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伯府庶女要翻天〕〔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修真狂少〕〔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邪王宠妻:废材嫡〕〔本宫玩转高科技〕〔凤展异世〕〔无敌小刁民〕〔医武兵王俏总裁〕〔道观养成系统〕〔超级小神医〕〔妙手神农〕〔穿越末世之炮灰转〕〔抗战之烽火漫天〕〔霸道总裁深深宠〕〔我的僵尸女友〕〔非酋变欧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78章 林东启,我苍疾杀你证道
    眼睁睁看着杨乐之离开,苏越有些苦恼,他也太轻松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反观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蒙混过关这种事情,几乎是想都不要想,赵启军虽然缺人,但对身份的审核很严格。

    苏越暗中观察,已经眼睁睁看着好几个武者被驱逐。

    他们被驱逐的原因也各有不同,甚至还有几个被当场抓起来。

    招募武者的地方,有震秦军团的密探人员,伪造资料的可能性是零。

    可这么危险的地方,谁都不可能放自己进去。

    苦恼啊。

    人怕出名猪怕壮!

    不对,我不是猪!

    “大家小心,异族又杀进来了,进入战争状态!”

    苏越在附近徘徊着。

    呜……呜……呜……

    突然间,城市上空的警报声响起,刺耳的音波令人头皮发麻。

    也就几秒之后,果然有三个五品阳向族狞笑着闯进来。

    有几个人族武者可能想立功,他们上前要杀异族。

    可惜,这几个异族根本就不是来冲锋,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三个五品直接自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方圆五里的大地,开始摇晃。

    柏油马路到处龟裂,巨大的裂缝犹如一道道伤疤,一直蔓延到了街道尽头,就连附近的建筑都歪七扭八。

    五品阳向族的自爆,其威力可想而知。

    现场一片混乱。

    “卧槽,开篇就是王炸啊。

    “这次第三战场的敌人,果然是可怕。”

    苏越混迹在人群中,专门找来一把土,涂抹在脸上。

    三个阳向族毫不犹豫的自爆,在苏越脑海里造成了极其剧烈的冲击,简直是骇人听闻,简直就是神经病。

    但这一招又特别有效。

    来城市的通道被炸开,十几个阳向族的宗师冲杀进来,他们的速度快如闪电,苏越亲眼目睹了几个人族武者被斩杀。

    呐喊,嘶吼,惊呼!

    原本就人流量密集的战场入口,顿时比一锅粥还要混乱。

    苏越躲在角落,浑身都在颤抖。

    在他面前,一颗人族的头颅滚过来。

    他穿着东武的校服,看上去很年轻,甚至一腔热血。

    可惜。

    异族的一个冲锋,年轻武者就已经身首异处。

    这就是战争。

    人命如草芥的战争。

    虽然知道战争要死人,但苏越心里还是特别的不舒服。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神州固若金汤,神州是人族最强的堡垒。

    可谁能想到,在遭遇了强敌之后,这堡垒会这么的脆弱。

    轰隆隆!

    轰隆隆!

    赵启军团的少将们,还有各个市的总督,也纷纷赶过来。

    轰隆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在天空炸开,一道道气浪横冲直撞,原本井井有条的街道,如今已经是一片狼藉,一眼望去,满世界都是烟尘滚滚,到处都是残垣断壁。

    刹那,就是末日。

    ……

    “杀!”

    “杀,杀光无纹族,抢光他们的心脏!”

    “杀啊!”

    ……

    宗师之后,大批的异族大军,才终于冲杀进来,如一道杀戮洪流。

    苏越观察到,这群可恶的阳向族,专门在剜人族的心脏,简直丧心病狂。

    唰!

    苏越捡起一柄长刀,直接抹一个三品阳向族的脖子。

    这畜生,欺企图来这里捡漏。

    可敌人太多,苏越根本就杀不尽。

    他只能先潜藏在入口处,保持着隐身状态。

    苏越的目得是去湿境。

    在这种规模的战争中,自己的作用太渺小,万一杀的阳向族太多,还会引起注意,反而是更危险。

    隐身。

    然后切换状态,然后跟着阳向族的大部队回去,这才是正道。

    ……

    凄惨。

    这才是战争该有的残酷。

    短短十几分钟时间,街道上已经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虽然说不上尸横遍野,但马路边到处都是尸体。

    有人族武者的尸体,有阳向族的尸体,甚至还有零星的四臂族和钢骨族。

    沸血族也有。

    要对付赵启军团,不可能只有阳向族一族,他们总有办法忽悠其他种族。

    苏越保持着隐身,恨的睚眦欲裂。

    这群异族,简直罪该万死,简直应该被断子绝孙,碎尸万段。

    人族城市,成了他们的杀戮乐园。

    “苍疾,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

    这时候,赵启军团大将林东启赶来。

    他的到来,就如一座巍峨的山脉坍塌,整个城市的空气都开始粘稠起来。

    这就是九品大将的杀气。

    异族大军在杀气的压迫下,速度开始衰减,人族武者占据上风,开始反杀。

    “林东启,你修为稀松平常,已经被本座打败了无数次,难道还想抵抗吗?

    “我苍疾可以放过这几座城市,只要你林东启把脑袋献给我就可以,你觉得怎么样?

    “你林东启口口声声为了神州的民众,难道连自己的脑袋都舍不得吗?

    “只要你乖乖让我杀了,我苍疾立刻离开惊袅城,第三战场将恢复原样!

    “你敢嘛?哈哈哈哈……林东启,你敢吗?”

    轰隆隆!

    轰隆隆!

    风起云涌。

    不知何时,在战场的边界处,翻滚着一团漆黑的邪云。

    嘎吱!

    嘎吱!

    嘎吱!

    苏越虽然保持的隐身状态,但依然被压制到浑身剧痛,骨骼都几乎要被压断。

    幸亏自己气血到了2000卡,否则必然会重伤。

    随后,在黑云的中央,一个浑身黑色皮袍的中年阳向族踏云而来。

    苍疾眉毛很长,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普通武者仅仅是看他一眼,机会被震慑到窒息。

    “这……就是苍疾吗!好强,他比墨铠强,比义父也强。”

    苏越心脏狂跳。

    怪不得赵启军团能被逼迫成这样,惊袅城这个神长老,是苏越目前所见过,最强大的一个,没有之一。

    可苏越奇怪,苍疾为什么一直在裂缝外站着,却没有越过空间壁垒。

    当然。

    在苍疾的杀气对冲下,林东启给异族大军施压的压迫,也已经荡然无存。

    “苍疾,你不是想要我的脑袋吗?

    “过来,跨过虚空裂缝,我苍疾的脑袋,任你摘走!”

    林东启一声冷笑,满脸的轻蔑。

    这苍疾极其狡猾。

    他每次给冲击城市的时候,都要安排联军同时朝着其他战场冲锋,这样一来,甚至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抵抗。

    林东启压力很大。

    “哈哈哈,林东启,你打的好算盘,是想利用你们神州的最终圣器,和我苍疾同归于尽吗?

    “可惜,你还不配,你们神州的袁龙瀚,或许有资格换本尊的命!”

    苍疾一阵狂笑。

    牺牲一个九品的命,可以用最终圣器诛杀一个九品。

    苍疾没有那么蠢。

    “哼,无胆鼠辈!”

    林东启轻蔑的嘲讽道。

    “这次本尊的手下来地球,并没有计划战争,只是给你们送一封信而已!

    “雷祭市斩了我阳向族不少宗师,而我苍疾以牙还牙,也抓了你们神州七个少将。

    “林东启,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如果你愿意和我一对一决战,我可以饶了这七条狗命。

    “你只有三天时间……三天后,你来惊袅城外,本尊和你单挑,不死不休!

    “这也是你杀本尊的契机!”

    唰!

    正在厮杀中的阳向族,开始撤退。

    与此同时,在战乱城市的上空,突然展开了一道立体投影。

    果然。

    投影里是七个人族的宗师少将。

    他们被藤蔓锁在淤泥里,已经被折磨到没有人样。

    甚至在此时此刻,依然有阳向族在狠狠抽鞭子,其中一个少将的半边脸都被抽没了。

    “将军,苍疾要设计杀你,千万不能上当。”

    这时候,其中一个少将嘶声力竭的吼道。

    啪!

    然而,他被一个阳向族宗师抽歪了嘴。

    嗡!

    随后,苍疾下令,关闭了投影。

    ……

    “林东启,话我已经带到,我会等你三天时间,惊袅城外,不见不散!

    “你我都是九品,你也知道我苍疾的性格,我说一不二,说放了他们,就绝对不会食言,我是要突破绝巅的人,不会欺骗你这种货色。

    “你的手下,你救或者不救,在你一念之间。

    “我的目得很简单……我要杀你证道。”

    苍疾的声音犹如雷鸣一般,在战乱城市的上空滚滚回荡。

    这时候,阳向族的大军也已经撤退到了裂缝旁!

    死寂!

    整个城池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视线,都锁定着林东启。

    “将军,这是个圈套,您千万不能答应他!”

    一个中将走出来,满脸焦急的说道。

    “哼,林东启,你如果有点血性,就最好来赴约。

    “用你的命,换第三战场一片安宁,我觉得这笔生意不赔,希望你替那些死去的武者想想。

    “所有儿郎,给我撤……哈哈哈!

    “对了,我再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胆敢不来,我的图月勇士,会经常来光顾这里,他们最喜欢你们人族的心脏……

    “当然,你也可以派遣密探来解救你的人质……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群,我杀一群,哈哈哈!”

    异族大军如雷阵雨一般,来得快,走的也快。

    随着苍疾的话音落下,已经有一半异族返回了裂缝。

    苏越切换了阳向族的状态。

    他在隐身之前,就已经提前将衣服换好,此刻就是个最纯粹的阳向族勇士。

    苏越跟在队伍后面,一脸忧愁的朝着湿境走去。

    同时,他回头看了眼林东启。

    这个将军好难做啊。

    他根本就不是苍疾的对手,可却又被苍疾的阳谋逼迫,根本就无法逃避。

    那七个被俘虏的少将,必须得救啊。

    苏越也苦恼。

    他想去救七个少将的命,虽然素不相识,但这是武者应该做的事情。

    可无奈,关押宗师的地方,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混进去。

    这种级别的战争,也不是自己能干涉的范围。

    这次,赵启军团遇到大事了。

    而苏越的脚掌,已经迈入了湿境!

    ……

    “收拾战场。”

    林东启下达了最简短的命令,随后转身离去。

    之后,整个城池的武者开始讨论。

    所有的话题,全部围绕着一个核心。

    七个被抓走的少将怎么办?

    林东启到底会不会迎战?

    他如果迎战,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少?

    有些武者也提出了不少解决办法,比如让其他军团的大将过来支援,又比如请袁龙瀚或者内阁的强者出山。

    可全部被否定。

    绝巅的作用,在于震慑。

    如果袁龙瀚元帅出山,那异族八族圣地的老魔们也会出手。

    万一战线拉锯在人族城市,必然是生灵涂染的下场。

    绝巅战斗的余波,都足以将低阶武者撕成碎片,更别说普通武者。

    军部有一条铁律。

    万一战场到了神州,那参战的武者品阶越低,就越是安全。

    毕竟,神州的主场,难免有普通人。

    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强者震慑,将胜负的关键,施加到低阶战场。

    让袁龙瀚出手,是最愚蠢的决定。

    ……

    “姐夫,那些少将怎么办?其中一个替你挡过刀,你袖手旁观吗?”

    回归的途中,赵千恩猩红着眼睛质问道。

    他语气没有一点点客气。

    轰隆!

    一路上,林东启的怒气也被压抑到了极致。

    回来后,他一脚踢开办公室大门。

    “闭嘴,不嫌烦吗!”

    林东启怒斥自己的小舅子。

    “你一个大将,不去想着救自己的兄弟,你在这和我发火?

    “有本事你倒是救人啊。”

    赵千恩红着脸也咆哮道。

    屁本事没有。

    老婆保护不了,孩子保护不了。

    在苍疾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种九品,活着有什么意思。

    “赵千恩,你没完了是吗?

    “我林东启没用,我承认,你呢?

    “白宗辉已经突破到了九品,你呢?

    “你不是号称八品最强吗?你为什么不早点突破?这几年,你在干什么?”

    “你除了在我面前叫唤,你又干过什么事情!”

    哗啦!

    林东启一拳将桌面震碎,随后也扯着嗓子咆哮道。

    “我……你……”

    赵千恩咬牙切齿。

    他恨不得一拳轰死林东启,但又打不过他。

    办公室突然陷入了凝固。

    在远处,不少武者有事情找林东启,但他们都躲在远处,根本就不敢过来。

    这俩个人,又在吵架。

    赵启军团其实都已经习惯了。

    赵千恩是林东启的小舅子,他根本就不怕林东启,关键赵千恩还是八品最强者,林东启也奈何不了。

    几分钟后。

    林东启坐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玉盒子。

    “三天后,我会去赴约。

    “苍疾虽然暴虐狡猾,但他要突破绝巅,就不可以违背诺言,否则会心境不稳。只要我出现,他一定会放了那些武者。

    “吃下这颗道门的丹药,你的实力会被压制在五品。然后我想办法把你送去湿境,只有湿境才能让丹药发挥作用。

    “三天时间,你最好给我突破到九品,否则我死了都不饶你!”

    嗡!

    办公室里温度突然骤降,就连空气都已经被冻结。

    林东启话落,赵千恩目瞪口呆。

    还不等他回过神来,林东启已经禁锢了他的肉身。

    啵!

    玉瓶的塞子打开,林东启从里面拿出来一颗丹药。

    不容分说,丹药就被塞在了赵千恩嘴里。

    “咳……林东启,你什么意思!”

    赵千恩一时间还没理解了林东启的意思。

    他要赴约?

    还有,这是什么丹药!

    “对,那些被抓的少将,都是我的兄弟,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赵启军团你来接手,当然,这三天时间,你最好争气点!”

    林东启黑着脸说道。

    “单挑苍疾,你会死的!”

    赵千恩目瞪口呆。

    他虽然埋怨林东启没用,但只是过过嘴瘾,没有真的让林东启去换命啊。

    “这是我和苍疾的战斗,不用你过问,你的任务是突破,别想没用的!”

    林东启的表情很冷漠。

    “我的修为……林东启,你给我吃了什么丹药!”

    这时候,赵千恩惊愕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债骤降。

    对!

    真真切切的坠落。

    “这是道门的珍贵丹药,神州最后一颗。

    “你之所以一直没办法突破,是缺少一种外来的压力,可你已经八品,很难在找到这种压力。

    “这丹药把你的修为压制到五品,然后我把你秘密送到湿境,你就可以重新感受到突破的压制。这样,一直束缚你的壁垒就会自己破开,等你再次回归地球,可能就突破了。

    “当然,你现在实力就是五品,万一死在湿境,就是你自己的命,希望你别这么蠢!”

    林东启面无表情的说道。

    “还有这种丹药!”

    赵千恩被惊的不轻。

    没错。

    自己之所以无法突破,并不是气血不足,也不是积累不够,他就是找不到那种突破的感觉。

    这感觉很玄妙,一时间根本就找不到。

    如果自己实力压制在五品,确实可以在湿境重新感受到压迫。

    只要找到感觉,或许真的可以突破。

    这是个很不错的思路。

    “你知道个屁,就知道瞎嚷嚷,在古代,道门武者避世,不与人争锋,所以他们没有外在压迫,所以就想到了这种办法。

    “但可惜,这丹药的丹方已经是失传,你拿到的是最后一颗!”

    林东启叹了口气。

    其实丹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得看武者的心态。

    习惯了强大,很容易不适应坠跌后的状态,很多道门武者甚至不小心就死了。

    八品巅峰,死的不明不白。

    这颗丹药其实也很危险。

    “你真的要挑战苍疾?

    “我觉得你还是别去了,真的会死,等我突破回来再说!”

    赵千恩冷静了下来。

    “没时间了。

    “你的修为,得三天后才可以恢复,可苍疾不会等我。

    “其实这丹药我本该在前几天给你,但苍疾没有打破湿鬼塔的时候,我又没办法把你送过去。

    “现在时机来了,你去湿境之后,就找个丛林闭关吧,注意安全!”

    林东启话落,用电话找来了三个五品的武者。

    他们是赵启军团的密探,可以通过伪装潜入湿境。

    前段时间苍疾封锁,不方便潜入,但现在趁着刚刚战争完的混乱,还有一些机会。

    “中将,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密探敬礼。

    他们也诧异。

    赵千恩一个堂堂八品中将,竟然真的成了五品,简直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湿境,宗师根本不可能潜伏。

    “你……你千万不要死。”

    赵千恩盯着林东启,猩红着瞳孔。

    “你还是这么喜欢看扁我,谁说苍疾就一定能杀了我!”

    林东启走到窗户旁,平静的摇摇头。

    随后,赵千恩跟着密探离开。

    办公室又陷入了死寂。

    “老婆,我终于把你弟弟安排成了军团大将。

    “你和儿子在天堂过的好吗?

    “我办完最后一件事,就来找你们,你们别急,我很快就到。”

    找到那张全家福,林东启嘴角是幸福的笑容。

    ……

    湿境!

    趁着混乱,苏越安全离开开异族军队,他跑到了妖兽丛林。

    顺着正前方走,大概50里外,就是癞兽丛林。

    苏越脑海里计算着路线。

    他虽然还没有突破到四品,但问题不大,随便找个五品妖兽战一场,一定可以突破。

    苏越也就缺乏一点点的压迫而已。

    一路有惊无险!

    苏越终于是抵达了癞兽丛林。

    得益于曾经不少人寻找过神兵,所以关于这篇丛林的记载,特别的详细,苏越一步也没有走错。

    而且,现在也是拿神兵的最佳时期。

    苍疾要攻打湿鬼塔,他只能将所有的阳向族和异族招揽过去,这样一来,就没有异族在丛林里闲逛。

    “咦……卧槽……那两个人,莫不是白小龙和孟羊!”

    翻过一座小峡谷,苏越蹲在草丛里。

    他几乎就要一步踏过去。

    可谁知道,两个人族光着大腚,趴在草丛里,正在鬼鬼祟祟的观察着什么。

    更可怕的事情,是这两个人,还手挽着手。

    对。

    两个大男人,腰上围着简陋的树叶,然后手挽着手,趴在泥浆里。

    这场面,简直能辣爆人的眼睛。

    通过背影苏越就能认出来,这是白小龙和孟羊。

    天杀的。

    苏越揉了揉生疼的眼睛。

    我踏马看到了什么画面,怪不得白小龙一直单身狗,怪不得孟羊纠缠了整整四年。

    这到底是什么爱情。

    我踏马三观都有些崩塌。

    “苏越,惊讶吧,其实我也惊讶!”

    这时候,苏越的耳朵旁,传来一道神神秘秘的声音。

    嗡!

    苏越头皮一麻。

    很熟悉的声音。

    “谁?”

    苏越皱着眉头。

    他立刻警惕的审视着四周。

    可没人啊。

    苏越甚至用气血探查了一圈,还是没人。

    难道自己出现了幻觉?

    对,一定是幻觉。

    冷静一下,自己一定是被白小龙和孟羊吓找了。

    “别看了,我在你旁边!”

    这时候,杨乐之解除了伪装。

    咯噔!

    苏越又一次被吓的头皮发麻。

    对。

    何其可怕的一幕。

    一截很丑陋的树桩子,突然开始扭曲,最终成了一个更加丑陋的杨乐之。

    “你……”

    苏越目瞪口呆。

    天杀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

    怪不得声音这么熟悉,原来是杨乐之。

    可杨乐之什么时候学了72变?

    说到72变,苏越就想起几个世纪前中美合资,重新拍摄……不对,他是想谢罪。

    “别惊讶,一点点威力绝伦,震古烁今的小战法罢了。”

    杨乐之谦虚了一下,随后蹲在苏越身旁。

    “对了,小舅子,你不好好在西武待着,跑湿境干什么,多危险!”

    杨乐之又小声问道,他似乎是怕打扰了白小龙和孟羊。

    两个人手拉手,多浪漫。

    其实杨乐之是真的意外。

    他要修炼沙妖术,有几株灵药要来癞兽丛林挖掘。

    武道网也有卖,但售价20万学分,他根本就没有,只能亲自来碰碰运气。

    可谁知道,自己还没踏入癞兽丛林,先看到白小龙和孟羊正在光着屁股,手拉手谈恋爱。

    又过了十几分钟,自己的小舅子鬼鬼祟祟也跑来了。

    不对。

    白小龙和孟羊py约会。

    苏越为什么会来?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难道?

    是三角恋?

    卧槽!

    杨乐之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蛮肮脏的!

    “苏越,你对得起牧橙吗……你个小,小,受……我对得起你姐吗?”

    还不等苏越回答,杨乐之就颤抖着手,痛心疾首的骂道。

    “想什么呢,你猥琐不猥琐,我来癞兽丛林,是找宝物。”

    苏越被杨乐之的眼神恶心到了。

    你才在受。

    “什么人!”

    由于杨乐之太惊讶,所说训斥苏越的声音有些高。

    没想到,却引起了白小龙和孟羊的警惕。

    二人猛地转头。

    这一刻,八只眼睛隔空对视在一起,就连潮湿的空气,都充满了尴尬。

    关键杨乐之的手里,还拿着一块源像石,这阴比明显在录像!

    白小龙和孟羊手拉着手,浑身泥污。

    这种约会的方式,是在是太过于硬核。

    “那个,不好意思,我没有故意要偷窥,是苏越怂恿的我。

    “苏越,你的源像石为什么在我手里,丢三落四的!”

    杨乐之一把将源像石塞在苏越手里,满脸尬笑。

    “祝二位……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和我姐夫,就先告辞,不打扰了。”

    苏越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用什么措辞。

    随后,他只能送上自己的祝福。

    至于杨乐之嫁祸自己的事情,也不重要,反正源像石被捏碎了。

    果然,杨乐之疼的面庞都在抽搐。

    这小舅子心狠手辣。

    源像石不要钱吗?

    “对对,二位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早生贵子……不对,不用早生贵子!”

    杨乐之恨不得扇死苏越。

    你踏马不知道我缺钱吗?

    “你俩一脸猥琐,想什么呢。”

    白小龙一把甩开孟羊的手,一张脸已经被气成了绿色。

    该死,还是被误会了。

    这愚蠢的战法。

    “就是,你们别想歪啊!”

    孟羊也我一脸焦急。

    还好,源像石被捏碎了。

    “这个,多元化的社会,我们不会歧视,很正常的嘛。”

    杨乐之想解释,谁知道越解释越乱。

    “苏越,你和杨乐之怎么会来这?”

    白小龙黑着脸。

    越描越黑,所幸别提了。

    该死的战法,等拿走那块宝贝,这辈子离孟羊远远的,此生不再见。

    “我要找神兵,我姐夫来找灵药。

    “你们呢?不搭个帐篷吗?”

    苏越好奇的问道。

    “我再说一次,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白小龙在等着宝物出世。

    “而我们手拉手,是因为修炼了一部战法,我俩联手,可以施展出宗师的力量。

    “你修炼过屠宗师链,你知道这类型的战法!”

    孟羊简单解释了一下。

    “好,你说是就是吧。”

    苏越和杨乐之点点头。

    “你们来的正好,一起来帮忙!

    “都收敛着点气息,千万别被癞兽丛林里的宗师级妖兽察觉。”

    随后,四个人都鬼鬼祟祟的隐藏了起来。

    苏越能看得出来,大家都是老司机,潜藏的姿势,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要多隐蔽就有多隐蔽。

    果然,猥琐发育,才是实力高超的最佳方案。

    三个家伙,以前都是学生会的会长。

    谁能想到,他们在湿境能猥琐成这样。

    当然,事情总有些变化。

    毕竟,总有些人狂妄自大,甚至有些脑残。

    在他们不远处,有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五品武者,就大摇大摆,嚣张的像是在找死。

    他龙行虎步,行走在癞兽丛林边缘,就像是一个二傻子。

    “这家伙不是脑残吧。”

    白小龙他们看着赵千恩。

    “可能真是个傻子,要不然他为什么那么嚣张,这六亲不认的步伐,不是在装比时候用吗?这种环境,他摆给谁看呢?”

    孟羊也皱着眉。

    他虽然在东武,也参加过赵启军团的行动,但和赵千恩不认识。

    毕竟,赵千恩一个堂堂八品巅峰,平时很忙,没时间和武大学生打交道。

    “糟糕,他这么嚣张,别引来癞兽宗师,咱们也会被连累!”

    杨乐之操心自己的灵药。

    “先把他抓过来!”

    苏越咬了咬牙。

    一个区区五品,根本不在话下。

    咦。

    五品?

    区区五品?

    我是不是有些膨胀。

    “对,不听话就凑一顿,这是帮他长记性,太嚣张!”

    白小龙提议道。

    ……

    “林东启,你千万别死,等我回去。”

    赵千恩阴沉着脸。

    密探把他送进湿境之后,就直接离开。

    赵千恩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所以就在妖兽丛林闲逛。

    当然,他习惯了八品的强大,暂时不认为自己有危险。

    ……

    求月票,求推荐票

    还是码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笑傲之问道巅峰〕〔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再世为凰:重生庶〕〔刺客奇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