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娱之坂道时代〕〔神奇宝贝之精灵掌〕〔至尊毒妃:邪王的〕〔兵之神〕〔东境江湖事〕〔被迫成为幕后大佬〕〔绝地求生之王者巅〕〔万古第一龙〕〔地球至强男人〕〔港乐时代〕〔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龙神至尊〕〔末日老实人〕〔万界为仙〕〔兵王弃少〕〔余生有你,甜又暖〕〔四爷是棵摇钱树〕〔陆先生又上头了〕〔上门好女婿林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3章 被蜡滴的小天使孟羊
    不知不觉,已经半天时间过去。

    最开始,苏越他们还在兴高采烈的翻着垃圾山,企图找个大宝贝。

    可惜,根本没有那么容易。

    湿境里灵气充沛,腐蚀性极强,而且东西又被癞兽妖随意丢在泥浆里,这就使得物品被进一步损坏,情况简直是糟糕透顶。

    好不容易翻出一柄苏霸天同款战斧,可还不等白小龙装一比,斧头直接掉下来,差点砸死他。

    千兴万苦找到一盒丹药。

    孟羊幻想着,自己可以得到武林高手80年内力,一跃成为江湖上顶尖高手,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谁能想到,丹药一碰就碎。

    杨乐之也翻到了一个面具,他心脏狂跳着,自从得到沙妖术之后,他就觉得面具是天下最玄妙的东西。

    他甚至有一种预感,自己可能又要得到一部绝世战法。

    可惜,这就是个普通面具,纯粹的酷炫用品,而且耐久度也没了。

    苏越也翻出十几个垃圾,没有任何用处。

    垃圾!

    垃圾!

    垃圾!

    全是垃圾,赵千恩说的没错,除了科研院的科研人员,没有人会对这些垃圾感兴趣。

    而且苏越可以确认,这些垃圾里面,确实有很多重要的信息,只是他们根本无法辨认而已。

    “怎么什么都没有啊,好郁闷。”

    杨乐之找了个意兴阑珊,随便找了个树桩子坐下,仰天长叹。

    他现在只等自己的罗莎草,然后立刻回神州,赶紧寻找下一个赚钱项目,还有两亿多的缺口呢。

    也不知道我的沙妖术,到底有多么可怕。

    白小龙也基本放弃。

    反而是孟羊和赵千恩干劲十足。

    孟羊是穷鬼,贷款欠着一推,这可以理解。

    但赵千恩就足够诡异了。

    他为什么会这么上心?

    苏越他们不理解,但也懒得多问,反正这家伙逃不了,等回了神州之后,一切真相大白。

    但苏越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觉得赵千恩不是奸细。

    ……

    不知不觉。

    一天时间过去,赵千恩不负众望,终于是找出了几件能用的东西。

    “蒜头哥,如果你被神州抓了,弟弟我给你送饭。”

    杨乐之对蒜头哥越来越满意。

    这灰头土脸的,还不是因为自己这群人。

    但愿他不是奸细吧。

    “蒜头哥,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白小龙也点点头,并且贴心得到替赵千恩擦去脸上的泥垢。

    “蒜头哥,你无私的行为,令我想要和你结拜!”

    孟羊蹲在几件东西面前,眼珠子一动不动。

    “想想怎么分东西吧,一共只有四件,咱们这里有五个人啊。”

    苏越皱着眉。

    说起来,这是个难题。

    原本可以不给蒜头哥分东西,他毕竟是个嫌疑人。

    现在情况不同,四件东西,全部来自蒜头哥,他们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独吞啊。

    可蒜头哥也没时间再寻找了,过一会癞兽妖皇把罗莎草和毒柳矿拿过来,他们就必须的离开,否则癞兽妖皇也不答应。

    四件,已经是蒜头哥的极限。

    没办法,垃圾山的东西实在太多,哪怕赵千恩是个过目不忘的八品,也得仔细筛选,这特别浪费时间。

    “苏越是队长,这四件东西,他可以任选一件。

    “其他三件,你们抽签,拿到什么算什么,公平合理!

    “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等抽签结束,我再告诉你们。”

    赵千恩提出了意见,公平合理。

    “咦,蒜头哥,你什么都不要吗?”

    苏越诧异的问道。

    蒜头哥虽说已经五品,但五品还不至于这么豪气吧。

    看看白小龙和孟羊,同样是五品,他俩和狗一样,就差流口水了。

    而且,蒜头哥竟然还知道这些东西的来路?

    这蒜头哥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嗯,我什么都不要!

    “你们也不用怀疑我,特别的幼稚,等回了神州,一切真相大白。

    “我可以保证一点,我绝对不是异族奸细。”

    赵千恩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再有一天多时间,我就是堂堂九品大将,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赵千恩需要的宝物,得去八族圣地寻找。

    他之所以忙忙碌碌的挖宝,也是觉得苏越他们不容易。

    一个个看上去很强,但低阶武者明显贫穷。

    虽然他们对自己出言不逊,但毕竟自己身份不明,也可以理解。

    赵千恩有必要帮帮忙。

    “苏越,我尊重蒜头哥的意见,你先挑选吧!”

    孟羊说道。

    “嗯,既然蒜头哥你不需要,那等回了神州,我们再感谢你。”

    白小龙也点点头。

    “小舅子,别浪费时间了,赶紧选择!”

    杨乐之催促道。

    ……

    一柄沾满了泥泞的大剑。

    很大,很黑,很粗,很硬的剑。

    不知道是腐蚀,还是怎么会事,这大黑剑没有刃,更像是个椭圆形的金属柱子,但明显拥有抗腐蚀的特征,毕竟剑体没有破洞。

    这剑真的很大,立起来差不多能到正常人的胸口。

    粗又黑。

    还有一块巴掌大的紫色石头。

    除了有些淡淡的光泽,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石头看上去最普通,但又最不普通。

    第三个东西就厉害了。

    这是一个特殊材质的木盒,木盒没有丝毫被腐蚀的痕迹,而且密封性一流。

    在木盒里,有100根墨绿色的针。

    这应该是暗器一类的东西,但苏越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暗器。

    暴雨梨花针?

    应该不是。

    蒜头哥提醒了一下,这是掌目族失传已久的暗器,那木盒就是弓弩一类的东西。

    但蒜头哥没有把话说完。

    最后的东西,是个石头打磨的瓶子。

    这瓶子一看就是异族出品,因为特别的丑陋。

    瓶子里是一颗可以服用的丹药。

    ……

    “苏越,你快点选啊,我们还要抓阄呢!”

    孟羊火急火燎。

    大粗剑,苏越应该不要,他已经有了战斧,要粗剑也没用。

    暴雨梨花针……苏越可能也不要,毕竟那暗器是一次性的玩意。

    剩下就是石头和丹药。

    其实孟羊想要丹药。

    万一吞下去,自己可以得到80年功力,一跃成为江湖上的顶尖好手,随后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

    “就是,苏越你倒是快点选择啊!”

    白小龙也有些急。

    这家伙,怎么还是个慢性子。

    “唉,你们还都太年轻,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哪里有什么选择,我其实想全要。”

    苏越痛苦的抱着头。

    我好贪婪。

    我要这脸皮有何用。

    你要的我全拿走,把回忆化成空,不要在乎感受,对你们没有保留。

    “苏越,咱俩可是悬崖下,过命的交情。要不,你光拿走孟羊和杨乐之那一份吧,我的留一下。”

    白小龙语重心长。

    “小舅子,咱们说到底都是亲戚,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觉得孟羊和白小龙不需要这些身外之物。”

    杨乐之祭出了亲属血缘之术。

    “苏越,我武道网的贷款就要逾期了,你忍心吗!白小龙那么富,你就不仇富吗?”

    孟羊只能哭穷。

    “算了,我就拿这块石头吧。”

    苏越被这三个人的脸皮打败。

    赵千恩一脸惆怅。

    这群人,竟然是朋友,这友谊得多坚韧。

    最终,苏越拿走了最让人看不透的石头。

    大粗剑,苏越根本不需要。

    暴雨梨花针,苏越觉得性价比不高。

    至于那丹药,苏越怕吃死自己,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

    赵千恩主持抽签。

    几分钟后,杨乐之用树枝仔擦拭着自己的大粗剑,他正好没有兵器,也算是意外之喜。

    孟羊如愿拿到了丹药。

    白小龙抽到了暴雨梨花针。

    “蒜头哥,快说说,我的大宝剑是什么来头。”

    杨乐之催促道。

    苏越他们也一脸期待的看着赵千恩。

    期待啊。

    这种感觉,简直和买了彩票等开奖一样。

    “先从苏越的幻影石介绍。

    “这是四臂族的一种宝物,应该是来自八族圣地。

    “幻影石的使用方法很简单,你只需要将气血加持进去就可以,当然,这是消耗品,用几次就没了。

    “幻影石的具体效果,就是可以让虚空扭曲,在战斗的时候,用来迷惑敌人。

    “比如你的斧头原本斩向敌人的脑袋,由于空间扭曲,敌人眼里的斧头,却在朝着肩膀砍。

    “这是个好宝贝,因为幻影石,咱们神州武者没少在四臂族手下吃亏,当然,宗师级以上的武者,可以用气血感应,但宗师即便能看穿,也会让他们手忙脚乱。”

    赵千恩介绍道。

    “原来如此,虽然是消耗品,但好厉害!”

    杨乐之一脸羡慕的看着苏越。

    迷惑术吧。

    想象一下,别人一剑斩向你的喉咙,你却以为对方在捅心脏。

    格挡错了,那下场就是死啊。

    好宝贝。

    “而且幻影石还可以提供一些攻击速度的增幅,大概5%到10%之间,聊胜于无!”

    赵千恩又补充道。

    “嗯,马马虎虎吧。”

    苏越装到择兽腰包里。

    这玩意,适合在生死对决中使用。

    “杨乐之的武器,叫黑九剑,是钢骨族一个六品宗师的武器!

    “这畜生当年被赵启军团困杀,最终逃走,没想到他的剑,竟然辗转到了癞兽丛林。

    “杨乐之,你可能捡到宝了,这黑九剑虽然比不上苏越的神兵,但耐久度也是在第一梯队。

    “黑九剑唯一的缺陷,就是太沉重,需要你随时背着。而且由于材料特殊,无法被锻造出剑刃,所以你不可以当剑使用,最好当它是个的大锤吧。

    “有空,会神州找一部锤法修炼,也可以当狼牙棒使用。”

    赵千恩看着杨乐之。

    果然。

    杨乐之擦去了表面的泥垢后,黑九剑呈哑光质感,看上去一定都不普通。

    “从今以后,你应该叫杨大锤!”

    孟羊说道。

    “孟羊,你的丹药,很特殊,你切记使用方式,别不小心自杀了。”

    赵千恩又凝重的看着孟羊。

    “自杀?

    “这是毒药?”

    孟羊吓的手掌都在颤抖。

    我以为是暴涨80年功力的丹药,谁知道是个毒药。

    多丧气。

    “这是沸血族的丹药,一般只有神长老的亲传弟子才有。

    “军部把这种丹药叫天堂丹。”

    赵千恩点点头道。

    “天堂丹?怎么听起来怪暧昧的。

    “孟羊,你吃了以后,可以去桑拿会所醉生梦死啊!”

    从丹药的名称上,杨乐之判断出了不少信息。

    “服用了天堂丹,你的气血短时间内暴涨十倍,那时候,你就是个气血怪物。”

    赵千恩又道。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是什么毒,原来是透支类丹药啊,十倍气血,已经很可怕了,我很满足,哈哈!”

    孟羊长吁一口气。

    这丹药有价值就好,假如自己不需要,还可以出售嘛。

    这些都是钱。

    总有些亡命徒喜欢购买这些丹药。

    “别打断我说话,这天堂丹和普通的透支丹药不一样。

    “你气血暴涨十倍之后,可你自己根本就不能使用,你的作用,是作为一个能量源,给队友恢复气血。

    “服用天堂丹之后,你可以施展若干条生命线,在一定范围内,被生命线链接的武者,可以共享你的十倍气血。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颗辅助丹药!

    “当然,服用之后,你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可能要在病床上趟半年左右。”

    赵千恩解释道。

    “厉害啊,沸血族竟然还有这么诡异的丹药,孟羊大佬,以后上战场,记得带带我。”

    杨乐之一脸惊骇。

    自己的气血暴涨十倍,自己不能用,反而是服务别人。

    天堂丹,原来是奉献的意思。

    牺牲自己,奉献别人,你就是个小天使啊。

    “我不想要这个丹药了。”

    孟羊欲哭无泪。

    就这辅助属性,估计都卖不出去。

    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可我孟羊没有这种品格啊。

    竟然还要在病床躺半年。

    不甘心啊。

    “没办法,这就是抽签。”

    赵千恩摇摇头。

    “孟羊,我建议你去最危险的战场,然后去卖气血呗。”

    杨乐之出主意。

    “那我会不会死?”

    孟羊欲哭无泪。

    “算你还有点脑子,你这丹药留着当传家宝吧。”

    白小龙冷笑。

    “白小龙,你的针盒,是一种诅咒形暗器。

    “掌目族在创造这件暗器的时候,是想恐吓地球武者。

    “只要被毒针射中,武者体内就会被种下诅咒,等你捏碎诅咒盒之后,诅咒所寄生的武者,就会随之发疯。

    “双眼失明,头颅剧痛,甚至脑海里出现可怕的幻觉,随后开始乱杀乱砍。

    “如果一群被诅咒的武者踏上战场,那绝对是一场灾难,会令整个低阶战场陷入恐慌。

    “一百根毒针,可以诅咒100个五品武者,他们集体在战场发狂后,绝对是灾难。

    “这毒针最大的特点,是刺入武者体内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武者根本就察觉不到,特别恐怖。

    “所幸,打造这种毒针的材料稀缺,掌目族也没有多少,这一盒,他们可能是想施展在神州武者身上,最终却流落到了癞兽丛林。

    “当然,这诅咒针没办法直接诛杀五品武者,只能当他们失明,并且陷入段时间的暴走状态。”

    赵千恩一声感慨。

    那时候,他还是个六品,赵启军团就遭遇过一次被掌目族诅咒的事件。

    阳向族拿着毒针,伪装成人族,见到赵启军团的五品武者就发射毒针。

    最终,100多个五品武者中计,大战开启的时候,100多个将士瞬间瞳孔爆炸,他们惨叫着,朝着自己身旁的战友冲杀,直接导致了一场战争失败,赵启军团损失惨重。

    最终中毒武者被运回科研院,丹药集团才研究出了抗体。

    但那一战的损失,根本无法估算。

    所以,赵千恩对这毒针记忆犹新。

    “好厉害,有时间得找个机会,给异族军队下下诅咒。”

    白小龙捏着木匣子,暗中点点头。

    可惜,这毒针的射程有限,必须得十米内,这是个难题。

    但问题不大,来日方长,以后再说。

    “白小龙,这木匣子可以让你立奇功啊!”

    杨乐之满脸羡慕。

    “用你的黑九剑换?”

    白小龙举着木匣子,平静的问道。

    “嘿嘿,算了,我还是觉得大宝剑适合我!”

    杨乐之摆摆手。

    “白小龙,你的木匣子好厉害,可以让你扬名立万!”

    孟羊也一脸羡慕的说道。

    然而,这次白小龙面无表情。

    孟羊心里急啊。

    你倒是和我换啊,我立刻就同意。

    可惜,白小龙脸上只有冷笑。

    “白小龙,换吗?”

    孟羊终于忍不住,举起自己的丹药。

    “滚!”

    白小龙轻蔑的一笑。

    ……

    没过了多久,癞兽妖皇降临。

    它一脸不满的将罗莎草和毒柳矿扔给苏越。

    呱呱呱!

    随后,癞兽妖皇急促的催苏越他们赶紧滚。

    癞兽丛林,一刻都不允许被武者玷污。

    呱呱!

    苏越也用妖语和癞兽妖黄交流了几句:

    “把这些东西给我留好,过段时间我来拿。”

    “尊贵的妖皇,再见!”

    话落,苏越领着自己的队友,圆满结束了癞兽丛林之行。

    苏越的神兵,拿到了。

    不仅如此,他还拿到了一枚幻影石。

    杨乐之大赚。

    罗莎草已经是大收获,他还得到大宝剑。

    白小龙也不错。

    毒柳矿可以回地球花钱锻造武器,毒针匣子虽然现在用不到,但谁知道以后什么时候就能起作用。

    这确实是立大功劳的宝物。

    白小龙很满意。

    唯独孟羊很委屈,他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满脸幽怨。

    能得到毒柳矿,原本是喜事。

    可明明别人都得到了额外的宝物,唯独自己是个辅助丹药,还不值钱。

    扎心啊。

    明明我最穷,运气为什么又这么背。

    “孟羊,看上去你很缺钱?”

    白小龙上前,故意阴阳怪气的问道。

    “废话!”

    孟羊恨恨的看了眼白小龙。

    就是这个畜生,抢走了属于自己的签,最终才选择了一颗破丹药。

    其实那诅咒匣子该是自己的。

    还有,劳资为什么欠这么多债,你心里没点比数吗?

    还不是为了打败你,劳资才不惜一切代价。

    结果,债越欠越多。

    孟羊恨死了这个白痴。

    “想赚钱?”

    白小龙问。

    “嗯嗯!”

    孟羊眼珠子顿时一亮。

    他转头看着白小龙,难道这货有什么快速发财致富之道?

    “那就想着吧,多想想。”

    白小龙冷笑一声。

    让你不把鸳鸯剑法卖给我,穷死你,穷到你破产,穷到成老赖黑名单,你坐汽车都买不到票才好。

    “白小龙,等我先一步突破宗师,我一定把你吊起来,用鞭子打!”

    孟羊气的咬牙切齿。

    不光阴比,还嘴贱,还吝啬,这就是白小龙。

    “小舅子,这两个人玩的套路太野,不光要捆绑,还要吊起来……看到没,小皮鞭都上来了,太前卫!”

    杨乐之在后面嘀嘀咕咕。

    闻言,白小龙和孟羊齐刷刷回头,满脸怒意。

    “听说还有蜡烛!”

    苏越说道。

    “我去……这俩人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杨乐之老脸有点发白。

    赵千恩摇摇头,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价值观是不是有些畸形。

    什么捆绑,吊起来。

    皮鞭。

    竟然还有蜡烛,我完全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话说,是不是还得配个夹子和小铃铛。

    五个人有说有笑,很轻松就走到了癞兽丛林边缘,有癞兽妖黄保驾护航,一路上说不出的顺利,孟羊又捡了不少破烂。

    “蒜头哥,我决定了,我要和你结拜兄弟,你这个人孤苦伶仃,太可怜了。”

    快走出去的时候,杨乐之二话不说,就拉着赵千恩要结拜。

    一路上杨乐之观察过赵千恩。

    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一看就是孤儿长大的类型。

    杨乐之于心不忍,决定要结拜。

    吃亏就吃亏吧。

    虽然这大哥年纪太大,但年轻人吃点亏无所谓。

    “不用!”

    赵千恩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我多大年纪,而且还是一军大将,动不动和人结拜,这简直太唐突。

    “蒜头哥,别客气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意思,但我杨乐之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以拒绝。

    “来吧,苍天在上,我杨乐之今天和蒜头哥义结金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大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唯一的弟弟!

    “如果你买保险,受益人可以写小弟。如果你有财产,顺位继承人可以写小弟。”

    杨乐之也不管赵千恩同不同意,他独自一人就完成了结拜仪式。

    “杨乐之你……”

    “且慢……别直呼名讳,显得生分,现在你是我大哥,我是你义弟啊。”

    赵千恩想解释几句,可被杨乐之打断。

    他原本想说,杨乐之结拜的话语里,好像有瑕疵啊。

    应该是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你篡改了。

    “我也要结拜,我从小孤苦伶仃,也没有兄弟。”

    孟羊也跑过来,和凑热闹一样。

    他比杨乐之打,所以要当二弟。

    最后,杨乐之同意孟羊假入,三兄弟握着手,一副相识恨晚的表情。

    “弱智!”

    白小龙冷笑一声。

    “咦,白小龙,你确定不加入?”

    孟羊问了一句。

    “朋友间肝胆相照,比兄弟还要亲,就像我和苏越之间,根本用不着这种虚伪的仪式!”

    白小龙不屑这种武侠小说里的情节。

    “唉,兄弟间的情谊,你根本不懂。

    “大哥,三弟,从今天开始,咱们哥三个,就是一家人了。”

    孟羊长叹一口气。

    他眼角甚至还有几滴泪珠,好感动啊。

    说起来,孟羊,杨乐之是战争孤儿,他们有官府的抚恤金,可缺爱啊。

    赵千恩只能无奈接受,纯粹被逼的。

    “苏越不加入吗?”

    随后,孟羊又问道。

    “苏越是我小舅子,加入的话,辈分就乱了。”

    杨乐之解释道。

    “也对!”

    孟羊点点头。

    苏越也一脸铁青,义结金兰,你们怎么不去桃园啊?

    一个个多大年纪,幼稚不幼稚。

    还有蒜头哥,人家根本没同意,是被你俩绑架的好吗?

    无聊。

    ……

    “危险,快蹲下!”

    五人虽然在路上打闹着,但他们也保持着极高的警惕。

    特别是赵千恩,他好歹是即将九品的强者,路上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可以早早察觉。

    唰!

    顿时间,五个人趴在灌木丛的泥浆里,各个将气息收敛到极限。

    杨乐之也准备好了伪装术。

    不远处,是一群运输物资的阳向族,他们推着木车,在泥浆里费力的行走。

    所幸,可能是路途遥远,所有运输兵都特别疲惫,哪怕是有六品宗师压阵,他们也没有察觉到苏越他们。

    就这样,运输队从苏越他们眼前走过。

    五个人面面相觑。

    好险。

    杨乐之一脸钦佩的看着赵千恩。

    我的大哥,是个高手啊。

    然而,队伍已经行走了很远,突然有一辆运输车掉队。

    那个四品武者鬼鬼祟祟,将运输车推了很远,他竟然在挖坑,在偷偷埋藏矿石。

    这家伙可能是宗师的亲戚,所以他偷偷藏东西,也没有其他武者质疑。

    “我靠,这家伙是关系户,在这薅羊毛呢?”

    杨乐之低声说道。

    “他竟然想用大石头代替矿石。”

    孟羊也诧异。

    木车上的东西,用很厚的妖兽皮覆盖着,所以外面看上去鼓起来就可以,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咱们可以偷偷钻到木车上,然后用杨乐之的集体伪装,偷偷潜藏到异族的材料库里。

    “反正白小龙装着不少易容丹药,咱们吃下以后,都可以易容伪装一段时间,我们在惊袅城,或许可以干点什么!”

    苏越突然说道。

    进入惊袅城,最难的关卡是城门的守卫,哪怕服用了易容丹药,也容易被查出来,毕竟脸庞陌生。

    但有杨乐之的群体伪装术,他们完全可以坐在木车上进城。

    这家伙明显是个关系户,那个宗师明知道这是一车石头,绝对不可能严查。

    “苏越你疯了吗!”

    白小龙一张脸都青了。

    跑到惊袅城浪,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去不去?”

    苏越问。

    “当然去!”

    白小龙毫不犹豫。

    “我反对,这样太冒险!”

    赵千恩总算脑子正常点。

    “我也反对,因为我觉得太危险。”

    杨乐之摇摇头。

    如果没有许白雁,他可能会同意,但现在不一样,自己不是一个人。

    “投票决定吧。

    “我和白小龙同意,杨乐之和蒜头哥不同意。

    “孟羊,你决定!”

    苏越转头看着孟羊。

    “孟羊,富贵险中求,发财的机会到了!”

    白小龙阴森森的笑着。

    “孟羊,你想清楚,你要钱,还是要命!”

    杨乐之也摇摇头。

    其实他都有些动摇了。

    两个亿的亏空,万一从惊袅城偷点东西,就发达了。

    可还是狗命要紧。

    所有人都盯着孟羊,等待一个答复。

    “命!”

    孟羊咬着牙点点头。

    “嗯,二哥,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命比钱重要!”

    杨乐之点点头。

    他和孟羊已经结拜,目前以兄弟相称,他是三弟。

    “……命没了,大不了可以投胎嘛……钱没了,我忍不了!

    “我同意潜伏!”

    孟羊最终拍板。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