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师父是神仙〕〔修神外传仙界篇〕〔跃出寒门〕〔承微妙笔〕〔重生之长姐持家〕〔我是最强战神〕〔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空间农女种田忙〕〔夏虫何以语冰〕〔吻安,挠心小娇妻〕〔超越次元的事务所〕〔超级女婿〕〔枯骨大帝〕〔自完美世界开始〕〔强宠,娇妻给我生〕〔亡灵都城〕〔天网建筑师〕〔恶魔贤者〕〔我的老婆是女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55章 震怒的八族绝巅
    “下、下雨了!”

    两个绝巅还在质问元星子,突然,一个六品的宗师惊呼。

    其实茶楼附近的低阶武者早已经散开,绝巅降临,可能会掀起一场恶战,没有人敢留在原地等死。

    能来八恒城的武者都很精明,他们知道强者对战的余波有多恐怖。

    这个六品宗师,是茶楼的老板,也是八恒城有头有脸的气血武者。

    “啊……好痛,我……呜呜……”

    这时候,门外一个低阶武者惨嚎一声,声音说不出凄厉,就如被生生拔了尾巴的饿狼。

    滴答!

    滴答!

    滴答!

    与此同时,茶楼的屋顶,也开始渗漏雨滴。

    或许,那根本那不是雨滴。

    是雷浆。

    浓缩成了雨滴样子的雷浆。

    茶楼的屋顶,是用一种特殊的原料所搭建,理论上300年也不可能被雨水腐蚀。

    可眨眼时间,屋顶已经如漏勺一样,原本零零星星的雨点,此刻密密麻麻的滴落下来。

    那些滴落下来的雨点,又渗透到了地面的裂缝里,随后如暴雨后的积水一样,雷浆在地面扩散开来。

    “啊……好疼……”

    六品宗师原本不在乎这些雨点,目前茶楼里的雷浆还不算太多,其实他可以躲开!

    但宗师想看看这是什么玩意!

    他伸出手掌,接住了两滴雷浆。

    呲呲呲!

    然而,雷浆落在掌心,顿时间就蒸发了宗师的血肉,他的手掌直接如白骨爪一样,触目惊心。

    而且那些渗透到掌心内部的雷浆,如毒素一样,还在朝着手腕蔓延。

    两个绝巅一愣。

    他们也拿走两滴雷浆。

    当然,雷浆不可能穿透绝巅的肉身,但依然在二人的手掌上留下了两个浅浅的印记。

    狠疼,和针扎一样。

    要知道,到了绝巅这个境界,基本上不可能再受伤。

    “族尊,救我,救命啊!”

    六品宗师一声惨叫。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几个眨眼的时间,自己半条胳膊已经被腐蚀成了白骨,关键自己的宗师气血,根本就挡不住雷浆的腐蚀。

    好死不死,刘品宗师一个不留神,肩膀上又落了几滴雷浆。

    顿时间,一个无比体面的茶楼老板,叫的和正在受刑的死刑犯一样。

    痛疼,恐惧,绝望。

    各种情绪交织起来,这个宗师几乎崩溃。

    他甚至想到了自己死亡的模样!

    嗡!

    绝巅弹出一道气血,精准的覆盖在六品的伤口处。

    可惜,仅仅能抑制雷浆不再扩散,但根本无法帮六品复原,而且还有个更加恶劣的情况。

    茶楼的屋顶,已经彻底被洞穿,随着几块千疮百孔的碎片落下来,茶楼上空顿时没有了任何遮挡。

    六品宗师虽然是宗师,但雷浆却如雨点一样密集,没有躲避的地方。

    惊恐的他,连忙祭炼出自己的防御妖器。

    八恒城生活的阳向族,非富即贵,他们都有自己的保命东西。

    不顶用。

    谁都没有想看,连八品轰杀都能扛得住的防御妖器,顷刻间就支离破碎。

    “救命……族尊,救我……救命啊……”

    凄厉的嘶吼响彻大地,一个堂堂六品宗师,就这样被雷浆砸的千疮百孔,他最终气血支撑不住浮空,身躯笔直的衰落在地上。

    其实比起在空中,地面才是真正的地狱。

    雷浆已经形成了一层积水,一个武者连水滴那么小的雷浆的承受不了,更别说整个人泡在雷浆里。

    两个绝巅瞠目结舌。

    他们并不是没有救助六品,而是根本就没用。

    哪怕是绝巅的气血,雷浆也可以慢慢渗透过去,绝巅只可以延缓雷浆坠落,却没办法彻底阻挡。

    “呃……我不想死……”

    “族尊救我,族尊救命,我不想……呃啊……好疼……”

    “族尊,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杀了我……”

    前后几秒钟时间,一个求生欲极强的六品,就已经在求死。

    而他的肉身,已经有一多半成了森森白骨,甚至大部分的内脏也已经被雷浆所蒸发。

    地面只有纯粹的雷浆,可以说很干净。

    虽然这个宗师的下场很凄惨,但出奇的没有一点点鲜血。

    雷浆的力量何其强大,竟然连血液都能直接蒸发。

    轰隆!

    一个绝巅屈指一弹,瞬间杀了这个六品。

    活不了了,与其继续受苦,还不如死的轻松一些。

    他是宗师,由于气血深厚,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提前死亡是好事。

    “我去看看!”

    四臂族绝巅大袖一甩,身躯如箭矢一样,笔直的升天。

    而另一个阳向族绝巅看守着元星子,他漆黑着脸,咬牙切齿:

    “说,这场雷雨,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这个绝巅冲下来,死死捏着元星子的脖颈。

    “你是阳向族的金竹洞吧,17年前才突破的绝巅,也是阳向族目前最年轻的绝巅!”

    元星子虽然被掐着脖子,但他脸上已经是那副不疼不痒的笑容,很诡异,很阴森。

    “我是金竹洞,你到底是谁?这场雷雨,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竹洞咬牙切齿。

    在没有弄清楚真相之前,他还不能杀这个老畜生。

    “17年前,你刚刚突破绝巅的时候,曾经杀了神州道门6个九品,32个八品,七品你都不屑去杀。

    “你还记着这段往事吗?”

    元星子平静的问道,他语气中也没什么情绪。

    “神州道门?

    “哼,我杀无纹族就像是踩死蝼蚁,根本不会记得这些琐事!”

    金竹洞冷笑。

    “你仗着自己九品突破前夕,还没有彻底绝巅的契机,在道门造下滔天杀孽,这笔账,我却一直记着。

    “当年,我是唯一逃出生天的那个一个!”

    元星子语气不悲不喜,就像是给后代讲述着一段往事。

    “原来是你,想起来了。”

    金竹洞愣了愣,随后突然轻蔑的笑了一下。

    是有这么一段往事。

    “金竹洞,你应该关注过苍疾和神州的战争吧。

    “他原本计划用极道生灵炮去摧毁神州一座城市,可我早已经把准星阵,修改到了八恒城。

    “你如果知道极道生灵炮,就应该清楚八恒城正在面临着什么。

    “阳向族想要让湿境八族和平,你们根本就是做梦,哪怕是八恒城这个短暂的和平地带,都不允许存在。”

    元星子依然用一双类似于来自于地狱的眼睛,审视着金竹洞。

    “什么……极道生灵炮……该死……”

    这一刻,元星子浑身冰冷。

    对!

    森森的寒意,几乎要冻结了身体的每一个毛孔。

    极道生灵炮的杀戮,绝巅也根本挡不住啊。

    如果这个无纹族说的没错,那八恒城除了宗师,将生灵涂染。

    可恶。

    苍疾拥有的妖器,怎么会被这个老畜生篡改。

    这个废物,简直活该被杀。

    ……

    从八恒城的空中俯瞰下去,一眼望去,满地的武者在打滚,惨嚎声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

    而更多的,还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白骨。

    大门口淤积了不少雷浆,武者都逃不出去。

    繁华的八恒城,突然就成了一座白骨炼狱。

    第一批的雷浆已经进入尾声,有些地方没有被雷浆沾染,所以不少武者幸免于难。

    但活下来的武者,比死去的要更加痛苦,更加惊恐。

    在天幕中央,八族都有绝巅赶过来。

    毕竟八恒城距离八族圣地不远,绝巅们可以很快赶过来。

    八个绝巅,三十多个九品武者,还有几十个八品武者,都在一脸震撼的望着地面。

    他们努力过,也争取过,但根本就挡不住雷浆。

    这场浩劫来的太突然,任何人都始料不及。

    由于数不清的房屋坍塌,这时候从天空看下去,八恒城的地面,被一层诡异的图案笼罩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初洞刚刚从圣地赶过来,他已经被惊的浑身发麻。

    “是雷世族的极道生灵炮。

    “青初洞,给所有人一个交待,为什么苍疾用来对付地球的极道生灵炮,会落到八恒城!”

    钢骨族的绝巅咬牙切齿。

    原本钢骨族就和阳向族不对付,他现在怀疑阳向族在暗算其他七族。

    要知道,有资格在八恒城生活的武者,非富即贵,大多都是绝巅和九品的后代。

    一座城,瞬间死亡过半,这简直是在扒他们的皮。

    苍疾在攻击神州,而且阳向族刚才还在大肆宣扬极道生灵炮,所以八族的绝巅都清楚。

    况且,阳向族爱炫耀,青初洞还邀请八族强者围观苍疾灭神州。

    苍疾翻车了。

    但没想到,苍疾这个畜生,竟然还害了八恒城。

    这里的武者虽然实力不强,但却是一群可以影响八族稳定的人群。

    “青初洞,给出一个解释!”

    掌目族的绝巅也一脸愤怒。

    应冠冥刚刚才被神州武者斩杀,如果不是苍疾蛊惑,他又怎么可能去蹚浑水。

    狡猾的阳向族,一直就没有安好心。

    “是神州的阴谋,这个畜生提前潜入八恒城,他篡改了苍疾的准星阵。

    “原本应该降临在神州的生灵炮弹,现在降临到了八恒城。

    “大家不要上当,神州居心叵测,是想引发八族仇恨。”

    这时候,金竹洞捏着元星子的脖颈,连忙也飞到虚空。

    他必须得给众绝巅一个解释,否则,会引起一场大战。

    如果不是八族内战,地球早就被阳向族占领了。

    “我现在就令苍疾停止开炮!”

    青初洞狠狠捏着拳头。

    怪不得。

    怪不得袁龙瀚那个畜生,毫不畏惧。

    原来他早就在算计苍疾。

    苍疾这个蠢货,害惨了阳向族!

    “嘿嘿嘿,没机会了。

    “苍疾只要引动一次极道生灵炮,剩下的两次,他就做不了主了!”

    元星子抬起头。

    他虽然被捏着脖子,奄奄一息,但他口齿清晰,两颗瞳孔清澈又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