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少,宠妻不太晚〕〔从今天开始做女婿〕〔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我能打造神器〕〔抛弃一切只愿换你〕〔重生之逆世时光〕〔时光情书〕〔掌家小农女〕〔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鉴宝黄金手〕〔我在星际开花店〕〔穿梭时空的侠客〕〔上门狂婿〕〔医婿〕〔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重生三国当皇帝〕〔顶级强者〕〔猎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41章 走出别墅
    少年的声音生生入了两个无法控制自己行为的人的耳中,内心深处直打哆嗦。

    江阳把哼哼唧唧的聂夏放开。

    聂夏幸灾乐祸的看着两个人,总算是平静了一些。

    江深带着宋念安回了别墅里。

    林瀚海没有再管荀家兄妹,示意剩下的人各回各房。

    “温牛奶。”少年似乎并没有把花园里的那一幕放在心上,他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对少女提出要求。

    “请稍等,先生。”宋念安连忙从厨房里端出一杯,递给他。

    少年接过,白色的牛奶装在透明的杯子里,散着热气。他手指的肤色白皙,乍一看竟然跟牛奶的颜色不差分毫,甚至带着点如玉的耀眼。

    少年小口抿着,他的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正挺直胸膛,端正的站在他身旁的少女身上。

    今儿个穿了一件剪裁得体的黑色旗袍,将她身体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侧开的一条缝,使莹白小腿儿在走动间欲露不露。

    很好看,但是他莫名的不喜。

    “先生还要接着沉睡吗?”宋念安把对方喝完的杯子接过,从茶几的下方抽出一本他常看的书,翻到有书签的地方,才把书递过去。

    “不了。”少年情绪不明道,他将手中的书一合,目光直直的盯着人。

    宋念安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少年非常认真的点点头。

    宋念安又狠狠抹了一把脸,看手,并没有发现脏东西。

    “还有吗?”她蹙眉,很在意。

    “有。”

    “在哪?”她不觉脸蛋在经过刚刚那样的摧残后,还能留住什么。

    少年笑了笑,伸手,捏了一把她的小脸蛋,“有可爱啊~”

    宋念安当场就木着一张小脸,任由他捏。

    沉睡之后的少年,似乎有了幽默感。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欺负呢!”少年放手,就看到她的脸上被他捏的通红,于是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准备出手,打他一顿的时候,你及时出现了。”她在他的示意下,坐到了他的身旁。

    宋念安以为对方说的是荀笙那件事。

    “我才不是好欺负的呢!”她可是有记仇小本本的人。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少年附合道,手不动声色的搭在她背靠沙发的后面,像极了把人包在怀中的样子。

    晚上八点,宋念安准时回了房间。

    进了书房的少年走出别墅,停在正在唱歌跳舞的荀家兄妹的不远处。

    荀笙感觉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疼,他手脚僵硬的往少年的靠近,嘴里不断的唱着优美的歌声。

    想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只有一张嘴。

    荀笙在这一刻是真的感到了害怕和后悔。

    没有人能够一字不停的唱上几个小时的歌,而且大多以飙高音为主。

    荀音也不好受,哪怕她此刻觉得四肢仿佛在下一秒就会自动脱离她的身体,但就是停不下来。

    最要命的是,她没有力气说话,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到了极限。

    一张嘴就喘个不停。

    两个人见到少年的身影,就像见到救星一样,同时往他靠近,左右包抄。

    少年站在原地,双手抱胸,眉眼冷漠,黑色的居家服显得他周身的气势诡异暗沉。

    当荀家兄妹双双距离他三尺的时候,突然被静止在原地。

    不是那种全身无法动弹的静止,而是他们的四周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使他们只能在这个范围内活动。

    荀笙除了嘴巴,其他的感知都被封闭了一般,而荀音则是除了四肢,其他的五感也都是蒙蒙的,惊恐不安的情绪席卷着两个人。

    “这样,安静多了。”少年扬眉,花园里一片寂静,偶尔夜风吹过,卷着枝叶沙沙作响。

    荀笙的歌声被消音,荀音舞动时,裙摆摩擦的动静也被消音了。

    少年满意的转身离去。

    花园里的两个人,就像是音乐盒里被上了发条的小人,机械的动作着,他们瞳孔深处的绝望开始慢慢从内而外的扩散出来。

    林翰海被江深叫到书房,一个小时以后才出来。

    第二天宋念安去少年的卧室里叫人起床的时候,对方已经罕见的穿好衣服坐在床边了。

    他喝着少女给他的温牛奶,看着她在他卧室里收拾东西的样子。

    少女很爱穿裙子,特别是及脚踝的那种。

    今天她就穿了一身嫩绿色的连衣裙,衬得她肤色更加娇嫩。

    他的目光放肆不克制。

    现实里的时候,宋念安早就习惯了他。

    所以她能非常冷淡的无视这些。

    “我需要出去一段时间,你跟我一起。”他之所以沉睡,就是为了储备力量。

    “好的,先生。”宋念安有些开心,终于可以让少年走出这个别墅了!

    别墅外,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在等待。

    驾驶位上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大概五十岁左右,留着一把黑色的山羊胡,皮肤惨白,搭在方向盘上的手,青筋暴起。

    他身穿黑色的条纹西装,领口打着一只酒红色的蝴蝶结,头上戴着一顶牛仔帽,搭配的不伦不类。

    宋念安跟着江深上车。

    她的怀中抱着三本江深常看的书。

    真是奇了怪了,梦境中的江深特别好学,似乎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他手捧着书的模样。

    刚开始,宋念安也很不习惯。

    后来伺候人伺候久了,也就习惯了。

    “先生,我们要去做什么?”宋念安非常好奇。

    “去见见老朋友。”江深从她的怀里抽出一本书,慵懒地靠在车座上,开始看书。

    宋念安哪怕有再多的问题。也不好打扰了。

    她学着江深的样子,懒洋洋地靠着,眼睛看向窗外快速后退的风景,她的视线从来不定在某个点上,而是跟着车子的移动而移动。

    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

    江深时不时地会转头看一眼她的侧脸,见对方闭上眼,才轻轻地把书合上,小心翼翼地凑过去。

    少女生的小巧精致,闭上眼睛时,长长的睫毛落下的阴影,打在眼窝处,唇珠轻磕在下唇上,不点而红。

    少年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随后有些懊恼的收回视线。

    司机的技术不错,一路平缓。

    宋念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

    至于少年,则是躺在不远处的大床上。

    她揉着眼睛坐直。

    江深听到动静也迅速地起身。

    “我饿了。”声音中透着点不易察觉的委屈。

    “这里不是别墅。”如果在别墅里,她就能给人做了。

    别墅里的食材应有尽有,而且特别新鲜。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按铃,紧接着服务员的声音就穿过门传进来,“送餐。”

    门被快速打开。

    宋念安侧身,让对方推着车能够进来。

    不一会儿,他们的面前就摆满了丰盛的食物。

    由此可以推断出,这家酒店不错。

    “先生,可以开动了。”她提起筷子,习惯性地给人布菜。

    江深没有动。

    宋念安好说歹说,他就是不吃一口。

    “不合胃口?”这是宋念安唯一能想到的,

    之前在别墅里,对方胃口再小也会吃上两口。

    “没胃口,可能是水土不服吧。”少年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宋念安眼角抽了抽,倒还不如说不合胃口呢。

    这个小镇跟别墅都算一块地方的,说什么水土不服,简直就是瞎扯。

    哪有这么近的水土不服。

    “多少吃一点吧,这东西其实味道还不错的!”她为了让对方相信,舀了一大勺子,吃给对方看。

    少女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许是这一口太多了,吃的有些勉强,她微蹙着眉尖,圆溜溜的眼睛转动着,艰难地将其咽下去。

    这才舒展开眉头,“真的很不错。”

    虽然比她做的要差一点,但可以将就。

    少年孩子气的撇过头,看都不想看一眼。

    宋念安实在没有办法,出了别墅的先生更加小孩子脾气,性子拧的很,还特别粘人,爱使唤人。

    “先生,喝点牛奶可以吧。”

    “不要!”

    “是我从别墅里带的哦~”她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大瓶。

    少年瞥了一眼,低低说了一声可以。

    惹得宋念安一阵欣喜。

    闹了大半天,对方终于愿意喝点东西了,宋念安不由得双手叉腰,她的先见之明啊!

    “先生,我们要待几天?”她只带了一盒。

    “七天。”少年简言意骇。

    他的牙齿有些痒,不由得用舌头顶了顶牙根。

    “如果先生只喝牛奶,也是不行的吧。”她考虑要不要联系林管家。

    “我会尽量克服自己。”少年垂眸,指尖搭在杯沿,眸色淡淡。

    “这样便是极好的。”宋念安为对方的配合而感到高兴。

    梦境中的宋念安无论在哪,只要有一颗想睡的心,她就能睡得很好。

    下午两点,江深一如既往的需要午休,经过对方的允许,宋念安也可以窝在沙发上,浅眠。

    安静的卧室里,一深一浅的呼吸声格外的清晰。

    少女的呼吸声渐渐平缓,床上的人睁开眼,坐直身体,掀开被子,走到沙发边。

    “我饿了。”他的视线落在她纤细的脖子上,低声呢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