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重生之归途〕〔清宫重生升职记〕〔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天作不合〕〔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末有忆石〕〔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美食供应商〕〔地球最强修仙〕〔乡村小神农〕〔诸天之主〕〔极品天医〕〔农门小辣妻〕〔妙手药王〕〔重生之都市狂仙〕〔桃运小兽医〕〔都市大领主〕〔乡村超级医圣〕〔第一战神〕〔乡村透视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35章 我赌神州胜
    惊袅城上空,两道庞大的旋涡在翻滚,整片天空犹如一望无际的灰色海平面,全世界似乎都要被压迫到濒临垮塌。

    苍疾悬浮在长空,虽然他样貌和之前没有任何差距,但却给人一种犹如万丈巨人的压迫感。

    赵千恩手提啸尽神枪,虽然堂堂九品,但他在旋涡下,却犹如一只蝼蚁。

    绝巅强者,犹如神明,彻彻底底给人一种巨擘当空,无法被撼动的绝望。

    轰隆隆!

    轰隆隆!

    苍疾冷漠着一张脸,犹如山石草木,他每次呼吸,似乎都能引动山脉震动,能令风起云涌。

    “就凭你一个垃圾九品,根本就不配我苍疾出手!”

    苍疾表情微微一动,他似乎连嘲讽的表情都不屑露出。

    咔嚓。

    随着苍疾一句话落下,天空竟然落下一道漆黑色的恐怖惊雷,远处一座山峰直接被一劈两半。

    方圆百里,数不清的妖兽在颤抖,有些妖兽甚至做好了迁徙的准备。

    绝巅气息,堪比天灾盖世,妖兽体会的要更加清楚。

    唰!

    唰!

    这时候,人族堡垒内,又是两道人影,犹如箭矢一样出现在苍疾面前的虚空。

    两个人速度之快,沿途炸开数不清的音波,长空之上,两道触目惊心的匹练犹如桥梁一般,甚至还有淡淡的火焰在燃烧,刚才的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苍疾,今天是你的死期!”

    莫其正黑着一张脸,声音如洪钟大吕般回荡在天空。

    地面裂缝横生,说不出的可怕。

    莫其正虽然表面平静,但其实心里也震撼的够呛。

    绝巅强者,果然是非同凡响,仅仅是压迫,就已经令他九品气环开始颤抖,明显是被压制了气血。

    今天这场厮杀,注定是恶战中的恶战。

    “苍疾,趁着你现在还没死,可以想想遗言,作为阳向族第一个被杀的绝巅,你简直就是阳向族的洋相。

    “我神州,今天要添一笔诛杀绝巅的记录!”

    燕晨云常年在军中厮杀,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一股滔天杀气。

    轰隆隆!

    轰隆隆!

    在燕晨云的音波震荡下,惊袅城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地震。

    从天空俯瞰下去,惊袅城有数不清的楼宇坍塌,街道也是裂缝密布,各种建筑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哈哈哈哈,蝼蚁一样的无纹族,叫嚣起来何其嚣张,但你们又有什么用?

    “仅仅三个九品,连我苍疾的手下对付不了,还妄图诸神,你们不觉得可悲吗?”

    苍疾轻蔑的一笑,顿时间,燕晨云释放出去的杀气,瞬间支离破碎,惊袅城的地震终于平息下去。

    轰隆隆!

    轰隆隆!

    天摇地动。

    这时候,远处的雨幕中,人族大军犹如潮水一般涌现过来。

    每个低阶武者,都身穿霜藤甲。

    每个武者,都包含着滔天的杀念,士气如虹。

    伴随着隆隆步伐临近,方圆百里的大地,也在犹如呼吸般颤抖,这是一支由钢铁铸造的铁军。

    胜利意志,天不可挡。

    “哼,这就是无纹族的九品吗?看起来一个个宛如智障,都很一般嘛!”

    眼看着人族大军压进,即将抵达惊袅城外。

    这时候,惊袅城的大门开启,犹如大坝泄洪,数不清的阳向族武者,也嚎叫着冲杀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泥石流塌方,触目惊心。

    而在天幕上空,青概踏空而来,随后负手而立,满脸的不屑和嘲弄。

    在他眼里,赵千恩他们就是笑话。

    “沸血族费天虹,恭喜苍疾洞族尊突破。”

    与此同时,在天际深出,又传出一道恐怖的异族声音。

    是沸血族的费天虹,九品神长老,费天城的主宰者。

    “苍疾洞族尊突破,今天必然可以将神州杀个血流成河,我们冲破湿鬼塔后,要连屠十六诚,伏尸百万才能罢休。

    “少杀一个都不行,哈哈哈!”

    随后,钢骨族的九品钢岳,也出现在了长空之上。

    阳向族青概,沸血族费天虹,钢骨族钢岳,和三个人族九品遥遥对峙。

    “愚蠢的神州,如果你们仅仅是三个九品,现在就可以跪地求饶,苍疾洞族尊可能会留下你们全尸。”

    青概满脸讥笑。

    “神州底蕴,你异族又怎么会猜透。

    “你们三个蠢货,由我们来对付!”

    白静昊原本在大军后方压阵,这时候她身穿气质军装,一马当先,虽然是女性武者,但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我麦克回锅肉,一个可以打你们俩个!”

    麦克回锅肉扛着一个巨大的铠甲,最后抵达战场。

    虽然置身湿境,但铠甲却反射着很锋利的金属光泽,根本就没有一点点腐朽的痕迹。

    这是美坚国的分身战甲。

    指望麦克回锅肉去杀一个九品,几乎不可能。

    但他却可以催动钢铁战甲,同时牵制两个九品强者。

    这就是麦克回锅肉的作用。

    他原本是擅长防御和诅咒,正好来牵制浑水摸鱼的费天虹和钢岳。

    作为沸血族和钢骨族的九品,他们明显是来捡战功的,不可能搏命。

    钢铁战甲可以当一个九品用,当然,由于气血有限,麦克回锅肉只能催动一个小时左右。

    到时候,钢铁战甲会成为零件,回归到麦克回锅肉的虚弥空间里。

    这一个小时,就是黄金战斗时间。

    而白静昊的对手,则是青概。

    她身上的压力很重。

    轰隆隆!

    轰隆隆!

    这时候,沸血族和钢骨族的大军,也从远处赶来,终于和阳向族的大军回合。

    当然,费天虹和钢岳不可能倾巢而出。

    他们只是带来了一半的军队,反正苍疾许诺可以去人族掠夺,他们不来白不来。

    赢了,烧杀抢掠。

    输了,大不了撤退,阳向族在前方顶着,何乐而不为。

    双方大军犹如颜色各异的两种海水,虽然现在还保持着界限,但谁都清楚,几个呼吸之后,就是暗无天日的残杀。

    人族虽然数量上不如异族联军,但胜在霜藤甲加持,人族相当于多了一层防御。

    而异族的防御是短板。

    轰!轰!

    轰!

    轰!轰!

    随后,双方的宗师级战力纷纷飞上天空,也准备好了对轰。

    双方宗师人数的差距并不大,惊袅城宗师劣势,由于钢骨族和沸血族的补充,也达到了平衡。

    其实两个种族也没有来多少宗师,他们还是抱着占便宜的目得,根本不可能伤筋动骨。

    这也给了神州一点机会。

    “族尊,您看我一眼啊,我已经被欺负的掉了境界,您给我说句话啊!”

    宗师阵营内,黑页城主欲哭无泪。

    他瑶瑶注视着苍疾,却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黑页,你一个小小七品武者,难道是想临阵逃脱吗?我告诉你,你如果敢轻举妄动,我代表神长老斩了你。”

    以前的一个副城主看了眼黑页,满脸嘲讽。

    真是大快人心。

    几百颗黑页丹凝聚出来,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境界竟然真的是坠跌了一品。

    很神奇。

    “你们别欺人太甚,我一定会告诉族尊实情。”

    黑页咬牙切齿,猩红的瞳孔里,弥漫着森森血气。

    他心里的憎恨,已经用言语洗刷不尽。

    “黑页,你猜,神长老会不会让你去用命守护屠魔坛?

    “黑页城主为守护妖器,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您对族尊的忠诚,还真是日月可鉴,我是佩服。”

    另一个副城主阴阳怪气的小声说道。

    闻言,黑页猛地抬头。

    他看了眼青概带来的两个八品。

    果然,这了个畜生在莫名其妙的盯着自己。

    难道?

    他们真的要牺牲自己?

    反了天了。

    我黑页难道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族尊,您倒是看我一眼啊。

    ……

    在惊袅城外,有一块平地。

    这里汇聚了惊袅城所有的精英,武者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

    而惊袅城的宗师阵营,也隐隐漂浮在这块区域的上面,似乎形成了一个防守的姿态。

    神州武者审视着异族大军,他们要找到屠魔坛的具体地方,然后才可以去着重进攻。

    但可以预料得到,第一批的武者,一定会成功降临神州,因为他们原本就站在传送台内,只要开启,就会立刻降临。

    当然,神州各个城市,也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

    不管是各个市的提督府,还是隶属于教育部的师战所,都已经在严阵以待。

    谁都不知道这批人会出现在那里,根据袁龙瀚元帅的分析,可能异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到哪里。

    他们只有一个使命,就是尽可能多的抢掠。

    最令人糟心的是,神州还要面对阳向族内奸的接应。

    这次战争,各个城市一定会有死伤。

    说是惊袅城的战争,其实同样是神州腹地的战争。

    没有一个人能轻松。

    轰!

    陡然间,苍疾身上赤焰滔天,满天暴雨被直接蒸发。

    远远看去,以苍疾为核心,天空似乎燃烧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就如烈日坠落,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地面之上,也有一道红色光线开始蔓延。

    就如一条长蛇出洞。

    眨眼时间,红色光线已经绕着一片区域,形成了一个正方形的领域。

    被红线聚拢在里面的武者们,全部心脏狂跳。

    开始了。

    屠魔坛终于开启,接下来他们就会降临到地球内部。

    烧杀抢掠,尽自己一切能力,尽可能多的将资源抢夺回来。

    虽说自己身上有青概神长老的印记,一个念头就可以传送回来,但如果颗粒无收,依然会承受惊袅城的惩罚。

    踏入神州,并不是没有一点风险,但收益惊人。

    要知道,服下神州的丹药,不存在抗药性,他们修炼速度会突飞猛进。

    每个人只有一次传送的机会,谁都不允许浪费。

    10分钟后,第一批武者就会被强制传送回来。

    而在屠魔坛红圈外的武者,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好了第二轮的传送。

    第一批传送回来的时候,会直接出现在红圈的外侧,并不会占据屠魔坛的位置。

    轰轰轰!

    轰轰轰!

    红线的光泽越来越深邃,最终形成了比血液还要暗红的液体,深深浸润到了地底深处。

    第一批准备被传送的阳向族武者,身躯已经开始模糊。

    费天虹和钢岳一脸紧张的看着屠魔坛。

    果然厉害。

    阳向族不愧是曾经的第一种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个种族的底蕴深厚,各种妖器简直是层出不穷。

    等阳向族传送几批之后,也就可以轮到他们沸血族和钢骨族了。

    天空之上,人族宗门们已经杀气腾腾,他们在等待这赵千恩的命令。

    这场战争,赵千恩才是总指挥。

    而在天空最高处,赵千恩漆黑着脸。

    快点!

    啸尽神枪,快点启动啊。

    他一脸沉默,但心里却焦急的要命。

    啸尽神枪,得用姐夫的泅铅血来催动,而泅铅血需要一段时间的蓄力。

    赵千恩一直在蓄力,但总得需要几分钟。

    第一批的阳向族传送,根本没机会阻拦。

    神州甚至已经做好准备,起码前三批的阳向族,他们可能拦截不到。

    这很无奈,但也没办法。

    在没有压制了苍疾之前,谁都不敢贸然出手。

    ……

    神州!

    袁龙瀚端坐在军部硕大的指挥室,通过十几道源像石光幕,正在时时关注着惊袅城的战争。

    以现在神州科研院的实力,已经研究出了湿境和地球同步播放的源像石。

    当然,由于这种实时同步的源像石造价昂贵,目前也只有军部可以使用。

    哪怕是军部,也不可以肆无忌惮的乱用,毕竟消耗量就是天文数字。

    “各个城市的防御,应该已经准备就绪!”

    袁龙瀚盯着惊袅城外的红光,长长吐出一口气。

    虽然没有不死人的战争,但袁龙瀚作为元帅,还是不希望神州有任何伤亡。

    “元帅,这一战,咱们能赢吗?”

    在袁龙瀚身后,是神州军部总参谋长安雨姗。

    她虽然只有八品的实力,但却最擅长分析细节,以及拥有着强大的运算能力。

    而且安雨姗还善于在屏幕里找细节,同时精通计算机,精通对摄像头的控制。

    袁龙瀚的办公室里,除了源像石的投影外,还有上千块的大屏幕,每一块都连接着各个城市,各个军部。

    没有一个总参谋的敏捷大脑,普通人很难关注到所有屏幕。

    哪怕是袁龙瀚,看着这么多屏幕也头疼。

    “我相信神州国运,更相信战士们的意志。

    “天佑神州,赵启军团一定可以赢!

    “相信我们的战士。”

    袁龙瀚捏着拳头,语气中是无比的自信。

    “元帅,虽然泼冷水不礼貌,但根据双方现有的兵力,神州赢的几率,只有45%,甚至不到一半!

    “如果赵千恩将军无法制衡苍疾,咱们的胜算,会瞬间清零。

    “这一战,我其实并不看好,神州太激进。”

    安雨姗平静的摇摇头。

    她年纪还不到50岁,能走到这个位置,足以证明自己的不凡。

    相对于袁龙瀚相信国运,相信士气和勇武,安雨姗还是最信任冷冰冰的数据。

    虽然,神州武者无数次用战意创造奇迹,无数次打了她的脸,但安雨姗还是坚信自己的数据分析。

    她直言不讳,从来都有话就说。

    纸上谈兵,有时候也不是一无是处。

    “战争嘛,又不是打扑克。

    “战场瞬息万变,也是最容易缔造奇迹的地方,我们总要相信奇迹。”

    袁龙瀚摇摇头。

    他也没有怪袁玉珊灰心丧气。

    作为主帅要热血激进,奋不顾身,但身为参谋人员,就是要用数据来总结得失,来及时提醒战争中的疏忽。

    这也是安雨姗被打脸很多次,但她的作用依旧明显的根源。

    战争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运转,任何人都保证不了结局。

    战士们需要盲目的荣耀与热心,但也需要首脑拥有精密的计算能力。

    “参谋长说的没错,老袁你热血过头了。

    “依老道的分析,赵千恩大概率无法制衡苍疾。

    “你们军部太低估阳向族的这个绝巅,苍疾作为史上最年轻的绝巅,他并不是个鲁莽之人!”

    就在这时候,袁龙瀚对面的椅子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老者。

    白发苍苍,却精神抖擞。

    道门元古子,当今道门道圣,执掌整个道门!

    “见过元古子道圣!”

    安雨姗连忙抱拳一拜。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军部指挥中心,只有绝巅拥有这种手段。

    道门道圣,实力和袁龙瀚元帅平齐,曾经也为神州战斗过。

    当然,现在道圣已经专门着重道门事物,如果没有大事,他不会轻易下山。

    “老道士,你不在镇里跳小苹果,跑到我军部干什么?”

    袁龙瀚没好气的说道。

    当年他俩也算是战友,可这老道回道门山清修,袁龙瀚心里又嫉妒又愤怒。

    他抽空去道门探望元古子,还想叙叙旧,吐吐苦水。

    原以为,元古子在山上粗茶淡饭,戒律清规,可谁能想到,这家伙根本不在山上,而是伪装成普通人,混在山下小镇里,和大妈们跳广场舞。

    关键还是个领舞,其风骚的舞步,很受大妈们欢迎,前簇后拥,好不快活。

    袁龙瀚当场怒斥元星子不守清规戒律。

    而元星子轻飘飘一句:出世当入世,红尘如地狱,我不入谁入。

    袁龙瀚被顶的够呛。

    他看不惯元古子悠闲的退休生活,所以没有好脸色。

    “老道其实也忧心神州国运,而且小广场被拆迁,大喇叭被城管没收,不说这些……阳向族青初洞,给神州下了一道诅咒符。

    “而且青初洞还要和你谈话!”

    元古子没有时间寒暄。

    他表情严肃,随后屈指一弹。

    嗡!

    顿时间,在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团灰色的雾。

    “桀桀桀桀,袁龙瀚,好久不见,胳膊长好了吗?下次见你,我还要再撕你一次胳膊!”

    灰雾里发出了特别难听的笑声,就像是把蛤蟆丢在了沸水里,令人毛骨悚然。

    随后,灰雾里出现了一颗阳向族头颅。

    阳向族族尊,青初洞。

    他是苍疾的师傅。

    “青初洞,如果我是你,我会赶紧给你徒弟挖坟。

    “你敢贸然用万里传音,现在整个湿境的绝巅都能看到你的状态,你不怕丢人现眼吗?”

    袁龙瀚铁青着脸质问道。

    青初洞虽然是绝巅,但他施展跨空间传音,会引动整个湿境的灵气混乱。

    这时候,湿境所有的绝巅,都可以看到青初洞的情况。

    可以这么解释,绝巅的手段,可以跨越虚空对话,但根本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能看到你袁龙瀚一败涂地,我巴不得让所有绝巅都知道。

    “我已经用这一战的胜负,给你神州下了一道苍生诅咒符,袁龙瀚老儿,你可敢应战?”

    青初洞轻蔑的看着袁龙瀚。

    “苍生诅咒符,是阳向族碧辉洞当年留下的玩意,需要用绝巅的20年本命气血来催动。

    “青初洞这畜生在赌。

    “他将苍生命格,钉在了苍疾身上。

    “这一战,如果苍疾胜利,神州国运会被诅咒三年,到时候神州上下,会霉运缠身。

    “庄稼粮食还好说,咱们可以向美坚国进口,可武者的修炼,也会出现很多危险。

    “青初洞如果输了,他押在苍生诅咒符里的绝巅气血,将凝聚成一颗绝巅丹,最终落到你手里。

    “绝巅丹多重要,你自己应该清楚,不用多解释!

    “但哪怕苍疾是输,苍生诅咒符也会影响到神州国运,虽然诅咒不到三年,但哪怕是几个月,神州也会气运大损。

    “青初洞这畜生,损人不利己,简直是个畜生。”

    元古子寒着脸道,他是用气血直接传音,别人听不到。

    “避免不了吗?”

    袁龙瀚同样传音问道。

    “避免不了,因为青初洞付出了20年绝巅气血,所以苍生诅咒符是一场天运灾祸。

    “你唯一应对的办法,就是同样付出20年的绝巅气血,去和青初洞对赌国运。

    “如果苍疾死,你会赢走青初洞一颗绝巅丹,并且苍生诅咒符会反噬,会反夺阳向族三年天运,神州是赢家,风调雨顺,气运再次蒸蒸日上。

    “你只要能赢,就可以让阳向族承受反噬的代价。

    “当然,如果你输了,神州不仅仅会损失三年国运,青初洞还会拿走你的20年绝巅丹。

    “这是一场豪赌!”

    元古子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桀桀桀,袁龙瀚老儿,你可敢和我青初洞来赌一场?”

    青初洞嘶哑着嗓子,还在故意激怒着袁龙瀚。

    敢使用苍生诅咒符,就证明在赌桌上有绝对的自信。

    青初洞要打的袁龙瀚抬不起头。

    赢来一颗20年绝巅丹,再假以时日,阳向族可能又会培养出一名绝巅强者。

    “元帅,胜率只有45%,没有赌的必要。”

    安雨姗用思维交流,焦急的说道。

    两个绝巅交流,并没有屏蔽安雨姗,所以安雨姗也在进行着分析。

    她根本没想到,阳向族的绝巅会这么疯癫。

    耗费一件妖器,燃烧20年绝巅气血,竟然将筹码押在苍疾身上,赌神州三年国运,简直是丧心病狂。

    青初洞竟然还想算计大元帅三年国运。

    这家伙想梭哈!

    其心可诛啊。

    “元古子,道门有没有什么圣器,可以反诅咒阳向族一下子?”

    袁龙瀚又问道。

    “没有!

    “阳向族底蕴和咱们不一样,那个天圣碧辉洞福泽了阳向族1000年,妖器太多。

    “不过千年之期过去,阳向族的底蕴也就没了,妖器的保质期最久也就一千年。”

    元古子一脸愧疚的摇摇头。

    唉,有点不争气啊。

    愧对国家。

    “袁龙瀚,所有绝巅都在听着这场谈话,你敢进攻阳向族,难道还舍不得自己20年气血吗?

    “你地球其他国家的绝巅,同样在看着你,本尊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么虚伪。

    “神州大将爱民如子,你身为大元帅,却连一点点气血都舍不得付出,你羞愧吗?你的手下,可是在付出生命啊。”

    青初洞又冷冷质问道。

    “哼,青初洞,你没必要用这么低劣的激将法来对付老夫。

    “我袁龙瀚戎马一生,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的兄弟们失望过。

    “赌就赌。

    “但我袁龙瀚根本不屑和你这个畜生赌,我赌神州国运滔天,我赌这个时代,会站在神州这一边。

    “你阳向族使尽手段,终究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袁龙瀚一拳砸在桌面上,随后猛地站起身来。

    嗡嗡嗡!

    嗡嗡嗡!

    随后,袁龙瀚身上的气血,燃烧出了湛蓝色的火焰。

    这时候,指挥室的光线阴沉下去。

    一枚漆黑的符箓,就这样出现在了袁龙瀚面前。

    “元帅!”

    安雨姗想劝劝袁龙瀚,可惜,她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焦急的看向元古子,计划让道圣劝劝袁龙瀚,不能冒险。

    可惜,元古子只是摇摇头。

    很明显,他也左右不了袁龙瀚的决定。

    没过了多久。

    袁龙瀚身上的气血,最终凝聚成了一颗气血丹,直接没入苍生诅咒符内。

    嗡!

    这一刻,硕大的神州,似乎覆盖了一层稀薄的特殊空气。

    但除了绝巅,没有人可以感应得到。

    也就在这个时候,神州各个城市的上空,出现了一些异样的光泽。

    ……

    层岩市。

    李星佩急匆匆从军部赶回来,她刚刚参加完一场北区的战争,甚至都没来得及换衣服。

    “没想到啊,惊袅城的传送阵,竟然会在层岩市上空开启。”

    李星佩脚掌一踏地面,已经朝着层岩市的一个工厂掠去。

    一路上,李星佩心里还庆幸。

    幸亏自己已经完成了这次的服役期,可以回来支援层岩市。

    可其余城市,只能靠低阶武者去支撑。

    这次战争涉及到了绝巅强者,所以各个战场全部吃紧,没有一个战区轻松。

    各个市的提督,大部分都在湿境。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唐朝的事〕〔倾城之恋,病娇男〕〔血精灵崛起〕〔穿越之符师〕〔快穿:大佬你人设〕〔[火影]父辈的秘密〕〔极品赘婿苏允〕〔阎夜冥免费阅读〕〔我就是这般好命〕〔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