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护花神豪〕〔悠悠情不眠〕〔绝世神医:邪皇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这狗子无敌了〕〔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对你动了心〕〔总裁大人,又又又〕〔护花状元在现代〕〔胜者为王〕〔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君子与鬼〕〔一场繁华一场梦〕〔浪子邪医〕〔木叶之我不会忍术〕〔总裁爹地请温柔〕〔仙侠奇缘之献天缘〕〔强宠撩爱:厉少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05章 机枪拳笼,赤手王者
    “什么,苏越要挑战东武导师李多智?”

    那些刚刚才离开操场的师生,纷纷收到了这个劲爆消息。

    顿时间,操场大门出现在很诡异的一幕。

    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如一个葫芦在倒水,可刚刚才倒出去一部分,葫芦竟然又把水全部吸了回来。

    师生们争先恐后的返回去,他们想赶紧占个好位置。

    临时打斗和召开交流会不一样,没有人去维持秩序,谁跑的快,谁就能占领前排。

    对于这场挑战,所有师生也是难以理解。

    李多智是谁,谁能不知道!

    在教育部,他恶名昭著,虽然还谈不上恶贯满盈,但绝对是个大毒瘤。

    很多a武和b武的老师,都有被李多智欺负的历史,甚至一些武大的女老师听到李多智的名字就得先躲起来。

    他几乎是见人就表白,虽然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而且李多智表白的对象,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结婚,他甚至去追着别人男朋友打。

    但偏偏李多智就只是表白,他从来没有逾越过律法的警戒线。

    就这样,东武和教育部又无可奈何。

    没办法,爱情是自由的,挑战也是自由的。

    李多智表白,那是他的自由,你可以不同意,但他没有违法。

    李多智去挑战其他学校的老师,也是他们答应了挑战,道理上毫无漏洞。

    就这样,这个毒瘤一直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各个武大。

    脸皮之厚,无与伦比!

    在教育部,大部分的教师都讨厌李多智,和讨厌老鼠和蟑螂一样。

    但可惜,自己技不如人。

    李多智五品巅峰,而且在比斗的时候,大概率会歇斯底里,所以更加没有人愿意去对付他。

    今天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被一个四品的大一学生,给公然挑战了?

    ……

    “我听说,在西武的时候,李多智就三番五次殴打苏越,那时候苏越才三品,被打的很惨。”

    “我也听说过,苏越好像是为了保护他导师的名声,才一怒挑战。”

    “这个李多智,简直不是个人,三翻四次去欺负一个大一学生,也不怕被笑死。”

    “李多智要能有一点点的脸皮,也不至于沦为教育部的毒瘤。”

    “希望他下手能轻点吧,苏越毕竟是大一学生。”

    “为了导师,也真的够意思了,不骄不躁,为才是青年武者的楷模。”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武者导师藏在人群里,故意大声喧哗着怒骂李多智。

    在场不少a武、b武的导师,以前被李多智殴打过,他们来东武都得鼓起勇气,得到东武校长的承诺后,才敢来参加交流会。

    现在李多智公然欺负一个大一学生,更加让人们不齿。

    简直没素质到了极致!

    “苏越,你疯了吗?交流会已经结束,你赶紧和我回西武!”

    牧橙被苏越气的牙疼。

    这小子,一分钟都不能清闲。

    你刚刚才出院,立刻就要找死吗?

    李多智是五品巅峰,白小龙和孟羊够厉害了,可他俩联手都打不过李多智。

    其实牧橙不了解现在的孟羊和白小龙,他俩联手的是时候,连宗师都敢挑战,别说一个李多智,东武的副校长,都得掂量一下。

    只是战法太羞耻,二人要求保密!

    “苏越,你这次太鲁莽了啊。”

    冯佳佳也忧心忡忡。

    他听说过苏越在西武挑衅李多智,而且被打的够呛,但三翻四次的挑战,李多智难免会发狠。

    这不是明智的选择。

    你何必着急这几个月呢!

    以你的天赋,明年可能会突破到五品,到时候,堂堂正正打败他,多圆满。

    你才大一,你着急什么。

    再过十年都不着急。

    “苏越,你别胡闹,你和李多智的恩怨,到此结束,都散了吧!”

    东武校长皱着眉。

    其实现在的情况,和苏越在西武的时候,不一样。

    那时候,苏越还是个三品,虽然天赋绝伦,但根本威胁不到李多智,后者也没办法下死手,最多算是教育苏越。

    可现在呢,苏越突破到四品,压气环的武者,气血值超过2000。

    他根本就是个五品武者。

    这一战,必然会打的头破血流。

    苏越如果败了,很可能会重新负伤,那时候,李多智得罪的就不仅仅是教育部,还有整个赵启军团。

    毕竟,苏越是赵启军团的小英雄。

    而且李多智是老师,修炼了多年,他胜之不武,毫无意义。

    万一苏越赢了。

    那更糟糕。

    东武以后还能有什么好名声,明年高考的生源怎么办?

    以后西武招生的时候,可能只需要一句话就够了:西武新生苏越,打遍教育部无敌手。

    到时候,全国考生一定会对西武趋之若鹜。

    此消彼长之下,西武很快就会碾压四大武院。

    以后赵江涛还不飘起来?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所以,东武校长要制止这一战。

    ……

    “哼,苏越,你仗着自己是学生,三番五次挑衅我,真以为我不敢打残你吗?

    “既然你挑战我,那我就答应你。

    “你已经突破到四品,还压过气环,理论上不弱于五品。

    “而我现在负伤,也只能发挥出五品中阶的实力。

    “这一战,也算公平。

    “你想好,现在道歉认输还来得及,我不会手下留情。”

    然而。

    李多智根本没有理会东武校长的忧愁。

    他反而是满脸狞笑,杀气早已经笼罩在苏越头上。

    正发愁怎么教育你,你自己找上门来。

    瞌睡给了个枕头。

    “记清楚我说过的话,如果你败了,这辈子不可以踏入西武!”

    唰!

    苏越话落,身躯已经是如电光一样,直接是朝着李多智闪烁过去。

    速度增幅、力量增幅、防御增幅。

    脚踩小凌波步,掌心里酝酿着玄冰掌,苏越身上光华闪烁,一瞬间,他将自己的状态提升至巅峰。

    随后,苏越一脚朝着李多智面门踢去。

    都市比斗,理论上不允许使用兵器,况且这里是武大,更不可能用兵器。

    这一刻,苏越似乎有回到了搏击场。

    “哼,想赢我?你做梦!”

    轰!

    李多智不是吃素的。

    他年轻的时候,本来就是防御型武者。

    一道闷响从李多智体内炸开,他的肉身似乎膨胀了一些,衣服都被撑起来。

    嘭!

    苏越的脚掌,踢在了李多智的胳膊上。

    轰隆!

    一道劲风炸开,李多智被气浪震的后腿了一步,他脚下的水泥地都有些裂缝。

    “就你这种程度的攻击,简直是挠痒痒!”

    李多智摇摇头,一声嘲笑。

    “是吗?”

    苏越一脚踢出去,身躯也没有坠地,他反而是保持着滞空状态,反身又一脚提过去。

    这一次,苏越盯着李多智,施展出了灵魂痛击。

    “呃……”

    李多智原本准备防御苏越的轰击,可一股来自灵魂的剧痛,突如其来,让他差点丧失了理智。

    嘭!

    就这一个刹那,苏越的脚掌,直接是如战斧一样,结结实实,劈斩在了李多智的脸上。

    轰隆!

    伴随着水泥地震荡,李多智面门朝下,笔直的被苏越一脚劈倒。

    2000卡的气血,力量何其自大,况且还加持过力量增幅。

    这一脚的杀伤力,不弱于五品中阶。

    李多智倒下的地方,直接被砸出一道水泥坑,震荡波令空气中尘土飞扬,远处的柳树都在疯狂摇摆。

    全场震撼。

    所有师生都惊愕到瞠目结舌,不少女学生捂着嘴,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就连东区那些宗师级的校导领,也各个目瞪口呆。

    一记连环脚,李多智竟然就被打趴下。

    苏越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当然,李多智的伤口在背部,他的实力被严重牵制,这也是一个原因。

    但苏越干净利落的一脚,还是给了人们强大的震撼力。

    “花里胡哨的小手段!”

    李多智爬起来,吐了口嘴里的泥污垢。

    苏越这小畜生,小手段层出不穷,刚才如果不是剧痛,李多智不可能被打倒。

    可恨,由于刚才的剧痛,他本来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被撕裂,现在也疼的厉害。

    李多智自我估算了一下,实力被牵制大概30%。

    “我说过,你今天一定会被打败!”

    苏越冷笑了一声。

    李多智的防御力,同样出乎了苏越的预料。

    但问题不大。

    苏越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一部卓越级拳脚战法。

    没办法,不怨苏越疏忽,武道网根本就没有多少拳脚战法。

    在战场上,武器都丢了,就证明已经山穷水尽,你既然被打飞武器,就证明没有什么反抗力,那时候再用拳脚战法,没有太大意义。

    而且拳脚战法的杀伤力有限,又浪费气血,修炼的难度也大,也会使武者陷入险境,性价比极低。

    “打败我?做梦呢!”

    轰隆隆!

    “机枪拳笼!”

    这次李多智终于精明了一点,他没有等苏越来轰击自己,反而是先下手为强。

    唰!

    脚掌狠狠一踏地面,李多智的身躯已经闪烁过来,简直是快如闪电。

    苏越凝神静气,很平静的拍出去一掌。

    轰!

    二人手掌交错的一刹那,没有人注意到,苏越的掌心里蕴含着一股似有似无的寒气。

    “苏越小心,这是李多智的机枪拳,很恐怖,你最好躲开!”

    这时候,北武的一个导师忍不住提醒道。

    机枪拳笼。

    听名字就知道是很凌厉的拳法类战法。

    稀缺,冷门!

    “机枪……哒哒哒哒……冒蓝火的那种?加特林?”

    苏越一愣。

    在西武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个三品,李多智要打败自己,根本就用不着战法,所以苏越也没有见识过。

    “想躲开?晚了!”

    下一个刹那,苏越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机枪。

    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谁都没有想到,李多智突然犹如一个神经病,歇斯底里的挥舞着胳膊,而疯狂冲击过来的拳头,犹如爆裂的烟花,瞬间笼罩了苏越。

    是卓越战法!

    苏越头皮发麻,他发现附近的空气都开始稀薄。

    如果不是战法,普通武者的拳头,不可能达到机关枪一样的速度和疯狂程度。

    一个刹那,苏越眼前的世界都已经模糊。

    他只能看到李多智狰狞的脸,还有无穷无尽的拳头。

    真的和机关枪的子弹一样,密密麻麻,根本就没有躲闪的地方。

    “幸亏给李多智施加了玄冰掌,否则我就被打成骨折了。”

    满天拳影虽然恐怖,但李多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他的速度已经被拖慢了很多。

    而苏越的反应能力是顶级的状态。

    再加上他还加持着速度增幅,所以苏越见缝插针,竟然是躲闪了大部分的拳头。

    剩余一些无法避免的拳击,苏越直接反击回去。

    当然,也有一些被轰击在身上,但苏越有防御战法,不至于负伤,况且这些漏网之鱼是少数中的少数,七八拳而已。

    而苏越躲闪开的拳头,足有好几百拳。

    这拳法,真的太恐怖!

    “今天让你知道,天到底有多高!”

    轰轰轰!

    轰轰轰轰!

    李多智和打上瘾一样,拳风笼罩的越来越密不透风,甚至在原地激起一道小型的旋风。

    机枪拳笼。

    用机枪一样的拳风,组成一道致命牢笼。

    这是李多智的绝对领域。

    牢笼之内,李多智是赤手空拳的拳脚王者。

    苏越承受的压力很大。

    但他还能保持着自己的节奏,虽然这极度耗费精神力。

    不过苏越也不慌。

    这么恐怖的拳法,对武者的气血值储量,也是极大的考验,李多智不可能持续多久。

    哪怕你子弹无限,就总得冷却一下枪管吧,不怕炸膛?

    苏越没见过热武器,但总看过电影。

    ……

    全场的观战师生,每个人都被吓的够呛,有些武者早已经拿出各种设备在录像。

    他们都在等待苏越倒下。

    没办法,李多智实在是太强大,在众人的眼里,苏越身上笼罩着李多智的拳头,密密麻麻,简直就是一道拳风组成的飓风。

    这么密不透风的拳风,哪怕是五品巅峰也逃避不过。

    牧橙着急的要命,可她又插不上手,自己的实力,去了也是添乱。

    冯佳佳看着东武校长。

    她甚至都想用昆虫去影响李多智的,可毕竟校长在场,自己还是东武的学生会长,不方便出手。

    苏越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其实东武校长比所有人都紧张。

    打断武者挑战,是极大的不礼貌,也是对武者的不尊重。

    但不管是苏越,还是李多智,他都不能让任何一个有生命危险。

    所以,东武校长一直在关注着苏越的情况。

    可校长也是诧异。

    李多智五品巅峰,气血早已经达到了4000卡的临界点,他只是无法突破到宗师而已。

    可苏越哪怕是压气环的四品,他也应该是2000卡出头。

    差距2000多卡,苏越竟然还没有输?

    虽说李多智有伤,气血力量只能发挥出3000卡左右,但他还施展了战法啊。

    苏越这小子的手段,比自己想象中的多。

    而且东武校长观察的比较仔细。

    李多智应该是被苏越拖慢了速度。

    他见识过李多智全力施展机枪拳笼,别人根本就看不清拳影,只能感觉到一股朦胧的狂风。

    可这一次,李多智的拳头清晰可见,虽然满天拳影看上去很恐怖,但只有了解李多智的人才清楚,他的速度,慢了很多。

    而苏越的闪躲速度,又明显比普通五品还要快,他的战斗意识也出类拔萃。

    不愧是经常混在湿境的狠人,和普通武者就是不一样。

    就这样,李多智以超出1000卡的实力,竟然迟迟都没有战败苏越。

    这也能称得上是奇迹了。

    “但愿,这一轮拳风落下,两个人都能给我消停点。”

    东武校长心中叹息。

    这一轮轰击结束,李多智大概率力竭,他毕竟还有伤。

    而苏越也没有赢的方式。

    他们就算平手吧。

    ……

    轰!

    轰!轰!

    终于,席卷在空中的拳风,逐渐尘埃落定。

    李多智脸色惨白,嘴里呼吸着粗气,他背后的衣衫也已经出现猩红的血迹。

    施展机枪拳笼,李多智气血狂涌,彻底崩开了愈合的伤口。

    然而。

    他表情阴沉,满脸的不可置信。

    眼前的一切,何其荒谬。

    自己轰出去了2000多拳,五品都要被打成残废,而苏越这小畜生,竟然还没有倒下。

    对。

    虽然鼻青脸肿,两个眼睛和熊猫一样,但苏越没有倒下。

    他甚至都没有太重的伤。

    李多智有种见鬼的错觉。

    苏越也一肚子火气。

    李多智是不是嫉妒自己帅啊。

    专门朝着脸上招呼。

    说实话,苏越身体的伤并不重,皮外伤而已。

    但这张脸是被打残了,如果再持续一段时间,他就是颗猪头。

    “打爽了吗?”

    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随后擦去了嘴角的血迹。

    他平静的目视着李多智,就如在看着一个死人。

    “哼,虚张声势,你还能硬撑多久?”

    李多智一脸轻蔑。

    在他的认知中,苏越绝对是在强撑着。

    “多久?

    “那我来告诉你。”

    唰!

    狠狠一踏地面,苏越身躯压低,已经如一道箭矢,直接朝着李多智掠去。

    东武校长还计划讲和,可他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牧橙差点被吓死。

    苏越你这个笨蛋,好不容易平手了,你怎么还去找死啊。

    倔头。

    “苏越,你回来……什么……”

    牧橙连忙喊道!

    然而,下一息,牧橙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一张俏脸被吓的没有一丝血色。

    机枪拳笼。

    对!

    苏越掠到李多智面前,手臂狂甩,伴随着空气震荡,他赫然是轰出了和后者一模一样的拳风。

    呼呼呼呼!

    呼呼呼呼呼!

    劲风撕裂虚空,一道龙飓风席卷而起,伶俐的气血乱流,令附近一些观战师生的眼睛都睁不开。

    不对劲。

    苏越虽然施展着机枪拳笼,但却速度更快,拳风更密。

    如果不仔细看,别人根本连苏越的拳头都看不清楚。

    一样的战法。

    苏越要更加出类拔萃。

    “这是怎么回事?苏越竟然也修炼过机枪拳笼?”

    “不可能吧,没听说过!”

    “不对,他的战法,比李多智还要凌厉!”

    顿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西武的几个学生面面相觑。

    苏越以前没施展过啊。

    东武校长也满脸诧异,这可是李多智的独门战法,由于一些特殊原因,他根本就没有传承过。

    苏越怎么能施展出来?

    而且还青出于蓝。

    ……

    观战师生们只是诧异,而李多智却被吓的魂飞魄散。

    被机枪拳笼笼罩的感觉,就是一种绝望。

    前几十拳,李多智还能勉强应对一下,可面对接下来无穷无尽的疯狂拳头,李多智逐渐失去了抵抗能力,最终沦落成一只麻木不仁的沙袋。

    他浑身剧痛,大脑一片空白。

    机枪拳笼。

    苏越怎么可能会学会机枪拳笼。

    这根本不可能啊。

    李多智开始怀疑人生。

    “坐井观天,可笑,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

    苏越咬牙切齿。

    刚才,他在承受李多智轰击的时候,施展了养老院学来的慕容诀,直接将机枪拳笼复刻了一次。

    可惜,慕容诀只能复刻战法,苏越却无法理解根源。

    否则,这是偷学战法的神技……可惜了。

    就这样,苏越加持着三大辅助战法,还用玄冰掌拖延着李多智的速度。

    几秒钟时间,李多智已经被苏越打到了天上。

    浮空状态下,李多智就犹如暴风中的一只黑色塑料袋,伴随着杀猪一样的惨叫,他身躯一会扭曲成一个模样,说不出的凄惨。

    轰隆!

    一声闷响,他终于是坠落了下来。

    苏越一共攻击了几百拳,最终气血枯竭,李多智才摔落下来。

    没办法,苏越达不到李多智的2000多拳。

    他施展辅助战法,已经耗费了大量的气血,能轰出几百拳,已经是极限。

    但无所谓。

    反正是赢了。

    “李多智,你横行霸道,我以为你多厉害,原来就是仗着拳法,去欺负武者没有兵器罢了。

    “你的拳头,真的只是取巧,除了正气的老师们,谁会和你公平决战。在湿境,异族会和你赤手空拳,公平对战吗?

    “你根本不是实力强,你只是钻了漏洞而已!”

    苏越深吸了一口气。

    他双手插兜,缓缓走到李多智面前,不屑的笑了笑。

    “哼,鬼把戏很多,你只是暂时模拟我的战法而已,我看你还能模拟几次!”

    李多智老脸浮肿,比猪头还要难看。

    他虽然浑身是血,但还是顽强的站起身来,满脸狰狞的盯着苏越。

    论好勇斗狠,李多智没有怕过谁,在战场上,他同样是以不怕死闻名。

    接下来,我咬死你。

    “我知道你还能打,可你的伤,还能坚持多久呢?”

    苏越轻蔑的冷笑着。

    “你同样气血枯竭,我咬死你也算。”

    李多智和智障一样,笑的比哭还难看。

    “李多智,你错了。

    “我们不一样……我除了年轻能打,除了气穴比你多几倍,我还有你不具备的钞能力……嘿嘿!”

    全场寂静。

    众目睽睽下,苏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丹药。

    对。

    就是最贵的四品耀经丹,土黄色的氤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苏越一口吞了六七颗。

    随后,他脚下竟然荡出一道小小的微风,那是浓郁的灵气波动,同时,一股股气血,也在疯狂的恢复。

    这一幕,让全场所有师生咽了口唾沫。

    耀经丹。

    一颗2000学分,奢侈品级的四品气血丹。

    他吞了大概七颗。

    14000学分。

    折合金钱140万。

    在二线城市,一套80平米的小高层吞下去了。

    咕咚!

    不少学校的导师都咽了口唾沫。

    说实话,很多导师也是四品,或者五品的水平。

    但他们哪里舍得这样祸害丹药。

    那可是耀经丹啊,这是突破时候用的宝贝!

    “臭屁货!”

    牧橙嘟着嘴,但她能理解苏越,这家伙功劳赫赫,军部给的学分特别多。

    “不愧是送1000万礼物的阔少,就是帅。”

    冯佳佳舔了舔舌头,随后又挑衅的看了眼牧橙。

    “哼!”

    牧橙一脸不开心。

    自己的男朋友,被绿茶给惦记上了。

    得屠茶祭天。

    “唉,现在的年轻人……惹不起啊!”

    东武校长都一脸惆怅。

    虽说以他的身份和地位,140万也不是什么大钱。

    但在苏越那个年纪,他们面对100万都要失眠好几天,那是一笔大数字。

    可在苏越看来,就是一场比斗的消耗,简直和吃饭喝水一样。

    扎心了。

    ……

    绝望。

    李多智气的老脸颤抖。

    面对苏越发狠,他不惧怕。

    面对苏越诡计多端,他越战越勇。

    面对苏越不要脸,他甚至想笑。

    但面对苏越的钞能力,李多智终于体会到了绝望。

    是啊。

    和苏越比财富,简直就是找虐。

    他可是军部的大红人,小小年纪,每次的功劳都堪称吓人。

    可自己呢?

    拼死拼活,杀几个同阶武者,每次大战,都是10几万,最多30几万的金钱奖励。

    可自己养伤修炼,同样是花费。

    而苏越在三品的时候,已经用屠宗师链在杀宗师,还不止一个。

    他的酬劳,据说有两亿。

    这怎么打。

    自己舍得一口气吞100多万吗?

    不是舍不得。

    是没有啊。

    败了。

    李多智一屁股坐在地上。

    没有了斗志之后,他浑身上下,只剩下了疼痛。

    最大的创伤,还是精神力被瓦解。

    最终,自己输在了钞票上。

    “你已经败了。

    “还有,我想给你点忠告。

    “爱情这种事情,是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如果你能成为一军中将或者少将,根本不用你表白,自然会有爱人出现。

    “表白不是冲锋号,而是凯旋之后的胜利号,真正的爱情,是互相吸引,不是无休止的纠缠。

    “要想人爱,首先自爱,你自己和无赖痞子一样,没有人会喜欢你。”

    苏越摇摇头。

    一个偏执的老光棍,也是个可怜人。

    其实,苏越也是表面坚强,他也耗不起了。

    所谓钞能力,不过是诛心而已!

    副职业状态全部失效,慕容诀也只能一次。

    最后真的用牙撕咬,胜负也是五五分而已。

    所以,苏越必须要靠诛心。

    李多智很强。

    普通人五品巅峰,气血4000卡。

    而自己2000出头。

    差距2000多卡。

    苏越就是开挂也不可能弥补。

    这次也是占了李多智负伤的便宜,否则他不可能赢。

    当然,再过一段时间,苏越相信自己可以必胜。

    “牧橙,咱们走吧!”

    苏越摇摇头,拉着牧橙的手离开。

    在原地,留下了满场震撼的武者们。

    败了。

    五品巅峰的李多智,竟然被苏越一个刚刚突破四品的大一新生打败。

    这简直就是神迹。

    要知道,在场除宗师以外,有一个算一个,他们全部都是李多智的手下败将,甚至都不敢再面对李多智。

    可这么一号狠人,竟然被苏越战败。

    他到底是个什么妖孽。

    武大老师们低下了头,他们在自省。

    自己是不是安逸了太久。

    武大老师即便是上战场,也不会冲击在最前线,所以勇气和狠劲被消磨了很多。

    哪怕是李多智,和真正的战斗营统领,都有很大的差距。

    在赵启军团,李多智老老实实,很规矩。

    因为军部的五品,可以完虐他。

    但在教育部,李多智却是无敌大魔王。

    他是羊群里的骆驼。

    学生们更是低下了羞愧的头。

    四大武院的大一新生,心里感慨万千。

    好多人刚刚才突破一品,可苏越,已经打败了最强的导师。

    a武和b武的大一新生更是不提也罢,很大一部分的学生,至今还在冲击封品这种事情,他们连湿境的空气都没有闻过。

    大三大四的学生,觉得自己荒废了宝贵的大学时光。

    孟羊和白小龙五品,他们就认了。

    可苏越一个大一学生,他们不理解啊。

    一个人,为什么可以这么强大。

    “长江后浪推前浪,再过一段时间,苏越是不是连我们这些宗师都要挑战了。

    “不对,现在的大一学生,已经可以用屠宗师链斩杀宗师。”

    东武校长感慨了一声。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自己被弓菱的箭矢锁定,自己该怎么办?

    真踏马一辈子修炼到了狗肚子里。

    一肚子糟心。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