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次元学园〕〔隐婚影帝有点甜〕〔乡村透视仙医〕〔洛剑雪衣侯〕〔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我写网络小说的那〕〔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绝世神皇〕〔嫁入豪门77天后〕〔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伯府庶女要翻天〕〔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修真狂少〕〔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邪王宠妻:废材嫡〕〔本宫玩转高科技〕〔凤展异世〕〔无敌小刁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18章 杨乐之的绝世战法(万更求订阅)
    整整过了两三秒时间,众人才终于回过神来。

    一招……苏越打翻了李多智?

    这怎么可能。

    现在的李多智,已经伤愈,目前是巅峰状态,气血值无限接近4000卡。

    而且他还是经常上战场的武者,绝对不是气血武者。

    一招被苏越打败?

    这根本就是闹剧。

    西武那些导师虽然打不过李多智,但他们的基本眼光还在。

    苏越并不是偷袭。

    他出手轰击李多智的时候,后者也及时回击,李多智的反应速度堪称绝佳。

    可苏越更诡异。

    他在对方极限的状态下,闪过了李多智的回击。

    除了赵江涛,没人能看清楚苏越的动作,但他就是闪过了五品巅峰的一击。

    最后,苏越不偏不倚,一拳轰在了李多智的面门。

    精准,刁钻,歹毒,狠辣。

    苏越那一拳,基本是靠预判来完成,那已经是纯粹的战斗本能。

    李多智不是个傻子。

    苏越闪开了他的轰击,他一定会下意识的闪躲。

    可面对苏越的预判,他还是被结结实实轰在面门。

    这说明什么问题?

    苏越强过他太多,是压倒性的优势啊。

    苏越才多大?

    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白小龙和孟羊对视了一样,面面相觑。

    上次见苏越,是什么时候?

    是东战区。

    那时候,他刚刚才突破到四品,虽说也很强,但在孟羊和白小龙眼里,还可以对战一下,只要他别用兵器。

    可这才过去多久,苏越竟然可以一击打败李多智?

    玄幻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啊。

    关键苏越增长的不仅仅是气血,还有更难得的战斗本能。

    那需要一场场的实战去积累啊。

    怎么做到的。

    白小龙和孟羊任意一个,都不可能是李多智的对手,甚至在对方手下,走不过十招。

    王路峰和弓菱他们更是目瞪口呆。

    苏越现在强到了什么地步?

    一个五品巅峰,已经要被秒杀了吗?

    这是没有兵器,如果有兵器的情况下,李多智可能一条胳膊就没了。

    冯佳佳最了解李多智,所以她也最震撼。

    苏越这小子,进步速度也太恐怖了,简直和魔鬼一样。

    牧橙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苏越。

    同时,牧橙心里也有些危机感,看来自己也得努力修炼,不能被苏越甩的太远。

    明显跟不上节奏了。

    咔嚓!

    咔嚓!

    李多智甩了甩头上的碎石头,咬牙切齿的重新站起来。

    他满脸鲜血,牙都被苏越打掉一颗。

    这个小畜生不正常。

    上次见面,他还得趁着自己重伤,才能勉强打一两招。

    可这次,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巨幅的提升。

    这提升速度也太快了。

    不对劲。

    根本就不对劲,李多智觉得苏越是用了什么丹药。

    他不甘心。

    “你今天会死的很惨!”

    李多智怒吼一声,满天的拳影,已经朝着苏越笼罩过去。

    同样的战法,同样的人。

    但可惜,如今的苏越,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少年。

    他脚掌移动,游刃有余的躲闪着李多智的拳头。

    这纯粹是战斗本能,纯粹是下意识的预判。

    说实话,李多智的水平,其实不弱。

    他能配得上教育部最强五品的称号,哪怕是在深楚大监狱,李多智的实力,都能勉强排名到第十。

    可惜,他惹错了对手。

    李多智这种水平,苏越半个月前就已经可以徒手完虐。

    “打完了吗?”

    李多智一顿操作猛如虎,可惜,连苏越的衣服都没有沾道。

    苏越双手插兜,冷笑了一声。

    糟糕。

    李多智收拳的时候,会有一刹那的僵硬。

    这时候,苏越已经幽灵一闪闪烁过来。

    他伸出手掌,如鬼魅一样,捏住了李多智的脸。

    李多智想震开。

    根本就是做梦,苏越的气血接近3400卡,再加上力量增幅,他怎么可能挣脱。

    膝撞。

    苏越捏着李多智的面门,身躯闪烁到他身后。

    胳膊一抖,李多智脸朝天,上身仰面被压下去,刹那间,他高高顶起胸膛,腰部被弯曲成了一座桥。

    咔嚓……

    苏越干脆利落的一膝盖,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脑勺。

    一声清脆的骨骼脆响,李多智僵尸一样,直挺挺的躺下。

    措不及防的压迫,李多智后腰差点断裂。

    膝盖砸在后脑,李多智大脑一片空白,他眼前天旋地转。

    这根本不可能。

    这畜生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为什么自己拼尽全力都打不到他?

    为什么。

    李多智躺在地上,耳朵轰鸣。

    他根本理解不了,苏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可以进步的那么快。

    全场一片死寂。

    每个人都错愕的看着苏越,简直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魔王。

    游刃有余的闪开拳网。

    随后捏着面门,一膝盖撞击在后脑。

    苏越的表现,甚至有些心狠手辣。

    虽然李多智是五品,不可能被杀死,但他绝对会很痛苦。

    赵江涛和司马玲玲对视了一眼。

    苏越这次的深楚城修炼,效果强的不像话。

    司马玲玲暗中点点头。

    看来,朱极云台是起作用了,苏越气血值一定超越了3000卡。

    这才大一啊。

    朱极云台的效果固然不错,但苏越本身的天赋,得有多强。

    “不是很嚣张吗?”

    苏越走过去,一脚踩在李多智脸上,随后居高临下的藐视着。

    “来,站起来,继续打!”

    接下来,苏越又把他的脑袋捏起来。

    轰隆!

    下一息,李多智被狠狠砸在地面。

    “你不是叫嚣所有五品吗?

    “我四品,够不够?”

    轰隆!

    轰隆!

    轰隆!

    李多智满脸鲜血,苏越和疯子一样,不断把他的脑袋砸在地面,画面之残忍,简直就像是用大锤在打铁。

    一肚子的火,总得个宣泄的地方。

    在深楚城,大家对战的时候竭尽全力,但也点到即止,不可能去羞辱失败者。

    苏越也没有这个习惯。

    但对付李多智这种不要脸的畜生,就得让他知道什么是害怕。

    咔嚓!

    苏越捏着李多智的胳膊,直接将关节打脱臼。

    李多智毕竟没有犯下死罪,苏越不可能杀了他,而且胳膊也可以去医院接回去。

    但仅仅是疼痛,也足够李多智刻骨铭心。

    “来,继续叫嚣。

    “继续骂!”

    咔嚓!

    苏越又捏开了李多智另一条胳膊的关节。

    真的是疼。

    疼的接近晕厥,可偏偏五品武者的气血惊人,他又没有那么容易晕倒。

    西武在校的所有学生,差不多都跑出来围观。

    现在的李多智,几乎被苏越打成了死狗,除了嚎叫,他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要知道,这可是个五品啊。

    而且还是教育部最强的五品。

    有些人回想着,似乎在不久之前,李多智还在天天虐苏越。

    说起来,和眼前的场景还有些相似。

    只不过,那时候是李多智肆无忌惮的欺负苏越。

    可谁都不可能想到,报应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快的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苏越,差不多了,再打就打死了!”

    苏越腥红着眼,拳头还在朝着李多智面门招呼。

    他的牙齿已经被打落了七八颗。

    可苏越根本不解恨。

    由于许白雁的原因,其实苏越心中的戾气有些重。

    赵江涛看出了苏越的戾气,上前捏住了苏越的胳膊。

    他盯着苏越,随后摇摇头。

    李多智罪不至死,教训一下就够了。

    打死人,苏越也会很麻烦。

    “李多智,我苏越今天最后警告你一次。

    “如果你再敢靠近西武大门半步,我一定弄死你。

    “垃圾!”

    轰!

    最后,苏越一脚将李多智踢到墙角。

    这时候,西武所有学生开始议论纷纷。

    苏越的表现,已经超出了学生们的理解。

    大一的四品,正面挑战,完虐五品最强李多智。

    这还能了得?

    苏越到底是什么妖孽。

    杜惊书已经被吓的口干舌燥。

    每次回到西武,杜惊书都能想到曾经挑衅苏越的时光。

    后怕啊。

    如果自己一直没有和解,一直执拗到现在,自己的下场,会不会比李多智还要惨。

    白小龙和孟羊一声叹息。

    这小子,成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

    如果他俩不联手,在武大这个阶段,已经没有人可以再压制苏越。

    “孟羊,李多智虽然没德行,但毕竟是东武的导师,咱俩送回去吧?”

    冯佳佳看着孟羊问道。

    事到如今,他俩留在西武也没意思,总不能看着李多智没人管吧。

    “嗯,也好。

    “苏越,我和孟羊先告辞一步。

    “司马玲玲导师抱歉,我们回去会找校长说明情况,李多智一定不会再来骚扰。”

    冯佳佳走上前去说道。

    她是东武学生会会长,场面话还得说几句。

    李多智是真的过分。

    拿高音喇叭叫司马玲玲寡妇,还要让对方和你生儿子。

    真的是厚颜无耻。

    在东武丢人就算了,还跑到西武来丢人。

    “嗯,有空再聚。”

    苏越点点头。

    “好,有空单独约,我还想和你研究一下小昆虫!”

    临走前,冯佳佳朝苏越眨了眨眼。

    这时候,孟羊已经走到了李多智面前。

    眼眶被打裂,鼻梁骨粉碎,嘴唇简直比香肠还要厚,整个人被打的亲爹都认不出来。

    “真是何必呢!”

    孟羊摇摇头。

    打赢了丢人,打输更丢人。

    这李多智就是东武的神经病,甚至学生们联名请愿,希望东武能辞退李多智。

    可惜,每次都不了了之,东武也没有什么理由。

    李多智犯神经,每次都在红线内,所以一直可以逍遥法外。

    这次,他是真的踢到了铁板。

    “我……杀了……杀……他……”

    李多智面目全非,他可能是看到苏越离开,又开始叫嚣,甚至两条腿还在乱蹬。

    “别装了,刚才怎么不叫唤。”

    咔嚓!

    孟羊直接捏晕了李多智。

    随后,他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

    “冯佳佳,救护车的钱,你先出,然后找东武报销。”

    孟羊道。

    “孟羊,最多100学分,你至于这么抠吗?”

    冯佳佳诧异。

    你好歹是东战区大英雄,怎么可以抠门到这种地步。

    “你有所不知,我债台高筑,已经了破产的边缘。

    “说了你也不懂,你这种家境殷实的富二代,不懂我的痛苦。”

    孟羊欲哭无泪。

    修炼真的就是无底的黑洞,多少钱都填不满。

    ……

    “苏越,你不准和冯佳佳单独见面。”

    回西武的路上,牧橙紧贴着苏越,寒气森森的说道。

    她感觉到了威胁。

    冯佳佳这瓶绿茶,看来是要婊到底了。

    “我哪有那功夫。”

    苏越摇摇头。

    说起来,牧橙吃醋的样子,还挺好看。

    弓菱在后面一言不发,她特别羡慕牧橙。

    中午吃饭,众人好奇苏越为什么这么强大。

    而苏越亮出了自己的武道网余额,以及大宗花费的账单,众人终于闭了嘴。

    一个月时间,一亿五千万的恐怖消耗,简直震碎了人们的三观。

    特别是白小龙,他想打死苏越这个狗大户。

    可惜,现在苏越也已经赤贫。

    吃过饭,苏越送弓菱他们离开西武。

    “廖平,屠宗师链,有可能成功吗?”

    路上,苏越问道。

    他们这段时间在科研院,一定是在研究屠宗师链。

    弓菱他们没问题,苏越唯一担忧的是廖平。

    中压位特别关键。

    “现在还暂时不行,但我在努力,应该问题不大。

    “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廖平扶了扶眼睛,很自信的点点头。

    “我们会成功的,而且江元国和神州科研院联合,正在研究长期的能量源。

    “屠宗师链一定会在战场大放异彩。”

    房晶淼也上前说道。

    这次霜藤甲事件,由于江元国没来得及退货,没想到最后反而成了最大的赢家。

    放眼全球,江元国拿货的价钱,比其他国家便宜了五分之一。

    由于墨铠离开,江元国也在逐步恢复着元气。

    “嗯,大家一定努力!”

    苏越点点头。

    “嗯,我们不会拖后腿。”

    弓菱郑重的点点头。

    ……

    “导师,那个朱极云台……”

    苏越来到别墅,准备解释一下朱极云台的事情。

    其实,朱极云台已经出现了裂缝,苏越再使用两三次,必然会破裂。

    与其这样,苏越就将朱极云台留给了贪狼众。

    他们无法离开深楚城,用朱极云台当饭盒也可以。

    等贪狼众离开,苏越还可以让老爸继续用。

    当饭盒,朱极云台应该还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但也就一两年而已。

    他得和司马玲玲解释一下。

    “我知道,碎了吧。

    “朱极云台的耐久度本来就不够,很正常。

    “不过你修炼这么快,我真的很意外。”

    司马玲玲摆摆手,这是预料中的事情。

    “呃……”

    苏越点点头,也没多说。

    那就算碎裂吧。

    “你虽然变强了,但我心里却更加担心。

    “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司马玲玲叹了口气。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当你走到那一步的时候,很多事情就会接踵而至,逃都逃不掉。

    品阶越高,实力越强,但同时接触的危险也就越多。

    苏越今天大放异彩,过不了多久,全国都会知道他的壮举。

    这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放心吧导师,我有分寸。

    “对了,师伯他们都不在?”

    苏越又问道。

    今天别墅有点空荡荡,马小雨也不在。

    “一群人领着马小雨修炼去了,你师妹现在是整个辅助系的独苗,被人们宝贝的很。”

    司马玲玲苦笑。

    “你要有什么事,就先忙去吧。

    “对了,等你突破到五品,我带你去趟道门吧。

    “道门清静,你常年厮杀,再加上年纪太小,身上戾气太重,最好可以修身养性一段时间。”

    司马玲玲又说道。

    “道门?您……”

    苏越一愣。

    司马玲玲还有道门的关系?

    说起神秘的道门,其实苏越心里也挺好奇。

    光是朱极云台这宝贝,就让苏越向往。

    “别问那么多了,等五品再回来找我。

    “你可千万别早早死在湿境。”

    司马玲玲面无表情。

    “嗯,放心吧导师,死不了!”

    苏越惦记着杨乐之的事情,先去医院一趟。

    ……

    叮!

    去医院的路上,苏越手机发出一声提示音。

    这是武道网的提示,是特殊音调。

    苏越打开武道网。

    叁亿元,也就是300万学分到账。

    这应该是许白雁的全部家当,她全给了自己。

    想到许白雁,苏越心里一阵酸楚。

    她可能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脾气古怪,从来都蛮不讲理。

    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理解她。

    也不知道老姐到底在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苏越到达医院。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病房里,只有苏越和杨乐之。

    苏越很郑重的问道。

    他得劝劝杨乐之,不可以让这家伙擅自去惊袅城冒险。

    “修炼!”

    这一次,杨乐之平静了很多。

    可能,他知道了老姐的下落,心里反而是平静了。

    “你这么拼命赚钱,到底在酝酿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苏越想了想,还是凝重的问道。

    假如杨乐之不愿意说,那也就算了,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绝世战法。

    “我在修炼一部绝世战法,所以需要大量的钱。

    “你放心吧,我不会冒然去惊袅城,那样反而会害了白雁。

    “我会尽早修炼成绝世战法,然后再想办法去惊袅城,我一定会把白雁救回来。”

    杨乐之没有隐瞒苏越。

    他也没有鲁莽。

    但杨乐之坚定的认为,许白雁是被苍疾掳走的。

    “绝世战法?

    “就是伪装的那个术吗?”

    苏越一愣。

    那个伪装术,真的不简单,连别人都能一起伪装,苏越的系统都做不到。

    “对!

    “但伪装只是其中一项,算卓越战法,我现在材料不够,也没办法去修炼,所以我也我不知道绝世战法的最终形态是什么样!”

    杨乐之说道。

    “你还差多少钱?”

    苏越皱着眉问道。

    “9000多万。

    “我计划了一下,如果按一天一个五品的异族脑袋往回拿,我现在是四品,可以额外加军功。

    “一年左右,我有机会赚够钱。

    “如果一年不够,我就赚两年,终有一天可以成功。”

    杨乐之瞳孔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你直接去修炼吧,我借给你一亿。

    “但你要答应我,去惊袅城之前,无论如何都要先通知我,别冒然去送死。

    “这是借给你钱的条件,我知道你不会骗我。”

    苏越沉思了几秒,随后下定决心。

    钱是老姐的,想必她也愿意去支助杨乐之吧。

    一个四品武者,一年时间,想赚够一个亿。

    天方夜谭。

    杨乐之想的轻松,他怎么可能每天都斩杀一个五品。

    异族又不是傻子。

    时间久了,他的伪装术,迟早会露馅。

    “你……哪来这么多钱?”

    杨乐之一愣。

    “这你就别管了,拿着修炼吧。

    “对了,我还要让你帮我个忙!”

    苏越没有提许白雁遗产的事情,这种事情也没必要多说。

    “什么事?”

    杨乐之忍着痛坐起来。

    如果能找苏越借到一亿,自己很快就可以把原料筹备齐全。

    等伤愈之后,立刻前往湿境,准备最后的修炼。

    绝世战法,指日可待。

    “我身份特殊,军部不允许擅自下湿境,可我不想在地球浪费时间,我要去湿境历练。”

    苏越说道。

    “你……一个人?”

    杨乐之皱着眉。

    “对,只有在湿境,才可以成长。

    “想想办法,帮我躲开军部的审查。”

    苏越凝重的说道。

    神州战士没有战乱,他不可能趁乱跑。

    隐身术虽然厉害,但不能动弹,苏越很难蒙混过去。

    而配合着杨乐之的伪装术,就可以堂而皇之的躲开一切审查。

    至于电子仪器,苏越在伪装的基础上,还可以再加持隐身,这些都不是问题。

    他只需要解决不能移动的问题。

    至于自己要去惊袅城,也没有和杨乐之提起,免得他心里焦急。

    “三天后我出院,到时候一起想办法。

    “苏越,许白雁是咱俩共同的亲人,你相信她吗?”

    杨乐之点点头。

    随后,他抓着苏越的胳膊,原本平静的瞳孔,突然就布满血丝。

    “哪怕地球毁灭,我姐都不会背叛。”

    苏越郑重的说道。

    “嗯,哪怕全世界都怀疑她,咱俩也得相信她。”

    杨乐之使劲抑制着自己的眼泪。

    这段时间,杨乐之甚至都不敢打开武道网。

    每一条辱骂许白雁的帖子,都像插在自己心脏的匕首。

    杨乐之根本就不相信许白雁投敌。

    “嗯,咱们一起,把我姐救回来。”

    苏越咬着牙,也点点头。

    同时,他心里替许白雁欣慰。

    患难见真情。

    遭遇这种事情,杨乐之还能不离不弃,还能为了她粉身碎骨。

    这种姐夫,不管以后有没有出息,已经足够了。

    她能永远站在许白雁这一边,就已经是个合格的男朋友。

    苏越很欣慰。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笑傲之问道巅峰〕〔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再世为凰:重生庶〕〔刺客奇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