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娱乐超级奶爸〕〔广漂的那五年〕〔最强兵王〕〔头号战神〕〔了了相对〕〔落枝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悍妻当家有福田〕〔农家美食日常〕〔仙道长青〕〔农家小福妃〕〔萧萧梦里天使来〕〔楼主大人求放过〕〔最后一个上门女婿〕〔江少你的戏精上线〕〔我家长姐凶且媚〕〔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地球最后一条龙〕〔烟花散尽似曾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1章 苏越的雷电特效(感谢 飛飛飛飛鱼的20万赏,欠更再补)
    “我先来吧!

    “苏越,你放心,虽然哥哥我拔走了神兵,但哥哥不会拿走。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神兵该是你的,就还是你的,哥只是证明一下自己的力量,嘿嘿!”

    孟羊自告奋勇的走上前去。

    他绕着青色石柱走了几圈,随后轻蔑的笑了笑。

    这是个什么破石头,虚张声势。

    “请便!”

    苏越平静的点点头。

    “孟羊,如果你拔不起来,就自杀吧!”

    白小龙冷笑。

    “如果孟羊失败,那就只能我来了。”

    杨乐之也叹息了一声。

    “如果你们谁能拔起来,我和他结拜当兄弟!”

    赵千恩也冷笑道。

    能和未来的赵启军团大将称兄道弟,足够任何武者吹一辈子。

    哪怕你是青王之子,也是一种荣耀。

    当然,赵千恩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不可能有人能拔起来。

    “咦,你这个蒜头不地道啊。

    “和我们结拜兄弟,似乎是你在占便宜。”

    杨乐之阴阳怪气。

    小小蒜头,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

    赵千恩不说话。

    等三天之后,谜题就会揭晓,这些事情其实不重要。

    呃……呜……呼哈……

    孟羊搂着石柱,开始疯狂的拔萝卜。

    可惜。

    纹丝不动。

    这时候,白小龙他们皱着眉,表情有些凝重。

    “孟羊,你别装蒜,使点劲!”

    白小龙冷着脸训斥道。

    连个破石柱都拔不起来,真不如死了算了。

    哪怕它就是有一万斤,你也不至于纹丝不动啊。

    “别废话!”

    孟羊的脸,终于开始凝重。

    他调整了一个更加顺手的姿势。

    这个石柱很怪异,蒜头说得对,当你搂着石柱的时候,感觉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物体,而是一种根本无法撼动的规则。

    对!

    只能用规则来形容。

    你真的像是在拔整片大地。

    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当然,孟羊也没有气馁。

    他开始疯狂燃烧自己浑身的气血。

    不能丢人啊。

    ……

    呱呱呱呱!

    呱呱呱呱!

    巨坑外,一群癞兽妖尖锐的嘲讽着。

    它们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根本不认为孟羊能够拔起来。

    ……

    呼!

    整整折腾了十几分钟。

    孟羊已经竭尽全力,他切换了十几个姿势,已经施展出了浑身的解数。

    失败!

    还是彻彻底底失败。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孟羊就是连一点点都没有撼动。

    他黑着脸走下来。

    “这玩意根本就不可能拔起来。”

    孟羊下了结论。

    “哼,孟羊你技不如人,就别说话。”

    白小龙走上去。

    ……

    嘎嘎嘎嘎!

    呱呱呱呱!

    巨坑外,癞兽妖继续嘲讽。

    它们能料得到,这个人也是个废物。

    果然。

    白小龙虽然比孟羊的声势还要浩大,但可惜,结局是一模一样。

    终于,白小龙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白小龙,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倒是拔起来啊。”

    孟羊冷嘲热讽。

    “都别说话了,在这种关键时刻,往往需要一个天命主角上场。

    “我杨乐之一直认为,我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杨乐之扭了扭脖子,从容的走到石柱旁。

    “杨乐之,如果你失败,可不可以吞了你的袜子!”

    赵千恩突然找了个报仇的机会。

    他一直对袜子的事情耿耿于怀,太踏马臭了,必须得让杨乐之自己体验一下。

    这个仇,必须报。

    “哼,企图用激将法来激怒我吗?

    “可笑的招数,好……我杨乐之如果无法拔起这武器,那就认输。

    “胜败乃兵家常事,我杨乐之可以认输。”

    杨乐之大义凛然。

    “我和你说袜子的事,你别扯其他的。

    “拔不起来吞袜子,敢不敢。”

    赵千恩要疯了。

    他发现杨乐之这个家伙,看上去傻的一比,可遇到事情,从来不会冲动。

    “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扯什么袜子的事情,恶心不恶心。”

    果然。

    杨乐之永远能站在道德制高点,大义凛然。

    他明明怂的一比,还非要藐视一下别人。

    此人,不要脸到了极致。

    杨乐之当然不敢赌。

    其实从孟羊拔不起来开始,杨乐之心里就已经怂了。

    当然,不管比赛能不能赢,装比绝对不能输。

    果然!

    杨乐之理所应当的失败。

    败的毫无波澜。

    呱呱呱!

    巨坑外的癞兽妖甚至都懒得再嘲笑。

    根本没意义。

    多少年了,来了多少强大的武者,可清一色失败,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

    “苏越,你非要来这种地方,你自己试试吧。”

    孟羊又说道。

    “苏越,你说你一个三品,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干什么,简直是浪费时间。

    “算了,你也算勇气可嘉,我们不会嘲笑你。”

    白小龙也摇摇头。

    他根本不认为苏越能拔起来。

    蒜头说的没错,可能九品都不可能拔起来。

    这根本就不是重量的事情。

    哪怕十万斤,它也不可能纹丝不动啊。

    这是一种规则。

    九品都打不破的规则。

    “小舅子,赶紧去试试,试完了咱们撤,我得赶紧找罗莎草,别耽误事!”

    杨乐之摇摇头,他也不认为苏越能拔起来。

    至于赵千恩,更是话都懒得多说。

    这群人简直就是笑话。

    “蒜头哥,你不来试试吗?”

    苏越转头问了问。

    “不用了,我知道自己拔不起来。”

    赵千恩摇摇头。

    丢人现眼的事情,干一次就够了。

    “蒜哥,来都来了,上去试试呗。”

    杨乐之推了他一把。

    “就是,就当玩玩。”

    孟羊也怂恿道。

    赵千恩皱着眉。

    这群人咋这么讨厌呢,弄得我还真的想试试。

    万一我修为退化,觉醒了某方面的能力也不一定啊。

    嗡!

    赵千恩也没客气。

    他环抱着石柱,施展出了最强的气血之力。

    ……

    “看到了吗?这就是专业,这家伙绝对不正常!”

    白小龙嘀嘀咕咕。

    “嗯,这拔石柱的手法,也太专业了。”

    杨乐之也附和道。

    苏越死死皱着眉。

    确实,蒜哥好诡异,他似乎真的以前拔过一样,刚上手就熟练的找到了发力点。

    要知道,石柱造型独特,一般武者不可能一瞬间找到发力点,总得熟悉两下。

    而蒜哥熟悉的过分了。

    当然。

    赵千恩理所应当的还是失败。

    “我败了,我知道自己拔不起来。”

    赵千恩无奈的摇摇头。

    还是当初那种感觉,那是一种法则的力量,不可能打破。

    “蒜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我怎么就这么怀疑你呢!”

    杨乐之审视着赵千恩。

    “我说过,我是八品中将,未来要当大将。

    “如果你们谁能拔起这石柱,我可以和你们结拜,以后你们有大将大哥罩着,可以在神州横着走。”

    赵千恩一本正经的说道。

    “蒜哥,爱吹牛的人我见多了,比如苏越,比如白小龙和孟羊,但能吹到这么一本正经的,你是第一个,你是个真是人才。”

    杨乐之拍了拍赵千恩的肩膀,继续勾肩搭背着。

    “你爱信不信。”

    赵千恩想甩开杨乐之的胳膊,可根本甩不开。

    孟羊和白小龙咬牙切齿。

    牵扯劳资干什么。

    “蒜哥,如果你实在想找结拜弟兄,我可以和你结拜一下,当然,得证明你不是个奸细。

    “湿境相逢,也是咱们哥几个有缘分。”

    杨乐之叹了口气。

    蒜哥这么喜欢和人结拜,那一定是孤苦伶仃,这是缺爱的表现。

    我杨乐之是个热心青年,如果你不是奸细,可以和你当兄弟。

    这时候,苏越终于走到了石柱面前。

    ……

    呱呱呱呱!

    呱呱呱!

    一群癞兽妖尖锐的叫着,苏越能听懂它们的语言:尝试完立刻滚出去,这辈子都不要再来。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而白小龙和孟羊他们意兴阑珊,甚至懒得多看苏越一眼,反正都是失败的结局。

    杨乐之和蒜哥杠上了,二人正在商量结拜的事情。

    而苏越的掌心里,骨牌正在嗡嗡作响。

    老叔说道的没错,这骨牌确实是拿走神兵的钥匙,如果没有骨牌,根本就不可能。

    噼里啪啦。

    也不知道是不是遭遇石柱的原因,苏越用气血去催动骨牌,骨牌竟然融化了。

    对。

    和蜡烛一样,竟然是融化成了一团雷芒,附着在苏越的手掌表面。

    苏越都楞了一下。

    在以前,他也用气血去尝试过,但从来没有融化的情况啊。

    顿时间,苏越的手掌开始刺目。

    “咦,还有雷电特效。

    “要不说,我小舅子终究是人才,花里胡哨的小动作就是多!”

    杨乐之被苏越惊了一下。

    孟羊和白小龙也注视着苏越,这家伙哪来的雷电。

    三洗的特效?

    可看上去也不像啊。

    他掌心里明明是真真切切的雷电,而且还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很可怕。

    ……

    轰隆!

    下一个刹那,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连远处嘲讽的癞兽妖,都被震撼的够呛。

    对。

    苏越手掌刚刚触碰到石柱的时候,方圆十里的大地,猛地颤抖了一下。

    而已石柱为中心,开始蔓延出一道道恐怖裂缝。

    咔嚓!

    咔嚓!

    咔嚓!

    从苏越手掌为起点,一道又一道的雷芒凭空出现,随后缭绕在石柱表面,最终还在朝着上空蔓延,就如一条雷龙在朝着苍天咆哮。

    “原来这么容易!”

    雷电之中,苏越的身形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这时候,由石柱释放上去的雷光柱,已经高达几十米,黑漆漆的丛林,被照耀到一片刺目。

    苏越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进展的这么顺利。

    就如用钥匙去开一把锁,根本就不费任何力气,他虽然被雷电笼罩,但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痛感。

    轰隆隆!

    轰隆隆!

    石柱开始疯狂颤抖。

    苏越能感觉到,在他的气环之上,出现了一股和石柱沟通的桥梁。

    这道桥梁,就是一个念头。

    苏越知道,该给神兵塑性了,这道念头告诉苏越,塑性的机会只有一次。

    爆焰战斧!

    对!

    苏越大脑里,顿时间浮现出一柄很狂猛的巨斧。

    武道网价值80万学分,他一直没舍得购买。

    随后,苏越的脑海里,又给巨斧构建除了很长的锁链,就像苏青封妖刀上的锁链一样。

    这样,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杀招。

    咔嚓!

    咔嚓!

    咔嚓!

    苏越脑海里在构建神兵的样子,而整个癞兽丛林却一片大乱。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响起,天空中的乌云也如漩涡一样,开始扭曲,就如一颗恶魔的瞳孔在审视人间。

    低阶癞兽妖瑟瑟发抖,苏越的员工更是口吐白沫。

    而一些宗师级别的癞兽妖,也纷纷苏醒。

    这股力量,很难让人忽视。

    一头、两头、十头……二十头……

    越来越多的宗师级癞兽妖,开始聚集在巨坑外。

    庞大的压力,也令整个癞兽丛林风起云涌,气流紊乱。

    白小龙他们在巨坑中央,已经被吓的够呛。

    “蒜哥,我现在慌的一比,怎么办,我会不会被这些蛤蟆精吃了。”

    杨乐之吓的脸色惨白。

    “苏越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会引来这么多宗师级癞兽妖!”

    白小龙也吓的有些懵逼。

    “逃不了了,咱们逃不了了。”

    现在哪怕抓住白小龙的手都没用。

    七品,八品的癞兽妖不在少数。

    “出世了,神兵要出世……这怎么可能……”

    赵千恩呆滞的望着雷光柱。

    和记载里的场景,简直是一模一样。

    神兵降世,电闪雷鸣,会给人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而天空中那巨大的旋涡,就是存放神兵的地方。

    这旋涡出来,只能证明一件事情,神兵有主。

    可苏越,他怎么做到的。

    赵千恩百思不得其解。

    人族和异族努力了多少年的宝物,最终竟然被赵楚一个三品拿走了。

    难道是青王找到了机缘,随后给了苏越?

    也只能这样解释。

    整个战国七军,似乎也只有苏青封有这个能力。

    “你们别担心,根据人族和癞兽妖的约定,如果有人能拿走神兵,它们不会为难。”

    赵千恩连忙安抚道。

    这几个年轻人脸皮虽然厚,但也怕死。

    其实对癞兽妖来说,神兵摆在这里,是天大的累赘,他们喜欢安静,巴不得神兵远离癞兽丛林,这样还能免得被打扰。

    呱呱呱!

    呱呱呱!

    刺耳的尖叫此起彼伏。

    天空中风雷交错,震耳欲聋,犹如天神震怒。

    丛林里狂风大作,数不清的树木在摇摆,给人一种鬼哭神嚎的感觉。

    而地面还有数不清的癞兽妖在尖叫,好像世界末日来临。

    整个世界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乱。

    乱的人心慌。

    ……

    “成型!”

    雷电中央,苏越对外界的一切,根本就输熟视无睹。

    他目睹着光柱融化,随后融化的液体,最终组成了一柄青色的狰狞战斧。

    在战斧的尾部,有一根寒气森森的锁链。

    这巨斧半人高,通体铁青,似乎还冒着寒气,看上去像一颗妖兽的獠牙,那斧刃只锋利,看一眼都让人胆战心惊。

    “终于成功了。”

    哗啦啦!

    苏越将锁链缠绕在胳膊上。

    唰唰唰唰!

    随后,他心血来潮,直接捏着锁链,开始旋转战斧。

    随着尖锐的蜂鸣声响彻天地,丛林里似乎出现了一道直升机的螺旋桨。

    “趴下!”

    杨乐之一声吼,几个人连忙蹲下。

    他们差点被战斧挥出去的风刃斩伤,癞兽妖们也全部蹲下,现场一片混乱。

    稀里哗啦。

    一道道风刃扩散出去,数不清的树木被拦腰斩断,丛林成片成片的消失。

    螺旋桨整整缠绕了两分钟左右,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天空的乌云散了,雷电散了。

    而在巨坑中央,一个手里拎着半人高巨斧的青年,正在傻笑。

    他笑的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好斧头。

    苏越感慨。

    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兵器啊。

    ……

    呱呱!

    谁能想到,这时候九品的癞兽妖皇降临,恐怖的气息,让大地都开始震动。

    赵千恩他们浑身紧张。

    杨乐之吓的抱住了赵千恩的胳膊,白小龙和孟羊下意识手拉手。

    可能真正的危机来了。

    哪怕是死,也要反抗一下。

    呱呱!

    呱呱!

    所有宗师级癞兽妖汇聚起来,缓缓朝着苏越走来。

    这股庞大的力量,犹如一座即将要坍塌的山脉,令人毛骨悚然,几乎绝望。

    这时候,其他癞兽妖保持着安静,只有癞兽妖皇在尖叫。

    苏越看着癞兽妖皇,一样动不动。

    “大家别紧张,癞兽妖皇在感谢我!

    “咱们可能要发财了,癞兽妖皇说,它还有不少武者的破烂,让我连同神兵,都一起拿走!”

    苏越转头,朝着杨乐之他们笑了笑,他牙齿很白。

    呱呱!

    随后,苏越用妖语说了声:谢谢。

    ……

    感谢飛飛飛飛鱼的打赏啊,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过几天一定加更。

    感谢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