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文明之万界领主〕〔我的老婆是校花〕〔迟到魔王的奶爸人〕〔主宰之王在都市〕〔市井之徒〕〔从今天开始当首富〕〔都市妖孽高手〕〔最佳特摄时代〕〔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我的光影年代〕〔出名太快怎么办〕〔非凡保镖〕〔重生军工子弟〕〔超神道术〕〔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陆先生:宠妻百分〕〔末世之我有仙源〕〔半神〕〔噬天录〕〔带着文臣武将混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64章 活成了对方最希望的模样
    九品的防御虽然坚不可摧,但脏腑却是比较脆弱的地方。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更何况,摧毁脏腑的能量,来自绝巅气息。

    两成,那也是绝巅气息。

    面对一个巅峰的九品,可能两成绝巅气息没用,但对这些残血九品来说,就是致命一击。

    噗!

    噗!

    费天虹口中疯狂喷吐着鲜血,他下意识就要逃走。

    可恨,原本气血就已经枯竭,再加上被返回来的气血伤了脏腑,他现在连自爆都做不到。

    费天虹瞠目结舌的看着墨铠,他大脑都是空白状态。

    对。

    苍疾的脸犹如蜡烛一样融化,随后出现了墨铠的模样。

    “你、你……你不是苍疾!”

    费天虹气的差点晕过去。

    苍疾是墨铠假扮的,他要用计杀自己。

    该死。

    自己竟然上当了。

    为什么墨铠也拥有绝巅的气息,难道墨铠也要突破?

    可没道理啊,自己和墨铠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墨铠,你为什么要暗算我?

    “你需要什么东西,说出来,我可以全部给你!”

    面对生命危险,费天虹连忙谈判。

    他知道墨铠这个人。

    由于茂妖城被毁,他敲诈了苍疾很久,而且公然忤逆八族圣地的命令,算是个特立独行的九品。

    这是个狠角色。

    费天虹只恨自己粗心大意,没有提防着这个畜生。

    “我只需要你的头颅!”

    轰隆!

    墨铠一掌轰下去,费天虹的半个身躯瞬间被打成碎片。

    费天虹一直尝试着想逃,可墨铠这一掌,直接断送了他一切机会。

    “为什么,我想要个理由!”

    费天虹瞳孔猩红,他已经奄奄一息,但依旧冤枉的想哭。

    如果被神州武者暗算,那也就算了,谁能想到最终自己被墨铠暗算。

    这就是飞来横祸。

    “理由?

    “没有理由,我墨铠杀人,何须什么理由!”

    轰隆隆!

    墨铠彻底断绝了费天虹的生机,随后,他又斩下了费天虹的头颅。

    “接下来,去找钢岳聊聊吧,这家伙现在气血也是枯竭状态。”

    墨铠找了个择兽皮,把费天虹的尸体装起来。

    ……

    钢骨城!

    钢岳刚刚返回城池。

    其实他是受伤最轻的一个,除了气血枯竭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碍。

    毕竟,钢岳面对的敌人,只是个九品的钢铁傀儡。

    更何况,钢骨族最擅长的就是防御,即便他真正参战,也一定是最后死亡的一个。

    回来城池之后,钢岳还在回味刚才那一战的恐怖。

    苍疾这个绝巅都被杀了,神州到底多可怕。

    还有八恒城。

    自己最小的孙子最近就在八恒城,这次应该也没有什么生机,可恨的神州,罪该万死。

    以后这一带没有了惊袅城,赵启军团的武者一定会肆无忌惮的出入,他们在湿境修炼速度极快,跟快就可以诞生出一批强者。

    此消彼长之下,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钢岳也阻拦不了神州!

    附近只有这几个城市。

    惊袅城灭亡,掌目族灭亡,现在只剩下沸血族和四臂族,以及自己的钢骨族。

    关键四臂族仇锋海那畜生,历来和苍疾有仇,而且自己还和钢骨族还开战过一次。

    在仇锋海身上,有钢岳觊觎的一件宝物,上次开战,苍疾和费天虹也有参加。

    可惜,仇锋海有掌目族的帮助,他们并没有占到便宜。

    “以后只能低调一点,原本还指望苍疾突破后,让他带着我去杀仇锋海,顺便抢了仇锋海的造化剑。

    “现在看来,这辈子没希望了!”

    钢骨在大殿里喃喃自语,言语中充斥着遗憾。

    苍疾的死,真是坏了他的大事。

    指望和费天虹联手,根本就没有斩杀仇锋海的机会。

    要彻底斩杀九品,除了王野拓那种暗算的方式,唯有绝巅的力量。

    轰隆隆!

    这时候,城外突然想起了震耳欲聋的巨响。

    有人攻城?

    惊袅城刚刚被破,钢岳杯弓蛇影,稍微有风吹草动,就被惊吓的够呛。

    毕竟眼睁睁看着苍疾死亡,看着好几个九品被神州斩杀,他现在势单力薄,又怎么可能不怕。

    轰隆!

    钢岳一掌将大门拍碎,不管是谁,他都先以驱逐为主。

    “墨铠?”

    钢岳从大殿里走出来,率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墨铠。

    这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人物。

    十几个钢骨族七八的宗师,围困着墨铠,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生怕九品发怒。

    对方是九品,很可能杀了自己。

    “钢岳,我来找你谈判!”

    墨铠矗立在虚空,一脸冷漠。

    “哼,你个丧家之犬,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钢岳冷笑。

    他心里其实有些看不上墨铠。

    茂妖城被毁灭,现在的墨铠,真的就是个丧家之犬。

    “这里不方便谈,让你的手下滚开!”

    墨铠板着脸说道。

    “你们都退下!”

    钢岳挥挥手。

    仅仅是一个墨铠,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显得钢骨族小气。

    “有什么事就说,没有的话就滚!”

    人群散开之后,钢岳一脸冷漠的问道。

    他怀疑,墨铠可能想接收惊袅城的摊子。

    可不对啊。

    惊袅城的阳向族几乎被杀空,惊袅城的灵泉也已经被毁,他接手惊袅城又能干什么?

    这个人太诡异。

    “我知道你想要仇锋海的造化剑,很巧,仇锋海身上也有一件东西,我特别想要。

    “咱们可以合作一下。”

    墨铠很真诚的看着钢骨的眼睛。

    “合作?

    “怎么合作?仇锋海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出手?”

    钢骨皱着眉问道。

    “你要钢骨的造化剑,是因为这涉及到你钢骨族一个绝巅秘密。而我是阳向族,我要造化剑没用,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会抢你的东西。

    “而我要的东西,是仇锋海的人头!”

    墨铠瞳孔里闪烁着寒芒。

    “嗯?

    “据我所知,你和仇锋海素不相识,而且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会要他的人头。”

    钢岳一脸狐疑。

    关于造化剑的事情,这根本不算秘密。

    墨铠说的对,造化剑很强,但也仅对钢骨族有效果,对其他人来说,就是一件妖器而已。

    当初他之所以召集苍疾他们一起参战,就是料到了这一点,因为根本就没人会抢。

    而墨铠要杀仇锋海,这就诡异了。

    “我包袱里有绝巅的秘密,我需要一个九品武者的头颅去祭天。

    “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只能去找仇锋海来杀你,或者去杀费天虹。

    “之所以先来找你,是因为你对仇锋海的仇恨更深,你也够贪婪。”

    墨铠拍了拍包裹里费天虹的的尸体说道。

    他已经用气血封印了费天虹的气息,所以钢骨感知不到。

    “哼,你倒是坦诚。

    “如果你敢找仇锋海杀费天虹,我和他联手,一定可以把你们杀回去!”

    钢岳不屑的笑了笑。

    至于墨铠没有将杀戮目标锁定在自己,这也很正常,甚至都不用多思考。

    湿境八族,钢骨族是出了名的擅长防御。

    “所以,我先来找你。

    “一句话,干不干?我有斩杀仇锋海的办法,只需要你的防御来抗伤害。

    “时间不等人,如果你不同意,我立刻就走。

    “还有,我不怕你和费天虹联手。

    “我会用一些代价,来利用人族,让他们来攻打你的城市,然后我和仇锋海去杀费天虹,那时候你自身难保,不可能去帮费天虹。

    “可如果费天虹死了,你在湿境孤掌难鸣,难保我和仇锋海会不会想再杀一个九品!”

    墨铠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阳向族,果然卑鄙!”

    钢岳瞳孔一闪一闪。

    很歹毒的计划。

    利用人族来拖住自己,然后他俩去杀了费天虹。

    如果墨铠的计划成功,自己真的可能会死,起码这钢铁城池留不住了。

    简直阴险。

    而沸血族的费天虹,真的是最容易被杀。

    “我去叫来费天虹,咱们三个人一起去杀仇锋海。”

    钢岳看着墨铠说道。

    他怕这小子暗算自己,有费天虹保险。

    “不可能,杀了仇锋海之后,我会进入力竭状态,对付你一个问题不大,可面对两个九品,我没把握!”

    墨铠摇摇头。

    “给我五分钟时间考虑,你在城外等我!”

    钢骨思考了一会,随后说道。

    “好,五分钟后你不来,我会去找仇锋海联盟。

    “我只需要一颗九品的头颅,无所谓是谁。”

    话落,墨铠离开城市。

    他找两个很隐秘的角落,随后从择兽皮里拿出来费天虹的一只手。

    嗡嗡!

    这时候,墨铠掌心里一块源像石一闪一闪,这是来自费天虹的源像石。

    “哼,阴险的玩意,果然想阴我!”

    墨铠冷笑。

    随后他伪装成费天虹的样子,却用费天虹的手掌,来催动源像石。

    这是一种防盗办法,源像石只能本体的气血才能催动,任何人无法仿造。

    费天虹刚刚才死,墨铠没有让前者体内气血散去,所以还可以操控几次源像石。

    “墨铠约我去斩仇锋海,事后我和墨铠都会很虚弱,你埋伏在四臂城外,找机会伏击了墨铠。”

    源像石里出现了钢岳的头颅。

    “什么时候?”

    墨铠故意在源像石前弄了些烟雾,图像很朦胧,随后他模仿着费天虹的声音说道。

    “我俩五分钟后出发,你自己计算时间。”

    钢骨长话短说!

    “东西怎么分?”

    墨铠扮演费天虹,开始皱着眉讨价还价。

    “东西好商量,我只要造化剑。

    “墨铠身上,有苍疾积攒的所有九品丹药,到时候平分!”

    钢岳冷漠的点点头。

    “好!”

    话落,墨铠干脆利落的切断源像石。

    “钢岳啊钢岳,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阴比,竟然还算计着我的九品丹药!”

    墨铠摧毁了源像石。

    随后,他重新将费天虹的尸体装起来看。

    可惜,所有的九品丹药,现在全在苏青封手里。

    “哼,你联络费天虹暗算我也好,为了做戏真实,你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杀仇锋海。”

    墨铠目视着钢铁城池方向。

    果然。

    没过多久,钢岳踏空而来。

    “除了造化剑,我要四臂城里的一切。”

    钢岳看着墨铠,提出了一个小条件。

    自己刚和费天虹商量好,得让墨铠消除戒心,如果太顺利,这畜生会有所怀疑,得表现的贪婪一点。

    “我只要九品的人头!”

    墨铠表现的很冷静。

    “走!”

    达成协议,二人很默契的朝着四臂城走去。

    言多必失。

    墨铠在算计钢骨,所以不想多说话。

    钢骨也在算计墨铠,所以也不想多说什么。

    就这样,各怀鬼胎的两个九品,都活成了对方最希望的模样。

    ……

    四臂城!

    仇锋海看着苍疾被斩的画面,简直是大快人心。

    他看了一遍有一遍。

    可惜,自己的盟友应冠冥死了。

    也是活该。

    如果不是应该贪婪,他现在应该和自己一样,正在庆祝苍疾死亡。

    至于剩下的钢岳和费天虹,那不是什么问题。

    钢骨想要自己的造化剑,但他根本就是做梦。

    除非绝巅来了,否则仅仅是两个九品,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

    “仇锋海,滚出来领死!”

    然而,仇锋海还没有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城墙外就传来了一声怒吼。

    轰隆隆!

    轰隆隆!

    随后,城池地动山摇,一片混乱。

    “该死,是钢岳!”

    仇锋海震怒。

    这个畜生,刚刚才结束战争,就已经忍不住要来抢剑吗?

    “钢岳,你和费天虹两个畜生……咦……你是?墨铠?”

    仇锋海冲出来。

    他剑指钢岳,一句话骂了一半,才意识到。

    钢岳的同伴,并不是费天虹,而是……墨铠。

    一个出于意料的人选。

    “墨铠,你了干什么?”

    仇锋海问道。

    “取走你项上人头!”

    墨铠满脸冷漠。

    “做梦。”

    嗡!

    造化剑闪烁出了真真寒芒。

    “仇锋海,你的四臂城已经被墨铠的大阵封印,你精神力不集中的情况下,根本就破不开。

    “今天我必杀你!”

    钢岳一句话落下,身躯已经轰击过去。

    没有太多废话。

    按照两个人的商量,墨铠先用大阵封印了仇锋海的逃亡机会。

    随后钢岳用肉身去吸引造化剑的轰杀。

    而墨铠腾手出来,就可以去专心轰杀仇锋海。

    在轰杀的途中,钢岳也被震撼的够呛。

    看来墨铠这畜生没有胡说八道,他确实可以施展出似有似无的绝巅气息。

    也正因为绝巅气息,仇锋海浑身伤口,很明显支撑不住。

    仇锋海想逃。

    可墨铠的大阵需要精神力集中才可以破开,现在的仇锋海重伤状态,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

    “可不可以饶了我?”

    双方又轰杀了很久,仇锋海终于怕了。

    他不怕钢岳的轰击,他是怕了墨铠体内的绝巅气息。

    虽然这些气息并不浓郁,平日里他都不在乎。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钢岳引导着自己的轰击,根本就没有机会去阻挡绝巅气息。

    “抱歉,不可以!”

    墨铠加快了轰杀节奏。

    剧烈的轰杀中,钢岳也确实在搏命,他虽然肉身无敌,但依然被轰杀道浑身鲜血,气息犹如蜡烛的火苗,似有似无。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

    终于,仇锋海被两个人彻底斩杀。

    墨铠割下了仇锋海的头颅。

    而钢岳,则拿走了造化剑。

    “钢岳,没想到你这么拼,合作愉快,我先一步告辞!”

    墨铠提着仇锋海的头颅,转身就想走。

    “等等,墨铠兄何必这么着急走呢。”

    然而。

    钢岳翻脸。

    他将造化剑横在墨铠面前,一张脸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

    “钢岳,你是什么意思?”

    墨铠脸色铁青。

    “我想杀仇锋海,同样也想杀你。”

    唰!

    钢岳一剑斩断了墨铠的退路。

    “费天虹,出来杀墨铠!”

    钢岳焦急的吼道。

    费天虹是时候出来了。

    这时候,钢岳甚至不惜重伤,再次用肉身去阻挡墨铠。

    如果现在不阻挡,墨铠很可能逃走。

    钢岳也一肚子怒气。

    费天虹这蠢货,千万别在这时候掉链子,我好不容易把墨铠拖住,你来了很容易就可以解决他。

    那么多九品丹药,足够咱俩消耗很久。

    “费天虹?”

    墨铠一愣,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钢岳。

    “哈哈哈哈

    “墨铠,你没有想到吧,费天虹就在城外,他随时可以来斩了你。

    “你们这些阳向族自愈聪明,其实就是一群自欺欺人的蠢货。”

    钢岳阴森森的狂笑。

    他想大乱墨铠的思绪。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现在已经强弩之末,体内没有一点点气血。

    “而你期盼的费天虹,其实在这里!”

    墨铠无奈的摇摇头。

    随后。

    他屈指一弹,择兽皮里,出现了费天虹的尸体。

    趁着钢岳愣神的瞬间,墨铠指尖积蓄着所有的绝巅力量,狠狠插在了他的眼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