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幻兽种批发〕〔天庭万事通〕〔生命神则〕〔创界之神〕〔都市超凡仙医〕〔我真是实习医生〕〔关山纪年〕〔影视世界交易系统〕〔次元法典〕〔快穿之宿主又逆袭〕〔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武神圣帝〕〔我的同学是神明大〕〔重生之军工霸主〕〔偷心盗贼之极品小〕〔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江少你的戏精上线〕〔反派今天也很乖〕〔反穿后聿爷成了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6章 碟中谍,计中计(万更求订阅)
    轰隆!

    苏越哪能让许白雁真的离开。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他一脚塌下去,甚至连擂台的地面都已经踏碎。

    自己得把一颗折叠之门偷偷放在许白雁身上,如果计划失败,那还费劲干什么。

    “你在找死!”

    许白雁猛地回头,一脸震怒。

    噼里啪啦!

    顿时间,擂台一片刺目,犹如打开一个大功率的爆闪灯,就连宗师都失明了一瞬间。

    这就是雷世族的雷电能力,及其霸道,光污染,格外不文明。

    许白雁原本就一肚子火气,既然你专门来找死,那我就替神州,杀你一个阳向族。

    一个四品,来挑战我?

    简直是可笑。

    看来阳向族也喜欢玩富二代镀金这套把戏,可你选错了垫脚石。

    “嗯,配合的好!”

    苏越第一时间就防着许白雁的雷电,再加上他三洗的能力,并不会因为雷电而失明。

    在雷电的遮掩下,施展司空战法,也比较容易。

    苏越能感觉到苍疾加持在许白雁身上的护盾,但那只是护盾,可以防御刀砍,但防不住司空战法。

    要知道,司空战法为盗窃而生,耗费的灵力极少,根本就不会引动护盾出来。

    “哈哈,雷世族,果然奇特!”

    苏越一声狂笑,随后,他高高跃起,一拳朝着许白雁面门轰下去。

    与此同时,苏越另一只手里的折叠之门,悄悄藏在了许白雁的脑后衣领里。

    许白雁穿着一种很复杂的皮袍,不知道用什么兽皮缝制,反正领口比较厚,正好能夹个东西。

    “奇特你个沙比。”

    许白雁拳头覆盖着雷光,狠狠和苏越对轰上去。

    为什么苏越不用刀,倒也不是他演戏,而是上台的刹那,就已经被黑页给振飞了。

    这个不要脸的玩意,生怕许白雁有一点点闪失。

    但苏越根本就无所谓。

    反正自己的目得已经达到,不过说实话,覆盖了雷电的老姐,简直和暴龙一样。

    苏越大概估计了一下,老姐的气血值和自己差不多,在没有攻击增幅的情况下,许白雁的拳头比自己不遑多让。

    当然,苏越的战斗意识秒杀许白雁。

    他一拳没有轰飞许白雁,还不等身躯落地,转身化掌为刀,直接就朝着许白雁命门斩去。

    反正有苍疾的护盾,苏越可以尽情发挥。

    回想起许白雁当初在高中打自己,苏越甚至想借机报个仇。

    轰隆!

    果然,许白雁吃瘪。

    一个区区四品,竟然没有被自己一拳打飞?

    这简直难以置信,许白雁有些惊愕。

    可还不等她回过神来,这个阳向族的下一招,已经捏向了自己喉咙。

    招式阴森毒辣!

    许白雁被吓出一头冷汗。

    自己就恍惚了不到一秒,对方的杀招就已经锁定了喉咙,近在咫尺!

    这个阳向族……很可怕。

    许白雁只能躲闪。

    她不能让自己的喉咙被捏住,现在也只能牺牲肩膀。

    轻伤,已经在所难免。

    被一个四品,一招打成轻伤,许白雁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然而,许白雁根本没机会负伤。

    苏越的手掌刚刚接触到她的衣服,一层护盾就已经出现。

    嘭!

    护盾的力量,自己弹飞了苏越。

    毕竟是九品宗师的力量,苏越就是个神仙都挡不住。

    ……

    死寂!

    苏越被震到在擂台的最右侧。

    而许白雁还诧异的站在最左侧,她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痕迹,心里一阵后怕。

    电光火石的一招,简直比闪电还要快。

    如果不是苍疾的护盾,自己的肩膀已经废了。

    肩膀废,就代表一根手臂被废。

    如果是真的擂台生死战,许白雁觉得自己大概率会死。

    刚才那一招,简直是许白雁所见过,最快,最狠辣的一招。

    场外所有阳向族都目瞪口呆。

    一招,这个红锅就差点杀了公主,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整个低阶的阳向族,到底还有没有武者能治了这畜生。

    同时,他们又很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招惹到红锅,起码现在还活着。

    “万幸。”

    黑页他们四个八品长吐气,他们也都被吓出一身冷汗。

    没有兵器的情况下,红锅竟然差点一招秒杀了公主,这家伙的战斗本能太可怕。

    黑页也佩服自己的聪明,提前振飞了红锅的兵刃。

    “这场比赛平手,就此结束!”

    还不等苏越爬起来,黑页就直接宣布结果!

    “卑鄙!”

    苏越站起来后,冷冷盯着黑页,两颗瞳孔犹如毒蛇。

    他似乎遭受了莫大的委屈。

    “黑页城主,我命令你,直接杀了这个武者!”

    许白雁寒着脸,她也意识到了红锅的不凡。

    在未来,这绝对是神州战场上的一个祸害,能利用自己身份杀了他,那最好。

    指望自己一对一斩杀,根本没希望。

    然而,许白雁失望了。

    黑页苦着脸,朝许白雁摇摇头。

    如果能杀,哪里能轮得到你命令,我早已经杀了他一百次。

    “哼,仗势欺人吗?

    “你惊袅城的公主,也不过如此。”

    听到许白雁要杀自己,苏越又轻蔑的嘲笑了几句。

    当然,他心里很佩服许白雁的急中生智。

    咱们又不是阳向族,讲什么人情道义,利用一切有利的资源,杀尽阳向族才是正经事。

    讲规矩的是脑残!

    “哈哈,雷世族的女娃,他黑页可没资格杀我的徒弟。

    “可惜你长得丑了点,没有我阳向族俊美的外表,否则给我徒弟当个小妾不错。”

    墨铠从天而降。

    “她不配!”

    苏越倨傲的摇摇头。

    在阳向族的眼里,人族女武者也格外丑陋。

    “红锅,公主殿下你见到了,也打过了,请履行你的承诺,不再继续祸害惊袅城!”

    这时候,许白雁已经在两个副城主的护送下,直接返回了地下室。

    有墨铠管束着,他们到不怕红锅发疯,毕竟他只是个四品。

    黑页他们其实是怕人族的刺客出现,许白雁情况特殊,现在不适合抛头露脸。

    先送回去吧。

    “哼,我红锅一辈子看不起你惊袅城。”

    苏越咬了咬牙,一脸愤怒的离开擂台。

    而在擂台下,不少惊袅城的阳向族也满脸羞愧!

    阳向族尚武,对一个四品使用这种不光彩的方式,也真是丢人现眼。

    不光红锅看不起惊袅城,他们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硕大的惊袅城,拿一个四品武者束手无策,还能埋怨谁呢?

    “徒儿,别气了,只要有苍疾在,他就不可能让你杀了这公主,何必和一个女人置气。

    “你今天真的累了,先休息吧,明天一早,咱们师徒开始熔炼黑页丹!”

    墨铠走上前,拍着苏越肩膀说道。

    他有一股不想的预感。

    其实根本就不是预感,而是切切实实的压迫。

    在惊袅城上空,出现了似有似无的绝巅威压。

    是苍疾。

    这畜生近期内肯定会突破,很可是五天后,也可能是十天后,甚至三天后都有可能。

    事不宜迟。

    借用完惊袅城的灵泉,得赶紧走。

    万一苍疾提前突破,他自己倒是可以逃,可再带着红锅就不现实了。

    苍疾一定会杀了红锅。

    “嗯,我去休息!”

    苏越点点头。

    “徒儿,你要去哪休息?”

    见苏越方向朝着苍疾的神长老殿堂,墨铠连忙问道。

    “老地方,我红锅只要在一天,我就守着神长老殿,我看看那个公主敢不敢出来!”

    苏越一脸固执。

    要施展折叠之门传送,自己得距离许白雁近一些。

    在神长老殿门口,还可以再看看许白雁。

    而在外人看来,苏越就是个偏执的魔头。

    “唉,随你吧,但徒儿你别再冲动了,你得恢复精力。”

    墨铠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苍疾的大殿门口,气温比较干燥,其实也是个适合睡觉的地方。

    自己的徒儿还真会选地方。

    “哼,红锅,希望你记得自己的诺言。”

    黑页冷冷盯着苏越。

    这畜生去哪睡觉,根本就不重要,反正许白雁也不可能离开地下室。

    最后几天时间,他只希望苏越能老实点。

    这就谢天谢地了。

    就这样,众人散去。

    苏越一个人来到神长老殿门口,这里有个守卫居住的小房间。

    “滚出去!”

    站岗的两个武者是五品,他们正在小房间里瑟瑟发抖。

    见苏越走进来,两个武者连滚带爬的逃离,他们被吓破了胆。

    “今天长老殿不用守护,你们退下吧。”

    黑页不耐烦的挥挥手。

    红锅这畜生,到是会挑选地方。

    这个小房间,几乎是整个惊袅城除神长老殿外,最舒服的一个房间。

    所谓守卫,其实就是摆样子,能来这里守护的武者,也都是惊袅城的各个宗师后代,所以是个肥差。

    既然苏越想住,那就住这里吧,这个岗哨撤销了也无所谓。

    黑页只求苏越能安稳。

    “红锅,好好休息,尽早跟着你师傅滚!”

    留下一句话,黑页踏入了苍疾的神长老殿。

    刚才神长老正好在召唤他。

    其实神长老殿岗哨不少,但由于苏越在小房间里,所以附近的岗哨都跑的特别远。

    苏越躺在房间里,随后拿出一块源像石。

    这是纯粹的录音源像石,比录像源像石小很多。

    苏越趴在地面,打开源像石,开始录音。

    反正自己声音特别小,一共也没几句话,苍疾他们不可能浪费气血来时时刻刻监视自己,那简直就是神经病。

    一分钟时间不到,苏越录音结束。

    他打开折叠之门,随后将源像石放进去。

    唰!

    一闪而逝。

    源像石消失,折叠之门开启传送之后,也直接消失。

    其实那源像石哪怕落在阳向族手里也不怕,没有人族的气血,根本就打不开。

    “看看老姐的状况。”

    苏越伸了个拦腰,又跑到了之前自己躺着的墙壁上。

    外面的守卫们一哄而散。

    他们感觉苏越是个脑残,房间里那么舒服,你两分钟就跑出来,有病啊。

    而苏越的视线,早已经穿透了地面。

    ……

    “那个四品阳向族到底什么来头,太厉害了。”

    许白雁回到空荡荡的地下室,押送他的两个八品直接离开。

    由于灵奴妖的原因,地下室不可以有宗师级武者长时间滞留,就连苍疾都很少来这里。

    宗师气息,会令灵奴妖的灵气紊乱。

    许白雁皱着眉。

    她脑子里还是红锅的身影。

    惊袅城这个地方简直太可怕,不光有图月勇士这群死士,竟然还有那么强悍的四品。

    以后千万别遭遇苏越,别遭遇杨乐之。

    如果是杨乐之,可能一招就被红锅秒了。

    该死的阳向族,简直是杀之不尽。

    脖子有点痒。

    突然,许白雁的衣领,有些异常。

    她下意识伸手挠了挠。

    可这一挠不要紧,竟然挠下来一个源像石。

    许白雁紧紧将源像石握在掌心里,并且眼珠子一转,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地面上,苏越口干舌燥!

    “老姐,现在安全,你快打开看看。”

    苏越心里祈祷着。

    许白雁千万别脑残,直接被源像石给捏碎。

    “嗯?谁的源像石?”

    许白雁当然不可能那么傻。

    莫名其妙出现源像石,一定有原因。

    不可能是阳向族,他们没必要鬼鬼祟祟。

    难道是元星子?

    是军部?

    许白雁舔了舔舌头,她运转气血,终于打开了源像石。

    地面上,苏越长吁一口气。

    还好,计划一切顺利。

    ……

    “老姐,要杀灵奴妖,你的让它的气血寄生在你身上,等寄生够一半生命的时候,你可以祭炼出它的肉身,然后一刀斩了,这样,锁链里的灵奴妖本体也会死亡。”

    “老姐,下次灵奴妖给你渗透气血的时候,你千万不要用雷电拒绝。”

    “老姐,我很想你,姐夫也很想你,谢谢你三亿的遗产,我是不会归还的。”

    “老姐,我已经知道了你和道门的计划,放心,我不会乱说,我很佩服你。”

    “老姐,我相信你,我姐夫更相信你,他不知道道门的计划,但还是特别相信你。”

    “放心吧,我不会让姐夫来惊袅城捣乱,你安心当卧底,等着你凯旋回来。”

    “老姐,我伪装成红锅的事情,替我保密,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也是最后一个,和老爸也别说啊,相信你。”

    ……

    苏越先挑重点,简单说明了杀死灵奴妖的办法。

    随后,他又给许白雁加油打气了几句。

    最后,一定得让许白雁替自己保密,红锅这个身份,以后还有大用,哪怕老爸都不能被知道。

    当然,神州的伪装丹药现在已经很成熟,系统不可能暴露。

    随后,苏越眼睁睁看着许白雁捏碎了源像石。

    她既然已经知道了一切,就没必要再窥视,毕竟老姐是女生,男女有别嘛。

    苏越关闭了技能。

    20000酬勤值,能彻底解决图月勇士的祸害,还能让老姐立功,赚大了。

    而且老姐暂时过的不错,虽然没有自由,但丹药无限,修炼速度也突飞猛进,也不算什么灾难。

    ……

    地下室。

    许白雁被震撼到头晕目眩,一时间都回不过神来。

    那个心狠手辣的红锅,竟然是苏越?

    没错。

    除了这个红锅,至今没有阳向族能靠近自己十米。

    除了苏越,没有人可以把源像石给自己弄过来。

    这个臭小子,竟然混进了惊袅城。

    还有,这才多久没见,他为什么会这么强?

    但许白雁根本没有怀疑苏越的疑问。

    第一,苏越的声音正常,口音正常,说话的语气也正常。

    第二,三亿遗产,应该只有军部高层和苏越知道,阳向族不可能知道。

    关键这小子怎么会知道图月勇士的事情,这地下室,不是只有苍疾手下的高层知道吗?

    我这个老弟,厉害啊。

    许白雁想半天也想不明白,索性懒得再想。

    弄了半天,虚惊一场。

    如果红锅是我老弟,那神州就安全了,该操心的反而是惊袅城。

    这时候,许白雁终于回想起来。

    在自己回来的时候,一个副城主似乎说过,这个红锅杀了惊袅城100多个五品武者,简直是个混世大魔头。

    他们甚至觉得红锅不配当阳向族,简直就是刽子手。

    回想起来也对。

    也只有人族,才喜欢这么大肆的杀戮阳向族。

    好事啊。

    至于身份,许白雁当然会替苏越保密。

    他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死了都得保密。

    随后,许白雁站起身来,再一次来到图月勇士的密室。

    稀里哗啦。

    锁链如期响起。

    噜噜噜噜!

    灵奴妖又在横冲直撞。

    “你如果能听懂我说话,就抖两下。”

    许白雁尝试着问道。

    哗啦!

    哗啦!

    果然,这颗肉弹抖了两下,随后就安静下去。

    “你真能听懂?”

    许白雁瞠目结舌。

    以我许白雁的聪明,竟然没有猜测到。

    你这个小妖兽,隐藏的很深啊。

    哗啦啦。

    灵奴妖焦急,它好歹是个宗师级的妖兽,而且对语言有着一些天赋,当然能理解了意思。

    “是不是我吸收了你的气血,就可以凝聚出你的分身,然后杀了你的分身,你的本体就会死亡?”

    许白雁又忐忑的问道。

    她不知道苏越哪来的情报,但自己得问清楚。

    哗啦啦!

    哗啦啦!

    哗啦啦!

    锁链前所未有的震动,灵奴妖实在是没有眼睛,否则它现在已经泪流满面。

    终于开窍了。

    你这个笨蛋,你终于开窍了。

    我终于可以解脱,终于可以死了。

    灵奴妖的一切,都已经和苍疾的锁链绑在一起,它根本就没有逃亡的可能。

    死亡,是唯一的解脱。

    “原来是这样,你怎么这么笨,不和我早说。”

    许白雁踢了一脚锁链,随后又一脸不满的埋怨着灵奴妖。

    这么笨的妖兽,是怎么修炼到宗师级的。

    怪不得,会被苍疾抓走,当了奴隶。

    真是你笨你活该。

    呜呜呜!

    灵奴妖想解释,但又懒得解释!

    时时刻刻都在忍受着痛苦,解脱的机会终于到来。

    你喜欢骂什么,就尽情的骂吧。

    只要能成功杀了我,你爱骂什么,就骂什么。

    “来吧,灵气都过来。”

    许白雁收敛了浑身的雷电。

    轰!

    终于,灵奴妖可以肆无忌惮的给许白雁加持本命气血。

    这么多年,它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本命气血,就是害怕被苍疾拿走利用。

    现在救星来了,它压制的本命气血也彻底释放出来。

    “咦,老肉弹,你的气血竟然还可以帮助我修炼呢!”

    许白雁压制着自己的雷电,顿时间,一层血光笼罩在她体表。

    这时候,许白雁能清晰的感觉到。

    灵奴妖的气血,在自己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随后汇聚在了左手的掌心里。

    许白雁可以确认,气血无害。

    虽然这些气血不可能被吸收,但在自己气环上运转周天的时候,还是有吞服丹药的效果,并且还是最优质的那种,根本就都不需要炼化。

    简直是神效。

    哗啦啦,哗啦啦!

    灵奴妖颤动了俩下,算是回应了许白雁。

    “好抠门,好吝啬的大肉弹,你竟然之前都舍不得给我用用,好小气啊!”

    许白雁嘀嘀咕咕。

    灵奴妖开始怀疑妖生。

    是谁锲而不舍的给你施加气血,是谁二话不说就用雷电消灭。

    是谁不厌其烦的和你交流,是谁根本不听解释。

    算了。

    活了这么多年,又孤独,又痛苦,而且也没有逃出去的希望,灵奴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赶紧死,赶紧解脱。

    对灵奴妖来说,死亡只是一次轮回。

    它对死亡的理解,和人族并不一样,它只希望能赶紧死。

    要彻底转移一半的本命气血,需要几天时间。

    从今天开始,许白雁终于又多了一个任务。

    ……

    苏越在墙上躺了一会,又回到了小房子里。

    因为外面下雨了,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算了,我的心里很欣慰。

    坐在房间里,苏越有些无聊。

    睡觉?

    不可能的,在湿境,这辈子都不可能睡觉,反正不睡觉也可以恢复体力,何必浪费时间睡觉,而且还不安全。

    这堵墙的后面,是什么呢?

    突然,苏越对小房间的墙壁提起了兴趣。

    ……

    可用酬勤值:9001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222卡。

    ……

    虽然之前耗费了20000酬勤值,但由于连战100个五品,苏越酬勤值涨幅也不错,现在还剩余9万多。

    这么多酬勤值,再挥霍5000也无妨,正好看看神长老殿的内部,到底是什么。

    酬勤值-5000

    苏越开启了透视技能。

    哗啦。

    开启的刹那,苏越被吓的魂飞魄散,甚至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小木桌都直接被拽倒。

    猜,苏越看到了什么?

    是苍疾的头。

    没错。

    苏越开启了透视之后,正好和苍疾面对面,脸贴脸的对视在一起。

    简直和见鬼了一样。

    正因为这样,苏越才被吓的够呛,如果不是他胆子大,可能当场就休克了。

    苍疾一个预备绝巅,和你十几厘米距离对视,谁能不怕。

    但几秒后,苏越回过神来。

    苍疾根本看不到自己,是苏越自己吓了自己一跳。

    他透视过去,正好苍疾也坐在这堵墙的后面。

    苍疾似乎在面壁,眼睛的视线,也正好也汇聚在墙壁上,所以才造成了正在盯着苏越看的状况。

    苏越站起身来,还扭了一下腰。

    果然,苍疾依旧是那副死人样,两颗瞳孔一动一动的盯着墙壁。

    虚惊一场。

    苏越想一脚踢死苍疾这畜生,吓死人不偿命的。

    “不对,我和我老姐说话,他会不会听到,隔墙有耳啊!”

    苏越一口气还没有松,这颗心又悬到了嗓子眼。

    这时候,苏越发现,在苍疾身后,黑页跪在地上,他嘴唇一动一动,似乎在汇报着什么。

    可惜,苏越什么都听不到。

    他回过神来。

    隔墙有耳,不存在的。

    这堵墙应该是特殊材料,所以苏越听不到苍疾他们说什么,理所应当,苍疾也没有听到自己的言语。

    想想也对,如果他听到了自己是人族,又怎么可能这么淡定。

    “这俩畜生在说什么呢?苍疾表情还有些痛苦!”

    苏越蹲下,近距离观察着苍疾。

    真的特别近,他就像在镜子的另一面,在观察着苍疾,连毛孔和皱纹都能看得很清楚。

    反而是黑页跪在苍疾身后,苏越只能看到个大概。

    “又得花酬勤值!”

    苏越叹了口气,谁让好奇心害死猫呢!

    开启耳聋:酬勤值-5000

    耳聋眼瞎同时开启:酬勤值-10000

    眨眼时间,苏越的酬勤值只剩下了75012。

    永远赚不够,永远不够花。

    什么时候才可能真正富有啊,不缺钱的那种。

    ……

    “神长老,您体内已经寄居了三万多只枭炎虱,继续下去,会很危险啊!”

    苏越终于听到了黑页的声音。

    他言语中似乎很焦虑。

    “哼,林东启利用一颗有毒的寒冰心脏,想暗算我苍疾,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没办法消融寒毒,但却可以用枭炎虱来镇压。

    “只要你不传出去,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体内寄居着枭炎虱!

    “人族利用不到我这个缺陷,我必须要走上绝巅!”

    苍疾面色铁青。

    墙的另一头,苏越心脏狂跳。

    林东启的心脏有毒,他要用心脏暗算苍疾?

    关键苍疾这畜生,他察觉到了林东启的暗算?

    这到底怎么回事。

    碟中谍,计中计?

    苏越又蹲下,开始研究苍疾的脸。

    果然,在苍疾的眼底,似乎有几颗很小很小,小到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红色光点。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