥走过来。

    白衬衣,黑皮鞋。

    40多岁的年龄,精神抖擞,小背头打理的一丝不苟,关键人家还喷了香水,温文尔雅。

    苏越再看看自己。

    运动鞋,运动裤,套头卫衣,浑身上下弥漫着香皂的味道。

    这穿搭,简直浪费了自己这张帅脸,有空也去买瓶香水吧,增添一点个人魅力。

    “您好,我是苏越,您是……”

    老帅哥很自来熟,过来就找苏越握了握手。

    “我叫陆锡良,司马玲玲的师哥,一个已经转岗的辅助武者,我现在在教育部工作,但兼任辅助协会的副会长。

    “我知道你的事迹,我女儿是你的铁粉,对了,一会帮我签个名吧,谢谢。”

    陆锡良自我介绍道。

    “额,不敢当。”

    苏越连忙点点头。

    原来是导师的师哥,按辈分来说,这是我师伯啊。

    怪不得看上去帅的一比,应该是气场相吸,我们师门的人,普遍都帅。

    “可惜啊,你们这一代的辅助武者,已经没办法在神州的官网注册,否者还能领点补助。

    “不过也不重要,听说江元国一战,你拿了神州两亿多的奖励,也不在于这点小补助。

    “年轻有为,不愧是我女儿他们的偶像,有前途!”

    陆锡良又感慨了一句。

    现在的年轻人,太可怕。

    一群三品,连宗师都能杀,吓死人都不用偿命的。

    “没两亿啊,谁说我拿了两亿奖赏!”

    苏越一肚子郁闷。

    一共就只有1.3亿,谁给我在这传谣言呢。

    还有,我在乎补助啊。

    我在乎!

    “哈哈,大家都这么传,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数额!

    “在武道网,有个分析帖,里面有各种数据分析,别信那些谣言!”

    陆锡良尬笑了一声。

    “苏越,你是来学玄冰掌的吧,玲玲已经通知了我。

    “这玄冰掌,是我的专属战法,一会我来传授给你。

    “你可能也是我最后一个传人,没办法,玄冰掌吃力不讨好,费钱费时间,愿意修炼的人特别少。”

    陆锡良岔开了苏越奖金的话题。

    “花钱?费时间?”

    苏越舔了舔嘴唇。

    这玄冰掌,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算了。

    管他花不花时间,先学会了再说吧。

    苏越的信念很坚定:技多不压身。

    “老师,这右安大厦怎么冷冷清清,怪吓人的。”

    随后,苏越又问道。

    “要拆迁了。

    “这右安大厦拆迁了以后,辅助武者这个职业将从神州消失。

    “以后在武大,辅助战法就成了选修课,不会再单独拿出来当成一个系。等你毕业后,你的导师也被内退,或者别调遣到教育部当担任文职。

    “其实明年辅助系就不会再开课,你是最后一届的辅助系武者!

    “说起来都有些心酸!”

    陆锡良抬头看了眼大厅,眼睛里也是不舍的情绪。

    “好遗憾!”

    苏越也摇摇头。

    但说实话,以他的经验来说,辅助系武者真的已经没有那么重要。

    起码在神州的战场上,各个战斗营都没有配备辅助武者。

    或许在江元国那种地方,辅助武者还能有点市场,毕竟是防守战场。

    其实也不能说辅助武者没用。

    这是一个时代的选择。

    在地球最困难的年代,神州和江元国一样,城市里到处都是防御工事,每天都有异族冲杀进来。

    那时候,武者都是以防御为主。

    只要能守住一寸山河,就算是胜利。

    在那个年代,辅助武者和防御系武者,简直就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

    可同样,在那时候,速度流和攻击流的武者,因为其脆皮属性,很容易就会被杀,所以并不是武者的第一选项。

    现在神州反攻湿境,速度流和攻击流已然是热门专业。

    时代的选择,都说不好。

    当然,能全面发展是最好,但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

    苏越自己是个特例。

    “苏越,你来了!”

    这时候,司马玲玲从地下室走上来。

    “导师!”

    苏越点点头。

    他看到司马玲玲的手里,拿着一个很复古的圆形钟表。

    很明显,这钟表就要报废了。

    然而,苏越又多留意了两眼,他的视线,就再也无法从钟表上离开。

    战法纹路!

    对!

    钟表的表盘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纹路,乍一眼看去,这些纹路像是普通的装饰。

    但再仔细一看,明显就是很深奥的战法。

    说起战法,苏越就想起江元国科研院。

    如果不是屠宗师链的研究,他根本就察觉不了钟表上的特殊。

    知识就是力量,果然正确。

    “师妹,黄昏时钟是导师的命,你赶紧放下,别给损坏了!”

    陆锡良被吓的脸色铁青。

    司马玲玲这是在玩火啊,平时雇人打扫卫生的时候,都不敢触碰黄昏时钟。

    “苏越,可以帮我个忙吗?”

    司马玲玲没理陆锡良,她看着苏越问道。

    “可以,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苏越点点头。

    司马玲玲对自己真的够意思,他没理由拒绝。

    “它叫黄昏时钟,是辅助系的一件圣器,但耐久度已经到了极限。想要让它继续坚持下去,必须得激活里面的钟核。

    “可黄昏时钟的钟核,是阳向族的妖器,所以很脆弱,必须得年轻人来进行。

    “思前想后,也只有你可以尝试一下。

    “但你也别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失败的几率是90%,我也只是让你尝试一下而已!”

    “你别看他是个老古董钟表,但以前全力爆发的时候,简直能称得上是逆天。”

    司马玲玲简单介绍了一下黄昏时钟。

    “我知道这件圣器,诸神的末日……对吧!”

    苏越心脏狂跳。

    怪不得,刻在钟表上的战法纹路那么复杂,和屠宗师链都不分上下。

    原来是黄昏时钟。

    苏越在一本很冷门的书籍里看过。

    黄昏时钟催动的时候,会给武者形成一道绝对防御的能量罩,九品都奈何不了。

    当然,谁都清楚,越是逆天的圣器,就越难施展。

    这黄昏时钟在整个历史上,好像都没有发动过几次。

    这件辅助系的至高圣器,竟然还存在着。

    绝对防御啊!

    无视任何伤害,虽然只有几秒钟,但你可是无敌状态。

    想起来都吓人。

    “是诸神的黄昏,不是诸神末日,苏越你严谨点!

    “师妹,我不同意苏越去激活黄昏时钟。

    “钟核已经濒临崩溃,万一苏越失败,一切前功尽弃,黄昏时钟立刻就会粉碎。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苏越成功又能如何?

    “执钟人没有,50个催动圣器的辅助武者也没有,激活它又有什么用?

    “别折腾了,让圣器自然消亡吧,这才是它的归宿。”

    陆锡良皱着眉说道。

    “如果能激活钟核,黄昏时钟还可以支撑一年半载,这是导师的执念,我们应该试一试!”

    司马玲玲知道陆锡良会阻拦,她平静的摇摇头。

    “师妹,你固执了一辈子,这次就听我一句话吧,别折腾了!

    “我承认,苏越和我一样,一表人才,天赋也极强,很明显是人中龙凤。但很多人都失败过,苏越也不可能成功。”

    陆锡良无奈的摇摇头。

    司马玲玲性格太倔强。

    陆锡良当年尝试过,但他失败了。

    所以,陆锡良不认为其他人也可以激活。

    钟核是个很脆弱的元件,随着时间流逝,只会越来越脆弱。

    在很久之前,武者要激活钟核的难度,和现在根本就不一样。

    其实按惯例,当年陆锡良可以激活。

    但就是因为年限越来越久,里面的钟核也更加脆弱,所以他才失败。

    当年的自己还没成功,现在苏越面临的压力更大,大到陆锡良都不敢想象。

    真正是一碰就会碎。

    “嗯,我同意陆锡良导师的话。”

    苏越凝重的点点头。

    “你看,苏越都同意了,他也不敢承担这种责任。”

    陆锡良长吁一口气。

    司马玲玲性格倔,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但苏越不同意,他也没办法。

    真的没必要折腾。

    “我同意您说我一表人才,天赋极强,这是大实话。但抱歉,我不同意放弃激活钟核。”

    苏越咧嘴笑了笑。

    这老帅哥,还真是喜欢说实话呢!

    “哼!”

    司马玲玲也被苏越吓了一跳。

    但随后,她又冷笑一声。

    陆锡良已经够无耻了,苏越的脸皮比他还要厚。

    两个人商业互捧,也不嫌恶心。

    “苏越,激活钟核的流程其实并不复杂。

    “你只需要根据表盘上的战法纹路,分析出一套最合适的激活机制,而钟核只能用气血去感受,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可能会很费力气,但我也只能请你帮忙了。

    “尽力了就可以!”

    司马玲玲朝苏越点点头。

    激活钟核,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套路,全靠武者自己去领悟方法。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难点。

    上一个激活的套路,对下一个人根本就不适用。

    没办法,钟核随着时间流逝,需要激活者不断去修正激活的方式。

    像陆锡良这样,激活失败的武者,根本就不计其数。

    “老师,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苏越想了想,随后一溜烟跑了!

    “苏越,你干什么去?”

    司马玲玲问道。

    “等我半小时!”

    苏越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

    ……

    白衬衣,黑皮鞋。

    再打理一下发型。

    苏越记得,在来右安大厦的路上,有个看上去很高档的服装店。

    他要买一件雪白合体的衬衣,然后掖到黑裤子里,这样才能在颜值上大跨步提升,不至于被陆锡良这个老帅哥吊打。

    经常和王路峰那群糙汉子待在一起,自己的品位都有点降低。

    男人,可以不强,可以贫穷,也可以没脑子,但一定要骚……不对,一定要帅!

    对了,还得来点香水。

    不过香水就不用花钱买了,喷点柜台的试用装,省点钱。

    我怎么这么抠。

    苏越奔跑的速度很快,花钱的速度更快。

    做发型,换衣服,喷香水,在一个商场里一气呵成。

    临走前,苏越站在镜子前:咦,眼前这个清新靓丽的帅哥是谁?

    我踏马都要爱上你了。

    哦,原来你是苏越啊。

    幸会!

    没有浪费时间,苏越又朝着右安大厦跑去。

    ……

    右安大厦。

    “师妹,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陆锡良摇摇头。

    成功了1%顶天了。

    现在的黄昏时钟,就是一个吊着半口气的耄耋老人,司马玲玲的计划就是要下猛药。

    可还不等药入腹,可能在嗓子眼就噎死了。

    情况不一样!

    “黄昏时钟是个勇士,它不应该在柜台上被腐朽,哪怕毁灭,也要再搏一次。

    “我和导师商量过,导师同意,他也觉得这才是黄昏时钟应该有的归宿!

    “师哥,你别劝了,黄昏时钟有属于它的结局。”

    司马玲玲摇摇头。

    “也罢,幸好这黄昏时钟对激活者没有什么害处,否者我一定会阻止!”

    陆锡良又道。

    “如果有害处,我也不会让苏越帮忙,他是我的学生!”

    司马玲玲看了眼陆锡良。

    这家伙,说的我好想是个毒妇一样。

    “您好,您就是陆锡良老师吗?”

    就在二人交谈的时候,突然有个老者走进右安大厦,左顾右盼。

    “你好,您是?”

    陆锡良一愣。

    他不认识这个老者,而且这老者也不是武者。

    “我孙子是您的学生,我经常路过右安大厦,这里经常锁着门,今天好不容易开了门,就进来看看。

    “没想到啊,您真是我孙子老师!

    “多谢您对我孙子的培养,我专门来谢谢您!

    老者走到陆锡良面前。

    “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的……干什么你……”

    然而。

    还不等陆锡良谦虚完,老者拧开手里的一瓶宝怡矿泉水,吨吨吨吨吨就朝着陆锡良脑袋浇下去。

    “我谢谢你毁了我孙子!

    “他本来会在战场杀敌,去报效国家,没想到却学了一堆没用的战法,天天在家里啃老,连上战场的胆子都没有。

    “我谢谢你把我孙子培养成了废人。

    “我天天等你,我就是要骂死你。”

    老人气的咬牙切齿。

    “你干什么!”

    司马玲玲怒气横生,就要将老者踢出去。

    不是碰瓷的吧。

    “别,别动手。

    “抱歉,我知道您孙子是谁了,真的对不起,是我的错,抱歉!”

    陆锡良头发黏在额头上,说不出的狼狈。

    但他还是一脸歉意。

    “哼,以后我见你一次,用水浇你一次!

    “误人子弟,不要脸……我呸!”

    老者发泄了情绪之后,骂骂咧咧,扬长而去。

    这时候,苏越穿着崭新的白衬衣回来,很不巧,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自己这才离开了一会,陆锡良怎么就被矿泉水浇头了,幸亏不是硫酸。

    不对,硫酸也装不到矿泉水瓶子里。

    “导师,这……”

    苏越走进来,一脸尴尬。

    自己回来的也不是时候,让陆锡良多尴尬。

    “免费冲个凉,无所谓。

    “咦,苏越你这是出去买衣服了?撞衫啊。”

    陆锡良笑了笑,就岔开了话题。

    随后,他看到了苏越的白衬衣。

    “师哥,这老头也太可恶,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

    司马玲玲黑着脸。

    误人子弟?

    学习辅助战法,就是误人子弟吗?

    “都过去了了,我已经不再代课,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

    “不是要激活钟核吗,先干正经事!

    “话说,苏越你为什么专门去换身新衣服啊,企图模仿我的帅?”

    陆锡良问道。

    其实这老头的事情很简单。

    以前他还在武大代课的时候,有个自闭症学生。

    这学生如果上战场,必然是送命的角色,陆锡良不忍心,就收在班里,成了一个辅助武者。

    如今那学生毕业都好几年了。

    可能辅助武者没办法建功立业,老爷子心里有些不平衡。

    发泄发泄就过去了。

    这些都不重要。

    “嗯,换件衣服,显得正式,而且有仪式感嘛!”

    苏越点点头,也缓和了尴尬的气氛。

    “哼,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我的学生最帅!”

    司马玲玲也没有继续追问。

    她想了想,也大概能猜到一些缘由。

    确实,纯粹的辅助武者,这几年的地位不高,有些混日子的感觉。

    可像苏越这种多修的武者,少之又少。

    ……

    没有浪费太多时间。

    几个人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司马玲玲将黄昏时钟摆在桌子上。

    苏越坐在钟表前,他旁边还有一摞厚厚的稿纸。

    苏越要记录一些轨迹。

    凝神静气。

    唰唰唰!

    苏越石像一样,思考了几分钟后,开始用笔不断在纸上写写画画。

    司马玲玲和陆锡良一言不发,就这样沉默的坐在远处。

    他们不敢打扰苏越,但又不放心苏越一个人留在这里。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唰!

    唰!

    唰!

    苏越写满一张稿纸,随后直接捏成球丢弃。

    这些都是废弃的草稿。

    很复杂。

    前所未有的复杂。

    苏越能感觉到,在黄昏钟表的内部,有一天很脆弱的气血团,这应该就是钟核。

    可这钟核能脆弱到什么地步……就像是个肥皂泡,一碰就会碎的那种。

    所以,苏越要找到最佳的激活方式,稍有不慎,前功尽弃。

    其实这半个小时,苏越已经分析出一种激活的方式,但他不满意,他还要继续去尝试。

    密密麻麻的战法纹路,就像是一本天书。

    而苏越像是一个走迷宫的人,他不断碰壁,不断失败,又不断修正,不断创造。

    战法,就是用特殊方式,通过刺激体内气血值,从而达到强大效果的过程。

    尝试和失败,根本就在所难免!

    ……

    “师妹,你有没有感觉到,房间里有些冷!”

    陆锡良皱着眉。

    他们都是武者,倒不至于冷到受不了。

    但这股寒意来的很邪门。

    现在是春天,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温度才对,空调也没有开。

    “可能是苏越修炼了什么特殊战法,不经意外漏出了气息!”

    司马玲玲分析了一下。

    “什么战法,这么厉害!”

    陆锡良一脸疑惑着摇摇头。

    随后,他有些无聊,有捡起了苏越仍在地上的纸团。

    展开!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推演的方式。

    陆锡良也算个资深的战法研究院,他勉强能看得懂这些公式。

    可正因为看得懂,所以陆锡良再看苏越的时间,简直像是在看一个妖孽。

    这是20岁学生该研究的东西?

    哪怕是在四大武院,大一新生应该都是一品的阶段,有些天赋异禀的,可能在冲击二品。

    可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大一,三品巅峰,还是压过气环的2000卡。

    这相当于五品。

    难不成还真要出现一个武大的宗师?

    这让他们这些毕业好多年,依然是五品的武者可怎么活。

    “没可能的……黄昏时钟的钟核,真的太脆弱,哪怕就是战法科的专家都破解不了!”

    随后,陆锡良又长吁一口气。

    ……

    唰!

    唰!

    唰!

    ……

    地上的纸团越来越多,司马玲玲甚至给苏越补充了一次稿纸。

    中性笔都写废了五根。

    但苏越已经进入了状态,他一直都没有停下来,一直在推演,一直在计算。

    虽然身体里充斥着寒气,但苏越的头顶,竟然升腾起了一缕轻雾。

    大脑飞速运转,头皮就会发烫,也就是武者可以这样无休止的研究,普通人早就晕厥。

    这也是研究人员都是气血武者的原因。

    ……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

    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四个小时。

    哪怕以苏越的气血强度,他的瞳孔都有些猩红,眼珠子上布满了血丝。

    太头疼。

    研究的越深,就越是头疼。

    推演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每次都失败,苏越的心情逐渐开始暴躁。

    继续!

    老子就不信了,不信抓不到你个小小的钟核。

    苏越越挫越勇。

    ……

    “苏越不会走火入魔吧,要不还是算了吧,他已经尽力了。”

    陆锡良真的是担心。

    苏越的暴躁,他们也看在眼里。

    “再等半个小时,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吧!”

    司马玲玲也开始担忧苏越。

    轰隆!

    司马玲玲话音刚刚落下,苏越竟然一掌轰碎了桌子。

    司马玲玲和陆锡良立刻站起身来,一脸紧张。

    苏越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苏越没有什么异常,他纯粹是激动而已。

    找到了。

    最佳的激活方式,终于弄清楚。

    黄昏时钟被桌面爆炸的气浪震荡起来,与此同时,苏越的气血形成一团青色的气,钟表就这样在气团中漂浮着。

    呼!

    木屑落下,苏越表情凝重,明显是在激活钟核。

    司马玲玲和陆锡良长吁一口气。

    咔嚓!

    嗡嗡嗡嗡!

    咔嚓!

    嗡嗡嗡!

    咔嚓!

    然而,这口气还没有彻底吐出去,黄昏时钟竟然开始颤抖,甚至发出了破木头被挤压的声音。

    “师妹,现在阻止还来得及,如果苏越失败,黄昏时钟就彻底碎了!”

    陆锡良口干舌燥,连忙看着司马玲玲。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继续吧。

    “一个过去的老物件,碎了就碎了,别辜负了年轻人一片苦心!”

    这时候,陆江豪走进来。

    他看着苏越面前的黄昏时钟,也是一脸心疼。

    但已经没办法阻拦了。

    “导师!”

    二人连忙打招呼。

    随后,三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死死盯着苏越面前的黄昏时钟,每个人心里都在祈祷。

    可说来也怪。

    黄昏时钟一直有不堪重负的声音发出来,甚至裂缝也一直在颤抖,但却迟迟没有碎裂。

    “哼,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苏越很疲倦。

    但无所谓,他之所以开始激活黄昏时钟,就已经有了完全的把握。

    当然,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

    “导师,这种情况,是要成功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

    漂浮在苏越面前的时钟,散发出了很刺眼的光芒。

    司马玲玲咽了口唾沫问道。

    陆江豪没有说话,他只是手掌一直在颤抖。

    谁能想到,沉寂了这么多年的黄昏时钟,竟然真的有重新被激活的一天。

    ……

    噗!

    黄昏时钟彻底被激活,而苏越却一口鲜血喷出去。

    刚才,他被钟核里的气息轰击了一下。

    “苏越,你怎么样!”

    陆锡良反应快。

    他立刻跑过去,计划把苏越扶起来。

    “别,别动我,让我爽一会!”

    苏越满嘴鲜血。

    对,很爽。

    黄昏时钟轰击他的那一下,他气环上的境界壁垒,竟然被打开了一道裂缝。

    虽然还不足以突破到四品。

    但壁垒的裂缝,竟然就这么被打开了。

    惊喜。

    “这……这什么癖好!”

    陆锡良彻底震撼。

    ……

    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