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杀神 第162章 磕头认错
    白家在帝都是个大姓。

    但是无论是谁身份都足够压死一群人。

    这也让白家有了阶级之分。

    白家地位最高自然是本家,而嫡系一族分派较多。

    嫡系一派要属最有名的依然是那百晓生以及当今小战神白剑南。

    而本家之翘首,当属号称帝都心脏第一女帝“白沧月。”

    此时白沧月已然知道了自己那未婚夫“张子枫”一事。

    奈何她刚有出门的念头,却被本家数大高手堵在了门口。

    “小姐,你身份尊贵,不能随便出入,还请不要为难我们。”

    “放肆,我白沧月想出去,你们拦得住吗?”白沧月修长白皙玉腿迈出莲花步,一股恐怖的压迫竟将地面粉碎塌陷。

    “小姐请住手,”五人皆是鬼炁之境大周天的高手,此刻在白沧月的面前如同蝼蚁一般。

    而这就是凉沧月被称之为帝都心脏女帝的原因。

    她自认自己天赋天下无双,血脉高贵。

    唯一能配的上她的男人只有那个戴着龙神金面,君临天下的“张子枫。”

    此时自己未婚夫受到委屈,她咽不下这口气。

    眼看着这五位鬼炁之境大周天的强者在白沧月前面几乎晕厥,这时一道冰冷而威严的声音响起。

    “小姐,你又任性了,快快住手!”

    “白管事,你来的太好了,我们差点就撑不住了,”五人一脸痛苦瞥向身后一道黑影,不禁松了一口气。

    此时那一头银灰色大背头,身穿挺拔的黑色燕尾服老者大步而来。

    当看到老者现身时,白沧月那股女帝般的气息才消失了,挺拔小巧的鼻子一皱,道,“白爷爷,今天你来了也不用,那个家伙被人欺负,我作为他未来的媳妇,一定要出去主持公道的。”

    “胡闹,”老者灰白色的眉头一皱,空气之中隐约有一股力量波动,虽然微弱却让这白家的五大高手脸色微微一震。

    在这帝都,他白管事几乎是会当凌绝顶的存在,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小子本事深不可测,他还会受了委屈?”白管事扶须正色道。

    “也是,毕竟是我的未婚夫,”白沧月捧着精致高贵的脸蛋,可爱的扭着身子,尽是娇羞。

    这举动可谓是看傻了白家五大高手。

    这……这还是咱们加高贵,傲然的女帝吗?分明就是个思春的小姑娘嘛。

    他们都是看着女帝长大的,不禁感叹妮子是长大了,不过也不服管教了。

    “你作为白家女帝,你如果现在出面,只会让人说了闲话,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白管事又道。

    “我可不可以偷偷去看他呢?”

    “偷偷也不行,小姐你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白沧月嘟了嘟嘴,道,“那好吧。”

    听到这里白管事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吓死老头子我了,这丫头修行已经到了如此可怕的境界了吗?”白管事暗暗惊叹。

    这整个地面粉碎的大理石地板砖足够说明了白沧月这怪物一般的“天赋和血脉。”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努力固然重要,但是天赋和血脉这个东西它就像地基一样。

    他脑子里浮现出昔日那带着龙神金面,震慑八荒的少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不知道我家小姐的血脉和他张子枫的血脉融合,这生下来的孩子还不得……

    想到这里白管事摇了摇头,他是想多了。

    ……

    破旧的小巷,一股恐怖的啸杀弥漫天地之间。

    密密麻麻身穿绿大衣,阶级最低也是三花战士的强者,此时皆是一字排开,一脸严肃的看着那大院满脸胡渣的男人。

    他们不禁神色微微一震,暗暗惊讶百晓生将大家召集此地,竟然是面对这等可怕的怪物。

    他们的战斗生涯最低也有十年,也就是说在场大部分人其实都接触着眼前曾经意气风发,傲视群雄的无双战神。

    百晓生双手负立,一双虎目凝重盯着大院的张子枫。

    张子枫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双手抱胸坐在椅子上。

    顿时百晓生笑了起来,“哈哈哈,臭小子,你突然一声不响来到,竟然留给我这么大个惊喜,你大大的坏呀。”

    “呵呵!”张子枫嗤笑,不屑扫了一眼百晓生身后的人,悠悠道,“老东西你给我的惊喜也挺大的,怎么,我就这么让你害怕?”

    “我没有命令,都不能乱来,”百晓生凝重纷纷身后众人,顿时走到了张子枫面前,道,“你小子实在太可怕了,我不得不防啊。”

    “你确实该妨,因为现在我很生气,”张子枫脸色陡然一沉。

    上一秒二人气氛温和,可是下一秒整个现场仿佛掉进了万丈冰窟之中。

    寒冷的风吹气万千残雪,战士们的绿大衣飞扬而起,发出砰砰砰如同战鼓般的声音。

    此时他们每个人脸上写满了紧张,他们此刻就像拉满弓的箭羽。

    原来这就是无双战神的可怕吗,仅仅一句话他们在场的人整个灵魂都在颤抖着。

    其中一人竟然有些站不住脚,险些昏厥了过去。

    一滴冷汗从百晓生那宽大的额头划过,他直勾勾的看着张子枫,这一刻实在笑不出声来。

    “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百晓生直奔主题。

    “问你的罪,”张子枫道。

    这句话何等狂妄,可它偏偏是从张子枫的口中说出来,此刻却显得如此有份量而自然。

    “我百晓生自认一辈子问心无愧,你为何问我罪?”

    “是吗?”张子枫看了一眼身后的破屋子,“这屋子的老人就是证据。”

    “什么?”百晓生疑惑。

    “她的儿子是我曾经的兄弟,而现在他在战场牺牲,你觉得他的家属还当如何?”

    “自然优待。”

    “好一个优待,”张子枫嗤笑,“可是没什么我却看到了她被秦家的人压迫,欺辱?”

    “这……”百晓生脸色一震。

    这时只看见那破屋子的大门被推开,老婆子在女子的搀扶下,老泪纵横走了出来,手里抓着坎肩披到张子枫身上。

    “儿子,算啦,算啦,”老婆子道。

    “现在你该如何解释?”张子枫将老婆子冰凉苦手的手捧在手心,冷冷看向百晓生。

    百晓生脸色一沉,冷冷看向身后属下,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只看见一带着眼镜,披着绿大衣的男人一脸冤枉跑来,道,“老大,我们并不知情啊”

    “不知情?”百晓生呵斥,“那老子要你有屁用,革职查办,滚出去。”

    听到这里,眼镜男人暗暗叫苦,也无可奈何了。

    张子枫却冷笑,“老东西,这甩锅可不是你这样甩的。”

    百晓生自行惭愧,“好,今儿是我的错,我百晓生知错就改。”

    顿时百晓生一代伟人,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正色道,“老人家,是我白某办事不利,让你儿子寒了心,今儿白某亲自给您赔不是。”

    老婆子一脸害怕的抓住张子枫温暖的大手。

    张子枫眉头一皱,他可不管你是什么鸟人,你惊扰了“母亲”那便是不对。

    “让你的人马上滚出去,我母亲害怕,”张子枫冷冷道。

    听到这里百晓生老脸一喜,张子枫这句话说明他的怒意消失大半。

    当即给身后的属下使了使眼色,“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滚出去,你们以为打仗呢?”

    “老大,可是……”众人看了张子枫一眼,皆是敬畏。

    “怎么,难不成要我亲自送你们吗?”张子枫冷冷扫向众人。

    “轰!”

    恐怖的戾气如同一把刀子扎进他们心脏,吓得众人赶紧转身逃离了。

    看到这里百晓生笑呵呵的站了起来,伸手要去搀扶老婆子,可是却被张子枫一个眼神吓退了。

    “问题不是这样解决的,账单也不是这么算的,这事情可不是你磕几个头就完了,”张子枫将老人送进房间,走了出来道。

    百晓生尴尬道,“那你想怎么解决?”

    “这贫民区的问题你给我解决,还有那秦家大院你觉得该如何?”

    百晓生肯定道,“如果他们当真做了蠢事,我自然不轻饶。”

    “好,这句话是你亲口说的,”张子枫背着手走了出去。

    百晓生一愣,吓得追了上去,“臭小子,你出去干嘛。”

    “老子撒尿也要跟?”

    百晓生,“……”

    这时他掏出手机,冷冷道,“来人,现在立刻把秦家的所有人带过来,给你们二十分钟,不十分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