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并不想理你〕〔诸天古卷〕〔不知所云微剧场之〕〔捡到一座废墟城〕〔文明从抽卡开始〕〔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游戏中的老婆〕〔闪婚厚爱:误惹天〕〔婚内有诡:薄先生〕〔剑仙在上〕〔武极神话〕〔启禀九爷,那小妾〕〔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一号狂兵〕〔侠客管理员〕〔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托身白刃里,浪迹〕〔我养的宠物都超神〕〔路边捡到一只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15章 记住,你是杨乐之
    苍疾利用两天的时间,给许白雁传授了生灵炮弹的激活方式。

    许白雁学习速度很快,堪称是神速。

    这一点苍疾异常满意,他认为自己的女儿,理应该有无上的领悟力,本就该出类拔萃。

    其实苍疾根本不知道,在地球的时候,元星子已经给许白雁传授了生灵炮弹的催动方式。

    这是一种很难的战法,即便许白雁是雷世族传人,也有些难度。

    所以苍疾才这么开心,在他的预料中,许白雁无论如何都要学习十几天,才可以勉强施展,那已经是乐观的估计。

    可没想到,仅仅两天,许白雁驾轻就熟。

    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其实元星子呕心沥血的传授,仅仅是因为他自己活不了多久而已。

    苍疾的防备心很强,极道生灵炮的引火方式,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哪怕许白雁是雷世族,也根本无法破解。

    而且在极道生灵炮的上面,还有苍疾的一层封印,除非绝巅前来,否则任何人都无法破解,但即便是绝巅降临,破解的代价,也是彻底摧毁极道生灵炮。

    这件妖器如果落到神州手里,八族圣地都会坐立不安,苍疾不得不小心谨慎。

    至于许白雁这个人,苍疾当然不可能完全信任。

    起码,十年之内,苍疾不会信任许白雁。

    虽然不信任,但这并不影响苍疾对许白雁的溺爱。

    苍疾的善恶,全凭心情。

    当初,他知道花桃蝶吃里扒外,也知道花桃蝶不断将物资运输给沸血族。

    那又如何?

    苍疾喜欢花桃蝶,就可以纵容,可以允许你犯错。

    如今的许白雁,也一样。

    哪怕许白雁心不甘情不愿,也根本无所谓。

    他就当许白雁是个叛逆的女儿,年轻人怎么可能不犯错,慢慢改着就对了。

    时间还长,苍疾甚至很享受许白雁的这种叛逆,如果许白雁也唯唯诺诺,那她还真就没资格被苍疾当成是女儿。

    还有,就是许白雁实在太弱了。

    许白雁哪怕是反了天,但在苍疾的眼中,不过就是小孩子的闹剧。

    “女儿,你先突破到五品,再去激活生灵炮弹吧,我可以等你!”

    苍疾目视着许白雁。

    女儿脸上的这股倔强和叛逆,还真的让人心疼和欣赏。

    “我想知道,你准备如何抹黑我在神州的形象!”

    许白雁冷冰冰的问道。

    苍疾的丹药确实厉害,许白雁原本距离五品还有一段距离,可在这丹药的帮助下,估计最晚一个星期,绝对可以突破。

    除了体内淤积的渣滓比较多,竟然没有任何副作用。

    而这些也不是什么问题,苍疾研究准备好了各种丹药。

    “哈哈,根本不用抹黑。

    “等你突破五品,我会在惊袅城办一场还珠公主的盛会。

    “你是我苍疾遗留在地球的珍珠,如今命运终于把你归还,我得昭告天下,包括公布你雷世族的身份。

    “惊袅城不缺神州的奸细,到时候,你的消息自然而然会被神州知道,你突破到五品,就是最好的归顺证据。”

    苍疾很平静的说道。

    其实仅仅湿境第九族的身份,已经能让神州彻底和她决裂。

    神州的武者太多,内部同样有权利对抗,他们宁愿牺牲许白雁,也不可能将危险留在身边,苍疾了解这些神州武者。

    “还真是歹毒啊!”

    许白雁冷着脸嘲笑道。

    在神州,只要是认识她许白雁的武者,都知道自己是四品。

    如今投靠惊袅城,直接突破到五品,还曝光了雷世族的身份,再加上苍疾义女的身份,这个背叛人族的罪名,无论如何也洗不清了。

    许白雁又苦笑了一声。

    洗不洗,又有什么关系。

    不管极道生灵炮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反正自己也不准备再回神州,一切都无所谓。

    许白雁相信元星子的承诺,等事情结束,她只想一个人躲起来,安安静静的隐世。

    “女儿,这件密室里的灵气威压很强,而且我给你留下不少祛除渣滓的丹药,都来自八族圣地,每一枚都价值不菲。

    “我派人先去布置还珠公主的庆典,到时候你一定会举世无双。”

    苍疾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还珠公主?为什么这个称呼这么可笑,你还不如叫紫薇公主。”

    许白雁轻蔑的看着苍疾。

    这畜生,不会偷偷追剧吧。

    这么幼稚。

    “紫薇公主?这……其实也可以,你喜欢就可以。”

    苍疾皱着眉点点头。

    其实这个还珠公主这个名号,是他让一个精通神州历史的手下所取。

    还珠。

    寓意很好。

    “不用给我乱封谥号,我就是我,我是许白雁!”

    许白雁没好气的说道。

    还珠公主,还珠格格?

    小雁子?

    真是个羞耻的称号。

    如果被杨乐之知道,还不笑死他。

    不对。

    事到如今,我还提他干什么。

    许白雁心里一阵苦涩,心痛的犹如被刀剜一样。

    “那就叫白雁公主吧,不改了。”

    苍疾摇摇头。

    早知道就不多此一举,他还是想着给许白雁一点亲切感。

    “我听说,你拿了林东启的心脏,要突破到绝巅……能突破吗?”

    苍疾临走前,许白雁突然问道。

    她还是操心苍疾这畜生,到底会不会逆天。

    “哈哈,看来你的内心,还是关心着我。”

    苍疾没皮没脸的笑了笑。

    “女儿,用尽你全身的力气,来打我一拳。

    “你放心,我不会还手,也不会震伤你,甚至我不会动用气血。”

    随后,苍疾说道。

    轰隆!

    许白雁根本没有客气。

    一拳荡出重重劲风,拳芒直至苍疾的面门。

    面对这种脑残要求,许白雁甚至发挥出了120%的战力。

    不用气血?

    你哪怕就是九品,我也锤你个熊猫眼。

    你苍疾只要敢施展气血,看我不把你羞辱到你姥姥家。

    然而,苍疾负手而立,身上还真就没有一点点的气血波动,他就如一个普通阳向族,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就如看着一个婴儿在玩闹一样。

    轰隆隆!

    终于,许白雁的拳头落到了苍疾的脸上。

    劲风缭绕,回音激荡。

    甚至连密室的墙壁都有碎石落下来,许白雁这一拳的威力,可想而知。

    然而。

    苍疾毫发无伤。

    许白雁犹如砸在了一面钢板上,拳头都被反震的生疼,苍疾脸上连一点点波动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许白雁被反弹回去,随后半蹲在地上。

    不可思议。

    苍疾没有施展一点点的气血,这一点许白雁可以确认。

    九品的气血值强大,这一点许白雁承认。

    但哪怕你是九品,你也得动用气血,才能挡住轰击,许白雁虽然没有和九品真正对战过,但也看过很多九品的厮杀。

    不管是面对低阶,还是高阶。

    九品武者不可能用纯粹的肉身去对抗。

    以前牧京梁去北武讲课,也说过这个问题。

    哪怕就是九品,也不可能不用气血,去阻挡别人的拳头。

    虽然不会死,但也会受伤,哪怕是轻伤。或者皮外伤,也不好看。

    气血,是一个武者的根基。

    可苍疾身上,是真真正正没有一点点的气血波动。

    “我还没有真正突破到绝巅,可以说是一半。

    “绝巅的力量,已经不再局限于气血,而是一种绝对法则,女儿你现在还年轻,等你九品的时候,也可以明白。

    “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绝巅和修炼气血的武者,已经不再是一个层级。

    “怎么给你形容呢……你可以把武者和绝巅,看作是水和冰。

    “武者就是水,而绝巅是冰。

    “冰是水的另外一种形态,可以坚不可摧,如钢铁一般,但也可以融化成水。

    “而水,仅仅就是水。

    “水想凝聚成冰,是一种质变,所以99%的九品,都没有这个机会。”

    苍疾很耐心的给许白雁解释了一下。

    许白燕脸色惨白。

    该死!

    看来苍疾真的可能突破到绝巅,这是个噩耗。

    以后的神州,可能会不太平。

    “作为绝巅唯一的女儿,你迟早会明白你的身份,是如何的尊贵。

    “区区一个神州武者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你!

    “哈哈哈,女儿,好好修炼!”

    话落,苍疾的身形已经消失。

    空荡荡的密室里,许白雁坐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绝巅。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元星子又在哪里?

    万一元星子失败,或者有什么意外,那自己激活生灵炮弹,就是助纣为虐,就是神州的千古罪人啊。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元星子一个人能修改准星阵的位置。

    一个城市的生灵,想想都绝望。

    “元星子,你可千万别掉链子。”

    许白雁望着斑驳的洞顶,整个人没有一点点力气。

    四下无人的时候,许白雁才会暴露自己的脆弱和无助。

    可能在一周后,自己的恶名,就会传遍北武,传遍神州吧。

    可笑啊。

    许白雁这辈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以叛徒这种身份,离开神州。

    杨乐之,我走了。

    我允许你难过一段时间,消沉一段时间。

    但请你早早振作起来。

    我许白雁这辈子爱过三个男人。

    一个苏青封,是我爸。

    一个苏越,是我弟。

    他们是亲情。

    只有你杨乐之,是爱情。

    再也不见。

    ……

    北武。

    距离杨乐之收到许白雁的分手短信,已经过去了六天。

    这六天时间,杨乐之经历了疯狂,悲痛,伤心欲绝,甚至是歇斯底里。

    第一天清早,杨乐之直接跑去许白雁的宿舍。

    可惜,许白雁的宿舍已经关闭,除非许白雁回来或者授权,任何人都不可能打开。

    杨乐之疯狂敲门,疯狂打电话,甚至大喊大叫。

    可惜,没有任何应答。

    许白雁根本就不在宿舍。

    之后,杨乐之疯了一样去寻找许白雁,去打听她的下落。

    他找遍了整个北武。

    没有消息。

    他问遍了所有认识许白雁的人。

    还是没有消息。

    三天时间,杨乐之走遍了许白雁经常去的所有地方。

    还是没有许白雁的消息。

    他甚至去军部打听过,没有许白雁离开湿鬼塔的记录,她也不在湿境。

    好端端的一个人,到底去了哪里?

    杨乐之给苏越打电话,给苏越发短信留言。

    他想问问苏越。

    许白雁一定留下了什么消息,她为什么要分手,她到底去了哪里?

    杨乐之要问个清楚,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分手。

    六天时间,杨乐之只喝了几口水,根本就没有吃饭,如果不是被武者的气血撑着,如果是普通人,现在可能已经在重症病房被抢救。

    但即便是以杨乐之的气血,他还是整整消瘦了一圈,两个眼圈犹如画了烟熏妆,从里黑到外。

    深夜。

    杨乐之孤零零坐在河边,身旁是横七竖八的啤酒易拉罐。

    胡子拉碴,脸色沧桑。

    他似乎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许白雁,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为什么要突然分手呢?”

    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杨乐之自言自语。

    他嗓音嘶哑,就像是大病了一场。

    这几天时间,杨乐之疯狂思念着许白雁,甚至也咒骂过许白雁,也逼迫自己忘记过许白雁。

    他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一会思念许白雁到疯狂,思念到窒息,没有许白雁,他想自杀。

    一会又冷静下来,一条一条列举着许白雁的缺点:脾气差,整过容,暴力女,不懂家务,不讲道理,情商低……他觉得许白雁根本不值得自己爱。

    可再过一会,他有想念和许白雁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念许白雁的一颦一笑。

    只要闭上眼,杨乐之的脑海里满满都是许白雁的样子,挥之不尽。

    根本就忘不掉。

    深爱一个人的感觉,简直噬魂腐骨,痛不欲生。

    “许白雁,你倒是出现啊。

    “你亲口告诉我,你不爱我了,你喜欢上了别人,你哪怕是个百合,我都可以承认,我也可以接受。

    “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你到底去了哪里?”

    深夜,月亮孤零零悬挂在当空。

    一条河岸,只有一个更加孤独的杨乐之。

    至于什么绝世战法,什么一个亿的修炼亏空,杨乐之早已经抛在了脑后。

    没有了许白雁,他感觉人生都没有任何色彩。

    什么绝世战法,哪怕能学成,又有什么意义?

    我该去保护谁?

    “杨乐之啊杨乐之,你是个有抱负的年轻人,你是北武学生会的主席,你是武大第三个突破五品的强者。

    “你未来要当少将,要当中将,甚至大将,什么样的女孩你找不到。

    “分手了,许白雁已经抛弃了你,她不爱你!

    “忘记她吧。

    “一个女恐龙,一个丑八怪,除了你傻,谁还会要她?让她一个人过吧,自生自灭。”

    地平线已经有了日出的微光,又是一夜过去,杨乐之嘀嘀咕咕。

    他企图用这种近乎于诋毁的方式,逼迫自己忘记许白雁。

    “可是,我还是爱她啊。

    “不管她是谁,她是什么模样,我就是忘不了。

    “为什么忘不了!”

    啪!

    杨乐之甩了自己一耳光,他想要打醒自己。

    许白雁是他的初恋,刻骨铭心,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失恋的经验。

    嗡嗡嗡!

    嗡嗡嗡!

    就在这时候,杨乐之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他猛地转头,他希望是许白雁。

    可惜,根本不可能是许白雁。

    是苏越!

    屏幕上两个字一闪一闪,虽然不是许白雁,但杨乐之还是来了精神。

    他和弹簧一样跳起来,随后颤抖着,接起了电话。

    苏越终于出现了。

    他一定知道许白雁的下落。

    ……

    苏越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的修炼,今天之所以离开深楚城,是因为没有廉脂衣。

    没办法,廉脂衣材料特殊,苏越耗干了科研院的储备,得一天后才能生产出来。

    正好,苏越也回来透透气。

    至于伏世狱门,贪狼众还可以继续去刷新,哪怕没有苏越,这也是贪狼众的常规任务。

    苏越今天放假。

    ……

    可用酬勤值:891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220卡。

    ……

    这是苏越的最新数据,连他自己都被惊了一下。

    从开始修炼到现在,整整20天过去,气血值达到了3320的恐怖程度。

    最开始的十天,气血值涨幅最凶。

    按照贪狼众的估计,苏越会涨幅500卡气血。

    可他们根本没想到,在朱极云台的辅助下,苏越气血值涨幅达到750卡,当然,这其中也包含有系统兑换的气血。

    而后面的十天,涨幅明显下降。

    但也达到了300卡

    最终,3220这个数字,就是苏越苦修的结果。

    四品中阶,距离4000卡的五品壁垒不远了。

    而且苏越的战斗本能,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强化,目前在深楚大监狱的五品,已经仅仅有三四个还可以压制自己。

    而这三四个五品,都是气血接近4000卡的五品巅峰级强者。

    苏越还在努力。

    他想在离开深楚城之前,可以彻底单挑深楚城所有五品。

    这样一来,苏越就可以朝着全世界叫嚣一句……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我是说所有的五品,都是垃圾。

    想想都过瘾。

    可苏越回到地球,刚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90多条短信。

    牧橙的问候有两三条,马小雨的问候有两三条,武道网的抽奖广告有几条。

    剩下的,竟然全部都来自杨乐之。

    武者修炼都很繁忙,平日里也不会闲聊。

    苏越打开杨乐之的短信。

    “我去,这么狗血嘛?我姐甩了杨乐之?”

    打开短信,苏越了解了来龙去脉。

    原来是许白雁甩了杨乐之,不辞而别,而且杨乐之也找不到老姐。

    “唉,现在的年轻人,分分合合,对爱情和伴侣,没有一点点的认真态度。

    “想想我们当年,爱情有问题,都是修修补补,相互理解,可现在的年轻人,性格不合适,直接就换人,世风日下啊。”

    苏越摇摇头,感慨了两句。

    不对。

    我似乎也是初恋,我哪来的感慨?

    简直就是个心灵导师。

    “劝劝我的姐夫吧,我姐也是,去哪再找这么傻的男朋友。”

    苏越已经决定,这次站杨乐之。

    只要杨乐之没有脚踏两只船,她觉得还得教育教育自己的姐。

    杨乐之虽然不要脸了一点,虚荣了一点,贪婪了一点,但对老姐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姐夫啊,我老姐……什么理由和你分手啊?”

    打通电话,苏越先问了一句。

    他得先了解清楚问题,然后对症下药,才能解决问题。

    情感导师很复杂的。

    “你姐说,我和她不合适,亲近不可以在一起,也不可能结婚。”

    电话那头,杨乐之的声音很嘶哑,苏越听着都难过。

    “近亲?

    “你是个孤儿,我姐也是个孤儿,你俩户口南辕北辙,怎么可能是近亲,而且你们长的也不一样吧。”

    苏越诧异。

    如果是近亲,那问题就大了。

    这不是情感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你姐说,我们都是神州的儿女,所以近亲不可以在一起。”

    电话那头,杨乐之自嘲的苦笑着。

    “我艹,这踏马什么理由?

    “照这么说,我和牧橙还是失散多年的两口子呢。

    “我姐太过分了。”

    苏越长吁一口气。

    真是行进了那句话,不爱了,连呼吸都是分手的理由。

    这不讲道理的口吻,有点许白雁的风格。

    不是真正的近亲就好,还有的救。

    “姐夫,我今天没事干,一会去趟北武找你啊,等着我!”

    苏越电话里听到杨乐之情绪不对劲。

    他也联系不到许白雁。

    现在只能先去安慰姐夫了。

    即便他和许白雁走不到最后,毕竟也是朋友啊。

    牧橙下湿境,白小龙和孟羊不知道在哪鬼混,王路峰和廖平他们,也只是偶尔不咸不淡的留个言,他们在科研院好像很忙碌。

    苏越回西武也枯燥,还不如去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军部的车很快,当苏越见到杨乐之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

    真的。

    几乎都没有认出来。

    头发油腻,胡子拉碴,而且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再加上脸色蜡黄,在配合浑身的酒气,简直就是个流浪汉。

    “苏越,我该怎么办。”

    见到苏越,杨乐之坐在地上,脑袋埋在膝盖里。

    他甚至连自信心都被消磨了不少。

    “唉,这可是刻骨铭心的初恋。

    “能让一个逗比消沉成这样,我姐也真是过分了。”

    苏越心里叹气,随后过去坐下,拍了拍杨乐之肩膀。

    “姐夫,你知道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吗?”

    苏越背诵着路上才新学的情感答案,语气深沉的问道。

    “爱人,你姐许白雁!”

    杨乐之不假思索的答道。

    “你错了。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孩,最重要的,永远是自己。

    “我姐曾经喜欢你,是因为你阳光乐观,自信开朗,而且又自强不息。

    “不管她为什么和你分手,但你如果还想复合,这副状态根本就不行。

    “你颓废,放纵,消沉,看上去像个垃圾,假如被我姐看到,她会怎么想?

    “她会想,幸亏我离开了这个垃圾,否则会跟着一起臭。

    “你再想想,你和我姐约会的时候,也会挑一件帅点的衣服穿。这幅德行,你指望我姐还喜欢你吗?

    “我明白你心痛,也知道你不舍,但你要清楚,我姐喜欢什么啊!”

    苏越言语深沉,嗓音里甚至还带着沙哑的磁性。

    杨乐之转头看着苏越,面无表情。

    好低端的劝人套路。

    我是不懂道理吗?

    我是找不到许白雁啊。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也知道你心如刀绞。

    “可你这副样子,真的不行。

    “你想我姐吗?”

    苏越又问道。

    “想。

    “除了呼吸,我就是在想她。”

    杨乐之苦笑一声。

    “别骗自己了,你根本不是想我姐,你只是觉得自己不值得,你只是舍不得自己付出过的曾经。

    “你所谓的难过,也不是因为我姐,是因为你自己。

    “你挺虚伪的,自己不想站起来,还把错误归功到我姐身上。

    “其实,恋爱本来就是很自由的事情。

    “你身上没有了让我姐着迷的闪光点,你应该去找新的闪光点,或者继续去进步,去强大自己,去当独一无二的人,去重新吸引我姐回来。亦或者,你可以放弃我姐,她有厌倦你的权利,你同样也有放弃她的权利,甚至可以让她后悔。

    “但你却选择了消沉,你就是在逃避而已。

    “你先改变一下自己吧,等你们下次见面,用全新的自己,充满吸引力的自己,去面对我姐。

    “你管能不能挽回,别辜负了自己的爱……爱别人,首先要爱自己。

    “失恋了,可以消沉,但不可以一直消沉。

    “记住,我姐喜欢的不是现在的你,她只会失望。”

    苏越站起身来,很凝重的说道。

    杨乐之抬头看着苏越,死气沉沉的瞳孔,似乎有一点点光泽。

    “你要记住,你的名字是杨乐之,是自己是杨乐之。

    “你可以是许白雁的男朋友,也可以是她的跟班,但那只是你其中的一个身份,你的主体,永远是杨乐之。

    “我姐喜欢的是杨乐之,不是一个没有自我的跟班。

    “走吧,泡桑拿去,我请客。”

    苏越拎着杨乐之的衣服,就朝着桑拿中心走去。

    太可怜了。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振作起来,我会强大到无人能匹敌。”

    杨乐之突然捏着苏越的胳膊。

    他的眼球,似乎要燃烧起来。

    苏越说的没错,假如我独一无二,假如我同龄人最优秀,那时候许白雁一定会回来。

    不管是什么原因,我总得弄个一清二楚。

    而且杨乐之总觉得许白雁是有什么问题。

    她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

    首先,自己能做的,就是变强。

    “嗯,你振作起来是好事,但下手轻点,我的胳膊也会疼。”

    苏越拿开杨乐之的狗爪子。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