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农民〕〔圣手玄医〕〔我写网络小说的那〕〔重生九零小军嫂〕〔狂婿〕〔逆袭再现〕〔缺氧〕〔你离我近一点好吗〕〔总裁的绝命爱人〕〔妖女宋姬传〕〔渣年记事〕〔七零甜妻太撩人〕〔报告总裁爹地,妈〕〔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长恨缘歌〕〔愿无来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龙之星系〕〔奥林匹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04章 大佬,求你千万别谦虚了
    不知不觉,苏越已经修养了四天。

    不愧是神州最顶级的医疗,他的伤口虽然比较严重,但目前已经愈合。

    苏越原本计划出院,可医院院长还是执意让他再观察一天。

    就这样,苏越继续留一天。

    其实苏越之所以不着急不出院,还有个原因。

    明天,东武会举办一场学生交流会,是一个退休的八品中将讲课,这种前辈的经验格外重要,东武邀请要求各个武大的优秀学生也来参加,当然,由于操场场地限制,名额有限。

    西武也在邀请的行列,牧橙同样会过来。

    而东武特意派人来医院,专程邀请了苏越去参加交流会。

    当然,苏越的身份和普通学生不一样,这次他作为夺回林东启遗体的英雄,要在全校面前,演讲一下修炼心得。

    毕竟,苏越已经太优秀。

    他才大一,如今已经突破到了四品,而且还是压过气环的四品,实际上不弱于普通的五品。

    这种天才的分享,绝对重要。

    东武热情邀约,苏越也没办法拒绝,毕竟自己这么优秀,总要在适当的时机,去风轻云淡的炫耀一下。

    虚荣心这种东西,咱其实也有。

    就这样,苏越继续留在了医院。

    等自己演讲结束,还可以和西武的学生一起回去,路上有牧橙陪伴,也不孤单。

    唯一让苏越心疼的事情,就是他的钱,真的要山穷水尽。

    苏越太低估他自己的烧钱能力。

    三颗蚕净丹,就企图清除自己体内渣滓?

    简直太天真。

    气穴多,就代表气血储量多,服用的丹药多,就代表渣滓积累的多。

    苏越又服用了四颗,才彻底清除了这一次的渣滓。

    而且渣滓积累的越多,和锅底的油垢一样,就越是难以清除,这笔钱不能积攒,越攒越恐怖,到后面都是翻倍的花钱。

    四颗蚕净丹,3.6万学分。

    而且十颗耀经丹,也被消耗的七七八八,明天又得补货。

    气穴多,也是另外一种苦恼。

    苏越现在最期待军部的奖励,能赶紧发放下来,要不然仅存的几十万学分,很快就能发见底。

    回西武之后,自己要去深楚城,绝对得有100万学分的常规储备。

    既然是袁龙瀚元帅给的机缘,苏越想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到四品中阶。

    ……

    可用酬勤值:87309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2067卡。

    ……

    在医院的这几天,苏越气血值涨幅异常缓慢,在服用了十颗耀经丹的基础上,他的气血仅仅涨了8卡。

    而且这8卡气血,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渣滓被清除,反弹上去的气血。

    没有灵气压迫,苏越的修炼速度已经很慢。

    这令人很苦恼。

    地球环境虽然舒服,但真的不怎么适合去修炼。

    上次苏越用系统增幅了气血,残废的时间即将过去,苏越暂时不准备用系统,毕竟酬勤值在地球也不怎么涨。

    且用且珍惜吧!

    没钱的日子,真的好苦恼。

    ……

    翌日。

    苏越神清气爽,大清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院长还亲自又检查了他的伤口。

    伤口痊愈。

    院长邀请苏越常来玩!

    苏越表示拒绝,他这辈子都不愿意来医院这种地方!

    正好,牧橙下车后,也直接也来到医院,她亲自给苏越带来了早餐。

    其实牧橙也是一路繁忙,苏越受伤,老爸之前也在东都市,可她偏偏在湿境,都不知道这一切。

    杜惊书没来。

    听牧橙说,杜惊书被内阁召唤到了科研院修炼。

    苏越想了想,他们可能是在研究屠宗师链吧,自己已经突破到四品,再去担任中压位,已经不怎么合适,而且引动屠宗师链的东西,苏越也给了弓菱。

    科研院应该有很多事情要研究。

    吃过早餐,苏越他们西武一行人,终于抵达东武。

    果然。

    王路峰也不在学校,他又打听了一下,弓菱这段时间同样不在战国军校,想必田宏伟和廖平也在科研院。

    不管了。

    自己突破之后,中压位的重担,就放在了廖平身上。

    境界有差距,屠宗师链很难成功。

    “牧橙,项链不错嘛,听说苏越1000万给你买的,好恩爱的两口子!”

    冯佳佳背着大葫芦走过来,她看着牧橙的项链,阴阳怪气的说道。

    “对啊,下次还得买个更贵的!”

    牧橙冷笑。

    她还不留痕迹的抓住了苏越的手。

    苏越苦笑。

    果然,连牧橙都避免不了吃醋。

    面对这个东武上帝,牧橙明显感觉到了敌意。

    “真是有钱人。

    “苏越,你现在可是四品武者,大一第一人,有空咱们一起研究捉虫子呗。”

    “牧橙,能舍得你男朋友吗?”

    冯佳佳故意挑衅着牧橙,又拍了拍背上的大葫芦。

    “去呗。”

    牧橙脸上笑嘻嘻,手上力气特别大,捏的苏越都手疼。

    “咦,你们东武那个说唱歌手呢?

    “小苏哥我都快睡着了,我得用freestyle赢他一次。”

    见气氛有些压抑,苏越连忙岔开话题。

    “他在湿境,下次回来,你们可以再多交流一下唱跳和篮球,光rap有些枯燥。

    “对了,你们还可以一起吃大碗宽面。”

    冯佳佳似笑非笑。

    苏越摇摇头,一脸的唏嘘。

    很明显,在东武,自己这群rap并不怎么受欢迎。

    有机会,非得在你们头上暴扣。

    ……

    大会开启!

    牧橙他们作为外校的嘉宾,坐在了距离宗师很近的嘉宾席前排。

    当然,前排只能是四大武院的嘉宾坐,其他a武和b武的嘉宾,只能靠后,其实在b武,很多都不是学生过来,是老师直接参加。

    没办法。

    和四大武院的学生比较,b武从上到下,根本没法看。

    一个个大一的学生,动不动就是三品。

    而这个苏越更恐怖,直接在大一冲到了四品,有些b武的老师都不懂压气环的意义。

    他们就是感觉苏越太恐怖。

    要知道,以苏越现在的实力,完全有资格去b武当教导主任。

    他们不清楚压气环的直接意义,否则苏越直接就是副校长,甚至可以挑战校长的职务。

    这种妖孽,根本就应该被开除人籍啊。

    至于苏越所在的位置……很抱歉。

    他在主席台,就在宗师的旁边坐着,而且在苏越的面前,桌面上还摆放着他的名字卡。

    三角形,立起来的名字卡,导领人专属。

    稳坐主席台,俯瞰同届同学,身旁是东武校长和其他校导领。

    内心唏嘘啊。

    真的。

    除了唏嘘,就剩下了唏嘘。

    我苏越这么成功,我骄傲了吗?我膨胀了吗?

    可能有一点吧。

    但苏越也没有让自己放飞自我,退休宗师的讲课,同样干货满满。

    学海无涯苦作舟。

    苏越仔细聆听着退休宗师的分享,他真的是受益匪浅。

    这个宗师已经白发苍苍,超过了100岁的高龄。

    他作为上个时代的武者,参与过数不清的残酷战役,对湿境八族有着独到的理解。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征。

    在几个世纪前,人族武者和游击队一样,能活命就是胜利。

    那时候的战争,普遍以骚扰和活命为主。

    而上个时代,人族逐渐开始反击,但也是在地球的土壤反击,虽说武者们也会踏入湿境作战,但毕竟经验稀少。

    而27世纪的时代,神州彻底撕开了湿境战斗时代。

    苏越他们这一代,甚至是上一代的武者,都在想办法去逐步去适应湿境。

    毕竟,每个时代面对的环境不一样。

    最近几年,科研院研究的重点,已经从构建城市防御工事,逐步转移到湿境堡垒建设。

    而一些适应湿境战斗的武器装备,也逐步在问世。

    前段时间,神州全球发布的霜藤甲,就是最适合这个时代的护具。

    要知道,在几个世纪前,霜藤甲不说毫无意义,但也不至于被其他国家争抢。

    因为低阶武者很难去湿境战斗,在地球环境厮杀,反正没有灵气侵蚀,有很多甲胄比霜藤甲的效果好。

    现在哪怕是低阶武者买东西,张口闭口就是抗腐蚀能力怎么样。

    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退役老宗师讲述的内容,是假如异族杀入人类城市,武者们该怎样去完成巷战,怎样去尽可能的救助平民,减少人族伤亡,甚至,是怎样在绝境中,利用城市资源去保命。

    有些保命心得,是武者们口口相传的东西,书本里不多见。

    苏越记住了一些特别有意思的点。

    比如,如果要吓唬一下异族,想争取零点几秒的逃命机会,靠抹脖子这个动作没用,异族甚至会兴奋。

    但如果是抠自己眼珠子,或者用针扎自己耳朵,异族明显会楞神一下。

    苏越幻象了一下。

    这小技巧是真的管用,假如有个阳向族在自己面前抹脖子,苏越可能毫无表情,甚至想笑。

    但如果异族用木签,去插自己的耳朵,苏越一定会愣神一下,甚至自己耳朵也会疼。

    原理苏越也想不明白,可能是唤醒了自己的某项危机本能。

    抹脖子,是战场最正常的操作,是个武者都会麻木,所以不会造成任何刺激性作用。

    但扎耳朵,抠眼睛,会让对手感同身受。

    其实在普通人中,捅自己耳朵,也是吓唬歹徒的一种方式。

    假如一个女性被歹徒胁迫,你大喊大叫可能没用,但如果二话不说就捅自己耳朵,歹徒都可能被吓的够呛,他会脑补自己耳朵疼。

    老宗师很有相声天赋,而且还是单口相声,没有捧哏。

    他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当年的城市巷战,学生们不由自主的就被带入到场景里。

    看着学生们如痴如醉的倾听着,东武校长满意的点点头。

    他请这个老宗师来,目得就是这样。

    现在的年轻人,太过于适应湿境的战斗环境,对城市攻防战,太缺乏经验。

    可神州看似湿鬼塔稳固,但谁敢保证,异族永远都不会冲破壁垒呢?

    这次的东战区,就是最显眼的案例。

    别说普通武者,哪怕是赵启军团,都有些不善于城市作战。

    军部甚至专门开会,特意探讨了武者在城市巷战的短板。

    谁都希望战场永远在湿境。

    但城市战的能力,武者们也绝对不可以忘记。

    居安思危,这是神州流传了无数年的古训。

    “好了,老头子我吹牛了这么久,肚子里都没货了。

    “咱们有请年轻人中,最优秀的天才,来分享一下湿境的战斗经验吧。”

    老宗师分享结束,随后站起来,率先鼓掌。

    一时间,掌声如雷。

    苏越脑子还有些发蒙。

    其实对比起老宗师的分享,学生们更在意苏越的经验。

    老宗师毕竟是上一代的武者,他的经验有警戒作用,但并不是必须。

    而苏越这个当代翘楚,这才是干货中的干货。

    牧橙鼓掌,拍的手都疼,但她就是兴奋,自己男朋友这么优秀,就是忍不住高兴。

    冯佳佳白了牧橙一眼。

    不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骄傲个什么。

    男朋友又不是老婆。

    当然,冯佳佳鼓掌的声音很很大,她似乎在和牧橙较劲。

    ……

    “咳咳……其实嘛,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很普通,很平凡的一个小武者。神州是个大机器,我只是一颗螺丝钉。”

    苏越是晚辈,所以他站起身来,站着发言,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全场鸦雀无声。

    当然,有些武者心里嘀咕。

    你平凡?

    你普通?

    那我们就是垃圾!

    垃圾中的湿垃圾,干垃圾,分类垃圾,甚至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垃圾。

    修炼了三四年,还不如你修炼半年。

    大佬,求你千万别谦虚了。

    给条活路。

    “我在湿境,运气的成分比较大,其实正面冲锋也没有几次,但说实话,在面对阳向族的时候,我还真的可以分享一些小心得……”

    苏越谦虚了几句,随后开始进入正题。

    下方不少学生甚至拿出了小本本,开始写笔记。

    而苏越绞尽脑汁,也在湿境归纳着阳向族的特征。

    当然,类似于低阶阳向族有命门的事情,这纯粹是废话,人人都知道,苏越也没提起。

    他提醒同学们,在和低阶阳向族对战的时候,手里可以提着一双皮靴。

    皮靴对低阶阳向族来说,那是硬通货,他们舍不得劈砍,会束手束脚,毕竟自己要抢回去炫耀。

    所以,皮靴有时候比盾牌还管用。

    还有,阳向族的方向感一般,他们冲锋的时候,一般都是跟着统领。

    如果想逃命,就绕着丛林乱窜,有很大的几率可以逃生,阳向族并不擅长分头行动,他们可能会迷路。

    还有,用丹药伪装成阳向族的时候,男的别太帅,女的别太美,容易出问题。

    这一点,苏越有血的经验。

    苏越有条有理的演讲,台下静心聆听。

    不知不觉,一场新老交替的经验交流会,分享结束。

    100多岁的老宗师捏着苏越的胳膊,久久都不放开。

    他仔细打量着苏越,眼眶里甚至有泪珠挂着。

    老宗师在苏越的脸上,看到了神州未来的模样,也看到了神州未来的希望。

    苏越一直强调自己是运气。

    可他对阳向族的观察,其实已经比一般武者仔细好几倍。

    要知道,苏越才大一啊。

    “苏越,答应老朽好好活下去,未来……你不可限量!”

    老宗师语重心长。

    他甚至感觉,苏越有可能会改变整个神州。

    当然,这应该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

    “放心吧前辈,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报效祖国,报效神州!”

    苏越凝重的点点头。

    他在老一辈宗师的脸上,能看到对祖国的眷恋,对神州的期待。

    这是传承。

    “嗯,我相信你,相信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

    “神州交给你们接管,一定江山如画,山河锦绣。”

    老宗师毕竟上了岁数,他话落之后,依依不舍的离开。

    之后,东武校长又说了几句,直接宣布散会。

    东武校长也对苏越表示了感谢。

    说实话,这些经验真的很重要,比如阳向族看重皮靴得到事情,起码五年前还没有。

    人族和阳向族,大概都有相似的轨迹。

    流行的东西,时尚的风尚标,几年就会更迭一次。

    知己知彼。

    能及时了解阳向族年轻武者的风尚标,也是一种对信息的把控。

    ……

    学生们准备陆陆续续离开,有些学生滞留在操场,谈论今天的收获。

    这时候,从操场的后面,有个人阴沉着脸走过来。

    苏越远远感觉到一股寒气。

    他下意识转头一看。

    李多智!

    老熟人啊,他怎么会出现。

    无数次公然骚扰司马玲玲,对整个西武出言不逊。

    随地吐痰,过马路不看红灯,扔垃圾不分类。

    这个人素质之低,简直是令人发指。

    苏越还在三品的的时候,被李多智爆锤了无数次。

    最后,李多智在自己即将突破的时候,急匆匆回到了东武,所以苏越的突破计划搁浅。

    可以说,这次自己能参战,这家伙也是推手。

    苏越都差点忘了这个人。

    没想到,他竟然出现了。

    “李多智,你刚从战场回来,而且还受了点伤,快回去休息!”

    东武校长皱着眉。

    他知道苏越和李多智的恩怨纠葛。

    李多智这个人虽然没素质,但他五品巅峰,悍不畏死,在战场,绝对是一员猛将。

    他不想因为李多智,影响今天的交流会。

    而且现在苏越的身份不一样,李多智在西武打苏越,还可以说苏越挑衅。

    可苏越今天是被东武请来的客人,李多智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会给东武脸上抹黑。

    “哼……

    李多智根本无视东武校长的警告,而是朝着苏越冷笑一声。

    这声冷笑,甚至还有些自嘲的味道。

    “苏越,你现在风光无限,我为了东武,不可能再去和你动武。

    “但你曾经羞辱我的话,用口水吐我,我没有忘,我一直在心里记着。

    “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李多智走到苏越面前,目光阴沉的说道。

    “你三番五次败坏我导师的名声,欺负我西武的老师,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苏越也平静着脸,冷冷质问道。

    “怎么算?来打败我啊!

    “我虽然是五品巅峰,但现在负伤,实力发挥不出来。

    “想让我不再找司马玲玲,你来打败我啊!

    “你在西武不是很嚣张吗?来东武,不敢挑战我吗?”

    李多智咄咄逼人。

    他只是冲动,却并不不笨。

    逼迫苏越动手,和他去欺负晚辈,那是两码事。

    “李多智,你闭嘴。”

    东武校长沉着脸。

    “你是想和我打一场吗?

    “好,我答应你。

    “这场不管谁输谁赢,我都想和你结束这段恩怨。

    “但如果你输了,你不许再去纠缠我的导师,并且终身不可以踏入西都市一步。”

    苏越也寒着脸说道。

    这个没素质的家伙,必须得制约一下。

    等自己以后不在西武,难免他会去欺负其他老师,特别是司马玲玲。

    一劳永逸吧。

    虽然李多智真的很强,但他目前受伤,苏越觉得自己可以赢。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斗罗之傲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