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上单魔王〕〔漫威天使降临〕〔谋入相思〕〔和离之后再高嫁〕〔英雄联盟女魔王〕〔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第一神丹师〕〔我的美利坚〕〔景男神的尾巴殿下〕〔向晚意不识〕〔宋辞霍慕沉〕〔公诉先锋〕〔神灵之珠〕〔绝望大魔王〕〔穿越之夫荣妻华〕〔宠婚撩人,总裁的〕〔唐姝〕〔这个和尚很暴力〕〔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家武将有数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4章 九品末日,爆山庭之死(万更求订阅)
    赵千恩返回来的一刹那,爆山庭心里就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好歹是个堂堂九品,能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个蠢货。

    牧京梁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打伤我?

    那两个九品,为什么千方百计暗算我?

    巧合吗?

    根本不是。

    他们是要杀自己。

    稍加分析之后,爆山庭被吓的头皮发麻。

    对!

    牧京梁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斩杀自己。

    他们一定早就知道了赵千恩要突破,所以才会无休止的消耗自己。

    而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果然。

    赵千恩这个畜生,朝着自己冲击而来。

    其歹毒的用心,还用得着解释吗?

    逃!

    爆山庭不是个傻子。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留在原地送死吗!

    轰隆!

    爆山庭身躯一转,直接是化作一道闪电,毫不犹豫的朝着苍疾掠去。

    只要能靠近苍疾,他就可以想办法,替自己承受伤害。

    轰隆隆!

    轰隆隆!

    由于爆山庭的速度太快,沿途将空气都一重重撞塌,长空发出了清脆的音爆声,如惊雷一样炸向在天地间。

    “哼,爆山庭,你现在想逃,不觉得已经迟了吗?”

    爆山庭甚至还没有掠过两军的分界线,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漆黑的大网。

    这时候,莫其正的冷笑回荡在空中。

    爆山庭想闪开渔网,已经来不及。

    没办法,他之前计划不惜一切代价的逃,根本没有意识到途中的拦截,现在已经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渔网悄无声息,根本就没有任何气血波动!

    “该死!”

    爆山庭一声怒骂。

    然后,他被渔网裹住,而渔网的另一头,连通着一根很粗的线。

    莫其正抓着这根线,爆山庭就只能在空中挣扎。

    这一刻,他就如渔夫网里的一条大蛤蟆,只能是无力的挣扎,却根本没办法逃出渔网。

    轰隆隆!

    轰隆隆!

    爆山庭的九品气血轰击开来,就如直升机在投射炸弹,地面被炸出了一道道恐怖巨坑。

    “该死,牧京梁,你卑鄙无耻,有种一对一单挑,你算什么本事!”

    爆山庭急的浑身冷汗。

    这到底是个什么破妖器,为什么自己的九品气血都没办法挣脱。

    牧京梁他们,这次是下定决心要杀自己啊。

    “你们俩个,在这看戏呢?”

    随后,爆山庭又朝着钢骨族和另一个九品骂道。

    简直就是两个脑残。

    没看到牧京梁他们的杀招已经降临,你们竟然还在愣神。

    猪队友。

    根本就是猪队友。

    果然!

    牧京梁、白辉宗和莫其正三人,早有默契。

    他们同一时间朝着爆山庭的心脏轰击而去,这一次,每个人都在燃烧心血,根本就不计任何代价。

    赵千恩也从另一个刁钻的角度,轰出了自己最强的一招。

    三秒之后,爆山庭必然会死。

    九品们的速度原本不会这么慢,可爆山庭不蠢,他还知道透支自己的所有力量,去形成一个缓冲地带。

    他虽然挡不住四个九品的轰击,但起码要延迟轰击,给他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

    异族九品,还没有死绝。

    他还有最后一个救兵……苍疾!

    “哼,指望那两个畜生,你就想多了。

    “你的禁锢领域同样会禁锢你友军的救援,就钢骨族的速度,根本就是个笑话!”

    牧京梁一声冷笑。

    钢骨族来不及救援,另一个九品虽然擅长速度,但他来了,同样是送命。

    而且那个九品太谨慎,他装疯卖傻,根本一点点的亏都不想吃。

    牧京梁早就算准了两个九品的性格。

    “苍疾,你速速来替我挡住这一招!”

    爆山庭发疯一样的挣脱渔网。

    随后,他又朝着远处的苍疾吼道。

    事到如今,他只能靠苍疾来救命。

    苍疾是最强九品,他肉身强悍,哪怕替自己吃下这一招,也不可能被格杀。

    这该死的渔网,自己还得几十秒才能轰碎。

    “一个比一个蠢!”

    苍疾手掌被林东启禁锢着,他原本还在苦恼怎么挣脱束缚。

    可爆山庭却又陷入危险。

    苍疾说不出的火大。

    不得不救啊。

    爆山庭是自己请来的援军,如果他陷入危机自己不救,以后就别做人了。

    而且八族圣地的沸血族绝巅,绝对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爆山庭不可以死。

    念头落下,苍疾就拖拽着林东启还没有死透彻的尸体,也朝着爆山庭他们冲去。

    苍疾手掌被禁锢,他确实没办法再施展战法。

    当然,可他还可以牺牲自己,替爆山庭吃下牧京梁他们的联击。

    虽然会受伤,但爆山庭能活着最重要。

    苍疾也是郁闷到发疯。

    这一仗到底怎么回事,明明是大顺风的局面,为什么最终打的这么艰难。

    老家被偷。

    老婆被杀。

    猪队友又遍地走。

    一群畜生,带不动啊。

    “嘿嘿嘿……苍疾,你真以为我死了吗?

    “我这条命,没那么没用,我会让你三个月用不出气血,我哪怕是死,也不能让你再祸乱神州的国土!”

    苍疾焦急的朝着爆山庭掠去,沿途甚至撞击出一道黑洞。

    而他在林东启的背部,根本看不到林东启的表情。

    元星子的计划,三个月后启动。

    这三个月,就让苍疾乖乖闭关,好好熔炼自己的毒心脏吧。

    赵启军团得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而且赵千恩接手赵启军团,也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天空中那些残留的天罗狱锁链碎片,正在微微颤抖。

    这些锁链上,沾满了林东启的鲜血。

    ……

    “撤退!”

    地面上对峙的低阶战场,也纷纷开始撤退。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都在疯狂的撤退。

    原本100多米的空白地带,瞬间拉长到两公里。

    不撤退不行啊。

    爆山庭在空中挣扎,气血如流弹一样砸落下来,人族也好,异族也罢,已经有不少武者负伤,甚至异族还有武者死亡。

    必须退开。

    苏越他们也跟着大军撤退,留在原地就是找死。

    但哪怕是后退之后,苏越他们还在军团的最前线。

    苏越百忙之中还吞下五六颗丹药。

    人族的丹药已经损耗完,这是在惊袅城偷的,不得不承认,苏越的司空战法太好用。

    这也是一种修炼。

    九品对轰的恐怖乱流,就是一个天然的压迫之地,在这种状态下,气穴可以更快的炼化丹药里的药性。

    苏越感觉了一下。

    果然!

    气血值有所增加。

    刚刚突破的时候,是2002卡。

    就这一会的压迫,如今已经到了2009卡。

    苏越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该求变了。

    在悬崖下修炼,速度已经越来越慢,可在战场冲锋,不知不觉都在涨气血值。

    而且苏越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确实是缺乏冲锋陷阵的经验。

    一路以来,他都是依赖着系统在偷袭。

    但那不是完整的战争,也不是完整的武道之路。

    有些常年冲锋陷阵的武者,双眼就会闪烁出一种血腥气,自己比较缺乏这种压迫力。

    这是不得不承认的短板。

    ……

    嗡嗡嗡!

    嗡嗡嗡!

    天穹震荡,狂风大作。

    牧京梁他们四个宗师联手袭杀爆山庭,他们渗透出来的气血之力,就已经令大地开始坍塌。

    一道道扭曲的裂缝蔓延出去,方圆百里的大地都在颤抖。

    成片成片的树林坍塌下去,远处的山脉开裂,有些险峰甚至坍塌。

    数不清的妖兽在不安的嚎叫。

    天地一片混乱。

    牧京梁他们的杀招,也已经从四个方向,死死锁定着爆山庭。

    距离他的心脏,已经不足五米。

    几个呼吸之后,爆山庭就是一具尸体。

    “苍疾……救我啊!”

    千钧一发之际,苍疾碾碎重重虚空而来。

    爆山庭凄厉的嘶吼。

    他见到了救星。

    “想杀爆山庭,你们有没有问过我苍疾的意见,简直可笑!”

    苍疾的速度极快。

    眨眼间,他已经出现在爆山庭的上空。

    下一瞬间,苍疾就可以代替爆山庭,承受这四个九品大将的一击。

    “苍疾,多谢!

    “哈哈,牧京梁,你简直是个跳梁小丑,想杀我?做梦……哈哈……咳咳……哈哈!”

    爆山庭得救,他笑的连连咳嗽。

    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简直是可笑。

    牧京梁他们皱着眉。

    该死的苍疾,这时候竟然会来搅局。

    “苍疾,我杀了你!”

    赵千恩恨透了苍疾。

    他恨不得和苍疾同归于尽。

    哪怕杀不了爆山庭,也要打掉你苍疾半条命。

    “苍疾,你想救爆山庭,你有没有问过我林东启的意见?”

    就在这时候,原本如尸体一样沉寂的林东启,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已经没有活人的光泽,通体灰白,就如两颗灰色的青石。

    林东启胸膛冻结着苍疾的手臂,嘴角却是一抹嘲弄。

    咻!

    咻!

    咻!

    破空声响起。

    那些被林东启鲜血湿透的断裂锁链,如一颗颗导弹一样,朝着苍疾射击而来。

    差不多40多块锁链碎片,沿途音波刺耳,还拖拽出一道道恐怖的血色匹练,如果从远处看去,这些锁链好像是一道道血色的流星,说不出的美轮美奂,且狰狞血腥!

    “林东启,你还没死!”

    苍疾被惊的一脸呆滞。

    他竟然还没死,他竟然还在暗算自己。

    “我的血,已经渗透在锁链内,它们现在就是我林东启的妖器。

    “这些锁链,可以打裂你的气环,让你三个月再无法使用气血。如果你敢使用,你的根基会破,你这辈子,将永远无法突破到绝巅。

    “苍疾,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嘿嘿嘿!”

    林东启的声音已经变了。

    很冰冷。

    没有任何温度,就如地狱的恶魔在冷笑,哪怕是九品,都头皮发麻。

    噗!

    噗!

    噗!

    眨眼时间,锁链已经如密密麻麻的子弹,不断穿透苍疾的身躯。

    苍疾想要躲闪。

    可根本无能为力,林东启是个畜生,他为了让自己承受锁链的轰击,竟然将自己禁锢在原地。

    别说去帮爆山庭,苍疾现在根本就自身难保。

    “你……呃啊……”

    轰隆!

    爆山庭被吓的魂飞魄散。

    救兵没了。

    苍疾自己都身陷囹圄,根本没时间来拯救自己。

    完了。

    爆山庭山穷水尽,急的发疯!

    再有几秒,他就可以轰破这该死的渔网,再有几秒,钢骨族和另一个九品就能来救自己,再有几秒,苍疾也可以来救自己。

    可就是这关键的几秒,要了自己的命。

    噗!

    牧京梁的杀招,率先毁了爆山庭的五脏六腑。

    他还没死,最多算重伤。

    莫其正的毒,摧毁了爆山庭的恢复能力,他的气血,彻底陷入瘫痪状态。

    爆山庭怒吼一声,七窍都在狂喷鲜血。

    他疯了一样想逃。

    可根本无可奈何。

    白辉宗一招断了爆山庭的命脉,让他胸膛彻底炸开。

    爆山庭已经看到了自己死亡后的模样,他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啊。

    我只是来打酱油,我只是苍疾的雇佣兵啊。

    “异族……该死!”

    最后,赵千恩一个上勾拳,从爆山庭的胸膛,直接贯穿到了爆山庭的脖颈。

    远处,钢骨族和异族九品被吓的肝胆俱裂。

    死了!

    在四个九品的连环轰击之下,爆山庭根本就没有一点生存的希望。

    “我爆山庭哪怕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好活……我要杀尽你人族武者……我恨呐!”

    临死的刹那,爆山庭终于轰破了莫其正的渔网。

    他也是个狠人。

    自知已经没有活命的希望,爆山庭燃烧体内最后的气血,化作一道流星,二话不说就朝着人族大军的中央位置轰击而去。

    死!

    也要拉一群垫背的。

    “不甘心,我爆山庭不甘心啊!”

    爆山庭的身躯已经轰击而去,但他的声音,还在空中回荡。

    “阻止!”

    牧京梁话落,甚至已经化作一道闪电,朝着爆山庭的尸体掠去。

    嗖嗖嗖!

    根本就不用思考,莫其正、白辉宗和赵千恩的身躯,也仅仅跟随牧京梁,返回去拦截爆山庭的身躯。

    没错!

    杀爆山庭,原本就分为两个步骤。

    第一,是格杀爆山庭。

    第二,就是防止爆山庭发疯。

    秒杀爆山庭,需要四个九品联手一击。

    而阻止爆山庭发疯,同样需要他们四个用身躯去抵抗。

    虽然四个九品都会承受一些伤,但毕竟是四个人分摊爆山庭的气血轰击,最多也就是轻伤。

    牧京梁他们有备而来,速度极快。

    爆山庭的气血,犹如一团烟花,在空中炸裂。

    可牧京梁和莫其正他们,掠到爆山庭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们每个人都展开一道气血护罩。

    四个护罩联合在一起,直接是将爆炸,罩在护盾内部。

    下方是惊恐的人族武者,所幸,最终只是虚惊一场。

    苏越口干舌燥,浑身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杨乐之他们更是被吓的脸色惨白。

    虽然爆炸源距离他们很远,但只要落下来,人族大军绝对会遭殃。

    这些九品,一个个都是核弹级的怪物,一个比一个暴躁。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护盾内部,爆山庭的气血疯狂震荡,直接是连虚空都彻底轰塌,一只不规则的漆黑裂缝,一闪而逝。

    这种爆炸,似乎已经出离了这片虚空可以承受的最大范围。

    噗!

    噗!

    噗!

    噗!

    牧京梁他们四个九品,齐刷刷吐出一口鲜血。

    能看得出来,他们支撑成这样,也是在玩命。

    “你们该死!”

    钢骨族和另一个九品想袭杀牧京梁。

    “白辉宗,赵千恩,你俩去牵制九品,余波我和莫其正来对抗!”

    牧京梁冷静的说道。

    “明白!”

    眼看着钢骨族和异族九品要杀来。

    白辉宗和赵千恩一人一个,开始牵制对方的九品。

    余波虽然也很恐怖,但最开始的爆炸已经结束,莫其正和牧京梁可以抵抗余波。

    就这样,秒杀爆山庭之后,九品战场又陷入了最初的胶着。

    白辉宗和赵千恩虽然都是新晋九品,但钢骨族和异族九品同样没有什么斗志,他们可以保持着一种平衡。

    爆山庭的气血还需要一些时间才可以消化。

    但问题不大。

    诛杀爆山庭,圆满成功!

    ……

    “畜生啊!”

    与此同时,战场中央的苍疾,也终于从林东启的胸膛中,拔出了自己的手臂。

    可惜,天罗狱的锁链,还在来回轰击着自己。

    伤势越来越严重。

    苍疾不敢耽误,他立刻就在空中盘膝而坐,直接进入绝对防御状态。

    如果继续被这些残破锁链轰击下去,很可能根基都要毁。

    而苍疾之所以在战场上空盘坐,是因为他根本无法离开这片区域。

    林东启不知道用什么妖术祭炼过天罗狱,这些锁链已经封锁了这片虚空,苍疾身负重伤,现在根本就没能力打破这片虚空。

    当然,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林东启的心脏,彻底到了自己手里。

    可恨。

    这一战的损失太惨重。

    爆山庭竟然都被斩杀,这些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苍疾现在内忧外患。

    沸血族的事情,还不知道该怎么和八族圣地解释。

    所以,他现在必须得突破到绝巅,这样才有足够话语权。

    林东启说的没错。

    他的气环受损,现在连一点点的气血都不敢使用。

    这天空中的虚空禁锢,只能等林东启彻底咽了气,让它自然消散。

    苍疾不可能耗费气血去轰击。

    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的苍疾,已经废了。

    三个月内,他不能再使用气血。

    “快去把大将军的尸体抢回来!”

    苍疾在距离地面的几百米高空盘坐。

    而林东启的尸体,则笔直的摔落下来。

    尸体降落的地点,是战场的空白地带,可偏偏却距离异族大军更近一点。

    一个中将嘶声力竭的喊道。

    林大将军虽然阵亡,但他的尸体,必然拿回神州。

    堂堂大将军,绝对不可以被异族再次践踏。

    “图月营,不惜一切代价,把林东启的尸体给我拿回去!

    “我要把这畜生的尸体,在粪水里浸泡一年,然后炼成最肮脏的标本。

    “我要让他永远跪在惊袅城的大门前,我要让林东启死不瞑目。”

    这时候,天空中的苍疾也冷冷下令。

    ……

    “该死,老林的尸体还没有拿回来!”

    牧京梁和莫其正还在阻挡爆山庭的气血,根本腾不出手去拿尸体。

    白辉宗和赵千恩的情况一样,异族九品一直在牵制着什么。

    赵千恩甚至要发疯。

    姐夫的尸体,一定要拿回来!

    可惜,钢骨族的九品和牛皮糖一样,死死粘着他。

    “一定要把老林的尸体拿回来!”

    牧京梁焦急的嗓音撕裂!

    如果林东启尸体落在苍疾手里,还不知道要被怎么羞辱。

    林东启的牺牲,已经替神州流干最后一滴血。

    他的尸体,不可以再被无休止的践踏。

    根本用不着牧京梁下令,人族大军的宗师级武者,疯了一样朝着林东启的尸体冲去。

    “哈哈哈哈,你们谁都过不去,林东启的尸体,注定属于惊袅城!”

    这时候,原本躺在地上的杂毛七品,突然诈尸了一样冲过来。

    他直接拦截在前往尸体的毕竟之路上。

    “谁跨过这条线,我就拖着谁一起去死,我还能活几分钟,我刚刚吞了阳向族神药,我不介意死前带走一个……哈哈哈!

    “神长老您放心吧,谁都拿不走林东启的尸体!”

    修毛七品可能真的吃了什么邪恶丹药。

    他浑身散发着绿油油的烟雾,皮肤都在溃烂。

    这畜生,真的疯了。

    其实根本不用杂毛拦截,异族联军的宗师,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宗师将领们。

    他们阻拦在半空,任何人族宗师都过不去。

    地面上。

    速度最快的两个人族五品,已经跨过空白地带的中间线。

    他们距离林东启的尸体,只有不到10米。

    眼看着就要成功。

    赵启军团所有武者都祈祷着。

    一定要成功啊。

    苏越他们在最前线,也焦急的看着两个武者。

    能成功吗?

    苏越甚至给其中一个还施加了速度增幅。

    这两个武者的速度,真的和自己不相上下了。

    ……

    啵!

    ……

    然而,眼看着两个武者就要触摸到林东启的尸体,这时候,一件透明碗一样的妖器,扣在了林东启的尸体上。

    “轰隆!”

    “轰隆!”

    带个图月勇士从阴暗处跑出来,直接抓着两个五品……同归于尽。

    “疾行战斗营的两个统领,真的不堪一击!

    “这尸体,我印工营拿走了,谁要来抢,就先来杀了我蓝康!”

    在大碗妖器的四周,走出来四个阳向族的五品武者。

    其中一个叫蓝康的五品,轻蔑的看着人族大军。

    嗖嗖嗖嗖!

    这时候,七八个图月勇士,直接拦截在了对战区的中央。

    “对了,提醒你们一句,谁敢过来,图月勇士会直接自爆!”

    蓝康一脸冷笑。

    “赵启军团听令……噗……谁都不许来抢我的尸体。

    “我已经是死人,不允许活人因为我而死!”

    林东启还没有死透。

    但他趴在地上,已经一动不能动!

    ……

    “白小龙,你和孟羊能过去吗?”

    苏越沉着脸问道。

    “过不去,路上图月勇士太多,我最多只能在原地抵抗他们自爆,无法太快速的移动!”

    白小龙死死咬着牙。

    鸳鸯剑法的限制太多。

    可林东启大将的尸体,必须的拿回来啊。

    “唉,那你们……准备接应我吧,我这条命,就押在你们身上了,别公报私仇!”

    苏越叹息了一声。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