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湛廉时林帘〕〔林帘湛廉〕〔玄幻世界当狗托〕〔万界食谱〕〔言生慕雪〕〔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我的伯爵夫人〕〔山野闲云〕〔我是旁门左道〕〔吾即是帝国〕〔这不是我的大宋〕〔诸天神级大佬〕〔樊辰仙缘〕〔极道魂身〕〔青羽掌门路〕〔柯南之肥宅侦探〕〔神级元素经纪人〕〔从诛仙开始复制诸〕〔摧毁玛丽苏〕〔一纸婚成情渐浓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42章 参加宴会
    她的肌肤特别白皙,显得脖颈处的血管很脆弱。

    沙发上的人若有所感的应了一声嗯。

    他目光微偏,落在她的唇瓣上。

    难以言喻的渴意在喉间扩散,抿唇。

    他眸底的神色克制又灼人。

    心之所向,随之而动。

    他上前两步,两指并拢,贴在她的脖颈处,眯眼侧歪着头,享受着指尖下,血管里富有生命力的血液流动。

    就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十分钟,收回手,继续午睡。

    一直缩在空间里偷窥的九斤,目睹了这一切。没来由的瑟瑟发抖。

    但现在是特殊情况,它不能也不敢吱声儿。

    下午四点,司机开车准时出现在酒店门口。

    江深带着宋念安去置办了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花了两个小时。

    再次上车,就是去往最终的目的地,天色越来越暗,车子由一开始的匀速逐渐加速。

    疾速在没有路人的也望不到尽头的道路上,似乎在追赶极致的黑暗。

    宋念安的心底莫名紧张,她下意识地往江深的身旁挪动。

    “先生,你今晚是要去见朋友吗?”她试图说点什么,缓和心底的不安。

    “我并不是没有社交,只是很少罢了。”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黑色木盒,打开,是一条银白色的链子,缀着一个粉色通透的坠子,中心镂空成鸟笼状,一颗黑色的钻石闪耀着。

    他拿起来,“头过来一些。”

    少女的头发都被盘了起来,只留下腮边一些微卷的发缕修饰。

    这样恰好方便了他。

    “好漂亮啊~”没有女性会拒绝好看的首饰,宋念安也不例外,她捏着坠子放在眼前看了又看。

    “今晚有个宴会,身为我的女伴,你无需胆怯,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随你心意便可,你若是不愿跟她们搭理,也无碍,无人能耐你何。”

    少年整着她的领子,接着道:“宴会开始之前,我需要去开个会,我们暂时会分开,那里会有人先把你带到宴会厅。”

    他担心女仆会遇到一些不长眼的人,无法应付。

    宋念安听完他这么长一段话后,倒也不紧张了,反而很轻松。

    人总会对未知的事情产生别样的情绪。

    车子在通过一道极昼之后,稳稳地停在一栋别墅前。

    别墅大门敞开着,一边站着一排的女士,另一边则是男士。

    迎宾的人相貌中上,看到有车子停下来,就会上前迎接。

    男士迎宾负责将需要开会的贵宾带到会议室,而女士迎宾则是直接把人带到宴会厅。

    “你跟着她,我一会儿就到。”

    宋念安点点头,江深看到人被带进宴会厅,再也看不到背影之后才跟着迎宾离开。

    宴会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宋念安初来乍到,并没有人注意到她。

    她挑了一个相对清静的角落,不希望被注意到。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厅里身穿华丽礼服的女性越来越多,还有很多英俊的男性,一时之间觥筹交错,交谈甚欢。

    不知何时,宋念安周围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两个女人端着高脚杯过来,见到宋念安微微诧异之后转而礼节性的一笑,随后在宋念安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交谈起来。

    “听说这次有大人物要来。”其中一个穿着一袭红裙的女人说道。

    “我也有所耳闻,但总觉得匪夷所思。”另一个粉嫩色礼服的女人端着一杯果汁,喝了一口,耸耸肩道。

    “不管来不来,都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举办宴会的那位还是传说中大人物的后辈呢。”红裙女人摇晃着红酒杯,看着酒渍挂杯。

    “后辈!”粉裙女人不可置信得瞪大眼睛,宴会主人都有六十岁了啊!

    “是个老古董了。”

    两个人的八卦声传进一旁宋念安的耳中,她莫名就联想到了江深。

    宋念安这位置选的还不错,宾客们很少有人能够发现她,可是侍者却总会托着托盘从她身边经过,并且询问她是否需要来点什么。

    路过的侍者多了,她也就被投喂的多了。

    “祖爷,您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迎宾并没有把江深带到他口中所谓的会议室里,而是一间书房。

    少年坐在柔软舒适的真皮沙发上,手中捧着一本东西,翻阅着。

    他的面前站着一位两鬓斑白的男人,手里攥着一块丝帕,时不时地擦两下额头,紧张得等待着少年的指示。

    “嗯,带我去宴会厅。”江深起身,在老人面前是显得如此高大挺拔,与年轻。

    老人在壮年的时候,曾有幸见过一次祖爷的真容,与现在相比,并没有什么差别。

    举办宴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无非就是热闹热闹。

    江深踏进宴会厅的时候,在场的女士无一不被他吸引。

    男人英俊的相貌,以及世纪末遗世贵族的通身气派,都不由得想要让人多看两眼。

    更何况他身侧站的是江老,财政界有名的大佬,此刻亦步亦趋跟随在他人身侧的样子实数少见。

    一直在宋念安这边的粉裙女人和红裙女人已经从沙发上起身,他她们两个不约而同地一个方向看过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长辈?”粉裙女人呐呐地问道。

    “应该就是辈分大,年纪小吧。”这世上还有九十多岁的老人叫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为姥爷的呢!

    辈分大年纪小的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你这么一说倒也合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粉裙女人痴迷地望着天众星捧月中的男人,见到对方的目光朝这边看过来的时候,不由得欣喜若狂,连忙挺直腰板,展现出她最好的仪态。

    红裙女人也看到了男人的目光,想把粉裙女人挤开,却又不得不保持微笑,不将小心思暴露。

    江深一进宴会厅,环顾四周,就看到了角落里的宋念安。

    眉宇间见的冷漠稍稍淡了一些,脚步一转,朝少女走去。

    宋念安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大伙儿都在看江深。

    今天的江深似乎与平时的有些不同。

    变得更加成熟,就像褪去了青涩,没了往日的幼稚。

    “过来。”他对她招手。

    粉裙女人和红裙女人会错了意,惊喜地上前,却与男人错开,他大步地越过了她们,转头,看到他在那位陌生女士的面前停下。

    宋念安把手搭在了他的手心。

    宴会厅里一时之间静得似乎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的都能听到。

    似乎还听到了有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上了年纪的人,多半是知道同江老一起进来的那位年轻男子是什么身份的。

    百年来,对方出现在小镇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却也从未其带过女伴。

    这可是位祖奶奶啊!

    “会跳舞吗?”他问。

    宋念安摇摇头,“先生,我不会。”

    宴会厅的舞池里,因为江深的这句话,音乐就响了起来,一对又一对的人进入舞池。

    “那就看他们跳,我们去那里。”江深指着舞池不远处有一个搭起的高台,上面摆放着一张宽大红棕色的沙发,两边还有吃的喝的,还有两排侍从服装打扮的人。

    俨然是视线最好的位置。

    宋念安不由得抬起脸,打量起江深来。

    梦境中的江深,她有点看不懂,不明白如何摧毁他所拥有的东西。

    江深的渴求是什么,是宋念安到此刻都无法得知的。

    她本以为对方想要别墅,还有几个有能之士陪伴,但经过相处之后,又不像。

    “怎么这般看我?”江深为此感到开心,少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心尖儿都忍不住为之一颤,那种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止不住地在兴奋。

    “那位置很不错。”宋念安指着那处,转移话题道。

    江深有点小遗憾,牵着人一起坐了下来。

    此时播放的音乐比较轻松愉快,成双成对的人儿脸上个个都洋溢着笑容。

    宋念安看的津津有味。

    江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不偏一分一毫。

    每当少女无意间对上他的视线时,总能觉得他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活了一般。

    “这之后的日子也会这样吗?”大厅里尽是一种纸醉金迷的错觉。

    “我在的日子夜夜笙歌,是习俗。”显然,江深习以为常。

    “快八点了。”宋念安把手伸到他的面前,手腕上手表的时针即将转到八。

    “我们先回去。”江深知道,睡觉对宋念安的重要性,毕竟对方是为了有个好睡眠,才会跟他签订合约的。

    祖爷要走,没人敢拦。

    宴会在江深坐上黑色的铁皮车时,结束了。

    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没有多余的言语,也没有多余的情绪。

    仿佛是一件约定熟成的事。

    远在小镇外的别墅里,也是一道好风景。

    聂夏拿着吃的东西在花园里玩了一天。

    不,准确的说是取笑了那两个人一天。

    荀笙的嗓子都哑了,还在唱,嘴巴一张一合的,看着怪可怜的,

    荀音的四肢都已经趴在了地上,因为惯性不停得抽动着,看着也怪可怜的。

    但是聂夏,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同情。

    这对兄妹,她一开始就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