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妃:邪帝,〕〔快穿之被大佬盯上〕〔电竞王者:阳神,〕〔拐个王爷来种田〕〔许你凡尘一世爱〕〔我的极品老婆〕〔萌妻她从天上来〕〔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重生之军工霸主〕〔我的萌妃是大佬〕〔界河之祖〕〔影帝你的小迷妹上〕〔荒野幸运神〕〔美漫丧钟〕〔首辅家的小娇娘〕〔暴力丹尊〕〔重启修仙纪元〕〔重生之灰姑娘奋斗〕〔当医生开了外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2章 跳动的心脏(万更求订阅)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天罗狱内,苍疾浑身燃烧着黑炎,但这一刻,他竟然一动也不敢动。

    定神了几秒种后,苍疾才咬牙切齿的问道。

    咔嚓!

    咔嚓!

    咔嚓!

    虽然苍疾是浮空状态,但在他下面,方圆十里的地面,开始坍塌,一道道裂缝不断的蔓延出去。

    呼呼呼呼呼!

    与此同时,凌冽的寒风也随之而起,最终竟然是汇聚成了一道恐怖的龙飓风,数不清的树木被拦腰吹断。

    整个战场狂风呼啸,鬼哭神嚎,一副地狱景象,说不出的恐怖。

    苍疾气的浑身血管凸起,皮肤似乎有数不清的虫子在乱窜。

    痛苦、焦急!

    担忧、心疼!

    苍疾现在的心情之复杂,根本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多少年来,苍疾几乎已经忘记了这种近乎于绝望的情绪。

    他真的怕了。

    所有人都震撼于苍疾的愤怒。

    他是要发疯吗?

    “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苍疾又歇斯底里的吼道。

    轰隆!

    他吼出去的音波太强,甚至在空中形成一道尖锐的音爆,一些气血较弱的武者,直接七窍流血。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耳光。

    苏越走到孤峰最前方,拽着花桃蝶的头发,轻蔑的看着苍疾。

    虽然对方是近乎于绝巅的强者,但苏越竟然是毫无畏惧。

    他眼神直视着苍疾,就像是看着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虽然,苏越的气血只有三品。

    这场景也说不出的荒诞。

    “干什么?

    “当然是当着你这个神长老的面,亲手诛杀了这个恶妇。”

    轰隆!

    苏越一句话还没结束,他又一拳轰向花桃蝶的小肚子。

    “以及,你肚子里的孩子!”

    一拳落下,花桃蝶惨叫一声,痛苦的弯腰。

    苏越的拳芒太凌厉,甚至猛震荡出一道音爆。

    花桃蝶虽然是宗师,但她的气血被赵千恩禁锢,再加上她本来就是个气血武者,根本就不懂什么防御战法。

    这一拳,苏越打的花桃蝶五脏六腑错位,不断喷血。

    她的一张脸,瞬间由白到紫,就如湖面扶起来的动物尸体。

    “孩子?花桃蝶有孩子?”

    杨乐之诧异的看了眼赵千恩。

    苏越不是刚刚才见到花桃蝶吗?

    他还懂号脉?

    不对,苏越也没号过脉,他能一眼看穿?

    他是个b超机器?

    这也太惊悚了!

    当然,这句话杨乐之没来得及喊出来,他只是心里疑惑,毕竟场合太严肃。

    赵千恩瞪了眼杨乐之。

    苏越在这吓唬苍疾呢,看不出来吗?

    同样都是武大的学校,轮阴险,你们简直都是苏越的弟弟啊。

    就这智商,你们这以后可怎么玩!

    “什么,花桃蝶怀了我的孩子?

    “你们住手!”

    这一刻,苍疾更加着急到发疯。

    跨种族怀孕,何其艰难。

    他和花桃蝶尝试了无数次,每次都失败,难道终于成功了。

    阳向族的基因强大,花桃蝶如果能生下孩子,依然会是阳向族。

    苍疾心里甚至有些喜悦。

    能生孩子的小妾很多,但花桃蝶生下来的不一样。

    那可是爱情的结晶。

    “苍……”

    啪!

    “轮到你这个贱妇说话了吗?”

    花桃蝶张嘴想说话,她得和苍疾解释清楚,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

    可苏越一个耳光,扇的她口喷鲜血,头晕目眩。

    苏越的耳光,加持过力量增幅,和杨乐之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别打了!”

    苍疾气的发抖。

    “我不打可以,那得看你,同意不同意我的条件!”

    苏越冷笑一声。

    敢不同意条件,就打死你老婆!

    “我……”

    啪!

    “你竟敢不同意?”

    二话不说,苏越又一巴掌甩在花桃蝶脸上。

    “哼,苍疾,你嘴硬,你不同意,你好样的!”

    轰隆!

    苏越趁着力量增幅的加持还在,又一拳轰在花桃蝶的肚子上。

    啪!

    啪!

    轰隆!

    清脆的耳光,伴随着沉闷的拳击声,花桃蝶一个气血宗师,竟然被打的面目全非,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个猪头。

    气浪震荡,花桃蝶想求饶,可根本不敢开口说话。

    她也没机会开口说话。

    真的是疼。

    花桃蝶甚至疼的想死。

    苏越专门挑一个地方轰击,谁能受得了,更何况花桃蝶这种养尊处优的小妾。

    她七窍流血,现在流出来的泪,已经是血泪。

    花桃蝶抬头,只能幽怨的看着苍疾。

    她眼里只有绝望。

    战场上,所有的阳向族都在心脏狂跳,他们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畜生。

    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畜生。

    他打的可是花桃蝶啊,简直就是在找死。

    “住手!

    “你给我住手,你有什么条件,你倒是说啊!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条件啊,你倒是先说条件啊!

    “你住手!”

    苍疾气的差点晕过去。

    这个蝼蚁一样的畜生,是个脑残吗?

    你提条件可以。

    可你得告诉我条件是什么吧。

    没有条件,你让我怎么答应你。

    蠢货嘛!

    “啊?”

    苏越一愣。

    他回头看着赵千恩,眼神在询问着:你们没提条件?

    “这个,还没来得及说。”

    赵千恩吸了口凉气。

    花桃蝶也是倒霉,怎么就落到了苏越手里。

    他根本就不讲道理的。

    杨乐之感觉苏越有点脑残,但打的很痛快。

    ……

    哗啦啦!

    哗啦啦!

    ……

    趁着苍疾被牵制的瞬间,林东启在疯狂的轰击天罗狱的锁链。

    这妖器的裂缝已经越来越大。

    再过一会,林东启就可以轰破。

    这是好机会!

    如果不是花桃蝶,其实林东启都没有把握能轰碎这妖器。

    说实话,他的气血,其实已经有些撑不下去。

    没办法。

    林东启现在根本就没有心脏,他浑身血液的流动,全要靠气血来维持,这本身就会浪费很多力气。

    快!

    快!

    我死之前,一定要替神州摧毁这件妖器。

    这是可以屠杀九品的妖器,不可以让苍疾拿着祸害神州。

    苍疾也察觉到了天罗狱的异常,但他更担心花桃蝶的安全,现在有些没时间去顾及林东启。

    没有九品心脏,苍疾还可以再慢慢寻找,甚至可以熬时间去突破绝巅。

    但花桃蝶如果被杀,他会后悔一辈子啊。

    苍疾心如刀绞,连呼吸到喉咙的空气,都如锋利的针,割的他鲜血淋漓。

    “苍疾,我要让你放了林东启,率领着你们的军队,滚回惊袅城。

    “如果你敢再来祸乱神州,我们不介意再抓一次花桃蝶!”

    赵千恩上前一步说道。

    林东启的命,比花桃蝶重要一百倍,他必须要救了姐夫的命。

    可惜,自己还得几分钟才能突破。

    赵千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林东启赶紧逃出来。

    “对,立刻收起你那卑鄙的妖器,今天林东启将军不屑杀你,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苏越重复道。

    同时,他还给林东启留了点面子。

    明明是被苍疾打成狗,但装比的套路不能少。

    闻言,林东启都差点被苏越气笑。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要面子,先不管打架赢不赢,但装比永远不能输。

    我都被打成这狗样了,还饶过苍疾。

    我自己都脸红,好惭愧。

    你小子,和你爹苏青封一样,什么牛比都敢吹。

    “不可能!”

    苍疾阴沉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

    轰隆!

    苏越抓住花桃蝶的头发,一个漂亮的膝撞,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骨骼响声,花桃蝶的脊椎都差点被震断。

    噗!

    花桃蝶吐出一大口鲜血,眼球都差点被震出来。

    “苍疾,重新组织你的语言!”

    苏越单手捏着花桃蝶的脖颈,一脸平静的说道。

    就是要保持这个面瘫的表情,让你们看不清我的深浅。

    我苏越膨胀了,我就喜欢欺负这种九品的神长老。

    一个个流弊什么?

    看不惯。

    “不是本尊不放人,是放不了啊。

    “在天罗狱的禁锢里,必须死一个九品才可以重新打开。

    “不骗你,本尊自己都打不开!”

    苍疾气的浑身冒烟。

    你能不能别打了,那可是我的老婆,肚子里可是我的儿子啊。

    你别给我打流产了。

    虽说宗师的肉身坚固,但也经不住这样殴打啊。

    “你倒是想办法啊,蠢货吗!

    “为了你的妻儿,你就不能自杀吗?”

    苏越又在殴打花桃蝶。

    “看看你找的什么丈夫,遇到事情,就知道推卸责任,他根本就不想救你。

    “假惺惺的爱情,我看不惯。

    “爱情,去踏妈的爱情,都是假的。”

    苏越边打边骂。

    惨绝人寰……孟羊都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

    “你住手,我想办法,我想办法行不行,你住手!”

    苍疾简直要发疯。

    这蝼蚁到底是个什么魔鬼。

    好话歹话,全让你一个人说尽了,我还能说什么。

    我怎么可能会自杀,开什么玩笑。

    “你有什么办法?”

    苏越停下来问道。

    “暂时想不到,你给本尊点时间!”

    苍疾舔了舔舌头。

    “给你麻痹,敢和你苏爷爷开玩笑。

    “大剑给我!”

    苏越朝着杨乐之伸手。

    “给!”

    虽然不知道苏越要干什么,但杨乐之还是把长达一米六的大剑递给苏越。

    “你别杀她,千万不要,冷静一点,本尊在想办法,给点时间啊!”

    苍疾以为苏越恼羞成怒,要残杀花桃蝶,他连忙好言好语的劝阻到。

    “杀?

    “这贱妇恶贯满盈,我怎么可能轻易杀了她。

    “苍疾,睁大你的狗眼,你看这剑,它又粗又硬,就像你的脸,它又长又黑……

    “我喜欢看一种杂技,叫吞剑。

    “孟羊,掰开贱妇的嘴,今天我要让苍疾神长老的老婆,给大家表演吞剑。

    “门票免费!”

    苏越高高举起黑九剑。

    不错。

    杨乐之打磨的很精致,上面还有不规则的浮点。

    够刺激!

    呜呜呜呜!

    花桃蝶瞬间被吓的魂飞魄散。

    大黑剑虽然没有剑刃,但太长了,也太粗了。

    虽然自己能吞,但这大剑,真的吞不下啊。

    花桃蝶的身高,也刚刚一米六出头。

    如果这大黑剑从嘴里吞下去,可能直接就开膛破肚了。

    这是要杀人啊。

    “对了,把毒妇的牙齿都敲碎了,不能有齿感!”

    苏越又补充道。

    “你能不能冷静一下,给本尊点时间想想!”

    苍疾睚眦欲裂。

    这蝼蚁到底是个什么魔鬼。

    我苍疾什么时候惹了这么个瘟神,等有机会,一定要将这瘟神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啊。

    “苍疾,你和林东启联手,合力打碎天罗狱,这是你唯一的办法。”

    赵千恩寒着脸说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说起来,苏越这小子给力啊。

    哪学的这些花里胡哨的吓人把戏,把苍疾都吓的有些懵逼。

    “不可能……你们……”

    苍疾下意识就要拒绝。

    开什么玩笑,因为这一战,惊袅城被炸了,1000多个图月勇士发疯,还叛逃了一个镇恶先生。

    你现在又要让我摧毁天罗狱,简直是滑稽。

    如果摧毁了天罗狱,以后还怎么杀九品。

    没有禁锢,九品跑的比狗还要快,根本就追不上。

    不行。

    绝对不行。

    况且,这天罗狱是从八族圣地借的,严格意义上说,根本就不属于苍疾。

    “嗯?

    “剑来!”

    苏越举起黑九剑,孟羊捏着花桃蝶的嘴。

    ……

    咻!

    ……

    “苏越危险,小心弓箭!”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牧京梁一声大吼。

    谁都没有料到,原本一个稀松平常的七品阳向族,措不及防间的朝苏越他们射箭。

    这一箭之诡异,就连牧京梁都没有注意到。

    而且箭矢之快,堪比闪电,哪怕九品都没时间去拦截。

    全场紧张。

    所有人的视线,都注视在箭矢之上。

    噗!

    箭出……射箭的七品异族一口鲜血喷出去。

    他满头杂毛,手里捏着一柄裂缝密布的古老长弓。

    这一箭,他需要用气血来燃烧,原本就不是属于自己的妖器,要施展出来,得付出极大的代价。

    稀里哗啦!

    杂毛七品一箭射出去,长弓支离破碎。

    这是杂毛七品的压箱底绝学。

    这一刻,他终于施展了出来。

    当然,由于气血燃烧的太多,杂毛七品重伤。

    赵启军团的七品中将立刻冲上去,一拳震碎了杂毛七品的五脏六腑。

    然而,杂毛七品没死。

    他狞笑着,又和七品中将战在一起,歇斯底里。

    哪怕是死,杂毛七品也不能白死。

    ……

    “该死,这箭矢一定会杀一个人!”

    赵千恩下意识挡在苏越他们面前。

    可恨,自己还没有突破。

    林东启也被吓的魂飞魄散,该死,意外还是出现了。

    这次战争根本没有掌目族参加,可阳向族之中,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远程弓箭手。

    “苏越,你们全部退后!”

    根本容不得苏越他们反抗,赵千恩自己将他们甩在身后。

    绝对不能让他们死。

    “哈哈哈……你们真以为,我苍疾无可奈何吗,你们……什么……”

    噗!

    箭矢气势如虹,终于轰杀了一个武者。

    精准无误,任何人都无法躲闪。

    可死者……却不是人族的武者。

    是花桃蝶。

    哪怕箭矢有机会诛杀赵千恩,但依旧是精准的穿透了花桃蝶的嘴。

    花桃蝶丧命。

    她身体笔直的摔到,至死,她眼睛里都流露着不可思议。

    死不瞑目。

    她不相信,自己竟然会死。

    她不相信,苍疾为什么不救自己。

    她不相信的事情还有很多。

    死了。

    花桃蝶死的彻彻底底。

    苍疾脸庞僵硬,就如被雷电轰击了一万次一样。

    这一刻,苍疾的心,支离破碎。

    他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自己最爱的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死在了自己手下的箭矢中。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最疼爱的花桃蝶,就这样死了。

    苏越他们也面面相觑,特别是赵千恩,他简直是死里逃生。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箭不偏不倚,竟然是射杀了花桃蝶。

    这根本不是意外,也不是射偏!

    从一开始,这一箭就是瞄准着花桃蝶,根本没有一丝犹豫。

    白小龙和孟羊口干舌燥。

    苍疾的手下,杀了花桃蝶?

    什么原因!

    牧京梁、林东启他们这些九品,还有全场的所有武者,全部目瞪口呆。

    谁都无法理解这一幕。

    杂毛七品还在和神州中将厮杀,这时候,所有的阳向族都注视着杂毛中将。

    他竟然杀了神长老最疼爱的花桃蝶。

    他找死吗?

    ……

    “恭喜神长老,斩断情根,从此逍遥天地间,可成就绝巅大业!”

    “哈哈哈哈……恭喜神长老,贺喜神长老,妖妇已除,您终于能扶摇直上九万里,问鼎绝巅。”

    “神长老万岁,阳向族万岁,惊袅城万岁。”

    “恭喜神长老,贺喜神长老!”

    “哈哈哈哈,神长老万岁,神长老举世无敌,神长老千秋万代!”

    ……

    杂毛宗师被轰击到满身是伤,看上去触目惊心。

    明眼人能看得出来,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可这个杂毛宗师却犹如一个疯子,歇斯底里的嘶吼着。

    他们的声音说不出的难听,但在长龙无休止的回荡,就如指甲在狠狠划着玻璃,令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疯了。

    这个宗师明显是疯了。

    全场愕然。

    牧京梁都有些动容,阳向族之所以难对付,就是因为这些狠人太多。

    他为了让苍疾斩断情根,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一命换一命,直接格杀花桃蝶。

    狠人。

    绝对是个狠人。

    爆山庭被打的浑身是血,此刻再加上花桃蝶被杀,他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去,气血运转都不太顺畅。

    花桃蝶死了。

    从今天开始,他这一脉的沸血族,想再敲诈苍疾的资源,就是个梦想了。

    苍疾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宝藏。

    该死的杂毛,你毁了我沸血族的根基。

    简直是该死!

    “你疯了吗?”

    惊袅城八品的城主质问道,他还要阻挡神州的八品中将,也只能苍白的质问一句。

    这个杂毛,是他的手下。

    “花桃蝶这妖妇,卑鄙无耻,贪婪无度,她祸乱惊袅城,乱造杀孽,又吃里扒外,给沸血族输送了多少资源?

    “阳向族多少人,死于这个毒妇的谗言之下,能数的清吗?

    “今日神长老因为这毒妇被威胁,她竟然不知道自刎成全神长老,她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嫉妒贪婪,贪生怕死,这种毒妇,怎么能不杀她!”

    “哈哈哈,杀得好,杀得好啊……哈哈哈!”

    杂毛阳向族仰天狂笑。

    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求生的,所以根本不在乎中将的轰击。

    迟早都是死。

    能替神长老多对抗一会,那就坚持着。

    “神长老,属下之忠心,日月可鉴。

    “神长老,毒妇已死,请开启您的至尊霸业。”

    杂毛宗师继续和疯子一样在嚎叫。

    阳向族大军全线沉默。

    其实,杂毛宗师说的没错。

    花桃蝶在阳向族的罪孽,简直罄竹难书。

    湿境八族全部排外,被一个沸血族的毒妇压在头顶,谁能舒服?

    更何况,这毒妇动辄就要杀人,且手段之残忍,丧心病狂。

    偏偏神长老鬼迷心窍,对这个毒妇百依百顺,这样就更加让花桃蝶肆无忌惮。

    她的死,可谓是大快人心。

    阳向族全体武者甚至想欢呼庆祝,但他们基本的脑子还在,他们根本不敢,他们甚至还得表现出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

    神长老对花桃蝶的感情,真的是一言难尽。

    ……

    “你……真的该死啊!”

    终于,苍疾回过神来。

    谁能想到,这个堂堂九品神长老,他的眼眶湿润,竟然有泪水滴趟出来。

    要知道,苍疾可是号称绝巅之下第一人啊。

    呼呼呼!

    呼呼呼!

    不知何时,苍疾身上的黑炎越来越浓郁,远远看去,他身上似乎覆盖着一颗巨大的鬼头。

    方圆百里的大地开始颤抖,谁都能感觉到苍疾的滔天愤怒。

    现在的他,就是一座即将要爆发的火山。

    仅仅是吐息之间,就能引起狂风大作。

    “该死啊!

    “所有人都该死,所有人都该死,所有人都应该给我的妻子陪葬。

    “本尊要让你们陪葬,陪葬啊!”

    苍疾仰天怒吼。

    他远远望着花桃蝶的尸体,伤心欲绝。

    从今往后,谁能给我整理衣袍?

    从今往后,谁能和我诉说衷肠。

    曾经,你为了我苍疾,敢于和整个沸血族为敌,敢于和八品妖兽对峙。

    而我,却连你的生命都无法守护。

    我苍疾对不起你。

    我苍疾辜负了你。

    我说过,要明媒正娶,让你成为绝巅之妻,让你享受一切荣华富贵,可我根本就做不到。

    花桃蝶,你为什么要走。

    “咱们……是不是玩砸了?”

    孟羊咽了口唾沫说道。

    原本还计划用花桃蝶威胁苍疾,可谁能想到,苍疾的手下,竟然一箭诛杀了花桃蝶。

    这简直是最大的意外。

    战场之复杂,果然变幻莫测。

    “不怪你们!”

    赵千恩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苍疾手下竟然还有这种狠人。

    一个七品武者,竟然用自己的命,去换花桃蝶的命。

    对!

    杂毛宗师聪明绝顶。

    他只能射出一箭,他知道射死苏越他们任何一人,都没有一点点作用。

    花桃蝶依然是被威胁的状态,苍疾不可能放开手脚。

    只要杀了花桃蝶,苍疾最后一个命门也就烟消云散。

    而且赵千恩也没有想到,花桃蝶在惊袅城竟然这么遭人恨,这得多么飞扬跋扈。

    你说你一个沸血族,竟然不知道低调。

    “都准备一下,我准备把你们送回赵启军团内部!”

    苏越他们还在感慨,突然,赵千恩声音阴沉的说道。

    “送我们回去?怎么送?”

    杨乐之一愣?

    “倒数10秒吧!”

    赵千恩没有多解释。

    他目视着林东启,嘴角漏出一抹微笑。

    赢了。

    虽然中途出现了一些波折,但花桃蝶的事情,还是让苍疾分心,从而给林东启创造了大量的机会。

    他专心致志,几乎就要轰破天罗狱。

    赵千恩能感觉得到。

    就差最后一点。

    甚至林东启能在自己突破之前,率先脱困。

    苍疾高估了他的天罗狱妖器,当然,也可以说他低估了林东启的实力。

    一件妖器而已,根本不可能让林东启丧命。

    赵千恩转头,又注视着被牧京梁殴打的爆山庭。

    等自己突破的刹那,就可以带着苏越他们先回军团内部,让小家伙们安全。

    之后,立刻协助牧京梁杀九品。

    措不及防之下,爆山庭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脱。

    他们要秒杀。

    爆山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圈套里。

    林东启逃亡。

    爆山庭被杀。

    苍疾施展黑炎,同样要承受反噬。

    这一战,惊袅城气势汹汹而来,最终却一败涂地,简直是大快人心。

    等战争结束,赵千恩一定要向军部申请,好好犒赏苏越他们。

    这一次,他们功劳太大。

    ……

    “林东启,我会用你尸体,去祭奠我的亡妻!”

    苍疾冷冷盯着林东启。

    花桃蝶死了,这个世界上,便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东西。

    在苍疾眼里,林东启现在就是个尸体。

    “嘿嘿嘿,是啊……希望你能如愿!”

    林东启嘴角带着轻蔑的嘲笑。

    咔嚓!

    咔嚓!

    咔嚓!

    这时候,长蛇一样盘踞在空中的天罗狱锁链,竟然是开始断裂。

    对!

    每隔几米,就出现了一个断裂点。

    与此同时,天罗狱弥漫出来的那种可怕压迫,也开始一点点的消散。

    林东启面色平静。

    施加在他身上的禁锢,正在一点一点的开始消散。

    ……

    “破了,老林,好样的!”

    牧京梁狂笑一声。

    真是一场完美的反击战,苍疾怕是要被气的吐了血。

    只要天罗狱碎裂,林东启就可以轻易逃回来。

    “该死,苍疾这废物,怎么连个林东启都困不住!”

    爆山庭心里急啊。

    他已经被牧京梁他们联手打的够呛,可恨自己摊上了两个猪队友,根本就帮不上忙。

    爆山庭原本还期盼着苍疾赶紧杀了林东启,自己也好撤退。

    可谁能想到,苍疾竟然失败!

    人族大军欢呼。

    而异族联军则一个个垂头丧气,他们更担心惊袅城里的爹娘还是不是活着。

    杀了花桃蝶的杂毛七品,已经在死亡的边缘。

    他之所以还没有咽气,是因为他抱着必死的决心,要看看苍疾如何斩杀人族九品。

    可惜,天罗狱竟然碎了。

    杂毛七品气的心肺爆裂,差点直接咽了气。

    对付杂毛的七品中将步步紧逼,只要能杀了这个杂毛,人族军团的宗师数量就会占优势。

    到时候,他们甚至可能再杀几个宗师。

    ……

    “苍疾,你的黑炎不轰击过来吗?”

    天罗狱暂时没有彻底奔溃,林东启还没办法离开。

    他需要等几秒。

    这几秒,林东启就计划牺牲自己。

    顺便,他要用自己的最后力量,重伤苍疾。

    这样一来,才可以给元星子留下足够的时间,也能让东战区再安全几个月。

    一切都很圆满。

    甚至,圆满的超出了林东启的想象。

    他可以笑着死。

    “林东启,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早点轰破这天罗狱!

    “那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救花桃蝶,你为什么这么蠢,为什么不能早一点点!”

    然而。

    苍疾并没有预料中的歇斯底里。

    他只是平静的冷笑着,平静的犹如一只恶鬼,令人胆寒。

    林东启皱着眉,他心里焦急:

    苍疾你赶紧来杀我啊,我的心脏都准备好了。

    你受伤,然后闭关,好好炼化我的心脏,多圆满。

    快来杀我!

    “林东启,你的狗命,我随时可以取走,但现在,我要先替我亡妻复仇。”

    唰!

    终于天罗狱彻底碎裂,可苍疾没有如了林东启的愿,他却一个转身,竟然直接朝着苏越他们掠去。

    绝巅?

    重要吗?

    林东启的狗命,重要吗?

    花桃蝶已经死了,我又着急什么?

    苍疾万念俱灰。

    以他的资质,哪怕没有林东启的心脏,照样可以突破到绝巅,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他现在心里,只剩下憎恨。

    苍疾要亲手抓住这五个畜生,要把他们挫骨扬灰。

    这几个人不是庸才,能杀了他们,也可以给花桃蝶一个交待。

    “苍疾,你找死!”

    林东启被吓的差点窒息。

    情况失控。

    他根本没有预料到,苍疾竟然会这么冲动。

    他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舍得放弃自己的心脏?

    这简直是个蠢货啊。

    ……

    “大、大哥……你、你真的是宗师?”

    杨乐之被吓的瑟瑟发抖。

    苏越和白小龙他们也脸色铁青,难看的可怕。

    赵千恩变异了。

    没错,就在这几秒,赵千恩身上的气息,犹如暴风中的海浪一样,一层又一层的疯狂叠加。

    浓郁的灵力压迫下,他们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我早就和你们说过,我是八品宗师……不对……我现在是九品。

    “但还得几秒时间!”

    赵千恩看着苏越他们,淡漠的笑了笑。

    得好好欣赏一下这群小鬼的惊讶表情。

    “不好!”

    然而。

    也就在这一刻,赵千恩呼吸凝固。

    他迎面感觉到一股滂湃到无法形容的恐怖威压。

    赵千恩吓的浑身汗毛颤栗。

    别说自己还没有彻底突破,哪怕是突破到九品,也根本不是这股力量的对手啊。

    是苍疾!

    这畜生放弃了林东启,竟然是朝着他们冲击过来。

    来不及啊。

    还剩下2秒的时候,赵千恩就可以突破。

    可苍疾的速度更快,他连02秒都用不着,就会杀了所有人。

    他身上燃烧着至高的法则之力,那黑炎九品都挡不住。

    苏越他们藏在赵千恩身后,已经忘记了呼吸。

    赵千恩脸色漆黑,甚至看到了自己死亡后的模样。

    “拿命来吧!”

    黑炎之中,苍疾的身影从天而降,就如一条恐怖的黑龙降世。

    他伸出自己的手掌,率先要去抓苏越。

    就是这个畜生,三番五次羞辱花桃蝶,他最该死。

    ……

    “苏越,逃啊!”

    措不及防的一幕,吓坏了神州所有强者。

    牧京梁一声惊叫,嗓子都差点被喊破。

    莫其正他们也没想到,苍疾放着林东启不顾,竟然会用黑炎,去对付几个未封品的晚辈。

    ……

    “完蛋,这次要死啊!”

    面对黑炎,苏越连眨眼睛的力量都没有。

    这一刻,他们就是不能动弹的蝼蚁,而苍疾的手掌,就是一只从空中踩踏而下的巨大天柱。

    根本就没有生还的机会。

    这次,真的死定了。

    赵千恩焦急到几乎要哭出来,自己死,无所谓,但他对不起苏越他们。

    咔嚓!

    咔嚓!

    咔嚓!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闪烁到所有人面前。

    而苍疾的拳头,则定格在了空中,随后被一层冰棱覆盖。

    整片天地,顿时间寂静下来。

    黑炎已经燃烧到了苏越他们的面前,苏越的皮肤都已经被灼伤。

    但这一刻,林东启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

    他面朝赵千恩,嘴角微笑。

    他拦截在了苍疾面前,他的背部中心,被苍疾的胳膊直接洞穿。

    苍疾的手掌里,紧握着一颗跳动的心脏。

    而苍疾的胳膊,也被林东启胸膛的寒冰所冻结。

    就这样,林东启挡在苍疾和赵千恩的中间。

    他用自己的胸膛,禁锢了苍疾的拳头。

    苍疾虽然震怒,但他黑炎耗尽,根本没办法再继续轰击苏越他们。

    林东启胸膛的坚冰,苍疾一时间根本无法震碎。

    “带着学生们,立刻回!

    “这是……军令!”

    林东启的脸,和赵千恩只有不到20厘米。

    他语气平静,一字一句的说道。

    咚咚!

    被苍疾捏在掌心里的心脏,还在跳动,苏越他们能听到跳动的声音。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