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恋成欢,女人休〕〔权门贵嫁〕〔建隋大业〕〔大妖血脉〕〔夏墟〕〔大唐侦察兵〕〔众神遗忘的世界〕〔警医夜行〕〔向往的生活之娱乐〕〔祖师爷的无上宗门〕〔王爷的小妾总想干〕〔网文超级写手〕〔全职戏精〕〔钞烦入盛〕〔大夏纪〕〔硬核武神〕〔双世债〕〔诸天世界中的行者〕〔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我绝不当皇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8章 爆裂的眼球
    黑压压的异族大军,已经压迫到了第三战场的警戒线。

    在大军最前方,苍疾坐在一个巨大的椅子上,他闭目养神,悠然从容。

    和萧杀的大军对比起来,苍疾更像是个出游的帝王。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急促的战鼓一直在响,异族大军已经叫阵半个多小时。

    可人族堡垒大门紧闭,目前依然没有应战的征兆,而在人族堡垒的上空,黑云压顶,给人一种苍天都要塌陷下来的错觉。

    咚咚咚!

    咚咚咚!

    战鼓声越来越响亮,甚至连远处的丛林都被音波震荡的东倒西歪。

    阳向族战鼓,是由一种妖兽的皮毛打造,最大的优势就是声浪极强,一些一二品的武者,甚至在音波的震荡下,会口吐白沫,有些会直接晕厥。

    “林东启,无胆的鼠辈,速速出来应战!”

    在苍疾身旁,站着一个钢骨族的九品神长老。

    他是苍疾请来压阵的强者,是为了对付神州的援军。

    这次开战,包括苍疾在内,异族联军来了四个九品。

    钢骨族一个。

    沸血族两个。

    由于花桃蝶的原因,苍疾和沸血族走的比较近,苍疾甚至还会不留余力的帮助沸血族。

    哪怕在沸血族,苍疾的地位也不低。

    人族和阳向族开战,双方的情报几乎透明。

    赵启军团同样有四个九品。

    林东启。

    内阁府刑部莫其正。

    边韩军团新晋大将白辉宗。

    奇迹军团大将牧京梁。

    奇迹军团刚刚大胜了一场,所以牧京梁勉强可以过来支援一战。

    但他也不可以离开的时间太久,谁都不能保证北区战场就一定安全。

    “林东启,你难道真的这么冷血,根本就不在乎这七个蠢货的性命吗?”

    这时候,苍疾令人将神州七宗师押解到阵前。

    他们被折磨到没有了人样,说不出的凄惨,而且苍疾破坏了七个人的声带,他们想告诉林东启,千万不要上当。

    可惜,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七个宗师无数次想自杀,可苍疾又怎么可能允许。

    ……

    堡垒内!

    其实人族大军也早已经集结完毕。

    神州密探早已经查清楚情报,比如异族联军详细的宗师级数量,虽然赵启军团人手不够,但其他军团和各个总督府,还是百忙之中抽调了人手。

    起码,在高阶战场,人族和异族可以保持着一个平衡。

    至于低阶战场,其实神州甚至要要比异族联军还要多一些。

    但可惜,因为苍疾手下有图月勇士,所以人数根本就不占优势。

    这也是苍疾能摧毁湿鬼塔的原因。

    一个图月勇士,足可以威慑几十,甚至上百的神州武者。

    五品巅峰,上来就是自爆,这根本就无解。

    嘎吱!

    嘎吱!

    神州武者们死死捏着手里的兵器,一个个腥红着眼,满腔怒火,

    异族联军欺人太甚,已经在禁区外叫嚣了很久,他们早已经忍无可忍。

    可大将军一直没有下令,他们也只能在城墙后面等待。

    异族联军虽然有图月勇士,但神州军团,同样有不怕死的武者。

    前几次湿鬼塔被冲破,那简直是赵启军团的耻辱。

    这种耻辱,绝对不可以一直持续。

    这一次,赵启军团发誓,誓死守护湿鬼塔,绝对不允许一个异族踏进来。

    林东启没有在办公室,他一个人矗立在城墙最顶端,目视着一望无尽的异族联军。

    难啊!

    神州能维持住目前的战局,多难。

    一个苍疾,就让赵启军团束手无策,这得多么屈辱。

    苍疾!

    你真的该死。

    “将军,老朽已经准备就绪,这就要走了!”

    终于,林东启等待的人出现。

    他一直迟迟不肯应战,其实就是在等元星子。

    老人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

    “一路顺风。”

    林东启笑了笑。

    “将军,您先走一步,在地狱路上等等我,免得孤单。”

    元星子比之前更加枯瘦,他现在简直就是个活骷髅。

    原本温和的笑容挂在脸上,却让元星子看上去狰狞可怖,比鬼还要难看。

    “许白雁同意计划了吗?”

    林东启又问道。

    “苍疾一直在派人威胁她,只要你死了,她就会去惊袅城。

    “许白雁现在还有点不信,他觉得苍疾杀不了九品。也只有苏青封才是许白雁的命门,苍疾能杀了你,许白燕才会害怕苏青封的安全,才会离开神州,否则她有姚晨卿暗中守护,不会轻易同意条件。”

    元星子摇摇头。

    “这样就好,许白雁是最关键的一环,她只要愿意去惊袅城,咱俩的计划就没问题。”

    林东启微笑着点点头。

    “事不宜迟,老朽就先走一步,来生再见吧!”

    元星子虽然是道门中人,但临走前,他朝着林东启敬了个军团礼,

    “一路顺风,来生再见。”

    林东启也神色肃穆的回礼。

    元星子,是个值得尊敬的武者。

    “赵千恩,算算时间,你也该回来了,我走以后,赵启军团就留给你了。

    “记得看我留给你的东西,苍疾这颗人头,只有你有资格去摘下。

    “小舅子,我辜负了你姐,对不起你外甥,也间接害死了你父母,这一切都因苍疾而起,我用自己的命,去终结了这场恩怨!”

    林东启又拿出全家福。

    这一次,他手掌出现一团火焰,直接将全家福点燃。

    以后,再也不用看了!

    ……

    战营内!

    牧京梁,莫其正,还有白宗辉都在等待着林东启下令。

    他们虽然也是九品,但使命是辅助林东启抵抗苍疾,一切的军令,还是以林东启为准。

    所以他们三个都在安静的等待。

    “牧将军,苍疾真的那么恐怖吗?”

    白宗辉之前只是八品,而且一直在边韩军团,距离第三战场很遥远,他听说过苍疾,但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多强。

    都是阳向族的神长老,他能比墨铠强多少?

    而且白辉宗还发现了个诡异的事情。

    在赵启军团,他还有个熟人赵千恩,这家伙竟然不在?

    这么大的事情发生,赵千恩跑哪去了?

    当逃兵?

    他们是一批毕业的武大强者,曾经也明争暗斗,那时候赵千恩天赋最高。

    可世事难料,白辉宗竟然先一步突破到宗师。

    他原本还想在赵千恩面前嘚瑟几下。

    现在也泡汤了。

    但赵千恩毕竟是赵启军团的中将,这是赵启军团的事情,他也不方便乱问。

    苍疾才是重点。

    “我曾经和苍疾交过手,惨败!”

    牧京梁苦笑一声。

    败给苍疾,没什么丢人现眼的地方。

    没办法,苍疾在异族的八族圣地,同样是一等一的强者。

    林东启倒霉。

    他和苍疾周旋了这么多年,不痛苦是假的。

    也幸亏苍疾经常回八族圣地,所以第三战场也不是时时开战,否则林东启必然会发疯。

    “七个宗师,到底该怎么才能救回来。

    “苍疾拿着八族圣地的天罗狱,他威胁林东启,目得是要杀了他啊。”

    莫其正黑着脸一张老。

    他忧心忡忡,紧锁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天罗狱,是什么宝贝?”

    白辉宗刚刚突破到九品,很多东西还不是很熟悉。

    “这是阳向族用来生死决斗的宝物,绝巅级妖器。一人开启天罗狱后,会发出决战邀请,另一人如果接受之后,他们会被锁定在一片区域内,最终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不死不休。

    “可和苍疾单挑,林东启根本就没有活下来的希望,而且这天罗狱一旦开启,哪怕是绝巅都无法打破,这是一种至高规则。

    “假如我是林东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莫其正摇摇头,不住的叹气。

    简直是绝望。

    “绝巅都无法撕裂的妖器,那林将军真的凶多吉少。

    “可惜,高阶战场神州占不到便宜,低阶战场更是没希望去救人。

    “这是绝境啊。

    “是不是边韩军团在雷祭市诛杀异族宗师,才惹怒了苍疾。”

    白辉宗心里有些愧疚。

    他心里知道,雷祭市的事情,让阳向族特别憎恨神州。

    苍疾之所以咄咄逼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他可能纯粹就是泄愤而已。

    “和边韩军团没关系,苍疾想尽早突破到绝巅,他只能炼化一颗鲜活的九品心脏,林东启正巧成了他的目标而已。

    “哪怕没有雷祭市的事情,这场战争也不可能避免。”

    莫其正摇摇头。

    异族想要灭亡神州的心,一分钟都没有停歇过。

    “对,苍疾要杀我,已经酝酿了很多年,而我也想杀他。

    “我们之间的仇恨,已经用语言说不清了。”

    这时候,林东启平静的走过来。

    “感谢三位能来助阵。”

    林东启朝着牧京梁他们抱拳。

    “老林你客气了,对战苍疾这么多年,也真是难为你了。”

    牧京梁叹了口气。

    “老牧你也不容易,上次北区战场大战,你不也差点自爆嘛!

    “每个战场都不容易,只是我林东启有些无能而已。”

    林东启摇摇头。

    “情况不一样。”

    牧京梁摇摇头。

    说起来,那次自爆,如果不是女婿来力挽狂澜,自己坟头的草,也该修剪了。

    “林将军,苍疾叫阵,您准备怎么办?”

    白辉宗连忙问道。

    “当然是应战!

    “别人都已经打倒了家门口,我又怎么可能胆怯。

    “至于那七个宗师,他们是我林东启的手下,我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林东启很平静的笑了笑。

    “可是……”

    白辉宗还是很担心。

    “老林,你不会真的决定和苍疾单挑吧!”

    牧京梁瞳孔闪烁,他是真的担心。

    “随机应变吧,万一我林东启死了,也要让他苍疾扒层皮!

    “诸位,迎战吧!”

    林东启朝着牧京梁点点头,随后笑了笑,满脸从容。

    关于元星子的计划,林东启没有必要告诉其他人。

    因为涉及到一个许白雁,而牧京梁又是苏青封的亲家,很多事情会失控。

    “老林,你要小心!”

    牧京梁摇摇头。

    林东启和自己平级,他的决定,自己也没权干涉。

    “老牧你自爆都敢,我林东启这条残命,又能值几个钱,万一,我还能拖着苍疾同归于尽呢?”

    话落,林东启已经走向城门。

    牧京梁他们面面相觑,他们想劝阻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战吧!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他们的目标,是挡住联军的九品。

    以这次战争的规模来看,异族联军的目标应该是再次洗劫城市。

    虽说附近的居民已经撤离,但神州还是不能允许惊袅城轰破湿鬼塔。

    艰难的战争。

    ……

    轰隆!

    人族堡垒打的大门开启。

    钢铁洪流一样的武者蜂拥而出,随后以战斗营为单位,井然有序的排兵布阵。

    也就十几分钟时间,人族大军也已经列队完成。

    宗师级别的将官,也已经隔空锁定着自己的对手。

    宗师之间,很难决出生死,他们彼此的目标是牵制。

    但能腾出手来,一个宗师就是低阶战场的噩梦。

    最后,林东启他们几个九品,踏空出现在战场中央。

    气氛萧杀,空气凝固。

    虽然还没有真正开战,但战场的上空,竟然已经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他们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决心。

    异族军队里,已经出来十几个图月战斗营的五品勇士。

    他们正在待命。

    只要苍疾下令,这十几个五品,就会疯狂冲到人族军团内部,直接自爆,替异族大军撕开一道裂缝。

    这是很恐怖的冲锋方式,几乎无解。

    ……

    “林东启,只要你同意踏入天罗狱的范围内,我立刻放这七个蠢货回去。

    “这一战,你我一决生死吧!

    “当然,我手下的大军,还是会冲入湿鬼塔,让你们神州的白痴,认识到阳向族的强大与所向睥睨。

    “面对我苍疾,任何强者都没有机会!

    “神州的武者,就是蝼蚁,根本不堪一击。”

    见到林东启后,苍疾睁开微眯的眼睛,随后懒洋洋的站起身来。

    他眼神轻蔑,遥遥盯着林东启,就像盯着自己的一个猎物。

    世界一片寂静,所有人死都盯着林东启。

    七个宗师已经被折磨到没了人形,所有人族都气的睚眦欲裂。

    苍疾真的太狂。

    “林东启,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

    “每隔三秒,我就杀一个俘虏,我看看你到底多么心狠手辣,又多么胆怯虚伪!”

    苍疾咄咄逼人。

    而一个阳向族宗师,已经拔出了屠刀。

    这时候,原本一脸绝望的被俘宗师们,竟然目露狂喜。

    很明显,他们想死。

    这七个宗师心里清楚,哪怕是回去,同样是死路一条。

    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死。

    绝对不可以牺牲大将军。

    可恨,他们的声带被破坏,根本就没办法说话。

    如果苍疾能杀了自己,再好不过。

    “看看,你们的英雄,愿意替神州而死。

    “而你林东启呢?贪生怕死,我给你机会救人,可你不中用啊。”

    两军面前,苍疾轻蔑的狂笑着。

    “杀吧!”

    苍疾摇摇头,满脸失望。

    宗师举起屠刀。

    “慢!”

    林东启原本遥望着远处的大军,这时候,他平静的转头,瞳孔锁定着苍疾。

    他的表情,给人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嗯?”

    苍疾眉头一皱,随后心里有些喜悦。

    林东启终究还是要上当。

    “我可以和你生死战,不过……你先放人,我信不过你的人品!”

    林东启也轻蔑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我苍疾信你林东启的信誉。

    “来人,让这七个囚徒滚去吧!”

    苍疾狂笑一声。

    呜呜呜!

    呜呜呜呜!

    呜呜呜!

    顿时间,七个被俘宗师目瞪口呆。

    他们用尽自己一切的力气在挣扎,其中一个宗师更是用自己脖子往屠刀上撞。

    疯了。

    林东启将军上当了啊。

    可恨,苍疾连死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

    轰隆隆!

    苍疾大袖一甩,顿时间,一条锁链漂浮在上空。

    这锁链如蛟龙一样扭动,似乎可以延伸出无穷的长度,最终在上空定格出一片独立的虚空。

    这就是天罗狱。

    只要是踏入的武者,就只能有一个活着出来,生死对决的时间内,他们无法影响到别人。

    苍疾扭了扭脖子,他脚踏虚空,率先踏入了天罗狱内。

    “林东启,我等你!”

    苍疾矗立在虚空,皮袍在狂风中飞扬,他整个人就如不败的战神。

    这时候,神州的七个宗师,也被阳向族驱逐着,送往战场的分界线。

    呜呜呜!

    呜呜呜!

    七个宗师焦急的眼泪横流,可他们根本无可奈何,只能是一步步看着林东启走向地狱。

    无可奈何啊。

    “苍疾,我今天如你所愿。”

    林东启也背着手,一步步朝着天罗狱走去。

    只要七个宗师跨过分界线,他们也就安全了。

    “将军!”

    这时候,赵启军团的一个中将怒吼一声,语气悲愤。

    他从林东启的脸上,看出了一种决绝。

    虽然不知道大将军到底要干什么,但他一定凶多吉少。

    对面可是苍疾啊!

    “将军,别上当啊!”

    赵启军团其他少将也心如刀绞。

    他们只恨自己没用,硕大的军团,竟然要我让大将去以身犯险。

    有个少将甚至气出了眼泪。

    “别婆婆妈妈,谁说我林东启就一定会死!”

    林东启楞了一下,但随后他的声音响彻长空,平静,淡漠,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悔意。

    终于。

    七个宗师跨过了分界线。

    赵启军团的武者连忙将宗师们搀扶起来,并且拔走了肩胛骨上的锁链。

    宗师们到底承受了什么样的酷刑,简直惨绝人寰。

    阳向族,该死。

    与此同时。

    林东启踏入了天罗狱内。

    计划,终于要实施。

    你苍疾要我这颗心脏,那我就来送给你。

    只有这种方式下,苍疾才不会有任何戒心。

    “嘿嘿嘿,嘿嘿嘿嘿!”

    在异族联军的阵营里,镇恶先生笑的极其阴险。

    紫厄很少经历这种大场面,他其实被人族军团的阵势吓的够呛。

    “徒儿,镇恶锁给我!”

    镇恶先生说道。

    要开启镇恶锁,需要一段时间的操作,他时刻准备好,等待神长老的命令。

    “嗯!”

    紫厄连忙卸下镇恶锁。

    看着刚刚被救走的七个人族宗师,他心里有些好笑。

    谁能想到,这七个宗师,早已经是屠刀下的鬼魂。

    他们根本没资格活下去。

    ……

    “林东启,既然你踏入了天罗狱,那咱俩就谁都逃不了,我杀你,也不急于这几分钟时间。

    “这样吧,你陪着我,亲眼看看你的军团,是如何一败涂地,静下心来,欣赏一下你的湿鬼塔,是如何被我轰破。

    “怎么样,斗了这么多年,心平气和的看一场戏吧!”

    苍疾在天罗狱里,除非杀死林东启,否则也没办法出手去干涉战场。

    难得心平气和一次。

    “无所谓。”

    林东启淡漠着脸。

    “联军的勇士们,踏平神州,杀尽神州武者。”

    苍疾一声令下,音波在空中久久不散。

    “杀!”

    “杀!”

    “杀!”

    所有异族都举起了屠刀,联军的九品凝视着牧京梁他们。

    “防御!”

    赵启军团的武者们也拔出刀刃。

    但他们的目标,却锁定在了图月勇士的身上。

    这群人才真正的可怕。

    战争一触即发。

    ……

    “报告,大将军,苍疾有诈!”

    这时候,刚刚去接应七宗师的一个少将惊呼。

    其中一个被俘的宗师,急中生智,急忙用手指写下血书,至少他们连写字的机会都没。

    他讲清楚了苍疾的阴谋。

    少将被吓的毛骨悚然。

    原来苍疾根本就没准备放过七个宗师。

    这一声惊呼异常刺耳,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什么?”

    林东启一惊。

    “哈哈哈,哈哈哈!

    “实不相瞒,其实我在这七个畜生的身上,已经刻下了咒印,只要我苍疾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浑身流脓而死!

    “我苍疾抓走的俘虏,又怎么可能活命呢!

    “当然,我苍疾已经将人还给了你,至于能不能保得住,就得看你林东启的手段了。

    “别不中用啊!”

    根本不用少将去解释,苍疾一声狂笑,已经说出了他的计划。

    嗡嗡嗡!

    嗡嗡嗡!

    果然,在异族联军的中央,又一道异常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

    “本尊镇恶先生,只要我一个念头,七个人族罪孽,便可以粉身碎骨!”

    镇恶先生尖锐的声音也扩散开来。

    “该死!”

    林东启气的咬牙切齿。

    原以为自己能救了这些人,谁知道苍疾这么狡猾。

    牧京梁他们也黑着脸。

    该死的阳向族,不得好死。。

    牧京梁掠过去,甚至亲自去探查了宗师们的情况。

    果然,很糟糕。

    在他们的体内,被刻画了一种邪性的印记。

    别说他们这些大将,哪怕是绝巅,都不可能短时间祛除。

    “林东启,你都已经要死了,又何必这么气性大呢!

    “不如再欣赏一下我图月勇士的风采吧。

    “你说我这一轮冲锋,你的赵启军团,会牺牲多少人?”

    苍疾又平静的指了指交战的最中央。

    这时候,20几个图月勇士,已经和神经病一样,走到了异族联军的前面。

    “图月勇士,给我爆!”

    苍疾轻蔑的看了眼林东启,随后一声令下。

    而在赵启军团,已经有武者准备好了牺牲,他们虽然不怕死,但临死之前,还是无法做到平静。

    面对图月勇士,任何人都无法保持镇定。

    有个武者泪流满面。

    他其实不想死,但为了身后要保护的神州,自己又不得不死。

    保家卫国,我死得其所。

    “神州的罪人,给我死!”

    镇恶先生一声大吼,这一刻,他犹如一个神棍,意气风发。

    属于自己的时刻,终于诞生。

    咒杀令……启!

    果然,七个宗师的身上,同时出现了刺目的光泽。

    赵启军团所有人都气的要命。

    七个宗师,终究还是没能救下。

    ……

    嘭!

    嘭!

    眼看着图月勇士就要冲过来自爆。

    一个武者大吼着就要冲上前去。

    可突然间,其中一个图月勇士的两颗眼珠子,直接炸开。

    ……

    求月票,求推荐票!

    大家帮忙订约一下,看看能不能冲击一下精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