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常年热搜〕〔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林间谷雨〕〔道观养成系统〕〔天芳〕〔邪王追妻〕〔一世倾城〕〔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绝品透视高手〕〔逆流人生〕〔修真狂少〕〔文娱之全能大咖〕〔乡村透视仙医〕〔与罪之战〕〔穿到七年后我成了〕〔最强赘婿〕〔医武兵王俏总裁〕〔别碰那部手机〕〔邪王宠妻:废材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1章 罪妇该杀
    “你们还打什么仗,老婆、老娘,孩子,全被炸死了!”

    “快回去给你们的老娘收尸吧!”

    “你老婆炸了!”

    ……

    人族大军内部,一些精通阳向族语言的武者们,开除扯着嗓子大吼。

    在气血的帮助下,每个人的声音都传播的很远,并且特别的刺耳。

    ……

    “你老婆炸了!”

    “你亲娘死了!”

    “你的财产被抢了。”

    ……

    一片杂乱的呐喊之后,人族大军的嘲讽,竟然诡异的统一起来。

    成千上万人的呐喊,音浪滔天。

    哪怕是不懂阳向族语言的武者,也在照猫画虎的乱吼,起码大概音节是对的。

    异族大军一片混乱。

    有些情感充沛的阳向族,已经是抱头痛哭,他们甚至想给家里人磕个头。

    炸了。

    好端端的惊袅城,莫名其妙就被炸了。

    自己的家人,老婆,还有孩子,可都留在惊袅城啊。

    异族武者也知道孝顺,他们同样有亲人的概念,甚至有些异族对族人的情感,看的比神州人还要重要。

    惊袅城被炸,这绝对是毁灭级的打击。

    联军原本气势如虹,可一路却多灾多难,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那么防御森严的城池,怎么可能被炸,怎么可能啊。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他们刚刚才解决了图月勇士发疯的祸乱,那些死在混乱中的勇士尸体,还没来得及被抬走,就又出现了老家被炸的情况。

    这可怎么办。

    很多异族武者焦急到原地乱转,一时间哪里还有什么斗志。

    该死的人族,到底酝酿了多少阴谋。

    镇恶先生跪在地上,他被惊吓到魂飞魄散。

    该死的无纹族,这也太残忍了。

    他们不仅偷换自己的咒杀令,竟然还能炸了惊袅城,这几个五品的武者,到底是什么来头。

    镇恶先生虽然自身难保,但他的脑海里,突然还是想到一个事……也不知道会所被炸了没有,那个火辣辣的小阳向族,应该还活着吧。

    千万别死了。

    死了多可惜。

    镇恶先生抬头看着石柱上的几个人,他气啊。

    你们偷换我镇恶锁的咒杀令就算了,为什么要污蔑我,为什么要给我头上扣屎盆子。

    我可怎么和神长老解释。

    这次不死也要被扒层皮。

    简直是该死。

    咦?

    那个人族还在看我?

    镇恶先生突然发现,那个大喊捷报的年轻武者,竟然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他的笑容里,蕴藏着阴谋的味道。

    镇恶先生懂神州语言,所以他对苏越记忆犹新。

    就是这个蠢货,不知廉耻的污蔑自己。

    ……

    “镇恶先生,大恩不言谢,神州感谢你的带路。

    “如果没有你帮忙,我不可能杀了炸了矿石仓库,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不可能杀光阳向族家属。

    “我知道你偷偷喜欢苍疾的几个小妾,放心吧,等我们杀了苍疾,他的小妾全是你的。

    “镇恶先生,咱们一定可以杀了苍疾,到时候,你就不用偷偷摸摸给他戴绿帽子了。”

    ……

    响亮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长空。

    由于苏越站在最高处,所以他的声音可以扩散的很远,甚至盖过了人族大军的齐声呐喊。

    毕竟,苏越为了喊捷报,专门练习过。

    呼!

    咳、咳……

    喊出去之后,苏越长吁一口气。

    看来得找一部狮子吼一类的战法,就这样干吼,有点太费嗓子。

    “苏越,你到底和镇恶先生有什么py交易?”

    白小龙和孟羊诧异的看着苏越。

    这小子咋忽悠的那老头啊。

    “我又不认识他,不过听说他是惊袅城的丹师,资质不错,所以陷害一下。

    “反间计!

    “智商方面的垄断,你们这些武夫可能不理解!”

    苏越冷笑一下。

    我的智商段位太高,可能一般人已经跟不上节奏。

    这也没办法。

    优秀也不能怪我。

    赵千恩百忙之中也诧异的看了眼苏越。

    这小子,够歹毒。

    随后,他又照顾着杨乐之生孩……不对,照顾杨乐之释放花桃蝶。

    这禁锢术也是个奇葩,塞进去容易,弄出来难。

    杨乐之浑身大汗,他紧紧捏着赵千恩的胳膊,指甲都插了赵千恩的胳膊里。

    “使劲,三弟,你使劲,头快出来了!”

    赵千恩连忙加油打气。

    “我……不是生孩子!”

    杨乐之被气的肝疼。

    ……

    苏越的话音落下,全场一片震撼。

    特别是异族大军,每个武者都一脸憎恨的盯着镇恶先生。

    叛徒!

    竟然又是你这个叛徒。

    是你放了神州的七个宗师。

    是你炸了惊袅城。

    你这个罪该万死的叛徒。

    “苍疾,你戴绿帽子了,你是个绿乌龟!

    “修炼到绝巅又如何?

    “想想镇恶先生如何蹂躏你的小妾,想想你的奴才,是如何在床上羞辱你,你再想想,你的小妾又是如何看待你?

    “丢人现眼。”

    林东启虽然浑身伤口,但他还是转头,轻蔑的看了眼苍疾。

    苏越这小子,反间计玩的登峰造极。

    岚球战法根本用不着镇恶先生,林东启知道他是诬陷。

    轰隆隆!

    苍疾附近的空气颤抖,他被气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该死的镇恶先生,我如何对待你,你却吃里扒外,为了本座的小妾,竟然背叛本尊。

    岂有此理。

    他一掌轰击在林东启身上,整张脸都气的有些扭曲。

    当然,苍疾并不担心花桃蝶。

    哪怕惊袅城被炸飞,花桃蝶也不会有事,她毕竟在自己的主营帐。

    但苍疾还是愤怒。

    他坚信是镇恶先生背叛了自己,否则人族根本不可能潜伏进去。

    “镇恶……你还不自尽!”

    苍疾愤怒的声音,犹如滚滚惊雷炸向,气浪之恐怖,令大地都在颤抖。

    今天他真的怒到了极致。

    噗!

    镇恶先生被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去。

    他疯狂磕头,一张脸比牲口都难看。

    “污蔑啊。

    “神长老,是无纹族在污蔑老奴,老奴忠心耿耿,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惊袅城,从来都没有!

    “老奴冤枉,老奴是冤枉的。”

    镇恶先生想要辩解,却又拿不出什么证据。

    他焦急到嘴都有些歪。

    “该死的无纹族,你为什么要污蔑我,我从来没有给神长老戴过绿帽子,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污蔑我,为什么?”

    随后,镇恶先生又转头,怒斥苏越。

    他心里冤枉到想吐血。

    噗!

    “畜生,你吃里扒外,不得好死!”

    然而,根本没有人会听镇恶先生的辩解,虽然苏越的话,并不是一点漏洞都没有。

    但在战场这种地方,阳向族武者热血上头,他们根本就没有分析的能力。

    他们只想找个出气筒出气,镇恶先生就是最好的发泄工具。

    一根长矛,狠狠洞穿了镇恶先生的小腹。

    噗!

    “我杀了你,为了我的亲人报仇!”

    又一个五品统领出招。

    他根本不允许这畜生多活一秒钟。

    “我真的……真的没有……”

    面对里三层外三层的愤怒勇士,镇恶先生哪里敢反抗。

    他跪在泥浆里,蓬头垢面,语无伦次,甚至连伤口的疼痛都顾不得。

    镇恶先生只想求饶。

    噗!

    “还敢狡辩,你这个罪人!”

    又一个阳向族咬牙切齿,忍不住一刀劈下去。

    “乱刀砍死这个叛逆!”

    有人带头之后,气氛瞬间失控。

    数不清的刀枪,雨点一样劈砍在镇恶先生身上。

    他已经成了阳向族大军的泄愤桶。

    之前七宗师的事情,大家还在压抑着,还在等神长老回去再处置镇恶先生。

    但他给神州人带路,已经引起众怒。

    滔天的愤怒。

    杀!

    杀!

    杀杀!

    也就几秒钟时间,镇恶先生堂堂一个宗师,竟然被异族大军活生生撕碎。

    对。

    残肢断臂四处乱飞,就连一颗头颅都被砍的四分五裂,哪里还有一点完整的肢体。

    什么叫粉身碎骨。

    只有镇恶先生现在的状态,才有资格称得上是粉身碎骨。

    除了满地的血迹,现在竟然连一块完整的骨骼都找不出来。

    临死前,镇恶先生都没有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他恨透了紫厄这个逆子。

    他恨自己为什么管不住自己,为什么要去会所。

    色字头上一把刀。

    一把刀啊。

    ……

    “卧槽,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啊。”

    高台上,苏越他们看着一清二楚,而且他们站在上帝视角,更是清晰的看到了镇恶先生被乱刀砍死的全过程。

    残忍。

    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残忍。

    一个宗师,竟然以这种方式被斩杀,也是令人唏嘘。

    “罪有应得!”

    苏越平静的瑶瑶头。

    他不管镇恶先生的死状是不是凄惨,他心里只知道,从今天开始,惊袅城少一个害人的炼丹师。

    而且镇恶先生死去之后,他的镇恶锁,也就废了。

    整个惊袅城,再没有人可以使用镇恶锁,而且愤怒的阳向族,甚至在想办法通过损坏镇恶锁来泄愤。

    “我要……出……来……了!”

    杨乐之撕裂着嗓子,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难为你了。”

    孟羊一脸唏嘘。

    他决定,以后好好对待自己未来的老婆。

    生孩子这种事情,真的是在渡劫。

    ……

    “大军重整,不可继续混乱!

    “敢不服军令者,杀无赦!”

    苍疾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长空,原本一片混乱的异族大军,开始在统领们的喊叫下,逐步恢复正常。

    当然,还有一些勇士万念俱灰,开始消极。

    没办法,亲人都被炸死,他们活着都没有什么意思。

    这时候,苍疾军队里的图月勇士,开始斩杀那些消极的勇士。

    战争开启的时候,图月勇士同样担任着监军的职责。

    一番砍杀之后,异族大军终于是勉强稳定了下来。

    除了正在劈砍孤峰的武者,其余勇士全部瞳孔猩红的盯着苏越他们。

    相比最开始的气势滔天,现在的异族大军,已经说不出的疲惫。

    他们再想冲破人族湿鬼塔,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牧京梁,你竟敢打伤本尊!”

    九品战场。

    在牧京梁他们的配合下,爆山庭被打穿的小腹。

    当然,对于一个九品来说,这种伤势,远远不到要命的程度。

    必要的情况下,九品还有逃跑一条路,只要不是秒杀,一个九品想死都不容易。

    可爆山庭愤怒啊。

    这本来是一场支援战,他不该受伤。

    “哼,我今天的目标,其实是杀了你!”

    牧京梁冷笑一声,瞳孔一片森寒。

    “你……噗……

    “该死,钢骨族你干什么呢,为什么他又偷袭本座,你倒是牵制啊。”

    爆山庭原本还计划怒骂牧京梁几句,可他还不等他开口,莫其正的刀刃,又洞穿了自己的膝盖。

    剧痛。

    虽然不至于重伤,但莫其正的兵器有毒,他疼的厉害。

    爆山庭快要发疯。

    钢骨族在划水,他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去对付神州九品。

    “本尊已经尽力。”

    钢骨族九品黑着一张脸。

    我有什么办法。

    我擅长的是防御,又不是速度。

    与此同时,白辉宗也在瞄着爆山庭,他酝酿着雷霆一击。

    九品战场,进行的很顺利。

    只要赵千恩能加入战局,他们势必要秒杀爆山庭。

    ……

    天罗狱内。

    林东启已经被打到特别虚弱。

    不过林东启毕竟也是堂堂九品,他不可能太容易死,但他也没有对攻,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轰击着天罗狱锁链。

    成果不错。

    现在林东启就是在和苍疾竞赛。

    他们的对决,根本就不是互相对战,而是一场与时间竞赛的攻防。

    如果林东启率先轰破天罗狱锁链,他就可以逃回神州,那时候苍疾一败涂地,他非但没有取走林东启的心脏,甚至还损失了天罗狱这件滔天妖器。

    如果苍疾率先斩杀林东启,那这一场战争,苍疾就不断亏。

    能拿走九品心脏,苍疾绝巅有望。

    林东启将一切的筹码,都押在了自己的防御力之上。

    其实苍疾心里也焦急。

    他必须要快点杀了林东启,可他根本没想到,平日里根本不是自己对手的蠢货,防御力这么顽强。

    噗!

    噗!

    林丢车身上不断喷着鲜血,甚至天罗狱的锁链都已经被鲜血湿透。

    可林东启依然没有死亡的的征兆。

    他的伤口,可以及时用冰块凝固,所以生命力流失的不算太严重。

    “林东启,你今天必死!”

    轰隆隆!

    苍疾的漆黑大手印,再一次朝着林东启狠狠轰击过去。

    震耳欲聋的巨响炸开,苍疾已经打出了火气。

    这次的大手印之上,覆盖着一层森森的黑炎,就犹如来自地狱的火焰,令人毛骨悚然。

    呲呲呲!

    果然,在黑炎的燃烧下,覆盖在林东启身体表面的寒冰,直接被溶解。

    这一次林东启伤势更重。

    “哼,苍疾,你还没有突破到绝巅,贸然使用这种法则的力量,不会内伤吗!”

    林东启吐了嘴里的血痰,随后阴森森的藐视着苍疾。

    黑炎很可怕。

    但这是绝巅强者才有资格触碰的领域,九品贸然使用,就是害人害己,甚至本体承受的痛苦,比敌人还要重。

    只要不是傻子,一般没有人会动用法则的力量。

    当然,普通九品也施展不出来。

    “哈哈,林东启,你是在嫉妒本尊吗?

    “以你这资质,这辈子都不可能触碰到法则的力量,你根本就没资格和我叫嚣!”

    苍疾狞笑一声。

    果然。

    他的嘴角,也流淌出一缕鲜血。

    很明显,林东启说的没错,苍疾施展黑炎,自己也会受伤。

    远处对战的六个九品也瞠目结舌。

    苍疾这是疯了吗?竟然连法则的力量都敢动用,他已经歇斯底里。

    牧京梁他们忧心忡忡。

    也不知道林东启能不能早点轰开天罗狱的锁链,他得赶紧回来啊。

    苍疾动用法则的力量,林东启的状态只会更加糟糕。

    “哼,苍疾,我林东启这条命就摆在这里,我看你还敢动用几次法则力量。

    “来啊,不是要我的心脏吗?来拿走,别让我看不起你!”

    林东启狞笑着,犹如一个地狱来的恶鬼。

    “以为我不敢吗?”

    苍疾缓缓举起手。

    果然。

    在他的手掌内,黑炎在燃烧,虽然黑炎没有什么温度,但附近的空气都已经开始被烧穿。

    对。

    空间出现了一些裂缝。

    可想而知,黑炎的破坏力又多么恐怖。

    “林东启,这一招,我要让你丧命!”

    苍疾凝神静气,他操控着黑炎,明显也很吃力。

    咔嚓!

    咔嚓!

    也就在这时候,天罗狱的锁链上,赫然是出现了一些细密的裂缝。

    牧京梁他们浑身冷汗。

    林东启要成功了,他只要能逃出来,这场战争就大获全胜。

    一定要逃出来啊。

    ……

    “苍疾狗贼,你转头看看……这个贱人是谁!”

    就在苍疾黑炎即将轰出去的刹那,孤峰之上,再一次想起了一声大喊。

    “神长老……救我!”

    随后,还伴随着一道凄厉的尖叫。

    是女异族的尖叫。

    天地刹那间寂静。

    苍疾瞳孔猛地收缩,他心脏都狠狠抽搐了一下。

    熟悉的声音。

    很熟悉的声音。

    苍疾口干舌燥。

    他深吸一口气,转过了僵硬的脖子,他看向苏越他们所在的孤峰。

    这时候,战场所有武者也看向了苏越他们。

    谁能想到,在孤峰的边缘,竟然出现了一个沸血族,女沸血族。

    咔嚓!

    苍疾死死捏着手掌,浑身的骨骼都在爆响。

    花桃蝶。

    那个女沸血族,竟然是花桃蝶,是自己最爱的人。

    假的。

    一定是假的。

    花桃蝶在自己的营帐里,不可能被抓过来。

    根本就不可能。

    林东启也被吓的脸色巨变。

    什么情况……花桃蝶怎么可能在孤峰上。

    难道……是赵千恩的封印术?

    他潜入了苍疾的营帐,抓了花桃蝶?

    林东启最了解花桃蝶的意义,如果能杀了花桃蝶,那对苍疾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这次,赵千恩他们干下大事情了。

    “花桃蝶?”

    远处,差点被牧京梁打断腿的爆山庭,也一声惊呼。

    花桃蝶怎么可能出现在孤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真的假的。

    爆山庭焦急的心脏都在狂跳。

    花桃蝶的情况特殊,这可是沸血族可以吸苍疾血的纽带啊。

    苍疾很厉害,几乎是战无不胜的人物,因为花桃蝶,他们这一脉的沸血族,暗中得到大量资源,否则爆山庭都不可能这么早突破到九品。

    花桃蝶可是沸血族的功臣。

    等苍疾突破到绝巅之后,花桃蝶的作用将更加明显。

    可她为什么被神州武者给抓走了。

    ……

    “苍疾……疾……你救我!”

    花桃蝶哭的极其凄厉。

    她不想死啊。

    啪!

    众目睽睽下,杨乐之站起身来,一巴掌狠狠抽在花桃蝶脸上。

    “疾……疾你麻痹……疾你太美吗?

    “曹尼玛,害苦了老子!”

    啪!

    杨乐之不尽兴,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在花桃蝶脸上。

    太痛苦。

    今天的痛苦,杨乐之三天三夜都说不尽。

    “你们别打!”

    苍疾下意识喊道。

    打在花桃蝶的身上,疼在苍疾的心里啊。

    花桃蝶是苍疾的心肝。

    短暂的惊愕之后,苍疾可以确认,那个人就是自己的花桃蝶。

    虽然不知道人族武者到底用了什么阴谋诡计,但那就是自己的妻子,最爱的妻子啊。

    牧京梁一脸惊愕:

    “苍疾怎么会是这副德行?”

    他下意识问道。

    牧京梁是真的没想到,苍疾还会有这种焦急的神态。

    “那是苍疾最爱的小妾,曾经为了这个小妾,苍疾发疯,生生斩杀了一个四臂族的九品,伤亡不计。

    “能抓了这个小妾,可谓打到了苍疾的命门。”

    莫其正时不时来东战区参战,所以他了解一些苍疾的情况。

    当然。

    莫其正也没理解,花桃蝶到底是怎么到了孤峰的上面。

    没道理啊。

    刚才还是苏越他们五个人。

    这是大变活人?

    ……

    “捷报!”

    “北武杨乐之,散人赵千恩,西武苏越,西武白小龙,东武孟羊,潜入苍疾营帐,成功活捉罪妇花桃蝶。

    “苍疾该死,罪妇当诛”

    这一次,杨乐之率先一步喊出了捷报。

    太特么痛苦了。

    不喊这一嗓子,杨乐之心里不畅快。

    可喊完之后,他干咳了两声,诧异的看着苏越。

    有什么诀窍保养嗓子吗?

    “气沉丹田,用气血发力啊,嗓子不疼吗?“

    苏越摇摇头。

    杨乐之真是个愣头。

    ……

    异族大军面面相觑。

    特别是宗师以上的强者,他们更是满脸震撼。

    花桃蝶被抓了!

    这可是神长老最爱的小妾,为了她,神长老甚至不惜和四臂族开战,生生斩杀了一个四臂族长老。

    甚至为了花桃蝶成为正宫的事情,苍疾还大闹八族圣地,他连阳向族的绝巅都顶撞过。

    在惊袅城,花桃蝶绝对是禁忌。

    曾经有宗师护卫探查过花桃蝶的营帐,就被花桃蝶一句话抹杀。

    谁敢惹花桃蝶。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重生六零之空间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