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祭司大人:别撩我〕〔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惹火甜妻:老公大〕〔我永远不死〕〔文娱之全能大咖〕〔鉴婊虐渣手册〕〔墓下诡门棺〕〔神帝的小阎妻〕〔酱香满园〕〔最后残仙〕〔镇魂风云录〕〔逃婚王妃很逍遥〕〔英雄联盟之傲世为〕〔绝世神皇〕〔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催更大魔王〕〔我是大工匠〕〔豪门大佬又被她渣〕〔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5章 我叫苏越,是你们的噩梦
    疾行战斗营原本还要冲过去抢尸体,他们不怕死。

    可林东启的命令,令人族军团陷入纠结。

    “我去把大将军的尸体拿回来,我绝不同意大将军,落到惊袅城手里!”

    “我也不同意,他们的图月勇士已经没多少,我们一定可以冲过去,大不了牺牲几个!”

    “那大碗我知道,是惊袅城印工营的运输妖器,它并不是坚不可摧,只不过要浪费一点时间罢了,咱们完全有机会!”

    “疾行营不怕死的儿郎,跟我来!”

    几个五品怒吼道。

    随后,一个身穿疾行营军装的中年人,直接振臂一呼。

    “我去!”

    “我也去,我不怕死!”

    “大军将的尸体,我来拿回来!”

    果然,十几个五品武者跃跃欲试。

    三公里的路途,有两道难关。

    第一,是路途上的图月勇士,他们会直接拉着五品去自爆。

    第二,就是扣在林东启身上的大碗妖器,只有破了这妖器,才可以拿走林东启的尸体。

    时间很紧迫,在十几秒钟之后,两方大军就会重新对战起来。

    到时候,人族再想拿回林东启的尸体,就难如登天了。

    这几秒,是唯一的机会。

    尸体在空白地带,只有那些速度快的武者,才可以第一时间冲过去。

    而大军前行,涉及的兵种太多,可能会浪费几秒时间,所以不快。

    大概有10秒钟的黄金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两秒。

    异族印工营的速度很慢,堪比蜗牛在爬。

    他们也没办法,大碗妖器特别沉重,只有印工营的四个五品可以操控,其他异族只要触碰,就会被大碗妖器弹飞。

    但异族已经胜券在握。

    异族联军已经有军团来接应,印工营只需要撑过5秒就赢了。

    况且,人族想来破坏大碗妖器,还得面对图月勇士的拦截。

    图月勇士的任务,就是牺牲。

    可人族疾行营,那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根本就牺牲不起。

    惊袅城甚至希望疾行营的人来送死。

    “哈哈,你们的大将,被埋葬在最肮脏的厕所里,恶臭冲天,不知道你们什么感觉?哈哈!”

    “林东启罪恶滔天,他的肉身被镇压在厕所,他的灵魂,也会在肮脏的地方投胎!”

    “他会投胎成一只蛆虫!”

    异族不少武者叫嚣着。

    阳向族知道神州有轮回转世的说法,反正林东启已经死亡,他们便拿林东启的灵魂来做文章。

    他们就喜欢看神州武者气急败坏的模样!

    “该死,一点气血都没有,连自爆都做不到,失算!”

    林东启浑身已经僵硬,他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当然,林东启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散,他思维虽然恍恍惚惚,但还是说不出的愧疚。

    百密一疏。

    林东启从来没想想过,因为自己的尸体,还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疾行营是赵启军团的王牌战营,根本就牺牲不起啊。

    千万不要再有人来送命。

    千万不要!

    可惜,林东启山穷水尽,他现在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

    “立刻滚回来!

    “没听到大将军的命令吗?”

    眼看着几个疾行战斗营的武者就要冲出去,这时候和杂毛七品对峙的人族七品,连忙制止道。

    赔不起啊。

    图月勇士的命不值钱,可疾行战斗营,绝对不可以大量死亡在这里。

    虽然他们也焦急林东启的尸体,但大将军已经下令。

    战场,令行禁止。

    大将军的命令,必须的遵守。

    能遵守大将军的命令,也是对将军的尊敬。

    忤逆,就是藐视大将军。

    “可是……大将军的尸体……我受不了!”

    一个五品壮汉抱头蹲下。

    这是战场,最忌讳不听军令。

    服从命令,是军人武者的天职,已经根深蒂固。

    哪怕是去送死,也必须服从命令。

    可眼睁睁看着林东启的尸体被拿走,武者们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这是大将军的命令,赵启军团的任何人,都必须遵守。”

    另一个五品咬牙切齿。

    他紧紧捏着拳头,由于捏着太紧,拳头甚至都没有了一点点血色。

    还有几个疾行营的武者忍不住痛哭!

    “我如果能替大将军死,那该多好!”

    一个武者气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受不了。

    这一幕谁都受不了啊。

    不管是天空的九品们,还是宗师将官,亦或者普通的低阶武者,所有人都低着头。

    咔嚓!

    一声惊雷闪烁,眨眼间,滂沱暴雨已经落下,毫无征兆。

    这就是湿境的天气,暴雨来了的毫无预兆。

    整个人族军团没有一点点声音,所有人都心如刀绞,所有人都痛苦到难以呼吸。

    ……

    哒哒哒哒!

    哒哒哒!

    ……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消瘦的人影,犹如一支穿云箭,毫不犹豫的朝着战场中央掠去,异常突兀。

    他速度极快,身躯甚至斩断了暴雨的雨幕,眨眼时间就到了第一个图月勇士的面前。

    “苏越,快回来!”

    全场惊愕。

    谁都没有料到,在这种时刻,人族竟然还有不要命的武者会冲出去。

    很多人都吓了一跳,牧京梁更是被吓的心脏都差点窒息。

    我的大女婿啊。

    别浪了。

    我替我女儿求你了。

    “快回来啊!”

    疾行营一个武者怒吼一声,他立刻就要冲出去营救苏越。

    这个年轻人,简直是冒失,在意气用事!

    “让他去吧!”

    白小龙拦住了疾行营的武者。

    这是苏越的意思。

    苏越告诉白小龙和孟羊,不可以有任何人去阻拦他,免得起反作用。

    时间紧迫,每一秒都至关重要,不可以有人来打搅。

    “你们……你们连大军将的命令,都敢违抗吗?”

    这个武者气的大吼。

    都什么时候了,一群学生,还出来添乱,还嫌不够乱吗。

    如果你们用死了,赵启军团该怎么交代。

    简直是捣乱啊。

    “抱歉,我们并不属于赵启军团,所以不存在什么命令可言!

    “我相信,苏越可以回来!”

    孟羊也寒着脸说道。

    ……

    哒哒哒!

    哒哒哒!

    ……

    雨幕中,伴随着密集的踩踏声,苏越犹如一道浪里白条,他附近的雨幕,都有些被恐怖的气流带歪。

    加持着速度增幅,苏越的速度已经到达极致。

    而且苏越燃烧了掌心里的幻影石。

    确实,幻影石给他提供了额外9%左右的速度增幅。

    所以,苏越现在的速度,快了接近三分之一。

    他就是一柄疾射在雨幕中的利箭,一往无前。

    战场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苏越身上。

    牧京梁要阻挡爆山庭的气血余波,否则他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苏越。

    可几秒时间,他也过不去。

    莫其正吓的脸色惨白。

    白辉宗认识苏越,他在江元国已经见识过了苏越和苏青封的父子局,没想到,这小子走到哪都这么浪。

    单枪匹马,谁给他的胆子冲过去。

    “滚回来啊!”

    赵千恩气的差点吐了血。

    虽然他也想拿回林东启的尸体,但绝对不想用苏越的命去换。

    开什么玩笑。

    疾行营虽然有速度,但却不是白小龙他们的对手,一时间被白小龙和他孟羊死死挡着。

    其余宗师想去救苏越,可却被异族宗师死死牵制,根本就走不了。

    短短几秒时间,时空似乎也已经走定格。

    “哈哈哈哈,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畜生,你来的正好,我让你粉身碎骨!”

    苍疾一声狂笑。

    他认出了雨幕中的畜生是谁。

    就是他,百般折磨花桃蝶。

    原本苍疾还有些遗憾,要杀苏越不容易。

    可万万没想到,天堂有路你不走,你竟然会自己送上门来。

    这是苍天要给花桃蝶复仇啊。

    痛快!

    ……

    轰隆隆!

    终于,苏越接触到了第一个图月勇士。

    对方不含糊,直接冲向苏越,二话不说就选择了自爆。

    图月勇士追不上苏越,这小子的速度,已经是低阶武者的极致,所以他们只能用自爆来拦截。

    轰隆隆!

    轰隆隆!

    巨响震耳欲聋,滂沱的雨幕被炸开,就犹如一座火山爆发。

    所有人都看到清楚。

    苏越的身形,确实被图月勇士一起炸碎。

    可能,他已经粉身碎骨。

    “不!”

    牧京梁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去,他心如刀绞。

    苏越为什么会这么冲动。

    赵千恩也气的头脑空白。

    莫其正和白辉宗浑身都在颤抖,死了吗?

    苏越真的死了吗?

    “白小龙,你相信苏越能活下来吗?”

    孟羊舔了舔嘴唇。

    远处的气浪还在翻滚,由于灵气太过于恐怖,甚至连半空的雨水都直接蒸发,说不出的恐怖。

    在这样的爆炸中,孟羊自问,他必死。

    “我相信,他一定活着!”

    白小龙虽然嘴上相信,但颤抖的手掌,却暴露了他的担忧。

    杨乐之根本就不敢看。

    苏越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们神州武者,到底还有多少蠢货……什么……”

    苍疾一声狂笑。

    他原本还以为苏越有什么杀手锏,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直接被图月勇士斩杀。

    可下一个刹那,那倒人影,竟然是毫发无伤的从爆炸中跑出来。

    对!

    和鬼一样!

    苏越压低了身躯,速度甚至比刚才还要快一些。

    这是因为爆炸的气浪,形成了一股惯性气流,所以苏越的速度再次增幅了7%左右。

    而这一次,苏越的头顶,出现了一道黄金色的光圈。

    那光圈,其实更像是一个表盘。

    ……

    “黄昏时钟?”

    莫其正一声惊呼。

    白辉宗和赵千恩满脸诧异。

    黄昏时钟?

    这……这宝贝还能用?

    他俩虽然听说过这件辅助神器,但也仅仅是听说,据说好多年前就废了。

    “竟然是黄昏时钟?”

    牧京梁也一脸震撼。

    他是大将,同样知道黄昏时钟,但还没有亲眼见过。

    可据说,黄昏时钟不是废了吗?

    甚至辅助系的落寞,同样和黄昏时钟有一些关系。

    “黄昏时钟可以提供一个无敌的状态,可以持续几秒时间,怪不得苏越敢冲出去,好小子!”

    虽然弄不懂苏越哪来的黄昏时钟的,但莫其正知道,苏越暂时安全。

    白辉宗和赵千恩面面相觑。

    这苏越,果然有浪的资本。

    他到底是个什么神仙,怎么连黄昏时钟都能弄到手。

    战场前线。

    白小龙和孟羊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果然,苏越没有吹牛比,他确实有能力冲破图月勇士的封死。

    下一个难点,就是苏越如何破开大碗妖器。

    一旦苏越真正拿到林东启的尸体,他们俩个,就要去前线接应苏越。

    抱着沉重的尸体,苏越发挥不了这么快的速度。

    到时候,铺天盖地的异族大军,会先一步追到苏越。

    他们的任务,是给苏越打通一道逃亡通道。

    ……

    空白地带接近三公里。

    林东启的尸体,在靠近湿境联军的地方,大概不到一公里。

    而神州大军,距离林东启尸体是两公里,还要多一些。

    就算大军前行的速度相同,赵启军团依旧会慢很多。

    当苏越拿到林东启的尸体,湿境大军的铁骑,就会率先抵达尸体处,那时候苏越会很危险。

    虽然赵启军团的军团也在前行,但路程终究要多一公里。

    苏越要回到赵启军团,还有最后一公里距离。

    这一公里,就是苏越的最后逃亡距离。

    “准备好了没!”

    孟羊捏着手里的剑。

    虽然鸳鸯战法很羞耻,但为了苏越的命,不得不暴露了。

    “走吧!”

    话落,白小龙竟然领着孟羊,也直接冲向雨幕。

    他们手拉手,跟随着苏越的脚步。

    苏越已经引爆了图月勇士,路上没有拦截,他们也得赶紧去接应苏越。

    这是苏越安排好的周密计划!

    “黄昏时钟啊,这可是辅助系的最高圣器,可以加持无敌状态。”

    有人认识黄昏时钟,一声大吼之后,大部分的武者,也都知道了苏越头顶的黄圈是什么。

    在赵启军团,也有曾经是辅助系的武者,不过他们后来都已经转修了其他系。

    所以,黄昏时钟他们还能认识。

    大军震撼,一时间,人们还无法苏越的黄昏时钟里反应过来。

    可再一看,白小龙和孟羊,也已经不要命的冲出去。

    “回来!”

    疾行营连忙吼道。

    难道他们也有黄昏时钟?

    可你们冲就冲,为什么还要手拉手?

    这是……

    难以理解。

    不过疾行营这次也没有太过于担心。

    苏越都有黄昏时钟,谁知道孟羊和白小龙是不是也有。

    “你们一定要安全!”

    杨乐之有些挫败。

    大家都在帮忙,可自己太弱,竟然什么都做不到。

    ……

    轰隆隆!

    咻!

    第二个图月勇士爆炸,苏越安全从爆炸的气浪中逃出来。

    ……

    轰隆隆!

    第三个图月勇士爆炸。

    咻!

    苏越毫发无伤。

    ……

    轰隆隆!

    图月勇士的智商真的不高,哪怕苏越有黄昏时钟,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要同归于尽,简直将苍疾的命令执行到了极限。

    很蠢!

    可能这就是代价吧,但凡有一点点脑子的武者,都不会这么白痴!

    “黄昏时钟还有1.5秒钟。

    “图月勇士还有两个,完全够用!

    “三秒,真的有点太短暂!”

    爆炸的中心,苏越喃喃自语。

    不得不承认,图月勇士的自爆,绝对是恐怖。

    他们虽然是五品,但既然可以秒杀同样的五品,这自爆的杀伤力,已经不亚于宗师一击。

    正因为这样,苏越才更加佩服黄昏时钟的厉害。

    面对这么凶猛的自爆袭杀,苏越非但毫发无伤,竟然连一点点的痛觉都没有。

    他的皮肤肉身是自己的,反正自己可以轻易操控。

    可却又有一种不是自己的感觉。

    毕竟,那么恐怖的力量冲击过来,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种情况,苏越想到了打麻药做手术,割皮包。

    皮是自己的,肉也是自己的,但根本没有一点点痛感。

    不对……我又没有割过皮包!

    苏越胡思乱想的刹那,他已经借着爆炸的气浪,再一次冲击了几十米距离。

    最后的两个图月勇士似乎不蠢。

    他们联合起来,想要用双倍的力量,去炸死苏越。

    嗯!

    智商有进步。

    可惜,他们除了能给苏越节省一点时间外,根本没有一点点作用。

    轰隆隆!

    轰隆隆!

    几乎是同时,震耳欲聋的巨响炸开,火焰扭曲,犹如一只丑陋的巨魔,一口将苏越吞噬下去,暴雨如浇水一样,可依旧无法扑灭火球的势头。

    苏越的身影,又一次被火焰咀嚼着。

    白小龙和孟羊的身躯,已经后来居上。

    当然,他们和火球还保持着一些距离,没办法,火球太恐怖,五品武者根本就不敢触碰。

    眼看着前面的图月勇士一个个阵亡,操控着大碗妖器的四个五品,异族焦急啊。

    他们想立刻就将林东启的尸体抬回去,可惜,大碗妖器特别沉重,他们只能一点点的挪动。

    前面的联军已经来接应,但还需要几秒钟。

    虽然附近也有三五个擅长速度的阳向族赶过来,但他们根本就不可以触碰大碗妖器,帮不上忙。

    “但愿,这次那畜生能被轰死!”

    蓝康咬牙切齿。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个擒走花桃蝶的年轻人族,竟然还会金刚不坏神功。

    这也太可怕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这小子还有什么手段,突然打破大碗妖器怎么办。

    虽说大碗妖器理论上不可能被低阶武者打破,但毕竟不是绝对。

    “该死,他果然没死!”

    蓝康一边跑,一边死死关注着最后的爆炸。

    果然。

    眨眼时间,那个头顶黄光的畜生,再次和疯狗一样冲出来。

    可怕啊。

    眼看着苏越越来越近,蓝康浑身紧张。

    现在他们的面前,已经没有图月勇士保护,得短兵相接了。

    “你们几个,联手杀了这畜生!”

    周围还有五个速度流异族,他们攻击力虽然不行,但速度快。

    根本用不着蓝康下令,几个异族早已经去阻止苏越。

    唰唰唰唰!

    刀法破空,劲风呼啸。

    苏越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恐怖的刀网,密不透风。

    “你敢过来,你就会死……什么……你……”

    其中一个异族阴森着脸,咬着牙骂道。

    他就不信,苏越还敢横跨刀网。

    可惜。

    他想多了,苏越低着头,根本就没有看这些武者一眼。

    劳资就是敢,何惧哉!

    冲破!

    他用肉身,直接冲破了刀网,说不出的硬核与癫狂!

    但这个人,依然毫发无伤。

    这几个异族被吓的够呛,自己的刀网虽说不可能秒杀宗师,但宗师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可这家伙,真的是连个破口都没有。

    关键异族们的刀在手里,他们顺着刀柄,能感觉到自己砍中了苏越。

    为什么他没有受伤?

    他们有一种砍在淤泥里的错觉。

    “还有0.5秒!”

    跨过刀网,苏越距离林东启的尸体,已经是咫尺之间。

    下一招,他要彻底破开这大碗。

    “畜生,你想破开印工营的妖器,简直是痴人说梦!”

    印工营四个武者,也抽出了他们的兵器。

    其实印工营的实力并不弱,虽说达不到图月勇士的自爆强度,但也不是等闲的五品。

    “可笑的畜生,你手里连个兵器都没有,计划用头撞开妖器吗?”

    另一个异族武者嘲笑道。

    简直是丢人现眼!

    “最后0.5秒,我生抗了你们的攻击……正好,破开大碗!”

    然而,苏越根本懒得理会他们的嘲笑。

    嘭!

    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苏越的身躯已经是高高跃起。

    噼里啪啦。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时候苏越的掌心里,赫然是闪烁出了零星的电光,可惜,在暴雨之中,人们很难注意到这些电光。

    苏越的瞳孔,突然成了两团灰色的气团,他的眼眶,甚至也在闪烁着雷芒。

    ……

    “根本不行啊,苏越的无敌时间即将消失,他虽然冲到大碗附近,但没有趁手兵器,根本打不破妖器!”

    牧京梁忧心忡忡的说道。

    苏越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他没有兵器,怎么可能破开妖器。

    哪怕你能破开,也不可能一瞬间撕裂。

    难道还有什么杀手锏?

    牧京梁只能这样思考。

    经过这一场的操作,他相信苏越不会鲁莽。

    莫其正和白辉宗也不知道苏越能干什么,他们只能祈祷,祈祷苏越能成功。

    “哈哈哈……哈哈哈……姐夫,你的尸体总算还能回来!”

    然而,赵千恩却突然一笑。

    赢了。

    苏越只要能靠近大碗,他一定可以破开妖器。

    毕竟,他手里掌握着神兵,而且苏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突破了。

    压气环的四品,超过2000卡气血,他一定可以破开妖器。

    而且白小龙和孟羊也紧随其后,他们两秒钟后就可以接应苏越。

    别人不知道,但赵千恩一清二楚。

    白小龙和孟羊联手,可以发挥出六品的实力。

    这群小家伙出马,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

    “哼,小畜生,你跳那么高,又有什么用。

    “我的大军几秒内就会过去,到时候你会被撕成碎片!”

    苍疾在空中一声嘲笑。

    根本就是个不自量力的蝼蚁,今天林东启的尸体,神仙也不可能抢走。

    “所有勇士听令,尽量抓活的,本尊要给花桃蝶复仇!”

    苍疾突然又下令道。

    不能让苏越就这么轻易的死去。

    “遵命!”

    正在疯狂跑向林东启尸体的先锋军们一声呐喊。

    近了。

    几个呼吸之后,他们就可以生吞了这个畜生。

    哪怕你刀枪不入又如何?

    面对滔天大军,你根本没有一点点存活的机会。

    ……

    唰唰唰唰唰唰!

    咔嚓!

    唰唰唰唰唰唰!

    ……

    也就在这一刻,天空突然炸开一道震耳欲聋的响雷。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道尖锐的破空之声。

    雷光降世,犹如龙王的利爪撕裂苍穹,而在雷芒之内,一道匹练,划破虚空而来,其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苍疾在最高空。

    他猛地转头。

    唰!

    匹练就在他眼前掠过,连苍疾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突如其来的雷鸣,令所有人的心脏都狠狠跳动了一下。

    随后,战场所有武者都目睹雷芒的尽头,降落在了苏越头顶,那匹练横跨长空,其温度之炽热,连暴雨都无法冲淡。

    噗!

    噗!

    噗!噗!

    也就在这时候,印工营的四个武者,狠狠劈中了苏越的肉身。

    可惜。

    他们的触感和之前几个异族一样。

    苏越明显应该受伤,可他偏偏却又没有受伤。

    印工营的异族被吓的够呛。

    不仅仅是苏越的金刚不坏诡异,还有那从天而降的恐怖雷光。

    “破不开?

    “今天我苏越就给你们上一课,告诉你们,什么叫奇迹!”

    咔嚓!

    雷光的尽头,是一柄说不出狰狞的巨斧。

    苏越双臂早已经举起,当巨斧出现在掌心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劈斩的动作。

    犹如盘古开天。

    犹如战胜劈山。

    轰隆隆!

    斧头轰然落下,雷柱也冲天而起。

    一道恐怖的气浪,顿时间席卷而去,泥浆飞溅,大地颤抖,地面像是被扒了一层皮,劲风直接扫荡了整片战场,就连雨幕都被斩断了一个刹那。

    咔嚓!

    咔嚓!

    让雷芒散去,当雨幕重新砸向地面,当世界上的声音再次恢复如初。

    大碗妖器之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

    “记住,我叫苏越,是你们这些恶魔的噩梦。”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诸天最强大BOSS〕〔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萌宝驾到:爹地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