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万古之王〕〔神级黄金手〕〔弃少归来〕〔极品全能学生〕〔末世神魔录〕〔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我有一座美食屋〕〔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的巨星败家女友〕〔头号男秘〕〔全能神医在都市〕〔晚安,霍先生!〕〔妈咪太小,总裁太〕〔史上最狂赘婿〕〔重生宠婚:霍少,〕〔再世为凰:重生庶〕〔每天在作死中直播〕〔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种田神医:夫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8章 我墨铠的老二
    墨铠的出现,让整个战场再次陷入紧张的状态。

    突变来的太快,异族的九品数量,突然就到了五人,瞬间比人族多了一个,人族的优势,也被打破。

    赵千恩也第一时间闪烁回去,和牧京梁他们站在一起。

    他的目标是激怒苍疾,又不是送死,万一被这五个九品异族集中火力单杀,他就成天下第一蠢。

    “是江元国战场的墨铠!”

    白宗辉阴沉着脸。

    冤家路窄。

    他当初参加过征讨墨铠的战争,甚至都没有过去多久。

    谁能想到,墨铠这个孤家寡人,竟然没有回八族圣地,反而是跑到了神州东区。

    简直可恶,他来干什么?

    “他就是那个,连城池都被柳一舟和姚晨卿毁了的墨铠?”

    莫其正和牧京梁对视了一眼。

    很麻烦啊。

    这种孤家寡人最难对付,万一墨铠有什么目得,特别难缠。

    当然,牧京梁他们也不是太担心。

    苍疾和四臂族是死仇,他们很难会联手,大概率还能保持平衡。

    就看墨铠的态度了。

    他如果真的不愿意参战,那就皆大欢喜。

    苏越更是皱着眉。

    墨铠这家伙,为什么会来东战区?

    他是苍疾遥过来的人?

    可没听墨铠和苍疾有什么交集啊!

    ……

    “够了,这场战争,就这样落幕吧。

    “神州的无纹族,你们已经占够了便宜,滚回神州,不要再踏入湿境。

    “惊袅城虽然伤亡惨重,但也摘了一颗九品的人头,不算太亏。

    “给我墨铠个面子,双方全部退兵。

    “如果谁还要执意开战,那接下来,我墨铠代表阳向族,和你们再战!”

    墨铠背负着双手,大义凛然的走到最前方。

    雨幕落在他上空十几厘米的地方,就直接被蒸发,这个九品的出现,绝对是个异类。

    苍疾咬牙切齿。

    墨铠这个畜生现在跑出来,一定是想敲诈自己。

    其实他和墨铠,算是不大不的仇人。

    谈不上不死不休,但对方一定特别憎恨自己。

    很多年前,在八族圣地,墨铠得到了一场机缘,而苍疾自己却羡慕那场机缘。

    就这样,苍疾仗势欺人,生生抢走了墨铠的东西。

    墨铠技不如人,背景也不如人,最后只能含着恨离开。

    之后,他们分别被圣地派遣到了南辕北辙的地方镇守城池,也没有什么交集。

    苍疾最近听到墨铠的消息,就是他的城池被神州摧毁。

    他还嘲笑过墨铠蠢货。

    可谁能想到,这畜生竟然没有回八族圣地,反而是跑到了惊袅城的疆域。

    他到底要干什么?

    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没错,这一战死的人已经够多,就这样结束吧!”

    钢骨族九品也道。

    这一刻,惊袅城大军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虽然对神长老有些失望,但苍疾毕竟还是神长老,毕竟是他们的主人。

    现在,阳向族的九品援军到来,惊袅城有救了。

    今天这场战争,可能真的要结束。

    “无纹族的主事人呢?给个痛快话,我墨铠的面子,到底有没有用?”

    墨铠深吸一口气,又重新问道。

    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充斥着滂湃的气血之力,两军对垒的中央位置,被震开了一道漆黑沟壑,触目惊心。

    这道沟壑,代表着对战双方,谁都不可以跨过。

    否则,那就是不给他墨铠面子。

    “赵启军团全体听令,撤军!”

    赵千恩下令。

    没有继续进攻的意义了。

    异族出现了五个九品,赵启军团能安全回去就是胜利。

    可惜的是,苍疾这畜生还活着。

    虽苍疾三个月内没办法出手,但他拿着林东启的心脏,很可能会突破到绝巅。

    神州大军看上去是胜利,其实还是特别的危险。

    牧京梁他们也同意赵千恩的命令,继续战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林东启已经牺牲。

    但他却用自己的命,换回了七个被抓走的宗师,也换来了东战区最少三个月的安全。

    至于如何阻止苍疾突破,还得军部重新探讨。

    随后,赵启军团井然有序的开始撤退。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深入湿境好几公里,全部撤回去也需要一点时间。

    牧京梁他们压阵,要最后才回去。

    苏越忍着痛,执意走到了牧京梁身旁,他想留下来看看,看看墨铠到底要干什么。

    “你受伤这么重,快回去!”

    牧京梁要留下来压阵,他得让苏越赶紧回去治疗。

    “不差这一会,我想看看墨铠这老玩意,要干什么!”

    苏越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

    实话,伤口是真的疼,但他还是更好奇墨铠。

    “苏越也是江元国一战的大功臣,墨铠对我们来,都是老朋友,留下来看看吧。”

    白辉宗递给苏越一颗治疗丹,虽和医院的疗养不一样,但勉强可以止血,防止伤情继续恶化。

    “战友你好啊!”

    苏越点点头,也认识白辉宗。

    ……

    “你是惊袅城的城主吗?”

    远处,惊袅城的大军还没来得及撤军,而墨铠直接将一个八品的宗师叫过去。

    “是!”

    黑页连忙道。

    他知道墨铠这个人,而且在八族圣地,苍疾和墨铠确实有过交集。

    至于关系到底怎么样,他们这些外人不清楚。

    黑页甚至还有些忐忑。

    “你们有罪啊,我和苍疾是结拜兄弟,他是我的老二,你们保护不力,怎么能让他受伤!”

    黑页脑海中还在盘算墨铠的来意。

    然而,墨铠开门见山的一句痛骂,让城主黑页彻底懵逼。

    结拜兄弟?

    墨铠竟然还是苍疾的结拜兄弟?

    神长老,是墨铠的老二?

    可这个称呼,怎么有些变扭。

    “你们没有守护好我墨铠的老二,我真想一掌把你们全部拍死,才能解恨,唉……”

    墨铠又一脸心疼的看着苍疾。

    他殷切的眼神,还真的像是在关心自己的亲弟弟!

    苍疾差点被气的吐血。

    谁踏马和你结拜过。

    退一万步,即便你想攀亲戚,想投靠我惊袅城,也应该我是大哥。

    谁是你的老二?

    论实力,论资历,你只配当一个属下。

    “原来墨铠兄,是苍疾的结拜大哥,还真是缘分啊。”

    原本苍疾想反驳墨铠,让他滚开。

    可这时候,四臂族九品走上前去,一脸阴森森,皮笑肉不笑的道。

    “是啊,没想到,以苍疾的德行,他还能有一个大哥,还真是奇妙!”

    掌目族也阴阳怪气的道。

    他俩原本还想敲诈苍疾点东西,可墨铠的出现,令局面有些失控。

    墨铠这畜生城池已经被毁,他现在光脚不怕穿鞋的,是最难缠的那种对手。

    关键墨铠的实力还不错,也是去过八族圣地的强手。

    “我墨铠是苍疾的大哥,如果谁想趁火打劫,可以踏着我墨铠的尸体过去。

    “想趁机羞辱阳向族的武者,不管是不是九品,最终结局都是一具尸体!

    “老二,你,大哥我的对不对?”

    墨铠杀气横生,同时,他又看着苍疾。

    苍疾那叫一个气啊。

    如果不承认墨铠是大哥,他会当场就得罪墨铠。

    这畜生没回八族圣地,那明显是和八族圣地都翻了脸,他连杀自己都敢。

    况且,还有四臂族和掌目族的畜生在虎视眈眈。

    这个节骨眼,他不敢得罪墨铠啊。

    承认吧。

    忍一时风平浪静。

    “苍疾,你还有个结拜大哥?以前怎么没听你过!”

    钢骨族九品也好奇的问道。

    他和苍疾关系还算是不错,否则也不可能来帮忙。

    但苍疾在阳向族,向来目中无人,他怎么可能会认别人当大哥,自己甘心当老二?

    不正常啊!

    “墨铠是我的结拜大哥。

    “对,大哥的对,谁敢惹咱们阳向族,全部不得好死!”

    已经被逼迫到山穷水尽,苍疾能什么?

    他又敢什么?

    只能承认自己是个老二。

    该死的老二。

    “哼,我以为苍疾在阳向族有多狂,原来只是个老二啊!”

    四臂族故意挖苦道。

    他一肚子遗憾。

    虽然惊袅城被炸,但惊袅城的底蕴还在,苍疾的宝库,连九品都轰不碎,里面有数不清的好宝贝。

    可惜,因为墨铠的搅局,拿不到了。

    “老二,你伤情太重,骨头都是软的,一点都不硬,现在千万不要动弹,等大哥我替你疗伤!

    “惊袅城城主何在?”

    墨铠颐指气使的道。

    “属下在!”

    黑页连忙跑过来。

    这可是苍疾神长老亲口承认的大哥,自己得心伺候好。

    能让神州老都承认的大哥,能是平凡角色吗?

    更何况,墨铠还拯救了惊袅城大军,维护了阳向族的脸面。

    至于他城池被破的事情,都过去了,谁知道神州用了什么阴谋诡计。

    不重要。

    “你速速回惊袅城,打开我二弟的宝库,取出最好的灵药,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给我送来。

    “必须要九品能用的灵药,我要燃烧自己的气血,给二弟疗伤!”

    墨铠大义凛然的下令道。

    “大哥,我可以自己回惊袅城,我自己也可以疗伤,用不着你浪费气血。

    “你的气血,留着自己用吧!”

    苍疾咬着牙道。

    他被气的脸色发绿。

    该死的墨铠,你竟然敢算计我。

    让我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你是大哥,然后通过黑页打开我的宝库,公然坑我的灵药。

    我艹你祖宗。

    “老二,你的什么话?

    “我是那种贪恋自己气血的人吗?你看看你的脸,都绿成什么样子了?你怎么还能贸然走路?

    “我帮你疗伤,天经地义,我哪怕替你去死,都天经地义!

    “你绝对不可以再移动,我墨铠不许你再受一点点的伤!”

    墨铠甚至有些发怒。

    他就像在教育自己的弟弟,又是心疼,又是恨其不争。

    黑页没有得到苍疾的命令,暂时不敢去擅自打开藏宝库大门,他只能茫然的看着苍疾。

    而附近其他的宗师,已经被感动的够呛。

    人生得此大哥,夫复何求。

    不惜牺牲自己的气血,这得多么真挚的感情。

    “神长老,现在是关键时刻,您还是以自己的伤情为重啊。”

    “没错,神长老,既然墨铠神长老愿意帮您疗伤,您就派黑页城主回去拿灵药吧。”

    “神长老,您一直处于受伤状态,也不是个事,我们也心疼啊!”

    顿时间,扑面而来的马屁味,瞬间包裹在苍疾的附近,这股肮脏谄媚的味道,让苍疾想吐。

    都踏马是蠢货吗!

    心疼个屁。

    看不出来墨铠在算计我吗?

    你们还特么的助攻?

    苍疾被气的脸色更加发青。

    “神长老,属下也建议您先以疗伤为重!”

    黑页见苍疾的脸色更加难看,也由衷的劝阻道。

    灵药,都是身外之物,命重要啊。

    “我最后再一次,真的不劳烦大哥帮忙,我自己的伤,我心里有数!

    “大哥,你先回惊袅城歇息吧!”

    苍疾深吸一口气,心平气和的道。

    如果上了你墨铠的当,我苍疾就成了湿境最大的一个笑柄。

    “二弟,许久不见,你是看不起你这个大哥吗?

    “我知道你即将突破到绝巅,你已经看不起大哥的能力了吗?

    “我不管你未来多么辉煌,但此刻你有难,你就是我的老二,我不救你,我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如果你真的看不起这个大哥,觉得大哥给你拖后腿,那大哥就走。

    “大哥我失去了一座城池,沦为湿境的一个笑话,如今你也看不起大哥,那我不如就走吧……天大地大,我最在意的兄弟,竟然如此待我。

    “可能,我墨铠真的没用吧!”

    这时候,墨铠的表情又变了。

    他一声苍凉的叹息,直接攀登在道德制高点。

    墨铠不再纠缠灵药的事情,他直接上升到兄弟情深的高度。

    你不让我救,就是看不起你这个大哥。

    我走!

    我走还不行吗!

    甩下这烂摊子,你自己解决吧。

    的苍疾,能耐的你。

    如果不是觊觎你的那些九品灵药,我墨铠都懒得理你。

    “墨铠,你这兄弟天性薄凉,他连自己的手下都信不过,可能是怕你私藏他的灵药,你还是走吧!”

    四臂族九品阴阳怪气的道。

    “也罢,墙倒众人推,我原本一片赤诚,谁曾想,物是人非……我还是我,而你,却已经不再是你!

    “二弟,我走以后,你好自为之!”

    话落,墨铠转身就要离开。

    “墨铠神长老留步,您千万不能走啊,惊袅城需要您,阳向族需要您!”

    黑页被吓的头皮发麻。

    开什么玩笑。

    人族大军还没有彻底离开,四臂族和掌目族虎视眈眈。

    如果这时候墨铠离开,那惊袅城咋办?

    苍疾还不被四臂族敲诈出血?

    黑页特别了解四臂族的贪婪和不要脸,他们为了资源,甚至敢和惊袅城开战。

    “我也想留下,可惜……算了,不再自讨没趣!”

    墨铠苍凉的一笑,就如一个被伤透了心的长辈。

    同时,墨铠心里倒数计时!

    “3!”

    “2!”

    “黑页,去惊袅城,把我仓库里的灵药取出来。”

    果然,苍疾认命了。

    他承认,这次上了墨铠的当。

    一环套着一环,自己越陷越深。

    墨铠不能走,这张虎皮,必须得留在惊袅城,否则四臂族和掌目族也是祸害。

    苍疾又在憎恨林东启,如果不是这畜生打伤了自己,何必受墨铠的鸟气。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拿灵药,没看我二弟很痛苦吗?所有灵药全部拿过来!”

    苍疾想暗示一下黑页,别那么实诚,拿来一点点就够了。

    可惜。

    墨铠一脚就将黑页踢向惊袅城方向。

    这畜生,到底哪培训的演技。

    “属下明白!”

    远处传来一声应答。

    黑页非但没有生气,他竟然满脸的狂喜。

    苍疾要奔溃。

    黑页之所以能成为自己的心腹,就是因为其性格憨厚,特别的老实,自己一就是一,从来不会质疑。

    这下好了。

    这铁憨憨真的有可能搬来所有九品灵药。

    天杀的。

    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二弟,你体内经脉不通,我先给你润润经脉。”

    随后,墨铠凝重着脸,走到了墨铠的身上。

    他的手掌,轻轻放在苍疾的肩膀上。

    “二弟,可能会有一点痛,为了能早点伤愈,你忍着点!”

    墨铠的手掌,开始弥漫着气血波动。

    苍疾口干舌燥。

    他突然想起了一段往事。

    在很久之前,自己耀武扬威,那一次他不光抢走了墨铠的东西,还把墨铠打了个够呛。

    这牲口,不会是要报复自己吧。

    对!

    苍疾猜到了。

    一股刻骨铭心的剧痛,侵蚀着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

    苍疾痛的想死。

    “墨铠,我觉得惊袅城不需要你!”

    四臂族的九品还在劝墨铠离开。

    他真的想敲诈苍疾一点点东西,机会来的不容易。

    苍疾诅咒着所有的人。

    等我突破到绝巅,我一个一个收拾你们。

    特别是你墨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而墨铠心里也在冷笑。

    这次我来找你苍疾,原本就要是借你的一件追踪妖器,来寻找我红锅徒儿。

    只要能找到我徒儿,我会先你一步突破绝巅。

    到时候,你就是只蝼蚁。

    但敲诈灵药,纯粹是意外的收获。

    墨铠都没有想到,苍疾竟然会被神州武者打伤。

    公然报仇,看着苍疾被气懵逼的样子,还真是特别的爽。

    当初你嚣张跋扈,真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摔跤吗?

    ……

    人族阵营。

    牧京梁他们脸色凝重。

    “没想到,苍疾和墨铠,竟然是这么情深义重的兄弟!”

    莫其正严肃的摇摇头。

    “是啊,两个九品是结拜兄弟,我们很被动!”

    牧京梁也皱眉。

    而苏越却不敢置信的看着墨铠。

    先不这个兄弟是真是假,就墨铠那老阴比的性格,他会这么情深义重?

    开玩笑呢!

    这老阴比,不会是在算计苍疾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高武27世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