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31章 编个故事给你听(万更求订阅)
    “什么东西,什么救赎者?

    “前辈你是哪位绝巅,可否告知姓名,我徒儿红锅,又到底去了哪里?

    “前辈……”

    墨铠现在的状态很糟糕。『→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打开山门,迎面就是一个绝巅强者,虽然看不清脸面,但墨铠用气血试探过,千真万确的绝巅,甚至还是最强的那种绝巅,起码斩杀自己不难。

    墨铠当场就有点怂。

    而刚才还叫救命的红锅,已经彻底消失。

    要知道,这个洞府只有一个大门,红锅不可能从大门离开。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绝巅施展神通,已经把红锅传送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而且这绝巅所说的救赎者,又是什么东西?

    徒弟被祭炼了?

    简直莫名其妙。

    但面对绝巅,墨铠也只能乖乖站着,根本不敢放肆。

    他脸上的表情也特别精彩。

    惊愕、震撼、胆怯,拘束,甚至还有些惧怕。

    苏越就蹲在他身前不到两米的地方,这副表情看的苏越想笑。

    果然,强大都是相对的。

    对自己来说,别说九品,即便是一个平常的宗师,那都得尊敬,毕竟对方可以捏死自己。

    而九品,那更是遥遥在上的上帝级人物。

    可如今。

    在面对绝巅的时候,上帝的双腿有些发软。

    一级压一级。

    这就是一个循环链,苏越看着墨铠孙子一样的精彩表情,他很想记录下来,可条件又不允许哦……遗憾啊。

    运转窃劫魔典,苏越二话不说就给墨铠施加了十分之一的绝巅机缘。

    机缘的具体表现形态,苏越也不清楚,他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靠着这十分之一的机缘,墨铠不可能突破。

    甚至以后是不是要继续赏赐机缘,决定权也还在自己。

    哪怕是成功复制了洞世圣书的绝巅魂,也要看苏越的心情。

    而苏越之所以这么焦急给墨铠赏赐机缘的原因,是因为涅幻元像的持续时间很短,他还有很多故事,要编给墨铠听,时间得抓紧。

    墨铠一肚子忐忑,还在等绝巅的回话。

    可突然间,一股青色的气息,竟然是从天而降。

    随后,墨铠的气环也冲天而起。

    顿时间,一股恐怖的气浪,直接将墨铠身后的荒地都震出一道沟壑,触目惊心。

    该死!

    凌冽的气浪涌动过来,苏越差点被吹的现了行,如果不是他反应快,这一下就栽了。

    果然,九品的宗师非同小可,随便有个异动,就是山崩地裂。

    “多谢前辈!”

    几秒种后,墨铠气环重新回国体内。

    他连忙朝着虚无的绝巅幻影,深深一拜,脸上是说不出的震撼与惊喜。

    没错,是绝巅机缘。

    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绝巅机缘。

    虽然并不完整,甚至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这份机缘却货真价实。

    这一刻,墨铠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他对眼前这个前辈,更加尊敬。

    辛苦了多少年,终于到了收获果实的时刻。

    “绝巅机缘,可有异常?”

    苏越沉着嗓子问道。

    “多谢前辈赏赐,晚辈通体舒畅,这确实是绝巅机缘!

    “可惜……”

    墨铠话语中充满了遗憾。

    不够啊。

    这一点点机缘,刚够塞牙缝的。

    但他又不敢明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神秘的绝巅前辈,千万别给惹怒了,功亏一篑。

    “可惜,不够是吗?

    “你考验还未完成,也没有去经历劫难,更没有替湿境苍生做过一点点事情,你凭什么得到全部机缘?

    “堂堂绝巅,有那么容易突破吗?”

    苏越毫不留情的反问道。

    “晚辈知错,晚辈知错!

    “敢问前辈,您所说的救赎者,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护道人,又是什么意思?还请前辈解惑。

    “如果您有什么指示,晚辈哪怕粉身碎骨,也一定会去完成。”

    墨铠连忙说道。

    他虽然表情忐忑,但心里也在分析着这个绝巅的状态。

    坐在洞府,不以真面目世人。

    可能,这个绝巅根本就无法离开洞府,又或者受了什么伤。

    至于什么拯救天下苍生,可能就是去完成一个绝巅的执念罢了。

    这种套路太常见。

    其实,想要糊弄一下也不难。

    “你可知1000年前,雷世族灭族因果?”

    苏越又问道。

    雷世族已经是过去时,并不是本次千年劫预言里的内容,苏越可以添油加醋,借题发挥一把。

    “知道!”

    墨铠皱着眉点点头。

    1000年前,雷世族崛起,要奴役湿境八族。

    那时候,阳向族天圣碧辉洞,横空出世,力挽狂澜,最终联合其他七个种族,一起将可怕的雷世族灭亡。

    正因为雷世族一战,阳向族成为八族之首,无论是实力还是声望,一时无两。

    可惜,几百年后,阳向族在地球遭遇了一次浩劫,大半高手死在地球,最终阳向族就成了如今半死不活的样子。

    雷世族能有什么因果?

    1000年前就被灭亡的种族,哪怕是一些不成器的遗孤,也陆陆续续被八族诛杀,如今只剩下了苍疾那个所谓公主。

    “1000年前,雷世族率先要毁灭我阳向族,那是因为雷世族的天命。

    “而现在,湿境七族,也得到了天命,同样要毁灭我阳向族。

    “1000年前,阳向族的救赎者,是碧辉洞。

    “1000年后的今天,阳向族的救赎者,就是天命红锅。

    “而红锅的天命任务,就是带领阳向族,投靠域外地球,一起灭了其他七族,随后两族进入和平时代,可和谐共处。

    “原本应该是地球武者投靠阳向族,但因为阳向族气数不够,只能顺应天命,暂时给地球俯首称臣。

    “可悲啊,可叹啊,后代不争气。

    “但,天意不可违,此乃乱世天意。”

    苏越尽量模仿着空灵的声音,言语中充斥着那种厚重的史诗感,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怨气。

    1000年前的事情,已经发生,所以不算什么天机,但后面的事情,完全是自己编的。

    当然,墨铠一定不会信自己的鬼话。

    “前辈,这些事情,太过于古怪,晚辈一时间难以理解。”

    果然,墨铠抱拳一拜。

    他眉头紧皱,发现事情有些扯淡。

    阳向族从上到下,都知道地球是死敌。

    哪怕其他七族放弃了地球,但唯独阳向族不可能放过。

    要知道,阳向族和地球武者的仇恨最深,阳向族也渴望地球的生活环境。

    给地球俯首称臣?

    这是墨铠听过最扯淡的笑话,简直荒诞到极致。

    别说阳向族归顺地球,就是地球想归顺阳向族,圣地都不可能答应。

    简直是扯淡。

    这个绝巅根本就不靠谱。

    “我明白你心里的疑惑,在推测天机之时,老夫比你还要震撼。

    “但可惜,这就是天意,天意不可违!

    “老夫也无需和你一个小小九品,去解释太多。

    “接下来的话,你用心去铭记。

    “天命的车轮,已经滚滚碾压过来,你很快就会看到一系列的启示征兆。

    “启示有三:”

    “第一件事,就是绝巅之死。

    “你且看,近期内,阳向族会有一名绝巅死亡,他会被域外地球的武者所斩杀,这是阳向族不顺天命的第一项惩戒。

    “第二件事,就是灭城之祸。

    “也是在近期,阳向族会有一座大型城池被灭亡,死亡人数会达到千万规模,这同样是阳向族违抗天命的代价。

    “第三件事,就是你作为护道人的奖励。

    “当绝巅陨落之日,当千万苍生丧命之时,就是你第二份绝巅机缘降临的时刻。

    “你可以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去审视阳向族接下来的命运。

    “1000年前,雷世族违抗天命,落得被灭族的下场,老夫不希望阳向族走同样的道路。

    “天命面前,哪怕绝巅,依然蝼蚁而已。”

    苏越犹如一个神棍,神神叨叨宣读着自己临时编造的故事。

    虽然看上去漏洞百出,但这就是预言和玄学的魅力。

    越是宣扬恐慌,就越是容易让人害怕。

    别提你是什么九品,你就是一百品,你也逃不出被潜意识支配。

    而且苏越也没有骗人。

    自己离开这里之后,就可以告诉神州枭炎虱和穿岩甲的是事情,到时候苍疾还是个死,甚至比之前死的更快。

    至于一座城池灭亡,那已经是老姐和元星子铁板钉钉的事情。

    至于第三次机缘,也正常不过。

    苍疾死亡,应劫圣子一定会抵达现场,他吞噬了苍疾的魂魄后,苏越就可以复制洞世圣书的力量。

    到时候,墨铠自然会得到第二场机缘。

    哼。

    敢不信劳资编的故事,吓死你个龟孙。

    “晚辈,还是难以理解。”

    果然,墨铠铁青着脸。

    他觉得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

    仗着自己是绝巅,就可以胡说八道吗?

    逗我呢?

    你知道杀一个绝巅的代价吗?

    不对,绝巅根本就不可能死,绝巅是湿境顶尖的存在,谁能杀绝巅?

    不存在。

    而相对于杀绝巅,第二个所谓命运惩戒,就更加扯淡到了天边。

    人口超过千万的城镇,最弱都是守护城池。

    即便是守护城池,也是一等一的大城池,阳向族一共也没有三座。

    而且这些城池里,必然有绝巅坐镇。

    什么狗屁天命,就是雷世族复活,也不可能轻松灭千万级的城池!

    神经病。

    墨铠可以确认,眼前这个绝巅,绝对是个神经病。

    狗屁的启示录。

    “你可以不信,且耐心等待几天,到时候,启示录会给你所有答案。

    “阳向族气数已尽,要想重生,只能依附于强者。

    “天命不可违,在天命面前,任何种族都是蝼蚁。

    “如果老夫的启示录灵验,你可以去域外地球找一个叫苏青封的武者,他是域外人族的天命者。

    “你如果想救阳向族,就去给苏青封为奴为仆。

    “如果你想置身事外,也最好不要再招惹人族和阳向族的祸端,否则命运纠葛之下,你迟早会丧命。

    “剩下的绝巅机缘,就在域外地球,你好自为之。”

    墨铠以为之前的故事已经够荒诞,但没想到,这个绝巅胡说八道上瘾了。

    没下限?

    让阳向族臣服于人族,已经是天下最扯淡的事情。

    如今你还让我堂堂墨铠,去给苏青封当奴才?

    逗我玩呢?

    苏青封那个畜生,一手毁了我的茂妖城,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给仇人当奴仆,我墨铠宁愿去死。

    你个老东西,胡言乱语。

    如果你不是绝巅的话,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老夫言尽于此。

    “你现在将祭台上的绝巅石,放在自己的储存虚空内,这样老夫就可以通过绝巅石,将天命的绝巅机缘传授给你。

    “切记,绝巅石不可以外漏,只能存放在存储空间内。”

    苏越懒得和墨铠再解释什么。

    预言这种东西,贵在一个真真假假,含含糊糊,说的太详细,没有任何作用。

    至于墨铠信不信,就看他自己的胆子了。

    反正绝巅死,城池亡这种预言发生,苏越自己是不敢不信。

    至于老爸要不要这个奴才,就看墨铠的舔狗属性怎么样了。

    涅幻元像即将消失,苏越的计划,也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绝巅石?”

    墨铠脑子里还在回味着苏越的荒诞故事,这时候,绝巅强者漂浮起来,而在绝巅原来的位置,果然有一块石头。

    墨铠用气血探查了一下。

    这也……太普通了。

    明明是最普通的石头,怎么会成为绝巅石。

    墨铠好歹是个九品,他和没见过世面的普通武者不一样,他遇到事情会分析,会判断。

    一顿乱七八糟的荒谬故事结束,现在又跑出来一个绝巅石,这前辈到底是要干什么?

    “如果你不愿意当这个护道者,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会等待下一个宿命之人。

    “没有人会强求你。”

    苏越心里焦急的要命。

    不知不觉,涅幻元像的持续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如果墨铠一直不肯上当,他就只能被迫离开这里,而墨铠虚弥空间里的那些九品丹药,就真的浪费了。

    所以,苏越的语气开始不善。

    “前辈,这绝巅石,我可以拿走,但去给人族当手下,晚辈做不到,抱歉!”

    墨铠嘴上有骨气,但爪子却很诚实。

    他的虚弥空间只有枕头大小,存放了绝巅石之后,就只能存放一些特别小的东西,而那一袋子丹药,则是大头。

    墨铠先把九品丹药取出来,随后准备用气血驱动破石头。

    “放肆。

    “用双手去拿绝巅石,你以为你是谁,如此没有礼数。”

    苏越又是一声怒骂。

    灵气操控宝物,和单手去拿领导的文件一样,极其没有礼貌。

    “抱歉!”

    墨铠铁青着脸。

    他心里充斥着怨毒,不就是比我多修炼几年嘛,凭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

    等我也突破到绝巅,到时候再找你算账。

    但为了绝巅大计,墨铠忍辱负重。

    他随手把一袋子丹药丢在地上,最后走到石头面前,很虔诚的用双手举起石头。

    这到底是什么绝巅石。

    分明就是普通石头啊。

    触碰到石头之后,墨铠又仔细感知了一下。

    真的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异常。

    但他又不敢招惹绝巅,所以只能一脸郁闷的将绝巅石装在自己储存空间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墨铠总有一种上当了感觉。

    “哼,看你的表情,你是不是在质疑老夫!”

    墨铠皱着眉,脑子里还在思考着眼前的乱七八糟。

    突然,苏越幻化出的绝巅幻象,直接就压迫到了他的脸跟前。

    同时,一股凌冽的杀气,压迫着墨铠浑身上下毛孔。

    绝巅威压,千真万确。

    这幻象除了不可以真正出手之外,所有的气息都货真价实。

    这一个刹那,墨铠被吓得六神无主,简直是魂飞魄散的状态。

    一个绝巅,这么近距离,要对自己出手,哪怕不可能秒杀了自己,也一定会重伤。

    墨铠甚至做好了逃亡的准备。

    他所有的精神力都汇聚在绝巅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苏越的身躯一闪而逝。

    解除隐身的瞬间,苏越开启了元星子的虚弥空间。

    他连忙将所有九品丹药,一股脑全部藏在虚弥空间内,同时苏越开启了传送。

    下一个刹那,苏越眼前一黑,彻底从洞府里消失。

    之所以浪费虚弥空间,是因为自己回归地球后,九品丹药的来源,一下子没办法解释。

    而且自己只要复制了洞世圣书的第一页后,碧劫洞就会给自己开启一个永久的虚弥空间,这个免费的一次性用品,不用白不用。

    就这样,苏越带着一肚子真秘密,给墨铠留下一肚子伪秘密,消失不见。

    ……

    绝巅的杀气越来越重,墨铠甚至有一种下一秒就会下地狱的感觉。

    他脚掌上已经覆盖了气血,准备逃亡。

    可一个刹那后,眼前的绝巅,消失的干干净净。

    对。

    空荡荡的洞府里,没有任何其他气息。

    何其诡异。

    那个绝巅强者,就如空气一样,蒸发的一干二净。

    墨铠口干舌燥,他将气血散开,探查了方圆十几里的范围,同样什么都没有发现。

    根本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

    徒儿红锅消失。

    绝巅强者消失。

    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寂静的让墨铠心慌。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

    如果不是体内留存了一点点的绝巅机缘,墨铠会认为这是一场真正的梦。

    莫名其妙的天命启示录。

    莫名其妙要让阳向族归顺地球,更加莫名其妙的让自己给苏青封为奴为仆。

    “这个绝巅,到底哪去了!”

    呆立在洞府内,墨铠陷入了无尽的自我怀疑中。

    三个启示录。

    第一,死绝巅。

    第二,灭城池。

    第三,赏赐我绝巅机缘。

    到底得多么蠢的脑子,才能想出这么可笑的启示。

    这绝巅到底是谁?

    墨铠皱着眉,他打量着洞府,最终终于忍不住,一拳轰开了洞府的墙壁。

    他要看看,墙壁内还有没有其他的机缘。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墨铠犹如是泄愤一样,不断将墙壁轰开。

    可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咦,有一张辈树皮!”

    突然,墨铠在一个角落的泥土里,发现了一张即将被风化的辈树皮。

    他颤抖着手掌,缓缓打开辈树皮。

    里面是一个人影模糊的武者,根本就看不清五官。

    但墨铠还是看到了一个关键性的人名:碧劫洞。

    这其实是碧劫洞临死前,专门留下的一份画像,算是给自己的墓碑。

    原本年时间早该分化,就连碧劫洞都没想到,画像会留在现在,但就在墨铠打开之后,画像也终于寿终正寝。

    碧劫洞!

    墨铠皱着眉,嘴里嘀咕着这个名字。

    很陌生,但又有一点点莫名其妙的熟悉。

    碧劫洞。

    天圣,碧辉洞。

    都姓碧。

    在阳向族,碧是圣姓,除非是继承天圣的传承,否则根本没资格用这个姓。

    而且从辈树皮上判断,这应该是几百年前的东西。

    碧劫洞。

    “我想起来了,天圣传说中,天圣碧辉洞好像有一个弟弟。

    “在剿灭雷世族的时候,天圣的弟弟是最强大将军,可惜最终战死。

    “难道,天圣的弟弟没死?我刚才见到的绝巅,是天圣的弟弟?”

    墨铠舔了舔嘴唇。

    他突然发现,自己今天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不对,都这么多年,天圣的弟弟必然已经死亡,而我刚才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绝巅,应该是绝巅留下的气血幻境。

    “该死,我早该想到的。

    “怪不得,绝巅会突然消失,怪不得这个绝巅的脾气这么大,如果他是天圣的弟弟,那就理所应当了。”

    墨铠再仔细回忆,辈树皮上朦胧的身影,和刚才的绝巅都一样枯瘦。

    想通了来龙去脉,他突然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原来自己得到的机缘,来自天圣的弟弟,千年前的无敌大将军。

    可不对劲啊。

    如果是无敌大军将,那那些莫名其妙的启示录,就不再是空穴来风了啊。

    难道,真的是什么天命的启示?

    墨铠心脏莫名其妙的跳动起来。

    关于这些荒唐又玄妙的预言,不怕荒诞,最怕没有可联想的素材。

    而墨铠脑子一团大乱。

    在碧劫洞这个名字的指引下,他突然也想到一些地球武者越来越强大的征兆。

    为什么天命,让自己去投靠苏青封?

    有什么根据吗?

    墨铠思前想后了一番,最终被自己吓了一跳。

    或许,还真的有根据。

    要知道,在对付江元国的战争中,自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理论上不可能有一点点闪失,完全碾压局。

    可自己失败的节点在哪里?

    没错,就是在苏青封这个畜生身上。

    如果没有素青封和他儿子苏越,我墨铠万事俱备,对付一个垃圾小国家,根本就不可能输。

    难道,苏青封真是我墨铠的宿命克星?

    让我给他为奴为仆?

    呸!

    不可能,下辈子都不可能。

    墨铠使劲摇摇头,连忙将杂念从脑海中驱除。

    简直是胡闹。

    可墨铠还是惦记着三个启示录。

    万一,阳向族真的有绝巅被杀,真的有一座千万级大城池被灭,万一碧劫洞的启示录预言成真,那自己又该怎么办?

    该何去何从?

    难道阳向族,真的要被其他七族共同灭族?

    这不是开玩笑,根据记载,曾经的雷世族,一点不比阳向族弱,甚至强大好几倍,但还不是说灭就灭。

    还真得给地球当孙子,才能活命?

    不可能。

    这启示录根本不可能成真。

    墨铠是九品,基本的常识判断能力还在。

    “说起来,我徒儿红锅,又到底去了哪里

    “救赎者,他要救赎什么?救赎整个阳向族?靠一个四品武者?简直荒谬!

    “咦,我放在这儿的丹药呢?”

    墨铠又研究了一会,他确认这里没有任何绝巅信息之后,才准备离开。

    可临走前,他却发现,自己扔在地上的一袋九品丹药,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还能了得。

    对墨铠来说,这些九品丹药极其重要。

    他虽然已经九品,对丹药的需求量不太大,但以后想要再组建势力,九品丹药的研究必须要进行。

    这些可都是八族圣地流传出来的宝贝啊,很有研究价值。

    要知道,有丹药的九品,和没丹药的九品,那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

    苍疾比墨铠年轻很多,他之所以能快速突破,就是因为有丹药,而墨铠的九品路就坎坷了无数倍。

    “到底哪去了?”

    墨铠咬牙切齿,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么邪门。

    洞府里明明就自己一个人啊,碧劫洞的肉身,也只是气血化身,他要九品丹药干什么。

    邪门。

    ……

    “邪门了,和我定位的地点,差距也太远了。

    “这里到底是哪啊?”

    与此同时,墨铠的宝贝徒弟红锅,同样在怒骂着碧劫洞不靠谱。

    苏越定位的方向,明明是在惊袅城。

    可这里却在丛林深处。

    一眼望去,只有墨绿色的高耸丛林,极度压抑。

    “找个妖兽探探路吧,太坎坷了。”

    苏越不敢浪费时间,他有妖惑,所以妖兽对他的态度还不错。

    不久之后,苏越终于打听到了一个消息。

    可惜,却不是惊袅城的具体地点。

    而是在20里外,有两个无纹族的强者在对峙,看上去随时会打起来。

    无纹族……那不就是人族嘛!

    苏越切换了人族状态,急速朝着妖兽所说的地点掠去。

    可能是神州军方的人。

    直至,他远远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

    老爸。

    还有姚晨卿。

    轰隆!

    说来也是巧合,苏越刚刚出现,就看到老爸一拳轰在了姚晨卿脸上。

    而后者根本就没有躲闪,沿途撞断了十几根巨树,可想这一拳多可怕。

    “老爸!”

    苏越一声怪叫,连忙朝着苏青封跑去。

    这个不省心的老爸,怎么又乱跑。

    这里是苍疾的地盘,多危险。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