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真武狂龙〕〔一品修仙〕〔精灵之黑暗崛起〕〔路过漫威的骑士〕〔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级商业帝国〕〔归一〕〔末世神魔录〕〔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末日轮盘〕〔超英的小团子〕〔精灵掌门人〕〔军工科技〕〔农门凰女〕〔星际之全能进化〕〔世界光梭〕〔NBA禁区推土机〕〔老婆的头号黑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1章 墨铠老兄,好久不见
    “原来是这样,原来苍疾这个老畜生,还酝酿着这么大的阴谋,他抓走我姐,是要随机灭一座城,好歹毒的心思……”

    信件里,元星子很详细的介绍了苍疾的目标。

    从决定告诉苏越那一刻起,元星子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雷世族,极道生灵炮,苍疾用许白雁的亲人威逼利诱,还有元星子将计就计,用他自己的命,去修改准星阵的事情,都没有隐瞒苏越。

    当然,林东启的事情,元星子没有告诉苏越,根本没有意义。

    其实林东启杀仓苍疾的计划,元星子认为只有50%的机会,甚至还要更低,毕竟苍疾突破到绝巅之后,谁都不知道他会多么恐怖。

    而且元星子也没有告诉苏越,他会把准星阵修改到什么地方。

    其实元星子离开地球的时候,他也没有彻底确认自己的落脚点,最终选定八恒城,也是机缘巧合。

    苏越呆坐在椅子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根本就压制不住。

    他脑子里一团浆糊,乱七八糟的想着各种事情。

    元星子能成功吗?

    老姐能成功吗?她的生命,能安全吗?

    还有,自己又能做点什么事?

    毁灭一座城市啊,这根本不是开玩笑,这是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普天之下最大的事。

    苏越心里在疑问。

    袁龙瀚元帅,他一定也知道这件事情,毕竟要牺牲一个道门九品,还要得罪老爸,这不是开玩笑。

    但苏越心里又有些欣慰。

    老姐还有救。

    只要能帮元星子毁了湿境一座城市,老姐一定可以平冤昭雪,重新回来地球。

    哪怕老姐不愿意回来,元星子也在信里说过,雷世族有个世外桃源,可以供老姐隐居。

    这总归是好事情。

    苏越唯一的忧虑,就是如何能帮帮许白雁。

    他思前想后。

    自己根本一点忙都帮不上。

    “不行,我得赶紧去一趟惊袅城,起码告诉老姐,我相信她,杨乐之还相信她,老爸在闭关,让她不用太担忧。

    “给她点心理安慰。”

    苏越喃喃自语。

    随后,他又站起身来,来回在地上转悠。

    真的特别特别激动。

    现在苏越恨不得立刻就飞到惊袅城,立刻就找到许白雁。

    至于杨乐之,苏越计划隐瞒着。

    以杨乐之的能力,他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冲到惊袅城,应该不会有危险。

    而且老姐在惊袅城是当公主,又不是被砍头,杨乐之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去送人头。

    “这俩颗折叠之门碎片,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苏越从抽屉里拿出两颗小碎片。

    在支武当卧底的时候,阳向教计划用折叠地扪传送宗师过来,最终被王南国和自己粉碎了阴谋。

    折叠之门的碎片,苏越一直没机会用,还剩下两块,这次说不定有用。

    苏越去惊袅城的身份是红锅,自己不可能和许白雁相认,得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传话。

    清早苏越就要和杨乐之汇合,他的择兽包裹,其实早已经准备就绪。

    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用品,一些人族丹药,还有幻结玉,以及一柄从阳向族手里抢来的刀。

    这些东西哪怕是拿到惊袅城,也不会被异族怀疑。

    苏越可以说是从人族手里抢过来的,当然,也根本不会有人过问。

    幻结玉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使用涅幻元像的时候,它就是个普通的东西。

    可惜,虚弥空间是一次性的用品,苏越得在特殊的情况下使用,不能冒然乱用。

    折叠之门碎片,气血丹,幻结玉,一件阳向族常穿的破皮毛。

    东西准备齐全。

    苏越,苏越又打开u盘里的战法。

    ……

    《魔蛊地狱》

    顶级卓越战法。

    武者修炼到炉火纯青后,会在气环上炼化出一层地狱环。

    之后,你每杀一个武者,就会在地狱环里,形成一个魔蛊。

    等凝聚到99颗魔蛊的时候,武者可以彻底爆开地狱环,从而释放99颗魔蛊。

    这99颗魔蛊,就如影分身一样,拥有本体80%的实力,切无惧无畏,不知恐惧,按照本体的指示,去轰击目标。

    在承受一定伤害之后,魔蛊会直接消失。

    即便没有承受伤害,魔蛊分身也只能持续五分钟。

    魔蛊是一次性用品,等消耗完之后,就需要重新去杀敌,重新在地狱环凝聚魔蛊。

    被杀的武者,必须要比自己强大,而且要承受死者全部怨气。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得单挑。

    一对一,杀一个比自己品阶高的武者,这样才可以承受全部怨气,才可以凝聚魔蛊。

    魔蛊不足99个,无法释放分身。

    只要释放,就是全部,地狱环会碎,魔蛊一个不留。

    ……

    “原来是影分身术,但这条件也太高了吧!”

    苏越叹了口气。

    凝聚地狱环不难,杀一个比自己强的五品也不难。

    但难就难在要杀99个,而且要单杀,还不能配合。

    这就尴尬了。

    先别说能不能碰到99个五品异族,即便是能碰到,苏越也杀不过啊,对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一个一个排成队来送人头。

    在监狱一打十,那是因为犯人们手里没有兵器,而且自己还加持了很多状态。

    但辅助战法的持续时间有限,在有兵器的情况下,苏越哪怕能打十个,也会负伤。

    不得不承认,释放出99个影分身,绝对能吓死人,这可是一支小型军队啊。

    但条件简直逆天。

    “算了,技多不压身,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先凝聚了地狱环再说吧。”

    苏越不需要睡觉,剩下的时间也没事干。

    魔蛊地狱的战法纹路复杂,但对苏越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难点。

    天亮的时候,苏越的气环之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若隐若现的黑光,这就是地狱环。

    以后自己只要单杀一个五品,地狱环上就会有一颗魔蛊。

    虚弥空间并不复杂,苏越用气血触碰玉佩的时候,玉佩直接风化成粉末,这样空间就到了苏越的体内,他只需要动一动念头,空间就可以开启。

    可惜,苏越根本舍不得动用。

    一个枕头的空间,得用到刀刃上。

    手机关机,放在宿舍,苏越给牧橙和司马玲玲都发送了一条定时短信。

    今天中午的时候,牧橙和导师会收到自己离开地球的短信,免得他们着急。

    ……

    医院门口。

    杨乐之扛着他的无刃大剑,肩上背着一只特别大的背包,全副武装。

    这背包足够装一个人。

    这就是他和杨乐之的计划,虽然很蠢,但也只能这样。

    苏越藏在杨乐之的背包里,然后杨乐之在检测的时候,帮苏越伪装成一种可燃木。

    可燃木重量大,这一背包,和人的身体差不多重,正是最好的伪装。

    在湿境,确实有一些携带可燃木的任务。

    有些武者驻扎在湿境做任务,他们没时间回去,但又受不了潮湿,就会委托一些低阶武者去运输可燃木。

    当然,这都是三品以下武者干的事情,酬劳很低。

    “有早点摊,咱们吃点东西再走,去湿境就得挨饿了。”

    苏越看着煮混沌,不由咽了口口水。

    他俩计划先坐车去东都市,杨乐之要修炼的场所,就在东战区,而苏越要去惊袅城,也在东战区。

    当然,苏越没告诉杨乐之自己去惊袅城,只是说要闯荡一下,修炼战法。

    反正两个人的目得地,都在东战区。

    “别惹是生非,你吃一顿饭,得吃好几斤,要不你背我?”

    杨乐之没好气的说道。

    还想吃早餐,我都想给你吃泻药,让你脱脱水。

    太沉了。

    我杨乐之,竟然沦落到了运输可燃木的地步。

    爱情啊。

    为了许白雁,丢人现眼又算什么。

    “世风日下!”

    苏越依依不舍的看着早点摊越来越远,他和杨乐之直接租了一辆车,风驰电掣的驶上高速公路。

    抵达东都市,差不多11点左右。

    杨乐之弄来了几根真实的可燃木,而苏越已经缩着身子,藏在背包里,他头顶和四周,都是可燃木,外人一眼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领取任务。

    杨乐之很快就到了赵启军团的检查点。

    “咦,杨乐之同学?你可是我们大将军的结拜弟弟,怎么会运输可燃木这种东西?”

    安全检查的时候,一个五品统领认出了杨乐之。

    夺回林东启尸体的时候,杨乐之也是主力,赵启军团很多人认识他,并且也很感谢他。

    如今赵千恩已经回归赵启军团,担任大将军。

    杨乐之那也是关系户,绝对的硬关系。

    “去做个任务,正好赚点小钱,蚊子肉也是肉嘛。”

    杨乐之笑了笑。

    “可这钱也太小了吧,要不去找一趟将军,给你弄点报酬高的任务。”

    统领有些不忍心。

    许白雁和杨乐之的事情,也在武道网传的沸沸扬扬,虽然杨乐之只是个配角,但认识他的人,心里同样有点同情。

    “千万别,我和大哥结拜,是纯粹的交情,并不是要走后门。

    “修炼是我自己的事情,千万别给我大哥找麻烦,被其他武者知道,多难看,大哥也不好做人。

    “帮我检查一下吧,谢谢,我还着急做任务!”

    杨乐之苦笑着摇摇头。

    说实话,他包里背着一个脑残,心里也慌的一批。

    赶紧检查。

    “唉,惭愧啊。

    “说实话,当初还有人怀疑,你们会利用大将军的这层关系,来赵启军团胡作非为,没想到,你们都这么懂分寸。

    “不管是白小龙,还是孟羊,还是苏越,都没有来打扰过大将军。

    “我佩服你们!”

    统领摇摇头。

    他是真的佩服。

    和大将军结拜,然后还能替大将军着想,真的不容易。

    虽然认识,但统领还是仔细检查了杨乐之的身份,这是规矩。

    “一包破木头,有什么可检查的,快走吧。”

    一个三品武者准备检查背包,这时候统领挥挥手。

    杨乐之身上领着任务,去的晚了,可能会被扣钱,确认了身份就可以。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容易。

    背包里,苏越长长吐出一口气,虽说计划比较周密,但毕竟有很多漏洞,万一被检查出来,自己就丢大人了。

    虚惊一场。

    就这样,杨乐之成功跨过湿鬼塔,最终踏上了湿境的土壤。

    途径电子仪器的时候,苏越都会隐身,也没有露出马脚。

    背包里,苏越唉声叹气,他羡慕杨乐之,以及一切可以自由下湿境的武者。

    等这一次回去,自己得和燕晨云谈谈,不能把自己禁锢在地球。

    太过分了。

    苏越是西武学生,去其他战场做任务,得学校签署文件。

    可司马玲玲和赵江涛明显不敢签署,偏偏燕晨云掌控着西区战场,一手遮天,就怕自己出意外,会得罪老爸。

    苏越心里的苦,根本就没有人能明白。

    真的是苦楚。

    走到安全地带,两个人准备分道扬镳。

    “姐夫,答应我,如果你要去惊袅城之前,一定先想办法告诉我。”

    临走前,苏越很郑重的再次强调道。

    他现在知道了许白雁的计划,更加对杨乐之不放心。

    万一这货去送人头,许白雁心一乱,元星子就白死了。

    “我又不是个蠢货,许白雁正好可以利用苍疾修炼,这其实也是好事。事已至此,反正她也被人们骂够了,还不如等过段时间,风头过了,我再去找她!

    “再说,我修炼绝世战法,没有那么快的速度。”

    杨乐之笑着点点头。

    “嗯,这样最好,一路顺风!”

    苏越也笑了笑。

    确实,自己操心的事情好像太多了。

    杨乐之又不是弱智。

    “嗯,你也小心点!

    “等消息吧,等有了必胜的把握之后,咱们潜入惊袅城,去救你姐!”

    杨乐之举了举手里大剑。

    “嗯,我姐一定能救回来!”

    苏越已经换好了兽皮。

    杨乐之离开。

    而苏越判断了一下大概方位,也朝着惊袅城走去。

    等到了惊袅城异族活动的范围内,苏越切换到了阳向族状态。

    呼!

    狠狠吐出一口浊气,苏越脚下踩着熟悉的泥浆,竟然有一种龙归大海的感觉。

    惊袅城。

    等着你苏爷爷来兴风作浪吧!

    “算算时间,牧橙他们也该收到我的信息了!”

    摇摇头,苏越手里捏着破刀,头也不回的朝着惊袅城进发!

    ……

    西武。

    司马玲玲看着苏越的请假短信,气的胳膊都在颤抖。

    她死活就想不通。

    为什么苏越对送死这种事情,会这么痴迷。

    别人为了逃避下湿境,想尽各种办法,动用各种关系。

    可苏越这小子,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去找死。

    湿境空气黏糊糊,到处是腐烂的臭味,走几步就有异族捅刀子,真的就那么美好?

    简直是个神经病。

    “这臭小子,赶紧给我突破到五品,非得把你关在道门,好好修身养性一段时间。”

    司马玲玲对苏越简直无语。

    她甚至都不用去打电话,以苏越这小子的性格,他发的定时短信,现在应该已经在湿境。

    牧橙也收到了苏越的短信。

    她意识到,自己和苏越的差距,好像越来越悬殊。

    学生会的人来来往往,依然很热闹。

    整个西武,几乎所有学生对牧橙都格外客气,甚至都有些恭敬。

    哪怕是西武的老师,都把牧橙当成了正经的同僚来对待。

    但牧橙心里清楚,这些尊重,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

    在武大,前有白小龙、孟羊。

    后有杨乐之,冯佳佳。

    弓菱和杜惊书他们这一批后起之秀,也都已经三品,甚至联合起来还可以屠杀宗师,一个比一个可怕。

    至于苏越,那更是个意外,不提也罢。

    而自己还深陷在学生会的虚荣中,还有什么意义?

    他们尊重自己,是因为牧京梁是自己的爸爸。

    是因为苏越是自己的男朋友。

    苏越打败了李多智,挽回了西武所有老师的颜面,所以老师也格外的尊重自己。

    但他们不是尊重自己这个人,是尊重自己背后的父亲和男朋友。

    这种感觉,牧橙很不舒服。

    再回想起冯佳佳那个绿茶,牧橙心里的危机感更甚。

    真的不能继续浪费时间了。

    “大家互相通知一下,10分钟后,所有学生会成员开会!”

    牧橙临时通知。

    她在西武很有威名,10分钟时间刚到,学生会办公室,已经坐满了各个部的部长。

    “我给大家宣布一个消息。

    “从今天开始,我卸任学生会会长职务,希望以后的学习和生活中,大家能在新会长的带领下,继续进步,继续给西武增光。”

    消息落下,全场哗然。

    牧橙才大三,她还可以胜任一年的会长,怎么突然就辞职,这根本不符合情理啊。

    当然,也有些武者能理解牧橙的想法。

    学生会会长,当然很风光,特别是西武的会长,那几乎已经是一个学生的最高位置。

    如果是个普通学生,有西武学生会会长的履历,毕业之后,就可能在军部担任一个重要职位,甚至回城市都会直接出任侦捕局的副局长。

    但牧橙不一样。

    她的父亲是军部大将,她根本没必要在学生会一直留着。

    享受权利的同时,你也在付出着时间成本。

    对于一些专心武道的学生,甚至都不会参加学生会。

    就比如苏越那个修炼狂魔,他从踏入西武,和透明人一样,很多学生都没有正面见过他。

    牧橙可能也要专心冲击武道。

    学生会这个游戏,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

    “预祝牧橙学姐,早日突破到五品。”

    一个部长站起身来,带头鼓掌。

    顿时间,其他成员也开始鼓掌。

    这是牧橙的决定,他们都尊重。

    “嗯,谢谢大家。”

    点点头,牧橙潇洒的离开学生会,他需要和赵江涛去报备一声。

    从今天开始,学生会和自己,就没有了任何关系。

    ……

    湿境!

    苏越长刀流淌着鲜血。

    在前往惊袅城的路上,苏越遭遇了两支巡逻队伍。

    一支队伍来自沸血族,五品统领带队,还有十几个三四品的异族。

    苏越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的灭了队伍。

    随后,他又遭遇了四臂族的队伍,四臂族比沸血族稍微难对付一些,但苏越问题也不大。

    当然,这次由于异族的数量太多,苏越的胸口被划了一刀。

    服用过气血丹之后,也不影响什么,就是一道伤疤。

    同时,苏越也抢走了不少战利品。

    其中四臂族的一把刀,苏越比较喜欢,起码耐久度强一些。

    自己的神兵根本不可能召唤,很容易暴露身份,这一把长刀很必要。

    而苏越的地狱环之上,果然多了两个魔蛊。

    这是很玄妙的状态。

    苏越斩尽了对手生机后,地狱环上,就像是开花结果一样,多出两颗魔蛊,在外面看来,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在厮杀的过程中,苏越也没有施展什么特殊的战法。

    他只是在素质刀的基础上,稍微改进了一下,能增加一些攻击力和精准性。

    其实以苏越现在的实力,去斩杀一些普通的五品阳向族,纯粹就是一种虐菜行为。

    没必要用战法,这样还能节省不少气血。

    百无禁忌,横行霸道的感觉,还是特别的舒爽。

    还好,这魔蛊地狱的魔蛊,是按照品阶来划分,并不是以气血来定。

    否则,苏越斩杀一些五品,甚至都没办法凝聚成魔蛊,他们的气血值太弱。

    简直是万幸。

    路上风平浪静,苏越希望再遭遇几队异族,可惜,天不遂心愿。

    惊袅城的阳向族,更是鬼影子都没有遇到一个。

    其实苏越不清楚,由于苍疾在修炼,他下令惊袅城全线防守,所以附近的武者很少。

    而其他种族暂时还不敢随便来骚扰苍疾。

    “终于到了。”

    看着远处越来越清晰的轮廓,苏越心脏都有些跳动。

    这是什么悸动?

    近乡心怯?

    ……

    惊袅城,城墙最高处。

    今天墨铠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他非要拎着苍疾来城墙下五子棋。

    苍疾当然不想去城墙上丢人现眼,他得赶紧突破。

    可毕竟自己没有突破,林东启留下的伤口也还在,目前还不可以和墨铠翻脸。

    墨铠这畜生,趁着自己重伤,混进了惊袅城,撵都撵不走。

    只要他自己不愿意离开,惊袅城根本就无可奈何,但只要墨铠自己走,他就再也回不来了。

    可墨铠这老狐狸,他哪怕是去屠沸血族的城池,也非要胁迫自己一起去,就是为了回来的时候,还可以回惊袅城。

    苍疾发誓了无数次,他要把墨铠碎尸万段。

    今天又被墨铠胁迫下下棋,苍疾有一种屈辱感。

    “墨铠,你看湿境的世界多么辽阔,你何必非要在惊袅城留着呢?不嫌闷?”

    苍疾被气的有气无力。

    他一秒都不想再见到墨铠,这简直就是个瘟疫。

    “不闷。

    “闲暇的时候,我还可以给你戴绿帽子。”

    墨铠研究着棋盘。

    他的肩膀上,多了一只漆黑的乌鸦。

    这些连品阶都没有的小妖兽,没有人会在意它们,惊袅城的防御,也不可能防御这些小动物。

    “哼,我妻子已经死了,那些废物,你喜欢可以全部都拿走!”

    苍疾冷笑。

    “对了,你的徒弟呢?怎么还不来找你?

    “墨铠我警告你,等我突破到绝巅之后,我会把你的脑袋挂在城墙上,别等你徒弟回来,他只能看到你的首级。”

    苍疾又冷冷的说道。

    说来也怪。

    今天他已经输给墨铠十几局,而且还是连输。

    墨铠的手气怎么这么好?

    平日里,他俩胜负都是五五开啊。

    “你想多了,我如果告诉你,我徒儿今天就会过来,你信吗?”

    墨铠又重新拿起了棋子。

    “你徒弟就是来了,我也不会允许他进城,除非你愿意自己离开。”

    苍疾不屑的笑了笑。

    “那可由不得你啊,万一,我徒弟自己杀进来呢?”

    墨铠很平静。

    “笑话,当我的图月勇士是死人吗?”

    苍疾讥笑着墨铠。

    其实他一直在等墨铠的徒弟回来。

    只要能找到这个人,苍疾就可以派人去将其抓走,然后用来威胁墨铠。

    “你的图月勇士,本来不就是死人吗?哈哈!”

    然而,墨铠非但没有任何担心,他反而还笑了笑。

    ……

    唰!

    也就在这时候,城门之下,一个五品守卫统领的脑袋,被一刀斩下。

    “来人啊,有人闹事!”

    顿时间,城门大乱。

    “所有宗师,都不可以动一步,谁动老夫就杀谁。

    “所有五品,只可以一对一和我徒儿对决,谁敢擅自出去,我同样会杀一个宗师。

    “苍疾,不是期盼我徒儿吗?

    “他来了!”

    墨铠平静的站起身来。

    他摸了摸肩膀的乌鸦,欣慰的看着城门口。

    随着墨铠的声音回荡在长空,城门口的骚乱也停止了下来。

    一个穿着破烂的四品,正在斩下第二个五品守卫的脑袋。

    两个守城的六品宗师想上前杀乱贼,可惜,他们被墨铠的气血禁锢着身躯,根本就无法移动。

    ……

    “看来,我这个便宜师傅,早已经等不及了。”

    苏越杀了第二个五品,抬头看着城墙。

    熟悉的丧气脸,还有些想念。

    墨铠老兄,真是好久不见。

    那只乌鸦,就是苏越用来提前通知墨铠。

    他要在惊袅城,杀个天翻地覆。

    有墨铠坐镇,宗师不敢动,五品不敢围攻,只要是一个又一个的单挑,那都是送人头。

    即便,你是图月勇士。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