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洞庭穿越成皇上〕〔被大佬轮流打赏的〕〔龙刺兵王〕〔踏星〕〔我修了个假仙〕〔每天都在维持大佬〕〔君爷又被套路了〕〔恶魔微笑〕〔我想要幸福〕〔电影人传奇〕〔时光能缓故人不散〕〔回到过去变鹦鹉〕〔三国之蜀汉中兴〕〔我的日本文艺生活〕〔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次元法典〕〔回到霸总老爸十七〕〔庶女苗茶〕〔念念难防:盛先生〕〔被夺舍之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14章 苍生如棋,所谓生灵涂染
    阳向族的效率很高,没过多久,许白雁他们一行人,已经出现在湿境里的一座丛林内。

    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踏上湿境土壤的那一刻起,许白雁内心就特别沉重,胸口就像是装着一块生铁。

    她有一种眼泪到了眼眶,却根本流不出去的感觉。

    就像是很重要的东西被剥离出去一样,压抑到喘不过气。

    许白雁以前也经常来湿境战斗,但这次不一样。

    在以前,所有地球武者从踏入湿境的那一刻起,都在祈祷着可以早点回家。

    可这一次,许白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家……彻底没了。

    她心里的沉重,就在于被剥夺了家的概念。

    “可惜啊,虚空只能被撕裂几秒钟,根本没什么大用。

    “否则,我们惊袅城的图月勇士就可以降临神州城市,屠个血流成河……可惜啊!”

    五品的统领一声叹息。

    许白雁沉默着不说话。

    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因为有元星子的计划,她甚至连藏匿在地球的奸细都没有杀尽,更没有举报给侦捕局。

    其实也没有意义,都是些最底层的奸细,实力一二品,他们的作用就是给自己传话,高阶奸细,自己也不知道情报。

    算了。

    反正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回地球,许白雁心里也没有多少责任感。

    完成了元星子的计划后,也算报答了爸爸的养育之恩。

    之后,自己是死亡,还是隐居,到时候再说吧。

    “公主殿下,我们是真的羡慕您,竟然能被苍疾神长老收为义女。

    “以后在惊袅城,还希望公主殿下能照顾一二。”

    五品统领抱拳一拜。

    其余两个一起来接许白雁的阳向族,也连忙抱拳,一脸谄媚。

    苍疾费尽心思的逼迫许白雁来惊袅城,甚至不惜破开虚空裂缝,她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还有,雷祭市斩杀宗师,许白雁就是刽子手,她不是个凡夫俗子。

    这群人在深山,等待着惊袅城的宗师将军到来,他们根本就走不出去,趁着这段时间,和许白雁套套近乎,说不定,以后还能穿金猴皮鞋,走上金光大道。

    金猴妖,是湿境一种速度很快的妖兽。

    “照顾一二?可以……你们自己把自己的右胳膊砍下来,当投名状吧。”

    许白雁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

    闻言,几个阳向族当时就楞在原地。

    这气氛,不怎么和谐啊。

    见面就要求砍胳膊,你神经病吧。

    别说你能不能照顾到我们,即便是真的可以照顾,我们也不可能砍自己胳膊。

    “公主殿下,您这个玩笑不怎么好笑。”

    统领尬笑了几句,随后也不再理会许白雁。

    这女人脑子里有病,不可理喻。

    我都已经修炼到了五品,虽说突破到宗师很难,但也不是没有一点点机会。

    让你照顾,就是要找你要点珍贵丹药。

    你倒好,还蹬鼻子上脸了。

    惹不起你,我躲开还不行嘛。

    许白雁也没有说话,她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

    也就等待了十几分钟,远处劲风呼啸。

    迎接许白雁的阵容堪称强大,一共来了四个宗师,领头的宗师,还是惊袅城的一个副城主。

    惊袅城是好几座阳向族城池的集合体,所以其他的八品,都成了副城主。

    唯一的城主,就是苍疾的心腹黑页。

    “我等恭迎公主殿下。”

    几个宗师从空中落下,随后笑眯眯的朝着许白雁抱拳。

    他们是真的高兴。

    因为之前惊袅城打败,花桃蝶被杀,再加上墨铠在惊袅城兴风作浪,苍疾神长老的心情一直不好。

    所以,他们这些跟随在苍疾身旁的宗师,日子就格外难过。

    可得到许白雁愿意归顺惊袅城的消息后,连日来一直沉着脸的神长老,竟然是喜笑颜开。

    他甚至想让黑页城主亲自来接许白雁回惊袅城,但最终因为黑页走不开,才派遣了一个副城主。

    这简直是最高的迎接规格。

    在以前的惊袅城,除了花桃蝶从娘家回来,还没有任何一个阳向族,值得黑页城主亲自前往迎接。

    这群善于察言观色的宗师,顿时预判出了许白雁的价值。

    “禀告副城主,我们历经万难,终于把公主从神州的牢笼里拯救出来,幸不辱命。”

    这时候,五品统领上前,也准备邀功。

    “你不是要让我给你生孩子吗?还说要生米煮成熟饭,当惊袅城的驸马爷,如果不是我有点手段,现在已经暴尸荒野了吧。”

    这时候,许白雁终于开口。

    她一脸冷漠的嘲笑着五品统领。

    她的瞳孔里,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憎恨。

    “什么……”

    副城主猛地转头。

    他被吓出了一头冷汗。

    宗师没办法踏上神州,所以只能由五品去接人。

    可谁能想到,这个畜生,竟然会对公主起歹心?

    简直罪不可恕。

    要知道,统领就是副城主的手下,万一许白雁有什么闪失,他也是直接责任人。

    苍疾神长老的性格难以捉摸,善恶全凭自己喜好,如果他看重许白雁,因为义女去杀个宗师,又能算得了什么?

    以前花桃蝶这个妖人呼风唤雨,已经死了多少宗师。

    “你……你说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统领顿时间被吓的大脑空白。

    随后,他指着许白雁,手掌颤抖,浑身都是麻痹的状态。

    自己染指她?

    根本没有的事啊。

    其他两个武者也面面相觑。

    统领背着自己,难道还想当驸马爷?

    也不对劲啊,他们一直在一起。

    不,不对。

    刚才统领让自己去周围放风,他和公主殿下单独在一起了一两分钟。

    难道,是这段时间?

    顿时间,两个武者也诧异的看着统领。

    好大的胆子啊。

    你死不要紧,可被连累了我们。

    “不敢承认吗?

    “是谁说让我给他生孩子,是谁说要当苍疾的驸马爷,是谁说要通过我突破宗师,平步青云?”

    许白雁冷冷质问着。

    “你血口喷人!

    “我和你没怨没仇,我为什么陷害我。”

    统领被吓的差点崩溃。

    他根本没有预料到许白雁来这手。

    “我要这个人死,否则我自杀在这里。”

    许白雁看着几个宗师。

    她现在心情不好,需要泄愤。

    许白雁不了解苍疾,所以没想过去杀宗师。

    但一个五品,还是可以试试挑拨离间。

    “说……你到底有没有对公主起歹意?”

    副城主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简直是个成事不足的畜生,如果许白雁有个三长两短,自己的狗命也保不住。

    “冤枉的,副城主大人,我是被冤枉的。

    “不信你问他俩,我们都在一起,他俩可以给我作证。”

    统领已经被吓破胆。

    他看着两个手下,就像看着救命的稻草。

    “你们说……到底怎么回事?”

    副城主转头,一脸杀气的问道。

    “不清楚,我们出去放风了。”

    两个阳向族直接奔溃。

    他们也不敢保证啊,这是掉脑袋的事情。

    甩锅才是正道。

    “废物!”

    嘭!

    副城主一掌拍死了错愕统领。

    宁可杀过,不可放过。

    其实他也算问了句废话,不管统领是不是被冤枉的,只要许白雁说了这句话,他就已经是个死人。

    没办法,因为这是公主说的。

    其他两个武者直接被吓的跪下。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副城主会这么心狠手辣,都不去调查一下。

    “你们俩很聪明,想效忠我的话,还是之前那个条件!”

    许白雁朝着几个宗师走去,同时,他朝着跪在地上的阳向族说道。

    斩断胳膊?

    闻言,他们口干舌燥,面面相觑。

    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去地球接公主回城,原本以为是大功一件,没想到,却是万丈深渊。

    两人苦笑着。

    不斩胳膊,又能怎样?

    他们也算是见识到了许白雁的残酷手段。

    临走前,许白雁转头看了眼那个被拍死的阳向族五品。

    她嘴角似笑非笑。

    这个五品很强,气血起码超过了3900。

    如果在战场,这类武者就是战神,人族军团想杀一个,得费尽千辛万苦,甚至还得牺牲很多人。

    可现在呢?

    自己仅仅说了三句话。

    果然,异族之野蛮,根本就没办法想象。

    在强者面前,都是蝼蚁。

    ……

    惊袅城。

    许白雁第一次见到苍疾本人,虽说以前她也见过苍疾的人像,但他本人比影像里更加高大。

    “女儿,我知道你会来惊袅城,因为雷世族是湿境的一份子,根本就不属于神州。”

    大殿里,只剩下许白雁和苍疾。

    “我不知道什么是雷世族,我来惊袅城的条件,是你不可以杀我的亲人。”

    许白雁寒着脸,不卑不亢的说道。

    她抱着赴死的态度,也根本不惧怕苍疾。

    虽然苍疾身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但许白雁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哈哈哈哈,在神州待的时间太长,你已经被无纹族的繁文缛节所束缚,也罢,其实我并不厌恶神州的道德观。

    “你和我一样,都是有情有义的人。

    “我最爱的妻子死了,我很怀念她,我恨我没有保护好她。

    “但你可以饶了苏青封,我成全你。”

    苍疾笑了笑,随后点点头。

    “你拿什么保证?”

    许白雁铁青着脸。

    “我苍疾从来不说谎话,不管是无纹族还是湿境八族,所有武者都知道。

    “当然,我不杀苏青封的条件,是他不来惹我!”

    苍疾轻蔑的笑了笑。

    “好,我打听过你的诚信,我相信你。

    “你费尽心思把我逼到惊袅城,到底有什么目得?”

    许白雁咬了咬牙问道。

    “跟我来吧。

    “对了,你现在有点弱,一会把这颗丹药吃下去,然后修炼十几天,可以先突破到五品。

    “放心,这不是毒药,是八族圣地的圣药,一共也没有几颗,都是绝巅之后才有资格服用的宝物。”

    苍疾领着许白雁,走到一处通往地下的阶梯。

    途中,苍疾递给许白雁一刻丹药。

    “许白雁也没有二话,她直接吞了丹药。”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质疑苍疾害自己,没有任何意义。

    况且,他也没必要用丹药害自己。

    能突破五品,也不是什么坏事。

    果然。

    丹药入口,许白雁浑身上下充满了气血波动。

    不愧是宝物,虽然气血值很浓郁,但却不怎么狂暴,也没有任何害处。

    “女儿,你能相信我,我很高兴。”

    苍疾笑了笑。

    “我从来没有承认你这个父亲。”

    许白雁警惕的说道。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说你是女儿,你就是。”

    苍疾也没有生气。

    他在许白雁的身上,甚至看到了花桃蝶的影子。

    他们当初就幻想过,以后生个女儿,脾气一定很火爆,性格骄横跋扈,不讲道理。

    那才是苍疾的女儿。

    花桃蝶在不知道苍疾身份的时候,就是那样的性格。

    许白雁,也是这种火爆性格。

    苍疾不会对许白雁有歪心思,他突然有点想当父亲。

    花桃蝶已经死了,总得有一个承载苍疾情绪的人。

    在湿境,人人恐惧苍疾,没有人能配得上苍疾的情绪。

    这时候,与众不同的许白雁,真正得到了苍疾的认可。

    “这是图月勇士的营房。

    “可笑的无纹族,杀我几百个图月勇士就沾沾自喜,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种武者,我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

    走了很久。

    许白雁来到一间巨大的地下室,黑漆漆,一眼望不到头。

    说起来很诡异,这里竟然不是那么潮湿,但却有一种喘不上气的压抑,明显也不适合生存。

    而在许白雁面前,盘坐着一排又一排的武者。

    它们每个人都如雕塑一样整齐的坐下,一动不动,乍一眼看去,和尸体一样,但仔细看去,他们一个个还有呼吸。

    这就是图月勇士?

    许白雁心脏狠狠一跳。

    在地球的时候,图月勇士的凶名早已经如雷贯耳。

    可许白雁根本没有想到,苍疾的地下室里,竟然还藏着几千个图月勇士。

    当然,这些应该还是未完成的武者。

    在他们每个人的后脊梁,都插着一根绿油油的藤蔓,手指粗细,和邪恶科学家的输液管一样。

    藤蔓闪烁着幽幽的绿光,甚至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在藤蔓的另一头,是漂浮在空中的一颗绿色肉球。

    肉球只有篮球大小,却蔓延出无数藤蔓,就像一颗孢子,说不出的惊悚恐怖。

    “那颗肉球,是曾经守护在惊袅城灵泉旁的妖兽,湿境没有任何记载,所以我叫他灵奴妖。

    “灵奴妖没有其他本事,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很直接给武者输送气血,可惜这些气血有毒,会让武者脑子不清醒,也会摧毁武者根基。

    “但对我来说,是好事,这样我可以让图月勇士心甘情愿的去自爆。”

    苍疾见许白雁有兴趣,就简单介绍了一下。

    “原来是妖兽!”

    许白雁盯着灵奴妖。

    神州武者都知道,苍疾拥有一件妖器,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图月勇士,可他们却没想到,它竟然是个妖兽。

    似乎感应到了苍疾的到来,灵奴妖开始不安的颤抖。

    可惜,它刚刚动弹了一下,在其周围就出现了一道道漆黑的线。

    一个网状的妖器,一闪而逝。

    这个妖器,就是禁锢灵奴妖的东西。

    “走吧,一群死士而已,没有什么看的意义。

    “等我突破到绝巅,你就跟着我去八族圣地,到时候,你会享受到公主真正的待遇。”

    苍疾看了眼灵奴妖,眼神里的轻蔑一闪而逝。

    他可以感受到灵奴妖的愤怒。

    可你愤怒又如何?

    一个除了供养灵气,毫无作用的废物妖兽。

    又前进了一段距离,许白雁的肉身突然开始燥热。

    她抬起手。

    噼里啪啦,一道雷光毫无由来的出现。

    这是雷世族血脉被激活的状态。

    许白雁目瞪口呆。

    她根本就没有激活雷世族血脉。

    又走了几步,更加令许白雁震撼的一件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是,一尊很古老的……大炮!

    对!

    类似于金属铸造的炮台,足有三层楼之高,这里是湿境,可金属完全没有被腐蚀过。

    黑漆漆的炮筒,简直就像是一座横跨苍穹的桥梁,许白雁目测,光是炮筒,就超过了200米。

    样子是大炮,但体型超过了普通大炮好几倍。

    许白雁下意识朝着大炮走去。

    与此同时,她身上蔓延出来的雷蛇,也越来越多。

    噼里啪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白雁的到来,大炮的表面,竟然也出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白色雷电。

    “哈哈,不愧是雷世族的后裔,极道生灵炮感应到你的来临,竟然出现了雷电异象。”

    苍疾一声狂笑。

    因为许白雁的到来,这极道生灵炮,终于有机会被激活。

    “极道生灵炮?”

    许白雁转头,一脸诧异的看着苍疾。

    “它叫极道生灵炮,是你们雷世族的妖器。

    “在充满雷电的情况下,可以跨越距离,跨越障碍,甚至跨越虚空,直接降下极道雷劫,让一座千万人的城市,直接化为乌有。

    “不管神州有什么最终防御,还是绝巅守护,只要极道生灵炮的雷劫降落,八品之下,将没有任何机会生存。

    “我手里有雷世族最后一颗生灵炮弹,但我需要你帮我,去激活生灵炮弹。

    “到时候,我可以让潜伏在神州四大都城的密探,去刻下准星阵。

    “只要极道生灵炮开启,神州必然会有一座都城会生灵涂染,哈哈哈!”

    苍疾话落,许白雁脸色煞白。

    随时轰击四大都城?

    千万人生灵涂染!

    这苍疾,就是个疯子。

    “你要用雷劫毁灭哪座城市?”

    许白雁警惕着问道。

    “这个,到时候再决定吧,看心情!”

    苍疾摇摇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他之所以敢用许白雁,就是因为准星阵的主动权在自己手里。

    不到最后一秒,任何人都不知道极道生灵炮的目标。

    “你心思还真是缜密!”

    许白雁苦笑一声。

    他看着苍疾自傲的表情,脑子里却在想着元星子。

    苍疾根本不知道,元星子早已经破解了准星阵。

    他的目标,是让自己故意投靠苍疾,然后利用自己的血脉,重新刷新准星阵。

    之后,元星子的目标,是炸毁阳向族一座大型城池。

    这些强者,都是疯子。

    创造极道生灵炮的雷世族,也是疯子。

    所谓苍生如棋,就是这样?

    生灵涂炭。

    对这些人来说,或许根本就不重要。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