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32章 蒋以曼出国
    一道不合时宜的道歉声打断了两人之间外人无法融入的氛围。

    张黎望和林瀚海好奇的看着荀音。

    江深挑眉,轻掀眼皮子,不悦地看了眼荀音,然后摸着宋念安额发顶,“她欺负你了?”

    全然一副她要是欺负你跟我说,我给你撑腰的样子。

    “没有,她刚刚坐到你的衣服,说了声对不起,我说没事。”宋念安解释道。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张黎望嚷嚷起来,“嫂子不是小气的人,荀音,没事的。”

    荀音:“......”

    “对不起呀,刚刚道歉的时候没听到宋同学的回应,我以为生气了呢……”荀音咬咬唇,担忧的看着宋念安:“宋同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嫂子身体不舒服?”张黎望一个步子上前,将荀音不小心挤开了。

    荀音诧异的看着张黎望的后脑勺,简直无法接受对方的粗鲁行径,然后在场关注她的只有之前一直同张黎望站一起的林翰海。

    两人的视线不期然地对上。

    荀音身体一僵,目光闪烁,避开。

    “我……我先走了……”除了林翰海,没有一个回她。

    最终只能讪笑着离开。

    她好羡慕宋念安,有江深这样完美的男友。

    还有另外两个优秀的男生也护着她。

    “诶?荀音呢?”江深和宋念安离开之后,张黎望才想起女神。

    “她刚刚走了,我们也回教室吧。”

    张黎望失落的跟在林翰海的身后。

    这之后的日子,荀音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四人之间,时间久了,大家对于张黎望的心思心照不宣。

    期末前的一个星期,学校里出了一件大事,高三毕业晚会的现场,蒋以蔓跟不同男人之间的不堪入目的视频被有心人曝光了。

    流言蜚语迅速传遍整个学校,最终因为对方的行为对学校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学校不得不勒令其退学。

    苗父嫌她丢人,连夜把人遣送到了国外,给了一笔钱,让其自力更生,也让她自生自灭。

    离开前,在机场,送别的只有苗宗一个人。

    “那些视频,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这是蒋以曼唯一想不通的地方,视频上的很多内容,说她没进苗家之前发生的,而且做那些事的时候,她和另一个人当事人也不会去录影,这说明,很早之前,她就被人盯上了。

    “视频不是我发的。”苗宗皱眉,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老头子手里的东西夺到自己的手上,可不能便宜了旁人,并没有想过让老头子跟姓蒋的女人离婚。

    “你说这话,觉得我会信?”蒋以曼扯唇笑了笑,无所谓地耸耸肩,“一切都已经不重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突然间就到了这种地步,明明我什么都没干!”她不过是游走在各色的男人之间,将他们玩弄而已,可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才是被玩弄的那个。

    “登机吧,老头子让我看着你点。”苗宗一脸冷淡

    “后会有期。”蒋以曼把架在头顶上的墨镜拉到鼻梁上,不再多做停留,大步的走向了检票口。

    苗宗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低头看了眼屏幕上的信息,再次抬头的时候,蒋以曼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之内。

    空间里的系统公告一直发个不停,主线任务的进度一直在涨。

    现在蒋以曼的气运值就只剩下3,任务进度也已经到了百分之九十八。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宋念安突然说道。

    “宿主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这个任务很快就要完成了哦!”九斤只有开心,“主线任务完成的时候,会有额外的奖励!难道宿主不开心嘛!”

    太蹊跷了,按照她的预想,任务在这个时候不该是这个进度,就算有蝴蝶效应,也不该这个样子,至少还要推迟三个月,被加速了。

    目前,她找不出原因。

    “怎么了?眉头拧成这个样子?”江深想拿资料查点东西,发现少女正脸色凝重的咬着笔杆,眉头皱的像山丘似的。

    “嗯?”她眨眼,才发现眼睛不知不觉中睁了许久,眨动的时候,感觉到有点酸涩。

    “没事。”笔杆上也多了几个牙印。

    江深微微直起身子,探头,“这道题不会吗?”少女正在做数学试卷,最后一个大题只写了一个解字。

    他觉得展现自己的时候到了。

    这题宋念安会做,然而当她触及到男生眼底的跃跃欲试与期待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句不会。

    江深兴奋的搓搓手,噌地做到宋念安的旁边,“来,哥教你。”

    “好。”少女乖巧的把试卷放在两个人之间,将笔递到男生的手中,歪着头,一副洗耳恭听状。

    江深喜上眉梢,连带着嗓音都变得清越起来。

    听得宋念安耳根发软,“你的声音好好听。”

    她一手撑着脑袋,视线落在他的喉结上。

    少女突然的赞美让江深一时手足无措,你说,夸他的人不计其数,怎么什么话到了她的嘴里,就格外的好听,也格外地入心呢?

    “认真听题。”江深故作严肃的把宋念安的头往下压,示意对方看试卷。

    “哦~”宋念安弱弱地应了一声,男生清越的嗓音再次响起。

    宋念安却无心于他讲的内容,她觑了一眼江深,随后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喉结上。

    好奇为什么江深的声音那么好听呢!

    宋念安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声控行为。

    她默默的伸手。

    男生的声音戛然而止,垂眸。

    “你想做什么呢?”女生握拳,只伸出一根食指。

    宋念安抬眸,缓慢的移动着手。

    江深眼睁睁地看着手指离他的下巴越来越近,不闪不避。

    宋念安咬唇,指尖即将碰触到喉结的那一刻,快速微屈,直接在他那处用食指的第二节从上往下勾了一下。

    手腕被男生抓住。

    &ot;你这个行为,我可以将它定义为撩人吗?&ot;江深眼角向上挑起,眸色深邃,似乎很满意宋念安的行为。

    “你并不抗拒。”

    少女睁着水灵灵的大眸子眨啊眨的,无辜的样子更加使江深想要对她做点什么。

    &ot;嗯,我准备一报还一报。&ot;江深说着就把手掌贴在宋念安的后颈,迫使对方微微仰起头,另一只摁着宋念安的两只手,不让它们动弹。

    脖子,人体最脆弱的地方,被人一点一点的撕咬着,轻微的疼意伴随的痒,恼人的很。

    &ot;放开我。&ot;少女娇软着嗓音要求道。

    江深充耳不闻,反而在对方出声的时候,撕扯着软肉的力度更加重了。

    宋念安倒抽一口气,江深属狗的嘛!

    少女可算是被气到了,满眸子浸着一层水库。

    她来回磨着牙。

    实在气不过了,才一不做二不休,低头在江深的脸颊上啃了一口。

    “啊!”这一口实在让人无防备,又狠又快。

    江深条件反射地张大嘴,紧接着被人用力地推倒在地上。

    宋念安腾地站起来,看着江深脸上的牙印,突然心虚。

    “我……我先回去了。”她无暇顾及桌上的东西哪些是她的,哪些是他的。

    “等等……”就在宋念安转身离去走了几步之后,她的手腕被男生一把抓住。

    宋念安想也没想,回身一脚踏在江深的肩膀上。

    “啊!”的一声……对方松了手。

    宋念安看了眼地上狼狈的男生,咽了下口水:“我先回去了哦。”

    她弱弱地怂怂地软着嗓子说道,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砰地一声关好。

    江母正在客厅里追剧,听到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不由得往后看过去。

    “小安啊,今儿个这么早就回家?”江母看了眼墙壁上的钟问道。

    “嗯,作业完成了,伯母,我先走了。”少女端正着身体,十足的精气神。

    “江深人呢?”之前江深都会亲自送宋念安回家。

    “他还在做作业,伯母,我就先走了,拜拜……”江母的热情,宋念安深知。

    她摆摆手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江家。

    沉稳端庄要大气,今天的一切都是个意外。

    “宿主,你在害怕吗?”九斤想不通,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宿主为什么会有害怕这种情绪。

    “没有。”宋念安捏紧拳头否认。

    这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事,没什么感到可怕的。

    “可是,九斤刚刚察觉到,宿主的心脏跳的很快诶,人类,不是感到恐惧的时候,才会剧烈跳动的吗?”

    “人类情绪很复杂,不能因为一种表现而单一的认为表达的是哪种情趣。”宋念安压了压心脏,她记得,心脏剧烈跳动的时候。

    明明是因为,江深的声音。

    很好听,想碰一下,可声音是无形的。

    江深远远的跟在宋念安的身后,猜不准她的心思,不过看对方落荒而逃的样子,现在并不适合上前。

    不过话说回来,小姑娘下脚挺狠,没个轻重,他的肩膀现在还隐隐作痛。

    跟了人一路。

    看到对方回家之后,江深在楼下站了一会儿,才离开。

    蒋以蔓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人们口中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