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弟你不要这样〕〔五藏玄冥〕〔放开那只妖宠〕〔人类更新计划〕〔诸天最强学院〕〔极品妖孽至尊〕〔洪荒之证道永生〕〔手术直播间〕〔重生之灰姑娘的逆〕〔甜妻上线:霸道老〕〔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地球最强修仙〕〔逃婚王妃很逍遥〕〔爷是病娇得宠着〕〔极品医圣〕〔我八岁就无敌了〕〔我有无限掠夺加速〕〔成为修行界大佬〕〔九劫逆命〕〔NBA最强主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5章 姐弟见面
    “怎么办啊,灵奴妖创造的图月勇士用来越多,我被苍疾软禁在这里,根本就出不去。Δ.『ksnhu『.co

    “得想办法,把消息告诉神州,要不然下次开战,神州武者一定会死伤惨重。

    “怎么办,怎么办,好焦虑!”

    苏越刚刚观察了不到一分钟,说起来也是巧合,许白雁也正巧结束了一天的充能,她体内的雷电之力,已经到达了极限。

    休息的时候,许白雁转头看着自己身后的一道门,喃喃自语。

    许白雁是真的发愁。

    自从苍疾公开宣布她投靠惊袅城之后,自己就根本无法离开地下室。

    她的活动范围,就是摆放极道生灵炮的密室,还有身后创造图月勇士的密室,以及一些吃喝拉撒的地点,也都在地下室。

    许白雁之所以可以接触灵奴妖,是因为灵奴妖释放出来的压迫,可以让许白雁突破的更快。

    这是苍疾给她的福利,反正许白雁被软禁在这里,也没有和人物交流的机会。

    但一般情况下,许白雁根本就不愿意过去。

    密密麻麻都是图月勇士,偏偏自己还杀不死他们,一个个看上去阴气森森,和鬼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而苍疾软禁许白雁的理由,是害怕的神州的杀手来加害女儿。

    许白雁心里焦急,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然,她也根本想不到,苏越已经在地面上,正在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后面那扇门,有图月勇士的秘密?”

    见许白雁嘴角嘟囔,苏越连忙又付出了15000点酬勤值。

    他要听听许白雁在说什么,虽然同是开启透视和窃听,酬勤值的花销翻倍,但现在不是抠门的时候。

    果然。

    苏越的酬勤值没有浪费。

    他听到许白雁的嘀咕之后,将目光锁定再在了许白雁身后的大门。

    图月勇士的秘密,就在那道门的后面。

    “唉,又要花费20000酬勤值,真是和割肉一样。”

    再穿透一道门,再窃听里面的声音,又得重新开启一次技能,苏越真是肉疼的厉害。

    下一秒,苏越停止了系统技能,瞳孔一缩。

    “咦,老姐给力啊!”

    就在苏越即将开启技能的时候,许白雁竟然站起身来,主动走到了大门前,然后她开启了大门。

    苏越心脏狠狠跳动着。

    惊喜啊。

    许白雁打开了大门,自己的视线就可以继续向前看。

    20000酬勤值,省下了。

    “老姐,你多留一会,千万别关门,我来看看这图月勇士,到底有什么秘密!”

    苏越心里喃喃自语。

    ……

    “你这颗大肉弹,一跳一跳,和烂番茄一样,怎么才能摧毁你呢!”

    许白雁走到灵奴妖附近,唉声叹气。

    轰隆!

    轰隆!

    灵奴妖横冲直撞,想要挣脱苍疾的束缚。

    可惜,由于锁链的封印,灵奴妖只能无奈被打回来,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甚至在灵奴妖的表面,还有血色的雾气在试图钻到许白雁体内。

    当然,许白雁不是图月勇士那群蠢货,她已经五品,这些血气影响不到她,但许白雁还是讨厌,她用雷世族的雷光,轻松就将血雾直接摧毁。

    轰隆隆!

    轰隆!

    灵奴妖还在冲撞,看上去格外的不甘心。

    “你说你,怎么就不自杀呢?被锁在这里这么多年,不难受吗?

    “如果是我许白雁,我宁愿死,也不可能帮苍疾这个仇人!

    “贪生怕死的妖怪!”

    许白雁嘀嘀咕咕,还绕着灵奴妖游走了两圈。

    噜噜噜!

    噜噜噜!

    灵奴妖虽然看上去没有嘴,但它似乎在说话,在嘶吼。

    可惜,许白雁根本什么都听不懂。

    地面上,苏越皱着眉,他替灵奴妖着急啊。

    短短几秒钟时间,苏越已经能判断个大概。

    那个被锁链禁锢起来的球体,就是创造图月勇士的源头。

    这其实是个妖兽,被苍疾禁锢了起来。

    图月勇士体内的气血,就来自灵奴妖。

    它挣扎着锁链,确实是在和许白雁交流。

    可惜,灵奴妖虽然能判断出许白雁话语里的意思,但许白雁对灵奴妖的语言,却根本一窍不通,她甚至连一点点的意思都领悟不了。

    灵奴妖不怕死,它确实想死,想死想到疯。

    它想死已经不是一年两年,天天被图月勇士抽取灵气,时时刻刻都痛苦,灵奴妖根本就生不如死。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啊!

    “我被囚禁在锁链里,根本就出不去,这辈子都出不去,只有死才是解脱!

    “你别拒绝我的灵气,我把本命气血的一半,寄生在你身上。然后你用利刃劈开,我就可以死了。

    “你别阻挡,你让我寄生啊,对你没有害处,你还可以强大。

    “你乱转什么,我想死,你成全我啊!

    “你别抵抗,你成全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哗啦啦!

    灵奴妖能看出来,许白雁想杀自己。

    它也努力用唯一的办法,去配合着许白雁。

    可对方太笨啊。

    好不容易释放出一点点本命气血,你直接用雷电粉碎,这根本就没办法寄生。

    说好的要杀我呢?

    我教你,你倒是用心去理解啊!

    “唉,苦命的大肉球,为什么就不自杀呢!”

    许白雁悲天悯人的摇摇头。

    随后,她又看了眼黑压压的图月勇士,最终叹了口气,竟然又返回极道生灵炮的房间。

    在这里就是不舒服。

    “你别走,你继承我一半的本命气血,你就可以杀了我,你别走啊!”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灵奴妖气的要命,可它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妖语,许白雁根本就听不懂。

    就这样,许白雁带着一肚子遗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灵奴妖陷入了绝望:

    “为什么就不能聪明点呢?

    “我的气血又害不了你,你好歹试一试,你试一试啊。

    “只要你杀了我,那些傀儡体内的气血就会被蒸发,你为什么不试一试,你回来啊。”

    关门之前,这是苏越听到的最后咆哮。

    “哼,小小灵奴妖,以为我和图月勇士一样蠢吗?还想用气血操控我。

    “你都已经成了个气血奴隶,还想着害人。

    “你真该死,可我不知道怎么杀你!”

    许白雁盘腿坐下,一脸惆怅的托着下巴。

    该咋办呢!

    “杨乐之,你在干什么呢?我连个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

    “老弟,你又在干什么呢?

    “还有老爸,你可千万别因为我出什么意外啊。

    “还有杨乐之那个愣头,你可千万别来惊袅城找我,会送命的,反正你们也找不到我。”

    许白雁坐着一会,又惆怅的躺下。

    ……

    嗡!

    许白雁睡着了,苏越也就收回了视线!

    震撼啊。

    苏越自己都震撼的够呛,他根本没想到,花费了20000酬勤值,不仅仅探望了老姐,还得到了这么重大的消息。

    原来图月勇士的源头,就是那个叫灵奴妖的大肉弹。

    只要能杀了大肉弹,图月勇士体内的气血,就会直接蒸发,他们会瞬间失去一切气血能力。

    苏越研究过。

    图月勇士在开始训练之前,都是二三品左右的武者,假如灵奴妖的气血蒸发,他们瞬间就会成为一群垃圾。

    可老姐根本不理解灵奴妖的意思啊。

    灵奴妖将自己的本命气血寄生在老姐体内,然后寄生超过一半的时候,老姐就可以将寄生体祭炼出来,而后直接斩杀。

    只要斩杀了这个寄生体,灵奴妖留在地下室的本体,也会直接消亡。

    到了那时候,苍疾的图月勇士军团,就彻底成为了笑话和历史。

    说起来,杀灵奴妖的方式很简单。

    不要反抗,任由它寄生在老姐体内,反正老姐已经五品,它也不可能影响老姐的思想。

    灵奴妖壮士断腕,会寄生出去自己一半的本命气血。

    而留在老姐体内的这一半本命气血,是没有意识的气血肉身,成功之后,老姐可以让其现形。

    然后,一刀砍之,皆大欢喜。

    可最大的问题是,老姐根本不懂妖语,她没办法理解灵奴妖的意思,也会下意识阻挡灵奴妖的气血。

    得想办法,通知老姐一声。

    其实苏越可以确认,灵奴妖的话没有虚假。

    它想要算计老姐,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而且是自言自语,这种时候没人会说假话,否则那就是连自己都骗。

    寄生,斩杀!

    这是可行的办法。

    “咦,这不是墨铠的徒弟吗?你躺在神长老殿外,是准备自尽谢罪吗?”

    就在苏越愁眉不展的时候,黑页城主突然漂浮在他面前。

    看到这个红锅,黑页就气不打一出来。

    因为这个畜生,自己不仅仅气血损失,还要承受鞭刑。

    如果不是苍疾再三叮嘱,他甚至想立刻击毙这个小畜生。

    “我听说苍疾神长老前段时间认了个公主,所以在这里等等这个公主。”

    苏越很平静的抬起头,随后眼神轻蔑的看着黑页。

    虽然只是个四品,但他看黑页的眼神,竟然有一种上位者的蔑视。

    “等公主……你要干什么?”

    黑页警惕的皱着眉。

    公主在地下室,她根本就不可能出来,当然也不可能遭遇红锅。

    但这小子守在这里,明显就没有安好心。

    “整个惊袅城,再没有阳向族配得上我出手。

    “听说这个公主是雷世族的遗孤,我红锅这辈子还没有杀过雷世族,所以想祭刀。”

    苏越舔了舔嘴唇,满脸的狰狞。

    “你别做梦,公主何其尊贵,你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公主出手?

    “趁着本城主还没有生气,你最好立刻就滚,这样还能保住你的狗命!”

    黑页凝视着苏越。

    咔嚓,咔嚓,咔嚓!

    滂湃的威压落下,苏越脚下的青石都开始出现了裂缝,而且苏越的骨骼也发出了牙酸的摩擦声。

    黑页是八品,他的威压根本就不简单。

    “黑页城主,你惊袅城低阶武者全是垃圾,现在要以大欺小吗?

    “你是不是想挑战我师傅!”

    苏越被压迫的脸庞都变了形,但他瞳孔猩红,还是很轻蔑的凝视着黑页。

    远处,不少宗师问讯赶过来,当他们看到红锅和黑页对峙的画面时,心脏都悬在了嗓子眼里。

    “城主,你别冲动!”

    这时候,一个八品的副城主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黑页的肩膀。

    这个红锅,根本就杀不得。

    墨铠心狠手辣,又擅长阴谋诡计,你杀了他徒弟,他完全可以在惊袅城大开杀戒。

    而神长老专心突破,也不可能为了他们这些手下的命,去葬送自己的绝巅机缘。

    到时候,惊袅城还得死多少武者!

    不能招惹啊。

    “哼,一个区区八品,你敢杀我吗?”

    苏越走上前去挑衅,甚至轻蔑的伸了伸脖子。

    膨胀啊。

    苏越真想记录下这一刻。

    八品宗师垃圾,对我苏越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我是千古第一狂!

    “你最好别太嚣张,大不了,我杀了你,然后自尽谢罪……一命换一命。”

    黑页哪里承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他被气的肝肠寸断,真的有一种想自爆的冲动。

    当然,也只是吓唬!

    “黑页,我就站在这里,你杀我徒弟试试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墨铠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苏越身后。

    他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也七上八下。

    墨铠奔溃啊。

    这个徒弟简直嚣张的不得了,虽然你是青姬洞族尊的后代,但这么嚣张,容易送命啊。

    说起来,也难怪青姬洞一脉被打压。

    就这种脾气,不打压你,还能打压谁?

    墨铠活了这么久,四品顶撞八品,还把八品气的七窍生烟,这是头一回。

    自己这个徒弟,不简单啊。

    哪怕是鲁莽,都鲁莽的这么与众不同,且出类拔萃。

    能活到现在,徒弟的运气也逆天。

    哗啦。

    这时候,神长老大殿的大门开启,同时,一道恐怖的压迫翻滚过来。。

    苏越转头看去。

    是苍疾。

    他似乎听到了门外的喧嚣,也打开门缓缓走出来。

    “红锅,你在我惊袅城嚣张跋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还要怎么样?”

    苍疾一步步走过来。

    墨铠这个蠢徒弟,简直是刷新了苍疾对嚣张的概念。

    竟然敢跑到自己的长老殿外嚣张,真的就不知道惜命吗?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和你的女儿打一场。

    “生死不论。

    “如果你惊袅城想报仇,可以让你们的公主来杀我!”

    苏越盯着苍疾,很平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墨铠皱着眉。

    他没有说话,以红锅好斗的性格,这也再正常不过。

    “神长老,要不请出公主,斩了这个畜生吧!”

    果然,一个副城主忍不住,抱拳说道。

    “神州老,请公主出马,斩了他!”

    “神长老,公主殿下天赋异禀,一定可以斩了这个畜生。”

    “请神长老允许公主出战!”

    有人带头之后,远处不少宗师也纷纷开口说道。

    他们早就受够了红锅,如果能斩了这畜生,那就皆大欢喜。

    死公主,和自己没关系。

    “都给我,闭嘴!

    “允许你们说话了吗?惊袅城还有没有一点点规矩。”

    黑页转头,冷冷注视着这些蠢货。

    他是苍疾的心腹,所以知道极道生灵炮的事情。

    神长老之所以被墨铠制衡,就是因为要保证公主殿下的安全。

    让公主出战?

    根本就是笑话。

    一群蠢货,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捣乱。

    “公主是我的心肝宝贝,她并不擅长打打杀杀。

    “墨铠,看好你的徒弟,如果你们愿意住,就继续住下去,但别有朝一日后悔。

    “惊袅城所有人听命,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和红锅讲话,他爱干什么,就自己干什么去吧。”

    苍疾平淡的摇摇头。

    自己距离绝巅已经不远,也就这十几天的事情。

    只要别干扰我突破,你红锅就是拆了惊袅城又如何?

    等我绝巅,你师傅墨铠都只能逃命,甚至他都逃不了。

    闹吧,喜欢闹,就去闹!

    “遵命!”

    黑页城主带头一拜。

    他知道苍疾即将突破,所以不敢说什么废话。

    其实他之前压迫苏越,纯粹就是想欺负一下而已。

    扰乱神长老的大事,他还真的不敢。

    “遵命。”

    随后,其余宗师才一脸不甘心的抱拳。

    每个宗师都是一脸不忿。

    以往神长老永远都很强势,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

    惊袅城被一个四品欺负成这样子,神长老竟然还能忍,难以理解。

    但不管怎么样,这是苍疾的命令,他们只能遵守。

    “苍疾神长老,如果我执意要和公主战一场呢?

    “遭遇一个雷世族不容易,还希望神长老可以成全。”

    苍疾刚刚转身,可苏越却不依不饶的说道。

    “不可能,你还是珍惜自己仅剩的几天寿命吧!”

    苍疾冷笑。

    “师傅,我想战!”

    随后,苏越转身,又一脸期盼的看着墨铠。

    他相信,这个便宜师傅,会替自己做主的。

    “墨铠,你别废话,你知道我不杀红锅的原因,所以……免开尊口!”

    还不等墨铠开口,苍疾就直接打断了他们的念想。

    “徒儿,公主是苍疾的命根子,他不可能让其出战。”

    墨铠一脸歉意的看着苏越。

    他也真的无奈。

    自己之所以能制衡苍疾,就是因为自己可以杀了许白雁。

    但现在许白雁走出来让红锅杀,那苍疾还忌惮个什么?

    直接杀了红锅,一了百了。

    “苍疾神长老,我可以给你三个承诺。

    “第一,我和公主切磋,可以点到即止,允许你们中途救人。

    “第二,只要和公主战一场,我红锅会安静的修炼,不会再去惊袅城捣乱。

    “第三,等我用灵泉修炼结束,会和师傅离开惊袅城。

    “怎么样,这三个条件,苍疾神长老还满意吗?”

    就在墨铠为难的时候,苏越突然开口说道。

    “嗯?

    “你为什么这么迫切,想见我的女儿。”

    苍疾转过身来,冷着脸问道。

    说实话,他心动了。

    只要墨铠不捣乱,他完全可以让许白雁虚晃两招,就结束比斗。

    理论上,许白雁不会有危险。

    关键能让墨铠离开惊袅城,这是天大的喜事。

    但他不知道红锅到底什么目得。

    墨铠也脸色一变。

    红锅竟然承诺不杀人,他为什么这么想见公主。

    “我这辈子没有见过雷世族,仅此而已!”

    苏越冷笑。

    他此刻的表情,就像一个年轻人,第一次要去动物园一样。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苍疾冷笑。

    其实也容易理解,年轻人嘛,谁还没有点猎奇心理。

    “苍疾,这是我徒儿的愿望,希望你别拒绝。

    “他的承诺我可以保证,三天或者四天之后,我们会离开惊袅城。

    “如果你不让我徒弟见见雷世族,那我就只能硬闯你的地下室了!”

    墨铠想了想说道。

    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反正又不杀你的公主,见个面而已。

    黑页瞪着远处的宗师们,不让他们开口说话。

    这件事情,得神长老自己决定。

    “好,本尊答应你们。

    “墨铠,我希望你能说话算数,等红锅熔炼了黑页丹之后,你们立刻滚出我惊袅城,这辈子都别再回来。”

    十几秒后,苍疾深吸一口气,冷冷注视着墨铠。

    只要能让墨铠滚出惊袅城,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落了地。

    自己突破的时候,如履薄冰,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

    墨铠只要离开惊袅城,他就再也进不来了。

    惊袅城没有其他九品,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的突破。

    让许白雁装模作样的战斗几招,完全可以。

    而苍疾亲自守护许白雁,她根本不可能重伤,甚至她连轻伤的可能性都没有。

    “好,一言为定!”

    墨铠看了眼苏越,师徒俩点点头,算是统一了意见。

    由于红锅归来,墨铠反正三天后都要离开,临走前能帮徒儿完成个心愿,何乐而不为。

    苍疾并不知道墨铠要走的事情,顺路拿来威胁一波。

    而苏越的目得,也已经达到。

    只要能见到许白雁,就有办法告诉老姐对付灵奴妖的办法。

    这也是大功一件。

    万一以后开战,老姐立功多了,神州人也会更加接纳她。

    说到底,老姐也是个异族,有些吃瓜群众会借题发挥,而且老爸在神州也有不少仇家。

    许白雁的身份很麻烦,能多立功,就多立一件吧。

    “一个小时后,惊袅城擂台见!”

    苍疾扔下一句话,就直接前往地下室。

    对他来说,这也是一场意外之喜。

    苍疾都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女儿,墨铠竟然愿意乖乖离开惊袅城。

    看来,墨铠对徒弟也确实是溺爱。

    苍疾甚至还有些惭愧,和墨铠比起来,自己对许白雁的关心都有些苍白。

    比溺爱徒弟,墨铠才是第一。

    ……

    一个小时后。

    惊袅城擂台外,人声鼎沸,不少武者专门来围观红锅和公主的一战。

    不知道实情的武者,还期盼着公主能斩了红锅,替惊袅城除害。

    可宗师们却面无表情。

    这根本就是一场假打的对战,擂台四周站着黑页他们四个八品的强者。

    许白雁就站在擂台中央。

    她一脸茫然。

    就连刚才,苍疾去找她,让自己去打一场假拳。

    苍疾不仅用气血在自己身上布置了一层防护盾,还派遣了四个八品保护自己的安全。

    许白雁坚信,哪怕就是六品宗师,都得好几招才能打破自己的防御。

    莫名其妙,到底在玩什么?

    阳向族都这么闲吗?

    “快点结束吧,太压抑了。”

    黑页看着许白雁,心中不断在祈祷。

    绝对不可以让公主有一点点危险,但好在神长老不惜一切,给公主身上套了九品气血盾。

    别说红锅一个四品,就是自己,也不可能一招秒杀了公主。

    仅仅是打破那护盾,就得六品宗师去轰击五六招。

    有这时间,他们早就停止了对战。

    突然,现场的喧嚣戛然而止。

    红锅一人拎着一柄剑,很从容的走上擂台。

    ……

    “公主,杀了红锅!”

    “殿下,杀了红锅!”

    “公主,替天行道!”

    ……

    当苏越站稳的时候,台下所有阳向族都吼的嘶声力竭,简直和死了亲爹一样。

    一浪盖过一浪的呐喊,似乎要连苍天都撕开。

    苏越看着老姐。

    人气还蛮高的,看来老姐在惊袅城地位还不低。

    “安静!”

    黑页摆摆手,喧嚣的人群终于安静下来。

    “这次只是切磋战,你们随时可以认输!

    “切记,点到即止!”

    黑页又凝重的交代许白雁。

    他是真的怕许白雁出事。

    “我是替惊袅城出战吗?”

    许白雁转头,茫然的看着黑页。

    原来是有人来惊袅城踢馆,让自己出战。

    许白雁不关注惊袅城的事情,所以还不知道红锅这个人。

    “对,这个蠢货执意要挑战公主您,您只需要象征性的出手两招就可以!”

    黑页连忙解释道。

    ……

    “你好,我是红锅,听说你是雷世族,幸会!”

    苏越拎着刀,很平静的抱拳一拜。

    “你好,我是你祖宗,不过我孙子太多,不认识你!

    “既然想让我替惊袅城出战,那我认输。”

    话落,许白雁转身就走。

    沙比吧!

    老娘来惊袅城是给你们当枪使唤的?

    一个个,都滚。

    “你……”

    苏越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老姐。

    给个机会啊,好歹打两招。

    “滚!”

    许白雁一脸不耐烦。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小可爱,超凶的〕〔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快穿:男神总想撩〕〔位面三国争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