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人趣事〕〔一只混在女寝的橘〕〔无限童年系统〕〔冷艳总裁的贴身狂〕〔永不沉没的星舰〕〔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末世神魔录〕〔无限之道主〕〔我不当反派啊〕〔跨界援助中心〕〔楚流殇〕〔别天观道〕〔嫡大小姐之丹药师〕〔这个刺客有毛病〕〔至尊乘风〕〔科技大仙宗〕〔玩家请自重〕〔九霄帝道〕〔神兽养殖大亨〕〔一吨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34章 我是谁那他是谁你是谁
    他们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包围住,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一团又一团的白雾将人包住,漂浮在空中,越过广阔的草地,以及开满蔷薇的花圃。

    经过喷水池以及别墅,最终停在一个八角形的圆台上,每一个角分别有个暗门,被打开。

    一行人依次被投放进去。

    空间里的九斤急的不得了,怎么呼叫宿主都没有反应,这个别墅有古怪,它的经验尚浅,但对于这种东西还是略有耳闻的。

    传闻有一种无形行者,行走于不同的时空,让人类进入他所编造的梦境中,控制着梦中的一切,让他们释放心底深处最真的欲念,将它们无限放大。

    而无形行者就是靠侵蚀这些消极的东西而生。

    它现在要做的就是唤醒宿主。

    宋念安有意识的时候,她对眼前的情况感到一瞬间的茫然。

    她漂亮的裙子早就被山间的荆棘所磨损,那名贵的鞋子也早已脏的看不清原来的颜色,脸色憔悴不堪,早已没了进入这座深林时的体面。

    尽管如此狼狈,却还是紧紧的将风铃好好的护在怀中,坚定地朝传说中别墅走去。

    她似乎突然想起,要干什么。

    幸运的是,宋念安继续走了两步,别墅就像梦一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宋念安急切地跑向别墅,哪怕不小心一个跙趔后导致一只鞋子掉落,白嫩纤细的小脚接触着空气,也顾不上将它重新穿好,直接起来,白嫩的小脚踏在凹凸不平,布满小石块,粗粝的地面上,硌得脚底板生疼,也没能让宋念安停止奔跑。

    终于到了!

    宋念安停在别墅门口,透过铁围栏,能看到别墅里的大致模样。紧闭的门扉如她在书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努力按捺住激动期待的情绪。

    她小心翼翼地掏出怀中被被保护完好的风铃,踮起脚尖,将它挂在有着精致奇特雕纹的铁栏上。

    双手抱拳,上下唇磕碰着,闭目虔诚祈祷。

    而彼时,别墅二楼的书房里,江深正坐在一张黑色的真皮沙发上。

    江深蹙眉,感受着别墅外,不属于这里的气息。

    他狭长的羽睫半垂着,却遮不住那乌黑深邃宛如宝石的眼眸,那双眼眸闪烁着睿智和兴味,寡淡的薄唇轻抿着,似笑非笑的看着窗台外攀爬上来的蔷薇花。

    俊美的眉宇间透着不谙世事的单纯与天真,很难想象,这个清俊秀气的少年在这个封闭的别墅里独自生活了上百年。

    江深眯着眼,修长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缠绕着随意披散着黑发,他的发已经有多久没打理了?

    他不记得了。

    江深起身,踱步至窗台边,修长的手指轻抚这娇艳的蔷薇,“呀,可真是个调皮的小家伙呢!”

    话音刚落,那朵蔷薇便被无情地扯了下来。

    江深苦恼的皱着眉头,怏怏不乐地揪着花瓣,“你说,我该不该放那位漂亮的女士进来?”

    他不能随意的离开别墅。

    “唉~”他无奈的叹了声气,“放进来,我的麻烦就大了。”

    俊美的脸上有些忧郁,语气失落的自言自语着,手上却无情地碾着花瓣,鲜艳的花汁染上指腹,微不可见的皱眉,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块方帕,慢慢擦拭,知道一干二净之后才罢手。

    他的目光透过窗台,落在一脸虔诚做着祷告的漂亮女人身上。

    不,更确切一点,应该是少女。

    人类来这里其实并不容易,需要跋山涉水,越过重重山峦,这期间或许会遇上沼泽地荆棘林,或许还会遇到林间出没觅食的野兽,因此,境遇若不是真的那么糟糕,一般都不会选择来这里。

    也罢,就见上一面。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降暗,风铃在风中不停摇摆,宋念安的发丝随风飘舞在空中,破损的裙摆也摇曳着,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下蔓延至全身,闭目打着冷颤的宋念安不敢睁眼,因此并未看见脚底下形成一个黑紫色的漩涡,越来越大,泛着星光点点,直到把她整个人都包裹着,漩涡消失的时候,宋念安已不见踪影。

    徒留那风铃,在风中摇曳,似乎是惊扰了城堡里的主人,突然掉落在地上,竟然砸的粉碎。

    宋念安感到周围都平静了下来,才敢睁开眼。

    入目的是暗黑色的空间,木桌上摆放着煤油灯,光忽明忽暗,壁炉里燃着火,驱散了她身上的凉意。

    转身看到一张红色的大沙发,上面赫然坐着一个人,吓得宋念安当场往后炸跳。

    只见那人起身,一步一步朝宋念安走过来,像是踏在她的心上。

    宋念安忍住惧意,微缩的瞳孔却出卖了她此刻并不平静的内心。

    “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你好。”清越愉快的声音在宋念安三步之远的上方响起,她忍不住抬头,有些不可置信。

    墨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那张俊美白皙的有些过分的脸呈现在宋念安眼前,她想她应该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张脸,太完美了。

    “谢谢。”微顿,接着道:“您好,先生。”

    宋念安感觉自己有些紧张,声音透着干哑。

    “你的脚需要处理一下。”江深看着对方的脚,血迹沾染了他的地毯,让他心情有些糟糕。

    于是转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医药箱,递给宋念安。

    少女慌忙接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脚趾不自觉地蜷缩着,这是才意识到脚底板钻心的疼,脸色忽然苍白,不断有冷汗从额角冒出来。

    江深有意思的看着宋念安一系列的变化,轻扯唇角,“你可以坐在那沙发上处理。”

    他指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宋念安一旁的红皮沙发说道。

    宋念安知道这一切太诡异,来这里本身就是一场奇遇,因此不敢多问,乖乖的在一旁坐下,快速的给自己的脚处理了伤口。

    江深看着人处理好之后,指着一个门对她说道:“今天不早了,宋念安小姐不如先去休息一晚,里面的洗漱用品换洗衣物都有,我想你也不愿意如此狼狈的状态下,解决事情不是吗?”

    宋念安内心震惊,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来这里之后,并未告诉对方她的名字,不敢多问,在那先生的目光下同手同脚的走进了那扇门。

    出乎意料的是,门后面是一个非常舒适的空间,与门外的昏黄暗黑截然不同,或许是因为天黑了的原因吧,宋念安暗想。

    快速洗涑之后,身心轻松了不少,疲倦的身躯入枕即睡。

    房间里平缓的呼吸声,让门外的江深轻笑出声。

    狭长的眼眸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台外亮得刺目的阳光,随即起身,没入一片暗色中。

    第二日宋念安醒来的时候,意外的,睡得很好,这是她近年来第一次感受到睡眠的滋味,让她甚至有些舍不得起来。

    “早安,宋小姐。”矜贵优雅的少年,端着尚在冒热气的勾勒着精致复杂花纹的白底瓷杯,礼貌的问候着。

    “早安,先生。”宋念安回复道,在少年的示意下,拘谨得坐在昨天的红皮沙发上。

    江深将倒好的茶推到宋念安面前,“你在这里可以放轻松些,把你想说的都告诉我。”

    宋念安局促地端起杯子,小口小口地轻啜着,许久,杯子里的水还剩大半,低敛着眉眼静静地看着杯口,手指不停摩挲着杯纹,精致的唇角来回闭合好几次,终是没吐出一个字。

    少年极有耐心地等待着,修长白皙的手指极有节奏感地一下一下轻点着膝盖。

    “这件事我不知从何说起,我……”宋念安踌躇的开口道,看到对面的先生侧耳倾听,才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勇气。

    “大概是在三年前的某一天,不知为何,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入睡的时候,我总会到出现在一个场景里,非常陌生。

    金色的阳光,绿色的植物,还有空中飞着的蝴蝶。非常平静和谐,可是那种氛围却无端让我感到恐慌,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的上帝!”宋念安有些压抑,忍不住在心口那处双手合十。

    随后接着道:“后来我看到很多人都在找我,离奇失踪,甚至惊动了大地方上的人物,对整个c城进行搜查,却依然没有找到我,可是我明明看到我是存在的,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却对我视而不见!”宋念安有些语无伦次,情绪稍稍激动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空间里,无法动弹,像个旁观者看着事态发展,却无法告诉他们,我在那里。”每当天色将暗的时候,她就特别恐慌,试图在屋子里点上很多很多的蜡烛,却仍然不管用,依旧会被强行送入那个空间。

    从那之后她神经越来越衰弱,稍有风吹草动,便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她好想睡上每每的一觉!

    “可记得,在那之前,遇到或者看到过什么?”听了许久的江深,适时问道。

    宋念安仔细回想,摇头,并未觉得有何异常。

    “你可知寻求我帮忙,可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