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弟你不要这样〕〔五藏玄冥〕〔放开那只妖宠〕〔人类更新计划〕〔诸天最强学院〕〔极品妖孽至尊〕〔洪荒之证道永生〕〔手术直播间〕〔重生之灰姑娘的逆〕〔甜妻上线:霸道老〕〔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地球最强修仙〕〔逃婚王妃很逍遥〕〔爷是病娇得宠着〕〔极品医圣〕〔我八岁就无敌了〕〔我有无限掠夺加速〕〔成为修行界大佬〕〔九劫逆命〕〔NBA最强主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16章 大将的披风
    桑拿结束,苏越也一直没有联系到许白雁,而杨乐之也终于缓过神来。 . .co

    他已经从痛苦中走出来,等自己突破到五品,再好好问问,许白雁到底是为什么分手。

    如果有什么困难,两个人可以一起面对。

    如果许白雁喜欢上了别人,杨乐之也可以潇洒放手。

    如果是闹脾气,杨乐之也决定一直等她。

    不管许白雁去了哪里,他杨乐之的日子,该过还得正常的过。

    就这样,杨乐之回了北武,而苏越也再一次前往深楚大监狱。

    再有十几天,自己的钱花干净,也就可以想办法去趟惊袅城,看看能不能坑墨铠点东西。

    以苏越对墨铠的了解,他既然在惊袅城住下,就不可能直接离开。

    但万一墨铠离开,苏越就得换换弄钱的思路。

    惊袅城明显不合适再去。

    脑袋一团乱,到时候再说吧,反正只要能下湿境,就不愁弄钱。

    对这苏越来说,湿境就是一座金矿。

    苏越走后,杨乐之也开始了自己的修炼计划。

    他仔细核算了一下,如果要凑够修炼用品,还差整整9940多万。

    杨乐之现在是四品,可以找武道网借款300万。

    可惜,由于他是学生,武道网怕他误入歧途,否则可以借500万左右。

    不过依然是杯水车薪。

    但杨乐之也没有太畏惧困难。

    先定一个小目标,赚个100万再说。

    在军部有不少危险的任务,收入不菲,以前杨乐之总觉得没必要冒险,但现在不一样。

    一次沉重的打击,让杨乐之成长了许多。

    苏越才大一,他早已经在湿境摸爬滚打,功劳逆天。

    白小龙和孟羊,几乎住在了湿境,天天在拼搏。

    而自己,还在北武这个小地方,当着学生会会长,还在象牙塔里称雄。

    简直就是个笑话。

    大清早,杨乐之换上干净的衣服,他直接来到校长办公室。

    “杨乐之,年轻人感情出现问题,心里难受,我可以理解,但你是学生会的会长,也是北武的榜样,我还是希望你能振作起来。

    “最近学生会也有不少活动,你最好还是能……”

    校长也知道杨乐之最近的情况。

    但校委会也联系不到许白雁,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请假条也没有,整个人说走就走。

    简直目无校规。

    等许白雁回来,校委会得好好批评她。

    可杨乐之的状态,会直接影响到北武学生会的正常进行啊。

    “校长,我今天来找您,是想要辞职。”

    杨乐之微笑了一下,随后将一封辞职信放在校长桌子上。

    “你什么意思?”

    北武校长站起身来。

    他在杨乐之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怪异的情绪。

    这小子脑子不正常?

    “我想冲击一下五品,和学生会的事情有点冲突,所以还是交给有能力的人担任吧。

    “学生会的历练,对我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东武有孟羊,西武有白小龙,咱们北武,也必须有一个五品。”

    杨乐之很坚定的说道。

    “你……有把握吗?”

    沉思了一会,北武校长问道。

    他和杨乐之的父亲,当年是战友,也算看着杨乐之长大。

    这小子既然说这番话,可能是有自己的想法。

    “嗯,我一定会成功!”

    杨乐之点点头,随后又笑了笑。

    “是不是学分不够?”

    北武校长突然又问道。

    他打听过,杨乐之从东都市回来,军部奖励了一大笔学分。

    但这小子很快就已经消费完毕。

    杨乐之不是乱花钱的人,消费这么大的一笔钱,他绝对在酝酿着什么,北武校长很轻易就分析出来。

    “呃……我自己赚吧,问题不大!”

    杨乐之摇摇头。

    他不想白花校长的钱,从小到大,自己已经花了对方不少钱,不合适。

    而且校长生活,也不是太阔绰。

    “我这里有10万学分,你先拿去用,大男人,别废话!”

    校长二话不说将杨乐之赶出去。

    他真的不算太富有,除了自己要修炼,还有家里人要养活,甚至还有几个战友的遗孤,自己时不时也得帮助一下。

    在北武,还有一些清贫的学生,校长也不能坐视不理。

    10万学分,也真的已经是校长的极限。

    其他地方帮不上忙,就尽自己一点点力吧。

    “校长,谢谢,等我突破之后,一定会报答您!”

    门外,杨乐之低着头。

    自己必须要突破到五品,起码不能辜负校长的信任。

    之后,杨乐之收拾东西,购买必要的丹药,直接去军部领取了不少任务,随后毅然踏上湿境。

    ……

    冠寺谷。

    不知不觉,苏越以24小时为周期,又修炼了七个周期。

    这段时间,他一分钟都没有离开过深楚城,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疯魔的修炼状态。

    虽说修炼了七个周期,但时间已经过去了九天。

    毕竟中途还有贪狼众的休息时间。

    这段时间,他们也在进步,已经从之前的九个小时休息,缩减到了八个小时,有时候甚至更短。

    今天,是第八个周期结束。

    “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

    冠寺谷内,苏越幽幽叹了口气。

    ……

    可用酬勤值:914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7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398卡。

    ……

    距离3400卡,还差2卡气血值。

    最后的十天,苏越已经适应了粉灵气的威压,不管是酬勤值,还是气血值,都在大幅度的骤降。

    这个周期,苏越的气血,仅仅涨幅了9卡。

    一天时间,9卡气血值,看上去似乎也不少,但其实已经没有了性价比。

    如果是下一个周期,可能会更少,甚至可能出现5、6卡气血的增幅。

    没办法,苏越体内的粉灵气免疫,已经达到了发指的程度。

    虽说他的钱,还够再修炼两次,但纯粹是浪费时间。

    不仅仅浪费自己的时间,同时还浪费贪狼众的时间。

    他们洗刷伏世狱门,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在最后的收尾时刻,要的不是灵气的数量,而是精确的操控,毕竟是收尾,犹如绣花一样,稍有一点点错误,前功尽弃。

    其实他们的洗刷阶段,前几天已经结束。

    这几天纯粹就是陪伴苏越修炼而已。

    要最后完善伏世狱门,就必须要放弃帮助苏越,但他们不可能放弃。

    所以,苏越决定自己离开。

    确实,也是时候离开了。

    “苏越,今天修炼的怎么样?”

    苏越走出来后,贪狼01好奇的问道。

    修炼了一个月左右,苏越气血值涨幅了接近1400卡,这简直就是修炼史上的奇迹。

    前无古人。

    这小子的存在,注定要吓死人。

    当然,他们还得感谢苏越,如果不是苏越的助攻,也不可能这么快完成伏世狱门的冲刷。

    最后的收尾工作,他们可以等待。

    那是慢工出细活的工作,平日里只需要留下三个贪狼众,不让伏世狱门再恢复回去就可以。

    起码,最难的大工程是完了。

    “我准备离开深楚城,结束修炼了。”

    苏越笑着说道。

    “苏越,你是不是觉得耽误我们修复伏世狱门?你千万别这么想,即便你不在,我们也得很长一段时间,不差你这几天。”

    贪狼01皱着眉。

    他以为苏越是不好意思。

    “我不是不好意思,是因为粉灵气对我没啥意义,继续下去,浪费时间和金钱而已,关键是浪费钱,我快破产了,哈哈!”

    苏越笑着拍了拍贪狼01的肩膀。

    “嗯,有这么多钱,确实可以买不少优质丹药,继续留下来,没有什么性价比。”

    贪狼01也点点头。

    “可惜啊,我老爸一直闭关,都没机会见他一眼!”

    苏越看了眼远处,又叹了口气。

    这是真正遗憾的地方。

    “青王也要修炼,也要变强,你们来日方长嘛。

    “等完善了伏世狱门,我就有假释的机会,到时候找你喝酒去。”

    贪狼01由衷的替苏越开心。

    “嗯,一言为定,到时候你请客,我没钱。”

    苏越点点头。

    “这么抠门……对了,你今天是不是要挑战最强的五品巅峰,我和贪狼05休息,我俩去观战。”

    贪狼01突然说道。

    这段时间,苏越修炼的速度很快,但他厮杀的技巧,进步的更快。

    昨天这个时候,苏越战败了五品犯人里,第二强的存在。

    今天,他要挑战一个五品巅峰……石世鹏。

    石世鹏真的是堪称五品最强,实打实的3999卡气血,由于资质的原因,石世鹏不可能突破到4000卡气血。

    除了气血强势外,石世鹏的厮杀水平,也绝对是顶尖的水平。

    不仅仅是深楚军团,甚至还有其他军团的五品统领来挑战石世鹏,起码在没有兵器的状态下,石世鹏可以说打败了神州所有的五品。

    他从来没有败过。

    当然,有兵器的状态下,也就说不定了,毕竟兵器的加成,谁都保证不了。

    但人族内部切磋,一般都是徒手。

    石世鹏……徒手无敌。

    “嗯,要看就走吧。”

    苏越点点头。

    “05,你快点,磨蹭什么呢!”

    贪狼01喊道。

    “来了!”

    远处,贪狼05急匆匆跑过来。

    “我也想看,该死啊!”

    贪狼02远远叫嚣着。

    可惜,轮值到了他们,他们也没办法。

    维持伏世狱门的原有状态,最少都得三个宗师。

    “石世鹏,终于可以挑战你了。”

    回想起苏越第一天踏入深楚城,他在石世鹏手里,撑不过三招。

    可现在,自己已经有了挑战他的把握。

    世事无常啊。

    ……

    观战的人很多。

    不仅仅是空闲的犯人,就连深楚军团的不少武者也纷纷赶来,将帅级军官就来了不少。

    石世鹏早已经在空白场地等待苏越。

    他希望苏越这个后起之秀能打败自己,但又绝对不会放水。

    排名第二的五品,站在不远处。

    他有预感,苏越这小子今天能赢。

    真的谁都想不到,苏越的进步会这么快,第二强者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一个月前,那个自己两脚就踢飞的年轻人,竟然堂堂正正战败了自己。

    有些欣慰,也有些挫败,感觉很复杂。

    他是苏青封的粉丝,少爷能强大,也打心眼里开心。

    但又有一种心酸。

    过了一会,随着段元狄的到来,现场气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潮高。

    大将军亲自观战,也让犯人们打起精神。

    这时候,苏越也终于到来。

    “苏越,有把握吗?千万别丢脸啊。”

    段元狄上前,捏了捏苏越肩膀。

    同时,他也感应了一下苏越的气血。

    果然。

    大幅度的进步,仅仅是气血值,他现在已经是个五品中阶。

    这小子,让他这个当师傅的都嫉妒。

    简直太强大。

    “试试吧,应该能赢!”

    苏越很自信的点点头。

    “嗯,废话不多说,开始吧,给人们开开眼,什么叫我灭了我爹的威风。”

    段元狄宣布道。

    “我没想灭我爸的威风啊。”

    苏越一脸黑线。

    这些长辈,一个个都想灭我爸的威风,多大仇。

    “你能打败石世鹏,就是灭了苏青封的威风。”

    段元狄很固执的说道。

    “额,那就算吧,希望老爸别追着我打。”

    苏越叹了口气,还有点心累。

    对战开始。

    纯粹的拳脚搏斗,也没有什么战法加持,除了湿境第三强曾经施展过战法外,其他犯人都是在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老辣经验。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五品巅峰,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意识,都不是普通五品的水准。

    石世鹏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的狠辣与残忍,面对苏越,他根本没有一点点放松,简直是当真正的异族在格杀。

    而苏越的状态,却更加令人震撼。

    明明是个年轻人,那双瞳孔,却比老辣的猎人还要沉稳。

    比起石世鹏,苏越的招式要更加残忍,甚至由于他年轻人的性格,苏越出招的时候,要更加大胆与癫狂。

    劲风激荡,大地到处是被轰出来的坑洞,围观的圈子也一直在扩大。

    整整战了接近一个小时,胜负终于出现。

    胜者……苏越!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起,不管是犯人,还是武者,甚至是那些宗师,都在替苏越欢呼。

    那些被苏越打败的武者,欢呼的声音更高。

    这一刻,仿佛能被苏越打败,已经成了一种荣耀。

    贪狼01和贪狼05红着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俩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特别的欣慰,也特别的感动。

    贪狼05再回想起当初羞辱苏越的一幕,觉得自己就是个沙雕。

    段元狄放声大笑,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我真的没有放水,你很强。”

    石世鹏爬起来,吐了吐口中的鲜血。

    虽然有些挫败,但更多的还是欣慰。

    一个才18岁的青年,能成长到这种地步,除了奇迹,已经没办法用其他的词汇来形容。

    “后起之秀,后起之秀!”

    众人的呐喊,逐渐统一起来。

    这段时间,苏越一直被称之为最强后起之秀。

    深楚军团还专门有人把苏越的战斗,用源像石录制下来,等苏青封出关,他们要亲自给青王看看。

    虎父无犬子,这就是活生生的案例啊。

    “等等!

    “大家稍微安静一下!”

    突然,苏越猛地抬起胳膊,用气血扩大了声音,制止了呐喊。

    顿时间,所有武者面面相觑。

    少爷这是有话要说?

    “咳咳……大家既然说我是后起之秀,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但仅仅打败石世鹏,还称不上最强后起之秀。”

    苏越摇摇头,脸上还有些遗憾。

    “少爷,要不……你挑战个宗师玩玩?”

    一个犯人起哄到。

    顿时间,全场哄然大笑。

    这是善意的玩笑。

    你一个四品,战败了最强五品,虽然是徒手,但已经是奇迹。

    如果宗师都被你打败,武道世界就不真实了。

    “别涮我,想骗我被打死,然后继承我少爷的位置吗?”

    苏越黑着脸,也笑着反问道。

    开什么玩笑,让我去挑战宗师,还不如直接抹脖子轻松点。

    “少爷幽默。”

    顿时间,又是一阵哄笑。

    “我虽然不敢挑战宗师,但是……”

    苏越一句但是落下,全场又一次安静下来。

    他们一个个都伸着脖子,等苏越接下来要说什么,段元狄也好奇的看着苏越。

    “作为最强后起之秀,当然要进行一场天秀!

    “少爷我今天兴致高,我要……打十个!”

    苏越举起拳头,咬牙切齿的环视四周。

    顿时间,全场一片死寂。

    “打……打十个一品?还是打二品?”

    一个犯人问道。

    少爷这是疯了吗?

    “错,最强的十个五品站出来,我要一起打。”

    苏越狞笑着。

    “少爷,您是……着急想住院?”

    石世鹏一脸疑惑。

    这小子刚刚打败自己,而且还是险胜,现在又要打十个,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

    “别废话了,最强的十个武者,一起来吧。

    “当然,这次规则有点变化,你们还是徒手,但我得拿一把无刃刀,否则打不过你们。

    “而且,这一次,我要用战法了。”

    苏越挥挥手。

    顿时间,一个犯人取来了练功用的无刃刀。

    “苏越,师傅我支持你,虽败犹荣。”

    段元狄很欣慰的点点头。

    虽然必输无疑,但勇气可嘉。

    年轻人嘛,就得有这样的不怕死精神。

    “少爷,千万别后悔!”

    在段元狄的授意下,十个五品,已经将苏越围起来。

    “你们又不会杀了我,我后悔什么,大不了住几天院嘛!”

    苏越捏着无刃刀。

    嗡!

    速度增幅。

    嗡!

    防御增幅。

    嗡!

    力量增幅。

    呼呼!

    苏越一手持刀,另一只手,玄冰掌已经就绪。

    开战!

    顿时间,刀光剑影,苏越身躯犹如一道魅影,一时间,五品们根本连个影子都抓不到。

    他们速度被拖慢。

    而且苏越的速度,却增幅了太多。

    以前苏越不用小凌波步,但现在,他的身法诡异到可怕。

    而且,苏越施展着炉火纯青的素质刀,简直就是个杀神。

    20分钟后。

    苏越持刀,半蹲在泥浆的中央。

    方圆三里的地面,满目疮痍,简直和地震过一样,地面到处是纵横交错的刀芒裂缝。

    而在他不远处,稀稀拉拉躺着十个五品,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轻伤。

    全场一片骇然,根本没有一点点声音。

    天地间寂静的可怕。

    虽然苏越有刀,十个五品是徒手,看上去,苏越是优势。

    但他一个四品,面对的可是十个五品围攻啊。

    赢了!

    这怎么可能。

    苏越自己说的没错,堪称是一场天秀。

    石世鹏他们躺在地上,面色木然,他们开始怀疑人生。

    对,自己是赤手空拳,假如手里有兵器,苏越早死了。

    但那又如何?

    几乎是神州最强的十个五品,联手打不过一个18岁的四品。

    这叫什么事嘛?

    同时,他们也终于知道了苏越的真正实力。

    原来之前他对战的时候,一直在压制着自己。

    他的速度,还要更快,他的攻击力,比想象中强大很多,甚至他的防御力,也不是一般人的水准。

    起码,苏越自我压制了三成的实力。

    这根本就是个妖怪。

    如果战场遭遇苏越,死都不知道咋死。

    “诸位,感谢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不管大家是什么身份,现在都是我的兄弟。

    “争取早日出狱,咱们可以把酒言欢!”

    苏越颤抖着双腿,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

    说实话,是险胜。

    如果石世鹏再坚持3秒,自己就败了。

    而且他占了便宜,如果是个五品同样有兵器,自己早就被乱刀砍死。

    仅用拳脚,和手持兵器,战斗层面根本就不一样。

    况且,苏越还服用了丹药,而十个对手没有。

    但苏越同样证明了自己。

    起码在五品的追杀下,目前是有了自保的能力。

    而和五品单挑,苏越觉得自己应该是无敌。

    苏越自己都忍不住夸奖自己一句:你小子可真帅。

    “预祝少爷前程似锦,飞黄腾达!”

    犯人们纷纷抱拳。

    有些犯人眼眶都有些泛红。

    他们都知道苏越今天要离开,说实话心里还有些不舍。

    平易近人,丝毫没有架子,甚至有时候还有点犯二,特别自恋,足足一个沙雕青年。

    苏越真正要走,他们还有点舍不得。

    贪狼05走过来,狠狠锤了苏越一拳。

    “你小子一定要建功立业,不能懒惰,否则贪狼牢都不答应!”

    贪狼05对苏越的感情最特殊。

    “放心,如果哪天湿境的八族圣地被攻破,那就是我苏越在建功立业!”

    苏越郑重的点点头。

    “哈哈,少爷吹牛的毛病还是改不了。”

    人群中又有人在起哄。

    “大家再见!”

    苏越挥挥手,在一众人不舍的情绪下,转身离开。

    每次的道别,心里都有着酸楚!

    ……

    与此同时,苏越却不知道,神州发生了一件大事。

    北武许白雁,就是那个雷祭市的持刀少女,武大楷模,她公然背叛人族,加入惊袅城,并且认贼作父,当了苍疾的义女,封号:白雁公主。

    许白雁不光认贼作父,她的身份,竟然同样是湿境的异族。

    而且许白雁在苍疾的帮助下,已经突破到五品。

    几天前,许白雁在惊袅城庆典上出现。

    其实在更久之前,军部的密探就已经将消息传递回来,只是一直压制着。

    最近几天,消息传播开来,满城风雨,哪怕是军部都已经压制不住。

    整个北武沸腾。

    不对,是整个教育部沸腾。

    北武学生恍然大悟,怪不得,许白雁抛弃了杨乐之,原来她竟然是个异族。

    牧橙他们也在疯狂的联络苏越。

    许白雁是异族,苏越一定会很担心。

    可惜,苏越一直在深楚城,他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

    刑部大楼!

    姚晨卿黑着脸,坐在莫其正的办公室。

    他扔下边韩军团,已经来刑部三天三夜。

    莫其正一直在躲着姚晨卿,但姚晨卿坐在办公室,半步都没有离开。

    地板和墙壁,布满裂缝,姚晨卿震怒的余波。

    他要问问莫其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白雁公然背叛?简直可笑。

    一定是刑部,或者军部搞的鬼。

    可能是他们逼迫过许白雁,可能是他们让许白雁对神州失望。

    姚晨卿哪怕赔上这条命,也要问个清楚。

    “老姚……你……”

    莫其正终于回来,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终究要面对。

    轰隆隆!

    然而,一个闪烁,姚晨卿杀气腾腾过来,直接捏着他的脑袋,猩红的瞳孔里,充斥着杀气。

    “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杀你全家。”

    三天三夜,滴水未进,姚晨卿声音嘶哑的可怕,他瞳孔里似乎有来自地狱的火焰在燃烧。

    许白雁是姚晨卿的女儿。

    最疼爱的女儿。

    愧疚了一辈子的女儿。

    “姚晨的,你先放开莫其正!”

    这时候,穿着普通的袁龙瀚从门外走进来。

    “元帅,当初让许白雁去雷祭市的条件,就是下半生不再打扰她,你们……为什么要逼她。”

    姚晨卿毒蛇一样盯着袁龙瀚。

    欺负自己女儿,哪怕是元帅,他都要对抗一下,哪怕是粉身碎骨。

    认贼作父?

    许白雁命苦了半辈子,最终就得到这么一个结局,姚晨卿的心都要粉碎。

    “这是许白雁自己的选择,先听莫其正解释一下吧!”

    袁龙瀚拍了拍姚晨卿的胳膊,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姚晨卿的胳膊顿时间松开。

    “是苍疾一直在暗中威胁许白雁,这是涉及到千万人生命的一场浩劫。道门元星子,许诺给许白雁安排一片净土,所以许白雁愿意配合完成这个计划。

    “否则,神州四大都城,会有一个彻底沦陷,生灵涂炭。

    “元星子许诺许白雁的净土,就是雷世族最后的避难之地,只有元星子之地具体地点。”

    莫其正喘着气说道。

    姚晨卿很强。

    虽然大家都是九品,但姚晨卿明显是靠前的那一批。

    这家伙发疯的时候,真的连元帅都敢挑战一下。

    嘎嘣!

    姚晨卿死死捏着拳头,额头上遍布着狰狞的血管。

    “你别冲动,许白雁身份暴露,她在神州根本没办法正常生活,隐居,也是许白雁自己的意思。

    “其实对她来说,隐居是最好的结果,起码安全。”

    莫其正又解释道。

    “一切,都是你们逼的。”

    姚晨卿失魂落魄的坐下,随后又用指甲狠狠扣着脑子。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当年的苏青封。

    为了许白雁可以当一个正常人,苏青封不惜杀上科研院。

    而自己,却利欲熏心,想利用许白雁一次,虽然仅仅是唯一的一次。

    没想到。

    就这一次,就葬送了女儿的一切。

    “我真是个畜生!”

    姚晨卿气的五脏六腑剧痛,耳朵里都震荡出了鲜血。

    不怪许白雁憎恨自己。

    都怪自己蠢。

    利用一次……怎么可能仅仅用一次。

    一步,就是地狱。

    虚伪啊。

    姚晨卿,你为什么这么虚伪,这么小人。

    他肝肠寸断,恨透了自己。

    “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没什么用,我们当务之急,是想想,如何斩杀苍疾。

    “如果没有意外,他很快就会突破到绝巅,到时候,神州将面临一场浩劫。”

    袁龙瀚叹了口气说道。

    “姚晨卿将军,要振作起来,神州的安全为重。”

    莫其正也摇摇头。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姚晨卿。

    “元帅,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担任边韩军团大将一职。

    “我提前退休。”

    姚晨卿站起身来,很珍重的拿下了他的大将披风。

    “多谢元帅多年来的照顾,后会有期。”

    随后,姚晨卿朝着袁龙瀚鞠了一躬,就这样平静的离开。

    “元帅,这……”

    看着姚晨卿离开,莫其正一脸震撼。

    大将职务,说辞就辞,在这过家家呢?

    姚晨卿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大局观。

    “能理解他的痛苦,让他散散心吧。”

    袁龙瀚无奈的摇摇头。

    确实,神州对不起姚晨卿,也辜负了他对军部的信任。

    当初,军部承诺,要百分之百保证许白雁的安全,是军部食言,甚至还配合元星子再一次利用了许白雁。

    “元帅,这……捣乱啊。”

    莫其正愤怒的锤了一拳桌面。

    “确实,是咱们欺骗了姚晨卿。

    “但为了神州千万名百姓的安全,这个骂名我来背,假如苏青封来找你,就说主谋是我。”

    袁龙瀚又苦笑了一声。

    他也知道许白雁无辜,他甚至可以让许白雁去军部生活,那样一来,苍疾绝对不可能威胁到她。

    可自己不能。

    极道生灵炮,确实可以无差别的毁灭整整一座大型城市。

    几千万人的性命,袁龙瀚只能选择牺牲许白雁。

    这就是上位者的痛苦。

    杀人的刀,总要有一个人去斩下去。

    比起被姚晨卿和苏青封怨恨,他更想让神州安全。

    绝巅,挡不住极道生灵炮。

    “那边韩军团怎么办?”

    莫其正又问道。

    “白辉宗结束赵启军团的任务,去接管边韩军团。”

    袁龙瀚说道。

    “赵启军团呢?”

    莫其正皱着眉,这简直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赵启军团,我来负责!

    “苍疾的脑袋,我也要亲手摘下来。”

    这时候,赵千恩从门外走进来。

    他依旧是消瘦冷峻,这段时间适应泅铅血,熔炼碧寒丹,再修炼啸尽神枪,让赵千恩有了一丝林东启的气息。

    从赵千恩踏入会议室开始,这里温度骤降。

    苍疾。

    你突破到绝巅的那一刻,就是你的死期。

    “赵千恩?

    “也对,你最适合。”

    莫其正点点头。

    赵千恩继承了林东启的衣钵,而且他对赵启军团更熟悉。

    白辉宗,赵千恩。

    神州第二代的武者,终于成长起来了。

    “对了,苏越应该要从深楚城回来,解除对许白雁的财产封存吧。”

    袁龙瀚又说道。

    许白雁临走前,把她所有的财产,全部转给了苏越。

    但军部不知道许白雁卧底的事情,所以直接冻结了财产,苏越自己都不知道。

    现在苏越回来,这笔财产要让苏越去继承。

    “嗯。”

    莫其正点点头。

    这笔财产,他们没有理由继续扣留。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小可爱,超凶的〕〔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快穿:男神总想撩〕〔位面三国争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