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女配辞职了〕〔两朝凤仪〕〔无敌从做主播开始〕〔王妃C道出位〕〔悠悠笛声沁沐阳〕〔汉末之吕布再世〕〔重生之先声夺人〕〔万界建道门〕〔大美时代〕〔我成了小乌鸦嘴他〕〔雪落关山〕〔锦绣清宫四爷护妻〕〔大道浮图〕〔想当个复仇女神好〕〔快穿:我只想种田〕〔抗战之猛将召唤〕〔恋战新梦〕〔影后的嘴开过光〕〔暖婚100分:总裁,〕〔霍长渊林宛白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2章 我红锅,回来了
    死寂!

    全场所有武者,都死死盯着这个陌生来客。『→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四品!

    却能很轻松的斩杀五品守卫。

    是个可怕货色。

    关键这家伙竟然还可以和墨铠扯上关系。

    墨铠可是九品的神长老啊。

    惊袅城下,一群低阶武者死死围着苏越,却又保持着安全距离,万一这家伙杀过来,首先得保住自己的命。

    而城墙外,仅存的几个六品,全部被墨铠禁锢在原地,他们头顶闪烁着一道青色符文,这是来自九品的威压,根本就无法挣脱。

    “墨铠,你徒弟杀我惊袅城的武者,这笔账该怎么算?”

    城墙上,一排宗师怒视苏越。

    苍疾一脚踩碎棋盘,也缓缓走到众宗师的前方,同时质问墨铠。

    原来这就是墨铠的徒弟。

    看上去,根骨还不错。

    虽然穿着破烂的皮衣,但眼神里的锋芒,就隐隐有一种不凡的感觉。

    一个四品,能斩杀五品侍卫。

    看来墨铠收徒弟的水准还可以,怪不得他老夸赞自己的徒弟天下无双。

    如今看来,也还算可圈可点。

    当然,被苏越斩杀的五品侍卫,也只是个五品初阶,越阶杀敌很罕见,但并不是不可能出现。

    “哈哈哈哈……赔偿,哈哈哈……

    “把你惊袅城的黑页丹,先送给我徒儿一颗,就算赔偿吧,毕竟杀一个五品很累,我徒儿需要恢复一下气血!”

    墨铠一声狂笑。

    如今我徒儿已经回来,我马上就可以去找绝巅机缘。

    在我眼里,你苍疾又能算什么东西?

    你的惊袅城,又能算什么东西。

    赔偿?

    简直是荒唐。

    “墨铠,你欺人太甚了吧。”

    苍疾瞳孔收缩了一下。

    黑页丹,是由城主黑页用精血炼制的丹药。

    黑页早年服用过一头妖兽的肉身,所以他的精血,可以汇聚成丹,让武者快速突破。

    当然,凝聚丹药,黑页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哪怕是助许白雁突破的时候,苍疾也只是让黑页凝聚了10颗黑页丹而已。

    黑页更是咬牙切齿的瞪着墨铠。

    他简直恨透了这个畜生。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畜生的阴谋,才让自己把神长老的九品丹药全部拿出来,最终却便宜了他。

    黑页一辈子也忘不了墨铠这条老狗。

    那些九品丹药,其实对真正的九品武者,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反而是对八品武者有奇效,甚至可以帮助他们突破。

    要知道,惊袅城本身并没有炼制九品丹药的能力,苍疾神长老的丹药,都来自八族圣地啊。

    这简直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惊袅城其他八品的副城主,也经常来埋怨黑页没脑子。

    如今墨铠还想从自己身上,剥夺黑页丹。

    简直做梦。

    每剥夺一颗黑页丹,自己都要损失不少气血。

    这些损失的气血,可是永久性损失,以后还得重新修炼。

    说到底。

    其实黑页丹的效果,就是用黑页的气血,去换低阶武者的气血。

    纯赔钱买卖。

    不到迫不得已,黑页根本不可能去付出。

    “哼,那我徒儿承受的委屈,又怎么算?”

    墨铠也铁青着脸。

    和红锅好不容易重逢,总得准备点见面礼吧。

    可墨铠一直都在惊袅城,他也没时间去准备什么礼物,关键他是九品,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去找什么低阶武者的东西。

    直接抢就可以。

    “委屈?

    “你徒弟初来惊袅城,就杀我一个五品统领,他哪里委屈?”

    苍疾气的咬牙切齿。

    这墨铠颠倒是非,根本就不要脸。

    ……

    “哼,惊袅城,我红锅曾经承受的屈辱,今天要一笔一笔算回来。

    “你们曾经羞我,辱我,骂我,嘲我,讥我,还要乱刀砍我,真以为我红锅不记仇吗?

    “紫营,紫雄,紫联,紫孟,紫铜……你们五个畜生,滚出来受死。”

    就在这时候,来自红锅的怒吼,响彻云霄。

    这五个五品,是惊袅城比较厉害的五品,也是近期内有机会突破到六品的强者。

    在东区战场,这五个师兄弟,对人族的杀戮也最多,关键他们还擅长阴谋诡计。

    苏越调查过惊袅城的情报,这五个畜生,一直都在军部的必杀名单上。

    可惜,由于苍疾封城,赵启军团一直没有机会暗杀。

    今天正好有机会,自己可以一一挑战。

    反正有墨铠做主,那就肆无忌惮一回。

    而且苏越还听到墨铠提起了黑页丹。

    对低阶武者来说,黑页丹绝对是宝贝,上次苏越和杨乐之他们潜入惊袅城,就听说过黑页丹。

    这丹药的效果几乎和灵气灌体一样,简直是最顶级的低阶丹药,没有之一。

    如果墨铠能弄来几颗,那也是意外的收获。

    “哼!

    “大胆狂徒,竟敢咆哮惊袅城,今天我们师兄弟,必然会让你碎尸万段!”

    这时候,从城门内,走出来五个阳向族。

    他们每个人都捏着兵刃,浑身杀气腾腾。

    立功的好机会啊。

    神长老突破绝巅在即,而且他老人家还在城墙观战,今天如果能斩杀这狂徒,一定可以在神长老面前留下好映像。

    因为这次功劳,自己甚至有可能踏入八族圣地。

    所以,这五个师兄弟,简直和看见了生肉的野兽一样,恨不得立刻将苏越撕碎。

    当然,他们心里也好奇。

    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蠢货?

    明明都没有见过你,你哪来这么大怨气?

    谁羞辱过你?

    自己臆想的?

    “一起上,还是单挑。”

    苏越没有废话,他缓缓举起战刀,很平静的注视着五个阳向族。

    都是五品高阶。

    一起上的话,苏越即便是赢,也可能要被打成半死。

    但墨铠在场,对方不可能一起上,太欺负人。

    ……

    “墨铠,你现在领着你徒弟滚,还能保住他的命,如果等我惊袅城勇士出手,他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苍疾冷笑。

    他知道这五个师兄弟,在五品武者里,这五人立功不少。

    黑页欣慰的点点头。

    这五个师兄弟虽然不是自己的直系弟子,也算是师侄辈。

    能在苍疾面前立功,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我徒儿既然在惊袅城受了委屈,那我就得做主,就得让他出了这口恶气。

    “你苍疾不好惹,我墨铠就好欺负吗?

    “一对一单挑吧,我让你们看看,我墨铠之徒的厉害。”

    墨铠冷笑着。

    他虽然一副从容,但心里其实也慌的一批。

    但苏越通过乌鸦已经通知过自己,他有把握对付五品。

    他已经和墨铠说清楚,要让墨铠帮忙镇压宗师,自己要杀个痛痛快快。

    而且墨铠也不是没有后路。

    只要苏越濒危,他就会亲自出手,带着红锅离开。

    反正不可能让徒儿送命。

    其实墨铠还有个小心思。

    他知道红锅来自八族圣地,同样,他想利用惊袅城的武者,看看红锅到底是什么天赋。

    四品诛杀五品,这确实是八族圣地后辈才有的能力。

    ……

    “神长老,紫铜请求出战。”

    就在墨铠话音刚刚落下,五个师兄弟里,最弱的紫铜,一步向前,赶紧邀功。

    这种机会不多啊。

    其余四个师兄弟气的肝疼。

    就你不要脸。

    “我紫雄也可以出战,保证一击必杀。”

    “我也可以出战。”

    顿时间,几个师兄弟争先恐后。

    苏越冷笑。

    找死都这么积极,也真该给你们这些年轻的阳向族上上课了。

    “好,就紫铜你先上。

    “今日你如果能三招斩杀这个畜生,我赏你一颗黑页丹。”

    黑页城主大袖一甩,音浪滔天。

    你墨铠暗算我,欺负我,那我今天就弄死你徒弟,让你也肝肠寸断。

    苍疾点点头。

    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以墨铠对徒弟的看重,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红锅死。

    万一红锅命悬一线,墨铠就只能冲出去救人。

    红锅的死活,苍疾根本就不在意,他只是希望墨铠能离开惊袅城。

    只要他擅自冲出去,就不可能再回来,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安逸的守在惊袅城,等待自己彻底突破。

    这是好事。

    天大的好事。

    “慢!”

    突然,墨铠皱着眉制止道。

    “嗯?墨铠,你怂了吗?

    “如果你不敢让你徒弟接受挑战,那就让他自断双臂,算是赎罪,然后你带着你的杂碎一起滚。”

    苍疾心里一个咯噔,但他脸上还是嘲讽的表情。

    现在墨铠在惊袅城,他可以威胁到不少宗师,否则苍疾早就下令,让人们去围杀红锅了。

    可惜,他不敢不惜一切下令。

    这群宗师其实无所谓,苍疾是怕墨铠发疯,去杀许白雁。

    所以,这是个平衡。

    他只能指望手下公平对战,将红锅打成濒死状态,到时候墨铠才会不惜一切冲出去救人。

    “可笑,我徒儿天赋纵横,宗师之下无敌手,我怎么可能退缩。

    “我只是觉得就这样打,有些没意思,不如加点筹码如何?”

    墨铠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随后,他盯着黑页,阴阳怪气的笑道。

    “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苍疾寒着脸。

    墨铠这畜生,小手段简直层出不穷。

    “我徒儿杀人,要浪费气血,他的气血谁来补?

    “这样吧,我徒儿如果能杀你一个五品,你就要付出10颗黑页丹当辛苦费……我觉得不过分。”

    墨铠阴森森一笑。

    “你痴心妄想!”

    黑页首先忍不了。

    你杀我惊袅城的武者,还要让我惊袅城城主给你赔偿。

    你还敢更过分一点吗?

    “既然你不愿意付出一颗黑页丹,那我就杀一个六品,这样我徒儿的委屈才够公平。

    “五品杀四品,输了都不付出点代价,合适吗?”

    墨铠目光在不少六品冲锋将军身上游走。

    顿时间,不少六品下意识退缩一步。

    墨铠是九品。

    他要诛杀一个六品,简直是易如反掌,而苍疾神长老还有重伤在身,他根本就挡不住墨铠啊。

    这简直是灾难。

    “10颗不可能,但一颗,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苍疾冷笑。

    他得给墨铠一个离开惊袅城的理由。

    “一颗,苍疾你也是个神长老,你在这打发乞丐呢?

    “黑页不过就是个奴仆,如果是我,我就是扒了他的皮,也会完成诺言!”

    墨铠讥笑一声。

    “你不用激我,你的徒弟只配得上一颗黑页丹。

    “如果同意就战,如果不同意,就领着你的徒弟,立刻滚蛋!”

    苍疾摇摇头,一脸冷漠。

    他倒不是指挥不了黑页,只要自己一句话,黑页拼着重伤,100颗黑页丹都能凝聚出来。

    只是根本没必要。

    和墨铠对峙,自己不能永远都落下风,这样会被其他种族的九品给笑死。

    一颗黑页丹,和打发乞丐一样,其实是对墨铠的一种羞辱。

    从墨铠的表情上就可以判断出来。

    他很愤怒。

    “你……”

    墨铠是真的愤怒。

    一颗黑页丹,根本就是在恶心人。

    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斩一个六品,用来先立立威。

    ……

    “我红锅同意。

    “但我有个条件,希望师傅可以替徒儿做主!”

    这时候,城墙下的苏越朗声说道。

    意外之喜啊。

    对苏越来说,他原本只是想斩杀一些五品武者而已,谁知道还有黑页丹这种东西。

    一颗就一颗吧,不少了,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什么条件?徒儿尽管说。”

    墨铠看着城墙下孤独的红锅,心里说不出的惭愧。

    只要红锅能提出来,他都会尽量满足。

    苍疾和黑页也盯着苏越。

    墨铠诡计多端,他这个徒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知道有什么阴谋诡计。

    “我杀惊袅城一个五品,你就要给我一颗黑页丹。

    “我杀10个,你就得给我10颗。

    “等我杀够100个,我就会罢手,也算是出了惊袅城羞辱我的恶气。

    “但惊袅城的武者卑鄙无耻,我觉得他们会以多欺少,所以徒儿请求师傅做主。

    “我红锅今天以一当百,只要是宗师以下的武者,我红锅单挑所有,来者不拒,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百个,我就杀一百个!

    “一颗脑袋,我换你一颗黑页丹。

    “惊袅城,你可敢应战?”

    苏越的声音,回荡在长空,话语中充斥着睥睨天下的锋芒。

    城墙下,所有阳向族都被震撼到哑口无言。

    这小子,莫不是个脑残?

    以一当百。

    你在做梦?

    “不愧是八族圣地出来的狠人,做事情果然霸道绝伦,我都被你震了一下。”

    墨铠点点头,心里一阵感慨。

    在四品的时候,墨铠自问也可以勉强杀个五品。

    但让他车轮战,挑战100个五品,他做梦都不敢。

    可徒儿红锅,竟然叫嚣的这么响亮。

    够胆。

    就是不知道这种胆量,能活多少年,这是个问题。

    “哈哈哈,你欺人太甚,小小毛贼,你为什么要羞辱我惊袅城!”

    苍疾还没有开口,黑页已经沉不住气,他被气的差点吐了血。

    假如你是个宗师,你是个九品,你这么嘲讽惊袅城,黑页也就认了。

    可你一个小小的四品,蝼蚁一样的玩意,你有什么资格嘲讽惊袅城。

    “我问你,敢还是不敢?

    “今天我杀够99个五品,我就饶了你惊袅城,代价就是你黑页城主的黑页丹。

    “我红锅可以不杀满100,但我要在你惊袅城的灵泉内,修炼三天三夜。

    “你惊袅城可敢?

    “你苍疾可敢?

    “你黑页可敢?”

    苏越举刀,遥遥指着苍疾,眼睛里是说不出的轻蔑。

    能在惊袅城灵泉修炼,可以有事倍功半的效果,这里毕竟是大型城池,灵泉灵气之浓郁,根本用言语形容不过来。

    “我受不了了,你个小毛贼,简直欺人太甚!”

    还不等苍疾开口说话,最前方的紫铜已经愤道了极致。

    他脚掌很很一踏地面,手从的长刀已经是朝着苏越面门斩下。

    速度很快。

    刀锋的角度很凌厉。

    但可惜,他并没有用全力,可能是留手,还想酝酿下一招。

    唰!

    苏越瞳孔收缩,身躯微微一侧。

    随后,他抓住紫铜的一个僵持时间。

    唰!

    手中刀芒一闪,空中发出一道锐利的音波。

    “垃圾!”

    刀弧落下。

    紫铜目瞪口呆。

    谁都没有看到,紫铜的脖颈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线。

    他身躯随着惯性再向前冲,可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对肉身的控制。

    没错。

    紫铜的首级,已经被苏越一刀斩下来。

    他不该试探苏越这一招。

    他也不该将杀招酝酿在第二招。

    紫铜更加没有想到,苏越的战斗本能,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并且厉害的多。

    苏越心里也冷笑。

    他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是地步。

    简直是瞌睡给了个枕头。

    如果是用拳脚去一对一决战,苏越不可能一次打败100个。

    没办法,拳脚做不到秒杀。

    如果是群攻,苏越反而喜欢拳脚,毕竟自己不可能被乱刀砍死。

    但这里不是深楚城,这是生死仇杀台。

    一招斩敌,一击毙命。

    苏越得到了最佳的发挥平台。

    他不喜欢一对一拳脚战,因为会浪费气血。

    他最喜欢一对一的兵器战,一击毙命,干脆利落,不会浪费额外的气血,不会造成自己体力不支的情况。

    而且在墨铠的规则压制下,惊袅城不可以一拥而上,只能一个又一个的来送人头。

    爽爆了。

    谁都没有察觉到,苏越的地狱环上,又多出了一颗魔蛊。

    嘭!

    一秒之后,紫铜直挺挺的趴在地上,尸首已经分家。

    他头颅滚在远处,尸体的手脚还在颤抖。

    紫铜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区区四品武者,可以秒杀了自己。

    为什么!

    凭什么!

    他的刀,为什么可以那么快,为什么会斩的那么准。

    全场寂静,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所有人都盯着紫铜的尸体,口干舌燥。

    开什么玩笑。

    紫铜虽然不是五品巅峰,但也是五品高阶的强者,他怎么可能被一招秒杀。

    这根本就不真实。

    “惊袅城,你记得你们那时候羞辱我的嘴脸吗?

    “我红锅回来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少年穷!”

    唰!

    苏越一刀将紫铜的首级挑起来,同时,他声音也扩散的很远。

    把退婚语录用在这里,好像有点不合适,但一时间苏越又想不起什么嚣张的话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墨铠之徒,果然名不虚传。

    “你惊袅城上下,难道全部都是用丹药喂养起来的气血猪吗?

    “我徒儿只是个四品,你们还有没有一个能打的?

    “黑页,立刻给老夫把黑页丹凝聚出来,我要现在就赏给我徒儿!”

    墨铠一声狂笑,其音浪之雄厚,连大地都被震除了一道道沟壑。

    随后,墨铠目视着许白雁闭关的地方,也算是对苍疾的一种威胁。

    “黑页,愿赌服输,给他一颗黑页丹!

    “墨铠,你徒弟说要挑战我惊袅城100个五品,今天我苍疾就随了他的愿。

    “你要战,那便战!

    “接下来谁愿意出战?”

    苍疾眯着眼,一张脸铁青到简直能滴出水来。

    丢人啊。

    他心里的气,不仅仅是因为墨铠,还有惊袅城的不争气。

    你哪怕酣战到气血枯竭被杀,也情有可原。

    一招被秒,简直就是个笑话。

    “哼,紫雄你出战!”

    黑页抬起手掌,一颗漆黑的丹药,在他指尖直接出现。

    随后,黑页屈指一弹,黑页丹到了墨铠手里。

    城门下,由于紫铜的死,所有五品都开始惧怕红锅。

    废话。

    紫铜可是五品高阶,他甚至在战场上也斩杀过不少人族武者。

    可这样的勇士都被一击秒杀,谁还敢去送命?

    刚才还争先恐后的五品,一个个开始退缩。

    但听到黑页的点名后,紫雄黑着脸走出来。

    “你刚才斩杀紫铜,已经用尽了杀手锏吧,我就不信,你还能逆天吗!”

    紫雄不敢大意。

    他出手就是自己的巅峰状态,刀芒之凌厉,仅仅是余波,就已经将地面斩出了纵横交错的刀痕。

    “太慢!”

    然而,苏越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冷笑。

    他在刀芒的笼罩中,犹如一颗暴风雨中的枯叶,虽然看上去岌岌可危,但每一次都能在极限的状态中,闪开刀芒。

    而紫英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

    “你已经死了!”

    突然,苏越胳膊一动,一直垂在身侧的刀刃,爆斩而起。

    刀芒犹如黑夜里的一颗星辰,无比璀璨。

    这颗星辰,穿透了紫英的喉咙,无比精准。

    对!

    苏越这一刀尖,出现在他后脑勺。

    嘭!

    紫英跪倒在地,他手里的兵器已经脱手,他抬头看着苏越,不相信自己已经战败。

    “惊袅城,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

    苏越缓缓拔出兵刃,随后一脚踢开紫雄尸体,轻蔑的藐视着苍疾。

    ……

    “黑页,丹药!”

    城墙上,墨铠朝黑页勾了勾手指。

    连他自己都意外,红锅为什么会这么优秀?

    难道是沾染了自己的霸气?

    一定是这样。

    有其师,必有其徒,

    ……

    今天只能更这么多了,外面电闪雷鸣,作者君怕电脑牺牲,明天尽量多补点!

    抱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笑傲之问道巅峰〕〔超凡医仙〕〔张牧李晴晴〕〔独宠我的闯祸小松〕〔血精灵崛起〕〔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嫡女炼丹师〕〔凶兽异闻录〕〔幽幽千千夜〕〔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