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斗破之斗罗仙帝〕〔魔中仙之我的道姑〕〔生死禁主〕〔海贼之文斯莫克家〕〔第七王权〕〔打造诸天万界〕〔开天录〕〔你是我藏不住的甜〕〔重生为王〕〔盛世娇宠:这个娘〕〔农家小甜妻:腹黑〕〔重回99年〕〔最佳上门女婿〕〔踏天龙皇〕〔千千世〕〔快穿攻略:黑化BO〕〔神级兵王混花都〕〔麻衣相师〕〔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69章 造化剑出定乾坤,剑赠吾弟苏青封
    惊袅城的战争还在持续,而苏越已经和苏青封踏上了返回深楚城的旅途。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最快捷的方式,应该是先回神州,然后乘坐神州交通工具,再从深楚城入口下湿境。

    但苏青封身份特殊,不能回地球,所以只能横跨湿境。

    “老爸,您是不是找到了什么洞天福地让我修炼,我会不会实力大爆发,突然就突破到宗师?”

    路上,苏越好奇的问道。

    他被苏青封捏着脖子,以很羞耻的模样飞行着,甚至还有些猥琐。

    迎面罡风来袭,苏越感觉自己的帅脸都被吹的有些变形。

    每到这时候,苏越就格外跨渴望成为宗师,那样自己就可以破空飞行,何其拉风。

    苏越甚至都懊恼自己没有抢劫了杨乐之的摩托车。

    自己明明是神州第一帅,为什么自己却没有摩托车。

    气啊。

    不能飞的日子,说起来都是眼泪。

    “你以为宗师是大白菜吗?

    “你现在就是个四品,还没有到四品巅峰,距离五品都十万八千里,还想着要突破到宗师?你怎么不想着飞升南天门呢!”

    苏青封没好气的训斥道。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膨胀。

    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人,理论上你应该是二品,三品就算优秀。

    如果你突破到宗师,那前辈们就别活命了。

    “唉,好遗憾!

    “对了,老爸,我身上现在没有一颗丹药,根本就没办法修炼啊。

    “要不先回趟神州,买点丹药……糟糕,忘了找杨乐之要债,我已经没钱了!”

    苏越又想到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

    由于之前自己修炼太猛,花钱如流水,浑身上下的一点积蓄,早就油尽灯枯,况且还借给杨乐之不少。

    “这次我训练你野外求生,所以不用丹药,你只需要回归兽性就可以!”

    苏青封皮笑肉不容。

    苏越心里一凉,他心里总有一种预感,这次修炼的过程可能不怎么美妙。

    回归兽性。

    不会是让我吃生肉吧。

    嘎嘣脆,鸡肉味。

    要不弄个源像石,当一个野外生存专家,顺便湿境吃播?

    我会不会火?

    不对,我现在好像已经很火了。

    ……

    可用酬勤值:91250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353卡。

    ……

    苏越打开系统看了看。

    一场战争结束,酬勤值涨幅一般。

    可能是自己逐渐适应了湿境环境,最近酬勤值涨幅很不理想。

    而气血值涨幅还可以。

    之前是3322。

    现在涨了31卡。

    这多亏了积蓄在体内的100颗黑页丹。

    其实滞留在苏越体内的药效,也得去消耗很久一段时间。

    所以苏越现阶段根本不用担心气血丹的问题。

    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其实是体内渣滓的问题。

    “前方可是神州青王?”

    父子俩离开惊袅城已经很远。

    这时候,一个七品的阳向族,突然出现在三里之外。

    这阳向族说话都有些哆嗦?

    苏越一愣。

    打劫?

    七品的阳向族也敢劫道?

    关键你知道老爸是青王,你还敢打劫?

    现在的阳向族,都这么胆大包天?

    还是整体降智。

    也不对。

    这个阳向族瑟瑟发抖,明显是很害怕。

    “嗯?现在的阳向族,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找死吗?”

    哗啦啦!

    锁链飞扬,妖刀出世。

    七品阳向族被吓的魂飞魄散,他直接在空中保持着跪下的姿势,而后身躯如秤砣一样,直挺挺的降落到地上,双膝都深深砸在了泥浆里。

    “青王饶命,我只是来送信的,墨铠大人有信给您!”

    七品阳向族连忙说道。

    这时候,苏青封的妖刀已经在空中画出一道弧度,随后笔直的落下,距离阳向族的脖颈,仅差两毫米。

    阳向族被吓的心脏几乎停滞。

    其实这一招苏青封是失手了,他计划一招斩了阳向族。

    一个七品而已,不堪一击。

    可苏青封根本没想到,这畜生二话不说就跪在地上,他的妖刀很罕见的斩空。

    又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

    他青王的刀竟然斩空了。

    所以苏青封很愤怒。

    “爸,先住手!

    “墨铠?

    “墨铠有什么信?”

    苏越连忙拦住苏青封。

    墨铠这小子,藏头露尾,又有什么小把戏。

    “造化剑出定乾坤,剑赠吾弟苏青封!”

    七品宗师高举一柄长剑,口中吟唱着两句不押韵的诗词。

    那双举着剑的手,说不出的颤抖。

    七品宗师简直郁闷的想死。

    自己好端端在湿境流浪,不招谁不惹谁,莫名其妙遇到个墨铠。

    这畜生二话不说就给自己下蛊,然后让自己来送信。

    可他又不敢逃。

    墨铠是九品,要杀他,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但愿,苏青封能善良一点,看在赠剑的面子上,可以放过自己!

    “这是墨铠大人给您的亲笔信!”

    念完诗词,七品宗师又献上一张辈树皮。

    苏青封一挥手,辈树皮就飞到了他掌心里。

    苏越伸着脖子看过来。

    ……

    青封兄弟,半日未见,甚是想念。

    你可也思念我?

    造化剑乃仇锋海本命妖器,可惜,为兄在替你杀他的时候,造化剑也被仇锋海用秽血玷污,再也施展不出绝巅的力量。

    我墨铠想到还有一个苏越侄儿,所以耗费心血炼化了一番,就当送侄儿一个礼物。

    这里有一篇简单的法诀,青峰兄弟你可以研究一下,然后传授给侄儿。

    炼化造化剑之后,侄儿可以在体内炼制出一根造化骨。

    同时,这根造化骨可以将造化剑融在身体内,可谓神出鬼没。

    如果青峰兄弟信不过我墨铠,你完全可以去神州科研院验明过之后,再让侄儿去使用。

    青峰兄弟,你注定是我墨铠的好兄弟。

    你我羁绊永不离。

    剑收着,我不许你客气。

    你我,不分彼此。

    念你!

    ……

    嘎吱,嘎吱!

    苏青封在阅读信件的时候,气的咬牙切齿。

    墨铠这畜生,恶心自己一次还不够,现在还要没完没了的恶心。

    谁踏马和你是兄弟。

    劳资想现在就剁了你,剁成饺子馅。

    七品宗师还在颤抖。

    信已经给了,剑也已经给了。

    按道理说,自己的任务也已经尘埃落定。

    可他还是害怕。

    没有苏青封的允许,根本就不敢离开。

    苏越心里也一阵好笑。

    墨铠还真是个鸡贼玩意。

    他杀了仇锋海之后,一定是率先抢走了造化剑。

    毕竟,四臂族九品用的兵器,不可能是简单货色。

    可惜,这家伙研究了一段时间,发现对他没有什么用,最终又送给老爸,想混点交情。

    果然狡猾。

    “青王,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还有点琐事要去办!”

    七品宗师见苏青封拿着造化剑在研究,连忙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待在这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嗯,去吧!”

    苏青封挥挥手。

    “多谢青王!”

    七品宗师猛地抬头。

    惊喜啊。

    看不出来,神州这个大名鼎鼎的青王,还挺和善。

    不过有点贪财。

    “爸,就这么放了?

    “小心他败坏你名声。”

    看着七品武者远去的背影,苏越眉头紧皱。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同时他又埋怨墨铠是个愣头。

    你投靠神州苏青封,也不怕走漏了风声?

    可墨铠的智商,不该是这种水平啊。

    “放心吧!”

    这时候,苏青封打开源像石,给自己录着像。

    “哼,大胆异族,你哪里逃!”

    咻!

    苏青封妖刀闪烁而出,七品宗师顿时丧命。

    他跑的再快,没有苏青封的刀快。

    “咦,这家伙身上还有一柄剑,这剑很眼熟……是四臂族的造化剑。

    “哈哈哈,我苏青封运气不错。”

    苏青封手持造化剑,不断在源像石附近晃,还摆拍了几个造型。

    而七品宗师在咽气的时候,一脸目瞪口呆。

    该死。

    苏青封说话不算数。

    “老爸,这……”

    苏越目睹了老爸自己给自己录像,自导自演这一出戏。

    果然。

    强者都很阴险,老爸也不例外。

    同时,苏越又想到了一个惊悚后果。

    或许,并不是疏忽,墨铠命令七品宗师来给老爸送剑,就已经和老爸打成了强者默契。

    这个悲剧的七品,从遇见墨铠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个尸体。

    唉。

    这年头,带路党和狗腿子都不好干。

    “儿子,其实我本来就是个囚徒,根本不用在乎名声,我专门录像,是怕有人给你泼脏水。

    “你以后在这方面也要注意,虽说神州看上去一片祥和,欣欣向荣,可再万众一心的团体,也总会有不少居心叵测的老鼠屎存在。

    “以前你实力很弱,这群人不想惹麻烦,还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但眼看着你一天天变强,有些人屁股底下发烫,很快就要坐不住了。

    “咱们不怕和异族武者开战,但也要小心内部捅出来的刀子。

    “家栽赃嫁祸这种事情,虽说不会致命,但又特别的恶心。”

    苏青封捏着苏越的脖子,很严肃的教育道。

    “嗯,我明白了爸,我以后一定小心。”

    苏越也郑重的点点头。

    其实他已经感觉到一些端倪。

    比如以前一直和自己作对的李多智。

    虽然这家伙确实和自己有过节,但他三番五次的找自己麻烦,一点脸都不要,真的仅仅是私怨?

    李多智背后有没有什么人?

    这很耐人寻味。

    关键老爸将丹药集团整个掌权集团摧毁,利益相关,那些人可能甘心承受这一切吗?

    唉。

    内忧外患。

    有时候家门口这些琐事,比在湿境征战一场还要让人疲倦。

    就像自己的义父柳一舟,还不是因为性格原因,只能征战国外,这才可以躲开内部的尔虞我诈。

    也只有王野拓这种性格,才能在混乱中站住脚。

    “唉,儿子,其实你不明白。

    “某些人想要拖垮你,真的不难。

    “你在湿境自由自在惯了,在这里杀戮自由,你可以无法无天。

    “但如果回了神州,你必须回归为一个守法公民,生活中处处都是法律,稍不留神就会进入陷阱。

    “我就别说了,侦捕局系统里,全是前科,就连王野拓年轻时也被对手暗算过不止一次。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假如你陷在侦捕局的案件里,调查期只能被关押在牢房。

    “这段时间,你没有丹药,没有修炼条件,只能好端端的浪费大好时光。

    “我很久以前,神州有一种很肮脏的卑鄙手段。

    “他们会创造陷阱,让武者中计,不小心犯了法。然后在调查期,这群人又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拖延时间,让武者在牢房里耗时间。

    “有时候,他们会在突破的节点去陷害武者,这样一来,武者耽误了宝贵的突破时机,可能一辈子都会卡在桎梏上,可以说突破的道路,就封死了。

    “异族可怕,其实人心才更加可怕。

    “在很久之前,人族还研究出了不少对付异族的脏套路,真的防不胜防!”

    苏青封叹了口气。

    他看着一脸稚嫩的儿子,心里不担心是假的。

    太年轻。

    也太优秀。

    正因为这么年轻,就已经这么优秀,所以苏越要面临很多潜在的危险。

    这些危险,可能是软刀子,扎上去都不痛,但刀刀致命。

    年轻的儿子,心性不可能太老辣,他还要面对更加严酷的考验。

    “老爸,放心吧,我自己会小心!”

    苏越凝重的点点头。

    说实话,苏青封确实给苏越打开了脏套路的大门。

    侦捕局在正式定罪的过程中,会有一个调查期。

    调查期内,武者要被暂时关押在牢房。

    可调查期一般最短一个月,长则一年半载,有时候三年都不结案。

    别说三年。

    哪怕就是关押一年,也足以废了一个武者。

    即便你愿意来深楚城上战场,也得经过最终判决。

    武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没有灵气威压,没有气血丹,没有修炼环境,一个武者的气血值有可能还会后退。

    看来以后在城市,自己一定要学会冷静。

    千万不能冲动。

    侠以武犯禁。

    神州官府虽然给了武者极大的优待,但对于武者犯罪,也会严厉打击,绝不姑息。

    老爸就是个活生生的案例。

    哪怕老爸功劳滔天,但依旧落了个无期徒刑,这还是神州首次破例。

    老爸在神州坐牢的期间,也一定耽误了修炼。

    “老爸,这剑?”

    苏越看着苏青封手里的造化剑,欲言又止。

    墨铠在书信里写的很清楚。

    由于被仇锋海的秽血污染,这柄造化剑已经不适合宗师使用。

    这是墨铠给自己的礼物。

    “这剑,我先拿回去,让段元狄找人去看看,你先修炼,不着急拿剑!”

    苏青封把造化剑拿走,并没有让苏越触碰。

    万一墨铠居心叵测,想利用苏越来威胁自己,问题就严重了。

    再找几个九品去验一验,也可以放心点。

    “嗯,也好!”

    苏越也凝重的点点头。

    其实他心里清楚,墨铠应该没有撒谎,他现在根本就不敢得罪老爸。

    对于造化剑,苏越还真的不怎么着急。

    第一,在湿境自己有神兵战斧可以召唤,这造化剑八成只能在地球使用。

    可回地球之后,苏越计划低调行事,绝不惹是生非。

    起码,也要等宗师之后再嚣张。

    第二,他心里对剑真的不感冒。

    如果是杨乐之那种铁棍一样的大剑,苏越或许还有点兴趣。

    可这造化剑又细又长,虽然看上去很有美感,但苏越觉得它更像是个配饰。

    不急,让老爸好好研究!

    “走吧,去修炼!

    “我在你体内感觉到一股很精纯的气血能量,这足够你耗费很久一段时间,而且你必须尽快要消耗完,否则不是什么好事。

    “至于修炼过程中的渣滓,你可以通过抓猪来完成!”

    苏青封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越。

    儿子身上有一些秘密,但苏青封也懒得过问。

    苏越点点头,也没有多解释。

    老爸说的能量团,就是黑页丹的提取物,但老爸也看不出具体是什么,所以不至于暴露身份。

    但苏越有些好奇。

    抓猪?

    抓什么猪?

    野猪?

    ……

    二人继续赶路。

    接下来的行程比较顺利,因为带着苏越一起走,苏青封路上也低调了很多,并没有招惹任何妖兽。

    终于,父子两在一片墨绿色的竹林外停下。

    这些柱子和地球的不一样。

    大部分的竹竿,都比苏越的腰粗,而且这些柱子的造型也奇特。

    并不是圆柱形,横切面是菱形。

    苏越鬼使神差的数了数,是七个菱角

    每根柱子,都是七个菱角。

    但苏越也就好奇一下,在湿境混了这么久,他也已经习惯了湿境的奇特,并没有大惊小怪。

    竹林很大,里面也没有什么宗师级别的妖兽。

    “这七菱竹林有道门元古子当年布置的阵法,可以隐藏一切气息,如果没有特殊的办法,哪怕九品都找不到这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就在里面砍竹子吧!

    “这些七菱竹防御力堪比六品钢骨族,砍起来特别费力气,你可以慢慢来,反正你有神兵战斧。

    “砍下来之后,有些竹节会呈现翠绿色,质感像玉石,这些是变异的玉菱竹,你切记用择兽皮包裹好,给我留着。

    “你爸我准备搭建一个归神塔,得赶紧想办法突破九品!”

    苏青封交代道。

    “归神塔?

    “老爸,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您把我抓到竹林里,修炼是次要的,卖苦力砍竹子才是主要工作吧!”

    苏越一头冷汗。

    果然。

    一切都没有变。

    小时候,老爸就用绳子牵着自己,把自己当拖布拖地。

    现在长大了,还要兼职光头强去砍树。

    “咦,你竟然看出来了。”

    苏青封一脸意外。

    闻言,苏越要崩溃。

    您就不能装着否认一下嘛!

    好心酸。

    “说实话,这玉菱竹确实是个麻烦。

    “存货都在道门,科研院那一有点都不够他们自己研究,偏偏这七菱竹对宗师的气息格外感敏。

    “我如果去砍竹子,必须的压制着气血,否则七菱竹在宗师气血的压制下,会丧失变异机会。

    “而且我还不能用妖刀,只能用普通的兵器砍竹子,可这些七菱竹比铁皮还要硬,一株都砍不下来,一把刀就废了。

    “你有神兵,是最佳的伐木工!”

    苏青封捏着儿子的脑袋。

    这小子,没有白养这么大。

    “老爸,玉菱竹变异的几率大吗?”

    苏越问道。

    “大概百分之一吧!

    “如果能变异,七菱竹的某一个竹节,就会呈现碧绿色。

    “反之,这根七菱竹就废了。

    “你砍下来之后就可以看到。”

    苏青封叹了口气。

    “老爸,您需要多少?”

    苏越又问道。

    “最少20根吧。”

    苏青封叹了口气。

    修炼真的是艰难。

    如果自己去砍七菱竹,一天最多能砍十根。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20根玉菱竹得砍2000根七菱竹。

    算下来,得200多天。

    大半年就过去了啊。

    多难熬。

    关键来来回回,还得去找刀。

    但儿子来了,一切就简单很多。

    砍七菱竹,也是一种修炼方式,甚至还比较高效。

    而且儿子的神兵战斧是湿境第一神兵,论锋利度和耐久度,都是作弊级的存在。

    父子齐心,其利断金。

    古人诚不我欺。

    “老爸,您搭建归神塔,一共需要多少原料啊?”

    苏越继续问道。

    客串光头强这种事情,也无所谓,别说还可以修炼,即便是纯粹的浪费时间,也得帮,这可是自己亲爹。

    “七八种吧!”

    苏青封道。

    “那您……目前还缺少多少种?”

    苏越又问。

    “七八种吧!”

    苏青封很认真的点点头。

    “这……项目才刚刚开始对吧!”

    苏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小脑瓜,越来越像我了,就是聪明!”

    苏青封由衷的夸赞了一句。

    “儿子,砍七菱竹,可以帮你消耗体内的灵气,如果你淤积了渣滓,就去抓那些短捕猪。”

    苏青封突然指着竹林里的一只小灰猪说道。

    这小灰猪獠牙很长,看上去特别狰狞。

    很凶。

    两颗眼珠子绽放着仇恨的光泽。

    “吃了这猪肉,可以祛除渣滓?”

    苏越一脸好奇。

    自己来的匆忙,都没有带孜然料酒什么的,不方便烧烤啊。

    “不。

    “这些短捕猪你根本就抓不到,它们有一种得天独厚的感知力,可以很从容的预判你的抓捕轨迹。

    “别说你,就是七品的宗师都大概率抓不住。

    “而且只要有宗师踏入竹林,这些小东西会藏的很深,连影子都见不到,它们欺软怕硬,只会在五品以下的武者面前嚣张。

    “这些短捕猪得到了可怕的感知力,却失去了突破宗师级的机会,它们一辈子最强只能是五品,而且寿命不长,据说肉质鲜嫩,我是没有口福。”

    苏青封又介绍道。

    他还咽了口唾沫。

    “可这和祛除渣滓有什么关联呢?”

    苏越问道了重点。

    我又抓不住,我又吃不到肉,我怎么才能祛除渣滓。

    “抓不到短捕猪,你就是会很愤怒。

    “你很愤怒,就会奋发图强的砍竹子,你砍的竹子多了,就会发现更多的变异玉菱竹。

    “我可以拿玉菱竹,去让段元狄给你换优质丹药,反正科研院和道门都需要玉菱竹。

    “我研究过,你根基不错,压气环三洗,你身体里的渣滓,一个月不清除都没事。”

    “你爸是不是很聪明。”

    苏青封瞳孔里闪烁着智慧的光泽。

    闻言,苏越百口莫辩。

    一时间,他竟然无言以对。

    除了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苏越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了,我提醒你一句,这些短捕猪很烦人。

    “它们特别仇恨别人破坏七菱竹,毕竟短捕猪是以七菱竹为食,它们会想尽办法的干扰你。

    “当然,你也别怕,短捕猪除了得天独厚的闪避天赋外,其他能力很弱,它们伤不了你,只是很烦人而已!”

    苏青封又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爸。”

    苏越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这下精彩了。

    自己当了光头强,竹林里还有猪大猪二,甚至猪三猪四。

    接下来的生活,想必会很精彩。

    “你进去吧,我封锁了大阵,一个月后来看你。

    “饿了可以啃点竹笋,渴了可以喝竹节里的汁水,都是大补的东西。

    “男子汉,多吃苦。”

    苏青封督促苏越走进去。

    “老爸,穷养儿子富养女,家家户户都是这道理吗?”

    临走前,苏越再次看着苏青封的脸。

    很帅。

    和自己帅的很雷同。

    是自己的爹。

    亲爹无疑。

    自己应该不是充话费送的。

    “唉,你现在不懂父爱如山,等你以后有了孩子,可能会明白你爸的一片苦心。”

    轰隆!

    苏青封一脚把苏越踢进去。

    好好给我修炼。

    竟敢吃你姐的醋。

    ……

    竹林里。

    苏越蹲在地上,和一只短捕猪对视着。

    他懂妖语,所以能听懂短捕猪的辱骂。

    祖宗十八代,自己被骂了个遍。

    对。

    这些短捕猪看上去智力不算高,但骂人很在行,和复读机一样。

    “这位猪友,你先停一下,我打听个事,你是这里的土著,是不是知道哪个七菱竹可以变异?”

    吱吱吱吱!

    苏越用妖语问道。

    如果这些短捕猪知道线索,就可以很高效的工作。

    吱吱吱!

    吱吱吱!

    短捕猪正骂的开心,突然,它听懂了苏越的妖语。

    短捕猪被惊讶的够呛。

    吱吱吱!

    吱吱吱!

    随后,它疯了一样开始尖叫。

    “快看,这个无纹族想当猪。

    “有个无纹族学会了猪叫,他想当猪。

    “哈哈,无耻的无纹族,你想当猪,你简直是在做梦”

    音波扩散开来,附近的七菱竹都在摇晃。

    同时还有一些淅淅索索的声音。

    苏越皱着眉。

    我想当猪?

    我特么问了你一句话,你就判断出我想当猪?

    “妄想。

    “一个卑鄙的无纹族,也配当猪?”

    这时候,十几只短捕猪围过来,很轻蔑的尖叫到。

    嘶!

    苏越站起身来,随后倒吸一口凉气。

    苏爷爷今天心情不好。

    现在连当猪的资格也没有,心情更是糟上加糟。

    “无纹族,短捕猪一族不可能接纳你,立刻滚出竹林,你不配当猪,学会猪叫都没用。”

    一直短捕猪看上去像个头领。

    “唉,我觉得你很漂亮,你吃的也有点多,似乎还有点中暑的迹象!”

    苏越用妖语说道。

    随后。

    他开启了系统隐身。

    “咦,无纹族呢?他跑了,你可以再夸奖几句。”

    苏越消失,短捕猪开始搜索。

    唰!

    苏越又很诡异的出现。

    同时,他施展了灵魂痛击,又给自己加持了速度辅助。

    就这样,苏越活捉了一只短捕猪。

    没太大难度。

    短捕猪的天赋是预判武者的气血运气轨迹,可苏越隐着身,保持双手张开的姿势,短捕猪已经到了他手心。

    你就是再能预判,也根本没时间跑。

    就像跟着教程去做菜,虽然脑子清楚了,可手不听使唤,一个道理。

    吱吱吱!

    “放开我!”

    短捕猪被惊吓的嗓子都差点叫破。

    “这么漂亮的小猪,竟然得了抑郁症,还是烤了吧!”

    ……

    求月票,求推荐票、

    这几天出趟远门,只能抽空码子,但作者君尽量每天更新够6000字。

    还是大章节吧,这样写着舒服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