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气双宝:爹地,〕〔菜鸟经纪人〕〔二次元补完计划〕〔我真不是狗策划〕〔新欢有点儿帅〕〔快穿之虐哭那个渣〕〔丧萌世子燃萌妃〕〔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千金归来之少夫人〕〔爆笑王妃宠翻天〕〔田园喜嫁:小妻太〕〔靳封尘江瑟瑟小说〕〔龙门枭雄〕〔修真强者在都市〕〔冷艳总裁的贴身狂〕〔一婚二宝:帝少宠〕〔系统它牛气哄哄〕〔戏闹初唐〕〔锦绣清宫四爷护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06章 苏越的学分(万更求订阅)
    回归西武,苏越第一件事,就先去司马玲玲的别墅。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得解释一下这次的问题,要不然,导师还蛮伤心的。

    刚到别墅,苏越竟然看到马小雨在院子里修炼,看上去还特别刻苦,脸上汗如雨下,这和马小雨以前的风格不一样。

    “咦,师哥你回来了?”

    见到苏越,马小雨一惊,由于太惊讶,她说话的嗓子都有些撕裂。

    兴奋啊!

    这段时间,马小雨被司马玲玲逼迫着修炼,已经苦不堪言。

    由于右安大厦要拆迁,司马玲玲的别墅里,经常会有辅助系的武者前来。

    反正别墅空旷,有人住进来也好,西武不会过问。

    其他几个人也还好,虽然年纪都大了点,但人家们不是喝茶,就是在下棋,即便是迎面遇上,也是夸奖自己几句可爱、漂亮、大有前途之类的官方场面话。

    偏偏一个叫陆锡良的师伯。

    这个人太讨厌,二话不说就要特训自己。

    苦啊。

    马小雨舒服习惯了,怎么能受得了陆锡良的折磨。

    关键陆锡良还吓唬马小雨。

    他说他祖籍湘西,整个村的人都会赶尸,他的家里还藏着不少僵尸。

    陆锡良甚至还找来一推僵尸电影:

    《僵尸先生》、《僵尸新娘》、《僵尸家族》等等,好多部。

    虽然有些搞笑的成分,但也真的是吓人啊。

    陆锡良说他就好赶尸,如果不听话,就要他扔去僵尸堆里。

    马小雨是是真怕了。

    “嗯!”

    苏越点点头。

    “师哥,我委屈啊。”

    二话不说,马小雨就飞奔过来,当然,她只是捏了一下苏越的胳膊,没敢抱。

    马小雨胆小,所以比较害怕牧橙。

    “委屈?我看你状态不错,气血有进步,委屈什么!”

    苏越一愣。

    “导师的别墅里,来了一些退休的辅助系前辈,可里面有个叫陆锡良的师伯,他老是逼迫着我修炼。

    “他还吓唬我,说他会赶尸,就是头上贴符的那种,你说多可怕!”

    马小雨一肚子委屈,根本就没地方倾诉。

    太苦命了。

    “让你修炼,你就勤奋点,别偷懒……什么,你说陆锡良师伯在西武?”

    苏越安慰了马小雨两句,随后凝着脸问道。

    “是啊。”

    马小雨见苏越脸色不对劲,点点头答道。

    “他……他承认了?”

    苏越咽了口唾沫。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越突然觉得空气都有些寒冷。

    不是温度低的那种冷,类似于地狱里的温度。

    苏越也不懂什么是地狱温度,但就是感觉冷。

    “承认什么?”

    马小雨被问的没头没脑。

    “承认他会赶尸。”

    苏越再次确认道。

    “对啊。

    “他还给我看了一群僵尸电影,各种各样的僵尸,一跳一跳,獠牙外露,脑门贴个符,好吓人的!”

    马小雨立刻告状,她企图让苏越替他做主。

    “师伯啊师伯,你还敢说你不会赶尸?

    “你欺骗的我好苦。”

    苏越头皮发麻。

    回想起在太平间的那一夜,苏越有些后怕,他计划去找道门的高人做个法,先驱驱邪。

    “师哥,你脸色有点难看。”

    马小雨突然说道。

    “陆锡良师伯,在西武吗?”

    苏越问道。

    “不在,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怕他会赶来僵尸。”

    马小雨挠着头。

    “师妹,你保重吧。”

    苏越拍了拍马小雨的肩膀,他计划告别了司马玲玲,就立刻去深楚城。

    这西武也太不太平了。

    别说马小雨,我也害怕陆锡良啊。

    苏越小时候看僵尸电影,留下了阴影,所以特别怕这些东西。

    “师哥,你能不能帮我打僵尸啊。”

    马小雨殷切的看着苏越,她眼里的情绪很明显:师哥,我这辈子,就指望你了。

    “我也不是个豌豆射手,我哪敢打僵尸,我杀几个异族还差不多。”

    苏越叹了口气。

    他宁愿去杀异族,也不敢面对僵尸啊。

    “师哥,你连李多智都能打败,你就是我们后援会的战神,我们群里的姑娘们,都要替你守一辈子寡了,你居然怕僵尸?”

    马小雨终于明白了苏越为什么脸白。

    师哥竟然也怕僵尸。

    这岂有此理啊。

    至于苏越打败李多智的消息,第一时间就已经在武道网论坛屠版。

    最权威的帖子,至今还在武道网首页挂着,热度保持着第一名,力压第二名关于孟羊和白小龙恋情的八卦贴。

    “唉,人设也崩塌了,说真的,我这辈子最怕僵尸。”

    苏越叹了口气。

    我能有什么办法,童年阴影啊。

    “唉,那我可怎么办,明天找个道士求张符吧,再买个桃木剑和八卦镜。

    “师哥,你要吗?我给你也买一套。”

    马小雨问。

    “开过光吗?还是算了!”

    苏越摇摇头。

    他不相信这些道具,还是去深楚城避避风头吧。

    西武不太平。

    “师妹,我去和导师聊两句,你继续修炼,小心僵尸来咬死你。”

    苏越紧了紧领口。

    总感觉有阴风往领子里灌。

    “对了师哥,别墅里有个很古老的钟,你千万别碰,别不小心弄坏了,那可是咱们辅助系的圣物。”

    马小雨又交代道。

    “嗯,我明白!”

    苏越点点头。

    看来,右安大厦确实要拆迁,连黄昏时钟都搬到了这里。

    进来别墅。

    苏越心里有点忐忑,又得和司马玲玲解释半天,好头疼。

    “回来了?”

    司马玲玲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电视剧里播放着几百年前的古老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怎么又是僵尸。

    但这部电视剧不怎么害怕,是爱情电影。

    “嗯!”

    苏越回过神来,连忙点点头,坐在沙发上。

    他观察了一圈。

    没看到黄昏时钟,自己那个师祖陆江豪也不在。

    “虽然你帮我打败李多智我很感动,但别以为我就会原谅你冒险。

    “苏越,你现在才大一,你说你急什么。

    “外面传言,你已经成了西武的地下皇帝,要夺了校长的权,而且还要架空西武。”

    司马玲玲感慨了一声说道。

    “我哪有这本事,目前连个学生会的小导领混不到,我对权利没什么追求啊。”

    苏越挠了挠头。

    “我知道你对权利没兴趣,但你对自己的命有没有兴趣。

    “东战区的视频我看了,你在一个预备绝巅的手底下抢尸体,你是真的不要命了。

    “以后宗师级别的战争,你最好躲的远远的。”

    司马玲玲语重心长的劝阻道。

    “嗯嗯,我明白!”

    苏越也捏起瓜子开始嗑,这玩意好像可以传染。

    “导师,我陆锡良师伯呢?”

    苏越不经意的问道。

    “回湘西祭祖去了,好像要扫墓。”

    司马玲玲道。

    嘶。

    苏越到底一口凉气。

    什么祭祖,根本就是个幌子,明明是赶尸。

    这时候,陆锡良在苏越的脑海里,已经身穿道袍,头戴八卦帽,面相冷漠,一副道貌岸然。

    “陆江豪大师,他老人家也不在?”

    苏越又问道。

    他想了想,叫师祖不合适,最后只能将大师。

    陆江豪身为辅助系年纪最大的武者,也是当之无愧的大师。

    “下棋去了。”

    司马玲玲道。

    自从黄昏时钟续命之后,陆江豪腰不疼了,腿不痛了,一口气能上五楼,有时候喝两盅烧酒,哼着小曲,入口柔,一线喉的。

    师傅很潇洒。

    说起来,她还真得替整个辅助系,谢谢苏越。

    因为黄昏时钟的续命,也算是一种契机,让不少已经退休的老辅助,都聚集在西武。

    这样一来,陆江豪也就不再那么孤单。

    “这次准备什么时候逃跑!”

    司马玲玲又问道。

    “导师,看您这话说的,我又不是个犯人,能逃到哪儿去。

    “不过说起来,我应该会去深楚城一段时间,可能校长已经收到了通知!”

    苏越说道。

    “嗯,我和校长都收到了军部的通知。

    “听说你父亲也在深楚城,你们父子两正好可以聚一聚!”

    司马玲玲点点头。

    “可能这一两天,深楚军团的人就会过来,我这几天收拾一下。”

    对接下来的修行,苏越心里还是特别的期待。

    “我知道你去深楚城修炼,所以找我师傅要来个老物件。

    “这是道门的朱极云台,虽然有些残破,但在湿境其实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你坐在朱极云台上修炼,可以静心,永远保持着最佳的冥想状态,打坐的时候事半功倍。

    “这其实是早年道门给辅助系的宝物,如果在地球,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如果去湿境,很快就会碎裂。不过留着也没用,你拿去修炼吧!”

    稀里哗啦。

    说着,司马令来拿起了茶几上硕大的干果盒。

    里面的瓜子被倒出来,司马玲玲贴心的磕了磕,磕除了残渣,随后她将干果盒的盖子盖上,翻了个面。

    对!

    这等边八边形,类似于八卦形状的干果盒,就是司马玲玲所说的朱极云台。

    “这……这……”

    苏越看着干果盒。

    确实,这干果盒放在茶几上,大的有些过分,可苏越根本就没有往坐垫上想啊。

    现在看来,还真的适合坐上去。

    可放瓜子,苏越有些难理解司马玲玲的脑回路。

    “你别看朱极云台不起眼,但它是个多功能的宝贝。

    “首先,密封性很好,盒子里可以保持真空状态,现炒的瓜子不会潮湿,你甚至可以从地球携带一些辣鸭脖等等卤味去湿境,永不腐烂。

    “第二,你可以坐在上面修炼,静心明目,这个你应该清楚。

    “第三,关键时刻你还可以用来当盾牌。”

    司马玲玲解释着朱极云台的妙用。

    “当盾牌?无坚不摧吗?”

    苏越拿起干果盒,随后幻想着自己左手持盾,右手举斧的场景。

    天神一般,很威风啊。

    苏越觉得自己得准备个皮质的披风,这样才更加威风凛凛。

    其实干果盒的背面并不难看,甚至在中央还雕刻了一个很美的八卦图案,看上去就很玄妙。

    “你倒是想的美。

    “朱极云台虽然妙用无穷,但唯一的弱点就是耐久度不够,特别的脆。你用来当盾牌,就可以体会到宝贝破碎后的痛苦,到时候你会珍惜自己的小命!”

    司马玲玲冷笑。

    “额,导师,您真幽默,还诙谐,老是讽刺我。”

    苏越连忙一脸惭愧的坐下。

    “赶紧去忙你的事吧,回来一趟西武不容易。

    “这朱极云台,也算是辅助系对你的感谢,毕竟你维持了黄昏时钟这件圣器。”

    司马玲玲解释道。

    “应该的,而且黄昏时钟也救了我的命!”

    苏越点点头,连忙谦虚道。

    “哼,你那是纯粹自己找死!”

    司马玲玲白了苏越一眼。

    还有脸说。

    林东启的尸体虽然重要,但也轮不到你一个武大学生去赴死啊。

    “那个,导师,我先告辞了。”

    苏越站起身来。

    他虽然想吃顿导师的热饭,但看看时间,距离饭点还有好几个小时,干坐着也没意思,就起身告辞。

    “去吧,我一会要去跳广场舞,就不做饭了。”

    司马玲玲挥挥手。

    她现在就马小雨一个学生,被陆锡良吓的很勤奋。

    “嗯!”

    点点头,苏越离开别墅。

    “师哥,你背上是什么……”

    马小雨见到苏越,连忙跑过来问道。

    “这是……”

    苏越开口。

    “八卦,驱邪的对不对,用来镇压僵尸的对不对?

    “导师偏心啊,她明知道师伯会赶尸,所以导师给了你八卦护身,我可怎么办啊,僵尸会你会咬死我。”

    马小雨一脸绝望。

    “师妹,这就要从勤奋讲起了,等你突破到三品,导师可能会赐你一柄桃木剑。

    “到时候,降妖除魔,反而是僵尸害怕你!”

    苏越瞎掰了个解释。

    没办法,这朱极云台的事情也解释不清楚。

    而且这真的不能打僵尸,苏越自己都得跑,他也惧怕陆锡良回来。

    “师哥,你等着我,我一定会突破到三品,一定!”

    马小雨欲哭无泪。

    这辈子就交代在这了。

    ……

    回宿舍放下朱极云台,苏越准备去养老院看看。

    也不知道大蛇完他们在不在。

    不愧是最昂贵的宿舍,哪怕苏越没有居住,也会有专人来打扫,苏越回来的时候,一尘不染。

    牧橙好像很忙碌,又不知道在忙什么事。

    苏越摇摇头。

    夺西武的权?

    我闲的?

    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湿境和墨铠切磋一下。

    比起西武的权利,苏越更喜欢在阳向族嚣张跋扈的岁月,尽显纨绔本色。

    摇摇头,苏越离开了西武宿舍区。

    其实别说在司马玲玲的班级,哪怕是在其他班级,以苏越的现在的实力,导师已经没有任何教育的意义。

    他的状态和白小龙一样,已经是西武的自由人。

    现在的苏越,是整个武大最耀眼的新星,西武还得利用苏越的名号。

    一想到苏越才大一,赵江涛睡着都能笑醒。

    要知道,苏越还能给西武带来三四年的明星效应,这就是个大宝藏啊。

    自己算是捡到宝了。

    路过白小龙的宿舍,苏越看了一眼,果然没人。

    白小龙和孟羊又不知道在哪里鬼混。

    杜惊书离开西武已经很久。

    他一定也在科研院吧。

    现在西武学生见到苏越,甚至有些拘谨,起码比见到牧橙还要拘谨。

    没办法。

    苏越打败了李多智那种狠人,而牧橙可做不到。

    甚至白小龙都做不到。

    苏越摇摇头,只是冲着同学说和蔼的笑了笑,有个大一新生壮着胆子想要合影,苏越也很平易近人的合影。

    大家都是同学,没你要这么拘谨啊。

    说起来,苏越的大学生活还真是枯燥,除了被羡慕,就是被崇拜,要不就是被嫉妒。

    还有,就是得到了真挚的爱情。

    人生啊……孤独。

    ……

    来到养老院。

    大门紧锁,苏越打听了一下。

    果然,几个老人又跟着旅行团外出旅游。

    苏越叹了口气,白跑一趟,他随后将手里的水果送给附近的邻居。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苏越的手机响起。

    是军部的号码。

    “您好,苏越同学,军部的奖励已经发放,请您核对,如果有疑问,请致电军部,谢谢。”

    电话通知了一声,便直接挂断。

    钱到账了?

    苏越心脏都轻轻跳动了一下。

    打开个人主页。

    果然,账户一栏的一串余额,看的苏越热泪盈眶。

    120万学分。

    刺激啊。

    加上之前剩余的20多万学分,苏越的存款,再一次逼近1.5亿元。

    这一下,苏越的心也就踏实了。

    没办法。

    眼睁睁看着余额在爆降,甚至可能要面临贷款度日的时候,苏越心里慌的一批。

    现在,我苏越满血复活。

    嗡嗡嗡!

    嗡嗡嗡!

    手机再次响起,是杨乐之的视频电话。

    “喂,小舅子,军部的奖励到了,我领了60万学分,你呢?比我高多少?”

    苏越打开手机。

    从屏幕里,苏越能感觉到杨乐之脸上的狂喜。

    他嘴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60万学分,折合金钱6000万。

    这确实是一笔大数字。

    杨乐之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得到这么恐怖的奖励。

    他突然想到了白小龙的话。

    跟着苏越浪,一定有肉吃。

    这一次,他切切实实吃到了肉,还是满嘴流油的肥肉。

    6000万啊。

    杨乐之都想跳一段街舞。

    “苏越,你别不说话啊,你到底分了多少学分!”

    还不等苏越开口,杨乐之又焦急的问道。

    “我……我比你多……”

    苏越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头,放在摄像头前。

    “你比我多20万学分?

    “我的天呐,军部好过分,你竟然拿了80万学分。

    “我要申诉,我不服啊。”

    杨乐之差点炸了锅。

    好端端比自己多了2000万,杨乐之心肝都在剧痛。

    “不是……你可能误会了,我的奖励,是你的两倍。”

    虽然不想打击杨乐之,但苏越还是告诉了他实情。

    军部核算军功,或者去补偿抚恤金,一般来说都极为精准,苏越也参战了这么多次,几乎也没有什么差错。

    这次自己的军功确实比杨乐之他们多。

    当然,杨乐之也不可或缺,如果没有他的沙伪战法,苏越他们也不可能潜入惊袅城。

    而且杨乐之还是夺回林东启遗体的最后一击,他的作用很明显。

    想必白小龙和孟羊的学分也不会少。

    但苏越估计了一下,孟羊应该是最少的一个。

    夺回遗体的功劳,每个人都一样。

    但白小龙计杀了很多图月勇士,所以他可能会多10万学分,但大概率不会超过杨乐之。

    姐夫的沙伪战法,太厉害。

    还有,苍疾的小妾,也是杨乐之亲手抓捕,虽然赵千恩应该才是主谋,但他把所有功劳全让给了杨乐之。

    而苏越自己,仅仅炸飞半个惊袅城,就足够赚一大笔军功。

    更何况,苏越还计杀了一个镇恶先生,拯救了七个宗师的命。

    军功是个很复杂的算法。

    “你、你……我不活了!”

    杨乐之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嫉妒。

    自己这个小舅子不得了啊。

    每次得到的军功,都是百万学分起。

    这简直刷新了武大的所有记录。

    简直就是个妖怪。

    “苏越,你……”

    这时候,许白雁拿走杨乐之的手机,她看着苏越,也没有说话。

    “姐,有事?”

    苏越一愣。

    “没,照顾好你自己。”

    许白雁似乎满脸心事。

    “知道了老姐。

    “对了,老姐你多吃点饭啊,都瘦成什么样了,再瘦就成白骨精了。

    “女孩子,还是稍微有点肉才能协调美丽。”

    苏越也叮嘱道。

    许白雁瘦身的速度也太快了,简直是暴风般的减肥速度。

    我这个老姐,还是太可怕。

    “小舅子,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姐的。”

    杨乐之的脑袋从屏幕下钻出来,怒刷存在感。

    “滚!”

    许白雁就如打鼹鼠一样,把杨乐之的脑袋按下去。

    “苏越,钱省着点花,万一姐夫我找你借钱!”

    刚刚按压下去,杨乐之的脑袋,又从左边飘过来,存在感依旧强烈。

    “找自己小舅子借钱,丢不丢人。”

    许白雁又把大脑袋按压出去。

    “苏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许白雁朝着苏越笑了笑,随后挂断了视频电话。

    “怪怪的。”

    苏越嘟囔了一句。

    虽然也说不清许白雁到底哪里怪,但总感觉老姐有点不正常。

    ……

    在神州一个偏僻地带,白小龙刚刚从原始丛林回来。

    他接了一个侦捕局任务,要捕捉一头拥有妖兽血统的野兽。

    野兽在丛林里会很危险,必须要不傻。

    酬金2000学分。

    这是个不错的任务,抓到妖兽,甚至还可以得到当地的总督亲自指点一小时。

    “孟羊,祖宗,别跟着我了好吗?求你了!”

    白小龙刚刚回到城市,迎面遭遇了瘟神孟羊。

    他风餐露宿,好几天都没有找到野兽,正在一肚子窝火。

    武器已经委托专家去锻造,但需要一段时间。

    白小龙得赶紧赚钱,否则锻造兵器的手工费都不够。

    “白小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军部给我发了30万学分的奖励。

    “我发财了,我的贷款全还清了。

    “我今天要请你吃最贵的自助餐,吃到老板破产!”

    面对白小龙的不耐烦,孟羊并没有愤怒,也没有沮丧。

    他反而是一副暴发户的模样,很嚣张的说道。

    3000万啊。

    简直是发大财。

    “白小龙,你一定也有奖励,千万别太狂喜。

    “来,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慢慢打开你的手机。

    “我再警告你一次,咱们可都是武大里一等一的强者,一定要学会表情管理,一定要做到泰山崩与前而面不改色。

    “对于表情管理这一块,我觉得我比你优秀一百倍。”

    孟羊提醒着白小龙看手机。

    “30万学分?”

    白小龙还是震撼了一下。

    虽然这一战很惊险,但这么多的学分,还是有些让人惊讶。

    “不争气啊!

    “白小龙,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面部表情,你要注意自己的情绪管理,咱们以后都是要干大事的强者,区区30万学分,值得你情绪大起大落吗?

    “要我说,你白小龙就是从小没见过世面,你得学学我,多淡定,多坦然,多平静。”

    看着白小龙的表情起伏,孟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白小龙,你大惊小怪的样子,像个山炮,简直是丢人现眼。

    “抓什么野兽,2000学分的小任务,也值得咱们这种高手出场?”

    孟羊不过瘾,又补了一刀。

    然而。

    白小龙打开自己的余额后,表情的起伏的更加明显。

    又惊愕,又诧异,又不可思议。

    “我说你能不能争气一点点,这是什么表情……要吃人吗?没见过30万学分吗?”

    孟羊更加唏嘘。

    不争气就是不争气,白小龙这辈子没希望了。

    “孟羊,你说你的奖励是……30万?”

    白小龙舔了舔嘴唇问道。

    “废话。”

    孟羊平静的说道。

    “可我的奖励,是42万!”

    白小龙边说,便将自己的账户余额画面,递给孟羊。

    这一刻,空气彻底宁静。

    孟羊双耳失聪,感觉自己大脑嗡嗡作响。

    白小龙的余额,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的灵魂都在颤栗。

    “我明白了,我杀了不少图月勇士,所以军功比你多,你全程都在划水,能混30万学分,就知足吧!”

    白小龙想了想,便明白了来龙去脉。

    多余的12万学分,就是自己屠杀图月勇士的奖励。

    说起来,这还真是运气。

    毕竟当初是抽签抽到的毒针匣子嘛。

    “不……”

    孟羊突然张开双臂,仰面看着天空。

    他声音震荡出一些音波,树上的绿叶纷纷落下来,满满盖了他一脑袋。

    白小龙转头。

    此景此景,他打开了手机,播放了一曲一剪梅。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孟羊心里苦啊。

    为什么白小龙多了12万学分。

    为什么。

    “情绪管理,你以后是要干大事的,要注意自己的情绪。

    “泰山崩与前而面不改色,这是你说的啊。”

    白小龙叹了口气。

    这个弱智,为什么就这么蠢呢。

    “你知道个屁,整整12万学分啊,凭什么你有,而我却没有!”

    孟羊盯着白小龙,欲哭无泪。

    “要不,咱们问问杨乐之和苏越?”

    白小龙说话间,已经发出了短信。

    叮!

    杨乐之秒回。

    孟羊瞬移一样,过来盯着白小龙的屏幕。

    60万学分。

    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让孟羊再次窒息。

    “不……”

    这次孟羊一拳轰击在旁边的树干上。

    树上的绿叶,覆盖的更厚了。

    “不就比你多几十万学分嘛,你能不能别这么没出息,这是什么表情,你是要吃人吗?”

    白小龙摇摇头。

    杨乐之比他们多,也可以理解。

    毕竟,没有杨乐之的伪装术,他们连惊袅城都进不去。

    “为什么啊,为什么!”

    孟羊的心里,特别难过。

    叮!

    苏越的信息也随之而来。

    唰!

    还不等白小龙打开短信,孟羊的狗头,已经贴在了屏幕上。

    120万学分。

    更加触目惊心的数字。

    “不……”

    这次,孟羊用脑袋撞击在了树上。

    与此同时,一辆装干垃圾的电动车路过,车上正播放着全损音乐……很巧,一剪梅。

    “不就是几百万学分吗?你情绪波动别这么大,看上去特别像个山炮!”

    附近不少人过来围观,白小龙跟着都丢脸。

    “这是为什么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学分最少。

    孟羊痛苦到表情模糊。

    我最穷啊。

    “因为你全程都在划水,这场战争,有你没你都一样,如果鸳鸯剑法能早点给我,你甚至都不用露脸的。

    “我们都经历了危险啊,我甚至还藏在异族的厕所里。

    “多痛苦!

    “军部很公平,毕竟是论功行赏。”

    白小龙平静着脸解释道。

    “我也去闻味了啊,为什么我这么少!”

    孟羊的表情很奔溃。

    “因为你是个废物啊。

    “走吧,不是请我吃自助餐吗?我知道一家海鲜自助,以坑人为主,还蛮符合你千万富豪的身份。”

    白小龙捏着孟羊的衣领,笑的很开心。

    “我不服气啊。”

    孟羊还在嘀嘀咕咕。

    “孟羊,说真的,你是我见过嘴脸最丑陋的一个人,没有之一,大街上,能不能别丢人现眼!”

    白小龙一声感慨。

    贫穷,到底会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本质?

    还是,孟羊人之初,性本恶?

    怎么会这么丑陋。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