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血王座〕〔圣武星辰〕〔全球进入异世界〕〔深爱在相遇之后〕〔中锋荣光〕〔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楚潇虞歌〕〔魅姬惑天下〕〔婚婚欲睡:唐少请〕〔婚令告急:少夫人〕〔萧尘〕〔玉剑成仙〕〔深渊的邪视〕〔重生之最强剑神〕〔娱乐超级奶爸〕〔大道诛天〕〔老婆比我先重生了〕〔自强人生系统〕〔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去万界做任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17章 许白雁事件
    苏越神清气爽,跨过了隔绝湿境的大门。

    惯例,先泡热水澡,给皮肤充充电,再换一身衣服,衬托一下这张英俊的脸。

    一顿收拾之后,苏越照着镜子。

    “这该死的旷世美颜,我苏英俊要上街了,你们得看好自己的女朋友。”

    苏越拨弄着自己的短发。

    真是360°无死角的帅。

    “为什么要别人看好自己的女朋友,你是计划见一个杀一个吗?

    “我警告你,武者杀人,和普通人罪名一样,别以为军功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爸就是前车之鉴。”

    这时候,段元狄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

    “啊……我不杀人,我一般都是诛心,嘿嘿!”

    苏越尬笑了一句。

    “别贫了,刑部有官员在会客厅等你,你自己去吧!”

    段元狄说道。

    “刑部?我没有违法乱纪啊。”

    苏越眉头一皱。

    侦捕局处理平民和低阶武者的案件,而四五品的武者犯罪,就得由军部或者刑部去处理。

    苏越这辈子最讨厌和刑部打交道。

    “谁说刑部找你就是抓你?别磨蹭了,快去吧。”

    段元狄催促道。

    “呃,好!”

    苏越点点头,随后离开浴室,直接朝着会客厅走去。

    段元狄又走到镜子前。

    “这张脸,老帅老帅的,我上街的时候,你们也得看好自己家的老娘们。”

    段元狄360°无死角欣赏了一会自己,才回到湿境。

    ……

    去会客厅的时候,苏越发现了一些很诡异的事情。

    沿途不少深楚军团的武者,都悄悄看着自己,那些眼神有些闪躲,说不出的古怪。

    “刑部来找我,这些人又这么看我,我到底犯啥事了?”

    苏越心脏开始没由来的跳动。

    他捏了捏自己的脸,是人族的样子,并不是阳向族状态啊。

    明明一切正常,可为什么人们眼神那么古怪。

    终于,苏越抵达会客厅。

    里面坐着两个身穿刑部制服的中年武者,全部都是五品,两个武者的眼神看上去就很锐利。

    “苏越同学你好,我们是刑部的调查员!”

    见苏越走进来,两个武者站起身来,很客气的说道。

    “你们好!”

    苏越走上前握手。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佩服佩服!”

    随后,两个调查员又说道。

    “不敢当!”

    苏越僵硬着脸坐下。

    “能打败十个深楚城的囚犯,苏越同学你已经是五品最强,我们俩加起来都不是你的对手,真是惭愧!”

    调查员又苦笑一声。

    他们也是刚刚知道苏越的恐怖战绩。

    要知道,深楚城的五品,那可是都是在尸山血海中活下来的狠人,他们是最有含金量的一批战斗武者。

    能打十个,已经不能按常理来形容。

    只能说这个少年太恐怖。

    明明是面对一个武大学生,堂堂两个调查员,甚至都有些拘谨。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可怕。

    “那个,刑部找我……有事?”

    苏越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这样的,苏越同学,你有一份遗产,需要签署一下。”

    闻言,其中一个调查员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苏越。

    “遗产?

    “我爸出事了?”

    苏越猛地站起身来,浑身都在颤抖。

    可也不对劲啊。

    老爸不是在深楚城闭关吗?他根本就没有出来,怎么可能死。

    难道,是练功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苏越脸色煞白,呼吸都有些紊乱。

    遗产。

    除了老爸,谁还能给自己遗产。

    但当他看到文件的内容时,彻底震惊到头脑发蒙。

    许白雁!

    是来自老姐的遗产。

    苏越硬着头皮往下看,老姐不是死亡,而是……投敌。

    她竟然公然背叛神州,投靠到了惊袅城的苍疾麾下。

    这怎么可能。

    老姐!

    她怎么可能投敌?

    就是地球能流浪了,苏越都不相信老姐会投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越死死捏着文件,语气凝重的问道。

    怪不得,一路上不少人怪异的看着自己,原来是老姐出事了。

    怪不得,杨乐之会被甩,原来是这样。

    可老姐到底在干什么。

    “苏越同学,许白雁投靠苍疾,已经实锤。

    “惊袅城甚至还举办过一次盛大的典礼,欢迎许白雁回归,而且她在苍疾的帮助下,实力也突破到了五品。

    “至于许白雁投敌的原因,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被灭亡的雷世族后裔。

    “许白雁,原本就是一个异族。”

    一个调查员解释道。

    “苏越同学,我们理解你的震惊与悲伤,但不少武者在惊袅城见过许白雁,她确实已经认贼作父。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刑部和军部,都会调查出事情的真相。

    “至于这笔叁亿元的遗产,刑部决定不封存,依然继承给你。

    “如果没有意外,两个工作日内,这笔钱会到你的账户。

    “还请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另一个调查员递给苏越一支笔。

    然而。

    苏越直接将笔捏碎,那张确认书,也被捏的变形。

    现在的苏越,脑子里全是疑惑,他哪里能顾得上什么遗产。

    异族?

    雷世族?

    怪不得,老姐可以操控雷斩刃。

    原来她有异族血统。

    可她没理由叛逃啊。

    就为了一个五品?

    简直是荒谬。

    老爸现在还在闭关,等他出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惊袅城……苍疾!

    正好,墨铠也在惊袅城,苏越下定决心,得赶紧去一趟惊袅城。

    他要亲眼见到许白雁,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越同学,我们的任务结束,如果您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咨询军部,或者西武。

    “关于许白雁的问题,网上到处是帖子,刑部官方也有说明,你可以自己查看。”

    两个调查员对视了一眼,满脸苦笑。

    他们料到了苏越懒得签字,但根本不重要,通知到就够了。

    随后,两个调查员直接告辞。

    刑部还有很多事情好做,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和苏越耗着。

    空荡荡的接待室,苏越坐在椅子上,浑身都在颤抖。

    随后,他掏出手机,打开开机键。

    在湿境手机不能使用,他出来后就直奔会客室,都没来得及开手机。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数不清的短信,简直和暴雨一样袭击而来。

    苏越手机疯狂震动,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短信整整收到190多条。

    未接来电的提醒更是不计其数。

    苏越大概看了一下,都是朋友们发来的关心问候,全部和许白雁有关联。

    突然,其中一条信息,引起了苏越的注意。

    四天前的信息,来自白小龙。

    ‘杨乐之在湿境受伤,西都市住院,伤很重!’

    苏越猛地站起身来。

    杨乐之受伤?

    难道这脑残跑去惊袅城找过老姐?

    不,不对劲。

    惊袅城在东战区,杨乐之住院不可能在西都市。

    他是北武的人,之所以在西都市住院,唯一的解释,就是受伤地点在西区战场。

    如果是战场立功,杨乐之可以得到西都市的免费医疗。

    他应该是跑去西区战场做任务,然后受了伤。

    杨乐之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计划,特别缺钱。

    之前苏越在安慰他的时候,听杨乐之提起过赚钱计划,还要拉自己一起去。

    苏越虽然也山穷水尽,但他要去找墨铠,明显不可能和杨乐之一起,所以他没有当回事。

    看来,杨乐之是一个人跑去西战区赚钱,负伤住院了。

    可能,最近西战区的酬劳高一些。

    这家伙,也不知道小心一点。

    苏越拨通白小龙电话。

    能打通,看来白小龙在地球。

    “我现在回西都市,在医院等我,我一会就到!”

    接通电话,苏越也没有废话,他直接告诉了白小龙自己回来的消息。

    之后,苏越找深楚军团借了车,一路朝着西都市疾驰。

    送苏越回去的武者,依旧是当初那个少将。

    苏越突破,实力已经天翻地覆,原本这是好事情。

    可在车上,苏越一直在刷武道论坛,一张脸比锅底还要漆黑。

    关于许白雁的帖子,已经屠版。

    很多人在分析许白雁叛变的原因。

    也有人愿意相信许白雁有苦衷。

    但大部分的帖子,是在义愤填膺的怒骂许白雁,而这些怒骂的帖子,跟帖人数最多。

    不管什么时候,投敌这种事情,都令人不齿和愤怒。

    苏越甚至还看到几个帖子针对自己。

    帖子里的意思,是让军部连自己一起调查,毕竟许白雁是自己的姐。

    还有一些带节奏的臭傻比,还要连老爸都一起调查。

    这些都是脑残。

    苏越看着来气,索性直接关闭了武道论坛。

    大部分都是宣泄情绪的帖子,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看着生气。

    距离西都市还有一段路程,苏越打开车窗,狠狠吐出一口浊气。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自己仅仅是闭关了几天而已,神州竟然有一种要变天的感觉。

    看着飞速后退的景物,苏越心脏压抑,简直要窒息。

    “苏越,许白雁虽然不是人族,但她毕竟是在地球长大,而且还是神州的功臣,军部暂时不可能派人去暗杀她。

    “你也别太担心,不管是什么原因,终究会水落石出!”

    少将见苏越情绪不对劲,连忙安慰了一句。

    “嗯,我相信军部!

    “对了,我爸什么时候结束闭关?他会不会得到我姐的消息?”

    苏越又问道。

    他比较担心苏青封。

    万一老爸想不开去找苍疾拼命,那就真的危险了。

    苍疾可是杀了林东启的强者啊。

    老爸鲁莽,绝对会送命。

    苏越不能让老爸送命。

    “有大将军在深楚城,青王不可能离开,而且深楚军团会尽量保密,哎,以青王的脾气,他很有可能会去惊袅城。

    “其实青王出关的具体时间,我们也不清楚,如今看来,只能希望他能多闭关一段时间。”

    少将叹了口气。

    关于苏青封的问题,深楚军团甚至专门讨论过。

    不容乐观啊。

    以苏青封的脾气,他大概率会找苍疾玩命。

    “嗯,尽量瞒着他吧。”

    苏越叹了口气。

    他也祈祷老爸能多闭关一段时间。

    起码,等自己去惊袅城,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

    车辆抵达西都市医院。

    白小龙、孟羊、牧橙、还有东武的冯佳佳,他们就在医院大门口等着自己。

    苏越再一转头。

    弓菱他们竟然也都在。

    弓菱、王路峰、杜惊书、田宏伟,还有廖平和江元国的公主房晶淼也在。

    他们很明显都是在等自己回来。

    “多谢您辛苦一趟,我同学还在住院,就不耽误您时间了,路上注意安全!”

    苏越和少将告别。

    “嗯,先忙自己的事情,相信军部,相信神州,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少将凝重的点点头。

    随后,他直接驱车返回深楚城。

    “苏越,你……”

    牧橙上前,捏着苏越的手。

    她看的出来,苏越很焦急,但牧橙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白小龙和孟羊也寒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白雁投敌,还认贼作父,这简直就像个玩笑。

    弓菱他们好不容易盼到个假期,谁知道还没来得及回家,就遇到了许白雁投敌的事情。

    再联想到苏越的心情,他们就联络了一下白小龙,最终也来西都市。

    不管怎么样,先看看苏越吧,他现在需要安慰。

    “我没事,你们别太担心我,先看看杨乐之吧!”

    苏越捏了捏牧橙的手,随后朝着大家笑了笑。

    很感动。

    能在这个艰难时刻,看到朋友们的脸,真的很知足。

    哪怕他们什么忙都帮不上,但仅仅是能来看看自己,就已经是一种说不出的力量。

    朋友的意义,有时候就是这样。

    知道有人在关心着我,就已经够了。

    病房里,杨乐之浑身缠着绷带,整个人像是个木乃伊。

    “藏在西战区,伏击了9个五品,杀了7个,重伤两个。

    “逃回来的时候,遭遇了一个六品宗师,浑身72道伤口,差点就失血过多没命了,也是这脑残命大。

    “不过伤口都是皮外伤,西都市的医疗条件很不错,他很快可以出院。”

    孟羊看着杨乐之,一声感慨。

    一个四品,伏击9个五品。

    你特么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关键这小子还真就创造了奇迹,竟然杀了7个,还重伤了两个。

    就是脑子有点不聪明。

    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九品,异族怎么可能不怀疑。

    杨乐之躺在床上,脸庞有些浮肿,看上去没有任何表情。

    见到苏越后,他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这个笑容,说不出的难看。

    “师哥,你……喝水吗?”

    廖平连忙走过去。

    他刚刚从科研院放假回来,就听到北武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许白雁投敌,杨乐之辞去学生会会长职务。

    谁都知道杨乐之和许白雁特别恩爱,两个人号称神雕侠侣。

    如今许白雁投敌,杨乐之心里得多难受。

    “我没事,多谢大家来看我。”

    杨乐之在廖平的搀扶下,勉强坐起来。

    他心里已经焦急到冒火,但表面上还是表现的很坦然。

    朋友们来看自己,是好意。

    拉着一张脸,就没意思了。

    “事情我会调查清楚,你安心养伤吧。”

    苏越走过去。

    虽然杨乐之看上去状态还可以,由于脸庞浮肿,也没有那么憔悴。

    但杨乐之瞳孔里的悲伤,只有苏越能懂。

    他刚刚才帮杨乐之从歇斯底里的悲痛里走出来,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又发生了这档子事。

    哪怕许白雁移情别恋,都比投敌让人舒坦点。

    “嗯,我真的没事!

    “估计再有三五天就可以出院了,西武的免费医疗还不错!

    “大家都别绷着脸啊,和吊丧一样,我都没死,哈哈!”

    杨乐之扯着嘴笑了笑。

    “我倒是希望你能死了,世界上能少个害虫。”

    孟羊走过去,摸着杨乐之的狗头。

    “拿开你的狗爪子,不纯洁!”

    杨乐之甩了甩头。

    白小龙一张脸顿时间铁青下来。

    手拉手的事情,好不容易平息下去,他现在都想躲了自己的手。

    “大家都忙自己的去吧。

    “廖平,你刚从科研院回来,赶紧领着媳妇,回家里看看,杵在这里干什么?指望压岁钱呢?”

    杨乐之又看着廖平。

    这小子出息,连人家公主都能骗到手,是个狠人。

    “嗯,下午就回去!”

    廖平点点头。

    弓菱他们也计划下午回家,来看看苏越就够了,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留着。

    而且两天后,他们还得回科研院。

    “苏越,到饭点了,领着他们吃饭去吧。

    “在这里浪费时间也没意思,都忙自己的吧。

    “感谢大家的探望!”

    杨乐天朝着众人点点头。

    “师哥,好好养伤啊。”

    廖平叮嘱道。

    “我先回趟西武,晚上来找你。”

    苏越也点点头。

    “嗯,好!”

    杨乐之挥挥手,让人们都离开。

    太耽误别人时间。

    ……

    “江元国公主想游览西武,咱们就去西武食堂吃饭吧。

    “学生会会长,请客不?”

    从医院出来,孟羊问白小龙。

    “我……”

    “哦,我忘了,白小龙,你已经被西武学生会炒了鱿鱼,那我还是问牧橙会长吧。”

    白小龙刚刚开口,孟羊故意一声挖苦。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走吧,我给你们把食堂承包了。”

    牧橙没好气道。

    两个武大最强者,天天和冤家一样,秀恩爱呢?

    “孟羊,我迟早杀了你。”

    白小龙一张脸仿佛被寒冰冻结。

    他这辈子最大的败笔,就是修炼了鸳鸯剑法。

    医院距离西武不远,众人都是武者,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西武门口。

    “苏越,听你说打败了李多智,到底是真的假的?”

    路上有些沉默,王路峰突然问道。

    李多智这个家伙,在东武一手遮天,特别没有素质,而且实力很强,王路峰他们都知道。

    但王路峰还是不相信,苏越竟然能打败李多智。

    他还不飞上天?

    “别再吹他了,苏越打败李多智的时候,对方刚从湿境回来,伤口比杨乐之都严重,苏越是占了丹药多的便宜。

    “还有,以后不准你这么鲁莽。”

    牧橙看着苏越,很警惕的说道。

    “嗯,我和李多智的恩怨已经结束了。”

    苏越打了个哈哈。

    看来自己这女朋友,也要开始管自己了。

    还真是头疼。

    “苏越,可能,你想多了。

    “我记得当初李多智答应你不再来西武,可你看看……那是谁?”

    西武校门口,围着不少人,他们在指指点点。

    等苏越他们走进之后,简直和见了鬼一样。

    李多智。

    没错。

    又是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他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西装,又拿着高音喇叭,来找司马玲玲的麻烦。

    ……

    “司马玲玲,你是个寡妇,挑挑拣拣什么,能嫁给我是运气,赶紧出来,咱们领证去。”

    “我在酒店开了个婚房,快点生儿子去。”

    “司马玲玲,我知道你在学校,别躲在家里不出来。”

    ……

    极其没有素质。

    西武不少师生义愤填膺,但又对李多智毫无办法。

    前两天,他伤势痊愈,就又出来蹦跶。

    “李多智,苏越打败你的时候,你已经答应不再来西武,为什么不守承诺!”

    西武一个导师怒气横生的问道。

    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武者,这是当世第一人。

    “和一个异族的奸细,谈什么承诺?

    “苏越的姐是个异族,我看他也是个异族,赶紧让军部调查。

    “你们西武敢窝藏异族奸细,小心我替天行道。”

    李多智举着高音喇叭,极其嚣张。

    “李多智,请你立刻离开西武,这里不欢迎你。”

    这时候,赵江涛也从大门口走出来。

    堂堂最强武大,被一个疯子无休止的吵闹,简直过分。

    赵江涛今天决定,哪怕被嘲笑,哪怕惹怒东武,也要亲手教训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简直是给武者丢脸。

    “哈哈,西武校长,好大的威风,难道你一个宗师,还要欺负我区区五品不成?

    “你西武的五品武者呢?出来一战啊。

    “在我面前逞什么威风,有种去湿境拿一颗异族宗师的人头来。”

    李多智阴阳怪气的嘲讽着赵江涛。

    “限你三分钟内,滚开西武大门口,否则我真的会动手。”

    赵江涛被气的肝疼。

    而西武一众导师义愤填膺,但偏偏又不是李多智的对手,气氛顿时僵硬起来。

    “李多智,你是不是要逼死我,才能舒服?”

    这时候,司马玲玲也怒气冲冲走出来。

    她手里拿着一柄长剑,简直怒到了极致。

    “我老婆来了。”

    李多智扣了扣鼻孔,笑的和弱智一样。

    “李多智,今天我司马玲玲和你公平对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司马玲玲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

    “这个畜生!”

    远处,白小龙恨不得亲自冲上去扇死这个李多智。

    王路峰和孟羊,还有冯佳佳,却低着头。

    丢人现眼啊。

    之前李多智被苏越打败,已经公然宣布,不会再来西武。

    可这人,说话简直和放屁一样。

    东武都跟着丢人。

    “白小龙你别冲动,李多智出手没轻重,别不小心负伤。”

    牧橙寒着脸提醒道。

    同时,她手掌死死捏着苏越的胳膊。

    今时不同往日。

    上次李多智失败,是因为他重伤,发挥不出全部实力。

    这一次不一样,李多智伤愈,是巅峰状态。

    有校长在,根本用不着别人出头。

    特别是苏越。

    李多智恨透了他,甚至可能下死手。

    其实赵江涛他们也看到了苏越他们,他示意苏越别过来参合。

    李多智由于背对着马路,所以没看到苏越。

    “王路峰,你不是质疑我的水平吗?

    “今天,我让你们东武这个导师,躺在担架上回去。”

    苏越轻轻吐出一口气。

    因为许白雁的事情,原本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火气,根本没地方宣泄。

    李多智。

    你真是哪里不对点哪里。

    今天不打成你半条命,我苏越连我一亿五千万都对不起。

    “什么?”

    王路峰一愣。

    “苏越,你别给我乱来。”

    牧橙抓着苏越的胳膊,又紧了很多。

    苏越一个四品,上去就是找死。

    然而。

    苏越只是轻抚着牧橙的手,随后轻而易举的拿开了她的手。

    牧橙都没有发力的余地。

    她惊愕的看着苏越。

    这家伙,气血值到底有多少,能这么轻易拍开自己的手,怎么都得3000卡气血啊。

    “苏越,你别乱冲动,王路峰没有激你的意思。”

    孟羊也劝阻道。

    苏越不能出手啊。

    还是那句话,苏越打赢了,东武丢人。

    苏越如果打输了,东武更丢人。

    ……

    “李多智,你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一点脸都不要吗?

    “你如果要打,我苏越陪你。

    “我以前能把你打成一条狗,现在一样可以!”

    ……

    苏越的声音,让全场寂静下来。

    该死。

    赵江涛心里一声怒骂,简直没有一个省心的。

    司马玲玲也楞在原地。

    苏越怎么回来了。

    “哈哈,你个异族奸细,还敢出现,今天我李多智弄死你个奸细。”

    李多智愣神了一下,随后一声狂笑。

    真是瞌睡给了个枕头。

    李多智一直发愁怎么报仇,没想到苏越自己送上门来。

    “苏越,你别……”

    赵江涛还想再阻拦一下。

    轰隆!

    可谁都没想到,苏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他的身躯犹如一颗炮弹,直接是轰向了李多智。

    快如闪电!

    咔嚓。

    地砖顿时龟裂。

    “来的好,今天我要让你……噗……”

    李多智还以为苏越和以前一样。

    他狞笑着,眼神轻蔑。

    这就是一只蚂蚁。

    然而。

    这一次李多智失算,他根本没想到,苏越的速度会这么快。

    他更没想到,苏越的拳头,会这么刁钻,而且气势之凶悍,就如发疯的爆熊。

    李多智没有放松警惕,他出招抵挡,可惜,被苏越轻松闪过。

    下一息,他的面门,被苏越一拳轰下。

    这一刹那,劲风压缩,抽干了空气,就连虚空都有些扭曲。

    轰隆隆!

    李多智的脑袋,被苏越的拳头,笔直的砸在了地面。

    一击……而已!

    青石地砖,四分五类,李多智的脑袋,彻底镶嵌到了大地深处,就如一个还没被拔起来的萝卜。

    轰!

    这时候,苏越一拳所荡开的气浪,才迟迟扩散开来。

    学生们纷纷捂着脸,劲风如利刃一样,刮的人脸疼。

    别说普通学生,就连赵江涛都目瞪口呆,不由咽了口唾沫。

    这一拳的力量,简直可以秒掉任何五品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