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余生有你,甜又暖〕〔宋辞霍慕沉〕〔八零娘亲是女配〕〔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王者之路〕〔重生之大唐中兴〕〔重生八零之事业为〕〔天降帝少〕〔江鱼郑萱〕〔邪世帝尊〕〔重生七零神医小甜〕〔小可爱,超凶的〕〔影视先锋〕〔影帝重回十八岁〕〔重生五零巧媳妇〕〔魔改大唐〕〔祭炼山河〕〔快穿之我家男神超〕〔我的老公是混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99章 红锅的下落
    人族大军井然有序,已经撤的差不多,只留下牧京梁他们这些强者,在后方震慑异族。

    而苏越也眼睁睁看着黑页回来,他扛着两大包的灵药,一股脑全给了墨铠。

    牧京梁都感慨,这黑页城主,是个老实人。

    赵千恩心里早就清楚,苍疾之所以信任黑页,就是因为他一根筋,不会什么花花肠子,也不可能欺上瞒下。

    赵千恩和黑页也是老对手。

    墨铠如果真的存心坑苍疾,这次苍疾怕是得吐血三升。

    其实牧京梁他们也眼馋那些灵药,那可是都是九品都能用的东西,哪怕在湿境都无比珍贵,苍疾不知道付出过多少心血,才积攒了这么多。

    不管是被墨铠坑,还是苍疾自己用,这次他都是伤筋动骨。

    “苍疾真的能突破到绝巅吗?”

    苏越叹了口气问道。

    绝巅啊。

    虽然他还没有真正见过绝巅,但也无数次听说过。

    绝巅,是站在湿境顶端的存在,甚至连九品都可以杀死,根本就是举世无敌的强者。

    如果苍疾突破到绝巅,神州又能派谁来挡?

    袁龙瀚元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以苍疾的资质,真的难说,但好在咱们还有三个月时间休养生息!

    “其实在军部,袁龙瀚元帅早已经料到了苍疾一定会突破,哪怕没有林东启的心脏,也只是时间问题,他老人家可能会有什么应对的方案吧。

    “只是,可惜了林东启!”

    牧京梁一声叹息,满脸怅然,甚至有些悲痛!

    战国七大军团,突然就有一个大将战死,真的是令人心酸。

    “我一定会报仇雪恨!”

    赵千恩两颗瞳孔闪烁,红的冒血。

    如果不是墨铠和四臂族九品降临,他真的有可能去找苍疾同归于尽。

    “回吧,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牧京梁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战争已经结束,苏越身上还有伤,留在这里除了淋雨没任何作用。

    苏越看着远处的天空。

    苍疾在惨叫,墨铠在卖力的……疗伤。

    姑且算疗伤吧。

    苏越几乎可以确认,苍疾这畜生是来报仇的,他现在仗着苍疾弱,正在变着法的折磨苍疾。

    这老东西有多阴,苏越了解的一清二楚。

    更令人唏嘘的是,惊袅城的阳向族,竟然对墨铠感恩戴德。

    也不知道墨铠用来什么小手段,在他的所谓治疗之后,苍疾浑身上下弥漫的气血之力更加恐怖,很明显是药到病除的征兆。

    别说阳向族,就连牧京梁他们都觉得,墨铠就是真心实意来帮苍疾疗伤的。

    墨铠,演技一流,有资格走上颁奖晚会的那种!

    “嗯,回吧!”

    苏越点点头。

    既然墨铠到了惊袅城,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或许有必要重返惊袅城一趟。

    万一,墨铠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新的宝贝呢?

    说起来,苏越还有点怀念当初当纨绔的岁月。

    转身的刹那,苏越又看了眼满目疮痍的大地。

    暴雨已经停了。

    原本漆黑的泥浆,此刻更像是沼泽地,有些沟壑还组成了血色的小溪。

    一眼望去,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有些已经被泥浆覆盖。

    可以预想到,过一段时间,这里会杂草丛生。

    湿境的气候,特别适合生长植物,而且武者的血液和腐烂的尸体里,原本就充斥着大量的灵力。

    或许,这也是一种肥料。

    大自然的奇妙,莫过于此。

    哪怕是九品对战的余波,也仅仅在地面上震出一些裂缝,过段时间,这里就会恢复如初。

    ……

    苍疾疼的浑身发抖。

    他现在在承受着史无前例的酷刑,虽说不至于死亡,但疼的窒息啊。

    可恨,这墨铠竟然还模拟出自己的气血之力,给惊袅城造成一种自己实力正在恢复的假象。

    他不光吞自己的灵药,还要欺负自己。

    欺人太甚。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一点点好处。

    墨铠的演技在精湛,他不仅仅欺骗了惊袅城,他连四臂族和掌目族的九品也一起欺骗过去。

    自己实力慢慢在恢复,明显四臂族那滚蛋的眼里,有了一些忌惮。

    他的胆子,也只敢来趁火打劫一下而已。

    “墨铠,你吞掉灵药就算了,有必要这么狠吗!”

    苍疾疼到受不了。

    他压低嗓子,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墨铠的残忍,超出了苍疾想象。

    他不知道修炼过什么折磨人的战法,苍疾觉得自己浑身的骨骼都被一寸寸打断。

    可自己是九品肉身,顷刻间就会重组愈合。

    就这样,墨铠肆无忌惮的折磨着自己。

    而且墨铠折磨人的办法,根本就不止一种,他还会从内部将你的肌肉震裂,虽然杀不死九品,但疼的要命。

    想比起肉身的痛苦,苍疾心里才更加屈辱。

    第一次!

    活了这么久,苍疾顺风顺水,从来都会只有他欺负别人,可今天他竟然被连番羞辱。

    这是第一次被肆无忌惮的欺负。

    关键他还不敢表现出来,甚至表面上还得感谢墨铠。

    这更加令人窒息。

    “苍疾,当初在八族圣地,你踩在我脸上,不也是打断了我浑身的骨头吗?

    “这笔账,我墨铠毕生难忘,我说要让你十倍偿还,那就一定是十倍偿还!

    “我会把你全身骨头都打碎,让你好好品尝我当年的痛苦。

    “少一次,缺一次,都不算真正的复仇,现在是第三次!”

    墨铠阴森森的回复道。

    当然,在别人眼中,墨铠惨白着脸,一副豁出命正在给苍疾疗伤的状态,令人特别感动,特别羡慕他们的兄弟情深。

    反正林东启是有名的强者,他临死前的反扑,谁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一切,都由墨铠随便瞎掰。

    “墨铠,你不怕我来日斩了你吗?”

    苍疾咬牙切齿。

    折磨十次,你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一些。

    他恨透了这个阴货。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我恐惧?就因为绝巅资质?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要真能突破到绝巅,就不会沦为现在这狗德行!”

    墨铠只是淡淡的一笑。

    他相信苍疾的绝巅资质,但墨铠更加相信自己可以比苍疾先一步绝巅。

    退一万步说。

    哪怕自己无法突破到绝巅,大不了可以躲着苍疾走。

    还有,苍疾想突破,猴年马月的事情。

    因为惧怕就不报仇?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修炼还有什么意思?

    可笑!

    “墨铠,你折磨完我,就可以滚了吧!”

    苍疾又咬着牙问道。

    敲诈了我所有的灵药,但打我,还羞辱我。

    墨铠,我和你不共戴天。

    “我城池被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没有落脚的地方,惊袅城不错!

    “还有,我徒弟走丢了,我要借你的十万里幡用一用,我得找到我徒弟在哪。”

    墨铠平静的说道。

    咔嚓!

    咔嚓!

    咔嚓!

    与此同时,又一轮对骨骼的破坏,拉开了序幕。

    苍疾疼的差点崩溃。

    ……

    “神长老,您还能扛得住吗?”

    黑页一脸关心的问道。

    “滚!”

    苍疾怒骂。

    他现在看见黑页就来气,墨铠让你去拿灵药,你竟然恨不得搬空我的秘密仓库。

    你就是个愚蠢的帮凶。

    蠢啊。

    “黑页城主,你退开一点,我二弟的脑袋现在有点不正常。只恨无纹族卑鄙,竟然会给老二留下这么大的创伤。

    “二弟,你放心吧,我今天就是拼了自己的老命,也会让你安全,该死,这内伤简直可怕。”

    墨铠摸着苍疾的狗头,一脸的心疼。

    苍疾狠狠一甩头!

    你脑袋才不正常,你的老二才有创伤,不对,你才是老二!

    “神长老,您坚持住!”

    黑页忧心忡忡的说道。

    “苍疾,你脑袋不会被打坏吧,还能认识我吗?我是你的亲爷爷!”

    四臂族九品走过去,很严肃的问道。

    “滚!”

    苍疾气的五脏六腑都差点爆炸。

    都是些什么东西,我苍疾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谁都要过来踩两脚。

    简直是一群畜生。

    “没想到啊,堂堂苍疾,竟然成了一个智障!

    “墨铠,要不谈个生意吧,咱们联手把苍疾杀了,这惊袅城就属于你了!”

    四臂族又怂恿道。

    “你们可以滚了,我二弟的伤,我会治疗,你们留在这里等死吗?”

    墨铠寒着脸怒斥道。

    简直是个蠢货,这种事情,竟然放在明面上谈,傻子吗?

    墨铠现在不可能杀苍疾。

    他还得拿到苍疾的十万里幡,天大的事情,也没有找到红锅重要。

    苍疾已经被气的无话可说。

    当我是死人吗?

    在我一个九品面前,讨论如何杀了我。

    你们不觉的很过分吗?

    等我突破绝巅,一个一个找你们算账。

    你们都等着。

    “不行,我们不能走。苍疾兄和我们也是老朋友,他伤情没有好转,我们不放心!

    “再说,万一人族再杀回来,多危险!”

    四臂族九品摇摇头。

    他总觉得墨铠和苍疾的关系很怪异,不能就这样轻易离开。

    万一,还能得到点什么东西。

    “哼,你们既然想留着,那就留着吧!”

    墨铠也没办法。

    “墨铠,十万里幡我不可能给你!”

    苍疾咬着牙,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

    开什么玩笑。

    十万里幡是追踪神奇,而且耐久度已经所剩无几,绝巅族尊都没办法修复,他怎么可能给墨铠。

    根本不可能!

    “你可以慢慢考虑,反正四臂族和掌目族都想杀你,大不了我装内伤,直接就走!”

    墨铠根本不着急。

    十万里幡是至宝,苍疾能痛快给自己才见鬼了。

    但他可以慢慢磨。

    只要四臂族和掌目族的九品在,苍疾的心就不可能落到肚子里。

    他现在失去了红锅的消息,这十万里幡,可以追踪到红锅的具体位置,哪怕有些绝境无法追踪,但也可以追踪到最后出现的地方。

    墨铠必须拿到手!

    噗!

    苍疾一口鲜血喷出去。

    该死,墨铠这畜生,又加重了折磨自己的气血波动。

    苍疾恨啊。

    “神长老,您没事吧!”

    黑页他们几个八品连忙问道。

    “这是好事,能吐出淤血,就证明我二弟的经脉正在通畅,你们放心吧!”

    墨铠吐出一口浊气,沉着脸说道。

    “多谢墨铠神长老!”

    黑页连忙弯腰一拜,满脸的感恩戴德。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苍疾是我二弟。”

    墨铠大义凛然的点点头。

    打通个屁的经脉,你简直是放屁。

    苍疾在咆哮,但也只敢在心里咆哮,四臂族和掌目族的蠢货,也不知道在动什么歪脑筋。

    “四臂族和掌目族的朋友,我还没有你们的联络方式,他们用气血交换一下。

    “虽然不知道你们和我二弟有什么仇恨,但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或许可以给大家当一个顺滑剂!”

    墨铠突然抬头,向两个九品要联络方式。

    “嗯,交换一下联络方式也好,万一你什么时候想杀苍疾,咱们三个可以联手!”

    四臂族九品阴森森一笑。

    他和苍疾的仇,根本不可能化解,但多一个墨铠的联络方式,也不是什么坏事。

    就这样,苍疾睁着眼,咬着牙,目睹墨铠拿到了两个九品的气血联络方式。

    这也是墨铠的威胁啊。

    四臂族九品说的没错,如果墨铠要杀苍疾,他再叫来两个九品,起码有一半的成功几率。

    这个卑鄙无耻的畜生。

    苍疾浑身疼痛,心脏比肉身还要剧痛。

    他现在只憎恨自己曾经妇人之仁,为什么没有早早把墨铠斩杀在八族圣地。

    这就是个落井下石的小人啊。

    “苍疾,你现在受伤,沸血族的事情,过几天我面来讨公道!

    “爆山庭不可能白死,如果你不能拿出一个合适的赔偿方案,我沸血族会和你开战!”

    原来是两个沸血族的九品援军。

    爆山庭被杀,另一个气鼓鼓离开。

    “开战的时候,记得喊我们!”

    四臂族九品也连忙喊道。

    惊袅城所有宗师脸色铁青,爆山庭的死,算是把沸血族得罪死了。

    “沸血族就是一群垃圾,全死了才好!”

    墨铠黑着脸补充道。

    他忘不了费宵那畜生的背叛,要不然茂妖城不可能彻底失手。

    墨铠这辈子最痛恨沸血族!

    苍疾没有说话。

    他无话可说,原本举世无敌的惊袅城,突然就内忧外患,岌岌可危。

    沸血族要和自己翻脸。

    除了突破绝巅一条路,自己已经山穷水尽,苍疾清楚自己的处境。

    说起沸血族,苍疾又想到了自己的小妾花桃蝶。

    最爱的爱人被杀。

    现在的苍疾,心里只剩下了仇恨。

    “苍疾,十万里幡拿出来吧,我可以赦免一次刑罚!”

    墨铠冷笑。

    “你做梦,我苍疾就是死,就是自爆在这里,也不可能把十万里幡给你!”

    苍疾冷笑。

    两个小时后!

    “苍疾,是不是感觉那颗心脏有点问题,我虽然抢不走,但我可以破坏它。”

    墨铠平静的说道。

    “回惊袅城吧,十万里幡在惊袅城!”

    苍疾认命了。

    他没想到,墨铠这阴比,一直就没有忽略林东启的心脏,他之前只是在想办法破解而已。

    墨铠说的没错,他不可能拿走林东启的心脏,毕竟自己已经开始炼化。

    但他付出一些代价,完全可以慢慢破坏。

    苍疾不敢赌。

    哪怕这心脏有一点点的闪失,苍疾都承受不了。

    只要能回到惊袅城,自己就看可以开始闭关,惊袅城有妖器防御,到时候就不用在惧怕四臂族和掌目族的畜生。

    一个墨铠,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十万里幡,给就给吧。

    苍疾认命了。

    等自己突破到绝巅之后,再一一清算今天的仇恨。

    “嗯,这才是一条好狗嘛,非要嘴硬!”

    墨铠又摸了摸苍疾的狗头。

    “所有勇士都听着!”

    “经过我一番呕心沥血的治疗,我二弟的伤情已经被抑制住,传令大军,立刻返回惊袅城!”

    墨铠将苍疾搀扶起来。

    随后,他朝着黑页城主下令。

    墨铠以前也是茂妖城的城主,下令这种事情特别顺手。

    “神长老万岁!”

    顿时间,大军振奋。

    他们早就迫不及待要回去,惊袅城被炸,还不知道家人是什么情况。

    可神长老受伤,也不能离开,所以武者们只能焦虑的等待。

    “你们二位?也要去惊袅城作客?”

    墨铠又转头看着四臂族和掌目族的九品。

    “哼,苍疾吝啬的很,这惊袅城笼罩着妖器,从外面很难进去,我们可没有这福气!”

    掌目族九品冷笑道。

    “墨铠我提醒你一句,如果进了惊袅城,尽量就别出来了,万一哪天你想杀苍疾,咱们还可以里应外合!

    “惊袅城的妖器很特别,从外面进不去,但从里面却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要不然惊袅城也不会被几个低阶武者给炸了。

    “你如果擅自离开惊袅城,再想进去,苍疾就不一定同意了,他这个人没良心的!”

    四臂族也提醒道。

    “哼,我是苍疾的大哥,惊袅城就是我的家,我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墨铠用不着你们操心!”

    墨铠冷笑一声。

    他和苍疾也像是仇人,当然知道惊袅城的防御妖器。

    宗师级的强者想进去,必须得经过黑页城主的授权,苍疾将授权战法给了黑页,否则只能靠强攻。

    可强攻,哪怕九品都很难杀进去。

    墨铠已经决定。

    除非可以确切的找到红锅,否则他就在惊袅城住下了。

    大军返程,浩浩荡荡。

    墨铠搀扶着苍疾,走在军队的前中部。

    “墨铠,我都答应给你十万里幡,你还要欺负我吗?”

    苍疾看上去是被墨铠搀扶着。

    其实,他是被墨铠制约着,顺便,墨铠还在用气血折磨自己。

    苍疾脑子里闪过一万字‘干他’的冲动。

    可他又冷静下来。

    冲动一次,失去绝巅的机会,不值得,根本不值得,反正也杀不了墨铠。

    他一忍再忍。

    “对啊,我当然要欺负你,谁让你怂呢!”

    墨铠理所应当的点点头。

    苍疾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气的晕过去。

    欺负人,都这么理直气壮,墨铠你为什么这么无耻。

    没过了多久,大军归来。

    惊袅城的状况,令全场鸦雀无声。

    真的是说不出的惨烈,原本恢弘壮丽的城池,现在被炸飞了很大一部分。

    城门前到处是残肢断臂,到处是灰头土脸,等待着大军归来的留守武者。

    毕竟黑页之前已经回来过一次,惊袅城的武者知道大军会回来,但他们根本没想到,出征联军,会损失成这样。

    死了那么多武者。

    这场战争的惨烈,根州没办法用语言描述。

    “恭迎神长老!”

    惊袅城的守城将军一声大喊,黑页打开了防御妖器的大门。

    就这样,墨铠和苍疾平静的走进去。

    随后,大军才鱼贯回到破败的城池。

    一路上,苍疾说不出的心疼,这可是自己的心血啊,这也是在八族圣地出了名的强大城池。

    谁能想到,竟然会被炸成这幅德行。

    “属下有罪!”

    守城将军当街跪在废墟里。

    他痛恨自己没有去追杀苏越他们,否则事情不会这么恶劣。

    “黑页,杀了他吧,这是个废物!”

    苍疾摇摇头。

    虽然惊袅城用人之际,但守城将军的疏忽,杀他一万次都是轻的。

    “是!”

    黑页永远都在忠诚的执行着墨铠的命令,他拖着守城将军,走到街边,直接斩杀。

    联军回来之后就散了。

    随后,整个惊袅城到处哭天喊地。

    有些武者,活着回来了,可他们的亲人,全部会炸死。

    有些武者死了,可他们的亲人,还在等着他们回来。

    一场恶贯满盈的战争,就此拉下序幕。

    苍疾营帐。

    他也没有食言,直接给墨铠拿出了十万里幡。

    没办法,不顺了墨铠的心意,他会没完没了的折腾自己。

    “墨铠,我苍疾受一点点辱可以,但如果你破了我的底线,我不介意和你同归于尽。

    “这里没有四臂族和掌目族,我杀了你,我还能活,你却活不了!”

    这一次,苍疾很严肃的威胁道。

    “拿到十万里幡,我就不会再为难你,当然,我会在惊袅城居住一段时间。”

    墨铠点点头。

    他也知道一个度。

    “你什么时候走!”

    苍疾冷着脸问道。

    “不知道,看心情吧,或者……等你突破到绝巅?嘿嘿!”

    墨铠阴森森的笑着。

    “哼,随你吧,最好别来打扰我闭关!”

    苍疾捏着手掌。

    这瘟神,不好驱逐,但惊袅城这副德行,他也再拿不走什么。

    至于黑页,苍疾自然会交代。

    “唉,老二就是老二,没出息!”

    墨铠拿到十万里幡,摇摇头离开了营帐。

    ……

    惊袅城一片混乱,墨铠找了个安静的地点,他直接打开十万里幡,随后又捏碎了掌心里一支木头雕刻的鹦鹉羽毛。

    没错!

    这羽毛就是墨铠和红锅连接的唯一媒介。

    通过十万里幡,他可以找到红锅的下落。

    十万里幡开始闪烁着青芒,随后展开一道光幕。

    光幕上出现了一个红点,时隐时现。

    墨铠心跳加速。

    出现了。

    那红点,就是红锅。

    我的徒儿,果然还没死。

    一时间,墨铠甚至还有点想哭的冲动。

    不怨他情绪起伏这么大。

    除了师徒情谊外,红锅可涉及到了自己突破绝巅的命脉。

    他绝对不可以死。

    “红点静止不动,这是十万里幡失去了对他的探测,我且看看,我徒弟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里!”

    墨铠继续将气血施加在十万里幡之上。

    光幕之上,闪烁出数不清的光斑,并且在缩小,似乎在锁定着一个地方。

    终于,红点的位置确定!

    是……惊袅城!

    没错,墨铠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自己那失踪的徒儿,最后出现的地方,竟然会是惊袅城!

    要知道,这里距离茂妖城可谓十万八千里,中间还隔着数不清的妖兽丛林,他怎么过来的。

    “果然,绝巅的亲传就是不一样,可能,我徒儿来惊袅城还有其他事情吧!”

    随后,墨铠点点头,也想通了始末。

    我徒弟是绝巅的亲传,他身上怎么可能没有什么秘宝。

    其他低阶无法穿越湿境,可我的徒儿,又怎么可能是平凡角色!

    “红锅最后出没的地点是惊袅城,这里也只有一个惊袅城是阳向族城池。

    “他一定还会回来!

    “我就在惊袅城等着,我徒弟一定会回来,他见到我这个师傅,一定也会很激动吧!”

    墨铠放下十万里幡,心满意足的笑着。

    寻寻觅觅那么久,谁能想到,徒儿竟然就在自己身旁。

    缘分啊。

    这师徒的羁绊,还真是一种宿命。

    ……

    广袤无垠的湿境。

    一个枯瘦的老头,就像是一具骷髅在游走。

    他风轻云淡,看上去没有任何气血波动,不管是宗师级妖兽,还是低阶妖兽,都会无视他。

    元星子突然停下,他看着手里的源像石,开心的笑起来。

    “原本以为只有林东启送命,没想到还能把苍疾打击成这样,简直是大快人心,哈哈哈!”

    元星子看着源像石里的一幕又一幕,笑的合不拢嘴。

    拯救七个宗师。

    怒斩苍疾小妾。

    偷炸惊袅城。

    诛杀爆山庭。

    牧京梁怒杀2000多普通阳向族。

    莫其正也斩杀无数异族宗师。

    除了林东启战死,这简直是一场难得的大胜利。

    可他们根本不知道,林东启的死,本身也是胜利的一环。

    大获全胜。

    砰!

    元星子找了个比较干燥的地方。

    他从怀里拿出一瓶用气血包裹着的老酒,这样不会被腐蚀。

    “老林,这杯敬你!”

    “老林,这杯敬我!”

    “老林,这杯,咱俩敬神州,敬祖国,祝神州千秋万代,永垂不朽!”

    每说一句话,元星子就将酒瓶里的酒倒出去一些,随后他直接丢了空瓶子。

    以他的身躯,已经没办法再吞咽。

    “老林,黄泉路上等着我,我会给你带去好消息!”

    喃喃自语了一会,元星子的身躯再次幽灵一样消失。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我来自缪星〕〔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