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临〕〔海贼世界的替身使〕〔鬼斩役〕〔万维〕〔王者强势回归苏辰〕〔叱咤风云林云〕〔头狼〕〔大医凌然〕〔吞神至尊〕〔异次元旅馆〕〔梦境人生〕〔妖界之门〕〔光明神印〕〔帝皇征召之千古英〕〔相思入梦恨别离〕〔大唐好大哥〕〔豪婿临门〕〔兵王隐花都秦风〕〔山长水阔知何处王〕〔神魔之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73章 我连绝巅都骂过,你是个什么东西
    苏越又砍了一次大石头,随着自己包裹越来越鼓,越来越沉,他也终于得罪了整个短捕猪的猪群。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短捕猪来说,洗星石可是它们的活命根基啊。

    因为有洗星石的存在,每一头短捕猪,都可以突破到五品,都可以得到超凡脱俗的逃命技能,虽然寿命短了点,但短捕猪的突破速度绝对是妖兽族群里数一数二。

    至于寿命,短捕猪接触不到几种妖兽,所以认为它们自己的寿命还可以。

    关键洗星石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会让短捕猪出现一种依赖。

    这种依赖近乎于上瘾。

    眼看着洗星石就要被摧毁,短捕猪整个族群都已经疯了。

    一些丧失了理智的短捕猪,已经不惜一切代价的亡命冲击苏越。

    而苏越也扛着的大包小包的开始逃亡。

    没办法。

    虽然他可以杀短捕猪,但架不住对方数量太庞大,关键神兵战斧又不给力。

    很头疼。

    苏越甚至被短捕猪的獠牙划出了不少血口子。

    简直是叫一个狼狈。

    至于弃暗投明的猪智慧,那更是短捕猪群的集火目标。

    不管在任何年代,不管在任何种族,不管在任何文明,叛徒都是人神共愤的存在。

    在猪智慧的带领下,苏越找了个很隐秘的地方藏着。

    没办法。

    接下来的战斗,苏越必须要保持200%的巅峰状态。

    太艰难。

    洗星石砍到现在这个地步,苏越觉得自己都可能被短捕猪给吃了。

    “我这么辛苦,到底再给谁做贡献啊,这劳碌命。”

    苏越藏在泥坑里,蓬头垢面,满脸都是臭烘烘的泥浆,简直狼狈到无法描述。

    吱吱吱!

    “英雄,你是不是怕了?”

    猪智慧小心翼翼的问苏越。

    “你这头猪,别给我玩激将法,这是我玩剩下的。”

    苏越没好气的骂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敢给我玩计谋。

    没看到你苏爷爷心情不好嘛!

    不对。

    我不是你的爷爷,否则我就成了猪。

    苏越被气的脑袋都有点乱。

    “说起来,老爸也该来看看我了吧,现在玉菱竹已经凑齐,如果老爸来牵制着短捕猪,自己就可以安心去劈洗星石,这玩意值钱啊。”

    苏越絮絮叨叨。

    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面对数不清的短捕猪,自己这个小小的四品武者,有点不够看。

    吱吱吱!

    被苏越刚才一顿训斥,原本服服帖帖的猪智慧,突然发出了不安的鸣叫。

    “有无纹族的强者到来,英雄你赶紧藏好。”

    猪智慧浑身都在颤抖。

    “是老爸!”

    苏越心脏狠狠一跳。

    老爸终于是来了,可他也沮丧,猪智慧都察觉了,自己竟然还没有感知到。

    不得不说,在洗星石的帮助下,短捕猪一族的感知力也是惊人。

    当然,苏越也没有着急跳出去。

    虽说外面的短捕猪走的七七八八,但苏越也不能保证是不是苏青封。

    万一是个妖兽,或者潜伏进来的异族,自己这条命就交代了。

    再等等。

    苏越突然又有点想恶作剧。

    看看老爸找不着自己的时候,会不会着急。

    让老爸也着急一下。

    终于,苏越也感觉到了强者气息。

    没错。

    确实是苏青封。

    他旁边的猪智慧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它也不是多怕死。

    这是一种对强者的本能畏惧,根本就不由自己的意志所控制。

    “英雄,在很久之前,我们短捕猪一族,也曾经有过这种强者。

    “可惜,洗星石毁了我们的一切!”

    感受着强者气息,猪智慧更是气的咬牙切齿。

    它这辈子没希望了。

    但愿短捕猪一族的后代,可以出现一个能恢复先祖荣光的猪吧。

    而苏越却开启了猥琐隐身。

    以苏青封的能力,他可以轻易用气血探查出自己的位置,也只有隐身可以瞒得过老爸的探查。

    两大包东西被苏越隐藏着。

    而短捕猪则被苏越用手掌狠狠压着,它逃不了。

    苏越隐身的姿势,就是按压着短捕猪。

    “咦……英雄你在哪里?”

    短捕猪被吓得魂飞魄散。

    出来了。

    曾经捕杀了那么多短捕猪的隐身神技,又出现了。

    它感知不到苏越的任何气息。

    更可怕的事情,是自己的背上,依然有两只手掌在强行按压着。

    想跑?

    根本就不可能。

    神出鬼没。

    英雄的隐匿术,还真是鬼斧神工。

    轰隆!

    苏青封脚掌落地。

    他站在竹林边缘,目视着竹林深处。

    “人呢?”

    一分钟后,苏青封微微皱着眉,嘴里嘀嘀咕咕。

    他竟然用气血感知不到苏越的位置。

    自己这个儿子,果然是有些诡异的小手段。

    其实苏越就躲在不远处。

    他看着苏青封郁闷的表情,心里笑了笑,随后就准备出去,正好给老爸一个惊喜。

    “儿子是不是没找到玉菱竹,有点不好意思见我啊!”

    苏青封又嘀嘀咕咕。

    “什么人?”

    就在苏越几乎要解除隐身的瞬间,苏青封转头看着远处,语气凌冽的问道。

    闻言,苏越连忙继续保持着隐身。

    万一是老爸的仇敌,自己就这样怂着吧,免得让老爸分心。

    “咦,这不是青王吗?这么巧,还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白志庸领着酮信集团一群人浩浩荡荡走过来。

    他算准了苏青封今天会来找苏越,所以专门安排了巧遇。

    “巧?

    “白志庸你是在故意等我吧!”

    苏青封冷笑了一声。

    “青王,酮信集团刚刚拿到了科研院的采集证书,他们可能要封山采集玉菱竹!”

    这时候,有一个深处的六品少将急匆匆赶过来。

    他知道苏越在竹林,也知道酮信集团要封锁竹林,所以提前来告知一声苏青封。

    以苏青封的性格,很可能会出什么问题。

    酮信集团性质特殊,关键白志庸又和袁龙翰元帅是亲戚,可千万别闹出什么误会。

    当然,少将心里一万个讨厌白志庸。

    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到处兴风作浪,从来就没有将军部的武者放在眼里。

    他突然封锁竹林,到底是不是在逼迫青王?

    简直该死。

    “青王,抱歉了,虽然你搭建归神塔急需要玉菱竹和洗星石,但酮信集团同样担负着替科研院寻找研究材料的重任,我这也是没办法!

    “毕竟,咱们都是识大体的人,一切还是得以神州的利益为先。”

    白志庸走上前去。

    同时,他拿出了科研院签署的封锁令。

    在湿境一些安全地带,经常会有一些社会武者在冒险,但神州在紧急收集大批量原材料的时候,会承包给大型企业,这也是为了有效率。

    酮信集团有这种资质。

    “青王,看清楚封锁令上面的印章,绝对不是假的!”

    白志庸的助理拿着印章,在苏青封的面前晃了晃,他甚至还有些尺高气昂。

    传说中的青王又如何?

    在白志庸总裁的智慧下,还不是被玩的团团转。

    这些战斗武者,永远都只知道用武力去蛮干,根本就不懂的如何去利用规则和借势。

    “白老板,我看你就是在故意刁难青王。

    “你想要青王用气血帮你炼化丹药,甚至还想让青王把黑页的归属权给你,然后你就可以在丹药集团暗箱操作,让黑页这个特殊的异族归你所属。

    “让青王用自己的气血,冒着受伤的风险,去给你炼化了黑页,然后帮助你成为八品的气血武者。

    “你威胁了青王,还要窃取神州的战争果实,算盘打的还真是精妙啊。

    “白志庸,人在做,天在看,有时候做事情别太过分!”

    少将原本只是来传个话。

    可看着这群人在青王面前尺高气昂,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青王在异族大军内部杀到血流成河的时候,你们连湿境都不敢来。

    如今神州好不容易抓捕了一个黑页,你却想要窃取武者们抛头颅洒热血得到的果实。

    简直就是畜生行径。

    可偏偏白志庸的行为还又无懈可击。

    黑页的归属权,得苏越来签字,可苏越已经公开将签字权给了苏青封。

    虽说酮信集团不可以独占黑页,但他们却可以拥有冠名权,只要苏青封将黑页送给或者转让给酮信集团,他们就有了很多暗箱操作的空间。

    黑页是战利品,不可能让私营企业拿走。

    但冠名权,却可以让酮信集团拥有一定的监察权。

    这里面,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大做文章。

    “您身为一军少将,千万不要张开嘴就胡说八道,我们集团的法务部随意可以给你寄律师函,告你诽谤!

    “白总和青王的交易,绝对没有夹杂任何威胁。”

    助理舔了舔舌头,突然阴气森森的看着少将。

    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帮白志庸摆平麻烦,我管你是什么少将中将,在神州的律法面前,人人平等。

    “青王,咱们的交易依然有效。

    “听说令郎正竹林砍伐玉菱竹,我可以再给苏越几个小时时间,或许令郎不仅仅能帮你砍够玉菱竹,还能连同洗星石都凑够呢!”

    白志庸一脸沉稳。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苏青封。

    这次封锁竹林他也花费了一番功夫,其目得就是为了让苏青封答应自己的条件。

    之前白志庸在一步步探查着苏青封底线。

    他不敢贸然来得罪苏青封。

    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白志庸可以确认,归神塔对苏青封很重要,甚至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要。

    这也是他咄咄逼人的依仗。

    白志庸对探测底线很有一套,所以在他谈判桌上,永远无往不利,战无不胜。

    “你……”

    少将气的脸色铁青。

    他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企业总裁,这明明就是下套让青王往里面钻。

    归神塔对青王来说,确实是格外重要。

    关键酮信集团对竹林的封锁,根本都没有具体期限,这令人很被动。

    “别说了,等我儿子出来,咱们就走吧!

    “白志庸,我希望你别再继续激怒我,我怕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这归神塔,我苏青封不要了。”

    苏青封舔了舔嘴唇。

    自己的气血倒也无所谓,但黑页是苏越的战利品,自己根本就没有权利去处置。

    如果出售,军功就和苏越无关。

    那可是儿子九死一生换来的荣耀,是儿子一辈子的骄傲。

    他不允许自己出卖苏越的荣耀。

    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

    “青王,您可千万别冲动。

    “买卖不成仁义在,您如果失手杀了我,或者杀了酮信集团的员工,当初给你担保的大元帅都会受影响,更别说深楚军团的大将军,他也是担保人。

    “而且您儿子也不希望看到青王滥杀无辜。

    “至于交易,您还可以继续考虑嘛,也不急于一时半会!”

    白志庸虽然一脸从容,但他的脚掌还是不留痕迹的后腿了两步。

    虽说有把握,但他还是害怕青王发疯。

    那可是真是六亲不认的狠人。

    “爸,归神塔对您真的重要吗?”

    就在气氛僵硬的时候,苏越突然从不远处走来。

    他手里捏着一直短捕猪,背上扛着大包小包。

    由于择兽皮可以隔绝物品的气息,所以别人也不知道包裹里是什么东西。

    “儿子,你……”

    苏青封一愣。

    刚才酮信集团威胁自己的话,难道别苏越听到了?

    好尴尬。

    不过儿子到底是怎么隐匿的,很厉害啊。

    “苏越同学您好,久闻您的威名,今天能见到少侠,真是三生有幸啊。”

    见到苏越,白志庸同样一愣。

    随后,他一脸标准的假笑,朝着苏越抱了抱拳。

    “能见到你这样成功的公司老总,本少侠也真是晦气冲天,改天还得洗洗眼睛,你的狗腿子更辣眼睛,尽量别牵着出来丢人现眼。”

    苏越很认真的打过招呼。

    “你……”

    白志庸的助理一脸愤怒。

    苏越这小子蓬头垢面,一副穷酸样,他竟然敢骂自己是狗。

    而白志庸也一脸僵硬。

    苏青封这个儿子,有点没礼貌啊。

    “闭上你的臭嘴。

    “在坐要不是军部少将,要不是神州封王强者,要不就是名扬四海的西武英雄,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种角色开口说话?

    “以后说话之前记得照照镜子,记住,你在我们面前,就是一只蝼蚁。”

    苏越一脸轻蔑的看了眼助理。

    这是个什么玩意,看着就让人讨厌。

    “你竟敢辱骂我。”

    助理气的咬牙切齿。

    “少侠我连绝巅都骂过,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惹怒了我,信不信在湿境弄死你。”

    苏越不屑。

    “青王,您的儿子……很特别!”

    白志庸一张脸铁青。

    他挥挥手,制止了助理继续说话。

    以苏越的强势,助理再说话,也是自取其辱。

    按照谈判桌的规则,苏越已经占据了上风。

    当然,这也没用。

    他根本解决不了苏青封当前的困境。

    少将悄悄朝着苏越比了个大拇指。

    解气啊。

    “老爸,你要的玉菱竹,我砍了一些,估计是够了。

    “对了,我还找到一块大石头,砍下来一些碎石块。”

    随后,苏越二话不安,从择兽口袋里倒出来很多玉菱竹。

    41根。

    这已经超过了苏青封需求的一半。

    全场所有武者都一脸诧异。

    谁都没想到,苏越竟然能弄来这么多的玉菱竹。

    可当苏越真正把洗星石倒出来的时候,旁边的玉菱竹,就显得那样渺小。

    就连苏青封都被震撼到无法呼吸。

    没错。

    那堆堆积成了小山的碎石头,正是洗星石啊。

    ……

    真的不好意思,这几天事情太多,只能少更新点,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