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相圣人〕〔老公今天依然失忆〕〔神医如倾〕〔狩猎全BOSS〕〔梦境电影公司〕〔木叶之轮回族〕〔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都市极品医神〕〔皇妃又被套路了〕〔贺少,你老婆把你〕〔兵王弃少〕〔妃常妖娆:摄政王〕〔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快穿之女配功德无〕〔快穿之魔王有点甜〕〔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君倾心与卿〕〔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牛女婿〕〔墨先生今天又吃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6章 来自剑仙的绝杀(万更求订阅)
    战场一片狼藉,所有声音似乎都被抽走。

    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停止,震耳欲聋的冲锋声停滞。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盯着苏越。

    他脚踏大碗妖器,手里的巨斧依旧在绽放着恐怖的雷电,附近的暴雨都已经被蒸发,烟雾缭绕。

    而那大碗妖器,裂缝弥补,眼看着就要破碎。

    所有人的心里,蹦出来三个问题。

    ……

    那大斧哪来的?

    大斧凭什么会落到苏越手里?

    大斧为什么可以破开妖器?

    ……

    除了赵千恩他们这些知情者,其余人根本就想不通。

    苍疾想不通,异族所有宗师想不通。

    别他们,就连牧京梁都想不通。

    大斧哪来的?

    老天爷包分配?

    可我为什么没有?

    因为没有编制,不在体制内?

    这也太扯了。

    “这兵器,怎么有一点点熟悉的感觉?”

    莫其正其实知道神兵的事情,他甚至还亲眼见过神兵。

    但神兵明明是砍刀的模样,这次怎么会是一柄巨斧?

    他不敢确认,也不敢去联想。

    再,神兵在癞兽丛林,根本就不可能被拿回来,这已经是根深蒂固的常识。

    “这是癞兽丛林里的神兵,我和苏越去拿的。”

    赵千恩一句话落下,牧京梁他们终于恍然大悟,莫其正脖子僵硬,还真被猜对了。

    原来是这样。

    这样一来,就可以得通了。

    以神兵的强势,以及本体的重量,再加上苏越2000多卡气血,他还可以给自己增幅攻击力。

    破坏大碗妖器,也就理所应当了。

    不得不承认,苏越这子,还真是奇迹之子啊。

    “可苏越怎么回来啊?他的黄昏时钟很快会失效。”

    牧京梁看着护盾里的九品气血,他还是无法出去帮忙。

    苏越虽然拿到了林东启的尸体,但他同样也会失去速度。

    想回来,太难。

    “这点就放心吧。”

    赵千恩很平静的点点头,满脸自信和从容。

    牧京梁等人一愣。

    难道苏越还有什么杀手锏?

    “苏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还有战友!”

    赵千恩话落,白辉宗他们的视线,又转移到了白龙和孟羊身上。

    队友?

    这俩个学生?

    ……

    “狂徒,你休想抢走这尸体,你的光圈没了,我看你还怎么保持无敌!”

    蓝康不是个傻子。

    他早就观察到了苏越头顶的光圈,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苏越的无敌状态,一定和那光圈有关系。

    现在,光圈终于粉碎。

    接下来,他们联手,就可以斩杀这个畜生。

    还有,他手里的大斧是个好宝贝,一定要抢过来。

    这畜生,简直就是个送财童子!

    一个运输妖器,换这么一个恐怖的大斧,值了!

    唰!

    蓝康的速度极快。

    就在大碗破碎的瞬间,他手里的刀,已经朝着苏越斩去。

    “异族的垃圾,我会砍断你的脖子!”

    轰隆!

    苏越阴森森一笑,他大臂一甩,战斧被高高举起。

    他犹如恶鬼一样,视线冷漠的锁定蓝康的脖颈,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不好,我得挡一下!”

    蓝康根本没有想到,苏越出招的速度会这么快。

    对方是个狠人。

    他后发制人,招式竟然比自己还要快,简直不可思议。

    蓝康只能先守护着自己脖子。

    可惜,下一息,他却感觉到腹一凉。

    “敌人的话你也信,能活这么久不容易!”

    苏越一声冷笑。

    没错。

    砍杀在蓝康脖颈的大斧,是幻影。

    苏越服下的幻影丹效果还在,蓝康中计。

    这么紧迫的时间,他所有力量都在防御脖颈的招式,所以腰腹部位空门大开。

    苏越破开大碗的时候,给自己加持了力量增幅。

    在这样恐怖的一击下,蓝康被拦腰斩断。

    对!

    他的腰,被斜着切开,横切面之光华,令人难以置信。

    甚至,蓝康都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

    暴雨的冲刷下,蓝康的上半身,就这样滑到了地面。

    他没有死透。

    蓝康目瞪口呆的盯着苏越,他还是回不过神来。

    蓝康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种地方。

    秒杀!

    自己被秒杀了,被一个四品秒杀了。

    他根本就不相信。

    其余三个武者虽然震撼,但该冲杀的时候,还得继续上。

    轰隆!

    苏越大臂一甩,第二个五品的大刀,直接被苏越的战斧震碎,摧枯拉朽,简直像是在砍木头。

    这异族一愣,他见到了蓝康的前车之鉴,所以下意识防御着自己的腰部,而且苏越的战斧,也确实是朝着他的腰部斩来。

    可惜,依旧是幻影。

    苏越的血斧,斩断了第二个五品的头颅。

    又是秒杀。

    剩下的两个五品被吓的魂飞魄散,但他们的招式已经斩出来,根本就无法收回去。

    一左一右,苏越只能对付一个。

    “你一定会死!”

    两个五品知道,他们只能活一个。

    但能杀了这个畜生,死而无憾。

    他们只恨四人没有早点联击,蓝康爱抢功劳的毛病,永远都改不了。

    唰!

    噼里啪啦。

    大斧一挥,苏越又砍死一个五品。

    堂堂印工营,目前已经死了三个,就剩下最后一个独苗。

    这独苗幸不辱命。

    他终于劈开了苏越的肉身,在苏越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痛!

    史无前例的痛楚,一浪又一浪的侵袭着苏越的大脑,苏越鲜血横飞。

    该死,没有了黄昏时钟,自己终究是个普通武者。

    疼痛归疼痛,苏越的招式不能停下。

    他咬牙切齿,手臂狠狠一甩,血斧脱手而出。

    这时候,幻影丹的效果消失,力量增幅的效果消失,再加上苏越被砍伤,他并没有施展出真正的杀招。

    血斧离体,狠狠砸在了最后一个五品腹上。

    异族被仰面砸在地面,斧头深深洞穿腹,插在地面。

    异族疼的咬牙切齿,可一时间,他根本无法站起身来,毕竟,斧头本身的力量,已经是一种规则。

    “该死!”

    这个异族悲哀的发现,他想要爬起来,只能摩擦着斧柄,让自己的腹穿透过去。

    虽然不会死,但一定会无比痛苦,肠子都可能被割断。

    “起来,杀了他,本尊赐你营将军称号,帮你突破宗师!”

    这时候,苍疾的声音从天而降。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军团,竟然连一具尸体都无法拿回去。

    丢人现眼,简直是丢人现眼。

    苍疾不在乎斧头的事情,他一定要把林东启的尸体拿回去,这不仅仅关系到自己的颜面,在炼化林东启心脏的的时候,谁知道会不会用到尸体。

    还有那个畜生,也必须要死。

    “遵命!”

    被斧头插在地上的异族,只能是咬着牙,一寸一寸的站起身来。

    他就如一个被钉子钉在地上的爬虫,此刻挣扎着,想要从钉子上爬起来。

    真的是拼了。

    腹的肠子都在喷血,哪怕是滂沱暴雨,都没办法冲刷赶紧血水。

    “哼,区区五品中期,简直是不堪一击的有害垃圾!”

    苏越懒得再看这个异族一眼。

    他浑身疼痛,体内气血也接近枯竭,也就勉强还能施展最后一次速度增幅。

    异族大军已经杀过来,他得赶紧抱着林东启的尸体回去,没时间和这个异族纠缠。

    不得不承认,神兵虽强,但还是太耗费气血。

    苏越的气血已经突破了2000卡,但还是几招就直接枯竭。

    不顶饿啊!

    “你!休!想!逃!”

    噗!

    异族的肉身,终于从大斧里拔出来。

    他把肠子塞回去,又咬牙切齿的想去追杀苏越。

    可惜,白龙和孟羊及时出现。

    他们还没有召唤六品的力量,就直接是乱剑砍死了这个重伤异族。

    简直是个脑残。

    就不知道看看你后面吗?

    “白龙,苏越五品中期是有害垃圾,你就是个有害垃圾!”

    孟羊平静的道。

    反正自己是五品初期。

    “我如果是有害垃圾,那你就是个湿垃圾,你弱你骄傲?”

    白龙嗤笑。

    不过苏越这子也太狂了。

    敢辱骂五品是垃圾?

    但看看满地的五品尸体,白龙和孟羊沉默了。

    还能什么?

    还敢什么?

    这就是个牲口,是个妖孽,是从十八层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

    “杀!”

    “杀!”

    “杀!杀了这个人族的畜生!”

    短暂的几秒时间过去,异族大军的第一批先锋,终于是冲杀过来。

    苏越平静的背起林东启的尸体。

    尸体和活人真的不一样,特别特别的沉重,而且很难使劲。

    苏越甚至可以看到先锋军狰狞的嘴脸。

    “拜拜了,蠢货们!”

    话落,苏越转身就逃。

    “帮我争取5秒时间!”

    和白龙擦身而过的刹那,苏越沉着脸道。

    没办法。

    距离人族的先锋军,虽然只有短短一公里距离,但自己背着林东启的尸体,太沉重,速度被被严重拖累。

    5秒时间,很为难白龙和孟羊,但当兄弟的,不就是在关键时刻去送命嘛!

    唰!

    就这样,苏越一溜烟跑了!

    “5秒?卧槽,当初不是好,只坚持3秒吗?”

    孟羊气的脑壳疼。

    他有一种被苏越坑了的感觉。

    “尽量坚持把,别想太多,应该可以支撑到5秒!”

    面对铺天盖地的先锋军,白龙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是他修武以来,所经历的最具考验的战争,没有之一。

    白龙觉得他现在是赵子龙附体,要独挡千军万马。

    “摈弃杂念,我爱白龙,她其实是个女的,她可以生娃娃,她还可以去泰铢国进修……白龙已经立过誓,他会挥刀自宫!”

    孟羊口里念念叨叨。

    鸳鸯剑法的持续时间,与两口子的心意,息息相关。

    越是深爱,支撑的时间就越长,反之只有三秒钟。

    “你放什么屁!”

    白龙闻言,差点被气死。

    “我在自我催眠,你别打扰我!

    “来了,握紧我的手。”

    孟羊突然一声怪叫!

    异族先锋军的刀刃,已经祸乱了雨幕。

    “死!”

    第一个勇士,高高跃起,一刀砍向白龙。

    只是个普通的五品拦路狗而已,异族先锋军的目标,只有苏越一个。

    他们根本就没有将白龙和孟羊放在心上!

    嗡嗡嗡!

    嗡嗡嗡!

    可惜,异族上百个先锋,谁都没有注意到,白龙和孟羊的手掌,闪烁出了粉通通的光泽,就如奶狗的舌头。

    而且他们两个的气环,已经出现在身后。

    随后,开始融合。

    对!

    理论上根本不可能融合为的气环,在白龙和孟羊的身上,竟然在缓缓的融化到一起。

    他们手掌上的粉光,开始蔓延在两个人的气环上。

    “该死,我真想忘了这场噩梦!”

    白龙简直想哭。

    这羞耻的气环颜色,根本就无法更换。

    ……

    天空中,牧京梁他们,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再有几秒时间,护盾内的九品气血就会消失干净,到时候,他们这些九品就可以去拯救苏越。

    正在对付白辉宗和赵千恩的两个异族九品,早已经没有太多斗志,他们一边牵制赵千恩他们,一边还要防止人族九品有没有什么阴谋,甚至还随时准备着逃离。

    “他俩真的能挡住吗?”

    牧京梁心里总是不怎么放心。

    过百的五品先锋军冲击过来,仅仅靠着两个武大学生,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挡得住。

    “您就看好吧!”

    赵千恩很平静的点点头。

    其实他最担心的,反而是苏越的安全。

    终究他还是被砍了一刀,受伤不轻,而且又抗着林东启的尸体,能跑起来已经不错了。

    “但愿吧,我们只能祈祷!”

    莫其正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一场战争,最出彩的武者,竟然是一群武大学生。

    林东启的没错。

    少年强,则神州强。

    年青一代的武者,终于是成长起来,并且无比的出类拔萃。

    咻!

    咻!

    地面上两道尖锐的破空之声,直接吸引了所有宗师的注意。

    对!

    那是宗师的气息。

    在白龙和孟羊的身后,一道粉色气环,散发着诡异的光泽。

    虽然这粉光古怪,但粉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货真价实的六品宗师气息啊。

    甚至,还不是普通的六品初阶气息,而是六品中阶的气息。

    这时候,白龙和孟羊保持着同样的一个姿势。

    他俩手拉着手,身躯站的笔直。

    每个人的另一只手,都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一起,指尖向天,随后手掌放置在鼻尖前20厘米。

    乍一眼看去,两个人犹如上古道门的修真剑仙。

    咻!

    咻!

    咻!

    咻!

    没错,俩个人所施展出来的招数,也是剑仙的手段。

    剑刃开始在战场飞翔……也可以是:御剑!

    “啊……我……呃……”

    噗!

    “该死,你们……”

    噗!

    “什么,宗、宗师……”

    噗!

    眼看着先锋军就要乱刀砍死他们。

    这时候,两柄飞剑,犹如在雨幕中急速突进的鲨鱼,双剑冲刺,沿途中带出两道优美的匹练,而飞剑的剑刃,却毫不犹豫的穿透了一个个五品武者的脖颈。

    一击必杀。

    没错。

    双剑在雨幕中来回绞杀,就如死神的两根绣花针,360°无死角的绣出一片血色锦绣。

    眨眼时间,已经有超过20个五品武者,直接被飞剑带走了性命。

    一个个武者,犹如被割倒的麦穗一般,他们栽倒以后,就再也没有资格爬起来。

    这些先锋军,毕竟还是擅长速度的武者,他们的防御力原本就是短板,更何况他们面临的是六品中阶的强者。

    对先锋军来,孟羊和白龙,就是冲入羊群的巨狼,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

    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一个先锋军能突破孟羊和白龙的飞剑屏障。

    两个人双指朝天,简直就是两座无法被逾越的巨峰。

    甚至后来的异族武者都不敢冲上来。

    他们被杀怕了。

    他们不是图月勇士,他们虽然不怕死,但不代表喜欢去送死。

    如果对面是普通的五品武者,他们不会害怕,甚至敢去牺牲。

    可对方是六品宗师啊。

    所有的宗师都在半空被牵制着,他俩根本就是战场的破坏者,谁敢去飞蛾扑火。

    “还有200多米,快回去了!”

    苏越距离接应他的神州武者,只有几百米距离。

    疾行营的武者速度快,他们大概两三秒时间,就可以汇合。

    苏越甚至还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苏越这颗善于嫉妒的心脏,有些忍不住跳动。

    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也太拉风了。

    那踏马是什么造型。

    剑修降临吗?

    卧槽。

    脚踏虚空,双指点天,御剑杀人。

    怎么就这么帅呢?

    和他俩比起来,自己手持斧头砍杀的模样,分明就是个野蛮人啊。

    苏越开始怀疑。

    自己是不是点错了技能点,自己也该去修剑仙来着。

    不行。

    三心二意,我是一个战士,狂战士。

    苏越连忙祛除满脑子的杂念,他的血斧早已经回归了虚空,自己拿不动了。

    好疼!

    眼看着安全了,苏越放松了心情,这时候,他才觉得这伤口有些太重。

    苏越脑子都有些空白。

    可能,这次真的伤的很重。

    但问题应该不大,回东都市,就近治疗吧。

    也不知道这次回去,又要被司马玲玲骂成什么样子。

    林东启被抗在肩上,他的脑袋在苏越的背后,最后的意识,林东启看了眼白龙和孟羊,又看了眼苏越的后背,鲜血淋漓。

    他已经没办法再话。

    但林东启的嘴角,却是心满意足的微笑。

    我神州有这样的年轻人,何愁不能崛起,何愁不能抵抗湿境。

    甚至,我神州有可能反攻到八族圣地。

    不管在什么时代,我神州……永远都是主角!

    林东启最后一缕意识消散。

    他彻彻底底死亡。

    苏越感觉林东启似乎动弹了一下,他转头看了一眼,但又无法确认。

    算了,林将军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动弹,可能自己出现了幻觉。

    “该死,有漏网之鱼!”

    苏越刚准备回过头来,可再一看,在雨点击打的地面,竟然有个四臂族,正在犹如蜘蛛一样爬行。

    他爬行的速度并不快,但距离苏越已经很近。

    这家伙……可能很早前就准备要偷袭自己。

    该死啊,异族怎么可以这么阴险。

    由于四臂族潜藏在泥浆里,所以白龙和孟羊没有察觉,而他速度太慢,所以也没有第一时间被自己的神兵砍杀。

    正因为种种巧合,四臂族终于潜伏到了苏越的身后。

    他成了格杀苏越的最后一柄匕首。

    “嘿嘿,你会死!”

    四臂族也看到了苏越的眼神。

    他原本还想偷袭,可既然被发现,也就没有什么偷袭的必要。

    反正自己已经赢了。

    他距离苏越只有十步,这次暗杀不可能失败。

    四臂族是五品巅峰,距离宗师都一步之遥。

    他不可能失败,也不可以失败。

    “卧槽,要命啊!”

    这次轮到苏越被吓的魂飞魄散。

    他感觉到了这个四臂族五品的可怕,苏越甚至有一种自己抗不过去的错觉。

    不会死在这里吧。

    我真的黔驴技穷了啊。

    嗖!

    四臂族犹如一只蚂蚱,突然暴跳出来。

    他嘴角带着阴森森的笑,直接朝着苏越的后背轰击而去。

    而苏越距离人族先锋,还有100多米。

    他速度提不起来。

    而且由于气血枯竭,身体受伤太重,他现在连玄冰掌都施展不出来。

    唰!

    四臂族第一招扑空,苏越险之又险的闪过去,但他的腿,依旧是被劲风抓破,伤口深可见骨。

    情况恶劣极度恶劣。

    腿受伤,苏越一瘸一拐,速度再次慢了下来。

    而四臂族脚掌一踏地面,第二次的轰击即将施展出去。

    “谁来救命啊!”

    苏越心里一声咆哮。

    ……

    天空之上。

    所有宗师都发现了苏越的情况。

    四臂族的出现,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牧京梁已经在朝着苏越冲去,他刚刚才摧毁九品的气血,可惜牧京梁一秒内根本过不去。

    莫其正紧随其后,但他和牧京梁情况一样。

    杂毛七品死亡,人族中将也可以冲过去救苏越,但他的情况也很恶劣,一秒内,根本就过不去。

    人族军团全部着急到发疯。

    一个疾行营的五品,甚至不惜透支气血,他想代替苏越去承受攻击。

    可恨,时间还是来不及啊。

    “哈哈哈,你们终究还是输家!”

    苍疾的狂笑再次响起。

    白龙和孟羊要维持鸳鸯剑法,他们的身躯不可以移动,所以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但他们还是被吓的浑身冷汗。

    难道,有漏网之鱼?

    按理不可能啊。

    所有的异族,都被自己拦截,怎么可能会有异族冲击过去。

    可苍疾的笑,不可能骗人。

    这可怎么办,苏越绝对不能死啊。

    ……

    “我看你还怎么跑!”

    四臂族一声尖叫,他膝盖弯曲,气血已经酝酿完成。

    仅仅是杀苏越,时间管够。

    虽然自己可能会牺牲,但为了苍疾,一切都值得。

    他是四臂族的叛徒,但苍疾帮他报了仇。

    值得。

    他忠心于苍疾。

    “蜈蚣,你看天上!”

    眼看着四臂族的身躯就要扑杀过去,这时候,天空传来一道声音。

    四臂族下意识抬头。

    谁能想到,一道无比巨大的阴影,就这样降落下来。

    这是……一座山吗?

    对!

    在四臂族的上空,赫然是有一座山峰坠落下来。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他们对大自然的恐惧,都是与生俱来。

    面对一座十几米高的尖锐山峰朝着你压迫而来,谁都会本能的恐惧一下。

    这是潜意识的行为。

    所以,四臂族闪躲了一下,他浪费了一秒。

    就因为这一秒,苏越的身躯已经逃走。

    四臂族回过神来……

    这山峰,怎么可能会话?

    他刚才听的清楚,就是山峰在话。

    “我上当了!”

    四臂族终于反应过来。

    果然。

    山峰落地的刹那,竟然成了一个四品的人族武者。

    他连滚带爬,身躯在泥浆里滚了好几圈,很狼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族怎么还有幻化术!

    “死!”

    可惜,宝贵的杀戮时间被浪费。

    这个四臂族看到牧京梁到来,他就如一只蝼蚁,被牧京梁直接捏碎了头颅。

    “呼……我杨乐之也不是个废物,哈哈!”

    杨乐之四平八稳的躺在泥浆里。

    他发现苏越被四臂族追杀的时候,就在想办法如何去救。

    最后,杨乐之用战法,将自己幻化成一个很尖锐的锥形山峰。

    他的目得很简单,只要能吓唬四臂族一两秒时间就够了。

    计划很成功。

    机智的自己,替舅子争取了宝贵的一秒钟。

    赢了!

    苏越被疾行营的武者接走,牧京梁赶来。

    这场战争,大获全胜。

    苏越转头看了眼杨乐之,欣慰的点点头:姐夫,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你的智商有所长进啊。

    远处,孟羊和白龙的宗师时间结束。

    他俩互相搀扶着,也在缓缓走回来。

    异族大军虽然就在身后,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冲杀上来。

    “你们倒是跑两步啊,在这摆造型呢?”

    杨乐之勉强坐起来。

    他见不得白龙和孟羊装比。

    刚才和剑仙一样,已经帅霸全场,现在还在装比。

    “就是,你俩是不是在壁虎漫步,不怕有人偷袭吗?”

    苏越也气不过。

    他被赵启军团的武者搀扶着,气的肝疼。

    万千敌人就在身后,可两人从容而归,简直像是上海滩炸了仓库的许文强,飘逸的很。

    这种霸气侧漏的造型,居然不是自己?

    苏越气不过。

    然而,白龙和孟羊心里却在怒骂:

    你以为我不想跑吗?

    如果能有一点点的力气,劳资会在这慢吞吞的溜达?

    那么多异族在身后,慌得一批,你们知道吗?

    看什么看,看戏呢!

    快来接应啊,腿软的走不动啊。

    可惜。

    人族大军似乎在成全两个人装比。

    终于走回来了。

    然而,孟羊膝盖一软,直接就朝着杨乐之的方向跪下。

    “使不得。”

    杨乐之受宠若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高武27世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