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传奇农夫〕〔我!掌控全球〕〔我真没想穿越〕〔穿越财富人生〕〔特种医王在都市〕〔帝国总裁霸道宠〕〔我在英伦当贵族〕〔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全球高武〕〔水果大佬〕〔妖孽龙皇在都市〕〔第一豪婿〕〔总裁爹地天天宠〕〔暖妻乖乖受宠〕〔透视神级狂兵〕〔大国基建〕〔老婆快对我负责〕〔武神血脉〕〔金主大人,请矜持〕〔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0章 朴实无华,且枯燥
    “苏越同学,走吧,咱们去拿师祖的东西!”

    白叶青很礼貌的邀请苏越上车。

    “远吗?”

    苏越皱了皱眉。

    万一山门太遥远,杨乐之等不及自己,先一步下了湿境,自己就跑不了了。

    要不,等回来再取东西?

    还是老姐的事情要紧!

    “不远,很快就到!”

    白叶青很温和的笑了笑。

    “好吧!”

    苏越也没必要怀疑白叶青的身份,一个一品的司机,一个五品的白叶青,还不至于能暗杀了自己。

    车不错。

    温度恒定,座椅不软不硬,后排冰箱里有冷饮,有电视机,这是苏越目前所见过,内饰用料最昂贵的一辆车。

    苏越对汽车不感兴趣,但他可以确认,这辆车的售价,绝对超过了2000万。

    那些扑面而来的昂贵感,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道门的弟子出行,为什么是穿……”

    路上,苏越还是忍不住,想问问白叶青道袍的事情。

    你穿西装是要干啥?

    对道门还有没有一点点虔诚!

    “呃,你是说衣服?

    “道门弟子在尘世,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这没有硬性要求的。

    “道门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戒律森严。”

    白夜行苦笑了一下。

    “这样啊,与时俱进,不错,不错!”

    苏越点点头。

    同时,他也观察了一下,白叶青身上没有任何戾气,他虽然是五品,应该是最纯粹的那种气血武者。

    不过苏越以前也听说过,道门弟子不参与湿境战争,他们一心求道,也不会修炼什么厮杀战法。

    说起来,道门的弟子还比较幸福。

    果然没过多久,也就20多分钟,汽车停下。

    苏越和白叶青下来。

    “这不是天风街吗?”

    下车之后,眼前是繁华的车水马龙,苏越明显一愣。

    天风街。

    这里是西都市的金融中心,一条大街,光各类金融大厦,就有十几座,而且都是超过了100层的巨型大楼,堪称庞然大物。

    至于其他小型商厦,不计其数。

    武者对这里不怎么感兴趣,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是高薪圣地。

    “这里有个道门的办事处。”

    白叶青点点头。

    随后,他们走到一座大厦,白叶青很娴熟的刷卡上楼。

    苏越观察到,保安似乎认识白叶青,可能是经常来吧。

    说实话,来这种富丽堂皇的大厦,苏越心里还有些不适应。

    很多年轻白领来来往往,好几个外卖小哥拎着咖啡上楼,这让苏越回想起了送外卖的时光。

    但可惜,层岩市只是个小城市,没有这么高的摩天大厦。

    51层。

    “哇,道门够奢华,租了这么大一层当办事处?”

    苏越走进去。

    很奢华啊。

    这么大的办公室,里面装修的古香古色,这才能看得出一点点道门的样子。

    虽然古声古色,但却没有太迂腐的感觉。

    怎么说呢,现在和古风的结合,极具美感。

    苏越走到落地窗前,不由得向下看去。

    地面上,火柴盒一样的汽车,来来往往,人和蚂蚁一样,他突然有一种想弃武从商的冲动。

    俯瞰苍生啊。

    躺在老板椅上,秘书用蒲扇扇着自然风,让酒肉朋友随便就把人派遣到非洲,多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对了,劳力士得戴上。

    “这个……不是租的,是买的。”

    白叶青尬笑了一声。

    “什么?

    “道门这么有钱吗?这一层,得1000多平米吧。

    “按照一平米100万计算,这一层得十几亿啊。”

    苏越咋舌。

    仅仅是一个办事处啊,道门也太奢华了。

    要知道,这座大厦可以说是金融街的核心,寸土寸金都不为过,100万一平米都是低估,关键有价无市。

    有钱真好啊。

    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这个……不是一层,整栋楼,都是道门的产业。”

    白叶青虽然不想炫富,但又觉得不该隐瞒苏越,索性就提了一嘴。

    闻言,苏越浑身僵硬。

    他大脑有些宕机,一时间有些算不清账目。

    一层,差不多是10亿。

    100层。

    1000多亿?

    这踏马是什么天文数字,开玩笑呢?

    穷苦人的日子,还能不能继续过?

    苏越再看白叶青的样子,果然,油头粉面,浑身上下散发咻腐朽的金钱铜臭,令人作呕,也让人嫉妒。

    “道门就这么有钱吗?”

    苏越坐下,不可思议的问道。

    说好的深山古刹呢?

    说好的清茶淡饭,清贫苦修呢?

    不可思议啊。

    “呃,世俗可能不怎么了解道门,我们和电视剧里的道门不一样的。

    “你可以把道门也看作是一个学校,只不过这个学校不需要向官府缴税,而且道门有专门的商务部门,其实做生意挺厉害,我们也得吃饭啊。”

    白叶青无奈的笑了笑。

    果然,又一个误解了道门的青年。

    “不需要给官府纳税?道门还有这特权?”

    苏越皱着眉。

    不合理啊。

    官府对商业的税收很高,这在各个国家都一样。

    没办法,官府要镇守湿鬼塔,要和异族战争,所以必须养活庞大的军部,养活数不清的武者。

    这是一笔天文数字,没有税收,简直就是开玩笑。

    但道门不交税,而且武者不用上战场,这优待有些太多了吧。

    简直过分!

    “其实在神州,道门是很特殊的存在。

    “这条金融街,道门还有四座大厦,在丹药集团和兵器集团,以及其他一些和武者相关的官府集团里,也有道门的相应股份。

    “说实话,道门确实不穷。”

    白叶青点点头。

    富可敌国谈不上,但如果把道门看做是一个企业,那道门就是全球最大的集团,没有之一。

    哪怕是西方国家的古老神庭,论体量也比不上神州道门。

    “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道门把持着这么庞大的财产,你们这些武者还不需要上战场,太安逸了吧。

    “白道长你别介意,我就是发句牢骚,没有其他意思。”

    苏越打开一罐冰阔落,他需要冷静一下。

    说实话,心里真的是不舒服。

    自己是幸运儿,有系统加持,才勉强在军部立了几次功。

    而杨乐之和孟羊他们,过的多苦比?

    拎着脑袋在湿境拼杀,最终都是一屁股债,其实孟羊他们都是幸运的,还有更多的武者,为了一颗丹药,都得丧命。

    苏越甚至有一种感觉。

    这道门……是不是一条蛀虫。

    太不公平。

    “其实官府武者看不惯道门,也很正常,以前道门也会出来辩解,但最近这几年,道门的长辈已经不再解释。

    “反正今天也空闲,我给你简单讲述一下道门吧。”

    白叶青苦笑了一声。

    果然,苏越心里开始不服气,这很正常,他也能理解。

    官府武者,抛头颅洒热血,最终一个比一个穷,苏越心里能舒服才怪。

    “首先,是关于道门不纳税。

    “这个事情,得从几百年前说起,那时候异族占领了地球一半领土,人族生存空间缩减,已经岌岌可危。

    “是道门的前辈,开辟了第一代的武道。

    “可以这么说,在那个时代,道门随时可以取代官府,当然,道门戒律第一条,就是出世清修,严禁干涉官府,最终还是还权于官府。

    “官府念道门之恩,所以许诺,道门经商,可以免税,四大都城的一些地皮,也是几百年前,官府就已经审批。”

    白叶青道。

    “原来是这样,似乎也没毛病!”

    苏越点点头。

    道门曾经毕竟力挽狂澜,随后又不争权,封赏点特权,也理所应当。

    这种功臣,在古代那都是封王加爵。

    道门并不是没有牺牲,只不过是前辈牺牲,惠泽后代而已。

    好像是自己思想狭隘了。

    “第二,就是道门武者不下湿境的问题。

    “这一点,也是官府的特权,但又是一种平衡。

    “第一,保家卫国,本就应该是官府的责任,这一点你们应该责无旁贷。

    “至于道门,我们都是些出家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官府的目得,是让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昌盛。

    “而道门的追求,是超脱,是长生。

    “你看上去道门很富,其实和官府比起来,杯水车薪而已,而且道门花销极大,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富。”

    白叶青又说道。

    “道门能有什么花销?”

    苏越好奇。

    他听说道门的弟子根本就不多,有这么多钱,丹药根本就不愁啊。

    几乎是整个神州,养活着一个道门。

    当然,也不能说道门占便宜。

    苏越在一些书籍里看到过,神州现在的很多丹药,都是在道门的丹方基础上,才进行的优化和改动。

    神州的丹药,最初始的根基就在道门。

    还是福泽后代的问题。

    道门前辈们付出的多,现在轮到后代来享福。

    和拆迁户一个道理。

    长辈辛苦盖房,轮到拆迁,后辈一步登天。

    这种事情,只能说是命。

    “其实道门追求长生,追求超脱,也是一种战斗,因此而死亡的前辈,不计其数。”

    白叶青叹了口气,脸上还有些惆怅。

    “战斗?死亡?道门的敌人是谁?难道不是湿境八族?”

    苏越一头雾水。

    他越来越不明白,可看白叶青的表情,也不像是在故意矫情。

    “道门的敌人,是自己,是这片天,是大道的规则,是天地的禁锢。

    “你上武大的时候,应该学习过历史,应该知道湿境为什么而出现。关于异族的由来,这些都清楚吧。”

    白叶青问。

    “嗯,知道。”

    苏越点点头。

    这是潜能班就学过的知识点。

    21世纪,人类航天事业发展到巅峰,就去探索宇宙。

    谁知道,宇宙没探索明白,却引来了湿境壁垒的破碎,差点被异族毁了地球。

    “在地球不知道的地方,有湿境。

    “难道,仅仅是湿境吗?

    “现在地球武道已经发展的很成熟,起码已经有了勉强自保的资格,但这不是地球可以安逸的理由。

    “在这座黑漆漆的宇宙里,谁知道还有什么妖魔鬼怪。

    “与其等着别人来侵略,为什么人类不可以主动去睁开眼看看,起码提前有所准备?

    “这就是道门当前的任务,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但道门上下所有的前辈,都在想办法突破天的壁垒,想看看湿境之外的世界,还有什么危险。

    “所以,道门需要大量的强者,道门对丹药的需求量,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白叶青凝重着脸说道。

    “湿境外的世界?这……真的有些超纲了!”

    苏越哑口无言。

    这样说起来,似乎是自己鼠目寸光。

    确实,就眼前看来,现在地球武者的主要敌人,是湿境八族。

    可暗中还有什么未知的生物,谁又能知道呢?

    既然湿境能蹦出来,谁又敢保证,有没有其他更强大的存在。

    假如将地球看做是一个人,他不小心闯进了原始丛林,湿境异族是他遭遇的第一个野兽。

    眼下,这个野兽确实威胁着你的安全,你需要全力搏斗。

    但谁能保证,在丛林的更暗处,还有没有另一头野兽在舔爪子。

    这确实是个问题,而且很棘手,也很紧迫。

    “说实话,我现在实力还太弱,道门长辈在研究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道门已经死亡了很多九品!

    “有时候,探索未知,要比对战已知的事物,还要更难,还要更危险。

    “其实你不知道,神州官府,也在给道门拨款,但越是这样,就越代表道门面对的未知,比想象中还要危险。”

    说到这里,白叶青的言语都有些颤抖。

    能看的出来,他心里有忧虑。

    “未知……这果然要更可怕!”

    “不过也别太忧虑,这些都是大人物的事情,咱们还是先干好自己的事情吧。”

    苏越也叹了口气。

    今天的行程,让苏越心里更加压抑。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湿境八族是人族的最终敌人。

    他下意识忽略了整片宇宙。

    浩瀚无垠的世界,谁知道还有什么可怕的未知。

    “说起来,道门全部都是气血武者吗?你们真的都不修炼战法?”

    苏越又好奇的问道。

    “这个,也没有硬性要求!

    “其实我们在道门的压力很大,长辈的要求,就是不惜一切的突破品阶,战法无所谓。

    “当然,如果天赋高的弟子,也可以抽空去修炼一些战法,但一般也用不到。”

    白叶青道。

    “你修炼过战法吗?”

    苏越又好奇的问道。

    “额,略懂一点点吧,怎么……苏越同学,你是要和我练练?我听说你是个挑战狂魔,压气环的四品,甚至能正面战败五品巅峰。

    “说实话,你的天赋,在道门都是长老亲传的水平。”

    白叶青由衷的赞叹道。

    “长老亲传?很厉害吗?”

    苏越又问道。

    “那当然,道门上下,连同外门,有不到10万弟子,一共九座道山。道山九大长老,那都是九品巅峰的水平。

    “而九大道山加起来的掌教亲传,超不过50个人。

    “厉不厉害,你自己判断吧,说是人中龙凤都不为过。”

    白叶青介绍道。

    “那你?”

    苏越打量着白叶青。

    看年纪,这家伙和白小龙差不多,能在这个年纪修炼到五品,不可能是庸才。

    “哈哈,在下不才,正是长老亲传。”

    白叶青很谦虚的微笑道。

    “你这人中龙凤,你……是在夸自己?”

    苏越简直想笑。

    夸自己,用得着这么用力吗?

    “苏越同学,要不你打我一拳,其实我修炼过一点点战法,也有些手痒。

    “在道门,师兄弟们都在闭关苦修,很难找个对手!”

    白叶青跃跃欲试。

    见状,苏越怀疑这小子把自己引过来,就是想切磋一下。

    “就在这?玻璃碎了,不会砸到人吧?”

    苏越舔了舔嘴唇说道。

    “没事,大厦外墙有防高空抛物的弹网,只要玻璃碎了,弹网会全部收回去。”

    白叶青扔了西装外套,一张脸充满期待。

    “那你小心点!”

    轰!

    苏越脚掌一踏地面,拳头已经如炮弹一样,狠狠朝着白叶青的胸膛轰去。

    其实他想打白叶青的脸,这家伙总有一种比自己帅一点点的感觉。

    但出拳的时候,苏越还是手下留情。

    气血武者防御力弱,别打成脑残。

    “来的好!”

    啵!

    面对苏越的炽热拳芒,白叶青甩了甩衣袖,顿时间,一层金色的八卦小盾,挡在了他胸口。

    苏越想改变拳头的轨迹。

    可再一看,那小盾竟然如影随形,无论是任何角度,小盾都可以挡住。

    不简单。

    不过也无所谓,大不了打破这小盾就算了。

    轰隆隆!

    终于,苏越的拳头,狠狠轰击在八卦盾上。

    空气压缩,气浪席卷。

    一瞬间,恐怖的拳风犹如水波一样荡漾开来,办公室的桌椅板凳乱飞,有些直接被气浪震道支离破碎。

    稀里哗啦。

    苏越担心的事情发生,那些落地的钢化玻璃,全部碎裂。

    甚至大楼的墙面都开始震荡。

    然而,让苏越都震撼的事情发生。

    白叶青运转着小盾,身躯竟然是纹丝不动。

    苏越收拳,口干舌燥。

    正面对上自己的拳头,纹丝不动的五品武者,白叶青是第一个。

    要知道,刚才苏越已经加持了力量增幅。

    “好厉害,我的八卦盾差点就破了!”

    白叶青要更加震撼。

    这苏越,果然是名不虚传。

    就这一拳的力量,绝对是已经接近4000卡的气血强度。

    他还只是个18岁的武大学生啊。

    厉害。

    “还是你厉害。”

    苏越也夸赞了一句。

    “可惜,如果道门的武者也能上战场,那军部的伤亡会小很多,你们也一定会成为神州的中流砥柱。”

    随后,苏越又叹息了一声。

    这么强的武力,真的可惜了。

    “唉,苏越其实你还是太年轻。

    “道门上战场,只可以在乱世绝境。如果在盛世,这么强的一批武者出现在人世间,你觉得官府会怎么想?

    “你要切记,保家卫国的任务,只有官府可以,道门没资格参与,也不可以参与。

    “我们为国出征,那军部算什么?

    “内乱……要比外敌更可怕,道门得知道自己的目标。”

    白叶青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苏越肩膀。

    他俩的切磋,也就到此为止。

    继续战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不赢不输,点到即止就可以。

    关于道门出征,不是简单的问题,这一块,说多了也没有意义。

    “唉,我明白了。”

    苏越郑重的点点头。

    “这是元星子师祖的遗产,你清点一下,咱们的交接就完成了。”

    这时候,两个年轻人从电梯走出来。

    看到办公区的狼藉,两个年轻人明显一愣,再看看白叶青身上破烂的衬衣,他们明白了来龙去脉。

    随后,两个年轻人更是诧异的看着苏越。

    很明显,苏越衣服整洁,似乎占了上风。

    “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保险箱,苏越拿着保险箱,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师祖的委托人,要不你打开看看,万一是什么道门物品,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

    “当然,如果不放心,你自己回去看也可以。”

    白叶青道。

    “呃……我先打开看看吧。”

    苏越走到办公桌前,打开了保险箱的锁。

    这是一种气血锁,需要白叶青和自己一起打开,属于白叶青的那部分,他已经开启。

    元星子很谨慎,没有自己,哪怕是白叶青都无法打开保险箱。

    里面有一颗丹药。

    一块玉佩。

    还有一个u盘。

    没了。

    就这三样东西,也没有什么说明。

    “那个……白道长,还是帮我看看吧。”

    苏越朝白叶青招了招手。

    里面也没有什么秘密。

    “这丹药,你可以现在就服下,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帮你清除体内渣滓,药效就储藏在你体内。至于药效的过期时间,你得自己体会。

    “这丹药很珍贵,理论上可以卖到3000万左右。

    “u盘里的内容,你自己回去看吧,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存放战法吧。

    “其实道门的杀戮类战法不多,先祖认为有伤天和,但元星子师祖经常和军部打交道,他是道门很特殊的存在,不能和普通人比。

    “至于那玉佩,是元星子师祖的须弥玉,里面应该是枕头大小的存储空间。

    “但可惜,元星子师祖已经羽化,这须弥空间你只能开启两次。

    “这么说吧,一次性用品,开启第一次,是往里面放东西,开启第二次,就是从里面拿走东西。”

    白叶青研究了几分钟,随后得出结论。

    “须弥空间?可这只能用一次,也太少了吧,还有这空间……只能塞个枕头?”

    苏越捏起玉佩,瞠目结舌。

    虚弥空间,这是好东西啊,可以节省择兽腰包的位置。

    够玄幻!

    毕竟,随身背着东西多难受。

    但空间太小,次数太少,根本就是开玩笑,竟然是一次性用品。

    “知足吧。

    “其实虚弥空间是九品中阶以上强者,才可以开辟的虚空战法,但最大也就枕头大小。

    “哪怕是九品,他们开启一次,也需要付出很大的气血代价,他们一般都放置一些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当然,并不是每个九品都可以开辟虚弥空间,大概十个九品,会有两三个能够开启,这需要天赋。

    “能把玉佩继承给你,当世估计也只有元星子师祖能做得到。”

    白叶青道。

    这小子,竟然还嫌弃?

    嫌弃你送给我吧!

    “那湿境的异族九品,也可以开辟这须弥空间?”

    苏越又好奇的问道。

    “当然,这战法本来就是道门从湿境那里抢来的,但湿境九品和人族一样,能开启的是少数,得天赋。”

    白叶青道。

    “这玉佩里,会不会有元星子前辈给我留下的东西?”

    苏越拿起玉佩,好奇的观察着。

    如果现在就开启一次,那这玉佩就废了。

    “元星子师祖又不傻,他给你留下东西,你打开一次,这玉佩还有什么意义?

    “放心吧,这玉佩是空的,你第一次打开,可以放东西,第二次打开,可以取走东西,之后就会作废。

    “也只有元星子师祖可以让你体会一次,其九品根本就做不到。”

    白叶青被苏越的智商打败。

    “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

    天色不早,苏越留着也没用,起身告辞。

    “嗯,我派人送你!”

    之后,白叶青派司机把苏越送回西武。

    西武宿舍。

    苏越用手机打开了元星子留下的u盘。

    武者手机可以加密自己的信息,也可以打开任何优盘,任何人都无法窥视。

    果然,u盘里是一部战法,还有一封……信!

    苏越下意识先打开了那封信。

    “你好苏越,我是元星子,很抱歉,你的姐姐去了惊袅城……

    “你是许白雁的亲人,虽然会有些风险,但老朽还是觉得,有必要给你说明一下你姐姐的事情。

    “在此,老朽先恳请你,千万千万不要泄露这封信的内容,甚至不要告诉你的父亲,这关乎到几千万人的生命,以及你姐姐和你自己的生命。”

    信件的内容不算长,而且信件从打开之后,就进入了自我销毁的倒计时。

    而苏越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手里拿着一杯水。

    这时候,水杯已经被苏越捏碎。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