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弟你不要这样〕〔五藏玄冥〕〔放开那只妖宠〕〔人类更新计划〕〔诸天最强学院〕〔极品妖孽至尊〕〔洪荒之证道永生〕〔手术直播间〕〔重生之灰姑娘的逆〕〔甜妻上线:霸道老〕〔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地球最强修仙〕〔逃婚王妃很逍遥〕〔爷是病娇得宠着〕〔极品医圣〕〔我八岁就无敌了〕〔我有无限掠夺加速〕〔成为修行界大佬〕〔九劫逆命〕〔NBA最强主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32章 九品丹,送老爸的礼物
    不行啊。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根本就过不去。

    苏越崩溃!

    老爸根本就不是在开玩笑,他在朝着姚晨卿下死手。

    方圆十里,被刀刃一样的劲风笼罩着,飓风翻滚,数不清的树枝断裂,天崩地裂,地面沟壑纵横,地皮似乎被活生生犁了一遍,满目疮痍。

    轰隆!

    轰隆!

    轰隆!

    苏青封捏着姚晨卿的脑袋,不断在地上狠狠的砸。

    诡异的是,从前至后,姚晨卿也并没有还手,他只是木然的承受着苏青封的轰杀。

    噗!

    苏越根本连附近都到不了,就直接被飓风轰飞,甚至五脏六腑翻腾,一大口鲜血喷出去。

    这种对轰的波动,已经超出了苏越的承受极限。

    自己就像蚂蚁一样,很渺小!

    “老爸,我是你儿子……噗……怎么还专门朝着我打……”

    苏越在劲风边缘扯着嗓子喊。

    可苏青封根本就听不到。

    要知道,除了苏越在喊,方圆几百里的妖兽,都在凄厉的嘶吼,丛林上空的音波,震的苏越头皮发麻。

    妖兽们也在惊恐,它们咆哮着,要让苏青封和姚晨卿滚开这里。

    可惜,无济于事。

    任何人都阻挡不了苏青封的怒火。

    谁能想到,自己仅仅是闭关了一场,出来之后,变天了。

    林东启战死,姚晨卿辞职!

    而自己的闺女许白雁,竟然认贼作父,公然叛逃到阳向族的惊袅城。

    这还能了得?

    第一时间,苏青封就去查询来龙去脉。

    许白雁的事情,已经是实锤,所以苏青封要找姚晨卿,要好好问个清楚。

    他根本不相信许白雁会叛族。

    一定要姚晨卿这个畜生,又在逼迫许白雁,一定是他主张利用许白雁,所以许白雁才被迫离开地球。

    这个畜生,出尔反尔,简直就该死。

    最终,苏青封调查到姚晨卿也在湿境。

    他追踪到了姚晨卿,就发生了眼前这一幕。

    苏青封要杀了姚晨卿,出了心里这口恶气。

    “能,能听我解释一句吗?”

    姚晨卿满脸是血的站起身来。

    他最害怕面对的人就是苏青封,没想到对方还是找到了自己。

    姚晨卿一肚子愧疚,他哪里敢还手。

    “解释?

    “你还有什么解释的脸面?

    “当初你出卖我,出卖许白雁的身份,你想利用我女儿升官发财,你还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就算你曾经利欲熏心,可你如今已经是大将,许白雁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你为什么非要把她逼迫到死?

    “我问你,你这种卑鄙小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界上!”

    苏青封走过去,又是一巴掌甩在姚晨卿脸上。

    轰隆隆!

    姚晨卿的身躯如一发炮弹,笔直的撞击出几百米,沿途所有的树木全部被震荡成了齑粉。

    “姚晨卿,你自尽吧。

    “我要拎着你的头,去找我女儿,我要把女儿接到深楚城,不会再被你们这种畜生利用!”

    苏青封的声音在远处响起,杀气滚滚,有一种天魔降世的肃杀!

    “不是,你听我一句解释,我……”

    姚晨卿好不容易爬起来,他刚开再解释一句。

    突然,旁边的残枝断树中,赫然是伸出来一颗脏兮兮的黑脑袋,和鼹鼠一样,特别茫然!

    “姚将军,你冷静一下……呸……一嘴泥巴!”

    对。

    这颗黑脑子,正好就是苏越。

    他想制止老爸打架,可苦于劲风太恐怖,根本就过不去。

    可突然,姚晨卿被一巴掌扇到了自己的面前。

    苏越被活埋了!

    好不容易爬出来,姚晨卿发现他的时候,下意识就要出手。

    可再一看,竟然是个人族。

    “你……是谁?”

    姚晨卿看不清楚苏越的脸,所以没认出来。

    但他知道,这是个低阶人族,自己人,所以收起了杀气。

    可不对劲啊。

    一个普通的低阶人族,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

    这可是丛林深处,到处都是七八品的妖兽,你连牙缝都不够塞。

    “我是苏越啊,苏青封的儿子,许白雁的弟。”

    苏越连忙解释了一句。

    可他没时间多说。

    就在这一刹那,苏青封的身影也已经是从天而降。

    携带着滚滚杀气,犹如一条愤怒的狂龙。

    “爸,你先消停一下。”

    苏越连忙喊道。

    如果有什么误会,得先停一下。

    这里可是妖兽丛林深处,万一两个九品重伤,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妖兽的食物,亏大了。

    而且苏越还得说明苍疾的问题,没时间浪费。

    “哼,姚晨卿,你叫我爹也没用,今天我说要杀你,就一定要杀你……咦……苏越?”

    苏青封还以为是姚晨卿在叫自己爸。

    他心里还在寻思,这个老不要脸,求生欲这么强,为了活命,连节操都不要了。

    可再一看,姚晨卿身旁还有个黑蛋。

    冷静下来再一分析,那声音根本就不是黑蛋,而是亲儿子苏越啊。

    不是。

    我在这杀姚晨卿呢,苏越你怎么能跑过来。

    传送的?

    这也太玄乎了。

    轰!

    苏青封收敛了杀气,站在姚晨卿面前。

    “苏越?你怎么在这?”

    苏青封又确认了一下。

    没错,果然是我儿苏越,比自己稍微丑一点点。

    “一言难尽,爸,你好端端为啥要杀姚将军啊!

    “姚将军,你不会叛逃了吧!”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苏越突然一脸警惕的盯着姚晨卿。

    要不然,我爸也不会那么愤怒。

    “没有。”

    姚晨卿苦笑着摇摇头。

    “呃,没有叛逃就好,有什么矛盾,等离开湿境再解决吧。

    “你们知道苍疾的消息吗?他有没有突破到绝巅?

    “赵启军团有没有开始偷袭苍疾?”

    苏越凝重着脸问道。

    当务之急,还是苍疾的事重要,内部矛盾可以先缓一缓。

    “苍疾?”

    苏青封一愣。

    他得到消息,就跑来追杀姚晨卿,还不知道苍疾的情况。

    苏青封甚至都没有见过苍疾。

    “还没有,但也就在这一两天。

    “苍疾突破的时刻也最虚弱,元帅可能已经安排好了诛杀苍疾的人选。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这时候,姚晨卿站起来说道。

    他已经从军部辞职,所以不可能知道太详细的信息。

    但这些话从苏越嘴里说出来,就有些不正常了。

    “呼……还好,苍疾还没有突破就好!”

    苏越长吁一口气。

    万一苍疾已经突破,那人族一定会损失惨重。

    “快……老爸,你和姚将军有没有可以联络军部的手段。

    “林东启将军战死,用中了寒毒的心脏助苍疾突破,原本这是让苍疾中毒的计划。

    “可计划有变。

    “苍疾早就知道了寒毒计划,他将计就计,要反杀神州九品。

    “赶紧联络军部,苍疾随时可能突破,晚了就来不及了。”

    苏越连忙说道。

    “苏越,你从哪听来的消息,不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

    姚晨卿被吓了一跳。

    先别说苏越说的是真是假,诛杀苍疾这件事情,是军部的核心秘密,就连他自己都因为辞职,只知道一点点皮毛消息。

    而苏越竟然还知道林东启牺牲的原因,还这么详细!

    这就诡异了。

    苏青封一头雾水。

    林东启竟然牺牲自己,喂毒让苍疾突破,然后军部再去杀苍疾?

    这是什么残忍套路,现在军部已经这么疯了吗?

    用九品当诱饵,丧尽天良啊!

    林东启这小子,真是又蠢又伟大。

    可苍疾反间计了?

    不对,苏越你个四品,你哪来的消息。

    这小子是提着脑袋在湿境里玩呢?

    “我之前潜入惊袅城找我姐,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叫黑页的城主在密谋。

    “这事是真的。

    “苍疾这畜生,早就察觉到了心脏里的寒毒,并且已经用枭炎虱压制了毒性,这老畜生想将计就计。

    “得赶紧告诉军部,只有穿岩甲才能压制枭炎虱,这样苍疾就会毒上加毒,他死定了!

    “赶紧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通讯手段!”

    苏越焦急的差点蹦起来。

    没时间磨蹭了。

    “你小子敢去惊袅城当间谍?我打断你的狗腿,对了,你姐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欺负?”

    苏青封在苏越后脑勺轻轻扇了一下。

    这家伙,趁着自己管不了他,已经无法无天了。

    之前还在深楚大监狱修炼,怎么突然就跑到惊袅城当了奸细。

    翅膀硬了,快管不了了。

    “爸,我姐很安全,她现在是惊袅城的公主,就是被软禁着,吃喝不愁。

    “你们赶紧联系军部啊!”

    苏越又催促道。

    “这里距离湿鬼塔太远,而且又在妖兽丛林深处,任何通讯手段都会失效。

    “想联系军部,根本做不到,没办法!”

    姚晨卿找了个地方坐下,满脸凝重。

    “啥意思?

    “没办法,那就尽快想办法啊,说一句话的事情。”

    苏越猛地转头,一脸错愕。

    你可是九品啊,虽然已经退伍,但不能眼睁睁看着神州水深火热吧。

    你跑也得赶紧跑回去。

    “即便是我和你爸以最快的速度回去,也得一天一夜时间!

    “可军部针对苍疾的杀戮计划,其实已经开始。

    “杀苍疾,只能等他突破后的一个小时内,时间一过,他境界稳固,以后再想杀,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没有确凿的证据,就凭咱们三个一句话,根本挡不住赵启军团。

    “一个退伍兵,一个囚犯,一个学生,真的拦不住神州杀绝巅的意志。

    “你年纪还小,根本不懂杀苍疾所代表的意义。

    “神州所有的高层都在等待着这一战,为此林东启付出了生命,哪怕粉身碎骨,也会有人去尝试一下。

    “拦不住的。”

    姚晨卿苦着脸摇摇头。

    他曾经是大将,他清楚军部的意志。

    所有的战争,都不可能一帆风顺。

    苍疾拥有突破绝巅的能力,他有机会破解寒毒,难道军部没想到吗?

    军部其实想的更多。

    他们知道风险,只是愿意去承受风险的代价而已。

    “苏越,军部可能已经想到了苍疾的风险,但哪怕有一半的机会,他们也会去尝试。

    “现在怕危险不杀苍疾,那就是温水煮青蛙,迟早苍疾会成为大患,军部已经不得不杀。”

    苏青封也摸了摸苏越的脑袋。

    他理解苏越的心情。

    如果这个消息能早三天传递回去,军部可能会重新讨论一下。

    但现在眼看着战争即将开启,一个学生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改变军部意志。

    况且,很有可能是惊袅城故意泄露消息给苏越,让他回来干扰军心。

    这种计谋,也很常见。

    苍疾最危险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如果能用一个学生去干扰了军部意志,那简直是血赚。

    苏越没有统过军,他还不懂军部的取舍。

    如果能用三个九品去换一个绝巅苍疾。

    那这笔买卖,其实不算亏。

    对国家来说,打仗,其实打的是利益和算计,集体意志高于一切,个体是可以牺牲的。

    更何况,时间真的来不及。

    “那咋办?眼睁睁看着苍疾残害九品?”

    苏越一肚子愤怒,拳头狠狠砸在树上。

    他有一种窒息的无力感。

    回想起苍疾和黑页的嘴脸,苏越就气的浑身颤抖。

    可再仔细想想,确实,自己只是个学生,还是偷跑出来的学生,没有任何铁证的情况下,哪怕赵千恩也不可能相信自己。

    一个简单的消息,根本没有说服力。

    “苏越,你确定用穿岩甲,可以破了苍疾的枭炎虱吗?”

    这时候,姚晨卿凝重的盯着苏越。

    “千真万确,我用我爸的生命来发誓!

    “苍疾体内有好几万枭炎虱,只要有一只高阶穿岩甲过去,就可以让枭炎虱全部爆炸。

    “没有枭炎虱,苍疾体内的寒毒才可以发作。

    “而且枭炎虱本身就是一种毒物,还可以给苍疾造成二次伤害。”

    苏越咬牙切齿。

    大好的局面,竟然眼睁睁流失!

    啪!

    “没大没小,有用你亲爹发誓的嘛。”

    苏青封一巴掌拍在苏越后脑勺,他差点当场被儿子给气死。

    “您对我来说最重要,显得这誓言有含金量嘛。”

    苏越挠挠头。

    “既然这样,咱们也别浪费时间去传递消息了。

    “立刻去抓一只九品的穿岩甲,然后直接回湿鬼塔。

    “假如战争还未开启,一切都好说。

    “万一战争已经开启,那就去力挽狂澜。”

    姚晨卿擦了擦满脸血迹,一脸肃穆。

    这一刻,他又回到了边韩军团那个大将军的身份。

    果决,且雷厉风行!

    “你说的好听,九品妖兽,你能活捉?

    “别以为岔开话题我就不杀你!”

    苏青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苏青封,我知道我有罪,关于白雁的事情,我自杀谢罪都可以!

    “但现在情况紧急,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等战争结束,你要杀要剐都随便,反正我也没想活着。

    “我往妖兽丛林跑,并不是畏罪潜逃。

    “很久前,我从阳向族抢来一个妖兽囚锁,可以禁锢一个九品妖兽。

    “原本我计划抓一个妖兽,然后丢在惊袅城,那时候苍疾正在和军部战争,惊袅城一定大乱,我会强攻惊袅城,把白雁救回来,顺便毁了惊袅城的灵泉。

    “只是没想到,被你追杀了一路。

    “白雁认贼作父,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现在全地球都知道了,她不仅不能落在苍疾手中,更不能落在军部和官府手中。

    “这次,我要亲自保守白雁,哪怕我一辈子守着她在湿境,哪怕再也不回地球。

    “我卸任军部职务,就是做好了守护白雁一辈子的准备,哪怕她真的是认贼作父,我也要亲自陪着她在湿境流浪。

    “白雁不仅仅是你的女儿,她也是我的女儿。

    “苏青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你太冲动。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白雁回到地球,她会遭受什么样的对待?

    “我们不能鲁莽啊。”

    姚晨卿语重心长。

    “你卸任大将军,是为了我女儿?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苏青封铁青着脸。

    “你二话不说,就要杀我祭天,我根本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啊。”

    姚晨卿一肚子冤屈。

    “这点我可以作证,是您不让姚将军开口。”

    苏越茫然的点点头。

    以事实说话,确实是这么回事。

    “哼,这次我信你一次,走吧,先抓穿岩甲。”

    苏青封很冷酷的转身。

    “苏青封,你知道穿岩甲在哪吗?”

    姚晨卿问道。

    “老爸,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咱们根本不知道穿岩甲在哪啊。”

    苏越一脸沮丧。

    计划很圆满,可实施起来,简直是困难重重。

    硕大的妖兽丛林,到底哪里有穿岩甲。

    “这是个问题。”

    苏青封吸了口凉气,随后蹲在地上。

    “你们等我几分钟。”

    姚晨卿打开虚弥空间,一脸凝重的拿出一个很丑陋的水晶球,应该是玻璃球才对。

    “这是烈颠国赠送给我的圣器,可以占卜一些信息,我试试能不能找到穿岩甲的位置。”

    姚晨卿解释道。

    “占卜?不应该是星座和塔罗牌吗?

    “除了占姻缘和性格,还能占妖兽?”

    苏越一脸好奇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烈颠国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不少!”

    姚晨卿苦笑了一声,随后打开水晶球。

    顿时间,一团灰蒙蒙的雾气,笼罩在水晶球上面,姚晨卿脸庞一闪一闪,犹如一个巫婆。

    “老爸,你现在几品?”

    等待的时间有些无聊,苏越看着苏青封问道。

    “八品初!”

    苏青封道。

    “八品就能追着九品杀,姚将军他们这么弱吗?”

    苏越一愣。

    他其实以为苏青封已经九品。

    轰!

    不远处,姚晨卿的水晶球恍惚了一下,他连忙维持住气血。

    我不要面子吗?

    你们父子俩说人坏话,能不能背着点我。

    苏青封的八品,那能和别人一样吗?

    他现在就是个货真价实的九品。

    “你自己也压气环,你不知道越阶杀敌?

    “就姚晨卿这种弱鸡,我可以同时杀十个。”

    苏青封一脸不屑。

    “爸,其实我姐真的没有背叛人族,她只是牺牲了自己,和道门元星子,进行着一个大计划……”

    虽然元星子提醒苏越,不要泄露极道生灵炮的事情。

    但那是许白雁投敌之初。

    可现在极道生灵炮的炮弹都即将要成型,没必要继续保守秘密,他也可以告知老爸和姚晨卿。

    两个人,都是老姐的至亲。

    而且他俩都不可能背叛到妖族,所以老姐和元星子的秘密也不可能泄露。

    就这样,苏越详细的告诉了他俩,关于极道生灵炮的事情。

    “姚晨卿,我苏青封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苏越讲述完之后,气氛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随后,苏青封的小暴脾气再次发作。

    果然。

    许白雁是被军部和道门暗算了。

    炸妖族城池,那是许白雁该承受的东西吗?

    凭什么牺牲许白雁的名声和自由,成全道门和军部的辉煌。

    一切的根源,还是姚晨卿这个畜生。

    如果当年他能瞒着许白雁的信息,道门怎么可能利用到现在。

    “对不起,我一定会赎罪!”

    姚晨卿的脸色也说不出的难看。

    这时候,他对许白雁更加愧疚。

    其实能想象得到,许白雁不可能是心甘情愿的背负骂名。

    她承受过逼迫,甚至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

    “赎罪个屁,你就是个垃圾!”

    苏青封要顾全大局,现在不是杀姚晨卿的时机,他一拳轰碎一棵大树。

    对,是彻底的轰碎。

    苏越被吓的心脏狂跳,老爸的脾气,果然名不虚传。

    敢二话不说就杀上丹药集团的二愣子,不是一般的冲动。

    姚晨卿沉默不语,依然在专心占卜着穿岩甲的位置。

    苏越看着姚晨卿,心里也不是滋味。

    说实话,老姐能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姚晨卿可以说是罪魁祸首。

    当年他和老爸一起发现老姐,老爸坚持隐瞒许白雁身份。

    可姚晨卿为了立功,却偷偷将老姐雷世族的身份告诉了军部。

    如果站在客观角度,说不上谁对谁错。

    老爸特立独行,直至现在都对官职嗤之以鼻,宁愿在监狱里和一群犯人吹牛比。

    可姚晨卿属于最正统的武者。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姚晨卿就是最好的士兵。

    他身上有一切军队武者的闪光点。

    坚韧,服从,刻苦,无畏,甚至天赋和智商也是极高。

    所以他选择将许白雁的情况,如实上报。

    这是纪律,他没错!

    可他却又将许白雁视作自己的女儿,这就形成了一种矛盾。

    可能,老爸从始至终都不适合军队。

    有人说青王是个游侠!

    但站在苏越自己的角度,他也气姚晨卿,毕竟立场不一样。

    “老爸,你有没有虚弥空间?”

    过了一会,苏越又问道。

    “有啊!”

    苏青封一愣。

    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小小年纪,还知道虚弥空间这种东西。

    “虚弥空间不是只有九品才有吗,难道压气环,还能压出虚弥空间来?”

    苏越惊呼。

    “压不出来,这是我早年得到的机缘,比姚晨卿他的虚弥空间小点。”

    苏青封解释道。

    “老爸,你修炼的时候,缺丹药吗?”

    苏越又问。

    “那不是废话吗?”

    苏青封捏着苏越的脑袋,连你老爸也嘲讽!

    可惜,九品丹药神州只有一两种专利,苏青封很快就会有抗药性。

    “老爸,七夕节快乐,送你个礼物!”

    苏越想了想,还出把从墨铠那偷来的一袋子九品丹药,全部给了苏青封。

    自己留着也没用,孝顺了老爸吧。

    孝字当先。

    “不是,七夕节,你送你老爸礼物?你不是应该去找牧京梁的女儿吗?”

    苏青封皱着眉。

    他打开袋子,眉头皱的很深。

    当然,看到苏越打开虚弥空间,他更加看不透自己这个儿子。

    还有,七夕节送父亲礼物的操作,更是剑走偏锋,令人耳目一新!

    “唉,我妈走的早,你单身也不容易。

    “就当替天堂的妈,送你个礼物吧,怪可怜的。”

    苏越拍了拍苏青封的肩膀。

    “我替你母亲,谢谢你。”

    苏青封突然有些伤感。

    一眨眼,儿子都这么大了。

    “虚弥空间是元星子给我的一次性用品,只能用这一次。

    “丹药是我从一个惊袅城六品的家里偷的,据说这个六品,是墨铠留在惊袅城的密探。

    “而这些丹药,也是墨铠从苍疾手里敲诈的,都来自八族圣地。

    “还有,你俩千万别在墨铠面前提起这些丹药,我在阳向族埋伏了一个密探,别给我泄露了!”

    苏越随便编了个谎言。

    他得绕个弯子,免得被老爸推演出自己红锅的身份。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么多丹药,我都想发个朋友圈!”

    苏青封拿出来所有丹药。

    说实话,他也被震撼了一下。

    丹药不少,关键种类齐全。

    “苏青封,如果这些丹药给丹药集团研究,神州一定可以再多几种专利!”

    不远处,姚晨卿也被震撼的够呛。

    他简直不敢相信,苏越能找来这么多种类的九品丹药。

    这简直就是一座宝藏。

    “丹药集团有没有专利,和我一个囚犯又有何相干?

    “官府逼迫我女儿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苏青封?”

    苏青封冷笑了一声,满脸不屑。

    “这……苏青封,虽然我对不起你,但还是希望你能大局为重。”

    姚晨卿眼睁睁看着丹药进了苏青封的虚弥空间,喉咙都不自觉的蠕动了一下。

    “等你死了,我就给丹药集团一颗。

    “你别废话,到底能不能找到穿岩甲,找不到你就自杀去吧!”

    苏青封一肚子火。

    都特么到了这个时候,还忽悠劳资奉献呢?

    你不知道劳资和丹药集团的关系?

    脑残!

    姚晨卿苦笑了一声,先干正经事要紧。

    现在招惹苏青封,明显是往枪口上撞。

    苏青封这个人性格冲动,刀子嘴豆腐心,他迟早会把丹药给官府当样品。

    “查到了,穿岩甲活动的位置,其实距离惊袅城并不远,附近有一座四臂族的城池。”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姚晨卿突然睁开眼。

    ……

    七夕节心情不爽,写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小可爱,超凶的〕〔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快穿:男神总想撩〕〔位面三国争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