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途璀璨:她比总〕〔神医妙相〕〔总裁撩你上瘾了〕〔第一战神〕〔穿越后,我成了国〕〔第一战王〕〔贴心萌宝荒唐爹〕〔掌家小萌媳〕〔青云端〕〔双世谋妃〕〔奶爸至尊〕〔神医娘亲很凶萌〕〔我修了个假仙〕〔都市最强医仙〕〔最佳女胥林羽〕〔神医帝凰:误惹邪〕〔林羽〕〔我的专属女友〕〔云少的替身娇妻〕〔法医狂妃,别太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3章 大魔头进城
    “下一个,继续!

    “他不死,你死!”

    黑页给了苏越第二颗黑页丹,而苍疾阴沉着脸,直接指着第三个五品。

    苍疾心里已经无比震怒。

    丢人现眼。

    他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憎恨墨铠。

    别人强大,那是别人苦修的成果,你憎恨也没用。

    苍疾愤怒的地方,是惊袅城的低阶武者,为什么会这么弱。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大问题。

    由于自己专心修炼,是不是对手下,太过于放纵和心软。

    这根本就是在扇自己的脸。

    苍疾已经痛下决心,今天我惊袅城就是用命去填,也要耗死你墨铠的徒弟。

    那些死亡的弱者,根本就死不足惜。

    “神长老,这……”

    黑页一愣。

    还打?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墨铠这个徒弟太强。

    论单挑,他根本就是无敌状态。

    五品高阶的统领,那都是一刀一个,即便派遣来五品巅峰又能如何,最多再纠缠几招而已。

    这场比斗,明显是墨铠在算计惊袅城,完全就没有意义啊。

    手下输了命不说,自己还得付出气血去凝聚黑页丹。

    赔钱买卖。

    甚至,这是墨铠算计自己的阴谋。

    “继续,给我战!

    “黑页你聋吗?

    “立刻把惊袅城所有五品都召集起来,今天你们杀不了这个红锅,就给本尊集体自尽。

    “这么多年,我苍疾要丹药给你们丹药,要资源,给你们资源,这就是你们的回馈?

    “一群五品,连个四品都战不过,还有什么脸面活在惊袅城?

    “黑页,你身为惊袅城城主,这件事情以为和你关系吗?

    “你太无能,我太失望!

    “今天如果100人车轮战,还杀不死红锅,那你就给我凝聚出100可黑页丹,不让你伤筋动骨,你根本就学不会什么叫严苛。”

    苍疾一巴掌甩在黑页脸上。

    他言语虽然没有太激烈,但就是这种被压抑的平静,才更加令人胆寒。

    这一幕,连墨铠都吓了一跳。

    但随后再一想。

    如果是自己的茂妖城,被一个四品武者来一个杀一个,自己应该比苍疾都要愤怒。

    哪怕红锅是个五品,他都不会这么气。

    真的是丢人现眼。

    低阶武者的厮杀,往往没有那么多花哨,就是修炼不够而已。

    “哈哈哈,苍疾啊,你仗着自己修为高深,活蹦乱跳,原来手下都是些浑水摸鱼的小丑,原来你惊袅城就是养活了一群蛀虫。

    “怪不得,你能杀了林东启,而你的手下,连几个俘虏都守不住,怪不得你的惊袅城竟然能被赵启军团给炸了。

    “还有,你妻子被抓,真的和你手下这群猪,没关系吗?

    “可笑啊。”

    墨铠一声狂笑,言语中说不出的嘲讽。

    “哼,墨铠,你不用高兴的太早,今天你徒弟既然开启车轮战,我惊袅城就是用命填,也会斩了他。

    “到时候,你别心疼徒弟!”

    苍疾狠狠捏着拳头。

    提起花桃蝶,他对惊袅城更加失望。

    是啊。

    和人族开战,我苍疾能斩了人族九品的大将。

    可我的手下呢?

    简直就是一群活猪,如果不是图月勇士,惊袅城的军团,又是些什么玩意?

    我妻子被抓,为什么没有武者自爆救人?

    太放纵。

    是我的疏忽,间接害死了花桃蝶啊。

    “神长老赎罪!”

    黑页连忙跪下,一脸惭愧。

    城墙上的所有宗师,也全部都跪下,瑟瑟发抖。

    苍疾怒到极致的时候,他真的连黑页都敢杀。

    其实这些宗师们也能理解苍疾的愤怒,惊袅城由于图月勇士的原因,普通武者确实要弱一些。

    这也没办法。

    上战场的时候,图月勇士以自爆开路,这时候人族已经被杀的够呛,剩下的武者冲上去也是捡人头。

    久而久之,他们对修炼就有些懈怠。

    祸兮福所倚。

    图月勇士的存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

    “今日如果红锅不死,你们这些宗师,就准备受刑吧!”

    苍疾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下来。

    火大啊。

    重新振兴惊袅城,刻不容缓。

    ……

    城墙下。

    苏越嘴角微微一笑。

    看来,苍疾已经歇斯底里,他根本就不在乎这群五品武者的命。

    “下一个!”

    长刀高举,苏越嘴里含着一颗气血丹。

    虽然每杀一个人,都会消耗一些气血,但苏越可以慢慢补充,不至于枯竭。

    唰!

    下一个五品逃无可逃,他沉着脸走出来,总觉得自己不可能死。

    车轮战之下,你气血迟早会枯竭,而且精神力也会不同程度的疲倦。

    你就是战神,你也得受伤。

    嗖嗖嗖嗖!

    刀芒笼罩,漫天都是利刃的轨迹,无比凶残。

    而苏越,却游刃有余的闪避着,他脸上甚至是嘲讽的冷笑。

    而且苏越发现了一个问题。

    惊袅城武者对战法的掌握,好像并没有那么纯熟。

    而且这些五品的战争本能,也根本不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唰!

    找到空隙,苏越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斩出了很诡异的一刀。

    犹如毒蛇咬住了你的命门,就这样,又一个五品丧命。

    “太弱!”

    苏越摇摇头,用死者的衣袍,擦了擦自己的长刀。

    和深楚城的五品犯人们比起来,真的有些弱。

    是因为图月勇士?

    突然,苏越反应了过来。

    也对。

    如果队伍里有图月勇士这种死士,他们这些后方的武者,根本就没有必要卖命。

    战斗本能,往往是在生与死的状态中领悟,这是一种本能,任何师傅都没办法传授。

    这和丹药无关!

    “下一个!”

    认清了惊袅城的武者真相后,苏越对自己更加自信。

    下一个五品,战战兢兢的走出来,他已经被吓破了胆。

    对付一个没有战意的武者,苏越更是轻描淡写的斩杀。

    招式漏洞百出,精神恍恍惚惚。

    这种状态,也敢上战场?

    可笑!

    ……

    惊袅城内,除了一些特殊岗位,其他战斗营里的五品统领,全部被集中起来。

    有些五品甚至还在睡觉,他们在睡梦中就被宗师拎起来。

    经过口口相传,这群五品,终于知道了城外的战争,有些五品开始慌乱,但没有一个人敢逃走。

    “这次,神长老是不是要咱们送命啊!”

    一个统领心脏狂跳。

    他只是个五品初阶,昨天才刚刚突破。

    原本是件开心的事情。

    可谁能想到,今天就遭遇了强者踢馆。

    冤枉啊。

    这个五品恨不得立刻掉回到四品。

    他的统领宴都还没来得及举办,这简直是史上最悲催的五品。

    “哼,一个个仰仗着图月勇士卖命,在后方好吃懒做。

    “今天神长老已经下令,那个红锅要杀够100个,你们排队去送命吧!”

    七品的营将军怒斥道。

    这群蠢货,真是越看越气愤,难怪神长老震怒。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将军救命啊!

    “我三舅是黑页城主,让他想想办法吧。”

    一个穿着考究的五品统领走出来。

    这是个五品巅峰,虽说是五品,但平日里和六品宗师都称兄道弟,和七品营将军也都熟悉。

    没办法,城主的外甥,谁都要照顾一二。

    “没用的。

    “惊袅城这次丢脸丢大了,被一个四品武者一刀一个,神长老震怒,就连黑页城主都被扇了一耳光。

    “但你们也别太灰心。

    “那个红锅毕竟只是四品,他的气血值和精神力有限,我们估计,他杀到20多个武者的时候,一定会开始疲倦。

    “你们是车轮战,终究会有一个能杀了他!”

    另一个营将军鼓舞士气。

    “为什么不让图月勇士出战啊?

    “直接自爆,拖着他同归于尽!”

    又有一个五品站出来问道。

    这同样是个关系户,是一个八品副城主的孙子。

    “你想得美。

    “红锅的师傅是墨铠,他也是个九品,你觉得墨铠会允许图月勇士出战吗?

    “图月勇士最强的作用是在混战中自爆,单挑能力还不如一个四品。偏偏红锅那个畜生速度极快,图月勇士即便是自爆,也很难波及倒他。

    “还有,你们真的就那么蠢吗?

    “这次苍疾神长老丢了脸面,他是要肃清惊袅城的修炼氛围啊。

    “你们不知道居安思危,一直在图月勇士的阴影下安逸,现在报应终于来了。

    “如果你们任意一个能骁勇善战,至于被一个四品堵在门口杀吗?”

    营将军扯着嗓子怒骂道。

    恨铁不成钢啊。

    这其实就是惊袅城的顽疾。

    在惊袅城,低阶战场有图月勇士,普通的武者都有小心思。

    他们不会在战法上浪费时间,等突破到宗师之后,才会开始修炼宗师的手段。

    但谁能想到,今天跑出来一个红锅,打碎了惊袅城的遮羞布,最终却让苍疾震怒。

    说到底,也是活该。

    “所有人,抽签!”

    随后,一个六品上前,扔下一群木棍。

    木棍上有数字,但被泥巴挡着,抽到几,就算几。

    今天的抽签,没有关系户,谁都跑不了,这是苍疾神长老的命令。

    ……

    城墙下。

    苏越已经杀了12个五品。

    而墨铠的择兽皮里,多了12颗黑页丹。

    很明显。

    黑页城主的脸色很难看,就像是大病了一场一样。

    苍疾气的咬牙切齿。

    废物。

    都是一群废物,全部都是被一刀斩杀,就连一个能坚持到第二刀的都没有。

    这得多废。

    明明是车轮战,竟然对方能占据了上风。

    荒谬啊。

    扑棱棱!

    墨铠满脸微笑,就这样一脸讥讽的看着苍疾。

    这时候,他肩膀上的乌鸦飞向了苏越。

    “墨铠,你这乌鸦是怎么回事?”

    苍疾屈指一弹,就要弄死乌鸦。

    啵!

    然而,他弹出去的气血,却被墨铠挡住。

    “这是我徒儿的宠物,它要寻找主人,你也要管吗?

    “苍疾你是不是被气傻了?一个连品阶都没有的乌鸦,你也怕?”

    墨铠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哼,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苍疾狠狠一甩袖子。

    真的是气。

    黑页站在旁边,低头不语。

    说真的。

    他能理解苍疾神长老的愤怒之情。

    看着一个个五品被斩杀,黑页也被气的够呛。

    简直就是一群活猪。

    不对,地球的猪,可能都比他们强。

    “人呢?为什么没有人去出战?苍疾,你惊袅城的五品,都死绝了吗?

    “要不,你派遣图月勇士去试试?”

    城门外的五品,已经被杀光。

    墨铠摇摇头,故意嘲讽道。

    图月勇士虽然是五品,但除了自爆,更是一无是处。

    对付图月勇士,苏越要更加简单,只需要跑就对了。

    这100颗黑页丹,墨铠替徒弟拿定了。

    “墨铠,你用不着满嘴废话,图月勇士不善单打独斗,你是自己蠢?还是当我和你一样蠢?

    “今天我惊袅城哪怕是付出100个五品的性命,也会完成约定。

    “不管今天是输还是赢,对惊袅城都不是什么坏事,起码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

    苍疾平静着脸,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缓缓的说道。

    “哈哈,安慰自己的本事不错!”

    墨铠冷笑了一声。

    ……

    城墙下。

    苏越还在等待着下一个对手。

    这时候,当初送信的乌鸦飞到自己肩膀上。

    嘎嘎!

    “徒儿,为师看你的战斗几乎是天衣无缝,也没有帮你的必要。

    “这里有为师自创的一道小口诀,可以让你斩杀一个五品的时候,吞噬他们一点点的气血,也好用来恢复你的气血。”

    嘎嘎!

    嘎嘎!

    乌鸦呱呱叫,苏越眉头一皱。

    这是墨铠通过乌鸦,再向自己传授战法。

    战法本身并不算复杂,通过妖语,墨铠也算是言传身教,所以苏越学习的很快。

    吸收死亡敌人气血,从而让自己气血快速恢复,越战越勇。

    当然,理想很好,但现实有点骨感,这战法吸血的效果有限,也就能抵丹药20的效果。

    “不错的小战法!”

    苏越点点头。

    在这种极限的状态下,能有这么一个战法辅助,也可以算是雪中送炭。

    毕竟是车轮战,能多一点气血,就多一分赢的希望。

    就像在打游戏的时候,能有一把饮血剑,那该多爽。

    轰隆隆!

    惊袅城大门开启。

    苏越嘴角微微一笑,他眼睁睁看着一大批五品如丧考妣的走出来,手中的刀都在颤抖,那是在兴奋。

    没想到啊,刚来惊袅城,就送来一份大礼。

    今天我苏越的影分身术,一定要修炼成功。

    “杀!”

    惊袅城的五品们已经抽签决定了出战顺序,他们根本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一号签的勇士冲出来。

    他龇牙咧嘴,似乎要和苏越同归于尽。

    可惜,苏越一个闪烁,刀刃瞬间毙了他的命门。

    这仅仅是个五品初阶,气血比自己少1000多卡,简直就是出来搞笑的。

    “继续!”

    苏越手掌一甩,这时候,从死亡武者的身上,涌现出一道神秘的红光,直接钻进了苏越体内。

    “我看你能嚣张多久!”

    第二个五品也冲杀上来。

    “你还有点意思!”

    这是个五品高阶,看他冲杀的姿势,和最开始的五个阳向族有点不相上下,起码是上过战场的五品。

    这种,最该杀。

    ……

    城墙上。

    墨铠长长嘘了口气。

    欣慰啊。

    我墨铠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能遇到这么优秀的徒弟。

    饮血战法虽然不算复杂,但也达到了卓越战法的等级,可我徒红锅,竟然那么短时间就能学成。

    命数。

    这简直是我墨铠的命数。

    自己要成为绝巅,徒儿又这么优秀。

    我墨铠这一生,几乎圆满。

    这就是天命。

    “苍疾,我欣慰啊,你能理解我吗?”

    随后,墨铠又使劲拍着苍疾的肩膀。

    此时此刻,他真想有个至交好友,能分享自己的喜悦。

    高兴。

    那是说不出的高兴。

    墨铠不炫耀一下,肚子都疼。

    “滚!”

    墨铠高兴,可苍疾气的脸色铁青。

    黑页一脸死了全家的模样,只是不断的凝聚这黑页丹。

    他已经奔溃。

    如果自己真的凝聚出100颗黑页丹,那自己的实力,将坠跌到八品初阶,甚至有可能连八品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对别人来说,很难有品阶坠跌的情况。

    可黑页情况特殊,如果气血一直消耗下去,说掉就掉。

    黑页要疯了。

    他恨为什么自己这么蠢,为什么平日里没有好好督促武者修炼。

    ……

    城墙下。

    苏越身后的尸体越来越多。

    30具。

    50具。

    80具。

    有些尸体叠起来,各个面色狰狞,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视觉效果。

    那些还没有出战的五品,早已经被吓破了胆。

    这个红锅,简直就是个大魔王,简直就是个杀神,根本没有一点点人性。

    他们看着远处的尸体,一个个瑟瑟发抖。

    要知道,就在之前,他们还在自己身旁,可现在,就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下一个!”

    苏越浑身浴血,本身的杀气,再加上吸血效果,竟然给人一种刚刚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错觉。

    “三舅,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下一个出场的五品,正是黑页城主的外甥。

    他早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

    之前还望着前面的武者能杀了红锅,可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自己走出去,下场就是一个死。

    可他不想死。

    真的不想死啊。

    再过一段时间,原本可以突破到六品。

    真的不想死。

    “废物!”

    苍疾已经被气的几乎要冒烟。

    弱就算了,竟然还这么怂。

    现在又闹出这么一场闹剧,丢人到家了。

    “违抗军令者,斩!”

    黑页转头看着自己的外甥,瞳孔里杀气弥漫。

    简直就是个不争气的畜生。

    都到了这种地步,看不到我自己都自身难保吗?

    还敢求饶?

    还嫌神长老不愤怒吗?

    别连累我啊!

    “这……”

    羁押着五品们的宗师,面面相觑。

    他可是黑页城主的亲外甥啊,平日里,黑页城主还特别宠爱。

    “给我斩……都聋了吗!”

    黑页被气的差点咽了气。

    还嫌我不够惨吗?

    还敢包庇这种蠢货。

    墨铠看了眼黑页。

    确实惨。

    眼圈发黑,脸色蜡黄,整个人眼看着就消瘦了一圈。

    也难怪。

    这黑页丹,几乎就是在抽黑页的命啊。

    你说你,没事干乱吃什么妖兽!

    “三舅饶命啊,我不想死……呃……”

    这个五品嚎啕大哭。

    看他还是被七品营将军捏碎了喉咙,他死的并不痛苦。

    “唉,给你留个全尸吧,谁让惊袅城遭遇这种浩劫呢!”

    营将军也无奈。

    这一幕,让其他五品更加绝望。

    除了死,他们根本没有第二条路。

    “呼……还剩下20个,我的气血,也开始枯竭。

    “但愿能坚持把。”

    城门对面,由于浑身是血,别人也看不到苏越的表情。

    其实他的瞳孔,也是说不出的疲惫。

    一连战了80多场,哪怕是铁打的武者,也该扛不住。

    也幸亏有墨铠的吸血战法,否则苏越现在就搏命了。

    其实苏越也是想多了,他真正开战的时候,和想象中不一样。

    由于黑页外甥的死,后面的武者非但没有太勇猛,反而是一个比一个怂包。

    苏越杀了六七个之后,感觉到了诡异。

    如果说之前那些武者,有些实力还马马虎虎,甚至有几个还极限操控,砍了自己两刀,毕竟羊群里,也总有几个敢舍命撞死你的。

    可最后这些武者,简直弱的像是笑话。

    难道……后面的都是关系户?

    苏越杀到最后,满脑子疑惑,同时,他也越来越靠近真相。

    对,没错。

    最后的这群武者,全部都城惊袅城的关系户,虽然看上去年记都不大,各个都是五品,算得上是年轻有为。

    但他们其实都是气血武者,对战法一窍不通,上战场,也是在宗师的保护下混功劳。

    平日里开战,都是混战,可以滥竽充数。

    可如今要一对一厮杀,一个个和赴死一样,早已经被吓破了胆。

    哪怕是抽签,又怎么可能真正公平呢,当然是没关系没背景的先上!

    就这样,苏越莫名其妙,就杀够了100个五品。

    看上去,死了100个五品。

    但仔细算一算。

    能打的,超不过25个,这些和苏越还交手了十几招,苏越的伤,也是来自这几个武者。

    其他的,有40多个象征性的出招,苏越虽然一击击杀,但也付出了不少精力。

    其余的,都是彻彻底底的垃圾,纯粹的气血武者,实战能力弱的一批,白小龙都可以一招击杀。

    苏越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顺。

    惊袅城外强中干,在低阶战场,武者们根本就弱的可怜,如果不是图月勇士,他们哪里是赵启军团的对手。

    杀够了100个五品,苏越抢来的长刀也卷了刃,他直接丢弃了兵器,随后朝着惊袅城的大门走去。

    沿途,剩余的几个五品根本不敢直视苏越的眼睛,他们差点瘫痪在地上。

    轰隆!

    巨响荡开,城门摇晃。

    苏越一脚踢开惊袅城的大门,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给城外留下满地亡魂。

    苍疾没有阻拦,黑页没有阻拦。

    拦什么拦,有什么脸去阻拦。

    “徒儿,你终于回来了!”

    墨铠从城墙上飘下去,轻轻拍了拍苏越肩膀,同时,他的一缕气血也飘到苏越体内。

    顿时间,苏越身体的伤势,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着。

    墨铠眉头一皱,更加惊讶。

    我徒红锅的肉身,也是出类拔萃,炼化九品气血都丝毫不费力气。

    要知道,苏越在茂妖城,也得到了一场机缘,他的阳向族肉身,根本就不弱于人族的三洗肉身。

    “我要在惊袅城的灵泉,修炼三天三夜。”

    苏越看着墨铠,很平静的说道。

    100颗黑页丹,再加上惊袅城灵泉修炼,苏越的气血值又可以进步一大截。

    好运气。

    “苍疾,听到我徒儿的要求了吗?你愿赌服输,还不速速去安排!”

    墨铠转头,又盯着苍疾说道。

    “神长老,不能答应他,这小子杀了惊袅城这么多五品,他根本不配染指灵泉。”

    黑页等一群宗师连忙跪下。

    今天真是惊袅城最屈辱的一天。

    “你们有什么脸面阻止?

    “硕大的惊袅城,被一个四品武者,杀得片甲不留,你们还不去反省自己吗?

    “今天深夜,惊袅城所有宗师,每人抽十鞭子,黑页你亲自去行刑。

    “等你行刑完之后,再让每个宗师,抽你10鞭子,如果被抽死,那是你活该。”

    苍疾眯着眼。

    惊袅城自由散漫,垃圾遍野,真以为我苍疾不懂得发威吗?

    别说那群五品,哪怕是八品死了又如何?

    活该!

    “遵命!”

    众宗师连忙跪拜。

    黑页一脸绝望。

    这次,神长老是要弄死自己啊。

    100颗黑页丹凝聚出去,黑页的境界其实都有些不稳固,简直和重伤了一场一样。

    他还能保持着八品实力,根本就是在硬撑。

    “乖徒儿,好久不见,咱们师徒俩聊聊去。”

    墨铠一脸喜悦,随后领着苏越离开。

    “好!”

    苏越点点头。

    他知道墨铠有话要说,而且自己杀了100个五品,精神疲惫,也需要休息一下。

    所幸,自己的魔蛊地狱已经大成,了却了一件心愿。

    至于许白雁,慢慢再寻找吧,反正都要在惊袅城滞留一段时间。

    老姐,在等等我,你可一定要安全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