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带锦鲤穿六零〕〔缺氧〕〔代号桃园〕〔病娇千金拐回家〕〔我的帝国〕〔一笔论江湖〕〔最佳上门女婿胡杨〕〔魔妃曲之来世了尘〕〔魅姬惑天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有一尊炼妖壶〕〔僵尸世界:签到就〕〔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妻命难为〕〔吞噬神话〕〔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我夺舍了东皇太一〕〔萌狐悍妻〕〔龙珠:地球觉醒时〕〔随身桃花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74章 等我找到我徒红锅
    “苏越,我看你确实有点爽,要不……我再捶你两下?”

    陆锡良简直被苏越的表情所震撼。

    嘴里喷着血,还一副久旱逢甘露的样子,这小子心理确定没有什么缺陷吧。

    自虐?

    崭新的白衬衣都染红了,多可惜。

    “别……先别动手!”

    苏越原本爽到窒息。

    这时候,他感觉到了来自陆锡良的气血压迫。

    这可是个五品巅峰的武者,虽然辅助武者菜的一比,但打起来也疼啊。

    关键黄昏时钟和普通人的殴打不一样。

    苏越之所以爽,是因为黄昏时钟打破了他的境界壁垒。

    虽然没有实体,但苏越能在脑海里脑补出来。

    这境界壁垒,看上去像个大西瓜。

    这一次被震开的裂缝,差不多有五分之一。

    能不爽嘛!

    不光是来自气环的舒爽,还有心理的畅爽。

    起码自己不再一头雾水,终于是找到了一些可以突破的契机。

    原来这壁垒,得靠外力来压迫。

    但这绝对不是通过靠别人的殴打来实现,苏越还得研究!

    洗骨洗了半天,只有到宗师的境界才管用。

    二来自己修炼的太快,所以壁垒比别人厚的多。

    “小伙子,老头子我谢谢你!”

    这时候,陆江豪走过来。

    他虽然不至于苍老到站不起来,但身体明显也不是那么健硕。

    黄昏钟表被举在手里,老爷子浑身都在颤抖。

    保住了。

    虽说钟核被激活之后,也不可能一直保持耐久。

    但终究是可以再延长一段时间。

    黄昏时钟能在激活状态下消亡,也是对它的一种尊敬。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根本就无法理解陆江豪的情怀。

    哪怕司马玲玲和陆锡良,都无法理解那种辉煌。

    “您是……您是导师的师傅吧,老师好!

    “举手之劳,我应该做的!”

    苏越站起身来,连忙谦虚了一下。

    他从陆江豪的眼里,能看到老一辈武者的执念和坚持。

    这种情怀永远都值得后辈去尊敬。

    “谢谢,我替它谢谢你!”

    陆江豪又朝着苏越点点头。

    这一次,他替黄昏时钟感激苏越。

    “老师别这样,不敢当!”

    苏越上前,连忙扶着老爷子。

    导师的导师,按辈分应该是什么……算了,也叫老师吧,又不是门派里的人,没那么多规矩。

    “苏越,你看看你左手的手腕!”

    陆江豪看着苏越,突然欣慰的一笑。

    “手腕?”

    闻言,苏越茫然的举起手腕。

    司马玲玲和陆锡良同样看着苏越的手腕,导师既然说出口,那就应该是有问题。

    “这是……这……”

    苏越差点奔溃。

    没错。

    在自己左手的手腕上,确实有个东西。

    大家都是上过幼儿园的人,在课余时间,小朋友们无聊,会在彼此的手腕上,画下各种名表。

    歪歪扭扭,时针和分针,永远指着9点和6点,要不然就指着12点和6点,秒针随意画。

    对!

    苏越的手腕上,现在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羞耻的图案。

    纯蓝的颜色,和蓝色圆珠笔的痕迹一模一样。

    没有表带,只有表盘,而且还不怎么规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越猛地抬头,赶紧用目光去询问陆江豪。

    老爷子一定清楚。

    而陆锡良则皱着眉,他有些好奇的看着苏越,潜台词好像在问:苏越小朋友,你到底多大年纪!

    “这是黄昏时钟的奖励。

    “刚才你被反震到吐血,其实是黄昏雷达震碎了你的境界壁垒,哪怕你没有到达气血临界点,境界壁垒也一直存在着。

    “可你明明已经到达临界点,却没有立地突破,这点比较奇怪,可能是压过气环的武者,境界壁垒太厚吧!”

    陆江豪解释道。

    司马玲玲点点头,她听说过,激活者似乎能得到一些机缘。

    陆锡良恍然大悟。

    原来是境界壁垒破了,怪不得苏越一副刚刚大宝剑结束的表情。

    苏越也点点头。

    他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

    “至于你手腕上的图案,其实是黄昏时钟给你加持的三秒无敌状态!

    “和震破境界壁垒相比较,这才是真正的机缘。”

    陆江豪捏着苏越的手臂,犹如在看一个新生的婴儿。

    多久少年了。

    无敌时钟终于再现。

    不容易啊。

    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这图案。

    也真是幸运。

    “三秒无敌?

    “我看书上写着,不是只有执钟人,才可以释放出无敌护盾吗?”

    苏越一愣。

    同时,他心脏狂跳。

    这技能简直是逆天的存在。

    “你说的没错,但你是激活者,和执钟人没有任何关联。

    “这三秒无敌状态,你只需要用气血就可以引动,随时随地都可以引动。

    “如果在绝境之中,三秒无敌可以救你的命。”

    陆江豪又道。

    “哇,我这是背了一张护身符啊!”

    苏越凝重的抚摸了一下幼稚的表盘。

    这可是真正的大宝贝。

    没想到今天收获不错,竟让还能得到这种神技。

    当然。

    这个图案还是有些羞耻,苏越计划买个创可贴,先给它贴上。

    要不被别人看见,还不得被笑死。

    “三秒真男人,不错,好技能!”

    陆锡良也赞叹的点点头。

    三秒?

    真男人?

    这话听起来,怎么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苏越一愣。

    “苏越你今天累了,要不明天来修炼玄冰掌吧。”

    司马玲玲说说道。

    她之前没想到会折腾这么久,从苏越开始研究到最终激活黄昏钟表,整整七个多小时。

    想想都不可能轻松。

    现在让他去修炼卓越战法,明显是不现实。

    “对,苏越你要不明天来吧,我再等你一天。”

    陆锡良原本和教育部请假,专程来指点苏越。

    可现在看来,苏越的状态不佳。

    “没事,直接来吧,别浪费老师们的时间!”

    苏越扭了扭脖子。

    随着本帅哥的实力越来越强,恢复力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惊人。

    疲倦确实是有些疲倦。

    但修炼一部卓越战法,问题不是很大。

    “苏越你确定?别逞能啊,玄冰掌特殊,我只能传授一次,如果失败,下次得等下个月!”

    陆锡良道。

    “可以,我有分寸!”

    苏越再次点点头。

    “随他吧!”

    陆锡良又看向司马玲玲,对方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她知道苏越的性格,他不是乱逞能的人。

    “好,跟我走吧!”

    陆锡良摇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这么让我嫉妒呢。

    比帅,人家是小鲜肉。

    比天赋,被小鲜肉吊打。

    比耐力,自己也不行。

    看来,除了气质这方面能垄断外,其他的领域,已经被小鲜肉全线碾压。

    扎心了。

    “老师,咱们去哪?”

    苏越问道。

    “医院,太平间!”

    陆锡良变魔术一样,竟然找了一身医生的白大褂,还煞有介事的戴着口罩。

    “太平间?

    “修炼战法和太平间有关联吗?

    “敢问老师祖籍何处?”

    苏越心脏莫名其妙的一抽。

    “湘西!”

    陆锡良阴森森的一笑。

    因为苏越的原因,原本这房间就寒冷,可陆锡良这么一笑,苏越有一种阵阵阴风从裤腿管往上爬的感觉。

    “您……要赶尸吗?”

    苏越瑟瑟发抖。

    虽然我实力强的一批,也是个老少通吃的那种万人迷。

    但咱们是武道世界,我对亡灵法术这方面,目前还没有太大的兴趣。

    “赶你个头,修炼玄冰掌,当然要去寒冷的地方。

    “湿境暂且不提,在地球,太平间的温度就足够了。

    “跟我走吧!”

    陆锡良黑着一张脸。

    自己祖籍的事情,就不能暴露,人人都问会不会赶尸。

    劳资还会茅山道术。

    可这朗朗乾坤,连个小鬼都没有,我和谁说理去。

    “苏越,你跟着师哥去吧,他不会炼尸,你放心吧,我能证明!”

    司马玲玲又好气又好笑。

    苏越小脸煞白。

    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小子竟然还有怕鬼的毛病。

    路上!

    “师伯,咱们茅山道派,真的有僵尸吗?

    “师伯,你有桃木剑吗?有没有黄色的道袍马褂?八卦符箓那些,都带齐了吗?

    “师伯,你和僵尸有过约会吗?

    “师伯,西方的丧尸,和咱们神州的僵尸,哪种稍微厉害点?

    “师伯,湿境的异族,死后有没有鬼魂!”

    一路上,苏越喋喋不休,一连抛出去几十个问题。

    针针见血。

    苏越坚信,陆锡良就是赶尸人。

    他已经从老师这个称呼,正式过渡到了师伯。

    这样比较符合神州的传统文化。

    师伯好神秘。

    “苏越,你是个大学生,我希望你不要沉迷于鬼片,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有空多看看神州的新闻联播,每天半小时,会让你充满正能量。

    “有这胡思乱想的时间,你还可以多修炼修炼气血,争取早点突破到五品!”

    陆锡良已经奔溃。

    他面对的不是武道世界的大一新生,而是一个僵尸电影的专家。

    你特么哪来那么多问题。

    丧失和僵尸……那是一回事吗?

    你稍微有点常识啊。

    “师伯,是不是我五品之后,你就要逼着我学习湘西赶尸术,我可以拒绝吗?

    “说起来惭愧,我其实有点怕鬼。

    “对了,师伯,你这里有没有邪恶歹毒的蛊术,我想给我一个同学下蛊,他借钱不还,败坏我的名声,还试图在我面前装比,我想让他拉肚子一个月,最好是菊部下血的那种。

    “我还有个富二代同学,我有点嫉妒他。我想让那家伙被骗到销传组织里待几天,不给吃饭的那种,有这种让人脑残的蛊术吗?”

    “师伯,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是在担心家里的僵尸吗?他们额头上的黄符,会不会被风吹跑?

    “僵尸王能达到宗师的实力吗?”

    苏越越问越兴奋。

    陆锡良简直想给苏越跪下。

    你就不应该走武道,你应该当导演,去拍电影。

    “说起来,阳向族就有赶尸术,有个叫墨铠的九品宗师,竟然能召唤来一群棺材,里面都是死亡的武者,很可怕的。”

    苏越又想起了墨铠同学。

    好久不见,也不知道这家伙过的怎么样。

    他找到红锅了吗?

    唉。

    希望他能找到吧。

    陆锡良根本就不理苏越,这小子现在脑子不正常。

    ……

    湿境!

    墨铠一直在寻找红锅的下落。

    可惜,毫无头绪。

    去哪了呢?

    墨铠虽然懂妖语,但他不懂妖惑。

    九品降临,妖兽丛林的妖兽们,不是一片大乱,就是倾巢出动。

    墨铠强调了一百次,本尊就打听个事。

    可妖兽一个个如临大敌,特别是一些脾气暴躁的妖兽,上来就要和自己自爆,要同归于尽。

    简直没素质。

    可就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墨铠还是找到了苏越曾经走过的一片丛林。

    但之后,线索就彻底断了。

    没办法。

    那时候,苏越切换了人族身份,去找老爹烤叫花鸡,距离墨铠的位置很远。

    “我的徒儿,你到底在哪呢?”

    漆黑的深夜,墨铠矗立在一座山峰的绝巅处,他望着深邃的天际,喃喃自语。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墨铠身上的叶子又开始震动。

    是来自八族圣地的召唤。

    很急促。

    “又想召唤我回八族圣地,然后给苍疾当狗使唤吗?

    “简直是做梦!

    “他苍疾也不过是得到了一场机缘罢了,论资质,我墨铠哪一点不如他。

    “等我找到我徒红锅,我墨铠一定可以率先登顶绝巅。

    “苍疾,你目中无人,自以为天下无敌,你简直太狂妄!”

    墨铠冷笑一声,直接捏碎了树叶。

    这段时间,他消瘦了很多。

    墨铠的手下,逃的逃,死的死,他现在孤身一人。

    而他也没有去报复费宵等人。

    不是不敢,也不是不能,而是不屑。

    墨铠从来不会干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仇恨没有忘记,但不是现在去复仇。

    等自己登顶绝巅,这些仇恨,简直就是屈指一弹的事情。

    当务之急,还是以找红锅为主。

    “我徒儿是在这片丛林消失,他如果没有死的话,很可能会横穿丛林。

    “就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吧,我没有追踪他的手段,只能碰碰运气,我徒儿懂妖语,大概率会活下去,沿途还可以找机灵点的妖兽打听打听。

    “徒儿,为师相信你的能力,别让为师失望啊!”

    话落,墨铠便沿着妖兽丛林开始前行。

    当然,由于他九品的实力,这一路不可能走的太顺,那些脑残的妖兽,一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特别烦。

    “这丛林尽头,似乎是苍疾那畜生的地盘,还真是有缘啊。

    “算了,我隐匿着修为,和他井水不犯河水,大不了躲着他就是了!”

    唰!

    眨眼间,墨铠身躯消失。

    ……

    医院太平间。

    苏越终于要开始修炼玄冰掌。

    而此时此刻,苏越才知道这玄冰掌为什么寂寂无名。

    太坑了。

    而且也太费钱。

    修炼玄冰掌,首先要在掌心里汇聚出一团玄冰寒气。

    期初,苏越以为在太平间,就可以将玄冰寒气修炼出来。

    结果他太年轻。

    太平间,只是一个修炼环境。

    玄冰寒气还需要一种特殊的宝物,叫玄冰晶。

    玄冰晶是什么东西:价值10万学分,是人族宗师从湿境的极寒之地拿回来,用作最先进的武器原料来研究。

    10万学分,还是优惠价。

    用玄冰晶,才可以凝聚出玄冰寒气。

    可这还不是最坑的地方。

    更坑的还在后面,这10万学分花完,根本就没有到尽头,根本就不是一劳永逸。

    这是充能。

    充能啊……苏越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战法还需要充能。

    玄冰寒气充能结束后,才可以在厮杀的时候,释放一种减速气息。

    对!

    为了20%的近战减速效果,苏越首先得平均两个月,就花费10万学分去充能。

    而且充能的地方,还得是医院的太平间。

    关键这玄冰掌的效果,仅仅就是近战的时候,会对敌人造成20%的减速效果。

    没了。

    必须的近战,敌人得和你距离近,才能接触到减速寒气。

    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对宗师也有效,但也仅限于六七品的宗师,八品都不一定起作用。

    我要它何用!

    难怪,难怪……没人修炼是有原因的。

    如此低的性价比,简直是逆了天。

    “苏越,你也别气馁,关键时刻,这玄冰掌很管用,特别是逃命的时候,你再加持速度增幅,瞬间就比敌人快40%。

    “逃命神技啊。

    “你想想,区区10万学分,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

    陆锡良见苏越犹豫,又替他分析了一下利弊。

    “区区?

    “10万学分?

    “而已?

    “师伯,在下家境贫寒,就先告辞了。”

    开玩笑。

    10万学分。

    那就是1000万的金钱啊。

    你终生有效也就罢了,可1000万差不多只能保持两个多月的玄冰寒气。

    臣妾舍不得啊。

    “苏越,我和你导师研究过你的战斗,你这个人虽然实力强大,但天性爱冒险,可能是继承了青王的基因,也喜欢在湿境到处浪。

    “这战法关键时刻真的能保命。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和自己的命比起来,钱又能算什么。

    “而且你身上有两个亿的学分,留着要做慈善吗?”

    陆锡良表情凝重的说道。

    司马玲玲最担心苏越的安全,这玄冰掌真的是保命技能。

    哪来的两个亿,不够你给补吗?

    不传谣,不造谣,这是基本素质。

    苏越还不等开口,对方继续说道:

    “你如果实在舍不得金钱,你可以将玄冰寒气在手心里积攒着,等关键时刻再使用!

    “我说的两个月,是以普通四品武者的战斗频率来推算,你如果不战斗,可以一直用气血封印着玄冰寒气。

    “1000万买条命,你这波不亏!”

    陆锡良继续道。

    “好吧,先修炼成再说!”

    苏越点点头。

    确实,增幅20%的速度,在逃命的时候,绝对是神技。

    这次寻找老爸的途中,好几次就要命丧妖兽的口,如果不是妖惑和系统里的隐身,100个自己都不够死。

    湿境情况复杂,多个救命的本事,总归是好事。

    “来吧,打开你的武道系统,下单吧!”

    陆锡良催促苏越。

    “现在下单,能邮寄过来吗?”

    苏越好奇的问道。

    太浪费时间了,在停尸房阴气森森,苏越总感觉有冤魂要找自己索命。

    “不用邮寄,卖家就是我!”

    陆锡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同时,他从脖子上拿下来一个吊坠。

    之前被衣服挡着,所以苏越没看到,可现在看来,这吊坠也太好看了。

    玄冰晶并不是纯粹的白色,它呈现着一种深邃的紫,很难形容这种美,简直比钻石美一百倍。

    “其实玄冰晶要去科研院专门订购,价格也一样,甚至比我的还要贵。

    “这玄冰晶陪伴了我很多年,如果不是急用钱,我也不想出售。

    “可也巧了,你又是个小土豪。”

    陆锡良拿下吊坠,眼睛里充斥着不舍。

    “这吊坠,挺漂亮的!”

    苏越由衷的赞叹。

    “是啊,对一些豪门望族来说,这吊坠也是一等一的首饰,甚至还有静心镇痛的效果,所以玄冰晶才能被炒到1000万的天价。

    “而我的这块,又格外昂贵,因为其本身有个洞,所以不需要再用其他金属装饰。

    “你是玲玲的学生,所以我才会卖给你。”

    陆锡良盯着吊坠,不住的感慨。

    “师伯,这吊坠,你不留着自己用吗?”

    苏越都有点舍不得炼化。

    “我已经退休,这辈子可能被没机会突破到宗师,而且辅助武者现在有没什么用,这吊坠留着,也就是个装饰品。

    “正好缺钱,就卖了吧。

    “能卖给你,好歹还有意义一些。”

    陆锡良将吊坠放在苏越手里。

    苏越也点了下单付款。

    自己现在也不穷,陆锡良免费传授自己战法已经够意思,他也没有再砍价。

    这吊坠仅仅是其品相,也值1000万。

    陆锡良没有坑自己,甚至他还算是贱卖。

    “师伯是真的缺钱,否则也不会原价卖你,抱歉。”

    陆锡良拍拍苏越的肩膀,脸上有些愧疚。

    “师伯,千万别这么说,一码归一码,这玄冰晶也是您花钱买来的,我没道理占你的便宜。

    “咱们开始修炼吧,总觉得里面的尸体要诈尸。”

    苏越咽了口唾沫。

    陆锡良真的不懂赶尸吗?

    “这玄冰晶你先别用,咱们第一步给你刻下玄冰掌的烙印!

    “以你的的天赋,我估计一次就可以成功!”

    陆锡良领着苏越找两个地方,随后让苏越先坐下。

    “嗯,好!”

    苏越连忙点点头。

    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再待下去。

    简直是太煎熬。

    没有太多废话,接下来是常规的打烙印阶段。

    苏越已经习惯了自己去领悟卓越战法,突然有人送上现成的,他还有些不习惯。

    而现在,苏越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陆锡良要来太平间打烙印。

    根本就不是因为自己。

    而是陆锡良的气血强度有些弱,所以他需要借助停尸房的寒气。

    对苏越来说,没有太大难度!

    ……

    “苏越,你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

    ……

    “苏越,我觉得你已经到了极限,你可以休息一下,别客气!”

    “不用!”

    ……

    “苏越,如果你实在扛不住,就提前说,我允许你休息,不影响大局!”

    “不用,谢谢师伯关心!”

    ……

    “苏越,我郑重的警告你,你在不休息,很可能会出问题,我准备要断开气血,你配合一下!”

    “我不需要休息,不用断气血。”

    ……

    “苏越,师伯我扛不住了,我休息休息,你断一下气血,谢谢!”

    陆锡良终于败了。

    这是个妖孽,绝对是个妖物。

    陆锡良不可以单方面的停止气血流动,否则会前功尽弃。

    可苏越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平静。

    他就不疼?

    “师伯,尽量快点,我真的有点怕鬼!”

    苏越停止了气血流通。

    其实陆锡良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气血在给苏越打完烙印之后,苏越自己也会重新再修正一次。

    苏越的烙印,现在已经比陆锡良还要完美。

    ……

    休息结束。

    陆锡良继续帮苏越打烙印。

    这次陆锡良也没有再丢人,他一口气帮苏越结束了烙印。

    呼!

    陆锡良长吁一口气,他浑身冒着热气,被累的够呛。

    “苏越,你现在运转玄冰掌战法,可以去吸收玄冰晶里的寒气!

    “只要你掌心里汇聚出一颗菱形的图案,就算是成功了!”

    “等凝聚成玄冰寒气之后,再离开太平间。”

    陆锡良提醒道。

    “师伯,你所说这图案……是不是这个玩意!”

    然而。

    苏越并没有去炼化玄冰晶。

    他茫然的抬起手掌。

    没错。

    在他的掌心里,有一个菱形图案,看上去很玄妙。

    “这是……玄冰晶还在,你怎么会凝练成玄冰寒气。”

    陆锡良被惊的差点岔了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根本不可能啊。

    “可能……我找到了代替玄冰晶的办法!”

    苏越也舔了舔舌头。

    对!

    他找到了另一种方式,而且效果还不错。

    玄冰寒气的来源,就是一只困扰着苏越的悬崖寒气。

    原本苏越还计划用驱寒丹来祛除。

    可刚才在打烙印的时候,苏越无意中发现,那些淤积在身体里的寒气,竟然可以被玄冰掌的战法所凝练。

    就这样。

    苏越一边打烙印,一边炼化寒气。

    当陆锡良传功结束,苏越也凝聚成了玄冰寒气,而且困扰他的寒气,也烟消云散。

    一石二鸟。

    苏越爽的差点飞起来。

    1000万省下了。

    不对!

    天杀的,我口袋里还有10颗驱寒丹。

    白花钱了啊。

    这种稀有丹药,武道网根本不会回收,因为效果特殊,这都是定做的啊。

    苏越内心一阵刺痛。

    又冲动消费。

    幸亏只买了10颗,否则亏出血了啊。

    “难道,是你体内的神秘寒气?”

    陆锡良一愣。

    “咦,您察觉到了?那寒气来自湿境,原本我还苦恼,正好一并解决了。”

    苏越笑了笑。

    “那这玄冰晶……”

    陆锡良表情有些僵硬。

    “如果您不要的话,就卖给我吧,我留着有用!”

    苏越想了想。

    他似乎还没有正式送过牧橙什么礼物。

    这玄冰晶,就当礼物吧。

    女孩子嘛,都喜欢这些亮闪闪的东西。

    “嗯,也好,等你这次的玄冰寒气枯竭,玄冰晶还可以再用!”

    陆锡良点点头。

    苏越也没有多解释什么。

    ……

    回西武的车上。

    牧橙精心给苏越准备了一个礼物。

    “牧橙学姐,苏越似乎都没送过你什么礼物,他是不是不重视你呢?”

    一个绿茶阴阳怪气。

    “就是,谁的男朋友还不送礼物啊,都没见牧橙学姐用过。”

    另一个女生也满嘴柠檬味。

    有苏越这样的男朋友,遭人嫉妒也难免。

    “他送了我很多丹药!”

    牧橙铁青着脸。

    这些女生都来自各个武大,他们要来西武学习几天,牧橙刚刚回校,就去接待,很烦。

    一群绿茶,特别烦。

    “丹药能算什么礼物啊。”

    绿茶又阴阳怪气。

    “苏越送我的礼物,你们都没有见过!”

    牧橙也要面子啊。

    她嘴硬了一句。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六宫凤华〕〔穿梭时空的侠客〕〔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