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逢春花似锦〕〔都市医圣林奇〕〔能穿越世界的武者〕〔末日成道〕〔生命不能承受之破〕〔笔御人间〕〔我的绝美冷艳总裁〕〔星空最强大圣〕〔一世强少(杨林韩〕〔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侯府娇宠〕〔拐个王爷来种田〕〔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龙刺兵王〕〔水浒任侠〕〔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猎人之卡金的玉〕〔疑云迷踪〕〔战神狂婿〕〔麟帝偏爱之月妃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7章 苍疾洞,封族尊
    枭炎虱……到底是什么玩意?

    苏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中,可黑页跪却在地上,一言不发。

    他并没有和苍疾去详谈枭炎虱,所以苏越一头雾水,同时还伴随着焦急!

    枭炎虱的作用是什么?

    从两个人的交谈中,苏越可以分析出一些内容。

    林东启的死,是他故意的行为。

    林东启要将自己有毒的心脏,专门送给苍疾去炼化,然后让苍疾中毒。

    怪不得。

    其实仔细回想起来,林东启的死,确实也有一点点的蹊跷。

    毕竟,当时苏越距离林东启最近,他体会的也最深刻。

    那时候,苏越心里其实已经有一点点的不舒服,但毕竟是大将军的尸体,他也没敢多质疑。

    而不舒服的原因,就是尸体上的重量。

    最后时刻,是苏越亲自把林东启的尸体背回去。

    可理论上所有的尸体,都会特别沉重,和背一个活人,感觉截然不同。

    当时情况紧急,苏越也没有在意尸体的重量。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背尸体背回去,似乎完全没有任何难度。

    当初林东启的尸体很冰凉,但却不是那种没有生机的冰凉,反而是类似于一种被太平间冰冻过的感觉。

    很冷。

    就像是一坨冰块。

    原来是这样,如今再细细一斟酌,一切的谜底,就可以全部揭开。

    原来林东启是故意把自己的心脏送出去,他本身修炼寒冰战法,所以尸体没有温度,甚至和冰块一样寒冷。

    而林东启虽然心脏被拿走,但他还并不算一个真正的死人,苏越的怪异,也由此而来。

    但分析这些没用,现在都是马后炮。

    林东启自以为能瞒得过苍疾,但没想到,苍疾这个老狐狸,他只是假装自己上当而已。

    卑鄙无耻。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

    “苍疾中毒,人族军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不会在酝酿着诛杀苍疾的计划?”

    突然,苏越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苍疾在假装中毒。

    这畜生已经找到了对付寒毒的办法,可这时候人族的大军杀过来。

    那算什么?

    简直是给苍疾送人头啊!

    要杀绝巅,起码都得两三个九品,而苍疾的毒是装的,他彻底爆发的时候,这几个九品能活命?

    赵千恩。

    苏越脑海里出现了这个老大哥的样子。

    诛杀苍疾的其他人选不知道,但一定会有赵千恩的名字。

    林东启是他的姐夫,也是最后的亲人,而且赵千恩还是赵启军团的大将,新晋九品,他一定会来参战。

    根本就是送命。

    其余九品,一定会从各个军团的大将中选择,不管是哪个九品,苏越都认识。

    损失不起。

    也绝对不可以损失。

    但苏越除了枭炎虱这个名词,对苍疾的其他都一无所知。

    这畜生,简直是在阴险毒辣。

    “咦,苍疾这畜生有变化。”

    正在苏越一愁莫展的时候,黑页站起身来,他从自己的择兽包裹里,拿出一个类似于鼎的东西。

    随后,黑页又拿出一个皮壶。

    咕咚咕咚。

    浓稠的液体,从皮壶里倾倒在鼎的里面。

    液体呈现暗红色,好像是血,但又比血粘稠很多。

    苏越闻不到味道,但他可以看到一层淡淡的薄雾,没一会儿,就充斥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烟雾的源头,就是鼎里面的液体。

    “应该是一种什么动物的血液!”

    苏越心脏狂跳。

    刚才黑页不说话,他似乎是在等苍疾运功。

    嘶。

    苍疾猛的一个呼吸,满屋子的雾气,顿时间被苍疾的鼻孔抽走,就像是巨鲸吞海,看上去特别惊悚。

    然而,还不等苏越松一口气,接下来更加惊悚的事情才开始上演。

    颗粒。

    没错,类似于圆珠笔笔尖里钢珠那样小的红色颗粒,从苍疾的皮肤里纷纷涌出来。

    苏越口干舌燥。

    现在的苍疾,简直就像是一颗炸开的烟花。

    而那些颗粒真的太小,小到和粉尘差不过,如果苏越不是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他绝对会认为是苍疾释放出来的粉尘。

    由于颗粒太多,密密麻麻,简直就和红色的狼烟一样。

    这就是枭炎虱。

    应该是湿境里的一种昆虫,而且很炽热。

    苍疾上空的空气,肉眼可见的开始扭曲,甚至枭炎虱大量聚集的地方,还出现了似有似无的火苗。

    呼!

    等枭炎虱全部飞翔到苍疾头顶的时候,苍疾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这口气很绵长。

    苏越可以清楚的观察到,气流从苍疾口中吐出来,前半段炽热,空气在扭曲,而后半段却犹如一股寒流,甚至你看到寒霜的颜色。

    “装神弄鬼,苍疾到底在干什么!”

    苏越喃喃自语。

    黑页拿出来血液,苍疾体内就飞出了枭炎虱。

    而现在,苍疾的脸,呈现一片青白,甚至还有些碧绿的反光。

    对。

    乍一眼看去,苍疾犹如一尊冰雕。

    “林东启啊,林东启,你可真是给我造成了大麻烦。

    “我平日里得用枭炎虱压制体内的寒气,想要暂时祛除枭炎虱,还得用穿岩甲的血来恐吓。”

    苍疾嘴唇一动,寒气继续在蔓延。

    苏越在墙的另一头,都能听到苍疾的愤怒。

    “神长老,您突破到绝巅之后,还不可以彻底镇压寒气吗?”

    黑页一脸忧愁的问道。

    苏越看了一眼,那个鼎应该是可以放大血液的气息,而黑页的作用,是操控那个鼎。

    “不可以,起码一年内,还不可以。

    “你根本不了解九品,你也太低估了林东启那个畜生的能力。

    “我只要炼化了他的心脏,就必须要承受寒毒折磨,唯有这枭炎虱在体内,才可以制衡寒气。

    “可不祛除枭炎虱,我又没办法修炼,所以只能辛苦你用穿岩甲的血,来把枭炎虱吓出去。

    “不过等我绝巅之后,这穿岩甲血液也就没用了,我不需要修炼,枭炎虱就留在体内吧,反正也没什么害处。”

    苍疾摇摇头。

    苏越皱着眉,若有所思。

    苍疾体内有林东启留下的寒毒,所以他得用枭炎虱来镇压寒毒。

    可有枭炎虱,苍疾就没办法修炼。

    他用穿岩甲的血,把枭炎虱从自己体内惊吓出来,然后趁机修炼一会。

    之后,这些枭炎虱还会回去。

    如今出来,一切的根源,就是这些枭炎虱。

    如果枭炎虱没有了,那林东启留下的寒毒,就还会起诅咒作用。

    最关键的问题,是枭炎虱。

    可等苍疾突破之后,他就不用再把枭炎虱逼迫出来,他是绝巅,一两年就可以彻底炼化了寒毒。

    很棘手啊。

    虽然苍疾操控不了枭炎虱,但他完全可以做到无视!

    还有那穿岩甲的血,又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些情报,得想办法告诉神州,太紧迫了。

    “神长老,属下还是主张彻底灭了穿岩甲,最好是能杀个干干净净,一只都不留。

    “八品穿岩甲的血,就可以引起枭炎虱的混乱,逼迫它们离体,而真的的穿岩甲出现,您体内的枭炎虱会被吓到爆炸。

    “到时候,您不光要承受寒毒的腐蚀,甚至还要再加上枭炎虱爆炸的伤势,简直是雪上加霜。

    “太冒险了。”

    黑页运转着鼎,忧心忡忡的说道。

    而苏越却心脏狠狠一跳,随后满脸感激的看着黑页。

    论猪队友,你是第一名。

    通过黑页的话,苏越又得到一个关键信息。

    穿岩甲的血,可以让枭炎虱从苍疾的体内涌出来。

    而活着的穿岩甲,会直接吓到枭炎虱自爆。

    假如枭炎虱自爆,再加上寒毒爆裂,那对苍疾来说,就是祸不单行,毒上加毒。

    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苏越早已经领教过湿境的生态链。

    其实和地球原始的食物链一样,这是一个循环,可能穿岩甲必须得以枭炎虱为食物,最终形成了一个天敌生态。

    当然,消息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惊袅城似乎要摧毁所有穿岩甲,要灭族。

    “不用!

    “穿岩甲能威胁我,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而我明白,你不可能背叛我。”

    苍疾话落,黑页连忙跪下,一脸虔诚,就像是一个神明的信徒。

    他从小是苍疾收养长大的孤儿,对苍疾言听计从,对方说一不二,哪怕让他去死,黑页也会立刻自尽。

    当然,黑页的能力,也值得苍疾的这份信任。

    “还有,穿岩甲距离四臂族通知的城池太近,假如惊袅城能干脆利落的灭族,那是最好。

    “可万一,你们办事不利,没有彻底灭了穿岩甲的族,而四臂族趁机分析出蛛丝马迹,那就是害我。

    “而且以现在惊袅城的状态,你们一定会办砸。

    “四臂族会捣乱,而且穿岩甲逃匿手段高明,这简直是多此一举。

    “没有完全的把握,不可以冒险!”

    苍疾一脸怅然的摇摇头。

    问本心,苍疾一万个想灭了穿岩甲的族。

    这样一来,普天之下,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

    但现在不行。

    林东启是人族布下的杀招,神州随时会进攻惊袅城。

    这时候去节外生枝,还要冒着招惹四臂族的风险,简直就是脑残行为。

    四臂族不傻,他们就是尝试,也会救下穿岩甲。

    与其这样,还不如等神州沉不住气,彻底反杀他几个九品,杀怕了神州之后,再去解决穿岩甲的祸患。

    没有神州危险,苍疾甚至可以先屠四臂族的城池,再去处理穿岩甲。

    这才是稳妥的方案!

    反正穿岩甲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

    “神长老英明,是属下鲁莽。”

    黑页连忙说道。

    “黑页,你是我最信任的属下,等我回归八族圣地后,我就会想办法,让你突破到九品。

    “我会灭了赵启军团,希望惊袅城到了你手上,不要没落。”

    苍疾又说道。

    “请神长老放心,属下一定尽心尽力,力求让惊袅城,成为落星城池里的佼佼者,甚至是第一城池。”

    黑页一脸感恩戴德。

    “嗯,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视你如自己的孩子,希望你可以争气。

    “白天我罚你,你也别计较。

    “我罚你,是为了震慑惊袅城其他人,对咱俩来说,他们终究都是奴,对付这些奴才,得恩威并施,我罚你,他们才会更加惧怕你。

    “你能明白吗?”

    苍疾又说道。

    苏越一脸郁闷:

    明白你麻个头。

    你还不就是懒嘛,杀鸡儆猴,黑页成了那只鸡。

    装尼玛的高深莫测。

    苏越在墙壁外嘀嘀咕咕。

    他心里一阵庆幸,幸亏苍疾没有执意去灭穿岩甲的族。

    这样,自己还有一点点机会。

    或许,这是神州的一次转机。

    而且苏越发现了一个很恐怖的现象。

    苍疾这家伙,竟然可以一边修炼,一边可以黑页聊天。

    他肉身外,有很明显的气浪氤氲在吞吐,可这家伙却还可以聊天。

    起码,苏越做不到。

    理论上任何武者在吐纳打坐的时候,都必须凝神静气,稍微有所打扰,就会前功尽弃。

    这一点,苏越佩服苍疾。

    预备绝巅,果然不简单。

    “属下明白,属下明白。”

    黑页激动到连连磕头。

    这个愣头。

    苏越一声怒骂,他甚至从黑页的眼底看到了零星的泪珠。

    简直就是上司最忠诚的舔狗。

    打了你个半死,一句废话,就让你感恩戴德。

    没救了。

    “等墨铠离开之后,咱们惊袅城就准备迎战吧。

    “如果没有意外,我突破的那一天,就是神州军团主动进攻惊袅城的时刻。

    “我要斩杀九品,还有防止四臂族偷袭,到时候可能顾及不到你们。

    “对惊袅城来说,这是一场恶战,但也是你们的成名之战。

    “地球武道崛起,神州执天下之牛耳,已经如熊熊之火,势不可挡,湿境八族连连败退,是时候给神州浇一股凉水了。

    “武道气运,绝对不可以出现在神州的身上。

    “武道天命,永远属于我阳向族。”

    苍疾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又脸色阴沉的说道。

    “什么?

    “赵启军团主动进攻惊袅城?他们是疯了?”

    黑页明显被吓的够呛。

    按照经验来看,神州军团一般是防守政策,他们很少会主动攻击湿境城池。

    特别是惊袅城这种级别的城池,他们更是碰都不敢碰。

    “没错,趁着我刚刚突破,寒毒最强盛的时候,神州会以复仇之名,强攻我惊袅城。

    “他们以为可以杀了我苍疾,然后攻陷惊袅城,完成史诗性的一战,简直是荒唐可笑。

    “既然神州精锐尽出,愿意来送死,那咱们就送神州一份大礼。

    “神州夜郎自大,以为自己掌握了武道时代的天运,特别是最近顺风顺水,更是嚣张跋扈,

    “他们需要阳向族来教育,神州忘记了曾经的卑微,我们得帮神州唤醒记忆,得让他们知道,阳向族根本就惹不起。”

    苍疾瞳孔里燃烧着熊熊火焰,犹如一个来自地狱的复仇者。

    “神长老放心,惊袅城严阵以待,一定可以让神州有来无回。

    蝼蚁,根本不配与阳向族为战!

    “对了,神长老,还有一件事!

    “由于红锅杀了100个五品,咱们各个屯兵营的五品统领严重匮乏,属下请求开启丹库,让那些四品巅峰,先急速突破。

    “这次大战,是练兵的好机会!”

    黑页咬着牙说道。

    “可以!

    “其实有图月勇士在,那批废物死了也活该,惊袅城在低阶战场,永远无敌。

    “黑页,这一次你擦亮眼睛,惊袅城要的是精英,而不是一堆废物。

    “这一战之后,我会回八族圣地,身为绝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是我帮你的最后一次,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苍疾又凝重的叮嘱道。

    “神长老放心,属下以后一定严加治军,对于那些腐朽现象,绝不姑息。”

    说到这里,黑页一脸的愧疚。

    被红锅斩杀的100个五品,简直将丢人现眼诠释到了极致。

    他哪里还敢犯同样的错误。

    以后没有苍疾,自己就得挑起重担了。

    “嗯,等墨铠离开之后,你再发放丹药吧,免得那个红锅再出乱子。

    “这个红锅天赋异禀,绝对不是个凡人,我怀疑他来自八族圣地,要不然墨铠不可能这么看重他,最后这几天,你们尽量不要惹他。”

    苍疾很平静的分析道。

    “八族圣地?难道红锅……是绝巅的后代?”

    黑页被吓的脸色铁青。

    其实仔细回想起来,这很有可能。

    能在四品阶段,轻松斩杀五品,他的根骨和资质,必然是天骄中的天骄。

    武道一途,没有捷径。

    要达到这种地步,所耗费的资源必然是海量,他一个流浪武者,何德何能?

    一定是有高人在帮助。

    黑页一直以为是墨铠,但他们调查过,墨铠认识红锅也不久!

    现在再经过苍疾一分析,墨铠哪怕是有心,他似乎也没有这种能力。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绝巅。

    “你别太担心,在八族圣地,有些绝巅已经势弱。

    “红锅这么强的天赋还在妖兽丛林流浪,甚至被墨铠捡了便宜,我怀疑他是青姬洞的后代。

    “一个已经死亡的绝巅,后代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也不用太在意。

    “切记,这个节骨眼,别惹他就对了。”

    苍疾嘴唇动了动,说出了他分析的结果。

    “属下明白,多谢神长老解惑!”

    黑页咽了口唾沫,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在墙的对面,苏越一屁股坐在地上。

    事情闹大了。

    果然要开战。

    苍疾应该没有说假话,赵启军团一定要来进攻惊袅城。

    林东启付出生命,就是为了这一次的斩杀绝巅。

    可对神州来说,这简直就是噩耗。

    他们并不知道苍疾已经解决了寒毒的问题,这只老狐狸,为什么这么狡猾。

    至于自己是青姬洞后代的猜测,苏越到也没什么意外。

    既然墨铠能猜测到青姬洞那里,那苍疾一定也会有同样的思路。

    苍疾和墨铠,一丘之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怎么才能联系到神州军团呢?根本没机会啊。”

    苏越蹲在地上,甚至有一种要自闭的感觉。

    他身份特殊,时时刻刻都被一群宗师监视着,别说不知道赵启军团的密探在哪里,即便是知道,也根本没机会联络。

    而过几天,墨铠又要领着自己去找什么绝巅机缘。

    完全没机会透漏消息。

    苏越第一次体会到了绝望。

    ……

    又过了很久。

    “收起穿岩甲的血。”

    苍疾修炼结束,突然说道。

    “是!”

    闻言,黑页掌心打出几道漆黑的流光,鼎里的穿岩甲血液,瞬间被皮袋子抽离起来。

    与此同时,苍疾身上也出现了一股吸力。

    在他上空漂浮的枭炎虱,便全部钻到苍疾体内。

    苏越目睹了这一切。

    他眼睁睁看着苍疾脸上的寒霜消退,原本苍疾犹如重病的状态。

    枭炎虱就是灵药,瞬间药到病除。

    “苍疾你个老畜生,小把戏太多,连枭炎虱这种虫子都能被你找到。”

    苏越心里一阵怒骂。

    但他又无可奈何。

    想把这里的消息通知到神州,简直难如登天。

    根本就不可能啊。

    “天亮了,黑页,你去准备灵泉,让墨铠和小畜生修炼吧。

    “切记,任何条件都不可以再答应他们,否则这畜生只会得寸进尺。

    “其实也是我多虑了,现在的墨铠,心里应该比咱们焦急。”

    收拾完一切之后,苍疾站起身来。

    但他的狗脸,依然是面对着墙壁。

    “明白!”

    黑页也将鼎收起来,随后弯腰一拜。

    “下去吧,如果墨铠聪明点,他应该迫不及待就要离开惊袅城。”

    苍疾又摆摆手。

    “苍疾洞族尊,属下告辞。”

    这一次,黑页突然改变了口吻。

    他狗头深深垂下,那副德行,简直就是在信徒在朝圣。

    “嗯?”

    苍疾眉头一皱,猛地转头。

    “嗯……你下去吧。”

    很明显,苍疾也被苍疾洞这三个字震惊了一下。

    但他现在明显没有突破,叫族尊就是自嗨。

    甚至是大罪。

    可苍疾还是承认了自己的虚荣,毕竟族尊这个名号,可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

    “苍疾洞族尊,属下告辞!”

    黑页一口气。

    这个马屁,拍的天衣无缝,又恰到好处。

    “黑页,你个不要脸的马屁精,竟然还抖个机灵。”

    这一幕看的苏越想吐。

    这群阳向族,为了拍马匹,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恶心。

    呸!

    “红锅,你在我神长老的大殿外,睡的可还舒服?”

    苏越嘴里还在咒骂黑页。

    可一眨眼,黑页简直和幽魂一样,就出现在了房间外面。

    他阴森森的注视着苏越,就像是在看尸体。

    “还可以,睡的神清气爽,要不把公主喊出来,我还想和她打一场,这次一定可以杀了她。”

    苏越伸了个懒腰。

    “你最好管理好自己的臭嘴。”

    黑页也是佩服这红锅。

    就这种性格,能活到现在,简直是奇迹。

    但再一想,这家伙以前的靠山是青姬洞族尊,也情有可原。

    “要不你杀了公主,然后自己生个闺女,借给苍疾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苏越突然又阴森森的一笑。

    “混账,你简直大逆不道。

    “你师傅墨铠呢?为什么还不滚过来,你立刻去灵泉修炼,结束了早点滚出我惊袅城。”

    黑页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这红锅,是不是个蛔虫,竟然连自己曾经的想法都能猜出来。

    没错。

    当初苍疾收养许白雁的时候,黑页心里不服气。

    他吃醋了。

    他觉得应该自己生个闺女,然后让苍疾收养才对,许白雁根本不配。

    但他也没敢乱说。

    一下子被猜出来,心里还有点尴尬。

    “你的主子还不着急,你黑页一条狗,你又在急什么!”

    下一息,墨铠出现在黑页身后,悄无声息,谁都没有察觉到。

    “哼,墨铠,你总算来了,走吧!”

    黑页咬牙切齿。

    在墨铠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袋子里就是100颗黑页丹,那可都是自己辛苦修炼的气血啊。

    白白给人做嫁衣,他简直能气到崩溃。

    关键墨铠还拎着袋子在自己面前晃,罪加一等。

    等着吧。

    等苍疾突破,到时候再收拾你这个畜生。

    ……

    很快。

    黑页打开了封印灵泉的气血锁,苏越和墨铠踏入灵泉之地。

    “黑页,你可以滚了。”

    墨铠不耐烦的挥挥手。

    “哼,你们最好快点。”

    黑页转身离开。

    “徒儿,别浪费时间了,这是为师找来的几株青藤,你坐在上面,可以直接用灵泉温养经脉。

    “为师会亲自炼化黑页丹,将药效滞留在你体内,你以后会很轻松的炼化,事倍功半。

    “昨天夜里,我又感觉到了苍疾的绝巅气息,咱们必须得快!”

    墨铠一脸忧虑。

    “嗯,我明白。”

    苏越点点头。

    原来墨铠能感觉到。

    没错,昨天苍疾确实在自己面前修炼了一整夜。

    看来,墨铠也是个外强中干的怂比,乍一看高深莫测,其实心里怕的一批。

    现在的九品,一个个都太虚伪。

    但苏越也好奇,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苍疾的绝巅气息?

    因为自己品阶低?

    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青藤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已经漂浮在灵泉中央,苏越一屁股坐上去。

    惊袅城的灵泉,方圆一百多米,算是比较大型的灵泉,里面的灵气很浓郁。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