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43章 回别墅
    总是自持一副这世界除了他们俩,其他人都是垃圾。

    他们是最牛掰的存在。

    我呸!

    聂夏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鼻孔朝天的人了。

    报应不爽啊。

    荀笙和荀音已经绝望到麻木了。

    身体已经疲惫到只剩下半个脑子的错觉。

    他们真的不该惦记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并且还要十成十的忠诚于少爷。

    少爷离开的第一天,荀家兄妹就非常想念了。

    江深还是不吃酒店里的东西。

    牛奶只剩下了三分之一,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宋念安同往常一样早起,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床.上的人在门把锁落下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睛。

    他起身,看了看沙发上,叠好的小被子,少女已经出门。

    他再次躺下,还没到他起床的点呢,然而辗转反侧,就连眼睛都闭不上,心神不自觉的挂在门外。

    出去找是不可能的。

    只能在房间里等人回来。

    宋念安向酒店借了厨房。

    前堂经理一听是江深这个房间的,二话不说就亲自带路。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的厨师长就行。”他拍拍一个穿着厨师服的男人的肩膀说道。

    “谢谢。”宋念安要了些小米和鸡蛋。

    小米熬粥。

    再煎几个荷包蛋。

    希望江深能够多少吃一点。

    用了一个小时,她才端着粥和荷包蛋回房间。

    江深耳尖的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后,连忙闭上眼睛假寐。

    宋念安把东西搁在窗边小桌子上,低头看了看手表,嗯,时间差不多了。

    “先生,起床了。”她捏起一只被角,心中默数三下,掀开。

    “唔……”少年故作被打搅了好眠的模样,揉着惺忪的睡眼,变换姿势,趴在枕头上,背对着宋念安。

    他的后背被人戳了好几下,耳边是少女娇软叫.床声。

    似是不堪受扰才起身。

    宋念安伺候人起床,洗漱。

    照顾人是件麻烦事,现实里的江深总能把她照顾好。

    她想,她也是可以的。

    “先生,这是我做的,你吃一点吧。”她期待的看着他。

    江深不会拒绝宋念安,特别是当对方那双大眼睛,对着他眨啊眨的时候。

    许是饿坏了,一碗粥很快见底,荷包蛋也吃了两个。

    “先生今天胃口好好,还要来点吗?”宋念安颇有一种孩子终于吃饭了的欣慰感。

    “你先吃,吃不完的再给我。”一丁点都不可以浪费。

    今天的江深,胃口出奇的好,他还帮着解决了宋念安剩下的半碗粥,以及咬了两口的荷包蛋。

    “待会儿我需要办点事。”他换上一套黑色的西装,转头对窝在沙发上的少女说道。

    “你乖乖待着这里,知道吗?”他绕到沙发的另一边,在宋念安的面前蹲下,抓起她软绵绵的小手,捏了又捏。

    “好的,先生,我等你回来。”宋念安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眨了眨眼睛。

    “乖女孩。”江深奖励似的低头,在她的手背上轻啄两下,才起身。

    目送江深离开后,宋念安在宽大的沙发上来回滚动,不由得喟叹一声,真是太舒服了!

    “宿主,趁这段时间,我上来简单说两句。”九斤的声音突然响起,它等待这个时机已经很久了!

    “九斤?”系统不出来一下,宋念安都忘了有这么一个存在。

    “是我,呜呜呜,宿主,我好想你~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了我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宿主了!”九斤带着哭腔心疼道。

    “哦,你要说什么?”宋念安冷冷淡淡。

    九斤恢复了平静。

    它清清喉咙:“宿主,我们需要加快速度了,陷入睡眠的人,身体里若是一直没有摄入所需的营养,时间久了,也会失去生命特征。”

    “我心里有数。”宋念安顿了顿:“对了,江深的渴念是什么?之前的猜想都不对。”

    “宿主,目前九斤也不清楚,不过九斤一定会努力的!”它捏着小拳头信誓旦旦,额头上不知何时绑上了奋斗的白条。

    “你加油。”宋念安不走心的鼓励着。

    “宿主放心,九斤一定会加油的!”九斤感动极了,就差泪眼汪汪的抱住宋念安。

    因为特殊情况,九斤不能跟宋念安联系太久,容易被发现。

    梦境里就是好,宋念安可以随心所欲的睡觉。

    当她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暗了,窗台上点着一盏昏黄的灯,窗外不知何时下起的雨,淅淅沥沥地打在窗子上。

    宋念安半撑起上半身,环顾四周。

    浴室里有动静。

    沙发边的茶几上摆放着几个精美的礼盒以及一些精致可口的点心。

    江深回来了!

    正这么想着,浴室门就被打开了。

    少年踏出的脚在空中顿了顿,随即踏出两步。

    “醒了……”江深的声音透着沙哑,脸颊因沐浴后而被熏得微红,墨绿色的丝绸睡衣衬得其颈部手部的肤色越发白皙,其底下的条理分明也能窥探出一二。

    看似羸弱的身躯,却隐隐蕴含着深不可测力量。

    似乎在下一秒就会迸发出来。

    “昂……”宋念安被对方v字领口敞开的肌肤所吸引。

    视线向上移动,江深的锁骨也生得恰到好处。

    她停顿三秒,往脖颈处喉结那里再次停顿。

    不过三秒,视线越过他完美的下颚线,停在脸上。

    她下意识地咬唇,耳朵深处有痒意。

    有……有点好看……

    想咬一口的那种。

    宋念安放肆的目光使江深如同被钉在原地一般,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眸色深邃。

    “先生用过晚餐了吗?”她很快就回过神,发觉脸似乎在烧。

    “用过了。”他缓步走到沙发边坐下,房间里只有一盏窗台上的灯亮着,带着暖意的光落在每一个角落。

    “饿了吧。”他把吃的东西一一推到她的面前。

    “还行。”她睡了一个下午。

    睡觉并不是一件特别消耗体能的事。

    “你吃吧,我看会儿书。”这些都是他回来的时候,路上买的。

    “好。”宋念安随意拿起一块甜点,小口小口的品尝。

    江深则靠在沙发上,一页一页的翻着书,偶尔抬头,看一眼宋念安,见她吃的欢,他心里也感到开心。

    江深似乎很忙,第三天的时候,吃完早饭就出门了,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知道,宋念安已经睡了。

    只有在第四天早上见了一面。

    第五天宋念安醒来的时候,江深已经已经出门。

    第六天和第七天同第五天一样,江深的影子,宋念安完全看不到。

    忙,是真的很忙。

    宋念安也乐的自在,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生活美滋滋,简直就是她所向往的生活。

    甚至有时候会想,要是一直都这样该多好。

    但是每当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就会被警告。

    直到第八天,是他们回别墅的时间。

    宋念安清早睁开眼的时候,就察觉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唔~先生,早啊……”还带着浓重的鼻音以及半哑的嗓子。

    “早。”江深已经穿好衣服,坐在了小圆桌旁,桌子上有一大碗冒着热气的东西,宋念安猜测是粥类。

    “我先去洗漱。”她边说边掀开小被子,从沙发底下的小皮箱里拿出一套衣服,哒哒哒地跑到卫生间。

    江深心情很好的舀了一碗粥放在对面的位置上,这些天事情有点多,只能看到躺着的少女,今天可算是见到她有灵气的样子了。

    早餐很快就解决了。

    同一个司机同一辆车,送别的有十个人,都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看到江深坐上车,纷纷松了一口气。

    回到别墅的时候,是下午三点。

    荀家兄妹早就奄奄一息得趴在地上。

    荀笙的嘴角还在不停地抽.动,嘴皮子上都泛起了死皮。

    荀音的四肢则是软趴趴的,带着最后的力在不停地抽搐。

    眼底早就没了光,可脑袋还是朝着别墅大门的方向,江深和宋念安离开的那个地方。

    聂夏早就没了看热闹的心思,两个人现在的模样在她的眼里就是活该。

    她现在也是很焦虑,肚子好像有点大了,胳膊手臂大腿也都粗了一圈,照镜子的时候,原本瘦下去的v小脸不仅圆了一圈,还多了双下巴。

    只要一低头,就有。

    她最近吃的是很多,得不到食物的慰藉,让她心情郁闷,于是更想用食物来取悦自己。

    问题是,吃惯了宋小姐的甜品,没了对方以后,她的嘴巴空虚的很。

    胃口被人养叼了。

    胖不胖已经不重要了,吃的好才是重要的。

    张黎望终日埋头苦干,修花剪草。

    林瀚海也算是圆了一把管家梦,别墅里的人都挺服他。

    至于江阳这个书呆子,最近眼睛近视的厉害,要把头凑的很近,才能看清书上的字,聂夏用让他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注意劳逸结合。

    但是他不听,书中的颜如玉很多,一刻也舍不得放下。

    别墅外,汽车的声音传来。

    林瀚海带头,一个个都伸长脖子往那边看。

    高大的男人手上拎着大包小包,他的身旁跟着宋小姐。

    两个人并肩朝花园里走来。

    荀家兄妹眸底的光微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