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7章 准备就绪,极限反杀
    惊袅城,图月屯兵营。

    在普通的阳向族城池,屯兵营都有着大概相似的编制,七品的营将军,六品的副将军,还有五品侍卫长,其余都是普通的小队长,以及最底层的勇士。

    而惊袅城的图月屯兵营,却是整个阳向族最特殊的一地方。

    图月屯兵营的营将军,直接就是九品神长老苍疾。

    这个屯兵营也没有六品的副将军,更没有四品以下的普通勇士。

    清一色五品死士。

    这是苍疾的私军……神秘、强大、歇斯底里,而且每个五品都悍不畏死,敢直接牺牲自己。

    他们的战斗风格,只能用残酷和疯狂形容。

    没有二话,直接就是自爆,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恐惧和怕死是怎么回事。

    因为苍疾掌握着神秘的手段,可以透支武者资质,从而让他们快速突破到五品,所以图月屯兵营的五品,从来都没有枯竭过。

    而且苍疾的手段,还可以影响图月勇士的心智,会让他们无条件崇拜苍疾,甚至不惜去死。

    这也是苍疾曾经无往不利的依仗。

    苍疾排兵布阵的方式,其实也没有太多的花样。

    很简单。

    几个图月勇士去自爆,彻底轰开一条血路,随后普通的屯兵营再冲锋。

    每个战斗营内部,苍疾也会派遣一两个图月勇士,万一人族武者冲杀过来,图月勇士会直接和人族武者同归于尽。

    这样一来,人族武者投鼠忌器,很难占到一点点便宜。

    苍疾个体实力强大。

    他统帅的军团更强。

    所以,苍疾是赵启军团的噩梦,也是阳向族的神话。

    图月屯兵营,臭气熏天的厕所屋顶,藏着两个鬼鬼祟祟的人族。

    对。

    谁都不可能想到,两个人族以倒粪水的名义,堂而皇之的混到了图月屯兵营的厕所里。

    战乱即将开启,图月屯兵营也是一片大乱,所以白小龙和孟羊,就这样在混乱中藏在了厕所屋顶,而且幸运的没有被察觉。

    除了这些低贱的工兵,其余阳向族平日里根本没资格踏入图月屯兵营,哪怕是掏粪工,也要严格登记出入。

    可今天情况特殊。

    战争即将开始,屯兵营的管理难免疏忽,这样一来,两个漏网之鱼就得到了机会。

    得益于苍疾爱干净,喜欢瞎讲究,所以图月屯兵营有厕所。

    苍疾住在神长老营帐,根本不会来公共厕所,他一拍脑门就决定了建造厕所,可根本没有想到过科学不科学。

    一共三间厕所,每个厕所三个坑。

    而图月屯兵营的武者很多,所以这三个厕所时时刻刻都处于排队状态。

    偏偏图月屯兵营的武者一根筋,他们对苍疾的命令是绝对服从,哪怕被屎憋死,也绝对不可能去找苍疾提意见。

    就这样,三间厕所,进入24小时不停歇的过程。

    坑很容易满,所以杨乐之和孟羊才有机会混进来,掏粪工总不能让图月勇士去做。

    苍疾很讲究。

    厕所的顶棚用厚厚的树枝搭建,虽然有一定的密封性,但由于树枝太厚、太茂密,特别容易被人藏进去。

    除了有点呛人和辣眼睛,白小龙和孟羊藏得还比较安逸。

    白小龙甚至认为自己是潜藏天才。

    “第61个!”

    白小龙举着诅咒匣子,心里默数着中标人数。

    厕所很臭。

    图月勇士被憋了很久,他们释放的瞬间,已经爽到忘记了一切警惕。

    而且诅咒匣子的机关也很玄妙,发射诅咒毒针的时候,简直是悄无声息。

    就这样,白小龙趁着异族武者括约肌潮高的瞬间,直接将毒针射在了他们体内,反正那一瞬间,他们的大脑是空白的。

    诅咒毒针也争气。

    只要进入武者体内,就会和冰一样,直接消失,对方根本察觉不到一点异常。

    一切都很安逸,也很顺利。

    第61个图月勇士出去,下一个准备进来。

    在厕所外,还有个洗手池,那也是苍疾的要求。他要求武者释放结束,必须洗手,是为了卫生。

    可苍疾东施效颦,根本不在乎洗手池里的水浑浊不浑浊,他模仿人类洗手,却根本不理解自来水的原理,所以洗手池就是泥糊糊。

    “白小龙,我受不了了,我眼睛要被辣瞎,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种恶心的地方。”

    趁着武者洗手的空隙,孟羊怒视白小龙。

    你要射击毒针,有那么多办法,为什么非要藏在厕所的屋顶。

    浊气上升,这里比下面更臭。

    “我也奇怪,毒针匣子是我的,功劳也是我的,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忍辱负重,是为了人族苍生,你来这里,难不成是为了品屎?”

    白小龙讥笑道。

    孟羊的脑子里,一定灌着水。

    明明一个人的工作,你非来找屎,能怪的了谁?

    “我还不是为了保护你!”

    孟羊气的头疼。

    “智障啊,你身上有人族丹药,可以在惊袅城换点东西啊,挣差价不懂吗?你和我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嫌臭吗?”

    白小龙摇摇头。

    他理解不了孟羊的脑回路,我的功劳,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又不可能分给你。

    “我不管,这次的功劳,我要分一半!”

    孟羊也气啊。

    我特么以为能捞点好处,谁知道你躲在厕所不出来。

    不行,功劳捞不到,孟羊咽不下这口气。

    “不给!”

    白小龙直接拒绝。

    “不给?那我就武道网官宣,买热搜!”

    孟羊又道。

    “官宣什么?”

    白小龙被吓的够呛,他后脊梁有点冷。

    “官宣你和我搞基,我负债累累,债多不愁,我要把你拖下水。”

    孟羊阴森森的笑着。

    “你……卑鄙!”

    白小龙气的肝疼。

    “对付你,善良没用……嘘……”

    二人说了几句话,下一个图月勇士就冲进来。

    对。

    他是疯狂的冲进来。

    之后,就是山洪海啸。

    孟羊差点被熏死。

    这畜生,肚子里到底塞了多少垃圾。

    白小龙眼睛火辣辣,但为了功勋,不对……为了人族大义,他还得坚持着射击。

    可火辣辣的气味让空气都有些扭曲,白小龙泪眼模糊。

    我白小龙到底受的什么罪。

    62!

    白小龙终于射击成功。

    ……

    64!

    68!

    71!

    81!

    ……

    “白小龙,怎么办,我坚持不住了。”

    孟羊被熏出了近视眼、散光,重影。

    他觉得继续待下去,会崩溃。

    眼珠子就废了。

    “还有十几根,你再坚持一下,胜利就在眼前!”

    白小龙也只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在支撑,只因我身后有神州,有神州千千万万的百姓。

    “我真想扔个炮仗,炸了这个坑!”

    孟羊已经在发疯的边缘试探。

    他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毒气。

    “别废话了,正能量一点,弄的劳资都有些懈怠,果然不能和猪当当队友!”

    白小龙倒是不想扔炮仗,他想把孟羊扔进去,洗个澡,净化一下这不要脸的玩意。

    那才是名场面。

    “嘘!”

    孟羊还想说什么,白小龙连忙制止。

    又一个五品阳向族走进来。

    可这个并没有释放,他反而是拿出一块源像石,随后看着源像石里的女阳向族,开始了管道作业。

    对。

    这货占着茅坑不拉屎,他竟然在打飞滴。

    呸!

    肮脏。

    孟羊心里骂道。

    呸!

    龌龊。

    白小龙心里也在谴责,这是个什么玩意。

    大家都在厕所外排队,你竟然在打飞滴。

    咻!

    三秒后,白小龙找到机会,直接发射了毒针。

    没办法,这龌龊的蠢货,只坚持了三秒钟。

    “简直就是个垃圾。”

    三秒男离开,孟洋一声嗤笑。

    “你估计都不如他。”

    白小龙嘲讽道。

    “白小龙,你也肮脏。”

    孟羊不想谈论这个事情。

    ……

    96!

    97!

    98!

    ……

    眼看着匣子里只剩下两根毒针,可排队的阳向族,竟然全走了。

    对!

    可能要进行战前最后的集结,图月屯兵营的武者,全部离开。

    刚才还络绎不绝的厕所,顿时冷清了下来。

    “可惜了,还有两根毒针,有些浪费。”

    孟羊叹了口气。

    他一张脸似乎都被熏成了墨绿色。

    “浪费?

    “浪费什么?剩余两根毒针以后还能用,万一有人得罪我,我还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比如,一个姓孟的蠢货。”

    白小龙阴森森的笑着。

    留下两根毒针虽然没什么大作用,但却可以震慑孟羊。

    这也是意外的作用。

    可惜,自己拿到毒针的时间有些晚,如果是得到鸳鸯剑之前,那该多好,孟羊绝对不敢私吞鸳鸯剑。

    “白小龙,我奉劝你善良点,否则我不介意官宣一下咱们的恋情。”

    孟羊被吓的够呛。

    他也连忙威胁白小龙,你个割草的,吓唬我一个放羊的?

    “我们也走吧,约定好了城门口见,也不知道苏越和杨乐之他们成功没!”

    白小龙懒得和孟羊说话,他吞下伪装丹药,以阳向族的状态跳下去。

    运载粪水的木车还在,他和孟羊要离开图月屯兵营,还得推着粪车离开。

    这简直是折磨。

    “我孟羊上辈子到底欠了什么债,为什么要经历这种浩劫!”

    孟羊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装载起一车粪。

    就这样,二人推着粪车,很低调的离开了图月屯兵营。

    一切顺利。

    图月屯兵营已经不剩几个武者,而且粪车太臭,根本就没人会质疑他们的身份。

    甚至都没有武者愿意靠近他们。

    离开屯兵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孟羊立刻将木车倒在街上,特别没素质。

    他疯了一样逃离。

    噩梦一样的经历,劳资终于解脱了。

    “孟羊,不正常啊,惊袅城街道空落落,看来苍疾是要进行一场大战啊!”

    白小龙扔了粪车,也逃离原地。

    他们朝着约定好的地点走去,路上,白小龙皱着眉。

    惊袅城越空,就证明苍疾聚集的军队越多。

    看来赵启军团又要经历一场旷世大战。

    不是什么好消息。

    “哼,异族军团的武者越多越好,98个中毒的五品,他们发了疯,一定会重创阳向族的低阶军团。

    “而且还有苏越的岚球战法,如果没有意外,三分之一的惊袅城要成为废墟。”

    孟羊也皱着眉。

    他简直恨透了这群异族。

    ……

    会所!

    “宝贝,我要走了,等我凯旋归来,一定能得到神长老的犒赏!”

    紫厄心满意足,准备离开。

    回合,战的酣畅淋漓,一番冲锋,简直让蓝媛站不起来。

    她的腿,已经废了。

    这就是我紫厄的恐怖。

    “奴家等你回来!”

    蓝媛娇滴滴的挥挥手。

    该死,肚子都有些疼,这家伙太猛了,嗓子都火辣辣的疼。

    紫厄穿好兽皮,又一脸惆怅的背起镇恶锁。

    该死,这破妖器,简直太沉重。

    没时间浪费,紫厄得去提醒镇恶先生,战争要开始了。

    “哼,镇恶先生,你玩的还开心吗!”

    床底下,苏越满脸冷笑。

    他已经成功将咒杀令改成特免令。

    人族的七个宗师,已经安全。

    为了胁迫林东启大将,苍疾一定会先将七个宗师释放,他计划七宗师回归后隔空咒杀。

    只要赦免之后,苍疾就无能为力,毕竟宗师门已经回归。

    他只能被活生生气死。

    还真是千钧一发。

    苏越听到镇恶先生和紫厄已经离开。

    他从床底下跑出来。

    “你是谁?”

    蓝媛捂着肚子瘫着,太疼了,紫厄简直不把自己当人对待。

    苏越的出现,吓了她一跳。

    可看到苏越的脸之后,蓝媛还是惊讶了一下。

    在阳向族,怎么会有这么俊美的小哥。

    蓝媛的肚子突然都不怎么疼痛。

    唰!

    然而,苏越二话不说,直接从墙上抓起一把装饰用的刀,眨眼间斩了蓝媛。

    浪费时间。

    杀人之后,苏越离开会所,也朝着大家约定的地点走去。

    叫的和杀猪一样。

    也不知道你是爽到不行,还是疼到不行。

    两个态变。

    紫厄还想这用源像石记录一下,并且分享给大家观赏。

    91厄先生?

    简直不要脸。

    源像石发明出来的目得,是用来记录这些污七八糟事吗?

    也不知道白小龙和杨乐之他们,成功了没有。

    不管他们成功不成功,苏越的收货巨大。

    他不仅布置下岚球战法,而且还解救了七个宗师。

    大圆满!

    唯一的不足,就是被杀猪声辣了很长时间的耳朵。

    太难听!

    ……

    “大哥,我感觉自己胸膛有些憋,我确定不会雌性激素超标吗?我会不会来大姨妈?”

    赵千恩成功打残花桃蝶,并且一顿疯狂操控,将她禁锢在了杨乐之的身体里。

    杨乐之也是被接二连三的震撼惊呆。

    他从来没有想过,蒜头哥会这么厉害。

    花桃蝶虽然是个气血宗师,但也是宗师啊。

    可在大哥面前,那简直是毫无还手之力,她甚至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打残,并且连声音都发不出去。

    太厉害。

    而大哥的人体封印术,那更是神鬼难测。

    花桃蝶明明是个实体的武者,可竟然如恐怖片里的灵体,直接就到了自己体内。

    杨乐之现在能感觉到花桃蝶的存在,但又不知道她是以什么形态藏在自己体内。

    很玄妙的感觉。

    杨乐之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将花桃蝶驱逐出去。

    关键还有些后遗症。

    自己的胸膛,有些不正常。

    不会恢复不了吧。

    “我现在实力被压制的厉害,战法施展不全面,可能会稍有点副作用。

    “大姨妈不至于,至于胸……你先忍忍,趁机体验一下女人的伟大。”

    赵千恩也无奈。

    原本这封印术不可能有后遗症,但自己气血只有五品,能施展出来就是奇迹。

    不能要求太高。

    “大哥,咱们有办法离开吗?战争要开始,苏越他们可能已经在约定的地点等待。”

    杨乐之捏了捏自己的胸膛,随后无奈的说道。

    这也太累赘了。

    “嗯,你准备伪装吧,我让人来接应咱俩!”

    赵千恩点点头。

    他手指一动,似乎震荡出一种很特殊的音波。

    这是联络密探的方式,杨乐之有些惊讶。

    蒜头哥到底什么身份?

    不过很快就能回神州,到时候自然真相大白。

    也不能焦急这一时半会。

    没几分钟,还是那个阳向族,他推着木车,要从营帐里拉走木材的灰烬,以及一些垃圾。

    杨乐之和赵千恩躺在木车上,伪装成了烧干的残留。

    密探看了眼床榻。

    他眼里闪烁着大仇得报的痛快。

    吱呀呀!

    吱呀呀!

    木车很顺利的离开了花桃蝶的营帐。

    东南西北的宗师还在镇守着,当然,他们根本不敢去窥探营帐内部,他们甚至都不敢用气血去监视。

    没办法,花桃蝶不喜欢被监视的感觉。

    曾经有个宗师护卫害怕花桃蝶有危险,用气血探查过花桃蝶,最终却被苍疾活生生扒了皮。

    从此之后,这四个宗师护卫就像木桩子,只要没有外来人攻击,他们也乐得清静。

    谁能想到,苍疾最疼爱的这个小妾,已经被人族掳走。

    木车上。

    花桃蝶虽然被禁锢在杨乐之体内,但她的意识还在。

    她可以通过杨乐之的眼睛,看到自己正在离开。

    她想大声呼救,想让四个宗师探查一下自己。

    可惜,木车只能是越来越远。

    花桃蝶想哭,可哭不出来。

    她死都不会想到,人族武者,竟然能潜伏到自己的营帐里。

    而因为自己跋扈,独断专行,那些宗师都没有察觉到帐篷里的异变。

    “苏越应该是成功了。

    “只是不知道白小龙和孟羊的计划怎么样,如果他们也能成功,这次苍疾的表情就精彩了。”

    离开木车,赵千恩和杨乐之继续朝着约定的集合点前行。

    赵千恩喃喃自语。

    他经验老辣,已经从街道的空旷程度,判断出了苍疾为这一战而做出的准备。

    惊袅城这次的军团人数很多。

    如果白小龙能成功,绝对可以重创异族军团的低阶战场。

    他祈祷白小龙能成功。

    但哪怕不成功,这一波也不亏。

    毕竟,赵楚的岚球可以摧毁三分之一的惊袅城,而且自己又抓了花桃蝶。

    苍疾会被气死。

    ……

    “孟羊,你说苏越什么时候修炼的岚球战法?两年半以前?”

    白小龙突然好奇的问道。

    “修炼时常两年半?不对啊,他今年才大一,去年潜能班,两年半以前,还是高二,能修炼战法?”

    孟羊皱眉计算着。

    “他不仅仅修炼了岚球,还会唱跳和rap,你忘了吗?武大对战的时候,他还和你们东武的学生freestyle,动不动就呦呦呦,看上去很厉害。”

    白小龙摇摇头。

    练习时长两年半,懂唱跳rap和岚球,苏越这个人,深不可测啊。

    “确实深不可测,他爸还是青王,他还认识侦捕局的人,会不会给你发律师函!”

    孟羊也感慨。

    “趴下,躲起来!”

    行走了一会,孟羊和白小龙正好路过镇恶先生的营帐。

    这时候,20几个异族宗师,亲自押解着神州七宗师,朝着城门口走去。

    “该死!”

    孟羊气的咬牙切齿。

    宗师们被穿上了夸大的破兽袍,所以孟羊看不到他们体表的咒杀图纹。

    但宗师们被折磨的惨状,还是让孟羊气不过。

    这也太残忍了。

    稀里哗啦。

    异族宗师似乎故意要让神州七宗师同时,他们故意牵扯着肩胛骨上的锁链,有几个畜生还在尖笑。

    “放心吧,赵启军团一定有拯救宗师们的办法。

    “唉,咱们实力太弱,根本就救不了这些前辈。”

    等押解宗师的队伍走远,白小龙和孟羊才鬼鬼祟祟,朝着约定地点走去。

    ……

    “苏越,情况怎么样?”

    孟羊和赵千恩率先抵达,苏越第二个。

    见到苏越后,他们小声问道。

    “一切顺利。

    “咦,姐夫,你的胸口藏着什么宝贝,我看看!”

    随后,苏越看到了杨乐之的胸口。

    鼓鼓的,一定有大宝贝。

    “你别过来。”

    杨乐之被下的魂飞魄散。

    有个屁宝贝。

    他发现自己的胸膛,已经在不受控制的扩张。

    对。

    就是扩张。

    现在有多大?

    d?

    千万别朝着e发展了。

    “到底什么宝贝,看看嘛,又不要你的。”

    苏越的魔抓不依不饶。

    “苏越,杨乐之现在有点特殊情况,你还是饶了他吧,给他留点自尊。”

    赵千恩皱着眉。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异。

    花桃蝶也没有d的水平啊。

    看着杨乐之幽怨的眼神,赵千恩也只能苦笑一声。

    难道我堂堂九品,学艺不精?

    “好奇妙。”

    苏越盯着杨乐之,越看越觉得诡异。

    很圆润,好像还很软!

    到底是什么宝贝。

    这时候,白小龙和孟羊也小贼一样跑过来。

    “你们俩个站住,别动……你们是不是被屎给腌过,怎么这么臭。”

    苏越捂着鼻子。

    太特么臭了,简直是要命级别的臭。

    臭的人心慌。

    “孟羊,你以后多注意洗澡问题。”

    白小龙急忙甩锅。

    “可是你们一样臭啊!”

    杨乐之差点要吐出来。

    这俩人到底是去哪了?

    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咦,三弟,你胸口藏着什么宝贝,给我看看!”

    孟羊眼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杨乐之的问题。

    他死死锁定着杨乐之的胸膛,也计划先去摸一把。

    好大的一个宝贝。

    好像还有点软,难道是什么软甲之类的东西。

    “滚!”

    杨乐之连忙后退。

    胸膛的秘密,死都不可以暴露。

    “好了,大家别闹了,都互相汇报一下自己的情况。

    “我和杨乐之成功抓捕苍疾的小妾,一切顺利。”

    赵千恩说道。

    “我也成功,已经将岚球战法布置完成!”

    苏越点点头。

    “我成功给98个五品图月勇士下毒,现在只等战争开启!”

    白小龙也点点头。

    “我孟羊成功协助白小龙下毒,一切顺利!”

    孟羊连忙将自己的功劳加上。

    “刚才我和孟羊回来的时候,看到神州的七个宗师被抓捕到了战场,他们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白小龙又焦急的问道。

    “苍疾要逼迫林东启和他单挑,他既然说要放了七宗师,就一定会放人!”

    赵千恩皱着眉。

    林东启又不是个傻子。

    他一定会等到七宗师回归人族,才会同意苍疾的挑战。

    可惜,林东启会很危险。

    “不,七宗师并不安全。

    “苍疾在七宗师的体内,刻画了咒杀符文,镇恶先生会用一种镇恶锁,隔空咒杀七宗师。

    “我无意中得到了这个消息。”

    苏越说道。

    “什么!”

    赵千恩一愣。

    白小龙和孟羊他们也被吓的够呛。

    苍疾竟然耍诈?

    他一定会放人,这一点赵千恩根本不怀疑。

    但他根本没有想到,苍疾竟然会隔空咒杀七宗师,简直卑鄙无耻。

    “这可怎么办,我们得赶紧把消息告诉赵启军团啊!”

    孟羊焦急到。

    他是东武的学生,被抓走的七宗师里,有一个和他关系还不错,甚至以前还帮助过他。

    孟羊心里最着急。

    “来不及了,战争眼看着就要开始,苍疾甚至已经排兵布阵结束。”

    赵千恩眉头紧锁。

    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苍疾的阴险。

    该死!

    “大家放心吧,我已经悄悄把镇恶锁的咒杀令,修改成了赦免令。

    “只要镇恶先生开启镇恶锁,七宗师就会安全,咒印自己会解除。”

    苏越平静的笑了笑。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高手寂寞。

    又帅,又寂寞。

    “真的?”

    孟羊诧异的看着苏越。

    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能办到,连镇恶锁都能偷到。

    “拭目以待吧。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咱们怎么逃出去。”

    苏越看着城门。

    门外还有宗师级别的守卫,他们很难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去啊。

    “硬闯吧。

    “苍疾的军队应该在冲锋,咱们从苍疾军队的后方回去。”

    赵千恩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在惊袅城内,因为有苍疾的妖器镇压,他根本没办法突破。

    可能在回去的路上,赵千恩就可以突破。

    苏越他们都不弱,理论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就在城池内部的宗师,大部分都擅长防御,对速度不可能精通。

    全力逃,苏越他们不算太困难。

    可惜的是,赵千恩没办法在惊袅城突破,否则他一个九品,足可以毁了整个惊袅城。

    这是最大的遗憾。

    “既然这样,事不宜迟,冲吧!”

    苏越转头,凝视着城门。

    嗡嗡嗡!

    苏越给他们都加持了速度增幅,毕竟自己的本职,还是个辅助。

    赵千恩一愣。

    辅助战法?

    差点忘了,苏越是个宝藏。

    ……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

    五个人刚准备走,突然面面相觑。

    战争开启的太快,他们甚至已经隐约听到了战鼓的声音。

    很远!

    这么远,音波都能传递过来,可想多么恐怖。

    此刻惊袅城留守的阳向族,也纷纷拿出来源像石,在关注着战场的情况。

    轰隆!

    赵千恩一马当先,他切换成人族状态,率先朝着城门轰去。

    嗡!

    杨乐之的黑九剑挡开一道黑芒。

    苏越遗憾啊。

    自己明明可以召唤神兵,可由于自己实力低,一招都轰不出去,明显没什么意义。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