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失控者的穿越〕〔骨头们想种田〕〔穿行诸天万界〕〔某光头的江湖〕〔核战废土〕〔无敌传人〕〔重生农女巧种田〕〔农民工玩网游2〕〔小仙女有个红包群〕〔轩辕圣灵石〕〔争宋〕〔神医柳下惠〕〔诡妻一枚〕〔生命拔节之时〕〔我夺舍了始皇〕〔蜜婚娇妻:老公,〕〔都市之超级神农医〕〔丑女厨娘异界追梦〕〔庸人安好〕〔钢骨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2章 狗命要紧
    震撼啊!

    对于白小龙他们来说,眼前的一幕,简直震撼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但回过神来后,白小龙他们还好。

    毕竟,神兵在他们的思维里,就是一件无法拿起来的兵器,仅此而已,他们并没有经历过曾经抢神兵的巅峰年代。

    而赵千恩不一样。

    他一直在赵启军团,所以知道这神兵的意义。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甚至苍疾都试图想办法拿走神兵,他也同样失败。

    所有武者已经有共识,这神兵根本就不可能被拿起来,这根本就是一种规则。

    最近好多年,都已经没有武者来找神兵,这根本就是浪费时间,而且还容易丧命。

    所以赵千恩坚信,没有人能够拿走。

    可苏越这家伙,竟然真的创造了奇迹。

    到底是不是苏青封留下的线索?

    可没道理啊,苏青封虽然在湿境横冲直撞,但还真没来几次第三战场。

    而且以苏青封的性格,他如果有神兵的线索,一定会来拿。

    算了。

    乱分析这些屁事,和自己也没关系。

    神兵能落在人族武者手里,总归是好事,总比被苍疾拿走好一百倍。

    而且苏越还是后起之秀的天秀人物。

    “蒜头,你说,这群残暴的癞兽妖,真的不会吃咱们吗?”

    杨乐之还是有些怕。

    真的不是自己怂,实在是太可怕,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片丛林里竟然有那么多宗师级的癞兽妖。

    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头!

    白小龙和孟羊也脸色惨白。

    虽然苏越说安全,但他们有点不信。

    妖兽的话能信?

    对方也可能害怕你受到惊吓,肉质发酸,所以才比较客气。

    说起肉质发酸,白小龙就想起一本叫西游记的古典,里面有唐僧肉的记载。

    妖怪们抓了唐僧,之所以不吃,就是要保证肉质的纯粹,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只有这样才能长生不老。

    也正因为这样,孙大圣才能有时间屡次去搬救兵。

    妖怪要吃人,可能都有一样的讲究。

    反正就是害怕。

    怕的心慌。

    “这点你们放心吧,癞兽妖皇不会耍赖,它巴不得这神兵赶紧被拿走。

    “在很久之前,癞兽妖族的数量,比现在要多一倍,就是因为这神兵,癞兽丛林大乱,癞兽妖族大面积死亡,最终妖皇不得已,才与人族和异族的武者立下规矩。

    “它们已经受够了神兵的折磨,没有了神兵,便也没有武者再来打扰,癞兽妖群乐的安静。

    “它根本舍不得杀苏越。”

    “神兵虽然被拔起来,并且被苏越塑造成了大斧的形状,但其他人依然还是不可能拿起来,只有苏越安全离开,神兵才可以离开。

    “癞兽妖说送大礼包,可能也是真的!”

    赵千恩毕竟是个八品中将,他除了神兵被拔起来震撼了一下外,表现的很从容。

    在他眼里,九品癞兽妖皇,也就稍微比自己强一点点罢了。

    惧怕?

    开玩笑呢。

    那神兵对人族和异族来说,是宝物。

    可对妖兽来说,纯粹就是瘟疫,苏越可以帮它们拿走瘟疫,它们感谢还来不及。

    “真的?蒜头哥,你别骗我,如果我被吃了,下地狱我也不饶你!”

    杨乐之两条腿都在打颤。

    这场面,和胆子真的没关系。

    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直立行走的大蛤蟆,而且很多蛤蟆一口气就可以吹死自己。

    多可怕。

    这场面,这辈子都难忘。

    “杨乐之,就你这胆子,这辈子估计很难有大出息啊。”

    孟羊鄙夷的看着杨乐之。

    “话、话是这么说,可孟羊你的腿能不能不抖!”

    杨乐之转头看着孟羊的腿。

    朋友,你应该庆幸在湿境不用穿裤子,否则你现在裤腿都湿透了。

    “蒜头,你为什么这么镇定!”

    白小龙审视着赵千恩。

    这家伙,镇定的有些过分了。

    面对铺天盖地妖兽包围,哪怕七品宗师都没有机会逃走,你一个普通的五品武者,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这就说不出的诡异了。

    “哼!”

    赵千恩懒得去解释什么。

    我说过很多次,我是八品中将,你们根本不信,我也没办法。

    “兄弟们,走吧,去癞兽妖皇给咱们的宝山,拉东西去!”

    苏越拎着他的宝贝斧头,面色憔悴的走过来。

    刚才癞兽妖皇已经发出了邀请,要让他们离开的时候,把以前那些武者留下的东西,也全部都带走。

    癞兽妖皇看着人族的东西就来气。

    “苏越,你拎着斧头,感觉不沉重吗?”

    赵千恩走过来问道。

    “咦,蒜头哥,你怎么知道这神兵很沉?”

    苏越一愣。

    说起来确实是特别奇怪。

    自己刚刚拿起神兵的时候,特别轻。

    其实不能说是轻,应该说根本不像是拿着东西,就像挥舞自己的手臂一样。

    可随后他饶了几圈,神兵就沉重到无法表达。

    说实话,苏越2000卡的气血早已经枯竭,他现在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的气血已经枯竭,能拿起来就要拼命。

    “想挥舞出去,纯粹做梦。

    “别硬撑了,你一个念头,神兵就可以寄存在云层的虚空里。以你三品的气血,差不多可以挥舞几秒钟时间,如果你能突破到中阶武者,可能会坚持到几分钟。

    “想要肆无忌惮的尽情使用,怎么都得突破到宗师。

    “神兵很强,几乎不存在耐久度消耗,甚至可以破了宗师的防御,但对执掌者的要求也特别高。

    “你别想的太简单,拿到神兵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

    赵千恩说道。

    对军部的这些高层来说,这些内容其实都是基础。

    可苏越他们应该还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我施展神兵的时候,气血和泄洪一样,眨眼就见底!”

    苏越一声感慨。

    自己的实力,再一次拖后了后退。

    “等等,小舅子,你先别往天上放,让我再试试,你姐夫我总是有些不甘心。”

    杨乐之又跑过来。

    “随你吧!”

    轰!

    苏越手一丢,神兵的斧刃,就插在了泥土里。

    说来也怪,这神兵虽然谁都无法拔起来,但插在泥土里的时候,看上去又和普通的斧头一样重。

    “呼!”

    杨乐之气沉丹田。

    这次神兵变换了模样,他抓着斧柄,容易使劲。

    可惜。

    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看上去并不算太沉重的神兵,杨乐之还是一点点都奈何不了。

    白小龙和孟羊也尝试了一下。

    果然,虽然改变了样貌,但和之前的感觉,还是一模一样,根本就纹丝不动。

    “蒜头兄,你不准备试试吗?”

    苏越转头又问道。

    “你是在羞辱我们吗?”

    赵千恩皱眉看着苏越。

    我一个即将突破的九品,我特么不要面子吗?

    “唉,无敌真寂寞!”

    苏踹摇摇头。

    他胳膊一甩,神兵战斧就已经自己飞到了手里,和长了眼睛一样,说不出的潇洒。

    “我也想要这样的兵器!”

    杨乐之的眼珠子在冒血。

    这兵器也太帅了,简直帅到没朋友。

    “根据我所知道的资料,别说地球,哪怕是整个湿境八族,也只有这一件神兵。

    “苏越,恢复点气血不容易,你如果撑不住,就赶紧扔到天上吧,装比是要付出代价的。”

    赵千恩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随后,他看着苏越还在摆造型,又贴心的提醒道。

    咔嚓!

    伴随着一道雷鸣声响起,苏越的头顶出现一道扭曲的雷柱。

    “神兵归天之术,以吾之命,升天!”

    苏越高高举着战斧,在雷柱的笼罩下,他头发飞扬,浑身一闪一闪,释放着诡异的光泽。

    突然,一道碉堡的咒语过后,苏越掌心里的神兵战斧,随着雷电一起消失。

    对!

    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哇c,小舅子,刚才的咒语,是召唤神兵的术吗?”

    杨乐之瞠目结舌。

    这也太炫酷了,竟然还配合着咒语,简直碉堡。

    孟羊和白小龙也盯着苏越的手掌。

    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好玄妙。

    而且苏越高举战斧,吟唱咒语的模样,看上去像是流浪法师刘海柱。

    整个癞兽丛林的妖兽,同样诧异的盯着苏越的手掌。

    就连九品妖皇都失神了一个瞬间。

    消失了。

    困扰了癞兽丛林很久的破烂玩意,竟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癞兽妖皇甚至用气血感应了一下,果然还是没有任何存在的痕迹。

    “小舅子,你还能弄回来吗?”

    杨乐之不甘心,又疑惑着脸问道。

    “哼!

    “神兵回归之术,以吾之命,归来!”

    咔嚓!

    果然,惊雷应声响起。

    熟悉的雷光柱,再一次砸在苏越身上,而他也保持着手臂高举的酷炫姿势。

    苏越的嘴角还带着一抹冷酷。

    轰隆!

    雷光落下,狰狞的神兵,回归苏越掌心。

    轰!

    他又猛的砸在地上。

    震撼!

    全场都陷入了震撼的状态中。

    杨乐之他们还好点,起码有赵千恩打预防针。

    但癞兽丛林的妖兽们就震撼了。

    在它们心目中,之前那青石,就是一块不祥之物,而且任何武者都拔不起来,仅此而已。

    虽然有无数武者为了青石丧命,但它就是一块青石啊。

    可现在,青石幻化成了恐怖的战斧,甚至还可以随时消失,又随时召唤回来。

    这就让人不理解了。

    呱!

    癞兽妖皇怪叫了一声,也表示这是好宝贝。

    咔嚓!

    “神兵归天之术,以吾之命,升天!”

    炫耀了一会,苏越再次举起手臂,喊出了霸气侧漏的咒语。

    雷龙降临,战斧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舅子,你的咒语怎么回事?神兵自带的?”

    过了好一会,杨乐之才终于忍不住问道。

    真的是太令人震撼。

    震撼到无以复加。

    “别打听了,咒语是苏越自己编的,而且那个中二的动作,也是他戏多。”

    赵千恩摇摇头,毫不犹豫的戳穿了苏越的把戏。

    我又不是没见过神兵。

    你明明一个念头就可以,还非要装模作样的编一句咒语,还摆个造型。

    戏真多。

    “蒜头哥,我讨厌你!”

    苏越面无表情。

    这个人是真的讨厌。

    “战斗的时候,真的没必要摆造型,容易被异族集火,我这是帮你!”

    赵千恩又看着杨乐之他们。

    他希望通过苏越这个反面典型,让他们知道战场的残酷与瞬息万变。

    “咦,编造个咒语,明显来的更炫酷,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我的战法,也该有口号啊。”

    杨乐之一拍脑袋。

    “我的剑,就叫一剑寒芒照九州,这样有点逼格!”

    孟羊也在思考。

    “以后我的招式,看来都要带一个龙字。

    “我要不改个艺名,叫白傲天?”

    白小龙嘀嘀咕咕。

    “你们疯了?白痴吗?是不是都疯了?”

    赵千恩简直被这群人打败。

    这么一群智障,到底靠什么修炼到了这种地步。

    真的是运气?

    “哼,我白傲天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白小龙并着食指与中指,随后面无表情,遥遥指着赵千恩,宛如一个旷世大侠。

    “我孟良辰毁灭你,与你何相干!”

    孟羊也冷酷的盯着赵千恩。

    弱智!

    这就是一群弱智!

    赵千恩实锤了!

    “好了,玩笑开一会就行了,别没完没了,和弱智一样。

    “癞兽妖皇亲子通知我苏霸天,要让咱们去山洞收拾东西,山洞里都是死亡武者的物品,有异族的也有人的族,我们赶紧去看看。”

    苏越走过来说道。

    嘎嘣!

    赵千恩听到了自己心脏破碎的声音。

    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中二吗?

    白傲天,孟良辰,苏霸天,就剩一个曰天了。

    好端端的天,也不知道到底得罪了谁?

    ……

    在癞兽妖皇的带领下,他们最终来到一个小峡谷里。

    说是山洞,其实只是洞口有点遮挡罢了。

    “苏越,你确定这是宝物,而不是一批未分类的垃圾?”

    杨乐之咽了口口水说道。

    白小龙和孟羊也摇摇头,一脸失望。

    根本不怪杨乐之大呼小叫,实在是眼前的场面太令人丧气。

    确实是一座垃圾山。

    有各种破烂的武器,还有不少已经被腐蚀的择兽皮,甚至还有千疮百孔的骨骼,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

    这些东西,以前确实可能是宝物。

    但杂乱堆积在一起,并且再经受风吹雨淋的侵蚀后,到处是破洞,到处是青苔,乍一眼看去,甚至还黏糊糊,不是垃圾又是什么。

    呱呱!

    呱呱!

    癞兽妖皇的叫声响起,它表情甚至还有些无私。

    白小龙他们也能读懂癞兽妖皇的语气:本皇大方,这些宝物,全部无偿送给你们。

    “小舅子,咱们确定不是免费的垃圾搬运工?”

    杨乐之思前想后,还是一声感慨。

    而且这么大一座垃圾山,他们几个人也运不走啊。

    白小龙和孟羊也看着苏越,他们脑海里有些茫然。

    “肤浅,你只知道眼前的利益,根本就不知道这座垃圾山的潜在意义。”

    这时候,赵千恩沉着脸说道。

    “老蒜头,你什么意思?”

    杨乐之铁青着脸问道。

    难不成你可以变废为宝?

    “这些东西虽然已经腐蚀的够呛,百分之99的东西,也根本不可能再使用。

    “但对咱们没用的东西,就真正毫无价值吗?”

    赵千恩盯着杨乐之,似乎在质问他。

    “那……不然嘞?”

    杨乐之满脸茫然。

    既然是垃圾,除了被丢弃,还能有什么用?

    卖给收破烂的?

    “毫无大局观。

    “这些东西如果给神州科研院,那就是一笔无价之宝,科研院一定可以分析出不少异族信息,可能是战法,可能是兵器的锻造方式,甚至还可能有珍贵的丹方!

    “千万不要小瞧湿境里的垃圾,特别是癞兽丛林,毕竟这里曾经死亡过无数宗师级的武者。”

    赵千恩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座垃圾山看上去确实没意义,但只要数量大,总会有一些有用的东西。

    杨乐之顿时有些羞愧。

    自己果然没有大局观,没有第一时间替神州着想。

    好自私!

    惭愧。

    白小龙和孟羊庆幸自己没有开口,其实他们和杨乐之的想法相同。

    惭愧!

    “可即便有用,咱们几个人也运不回去啊。”

    孟羊问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现在回地球的必经之路上,有惊袅城的异族军队把守着,这么多东西,很难一次运输回去。

    “苏越,你能不能和癞兽妖皇商量一下,让这批东西寄存在这里,等咱们悄悄回去后,再和赵启军团的密探商议,然后想办法拿回地球。

    “咱们只能先放弃,毕竟人太少。”

    赵千恩看着苏越说道。

    “好,我问问!”

    呱呱!

    苏越施展着妖语,开始和癞兽妖黄谈判。

    不得不承认,赵千恩的方案最合适。

    这批垃圾非同小可,万一科研院真的找到什么大发现,那绝对是大功一件。

    但数量也确实多,他们不可能拿得走。

    让赵启军团的密探来拿,绝对是最合理的方案,毕竟人家才是专业的。

    ……

    呱呱!

    几分钟后,癞兽妖皇回复了苏越。

    当然,谁都能看得出来,癞兽妖皇明显是满脸不耐烦。

    这也很正常。

    因为神兵的问题,整个癞兽丛林被骚扰了多少年。

    现在好不容易瘟疫走了,他们还想把所有关于武者的垃圾,全部清理出去。

    可苏越竟然让垃圾再寄存一段时间,谁能受得了?

    但最终,癞兽妖皇还是同意了苏越的方案。

    没办法,谁让这个武者能拿走瘟疫,就当帮忙吧。

    “癞兽妖皇说了,下次来癞兽丛林,只能我一个人进来,赵启军团的密探,得在外面等着。

    “我怎么发现,最后脏活累活,全部都我一个人干了?”

    苏越黑着脸说道。

    “别不满意,到时候这座垃圾山的军功全部归你,你只是运输一下,横竖你都赚大了。”

    赵千恩看着苏越。

    癞兽妖皇能允许苏越回来就好,一趟一趟的运输,其实一天时间也差不多,苏越毕竟是个武者,没有那么弱不禁风,反正赵启军团的密探可以在丛林外等着。

    “血亏啊,我竟然什么都没有捞到。”

    杨乐之叹了口气,语气中说不尽的悲凉。

    “要不你去和癞兽妖皇谈判,看看他同意让你进来不?还有,你愿意运输垃圾吗?”

    赵千恩反问杨乐之。

    “算了,自己家的小舅子,功劳就让出去吧!”

    杨乐之又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我和癞兽妖皇又不熟,而且语言不通,稍不注意就会被吃了啊。

    我的目标是拿走罗莎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苏越来吧。

    “苏越,其实我有个建议!

    “其他人以后再无法进来癞兽丛林,但他们毕竟是队伍的一份子。

    “我提议,每个人可以从垃圾山里取走一件能用的东西,取走什么,就算什么,不可以有怨言。

    “你觉得可以吗?”

    赵千恩又看着苏越。

    见者有份。

    大家手里都分点好处,这样不会破坏队伍的友谊。

    这垃圾山里,一定还有可以使用的东西,只是需要细心的寻找。

    每人一件,合情合理。

    当然,得苏越同意。

    果然。

    白小龙和孟羊他们瞳孔一亮。

    能不白跑,谁都开心啊。

    万一还有什么宝贝呢。

    杨乐之更是搓着手,一脸没出息的样子。

    “我同意,你们可以尽情的去翻!”

    苏越点点头。

    这样最好,他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咦,不对啊。

    “明明我才是这支队伍的队长,怎么突然被蒜头哥篡权了。”

    随后,苏越反应过来,诧异的盯着蒜头。

    这老家伙根本不简单。

    任务分配的井井有条,简直称得上是滴水不漏。

    这种统帅的能力,绝对不可能是个水货。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又逃不了,等回了地球,自然真相大白。

    “苏越,你还可以和癞兽妖皇商量一下,看看罗莎草和毒柳矿它能不能帮帮忙,对于癞兽丛林来说,这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嗯,脸皮厚一点,毕竟癞兽妖黄勉强算有求于你!”

    赵千恩又怂恿道。

    “对,小舅子,赶紧问问!”

    杨乐之眼珠子一亮。

    如果有癞兽妖皇帮忙,这草药就稳了啊。

    说到底,他用战法去偷,总归是有失败率,而且还有危险。

    “苏越,大恩不言谢,我可以用孟羊的py来偿还!”

    白小龙深吸一口气,随后抱拳。

    “滚!”

    孟羊怒视。

    “唉,朕也不想这么伺候你们,但谁让朕能力大呢!”

    苏越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

    这群牲口,全是过命的交情,自己不帮谁帮。

    自己的神兵拿到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们两手空空吧。

    ……

    三分钟后。

    癞兽妖皇脸色越来越难看,明显在愤怒的边缘。

    苏越走回来。

    “癞兽妖皇答应了,但得等一天时间。

    “如果你们还有其他要求和条件,就直接抹脖子自杀吧,我是不敢再提了!”

    苏越一头冷汗的回来。

    他能感觉出来,癞兽妖皇已经在爆发边缘。

    但为了丛林的安稳,它还是答应了苏越的要求。

    毒柳矿需要一段时间开采,所以得一天之后才能拿到。

    “小舅子万岁!”

    杨乐之欢呼一声。

    “这一天时间,大家来分类垃圾吧……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都记清楚。”

    赵千恩摇摇头。

    没想到我一个未来的大将,竟然在垃圾山里玩耍。

    ……

    白天有点急事耽误了更新,今天就这吧,狗命要紧,不敢熬夜了,抱歉大家……

    这个月欠四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