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铲牛粪开始的异〕〔万古虚无帝〕〔DNF从剑士开始〕〔我的女友是二货〕〔轩辕圣灵石〕〔小仙女有个红包群〕〔超品战神系统〕〔我是狠人大帝的同〕〔我成了大明改造者〕〔魔血凌天〕〔待墨上花开可缓缓〕〔重生为富〕〔真龙女婿〕〔九零时光微微暖〕〔重来的巅峰〕〔重生极品纨绔〕〔无限之时空召唤〕〔三国之隐帝〕〔钟情于乐尧〕〔我有逆天传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4章 我墨铠是湿境诸葛亮
    “徒儿,离开茂妖城之后,你去了哪里?为师一直在找你,却也一直没有什么线索,最终还是在无尽丛林,才勉强找妖兽,打听到了你的轨迹!

    “说起来,也真是苦了你了,一个三品,横跨无尽丛林,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啊。”

    二人到了墨铠的住处,他拍了拍苏越的肩膀,说不出的唏嘘。

    短短几个月时间,一个三品,横跨无尽丛林,并且能修炼到这种地步,红锅到底吃了多少苦,经受过多少苦难,想想都知道多残酷。

    其实,墨铠能看到红锅眼睛里的疲惫。

    他是真的心疼。

    “当日茂妖城惊变,为了保命,我就提前离开,要逃避人族追兵,我只能往无尽丛林跑。

    “而且我身上还有一些保命手段,虽然九死一生,但起码是活到了现在。

    “当然,师傅的妖惑战法,也帮了很多忙!”

    苏越含含糊糊的解释道。

    其他的场景,让墨铠自己脑补去吧。

    “唉,其实也是我多虑了,你身为绝巅后代,又怎么可能轻易死去。

    “在神州有句老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体肤,苦其心志……

    “徒儿你今天所承受的一切磨难,日后命运必然都将百倍千倍的偿还,今天你可以连战100个五品,就是你苦修的回报。

    “没有九死一生的付出,你也得不到这样的收获!”

    墨铠点点头。

    随后,他二话不说就灌起了鸡汤。

    苏越脸上是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里却是一句马卖批。

    劳资用得着你灌鸡汤?

    如果不是我老爸,如果不是系统,一百个我也死了,还能撑到现在?

    站着说话不腰疼。

    “对了师傅,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随后,苏越皱着眉问道。

    “说!”

    墨铠点点头。

    只要是自己的知道的事情,他肯定知无不言。

    墨铠现在举目无亲,这个徒弟,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绝世战法都要武者献祭,可这妖惑,为什么却不用献祭?”

    苏越一直好奇。

    他回西武后,还查询了不少资料。

    确实,绝世战法都要牺牲献祭一些东西,有时候甚至是肢体。

    可能宗师和九品比较特殊,毕竟老爸的锁链刀并没有缺胳膊少腿,但宗师以下,应该是必须要献祭。

    但自己施展妖惑,就和施展卓越战法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

    “之所以不用献祭,是因为你只是施展了妖惑的最浅显能力。

    “而妖惑最强的状态,则是彻底操控一个妖兽,哪怕你现在还没有突破到宗师,但也有机会操控九品宗师级妖兽。

    “绝世战法,那是一种触及到了天道的东西,你现在实力不够,还有些不明白。”

    墨铠笑了笑解释道。

    “操控九品?我需要付出什么?”

    苏越连忙问道。

    这战法,简直是要逆天啊。

    “付出什么,咱们先不用提,起码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值得。

    “哪怕你是绝巅之后,哪怕你是压气环的武者,但你现在,气血也不可能破了宗师的壁垒。所以你最多可以操控两分钟左右九品妖兽,你觉得有意义吗?”

    墨铠反问道。

    “两分钟?

    “确实,好像没什么意义。

    “师傅你给我的妖惑,是不是还差点内容?”

    苏越皱着眉,随后又抬头问道。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

    “其实这妖惑,还有最后一步,可如果在茂妖城就把最后一步给你,为师的绝巅机缘也就没了!”

    墨铠笑着解释道。

    “徒儿不明白!”

    苏越更加好奇。

    墨铠老东西,一直想利用自己搞事情,但具体什么事情,他又不肯说。

    唯一值知道情报,就是绝巅机缘。

    “当年为师得到木鹦鹉,里面除了妖惑的战法秘籍外,还有一个通向绝巅传承秘境的地图。

    “你当初有没有发觉,木鹦鹉虽然活灵活现,但唯独缺少了双眼?

    “对,木鹦鹉的双眼,就是开启秘境的钥匙。

    “为师不是故意不让你完成绝世战法,而是木鹦鹉的眼睛,还有用。等咱们师徒开启了秘境之后,这两颗眼睛,就可以助你最终完成妖惑。”

    说话间,墨铠屈指一弹,他的掌心上空,果然出现了两颗拇指大的玻璃球。

    漆黑的颜色,闪烁着很神秘深邃的光。

    苏越能感觉到,这两颗玻璃球,就是木鹦鹉的眼睛,而且从眼睛出来之后,他体内的战法烙印,就开始蠢蠢欲动。

    而且苏越还观察到一个细节。

    墨铠拿出玻璃球的时候,施展了虚弥空间。

    对!

    和元星子给自己传承的空间,一模一样。

    当然,墨铠是自己修炼出来的空间,他可以无限制的开启,但能看得出来,墨铠打开也比较吃力,而且里面的空间不可能太大。

    在墨铠的空间里,苏越看到了不少丹药。

    那些丹药,就是他当初从苍疾哪里坑来的九品丹药。

    其实在神州,丹药集团一直想研究九品丹药,但都苦于没有样品。

    如果能把墨铠这些丹药弄回神州,一定可以让神州的高阶宗师,更上一层楼。

    可惜,苏越现在也找不到什么办法。

    当然,面对墨铠的虚弥空间,苏越表现的很淡定,就像是司空见惯了一样。

    “徒儿,你别着急,这里有黑页的100颗黑页丹。

    “咱们先在惊袅城休息几天,正好可以利用惊袅城的灵泉,为师帮你一次炼化了所有黑页丹,你可以将所有药效全部保留在身体里,以后再慢慢炼化,这是最快的修炼方式。

    “但咱们得尽快,毕竟苍疾那畜生很快就可以突破到绝巅,咱们跑的慢了,很容易有生命危险。

    “等你修炼结束,为师带你去绝巅秘境,到时候你帮为师开启秘境后,这两颗眼睛,也就可以助你完成最后的绝世战法。”

    墨铠手掌一挥,木鹦鹉的两颗眼珠子立刻消失。

    同时,他观察了一下苏越的表情。

    果然,不愧是来自八族圣地的传人,面对虚弥空间,还能保持这样的淡然,真的是不简单。

    这些绝巅之后,光是眼界就已经甩开了外界一百倍。

    “开启秘境,师傅你可以突破到绝巅?”

    苏越猛地抬头,随后瞳孔收缩。

    这次不是演技,而是真的震撼。

    苍疾突破,墨铠也突破,一次跑出来两个绝巅,那神州可就真正危险了。

    “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绝巅秘境,只是先找到绝巅的希望,但根据为师的调查,距离突破,也只是时间问题。

    “你放心吧,为师一定可以突破到绝巅,让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墨铠又轻抚了一下苏越的脑袋。

    这个徒弟,竟然由衷的关心自己,他心里暖暖的。

    “嗯,预祝师傅可以早日突破到绝巅,如果需要我的时候,我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苏越连忙抱拳。

    同时,他眼睛里闪烁着熊熊火焰,就如一个迫不及待的野心少年。

    “对了,你施展妖惑最终形态的时候,会让你的一颗眼球,被诅咒之火点燃。

    “诅咒时间,整整三天。

    “这三天时间,你的一颗眼球会进入失明状态,而且会进入一种被堪比被岩浆浸泡的痛苦,是普通痛感的百倍。

    “理论上,三天之后,诅咒消失,眼睛会重新复明,甚至和没有被诅咒过一样。

    “但根据记载,几乎所有施展了妖惑最终篇的武者,全部都生生抠下了自己的眼球,只有那样才能止痛。

    “所以,妖惑最终篇的代价,就是一颗眼球。”

    墨铠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到万不得已,谁又会施展妖惑最终篇。

    没有人可以承受三天痛苦。

    “左眼和右眼,都可以吗?”

    苏越脸色铁青的问道。

    但他的心里,却是一阵窃喜。

    又是个专治牙疼的战法。

    如果是直接瞎,苏越还真就放弃了,毕竟控制一个九品两分钟,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但仅仅是暂时失明,而且疼三天就能恢复,那操作的空间可就大了。

    自己的系统技能,简直是逆天的神技。

    以苏越现在对系统的掌控,他完全可以将残废肢体暂时转移到一颗眼球上。

    反正系统会让眼球瞎一周,同时没有任何感觉。

    但苏越还是担心。

    如果战法诅咒的眼睛随机,那苏越可不敢赌,万一自己提前选择了左眼,战法却诅咒了右眼,简直玩爆了。

    “这个随你心意,你想选择哪个都可以。

    “徒儿,为师提醒你,这不是开玩笑,真的会瞎一只眼,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

    墨铠见苏越很有兴趣,连忙提醒道。

    “嗯,我明白。”

    苏越平静的点点头。

    能选择就好。

    这样的话,绝世战法就完美了。

    自己可以先用系统残废了左眼,然后再施展妖惑最终篇。

    到时候,妖惑最终篇的痛苦感觉不到,自己还可以操控两分钟九品妖兽。

    绝妙的配合啊。

    根据苏越的判断,系统机能大于一切,系统瘫痪了眼球,战法绝对不可能超出界限。

    简直完美。

    “徒儿,其实师傅一直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你。”

    沉默了几分钟,墨铠突然有些犹犹豫豫的问道。

    “问吧!”

    苏越觉得墨铠就是个脑残。

    你装什么大尾巴狼,你问了,我又不敢不答。

    “你在八族圣地,到底是哪个绝巅的后代?”

    终于,墨铠问了直击灵魂的问题。

    没错。

    这个问题,已经折磨了墨铠很久,他真的特别想知道。

    能放任一个小小三品出来闯荡,到底是哪个绝巅?

    阳向族的几个绝巅,墨铠都知道名讳,他得分析一下。

    然而,苏越低着头,一直保持沉默。

    沉默是金。

    苏越也不知道该怎么编。

    他也打听过八族圣地的绝巅,起码名字也知道几个,但真的不能乱说。

    万一某一个和墨铠熟悉,那自己就露馅了。

    既然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说,装得高深莫测一些。

    让他自己猜去吧。

    沉默。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师徒俩就这样沉默着。

    “徒儿,有难言之隐吗?

    “如果为师猜测的没错,你的长辈,应该是青姬洞族尊吧!”

    终于,墨铠叹了口气。

    他说出了自己所猜测的名字。

    闻言,苏越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他不否认,也不承认。

    青姬洞?

    苏越也好奇,他查阅过关于阳向族的书籍,里面没有介绍到青姬洞。

    但阳向族的绝巅祖宗,名字的后缀,都是一个洞。

    比如苍疾。

    如果他也能突破到绝巅,那他的族尊封号,就是苍疾洞。

    洞这个词汇,在阳向族代表着至高无上。

    青姬洞。

    难道是新突破的绝巅?

    反正不敢乱承认。

    其实人族对八族圣地的情报,还是特别的稀少,根本不可能查清楚每一个绝巅族尊。

    “徒儿,节哀吧,青姬洞是咱们阳向族的先行者,虽然他老人家在域外虚空不知所踪,但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见苏越不开口,墨铠又开始了分析。

    而苏越一愣。

    域外虚空?

    看来这青姬洞,八成是个死人。

    “可惜了,由于青姬洞族尊离开,你们这一脉日子过的艰难。

    “怪不得,你小小年纪,有这样的天赋,还是被迫离八族圣地,一定是其他派系干的。

    “简直是卑鄙无耻!”

    墨铠突然又一声怒骂。

    苏越脸色越加铁青,原来这青姬洞的后代,过的不如意啊。

    也对,人走茶凉。

    被被人灭门就不错了。

    “苦了你了。

    “青姬洞族尊之所以去域外虚空,还不是为了阳向族的未来,他的死讯又没有确认,只是命碑碎了而已,一群鼠目寸光的畜生,就认为族尊已死,开始残骸青姬洞一脉。

    “简直是可恨,他们又知道什么。

    “既然湿境外有地球,难道就不会又其他的世界吗?

    “地球弱,是湿境运气好,万一是更强大的世界,那湿境八族和蝼蚁又有什么区别?

    “青姬洞前辈不惜用自己的命,去给圣地探索未来,可到头来,却遭遇这种下场,我墨铠心里不舒服。”

    墨铠一拳砸碎一个桌子。

    能看得出来,他对青姬洞是真的佩服,并不是虚情假意。

    而苏越心里也被震撼的够呛。

    湿境外的世界!

    这不是道门那套理论吗?

    白叶青刚刚才和自己说过,原来在湿境的八族圣地,同样有强者在探索湿境和地球外的世界。

    果然,屁股的位置,能决定脑袋里的思想。

    对于苏越他们这些低阶武者,思维还停留在战场杀敌,建功立业的层次。

    自己的目标,还是想办法突破到宗师。

    而在绝巅强者的心里,却早已经在操心未来可能会遭遇的灭顶之灾。

    不管神州道门,八族圣地的阳向族,竟然也已经在探索。

    这一刻,苏越竟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徒儿,你放心吧。

    “虽然青姬洞一脉暂时没落,但你有我这个师傅,我会让你重新回到八族圣地,并且找那些仇人,一一报仇。

    “你的仇,就是我墨铠的仇!”

    墨铠观察着苏越的神色。

    果然,自己在提起域外虚空的时候,他表情有些震撼,但却不是那种第一次听说的震撼。

    很明显,红锅以前就知道域外虚空这种事情。

    他的震撼,只是震撼自己的聪明,他震撼自己能猜测到一切。

    哼。

    我墨铠是谁,按照神州人的说法,我墨铠就是湿境诸葛亮,你这种年轻武者的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我。

    从苏越的表情判断,他就是青姬洞的后代,可以确认。

    对于这种无根无萍,且一肚子仇恨的徒弟,墨铠目前是更加满意。

    这样,就没有和自己抢徒弟了,也不会白白培养一场,替被人做了嫁衣。

    其实明眼人心里都清楚,青姬洞前往域外虚空,他的命碑已经碎了,那就一定是死了。

    在湿境,一个绝巅可能是无敌的至尊。

    但在域外虚空,谁知道有什么可怕的存在,绝巅死亡,再正常不过。

    “我只是湿境的一个流浪武者,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突破。

    “我不想再提八族圣地。”

    过了一会,苏越嗓音有些嘶哑的说道。

    他还是没有承认什么,当然,也没有否定什么。

    墨铠老兄的脑补能力不错,一顿脑洞分析,莫名其妙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大仇未报的没落贵族人设。

    看来,以后得来一句口头禅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不,你根本不是流浪武者,你是绝巅亲传,唯一的亲传。

    “相信为师,我一定可以突破到绝巅,让你成为整个湿境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墨铠捏着苏越的肩膀,捏的很用力。

    “徒儿会竭尽全力,帮师傅突破。”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苏越猛地抬头,咬牙切齿,瞳孔猩红的说道。

    这场师徒情深的戏,简直连苏越自己都差点被感动。

    “嗯,咱们师徒齐心,一定可以无往不利。

    “徒儿,你今天斩了100个五品,想必也很疲惫,先休息一夜吧。

    “明天师傅领你去灵泉修炼,咱们争取在三天内,把这100颗黑页丹炼化。”

    墨铠担忧苏越的身体。

    “师傅,我想在惊袅城溜达溜达,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苏越突然问道。

    “哈哈哈,当然不会。

    “他苍疾虽然有绝巅资质,但这家伙冒然去杀神州的九品大将,所以现在身受重伤,在没有突破绝巅之前,他根本无法出手。

    “你如果喜欢逛,就尽管逛。

    “如果苍疾的手下敢对你不利,那我就去长老殿地下室,斩了他新收养的公主。”

    墨铠很从容的笑了笑。

    “嗯,多谢师傅,我走一走,透透气。”

    苏越深吸一口气,随后离开了墨铠的住所。

    长老殿地下室。

    这真是个意外的消息,原来老姐被关押的地方,在长老殿地下室。

    ……

    苏越也没有休息,他根本就不需要!

    可能是自己凶名外露,所以在惊袅城已经成了大魔王的存在。

    原本还算热闹的街道,因为苏越的的到来,彻底是一片大乱。

    苏越冷笑一声。

    现在的我,还真是个横行乡里的大魔王,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嘭!

    突然,一个慌不择路的三品武者,撞了苏越一下。

    他原本是要逃跑,可不小心被别人推了一下,又不小心撞上了苏越。

    三品武者摔到在地,瑟瑟发抖。

    远处,街道上不少武者脸色惨白的围观。

    这个家伙,可是杀了100个五品的魔头啊,现在惊袅城的五品严重缺乏,甚至有不少四品破格升官到了统领的位置。

    其实,还有不少四品暗中感激苏越。

    但感激是感激,他们心里的恐惧可一点都没有少。

    “别,别杀我!”

    三品武者被吓的魂飞魄散,他只能喃喃自语,祈求着苏越。

    “你根本不配让我杀!”

    苏越居高临下的冷笑道。

    “这个武者一脸惊喜,站起来就要逃。”

    咔嚓!

    然而,苏越身躯一动,直接捏碎了他的脖颈。

    “你……你不是,不杀……为什么……”

    临死前,这个武者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不杀你,你都不感谢吗?

    “这么没礼貌的武者,不配活着!”

    啪!

    苏越扔了尸体。

    嚣张跋扈,草菅人命,这感觉,简直太爽。

    唰!

    苏越又闪烁到另一个四品武者面前。

    “你恨我吗?”

    苏越问道。

    “不……不恨,一点都不恨!”

    这个武者被吓破了胆,他哪里敢说恨。

    “哼,胡说八道,竟然欺骗我,该死!”

    咔嚓!

    苏越捏死了这个阳向族。

    唰!

    一个眨眼,苏越又闪烁到另一个阳向族面前。

    其实他暗中观察过,这几个阳向族资质不错,未来可能是赵启军团的劲敌。

    就在这杀了吧。

    “我问你,你恨我吗?”

    苏越平静的问道。

    “我……我恨!”

    这个武者连忙点点头。

    有了前车之鉴,他哪里还敢欺骗苏越。

    “哼,果然,你想暗杀我,该死!”

    苏越又捏死了这个四品。

    唰!

    众武者还想逃,可哪里能比苏越快。

    下一个四品眼前一黑,苏越就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吓的赶紧跪下。

    “饶命啊!”

    四品一把鼻涕一把泪。

    “说,你恨我吗?”

    苏越还是同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是该恨,还是不该恨……我不知道!”

    这个武者陷入了两难,欲哭无泪。

    “哼,身为阳向族,一点主见都没有,废物一个,该死!”

    咔嚓!

    干脆利落,苏越又捏死一个。

    唰!

    一个眨眼,又一个四品被苏越捏住了脖子。

    “您说恨就恨,您说不恨就不恨。

    “不管恨,还不不恨,我都不会找您报仇,我这辈子也没有能力找您报仇。”

    这个阳向族反应能力快。

    “学会抢答了?

    “我问你我英俊不英俊,我竟然敢恨我?

    “不审题,脑子有问题,迟早会祸害阳向族,该死!”

    苏越又杀一个。

    唰!

    虽然阳向族跑的很快,但苏越跑的更快。

    下一个阳向族缩在角落,他抬头仰望着苏越,被吓到虚脱。

    “您是阳向族最英俊的美男子,没有任何人可以和您相比。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不诚心,天打五雷轰,上战场就被人族乱刀砍死。”

    这个阳向族连忙夸奖道。

    说实话,红锅相貌确实不凡。

    “我问你,你恨不恨我,你在抢答个什么?语无伦次,该死!”

    咔嚓!

    苏越一脚踢死了这个阳向族。

    这也太弱了。

    虽然大家都是四品,但你们确实给四品武者丢脸了。

    “红锅,你肆意妄为,真以为惊袅城的宗师死绝了吗?”

    这时候,终于有两个六品武者迟迟赶来。

    可惜。

    还是晚了,这个红锅大开杀戒,已经有不少四品被斩杀。

    两个六品被气的咬牙切齿。

    可惜,他们已经收到了苍疾神长老的警告,绝对不可以擅自杀死红锅。

    但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们跟着你,你抓一个,我们就救一个。

    说起来,被个五品逼迫成这样,简直是屈辱。

    “唉,我问你俩,你们恨我吗?”

    苏越叹了口气,继续问道。

    “哼,我们迟早会将你碎尸万段!”

    其中一个六品阴沉着脸道。

    “你这种草菅人命的魔头,谁能不恨,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把你吊起来,活生生喂妖兽。”

    另一个宗师更加愤怒。

    低阶武者怕你,可宗师不怕。

    “大家看看,这才是正确答案嘛……既然这么恨我,就要立誓言,这才是勇士的精神!

    “恨的好!

    “可惜,你们又不敢杀我。

    “说起来,你们的表情很精彩,我喜欢你们的表情!”

    苏越鼓鼓掌,随后很悠闲的朝着神长老殿走去。

    在他身后,两个六品被气的颤抖。

    而且远处的普通阳向族,更是被苏越气的吐血。

    你根本就一点道理都不讲。

    什么破答案,你根本就是想找借口杀人而已。

    苏越吊儿郎当,随后在神长老殿外,找了个墙头躺下。

    果然,在他不远处,那两个六品宗师还跟着。

    当然,靠近神长老殿堂,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普通阳向族。

    两个六品气的脸发青。

    这畜生也是敢乱跑,什么地方都敢来,他也不怕被苍疾一掌拍死。

    ……

    过了一会,苏越找了个角度。

    打开系统,眼瞎技能开启。

    酬勤值-5000

    顿时间,神长老大殿的地面开始透明,苏越视线一直下潜。

    “老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许白雁浑身弥漫着雷光,面前漂浮着一颗巨大的雷光圆球。

    “那玩意,就是极道生灵炮的炮弹吗?

    “果然可怕。

    “万幸,老姐日子过的还不错,可惜了,雷世族复苏,会毁了老姐的容貌。”

    透过雷光,苏越看清了许白雁脸上的血斑。

    有一说一,这样子,挺吓人的。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