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上门狂婿〕〔陈默〕〔朔明〕〔抗战之野狼突击队〕〔桃运神医〕〔余远恒陈惜雯小说〕〔飞升之前〕〔豪婿韩三千免费阅〕〔豪胥韩三千小说全〕〔华丽逆袭韩三千〕〔我有一座恐怖屋〕〔回到原始社会做酋〕〔LCK的中国外援〕〔快穿之炮灰升级指〕〔特战之王〕〔莽推诸天〕〔最强逆袭〕〔无垠〕〔时间重启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0章 苍疾,你的惊袅城炸了(万更求订阅)
    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转头,一脸诧异的盯着声音源头,目瞪口呆。

    捷报?

    原来图月守卫发疯,七个被抓宗师能活下来,是有高人在暗中筹划?

    怪不得。

    被救下来的七个宗师一愣,随后释然。

    果然,自己分析的没错,是有高人在暗中帮助。

    但镇恶先生,竟然会叛变到人族?

    不对劲啊。

    这畜生在杀人族武者的时候,心狠手辣,一点都不像个投降派,他可是苍疾的心腹啊。

    还有那个散人赵千恩?

    赵千恩?

    为什么是散人赵千恩,赵千恩不是八品中将吗?林东启大将的小舅子。

    他什么时候当了散人?

    散人又是什么职业!

    “臭小子!”

    牧京梁忍不住笑出声。

    是苏越的声音,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他。

    自己这个女婿简直是奇葩,他走到哪里,都能创造若干奇迹。

    没想到,拯救宗师,让图月勇士原地爆炸的事情,又是女婿一手策划。

    有这样的女婿,牧京梁很是满意……很难不骄傲啊。

    白辉宗皱着眉。

    他听到了赵千恩的名字。

    可散人赵千恩,这是个什么称号?

    神州最新的封号?

    没听说啊!

    莫其正也皱着眉。

    苏越?

    武大学生?

    这群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潜伏到了惊袅城?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要命吗?一个比一个浪。

    不过这件事情,真的堪称是奇迹。

    图月勇士原地爆炸,赵启军团就不用发愁防不住湿鬼塔。

    不管林东启的结局如何,今天这场战争,湿鬼塔起码不会有什么危险,这可以算一次胜利。

    等战后,得好好犒赏这批武大学生。

    不能不承认,神州的这一批年轻人,简直是太争气。

    天罗狱内,林东启也看着远处,他嘴角带着微笑。

    回来了。

    自己的小舅子,终于回来。

    这次回来,他也该突破到九品了。

    不过林东启还是有些奇怪,你赵千恩一个八品中将,为什么会和一群武大学生混迹在一起,竟然还当了个什么……散人?

    但这不重要。

    只要能救了七个宗师,林东启也心满意足。

    死而无憾。

    “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东启大笑着,笑的眼泪都差点出来。

    他看着苍疾的表情就想笑,对方简直和死了亲爹一样,不对,和戴了绿帽子一样。

    被心腹背叛,和戴绿帽子也没什么区别……活该。

    而苍疾被气的睚眦欲裂。

    他冷冷俯瞰着下方的镇恶先生,如果眼神能杀人,镇恶先生已经死了一百次。

    背叛。

    苍疾品尝到了背叛的滋味,肝都在滴血。

    镇恶先生,你简直就是个畜生,枉我这么信任你,把你当最亲近的心腹培养。

    你倒好,竟然在背后捅我刀子。

    蠢货!

    背叛到神州,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镇恶先生瑟瑟发抖,不断的磕头:

    “神长老大人,老奴没有背叛,真的没有背叛啊……是神州的武者在污蔑,他们是污蔑啊。”

    镇恶先生嚎啕大哭,根本就不敢看苍疾的眼睛。

    我这是造什么孽。

    冤枉,我真是被人族武者陷害的啊。

    我冤枉啊。

    可惜,镇恶先生的喊冤,听起来像是个笑话。

    七个宗师,你亲手放了,还抵赖什么?

    更何况,人族武者也已经公布你叛变的事实,还有什么狡辩的意义?

    苍疾的手下将镇恶先生团团围住,虽然宗师们被神州将军牵制着,但哪怕是五品的统领们,也恨透了镇恶先生这种叛宗的牲畜。

    只要苍疾一声令下,他们会群杀镇恶先生。

    这畜生虽然是宗师,但只是气血武者,根本不可能是大军的对手。

    他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

    ……

    呼!

    呼!

    呼!

    ……

    大翅鸟呼啸而来,在大鸟的背上,苏越背着小手,矗立在最前方,他犹如一个不败战神。

    年少有为,意气风发。

    好久都没有喊一句捷报,苏越嗓子都有些痒痒。

    痛快!

    喊捷报,就是痛快。

    “苏越,我这个散人是怎么回事?”

    赵千恩皱着眉。

    你喊捷报就算了,勉强可以鼓舞士气。

    但在神州,哪里有什么散人的职业。

    “你一个流浪汉,既没有单位,也没有编制,可能社保都不交,不喊你散人喊什么?

    “流人?浪人?

    “都不怎么合适吧!”

    苏越疑惑着脸反问。

    蒜头哥也是个奇葩,堂堂五品,连个单位都没有。

    “你还不如叫他散仙好听点,渡天劫失败……散仙。”

    孟羊插嘴道。

    “别废话了,我们要到战场……哎呀……”

    说话间,众人乘坐大鸟,已经途经异族联军的上空。

    反正异族宗师们被牵制着,大鸟也算安全。

    可惜,苏越高估了大鸟的勇气与胆色。

    其实它早已经被吓破了胆,能坚持这么久,纯粹是在硬撑。

    苍疾冷冷瞪了一眼,大鸟就被吓的鸟屎乱飞。

    它哪里还敢前进,几颗丹药,就企图让本鸟卖命吗?

    做梦。

    本鸟岂能死在这种地方。

    就这样,大鸟直接把苏越他们扔了。

    对!

    大鸟翅膀一抖,扔下他们跑了。

    当然,跑之前,大鸟也算仗义,它好歹俯冲了一下,把苏越他们扔在了一座一柱擎天的孤峰上。

    这座孤峰的位置也奇怪。

    就如一根如意金箍棒,竖着插在异族大军的中央地带,在孤峰的顶端,是个可以容纳十几人的平台。

    苏越他们一脸懵逼,被留在了孤峰。

    一眼望去,孤峰的四面八方,都是敌军,而且这孤峰大概30层楼那么高,跳下去倒是摔不死,可容易被异族集火。

    大鸟一声惨叫,直接溜了,丝毫没有人情味,也没有责任感。

    它一个五品的妖兽,哪里见过这么恐怖的阵势,简直能吓破鸟胆。

    这已经是它的极限,再前进一米,它也不敢,更别说把苏越他们送到人族阵营,太遥远了。

    鸟命要紧。

    “鸟兄,你回来啊!”

    杨乐之第一次陷入这种绝境,他被吓的嗓音都有些嘶哑。

    “咋办啊,咱们不会被异族活捉吧!”

    孟羊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次是真的怕了。

    四面八方,一望无际,全是异族军队,除非插上翅膀,否则根本没机会逃走啊。

    “杀!”

    “杀!”

    “杀!”

    在孤峰下面,异族已经在想办法对付他们。

    从上面俯瞰下去,这简直就是一群黑熊要来啃食自己,黑压压一片,触目惊心,看的人心慌慌。

    “勇士们,抓活的。”

    异族统领们下令。

    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活捉这群畜生。

    阳向族并不傻。

    图月勇士发疯,还有镇恶先生叛族,都是这群异族的手笔。

    仅仅是杀,太便宜他们。

    “我有点害怕,会不会被吃。”

    孟羊抓着头发。

    “你俩手拉手,不是可以发挥出宗师的实力吗?怕什么?”

    苏越转头问道。

    恋爱千日,用爱一时,是时候用爱发电了。

    “说的轻巧。

    “宗师的剑招是可以施展出来,可我俩的气息还是五品,根本就支撑不了几招。

    “如果是一对一决战,可能还有机会赢几招,可现在是打仗啊,别说源源不断的异族大军,就是蚂蚁也能咬死咱们。”

    白小龙也脸色铁青。

    鸳鸯剑法根本就不是群攻的战法。

    别说他们伪宗师,就是一个真正的六品,都不敢说能冲出去。

    没办法。

    异族武者实在是太多。

    在战场上,六品宗师根本就做不到无敌。

    几十个中阶武者的包围,六品可能逃出去。

    但几百呢?

    上千,甚至上万呢?

    没机会的。

    没办法,你的气血终究是有限,只要敌方愿意无止境的牺牲,愿意不计较伤亡,你就根本没有逃出去的机会。

    “别慌!

    “十分钟内,异族无法轰碎这石峰。

    “咱们只要能坚持十分钟,就够了,我可以带你们离开!”

    赵千恩平静的说道。

    他语气之淡漠,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慌乱,简直是稳如老狗。

    苏越皱着眉。

    说真的,他都已经绝望,目前只能希望人族大军来营救自己。

    可石峰被打碎前,营救的机会很渺茫。

    可赵千恩这么冷静,有些不正常。

    “大、大哥,你有办法?”

    杨乐之连忙问道。

    这一路,赵千恩表现出来实力,其实已经得到了杨乐之他们的认可。

    关键时刻,他可是一根救命稻草啊。

    “嗯,十分钟后,我保证你们安全。”

    赵千恩点点头。

    他需要十分钟时间。

    赵千恩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最多需要十分钟就可以彻底突破。

    等自己掌握九品实力之后,他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蝼蚁。

    那时候,自己也该和这群小家伙们分别了。

    回想起来,这一路还真是精彩。

    “大哥,你确定吗?”

    杨乐之又看了眼下方。

    得多谢这石峰坚固,它之所以能矗立这么久,也是有原因的。

    能扛得住湿境的腐蚀,就足以证明石峰的坚固,阳向族不可能轻易轰碎。

    “嗯,我确定!

    “三弟,准备释放花桃蝶吧!”

    赵千恩目视着天罗狱里的林东启,瞳孔闪烁着寒芒。

    幸亏自己活捉了花桃蝶。

    或许,这是自己交换林东启的筹码。

    至于结拜兄弟,就算是一场机缘承认吧,反正自己当初没否认,多几个弟弟,也不是什么坏事。

    ……

    人族阵营!

    牧京梁他们被惊的一头冷汗。

    开什么玩笑,眼看着苏越他们乘大鸟即将归来,可沿途大鸟被惊飞,苏越他们竟然被滞留在了敌军内部的孤峰上!

    这还能了得?

    牧京梁得赶紧救女婿。

    白辉宗和莫其正也第一时间要冲出去,可惜,钢骨族和两个沸血族的九品早已经拦在路上。

    他们不求打败牧京梁等人,但仅仅是牵制,问题不大。

    普通宗师的战场,状况一样。

    赵启军团想去营救苏越他们,可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

    “准备出征!”

    赵启军团各个统领一声大吼。

    宗师战场胶着,要营救功臣们,就只能低阶战场去。

    当然,一些懂格局的统领,却在暗中流汗。

    其实意义不大。

    虽说图月勇士疯了很多,异族也被杀了很多,但这一次,异族成了防御方,而赵启军团没有类似图月勇士的自爆军团,他们很难撕开裂缝。

    等赵启军团冲过去,那石峰早已经被轰破。

    当然,赵启军团还有些统领在疑惑。

    那个散人赵千恩,到底是不是中将赵千恩。

    重名?

    这也太巧合,赵千恩中将有任务外出,这就跑出来个散人,也叫赵千恩。

    但说他是中将,那也不对。

    赵千恩就是堂堂八品,而被困在孤峰上的武者,都是些四五品的武者。

    他如果是八品赵千恩,早就回来了,哪里还用得着去营救。

    由于距离太远,而且赵千恩在惊袅城满脸污垢,他又被杨乐之涂抹了一番,三米外就五官不清楚,更别说相隔了几公里。

    人族大军质疑着,但也不敢确认。

    “赵启军团听令,原地防御!”

    这时候,空中一个正在战斗的中将,急忙下令。

    他知道实情啊。

    赵千恩压制境界去湿境突破的事情,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

    现在赵千恩回来,算算时间,几分钟内就会突破,根本没必要浪费赵启军团武者的生命。

    图月勇士是死了不少,但根本就没有死干净,现在大军集体冲锋,明显就是送死。

    等一等吧!

    而且这个中将视力惊人,他也看到了赵千恩的暗示,对方表示他有把握。

    “嗯?”

    将领们纷纷诧异。

    不去救功臣吗?

    可军令如山,他们虽然满脸疑惑,但也只能遵守。

    既然林东启大将没有反对,那他就是同意防御。

    天空中,三个九品同样有些愤怒。

    特别是牧京梁。

    赵启军团怎么可以坐视不管,被困的可是我女婿啊。

    然而,牧京梁稍后就回过神来。

    赵启军团不可能草率的下命令,他看了眼那个发号施令的中将。

    对方用军团的秘密手势,做出了一串暗语:赵千恩中将藏在被困者中间,他很快可以突破到九品,他们都安全。

    这手势类似于哑语,但在哑语的基础上,又做了很多优化,可以表达的意思也更多。

    军团的中级将领,都要精通这套手势暗语。

    牧京梁他们三人心中大惊,但脸上依旧是一副冷酷,这是九品该有的从容,同样是一种演技。

    八品中将继续做出手势,他表达的意思很明确:

    尽量抓住一个九品消耗,最好让他受伤,等赵千恩突破归来,他们四个九品联合,可以直接诛杀一个异族九品。

    因为他们是苍疾请来的援军,杀一个,能震慑其他种族。

    以后苍疾想要再请援军,就难了。

    牧京梁他们也打出一个手势,表示清楚。

    白宗辉确认,所谓散人赵千恩,就是自己那个宿敌赵千恩。

    他竟然压制了境界,跑去湿境突破?

    不走寻常路啊。

    莫其正心脏狂跳。

    机会啊。

    如果能再杀一个异族九品,那简直就是大捷。

    这一战,赚大了。

    随后,三人一个眼神,就确认了要杀谁。

    沸血族的爆山庭。

    他是在场最强的九品,虽然其攻击力凶猛,但防御力却明显是短板。

    而且爆山庭似乎和苍疾关系密切,能杀了他,可以离间阳向族和沸血族的关系。

    杀钢骨族没意义。

    这个钢骨族明显是个防御型武者,而且钢骨族的武者特别难杀,他们把握不大。

    另一个沸血族速度太快,一不留神就会逃。

    “哈哈,牧京梁,你好像很想去救人?”

    爆山庭一声嗤笑。

    他认识牧京梁,甚至有个挚友还死在了牧京梁的手下。

    “救人无所谓,我其实想杀了你!”

    牧京梁瞳孔一寒。

    他不再以牵制为主,开始了疯狂杀戮。

    而白宗辉和莫其正,也时不时来帮牧京梁轰一拳爆山庭。

    就这样,爆山庭有些招架不住。

    可他并不慌。

    虽然可能受点伤,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危险。

    没办法,谁让钢骨族的畜生划水太严重,他纯粹是为了敲诈苍疾才同意来出战。

    而自己不同,花桃蝶是自己的部署,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甚至能算是苍疾的亲家。

    自己家事,得上心啊。

    谁让苍疾家底子雄厚呢!

    ……

    “林东启,你的功臣马上就要被我活捉,你就不担心吗?”

    苍疾藐视着林东启。

    不管是图月勇士,还是七宗师的事情,该发生的已经发生,继续追究下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但杀了林东启之后,镇恶先生这条狗命,不能留着。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背叛自己,但背叛就是背叛,苍疾这一辈子,最容不得人背叛自己。

    杀无赦。

    既然那七个宗师死不了,这五个潜入惊袅城的畜生,必须死。

    “打仗这种事情,哪有不死人的。

    “我神州武者既然敢踏上战场,又怎么会吝啬自己的生命。”

    林东启冷笑一声。

    他知道赵千恩即将突破,也知道牧京梁他们策划着要斩杀爆山庭。

    这简直是意外的收货。

    赵千恩归来的正是时候,他突破的也正是时候。

    现在归来,苍疾没有什么戒心,爆山庭更没有什么戒心。

    这是最佳的格杀时机。

    能杀了爆山庭,以后那些帮助苍疾的九品,也要掂量一下神州的力量。

    稍不合适,他们会丧命。

    这是一次不错的威慑。

    林东启对小舅子很满意。

    “林东启你倒是坦然!”

    苍疾冷笑。

    他能看得出来,林东启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

    “咱俩一直在这里闲聊,有意思吗?

    “如果你要杀我,就出手吧,别浪费时间!”

    轰隆隆!

    林东启身上蔓延出一股又一股的气血之力,他的气血属性为寒冰,顿时间天罗狱内的空气,都已经被冻结。

    在苍疾身上,同样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凌。

    “雕虫小技!”

    咔嚓!

    咔嚓!

    也就坚持了一秒钟不到,苍疾身上的冰坨四分五裂,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林东启也没有丧气,他的掌心里,蔓延出了一根冰凌,看上去像是长剑。

    那就是林东启的兵器。

    “去死!”

    轰隆隆!

    苍疾大袖一甩。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落下,一直漆黑的大手掌,突然从虚空中朝着林东启拍下来。

    大手掌甚至连虚空都轰出了一道道裂缝,看上去触目惊心。

    嗡嗡嗡!

    林东启的冰剑一幻二,二化四,四化万千。

    顿时间,数不清的冰剑朝着大手掌穿透而去,远远看去,这一幕美轮美奂,就如寒冰铸造的千军万马在冲锋。

    噼里啪啦。

    可惜,面对苍疾的漆黑大手掌,林东启的冰剑明显要落了下风。

    当大手掌轰到林东启身上的时候,后者所有的冰剑全部被震碎。

    噗!

    林东启被大手掌直接轰击在天罗狱的边界。

    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

    “将军!”

    在下方,人族大军纷纷惊呼。

    林东启大将受伤了。

    这苍疾简直是可怕。

    牧京梁他们表情也很凝重,得想办法破了那天罗狱,否则林东启真的麻烦了。

    “该死!”

    赵千恩咬牙切齿。

    “这苍疾,好厉害!”

    白小龙他们一声惊呼。

    能一掌将神州大将打到吐血,这苍疾的实力,根本就深不可测。

    苏越也寒着脸。

    苍疾比墨铠要强,并且强很多。

    这个畜生不好对付。

    而杨乐之盘膝闭目。

    要释放花桃蝶,需要一点时间。

    赵千恩恨啊,他恨自己来晚了一步,为什么没有提前阻止林东启中计。

    真的是就晚了一步。

    林东启真的太危险。

    ……

    “林东启,这么多年,你还真是一点进步都在没有,简直是废物一个。”

    苍疾笑了笑,满脸的轻蔑。

    对付林东启,他真的易如反掌。

    嗡!

    林东启再次出招。

    然而,这一次林东启没有去轰击苍疾。

    他掌心里的冰剑扩张了几十倍,最终凝聚成了一柄巨型大剑。

    轰隆隆!

    尖锐的轰击声落下,林东启的剑,竟然是直接轰击在了天罗狱的锁链之上。

    对!

    林东启用尽浑身力量,他直接去轰击天罗狱。

    放弃苍疾,试图脱困。

    “哈哈哈……林东启,你简直令我太失望。

    “你去轰击天罗狱,是要逃亡吗?

    “可悲啊,你神州一个堂堂的九品宗师,竟然都不敢战,直接想逃命?

    “我苍疾简直看不起你!”

    苍疾扬天狂笑。

    懦弱的林东启,此时就是个荒唐的笑话。

    如果你敢直接拼死一战,苍疾还会高看你一眼。

    可你未战先怯,这根本就是个懦夫。

    轰隆隆!

    林东启根本不理苍疾。

    他不顾一切,用冰剑轰击着锁链。

    林东启的目标,就是要毁了这件妖器。

    今天这一趟,自己的目标就是送命,临死前能毁了一件绝巅妖器,也算大赚一笔。

    和苍疾正面对战,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林东启,虽然你懦弱,但不得不承认,你算到了逃命的关键!”

    苍疾冷笑一声。

    啵!

    尖锐的蜂鸣声响彻长空,在苍疾的面前,出现了十几条漆黑的长蛇。

    噼里啪啦。

    长蛇犹如一道道凄厉的长鞭,疯狂抽打在林东启的身上。

    虚空破碎,劲风呼啸。

    天罗狱内的空间,已经是支离破碎。

    短短几秒钟时间,林东启被抽打的浑身鲜血,哪怕他的九品罡气坚不可破,可也根本护不住苍疾的疯狂轰击啊。

    更何况,林东启的所有气血,都在想办法轰击妖器。

    林东启负伤!

    ……

    轰隆隆!

    所有人都震撼于林东启的可怕。

    突然,大地猛的摇晃了一下,在遥远的惊袅城方向,突然升腾起一团巨大的火焰。

    林东启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诧异的看着惊袅城方向。

    苍疾也目瞪口呆。

    九品的感知力更强,他能清楚的察觉到,爆炸的源头,是他的惊袅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神长老,不好了,矿石仓库发生爆炸,半个惊袅城被炸没,武者亲属大量死亡,死亡数量无法统计!”

    爆炸结束几秒时间,异族联军里,一个七品的营将军抬头惊呼道,他嗓子都有些嘶哑。

    阳向族有快速传递消息的方式。

    惊袅城爆炸的事情,第一时间传递到了营将军的身上。

    如果不是远处那一声爆炸,营将军根本就不敢置信。

    别说他。

    就连人族阵营,都没有人能相信。

    惊袅城竟然炸了。

    牧京梁猛地看向苏越,一种直觉告诉他,这……可能又是自己女婿干的。

    林东启也死死盯着赵千恩他们。

    是这群武大学生干的吗?

    林东启想到了一种道门战法……岚球。

    元星子说过,他临走前,将岚球战法传授给了苏越,毕竟年轻人里,只有他压过气环。

    难道……是苏越潜入了苍疾的能源石仓库?

    这小子也太能干了。

    ……

    “捷报!”

    “西武苏越,西武白小龙,东武孟羊,北武杨乐之,散人赵千恩,潜入敌营,成功布置引爆战法,炸毁惊袅城,幸不辱命。

    “此城该灭,异族当天诛地灭!”

    ……

    果然!

    苏越握拳,高高举着手臂,他再次喊出了振奋人心的捷报。

    空气又一次陷入凝固。

    “杨乐之,快出来了吗?”

    赵千恩焦急的问道。

    “快了!”

    杨乐之痛苦啊。

    “他是在生孩子吗?不小心喝了女儿国的子母水?”

    虽然这个场合不适合乱问,但孟羊是真的疑惑。

    杨乐之的表情,真的像极了生孩子。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