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被大佬盯上〕〔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农门凰女〕〔天下商魁〕〔快穿之不和BOSS谈〕〔村女重生〕〔快穿:男神,有点〕〔慕少每天都想复婚〕〔神厨辣妈很美很狂〕〔嫡女休夫记〕〔我真的不是太监〕〔天命神符师:君上〕〔魔尊邪婿〕〔探险歪传:粽子笔〕〔反派影后超级拽〕〔上邪〕〔无敌从来到地球开〕〔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帝之至尊〕〔佛系少女不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0章 我觉得你也不太硬
    “小舅子,你为什么可以和蛤蟆交谈,你成精了?还是它成精了!”

    苏越回来后,杨乐之急忙问道。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这可是神技啊。

    白小龙和孟羊也焦急的看着苏越。

    这妖术你得分享一下啊!

    “这是一种妖语战法,科研院的战法科都没有研究出来,得需要机缘。你们不知道随便问别人战法,是武道大忌吗?”

    赵千恩叹了口气。

    这群孩子,实力虽然不错,脸皮也够厚,但说话有些鲁莽。

    可能是学生思维吧!

    贸然问别人战法,会被骂,甚至还会挨打。

    当然,很熟的人就无所谓了,可能他们很熟吧。

    “对,武道大忌,不懂吗?

    “蒜头一号,你是什么来路?”

    苏越瞪了一眼杨乐之,随后岔开话题。

    省的自己再乱解释了。

    木鹦鹉没了,妖语还真的没办法传授。

    “我在闲逛!”

    赵千恩黑着脸。

    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闲逛,不会是个奸细吧,你们看好他,别让他乱跑。

    “必要的时候,绑了。”

    苏越皱着眉思考了一下。

    在癞兽丛林闲逛,你的嫌疑很大。

    赵千恩不想去解释什么,他觉得这几个人脑子都有病。

    我特么说的是真话啊。

    “哪种绑法?白小龙阅片无数,捆法一流!”

    孟羊道。

    “他捆绑过你吗?卧槽,你们玩的又野又高端。”

    杨乐之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能不能闭嘴。”

    白小龙要疯!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们时间久了,难免枯燥,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杨乐之佩服。

    最终,他们也没有捆绑赵千恩,对方以死威胁,结对不允许被绑着!

    对赵千恩来说,太羞耻了。

    ……

    “大家都说一下癞兽丛林里的任务,本队长做一下统一规划!”

    之后,就是一顿没营养的夸奖和羡慕,特别是孟羊,还是不死心,想学习一下苏越的妖语战法,可苏越又没办法传授。

    苏越岔开话题,计划先干正经事情。

    蛤蟆一号在给苏越探路,反正有内线,其他人的任务,也尽量一次清算。

    “本副队长的任务,是找一种叫罗莎草的灵根,比较难找,不过我这个副队长有信心。”

    杨乐之小声说道。

    至于队长这个职位,就让给苏越吧,谁让蛤蟆一号是苏越的员工,他们也指挥不动。

    我是队长的姐夫,副职得归我。

    “我这个副队长,找到一个线索,在癞兽丛林有一种叫毒柳矿的矿石要破土,在这个地方,我可以等到一些线索,然后开采。”

    白小龙也说道。

    这里我气血最高,我一定是副队长。

    谁不同意,我就打谁。

    “本副队长和白小龙的目标一样,毒柳矿的矿石,可以和源石锻造在一起,从而打造两件不错的兵器。

    “当然,如果还有其他赚钱的材料,本副队长也当仁不让!”

    孟羊也自称自己是副队长。

    我得和白小龙平级。

    赵千恩僵硬在原地,目瞪口呆。

    弄了半天,一共五个人的小队,唯一的队员,那就是我呗?

    我不光要扮演队员,还要兼任嫌疑人是吧。

    虽然我修为坠跌,但明显我五品巅峰,我才是最强的啊。

    这到底是个什么畸形小队。

    “嗯,那就等我的员工回来,再详细定制夺宝计划。

    “副队长们,你们要燃起斗志!”

    苏越举起拳头鼓励了一下。

    “必胜!”

    几个人同时举拳。

    “需要唱团结就是力量吗?”

    孟羊问。

    “你有病吗?”

    白小龙怀疑人生,自己竟然被这种货色打败过。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杨乐之哼了起来。

    白小龙生无可恋!

    弱智啊。

    赵千恩恨不得把苏越他们扔下悬崖。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然而杨乐之和苏越还附和着,声音虽小,慷慨激昂。

    赵千恩目睹着中二的画面,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

    这满腔的血液,已经热不起来了?

    “那个……诸位,我打断一下,你们知道罗莎草和毒柳矿是什么吗?

    “罗莎草产量很低,是宗师级癞兽最喜欢的宝贝,这种草药可以给癞兽保持恒定的温度,哪怕是神州军部的仓库里都没有多少储量。

    “而毒柳矿,如果没有宗师的实力,根本就不可以触碰。

    “毒柳矿混合在源矿中,确实可以打造成不错的利器,甚至连宗师的防御都可以破开,但你们根本就拿不走啊。”

    最终,赵千恩还是没忍住,出言提醒了这群蠢蛋。

    开什么玩笑。

    在癞兽丛林,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毒柳矿和罗莎草。

    你们倒好。

    一个四品,企图虎口夺食,去偷罗莎草。

    另外两个五品更离谱,不是小看你们,即便是毒柳矿摆在面前,你们敢碰吗?

    年轻人,都太狂了。

    毫无智商的狂。

    “问题不大,我根本不用找六品癞兽抢,我的战法,可以无声无息的偷走一根,而且我有隐匿战法,可以瞒得过九品癞兽。”

    杨乐之从容的点点头,他骄傲又谦虚,炫耀又不能被人看出来。

    他施展沙妖术的时候,罗莎草确实可以被吸引过来,就像是用磁铁一样。

    所以杨乐之这么自信。

    “不就是宗师的气血嘛,根本就不是问题!”

    白小龙冷笑。

    “毛毛雨!”

    孟羊跟着点点头。

    手拉手之后,他们就是宗师。

    赵千恩一张脸特别的精彩。

    杨乐之说他有隐匿战法,我姑且配合着他信了。

    虽然这战法必然是绝世战法,但理论上是存在的。

    可你们呢。

    明明两个五品初阶,你们不吹牛会死亡吗?

    到时候毒死你们,那也是活该。

    该死,可能自己到时候还得救人。

    看来有必要和教育部交涉一下,武大的教育有些畸形,学生们都太鲁莽。

    “苏越,说了半天,你来这里干什么?”

    白小龙又问道。

    “我啊……我的事情不大,说起来不值一提,就是来拿个神兵而已。”

    苏越说道。

    他也有些惊愕。

    杨乐之和白小龙他们,果然都是阴比,一个个隐藏着暗招。

    而杨乐之的伪装术,苏越算是领教过了,他根本就察觉不到。

    当然,杨乐之的战法可能不如隐身术,毕竟需要伪装成树根。

    而白小龙和孟羊,就诡异了。

    “神兵?啥神兵?”

    白小龙没了解过神兵的来历,孟羊和杨乐之也诧异的盯着他。

    这还有神兵?

    怎么个神!

    “哼,没希望的,你还是别幻想了。

    “神州和异族因为找神兵,差点把癞兽丛林都翻起来,但这神兵,根本就不可能被拿走。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神兵就在癞兽丛林深处的一座山坑里,可你去了也没用,哪怕八品宗师都拿不走。

    “而且去峡谷的路上,还有很多危险,癞兽宗师虽然懒得苏醒,但那些小妖,足够让你死一百次。

    “你们都回去吧,别玩了!”

    赵千恩叹了口气。

    罗莎草和毒柳矿,已经够离谱。

    可苏越你小子更狂,竟然还在窥探着神兵?

    还小事,不值一提。

    神兵如果是小事,天下就没大事了。

    合着癞兽丛林里,最值得人们去寻找的三种宝物,全被你们拿走呗!

    想什么好事呢,简直开玩笑。

    早年间,赵启军团因为神兵牺牲了多少武者。

    别说人族军团,就连异族的死亡人数都不计其数,

    你一个三品的愣头,二话不说就要来拿神兵,你是个搞笑演员吗?

    别说你连神兵都见不到,即便你能见到,你也没有触碰的资格啊。

    中阶武者拿不走,那也就算了。

    低阶武者连触碰的资格都没有。

    简直是搞笑。

    你如果真的能拿走神兵,我赵千恩挥刀自宫,谁给你的胆子,什么牛都敢乱吹。

    当然,为了照顾苏越的自尊心,赵千恩也没有把话说的太过分。

    “咦,老蒜头,知道的消息还不少嘛,说……还从地球窃取了多少情报!”

    杨乐之不怀好意的盯着赵千恩。

    如果不是场地不合适,他甚至想动用私刑。

    这家伙,鬼鬼祟祟,不正常。

    “蒜头叔,你应该不是奸细,我相信你。

    “但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信息,我需要一个解释。”

    苏越又观察了一下。

    他总觉得赵千恩不像是坏人,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

    但这个人行踪诡秘,又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说我是一个中将,你们也不可能相信,算了……就当我是个流浪武者吧。”

    赵千恩摇摇头。

    和几个小孩,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中将?幸亏你没敢吹,否则把你嘴打烂!

    “如果你是中将,那我杨乐之就是七军大元帅哈哈!”

    杨乐之和赵千恩勾肩搭背。

    看不出来,这蒜头一号,胆子还不小。起码是敢吹,而且特别能吹,还吹的脸不红心不跳。

    中将。

    你咋不吹自己是大将。

    “就是,蒜头哥,你看看你,半截身子埋在黄土里,目前还是个五品,你咋不吹自己是大将呢?

    “如果你能成了大将,咱们哥几个也跟着沾沾光啊。”

    孟羊也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们爱信不信!”

    赵千恩黑着脸。

    果然。

    这种事情太玄幻,说出来只能收获一顿嘲讽。

    还有。

    这个杨乐之是自来熟吗?

    你老和我勾肩搭背干什么,我不会忘了被你袜子塞嘴的耻辱。

    你们一个个,毕业后千万别来赵启军团,否则我玩死你们。

    “我虽然不相信你吹牛比的内容,但坚决捍卫你吹牛比的权利。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以理解你。”

    苏越叹了口气。

    果然,虚荣不分年纪大小。

    ……

    过了没一会,苏越的蛤蟆员工归来。

    果然,内部有人,就是好办事!

    苏越和癞兽妖嘀嘀咕咕。

    苏越震撼。

    蛤蟆一号太给力,它竟然生生找到了一条隧道,一条直接通往神兵放置地的安全小道。

    这小道其他人都没有走过,苏越他们也是幸运,因为小道形成都没有多久时间。

    苏越还找蛤蟆一号打听罗莎草的情况。

    最终,苏越又得到重磅消息。

    有个宗师级癞兽妖重伤,它的防守最薄弱,杨乐之完全有机会,而且这个癞兽妖距离神兵放置地不远。

    而毒柳矿这种事情,蛤蟆一号根本不清楚,但白小龙和孟羊又有确切的线索,他们问题不大,但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

    苏越给蛤蟆一号发了一颗丹药,让它在原地等待。

    “开会,开会!”

    苏越返回众人潜藏的地方,开始开小会。

    “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神兵放置地,但小道很崎岖,也很险峻,可能需要半天时间才能过去。

    “杨乐之跟我走吧,在神兵放置地不远处,有个重伤的宗师级癞兽,你可以偷它的罗莎草。

    “白小龙和孟羊,你们怎么办?继续在这里等?”

    苏越转头问道。

    “我也去看看神兵,万一你拿不起来,就浪费机会了。我觉得我是天选之子,我能拿起来。”

    白小龙自信满满的点点头。

    他们从赵千恩嘴里得到了确切的信息,宗师以下的武者,只要能抵达神兵放置地,癞兽宗师就不会为难。

    这是癞兽丛林的规矩。

    根据赵千恩所说,在很久之前,癞兽丛林被武者搅的天翻地覆,这规矩也是癞兽妖皇不得已的办法。

    但宗师绝对严禁踏入丛林,这也是癞兽妖王的条件。

    “我也去,毒柳矿大概需要一两天才能开采,反正没事干,不耽误时间。”

    孟羊也点点头。

    他嘴上虽然没说话,但心里也固执的认为,自己可以拿走神兵。

    随后,人们又齐齐看向赵千恩、

    “看我干什么,我有权利单独行动吗?”

    赵千恩心里恨啊。

    我堂堂八品中将,九品异族都留不住我,谁知道被一群武大学生囚禁。

    幸亏还没有打我,我和谁说理去。

    别说还有个苏越和杨乐之,就是白小龙和孟羊,赵千恩都没有把握对付。

    “嗯,还算你老实。

    “等回了神州,你要好好招供,我们可能会替你求情,坦白从宽!

    “老蒜头,我在赵启军团认识一个少将,可以给你说说好话,别说我不够意思!”

    杨乐之开始摆谱。

    “你认识谁?”

    赵千恩一愣。

    “你又不认识,打听这么多。”

    杨乐之瞪了眼赵千恩。

    “别被我查出来,等回去,我连你认识的少将一起穿小鞋。

    “敢欺负我!”

    赵千恩那叫一个气啊。

    ……

    经过一番整备,五人小队开始朝着神兵存放地进发。

    果然。

    这是一条异常崎岖的小路,而且路上有一种让人脚掌刺痛的草。

    虽然这草也造不成什么伤势,但扎在脚上,却特别的疼。

    癞兽妖不愿意来这里,也情有可原。

    苏越打听了一下,蛤蟆一号之所以知道这条小路,是因为它被欺负,被孤立,被撵到了这里。

    当然,现在的蛤蟆一号已经非同凡响。

    它服用了人族的丹药,修为突破到二品,意气风发。

    “前面的道路很窄,而且还有未知的危险,谁去探路!”

    苏越沉着脸问道。

    几个副队长面面相觑。

    “我去吧!”

    赵千恩摇摇头。

    与其被撵着走,还不如自告奋勇。

    这几个家伙的脸皮,一个比一个厚,自己根本比不过。

    “蒜头,虽然你是俘虏,但我们也不能让你陷入最危险的地步,这个探路的工作……还是交给你去做吧!”

    杨乐之郑重的拍了拍赵千恩的肩膀。

    赵千恩差点被气的吐了血。

    你简直是说了一句废话……不想让我陷入危险,还让我去探路。

    天杀的。

    “非要这么虚伪吗?”

    赵千恩还是没忍住,转头问道!

    “我觉得你有点不太硬。”

    杨乐之笑了笑。

    就这样,队伍继续前行着。

    苏越皱着眉,随着越来越生深入,来自空气中的压迫也越来越凌厉,甚至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代表他们已经到了癞兽丛林的深处。

    也多亏了蛤蟆一号,这一路上,真的一个妖兽都没有遭遇。

    来之前,苏越已经做好了历经千辛万苦的准备,谁知道这么顺利。

    ……

    “这株草药,可以卖100学分。

    “这块石头,可以打磨兵器,也能在二手市场卖50学分。

    “哇,宝贝啊,又可以卖300学分!”

    一路上,孟羊就像个捡破烂的,他的择兽腰包已经开始累赘。

    这家伙,连价值15个学分的东西都要捡。

    “孟羊,你丢人不丢人,能不能别捡破烂了。”

    白小龙看不过去,一脸嫌弃。

    “这些都是钱啊,你们知道什么……”

    孟羊不可置否。

    “你掉在钱眼里算了。”

    白小龙冷笑。

    一包的破烂,加起来不够1000个学分,还不如冒险找一个大家伙。

    “杨乐之,你干什么抢我的东西!”

    孟羊一惊。

    “别一惊一乍,我也缺钱啊。”

    杨乐之有苦说不出。

    我可是有200万学分缺口的男人,谁敢和我比穷。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赵千恩在最前面探路,所幸一路也没有什么大的危险,众人只是狼狈一些。

    杨乐之和孟羊还在抢垃圾。

    白小龙背着小手,看上去像是个高手,毕竟他经历过东战道一战,他积攒的学分很多,有点看不上小钱。

    苏越手里的骨牌突然震动了一下。

    要到了!

    骨牌是拿走神兵的关键,所以苏越有感应。

    果然。

    穿过一片草丛,一个明显有人工痕迹的巨坑,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坑的周围,有几个五品的癞兽妖在睡觉。

    而在巨坑的中央,有一个长条形状,大概一人高的铁青色石头。

    巨坑明显有战斗的痕迹,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依旧难掩历史的斑驳,当然,可能是长时间没有人在这里战斗,痕迹也在逐步消失。

    除了那青色的大石头,其他地方都有青苔。

    正因为其光滑无瑕,所以谁都能看得出来,大青石绝对是个宝物。

    再仔细看去,青石上还反射着似有似无的氤氲,说它不是宝物都没有人信。

    ……

    “地方已经到了,根据人族和癞兽妖皇曾经立下的规矩,只要你们能踏进巨坑,癞兽妖就不会再干扰。

    “那块青石就是神器,虽然看上去是个大石头,但它其实是一件可以变化形状的宝物。

    “传说,谁能把青石从地面拔起来,谁就是神兵的拥有者。

    “神兵现世之后,可以直接漂浮在云层中,根本不用武者随时拿在身上,只要在湿境,武者可以随时召唤神兵。

    “当然,神兵不可以回地球,可能是规则不允许。”

    赵千恩介绍道。

    “只要拔起来就可以吗?这么简单?”

    白小龙舔了舔嘴唇。

    就这种石头,他一天可以拔一万根,比拔萝卜还要轻松。

    “我要第一个拔,你们谁也别抢!”

    孟羊不甘示弱。

    “哼,你们都想多了。

    “那青石本身并不沉重,但青石的内部,却蕴含着湿境里的灵气规则。如果神兵不允许,你就是九品都无法拔起来。

    “你拔青石的过程,其实是在拔整个湿境。

    “不管是湿境八族,还是神州武者,甚至连烈颠国和美坚国也来过,如果能拔起来,它怎么还会留在这里。

    “不瞒你们说,九品都尝试过,但全部失败!”

    赵千恩冷笑了一声。

    “咦,蒜头,你知道的还不少啊。”

    杨乐之问道。

    “我说我曾经拔过这青石,你们肯定也不信。”

    赵千恩摇摇头。

    确实,当年他和林东启也来过一趟癞兽丛林。

    林东启抵抗着癞兽妖皇,他去尝试了一下。

    很可惜。

    根本就纹丝不动,他简直就是在撼动整个星球。

    简直是笑话。

    “我们走吧,别听蒜头吹牛比了。”

    杨乐之失望的摇摇头。

    吹牛比是病,有时间得帮着蒜头治疗一下。

    唰!

    可杨乐之还没有奔袭出去,已经有个人比他更快。

    孟羊想第一个尝试一下。

    几乎是一道闪电闪过。

    唰!

    孟羊已经跨过了大坑的边界线。

    嗖!

    杨乐之也紧随其后,急忙闪烁过去。

    这时候,那些盘踞在大坑边缘的癞兽才一个个反应过来。

    呱!

    呱!

    呱!

    刺耳的音波扩散开来,癞兽妖想要阻挡,可二人已经踏入大坑,按照规矩,他们已经通过了考验。

    后知后觉啊。

    癞兽妖们有些没面子。

    然而,更没面子的事情还在后面。

    如果说杨乐之和孟羊是意外,他们是偷渡,那后面的白小龙,就是堂堂正正的闯进去。

    他挥舞着手里的一件兵器,根本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

    苏越诧异。

    这才过了多久,白小龙的实力似乎又在暴涨。

    这家伙修炼速度也太快了。

    “你先?还是我先?

    “算了,还是我先吧,免得被你们怀疑我要逃走!”

    赵千恩看了眼苏越。

    随后,他身躯一个闪烁,也朝着大坑掠去。

    赵千恩的身法,让苏越深深震撼了一下。

    虽然他速度算不上顶尖的快,但这速度战法,绝对不是等闲的战法。

    而且赵千恩给人的感觉特别怪异。

    他施展战法的样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一样。

    那么完美无缺的速度战法,怎么可能发挥这么弱的作用。

    蒜头哥不简单啊。

    但他越是不简单,苏越久越是警惕。

    呱!

    呱!

    呱!

    癞兽妖们被气的够呛。

    开什么玩笑,又有两个闯进去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最终,所有癞兽妖将目光,锁定在了苏越身上。

    呱呱呱!

    呱呱呱!

    它们威胁着苏越,让苏越立刻滚开,这群癞兽妖要挽尊。

    “呱呱呱!”

    蛤蟆一号也心虚的叫了几声:老板,怎么办?俺怕!

    “怕什么,身为我的员工,下次见到癞兽妖皇,你也不能怕,首先你得有自信,粉身碎骨咱也不能怕。”

    苏越看着蛤蟆一号,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

    “小舅子,你能过来吗?需要不需要帮忙。”

    杨乐之喊道。

    说到底,苏越还是个三品,他有点担心。

    “不用!”

    苏越摇摇头。

    赵千恩也皱眉看着苏越。

    虽然他压气环三品,但境界的差距,会给人一种压迫,苏越想跳过去,不可能那么简单,这需要很强的战法配合。

    同时赵千恩也好奇。

    在军部大名鼎鼎,屡立奇功的青王之子,到底有几斤几两。

    呱呱呱!

    呱呱呱!

    癞兽妖们要发疯,它们拥挤过来,将苏越堵在外面。

    很明显,为了尊严,癞兽妖们不可能让苏越冲过去。

    唰!

    催动着玄冰掌,加持了20%的速度增幅,苏越背着小手,就这样大摇大摆,走到了癞兽妖的包围中。

    他就像是个扑向火的飞蛾。

    “小舅子,都这个时候,你就别装了……你,这……”

    杨乐之一声大吼。

    然而,下一个画面,他就哑口无言。

    其他三个人,也各个脸色搐抽,再没有一个人开口。

    真的。

    这画面简直太诡异。

    苏越背着手,就像是一个乡镇领导在视察。

    癞兽妖嘴里吐出去的舌头很快,特别迅疾,眼看着就要击在他身上,可这一刻,画面就像失真了一样诡异。

    一瞬间,苏越速度陡增,像是在快进。

    而癞兽妖,简直被放慢了倍数,舌头都慢了下来。

    就这样,原本可以抽在苏越脸上的舌头,被苏越很平静的闪开。

    画面里时间流速,出现了差距。

    也就两个眨眼时间,苏越依然是背着手,他从容的走到几个人身边。

    远处,几个癞兽妖还在愤怒的尖叫。

    它们根本不理解,为什么眼前这个人族,突然就加速了,它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减速。

    当然,有点冷,但这没引起什么警觉。

    “苏越,你小子到底干了什么?”

    白小龙诧异。

    给自己加速,这很正常。

    但让癞兽妖减速,这就诡异到极致了。

    “我们辅助的事情,说了你也不懂!”

    苏越淡漠的摇摇头。

    “来吧,该干正经事了,要不……你们先?”

    苏越指了指神兵。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