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重生之归途〕〔重生神医娇妻驭夫〕〔克斯玛帝国〕〔执念成宠〕〔唐残〕〔红尘渡君归〕〔绝望黎明〕〔万古狂尊〕〔全职赘婿〕〔穿越陪都之谍战重〕〔光明行者〕〔八零甜妻开挂了〕〔鬼医袅后〕〔女主是个钱罐子精〕〔别闹,薄先生!〕〔一切从考城隍开始〕〔明朝败家子〕〔大明咸鱼〕〔超牛女婿〕〔特战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09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万更求订阅)
    苏越离开冠寺谷,第二天就真的没去。

    其实这几天,苏越也没有闲着。

    他除了每天一日三餐的送饭,其余时间很忙碌。

    在深楚城,有不少五品的罪犯,他们一个个好勇斗狠,之所以能活下来,就是因为够狠毒,够心狠手辣。

    所以,苏越在空余时间,就开始找这些五品去对战。

    当然,苏越的胜负比,很感人。

    72战……72败。

    战了整整一个星期,他未尝一胜。

    苏越也被打的很惨。

    幸亏深楚城的医疗条件不错,苏越虽然受伤不轻,但治疗的不错,再加上这里的武者敬重苏青封,所以不可能照着苏越的脸打,所以他还能保证不破相。

    战斗,真的是学无止境的领域。

    和这群亡命徒对战,苏越明显是一直被压制着,很难反抗。

    当然,苏越也没有用辅助战法,那样没有意义。

    他要好好利用这群绝佳陪练。

    和一周前比较起来,现在的苏越,已经发生了质的蜕变。

    因为气血高了一个阶层,所以五品间的厮杀,其实和四品有些细致的区别。

    甚至这些已经滞留在五品很久的武者,他们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同,但事实上,确实是不一样。

    这些微妙的差距,苏越一直在仔细总结着。

    每次有顿悟,苏越都念头通达。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甚至气血也没有暴涨,但苏越知道自己在进步。

    这次来深楚城,有这些进步,也已经不枉此行。

    “少爷,贪狼营还不让你去冠寺谷吗?”

    今天清早,苏越并没有去送饭,他反而是和一群五品罪犯在一块吃湿境餐。

    其中一个独眼五品问道。

    经过这一个星期的残酷对战,罪犯们对苏越也是刮目相看。

    一个大一的学生,竟然来挑战他们这些五品亡命徒。

    关键这小子和疯子一样,每天都在不停歇的对战,而且每次对战,都会有不大不小的进步。

    他们从最开始的完虐苏越,已经到了现在需要使用一些手段。

    苏越的进步,让人胆寒。

    凶狠的人,值得人尊敬。

    当然,这群人对贪狼牢的宗师们,也怨声载道。

    无能的人,才会去迁怒年轻人。

    你们和青王有恩怨,就应该找青王报仇,和苏越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个18岁的青年,来深楚城,是想刻苦修炼。

    而你们却百般刁难,真的特别没品。

    关键这个少年的品格,简直无懈可击。

    他可是苏青封的儿子。

    哪怕苏越就是个恶霸,犯人们都不会有什么意外。

    可苏越彬彬有礼,对待谁都称兄道弟,其仗义程度,简直和青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同吃同住,从来没有特殊化,甚至还自己花钱,给兄弟们改善伙食。

    你们贪狼牢呢,天天吃着苏越送去的热饭,还专门刁难,也不知道那些饭是怎么咽下去的。

    “就是,去冠寺谷,不是老段同意的吗?他们为什么非要刁难一个学生!”

    “我看就是惯的,吃好的,喝好的,完了还摆起大爷谱。”

    “镇守冠寺谷确实苦,可深楚城哪个武者不苦,谁不是在尸体里爬出来的,他们也太过分了。”

    囚徒们你一言我一眼,毫不留情的怒骂着贪狼营。

    “唉,别背后乱说人坏话,只是我自己放弃了机会而已!

    “还有,我虽然没有去冠寺谷,但能认识你们这群兄弟,也算是一种收获。

    “我已经决定,只要能堂堂正正打败刀疤,我就回西武。”

    苏越制止了大家喧哗。

    没必要给贪狼营施压。

    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吧,他们迟早会请自己回去。

    不管是修炼气血,还是修炼战法,同样都是修炼,苏越也没有浪费时间。

    “刀疤,听到了吗?咱们少爷要干翻你,哈哈!”

    众人取笑一个消瘦的刀疤中年人。

    “输给少爷没什么丢人现眼的,我气血2500多卡,少爷虽然四品,但气血绝对超过了2000卡。

    “当然,我不会放水。”

    刀疤点点头。

    在这群五品里,他气血值弱,但实力却根本不含糊,连3000卡的五品都不是自己对手。

    能训练苏越的实战能力,也是刀疤的荣幸。

    他特别崇拜苏青封,是苏青封的铁粉。

    “嗯,千万别放水!”

    苏越吞咽着真空包装的冰冷食品,说实话,真的是特别难吃。

    他所谓的战败刀疤,是在不用辅助战法的情况下,纯粹靠本能去战斗。

    只要能战败刀疤,苏越就有把握在辅助能力加持满的情况下,去挑战五品中阶。

    用本能战斗,也是基础训练,这方面,苏越算是短板!

    战法很重要,但战法就像是修在地基上的房子。

    而本能的战斗,就是地基!

    虽然地基没有人能看到,但到底多重要,只有武者自己知道。

    “我觉得少爷未来的成就,可能会超越青王!”

    几个五品囚徒又探讨着,气氛一片祥和。

    ……

    贪狼牢。

    今天是苏越停止送饭的第一天。

    大清早,他们打开了深楚城送过来的肉罐头。

    冰凉的罐头,油脂就像是一坨坨白色的蜡,肉也没有丝毫弹性,已经炖成了肉糜,除了咸味,没有其他味道。

    “呸!”

    贪狼02直接吐了口里的肉。

    他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吃了十几年的肉,竟然这么难吃,简直难以下咽。

    要知道,这可是深楚城最好的餐食,哪怕是值守的少将,同样都要吃这些。

    “苏越走了,咱们以后就只能吃这些冷罐头。”

    贪狼04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其实有些怀念苏越。

    如果这小子不是苏青封的儿子,或许结局会圆满一点。

    “别没出息,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放弃自己的初心。

    “可恨,也是咱们五个无能,如果能早点把伏世狱门凝练成功,就可以获得假释半年的资格。”

    贪狼05狠狠咬着肉。

    他几乎不咀嚼,直接用喉咙咽。

    和卤肉比起来,这简直是在吞沙子。

    “根本就成功不了,我觉得就是段元狄在忽悠咱们。

    “认命吧,一辈子吃罐头的命。”

    贪狼02叹了口气。

    “01还没回来吗?他是不是去找苏越了?”

    贪狼03突然问道。

    “你们别打听苏越了,我托人打听过,他不可能回来,也不可能去接受什么海陆空。”

    这时候,贪狼01黑着脸走进来,他看着四个人,突然问道:

    “诸位,罐头好吃吗?源像石还给了苏越,怀念电影吗?啤酒好喝吗?烧酒好喝吗?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欺负这个年轻人呢?

    “你们一个个,格局还真大。

    “知道深楚城,现在怎么评价贪狼牢吗?”

    贪狼01冷笑着。

    四个宗师黑着脸不说话。

    说实话,其实贪狼02和04,心里已经动摇。

    只要苏越说几句软化,求求他们,这海陆空的测试,他俩可以让苏越放弃。

    但大家毕竟也要面子嘛。

    可没想到,苏越更是个光棍,说不回来,还就真不来了。

    “吃的时候,敞开了吃。喝的时候,不要命的喝。

    “刁难别人的时候,翻脸不认人。

    “你们有本事刁难一个学生,难道没本事不吃人家的吗?”

    贪狼01继续说道。

    “这小子是用道德绑架咱们,不能上了他的当。”

    贪狼05冷冷道。

    “道德绑架?怎么绑架你了?

    “你们吃着喝着,不也挺开心吗?你们不让他来,他也没有贴着脸来吧?苏越道德绑架了谁?”

    贪狼01问道。

    这句话落下,四个人面面相觑。

    说起来,苏越似乎还真的没有提起过任何要求,而且他们不欢迎的时候,人家也没有诉苦。

    现在苏越走了,反而是他们自己在怀念而已。

    “吃罐头吧。

    “其实,苏越真的不在乎冠寺谷的一点点灵气。

    “他在东战区,从半步绝巅苍疾的手下,舍命抢回一个大将的尸体,差一点就粉身碎骨。

    “军部给苏越的钱,应该已经超过了两亿。

    “他可以可以用丹药修炼,无非就是速度慢了一点,他还真的不稀罕冠寺谷。

    “而且这段时间,苏越一直在单挑五品,用来锤炼自己的实战能力,人家来深楚城,不仅仅为了冠寺谷。

    “你们坐牢坐傻了,狭隘的嘴脸,真的挺难看。”

    贪狼01冷笑着,他甚至连自己都在自嘲。

    沉默!

    贪狼牢的几个人,陷入了沉默中。

    “你们仔细回想一下,从见到苏越开始,他说过一句不礼貌的话吗?他对你们冷嘲热讽过吗?

    “他是段元狄的徒弟,是苏青封的儿子,这种身份,他嚣张跋扈过吗?

    “你们觉得,苏越该给你们道歉?

    “道什么歉?

    “苏越哪惹你们了?咱们犯罪,是自己技不如人,被苏青封抓来深楚城。要报复,也该找苏青封,这个逻辑没问题吧?

    “欺负一个18岁的学生,你们觉得骄傲吗?光荣吗?

    “知道整个深楚城咱们评价咱们吗?打不过爹,欺负儿子?这就是你们的能耐?”

    贪狼01心里挤压了不少火气,今天也是彻底爆发。

    “一点点考核而已,他根本没勇气,所以才用这种小阴谋手段。”

    贪狼02突然说道。

    苏越发动深楚城来谴责他们,本身就是一种不高明的阴谋,傻子都能看出来。

    “没勇气?

    “苏越18岁,一个四品,他一个星期,挑战了深楚城40多个五品,一共战了72场。

    “你觉得哪一场他会舒服?

    “而且深楚城的不少宗师分析过,三天左右,他会正式战败一个五品犯人。

    “深楚城的五品,含金量多高,你们心里不清楚?

    “这才是真正的考核,你们所谓的海陆空,能有什么用?用屎洗个澡,能有什么用?

    “羞辱了苏越,然后代入到苏青封身上,感觉特别爽是不是?

    “假如你们有个儿子,被一群被出息的仇敌这样羞辱,你们很开心吗?

    “恶心!真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贪狼01转身离开屋子,去外面透透气。

    从一开始,这就是自取其辱的闹剧,损人不利己。

    现在舒服了,里外不是人。

    明明是答应了段元狄的事情,显得自己小气。

    屋子里,四个宗师你看我,我看你。

    他们虽然想反驳贪狼01,但又拿不出什么有用的言语。

    气氛就这样僵持着。

    ……

    第二天。

    苏越又挑战了六个五品武者。

    全败。

    这是他彻底离开贪狼牢的第二天。

    就连去给贪狼牢送饭的囚徒武者,都黑着一张脸。

    五个宗师心里不是滋味。

    在往常,这些送饭的武者,都特别热情。

    能给宗师送饭,也是一种荣耀。

    可现在,这些武者脸上只有冷漠,他们有一种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感觉。

    “咱们也没有作什么天怒人怨的恶吧,这些人疯了?”

    贪狼02一脸诧异。

    “欺负老实人,算不算作恶?

    “苏越是什么身份,他待人温和,能和任何一个犯人打成一片,他受人欢迎理所应当。

    “苏青封在深楚城威望本来就高,他儿子又是这么温和谦恭的年轻人,你们故意欺负一个善良的年轻人,还不允许别人讨厌吗?

    “你们吃着,喝着,欺负着,就这种刻薄样子,还指望受人尊敬?”

    贪狼01说道。

    “咱们,有这么坏吗?”

    贪狼02开始怀疑人生。

    最开始,不就是想让苏越出丑一下嘛。

    谁知道他这么刚硬。

    “不,咱们不是坏!

    “是又蠢又坏,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想不通谁还能干出来。

    “真以为深楚城的宗师死绝了?离开咱们,伏世狱门就真得破?

    “伏世狱门的事情,是段元狄给咱们的赎罪机会,你们拿着鸡毛当令箭,以为段元狄换不了你们?

    “真让你们去牢房躺到死,你们能甘心?”

    贪狼01冷笑道。

    “中了这小子计了,从一开始,就不该吃喝他的。”

    贪狼05嘀嘀咕咕。

    “对,从踏入深楚城开始,苏越就在算计你们。

    “继续和自己斗智斗勇吧。

    “自己心肠狭隘,还不允许别人阳光乐观。

    “阴暗的人,满脑子都是阴暗,果然没救!”

    贪狼01扔下罐头离开。

    “我觉得,咱们是不是真的太刻薄了,确实苏越没招惹咱们啊。”

    贪狼02越来越觉得事情不正常。

    感觉自己快成了罪人。

    “我也觉得,咱们好像过分了。”

    贪狼04也说道。

    “过分也没办法啊,现在苏越已经走了,咱们连和解的机会都没有!”

    贪狼03叹了口气。

    他们要镇压伏世狱门,暂时没办法离开贪狼牢。

    唯一能和苏越说话的01,明显特别生气。

    贪狼05把罐头都捏的变了形。

    其实他对苏青封的怨气最大,这海陆空的办法,也是他的点子。

    贪狼05想过很多情况,但唯独没预料到,苏越竟然和一块海面一样。

    他根本什么都不做,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的贪狼牢,简直像是被火烤的蚂蚱。

    其实贪狼05心里也有些后悔。

    坐牢时间久了,心里的偏执会少很多,也就懂了不少变通的道理。

    冤家宜解不宜结。

    他们为什么入狱,还不是因为情绪暴躁,一怒杀人。

    如果还不能理解变通,那这牢,也真的白坐了。

    ……

    离开贪狼牢的第三天。

    苏越战败了刀疤。

    没有用辅助战法加持,只是单纯的拳脚厮杀。

    观战的人很多,谁都能看得出来,刀疤没有放水,他是把苏越当成了真正的敌人。

    可最终,刀疤还是被打败。

    被苏越堂堂正正的战败。

    所有观战的犯人都在尖叫和鼓掌。

    他们似乎比自己打败刀疤还要兴奋,在深楚城这种地方,强大的人,自然而然会受到尊敬。

    苏越一个18岁的四品武者,竟然战败令凶名赫赫的刀疤,他简直就是个奇迹。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甚至不少人将苏越规划到了自己人的行列。

    现在苏越赢了,他们也是由衷的开心。

    “多谢大家帮忙,我已经订购了一批啤酒,今天请大家喝个痛快!”

    苏越浑身是伤,他走过去,把刀疤扶起来吗,随后振臂一呼。

    其实和这群囚犯相处,苏越也比较愉快。

    能来深楚城的囚犯,都是武者。

    而武者犯罪,没有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罪名,大概率都是好勇斗狠,或者造成对手伤残或者死亡。

    真正本性坏的囚犯,罪孽滔天,已经执行了死刑。

    剩下的这群重刑犯,其实性格不算坏,大部分也都是情激杀人,属于性情中人。

    “少爷万岁!”

    听到苏越请客喝啤酒,全场犯人都一阵欢呼。

    能带来湿境的啤酒,都需要特殊的瓶子,比地球的啤酒要贵十几倍,这是一笔巨款。

    但苏越觉得这笔钱,花的也不冤。

    深楚城里的江湖气息,和学校与军部的氛围不一样。

    武大不用多提,主要还是以学生的成长为主,安全第一,规矩也多。

    军部令行禁止,纪律严明。

    而在深楚城,这里更看重武林威望与个人魅力。

    苏越能段时间内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这已经证明他拥有足够的人格魅力。

    这是一段宝贵的经历。

    想到老爸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苦。

    深楚城最近没什么大战,所以犯人们很闲。

    苏越打败了刀疤之后,也没着急离开,就这样和犯人们谈天说地,畅聊了一下午,也算是一种休息。

    不知不觉,傍晚已经来临。

    苏越订购的啤酒也已经运送过来。

    狂欢即将开始。

    “少爷,我们这群大老粗,祝你以后前程似锦。”

    众人举起宝贵的啤酒,齐声祝福苏越。

    少爷的到来,也给深楚城带来了不少欢乐。

    人们清楚,明天清早,苏越就要离开,他们提前祝福一下。

    “感谢大家,也祝大家改造成功,早日刑满!”

    苏越抱拳,江湖气十足。

    就在这时候,气氛突然凝固了下来。

    “是贪狼牢的人!”

    有个五品犯人嘀嘀咕咕。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远处。

    是贪狼05。

    他是刁难苏越的主谋。

    贪狼牢一次只能离开一个人,但出来的时间也不能超过十几分钟。

    “贪狼牢的人来干什么?”

    “不会是要抢咱们的啤酒吧。”

    “哼,他们怎么对待少爷,心里也有数,如果是我,我没那脸。”

    众人小心议论着。

    当然,当着贪狼05的面,这群人也不敢肆意嘲讽,毕竟,对方是宗师。

    “苏越,那三道关卡,是我的主意,我觉得有点欠妥当,所以专门来找你道歉。

    “兄弟们希望你能回贪狼牢!”

    贪狼05走过来,很坦然的道歉。

    退一步海阔天空。

    都已经成了阶下囚,哪里还有那么多的尊严。

    监狱,本来就是教人学会认错的地方。

    贪狼05刁难苏越,本来就不对。

    认错之后,他心里突然比之前舒畅了很多。

    “没什么刁难不刁难的,其实,我也挺想念你们的。

    “我说过,咱们是朋友。”

    苏越走过去,递给贪狼05一瓶啤酒。

    “拿5瓶,要不回去没办法交代。”

    贪狼05笑了笑。

    所谓一笑泯恩仇,也就是这样。

    很多的恩怨,皆因为自己内心的阴暗与执拗。

    放下偏见,主动审视自己,主动面对错误,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学会道歉。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这样,世界会和谐很多。

    道歉之后。

    你可以得到对手的谅解,同时也能得到自己的谅解。

    放不下的,无非就是所谓的面子而已。

    “哈哈,拿酒来!”

    苏越也笑了笑。

    和贪狼牢的恩怨,也算是彻底尘埃落定。

    他们五个宗师,其实也就是一些性格孤僻,甚至有些偏执的人。

    一个人的年纪和实力,决定不了智商的高下。

    苏越心里清楚,从他们吃下自己第一口肉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服软。

    这考核,苏越不可能接受。

    不光是因为三道考核太恶心,这里面还关乎到老爸的颜面。

    关于套路。

    有!

    但也可以说没有。

    没有套路,就是最深的套路。

    从始至终,苏越什么都不需要做,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身。

    堂堂正正的阳谋,就可以教会他们如何做人。

    皆大欢喜的结局,最圆满。

    ……

    深楚城的最高处。

    段元狄和姚晨卿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姚晨卿有点事情,顺路来深楚城看看。

    其实,他想找苏青封聊聊许白燕,可惜苏青封闭关了。

    段元狄也刚回来,他听到贪狼牢估计刁难苏越,他心里特别生气。

    他甚至想用其他宗师,换了贪狼牢这群人。

    一个个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见人就像欺负。

    但随后,段元狄又观察到了苏越的个人魅力。

    他根本没想到,苏越竟然真的能让贪狼牢的宗师囚犯主动服软。

    要知道,这是一群刺头,最难对付。

    “这小子,有意思!”

    段元狄看着苏越和众人把酒言欢,嘴角微微一笑。

    这么短时间,能得到一群亡命徒的认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五年之后,我觉得这个时代,会被苏越一个人的名字占领。

    “这小子,不简单啊,起码比咱们这些老东西都强!”

    姚晨卿也感慨着点点头。

    从苏越开始修炼,军部就一直有他的事迹。

    在江元国的时候,姚晨卿开始惊叹于苏越的能力。

    这次东战区一战,他又再次出名。

    这小子,永远都让人预料不到。

    “段老兄,既然苏青封闭关,那我就先回边韩军团,还有挺多事。”

    姚晨卿道。

    “嗯,慢走,我就不送了。”

    段元狄点点头,随后,他又看着苏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六宫凤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棒打鸳鸯系统〕〔烈火雄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