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53章 原来被吞噬的是记忆中的情感
    来到这儿的日子一切都好,非要挑一点不满意的地方的话,那就是身高了,周边的人感觉都比她高,每次说话都要仰头,在敌对的人面前,也要仰头。

    气势瞬间就弱爆了好嘛!

    说起长高这件事,起初宋念安还没有察觉,是那天她穿运动裤的时候,从江母的身边路过,江母惊奇地指着她的脚踝说,“念念,你好像长高了哦,裤子都短了一大截呢!”

    江母表现的比她还要高兴呢!

    一量,还真是,长了五公分,那天她和江母的晚饭是在外面吃的,庆祝她长高。

    “嗯,还真的长高了。”江深笑着应和道,许是很久没有见面的原因,少女的话多了,也似乎更加缠人,性子也变得活泼了一些,似乎要把他不在的日子发生的所有趣事都要说给他听。

    随着她的诉说,他似乎能够想象出来。

    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一个小时,很快就到了,江深必须回去了。

    少女娇娇糯糯的声音戛然而止。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的沉默。

    “我得走了。”下次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好的哦。”宋念安懂事的没有说不要走。

    江深带着宋念安塞给他的记忆,在她的目光中,爬上了峭壁,离开了她的视线。

    林瀚海和张黎望回来的时候,发现宋念安像个没事人一样蹲在小屋子的门口。

    “嫂子,你没事吧......”张黎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儿,咱们回去吧。”宋念安心情很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呢!

    林瀚海只当她在强颜欢笑。

    这一次的见面,没有人知道。

    然而江深回去的时候,却出了一点麻烦,翻山的时候恰巧被抓了个现行,送进了更加魔鬼式的营子里,那里边的人个个都不好惹,江深也是个硬茬,毫不畏惧。

    而与此同时,宋念安和林瀚海三人回去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宋念安只听到一句,宿主,请做好准备,之后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四面八方的挤压着,就像是容器里的液体,不停地把你上下左右颠倒,寻找最好的角度,施力,让你的灵魂任其摆布,形成一个它想要的形状,或者是特性。

    宋念安煎熬着,她想要大声尖叫,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密密麻麻的疼意时不时的攻击着她的神经末梢,只要碰到一点,就能令她的灵魂深处起着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身体里也有东西在不停的流逝着,似乎没那么重要,宋念安无法阻止,只能感受着那些东西脱离她的灵魂。

    九斤做了点手脚,将总部的病美人体质与宋念安的身体绑定,一段时间的契合之后,才让宋念安苏醒。

    距离车祸后三个月的某一天,床.上的少女睫毛微颤,无数的光争先恐后地钻进她的眼睛里,她不适应地闭紧眼睛,再睁开,闭紧。

    适应好了之后,才睁开眼。

    四四方方的屋子里,很熟悉,她的床边有一张比较小的床,朝着她的这个方向,躺着,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但就是记不起来是谁。

    床.上的动静惊醒了在一旁陪护的江母,她唰得睁开眼,就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对着她眨啊眨。

    江母愣了愣,跟着眨了两下,反应过来才颤抖着音儿,“醒......醒了!”随即快速掀开被子,窜到宋念安的面前,俯身,“小安,醒了呀......”

    声音异常平静,双手却已经在颤抖,眼圈发红。

    “伯母,我这是怎么了......”好一会儿,宋念安才有印象,仅仅对称呼的印象,往日关于和江母共处时的片段断断续续的,连不到一块去。

    情感也流失了。

    她感到莫名的惶恐。

    “你和林瀚海还有张黎望出去玩,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那两个小子一个轮椅坐了两个月,一个手臂石膏打了一个半月,就属你最惨,明明看起来没有事,却在床.上愣生生躺了三个月,可真是老天不长眼......”

    说起这个,江母就忍不住叨叨叨起来,太倒霉了,医生说,可能是当时情况太可怕,小姑娘吓坏了不敢醒来。

    可怜她的小安安,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和小江交代啊!

    家庭医生过来了一趟,检查之后发现宋念安各项免疫力都在下降,却查不出具体原因。

    在她昏睡期间,江母联系上了原身亲生父母,一个两个都推着说没时间,直到知道是江家后,才舔着脸上门,看望了宋念安一趟。

    目的却是想着能够和江家搭上点关系。

    真惨,她知道小姑娘平日里爹不疼娘不爱的,但不知道到了这种程度。

    那副嘴脸江母实在看不下去了,算了,别来了,还是她多疼着点吧。

    “小安,伯母去厨房给你熬点粥,你可别睡过去了啊……”江母担心一个不留神,宋念安又一睡不醒了。

    江母在床.上支起一个小桌子,在宋念安的背后垫了两个靠枕,笔记本电脑上打开有趣的电影:“你先看着,伯母待会就来。”

    她见宋念安来了兴趣,才放下心,离开卧室。

    “宿主,还适应吗?”九斤问的小心翼翼。

    主要是当时发生的太突然,又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九斤才擅自做主,瞅准时机。

    “呼吸有点困难,四肢无力。”体内给她一种很空的感觉,能量精气都无法储存。

    太弱了,横踢都做不了了。

    “这种状态要维持多久?”她关心的是这个。

    “宿主的生命健康值和男主对你的爱意值成正比哦,宿主如果得不到男主的爱,也就是当男主的爱意值降为零的时候,宿主会被抹杀。”九斤也是刚知道,抹杀的恐怕不止宿主一个,它估计也会被恢复出厂设置。

    即便那时候还是叫九斤,却已经不是现在的它了。

    “爱意值还能降?怎么还有抹杀?当初绑定的时候可没说完不成还得抹杀的!”这让宋念安,无法接受。

    抹杀啥意思?她又不是傻子,跟魂飞魄散差不多,这样的话,还不如继续当她的阿飘好呢!

    “我相信宿主,一定不会有那个时候的!”九斤倔强的信任着宋念安,哪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丝丝颤音。

    “我们一定可以完成任务,脱离这个世界的!”九斤捏着小拳头,挥舞着。

    宋念安撇撇嘴,九斤相信又没用,毕竟做任务的是她啊!

    林瀚海和张黎望还有聂夏得知宋念安清醒的消息的时候,马上往江家赶。

    “小安,你没事吧!”聂夏提了一篮子的水果上门,走到床边想检查一下,又不敢碰。

    &ot;没事,放心。&ot;就是说话的时候,只能轻声细语的。

    “你这样子咋放心!”当时再等等,不上那一趟车该多好啊!

    张黎望至今都依然后悔。

    江哥把嫂子交给他们,他们却没能照顾好嫂子,江哥要是知道了,非扒了他们一层皮不可。

    到时候可怜的就是他和林瀚海了啊!

    “不必太过自责,发生车祸也不是我们能够预料的,江哥能够理解的。”林瀚海拍拍张黎望的肩膀,安慰道。

    张黎望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他抹了两下脸,觉得林瀚海说的有道理。

    心情好了一些,

    “高考成绩出来了吗?你们考的怎么样?”宋念安突然想起,还不知道高考成绩呢!

    “出来了,小安考的真不错,f大的第一名呢,真棒!”聂夏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他们选的都是f大,离家近,教育水平也不错,同一个学校也能相互照应。

    与这边平静生活所不同,是江深此刻正在进行魔鬼训练,那些教官对上江深,越发觉得他是个好苗子啊!

    不管什么样的任务都能够完成,不管任务多么的变态和过分,都能出色的完成。

    比外边那些还在负重40公斤跑20公里路的同志们一比,简直是碉堡了啊!

    更加激发了教官们对江深针对式的训练。

    宋念安的身体正在恢复中,醒来后的她,身体非常孱弱,试想下,一个生命健康值只有百分之十三的人,能睁开眼说两句话都算不错了。

    因此现在的宋念安,坐轮椅。

    不是不能走,咬咬牙还是能够站起来的,但是江母不乐意嘛,江家佣人那么多,有的是照顾宋念安的人。

    江母变着法子做药膳,宋念安都能吃进肚子里,可身体就是不转好。

    而他人对宋念安的关心担忧等等爱的情感,宋念安都无法感知。

    这一刻的宋念安,似乎明白了,吞噬记忆,吞噬的是记忆中那些情感。

    本该把对每个人的情感储存到心底不同的罐子里,日积月累,与他们之间的情感才会日渐深厚。

    可现在,她连情感都无法感知。

    宋念安只能感受到自己的自私冷漠尖锐刻薄阴厉凉薄等各种负面情绪,所幸的是她现在智力有了明显的提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