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鼎溯源〕〔我夺舍了魔皇〕〔他在星河等我〕〔退后让为师来〕〔丹武毒尊〕〔医路繁花〕〔传说与传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医武兵王俏总裁〕〔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星空大海之王座〕〔美女校花爱上我〕〔六渡之逆斩苍穹〕〔港乐时代〕〔把吃货炸翻天〕〔传奇开局〕〔天下归凰〕〔漫威里的赛亚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59章似曾相识
    太真实了,她拧了一下大腿,“嘶”得倒吸一口气,特别疼。

    疼过之后,就是脑子一阵发懵,会疼,不就是真的么!

    所以这个陌生的地方不是梦了。

    她感觉自己有点冷,手在手臂上下来回搓了搓。

    宋念安突然想起这个月还有一栋楼的房租没有收呢,也不知道租客会不会主动给她转账,有几户的房租特别难收,每次她都得拖着病弱的身躯,亲自上门讨要。

    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就察觉到一股视线,抬眸便不期然地与一个陌生男人对视上。

    对方温和的笑了笑,沈之初愣了愣,紧接着后知后觉的朝对方扯开嘴角。

    女人眉眼间不自觉流露出的风情,让江深一时失了绅士风度,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过于长了。

    “你好。”他做了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主动搭讪。

    宋念安点点头,直觉上不太想跟眼前的人有过多的交流,于是将头埋进臂弯里。

    江深幽幽地看了眼她乌黑的发顶,转移视线。

    正在这时,机械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仿佛存在某一个角落,却又无法确定它在哪里。

    “欢迎玩家来到第四空间,两人一组,分为四组,手腕上编号相同的则为一组,火车会将你们送到不同的站点,当指示灯上的编号亮起时,与其相应编号的玩家记得下站,切记一定要下站哦~游戏通关获得的积分就是你们现实世界的寿命哦~祝大家有一个愉快的游戏体验……”

    场面一时很寂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自己的手腕。

    “我是a。”何之言抬手将编号面向大家。

    “我也是。”张甜甜举手,她的手腕确实有个显眼的a字母。

    “我是第二个。”施齐和孟雅琴站了出来。

    “c。”女医生李萱冷淡道,钟伦往她身边挪动,随后站定。

    “d。”江深朝坐着的宋念安看过去。

    “我也是。”宋念安突然觉得很尴尬,她只能用讪笑来掩饰。

    “请注意,第一站到了。”机械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指示灯上,红灯亮起了第二个字母,车门紧接着打开,漆黑一片,施齐犹豫不前,孟雅琴却兴奋地抱着玩偶蹦蹦跳跳地到门前,对施齐招招手。

    两人同时跳进黑暗中,火车又开始动了。

    每隔十分钟就会亮一次灯,轮到宋念安的时候,车厢上就只剩下了她和江深。

    “走吧。”男人朝她伸手,“现在我们是搭档,在陌生充满未知的地方希望能够相互信任。”他看着她诚恳地说道。

    宋念安被说动了,将手放了上去,才发现手心都是汗,想缩回来蹭一下的时候,已经被对方握紧。

    “看来你很紧张。”手又被握紧了些。

    宋念安默认般地点点头。

    两人跟其他人一样,跳进了夜色中,直面他们的就是一个挂在虚空的圆钟。

    时间恰好九点,一分一秒都没多也没少,看清楚之后,圆钟就突然隐了下去。

    天色突然骤亮,两人站在一座旧式的教学楼前。

    穿着校服的初中生陆陆续续地走进校园。

    这是一个无声而又机械的地方。

    “他们……”宋念安惊讶地张嘴,却不知该怎么去形容看到的场景。

    仔细看就会发现,所有人迈出的步子和挥动的手臂弧度都是一样的,甚至连表情也是一样。

    诡异的让宋念安全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她的身上还穿着一件吊带的睡衣,在这样的清晨,有点凉。

    她不由得羡慕起江深来,西装笔挺,身材颀长,穿得多。

    女人渴望的眼神使江深心尖儿一颤,全身发软。

    他脱下外套。

    宋念安身上一重。

    西装外套很大也很长,盖在她的身上直接长到膝盖上一点,携带着男人的体温,宋念安瞬间感受到了暖意。

    她也不拒绝,手臂伸进袖筒,拢紧外套,抬起脸,她似乎看到了男人身后,类似于神的光辉。

    “谢谢。”宋念安感激道。

    一件外套,似乎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正在这时,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抱着书匆忙地朝他们走来,“抱歉,您们就是新来的宋老师和江老师吧,我刚刚才得到上面的消息,听说您们到了,等了好一会儿了吧,实在不好意思,让您们久等了。”

    宋念安和江深对视一眼。

    “我们其实也才刚到一会儿。”

    江深和颜悦色的模样缓解了陌生女人的忐忑。

    “那么,两位请跟我来。”

    宋念安略带迟疑的看向江深。

    江深点头,率先跟上陌生女人。

    宋念安紧随其后,她穿着拖鞋,沙子要命地进到了脚底板,硌得慌,脱下鞋子不雅观,只能忍着不适。

    那人把他们带进了教室宿舍楼,七层,他们在第四层。

    “刚好还有一间两室一厅的,两位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宋念安赶紧说道,就怕住得远了呢,在这个诡异的地方,还是近点好。

    宋念安求之不得的模样,使陌生女人满是揶揄的目光流转在她和江深之间。

    江深回以温和的笑意,宋念安一脸坦荡。

    陌生女人走后,宋念安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脚一踢,鞋子“啪嗒”一声落地,她也顾不上太多,因为脚底板上坑坑洼洼的,多了许多细小的碎石。

    难受的很。

    江深沉默的把宋念安的拖鞋拿到鞋柜处,给自己换了一双之后,又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淡粉色的毛拖放在宋念安的脚边,顺势在她的身旁坐下。

    “没什么大碍吧。”黑眸瞥过她的脚底板,在她蜷缩的脚趾上顿了顿,开口问道。

    “没事儿。”她快速拍了拍,放开脚找鞋子的时候才发现,粉色的毛拖。

    眼眸子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想起刚刚的一通行为,有点难为情,对方都看不过去了呢。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低低地道了一声谢。

    男人并没多在意,屋子里的摆设简单明了,主体走的是现代简约风。

    “我想我们应该先好好参观这个屋子。”男人斜靠在沙发上,十指交叉在一起搭在腹部,大拇指间转着圈圈。

    “你说得对!”宋念安赞同道。

    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所有的安排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肯定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哪怕此刻的宋念安,一直身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

    两室一厅的空间非常大,绝不是陌生女人口中的那种。

    两个卧室之外,还有一间书房,一个大型的衣帽间,令宋念安惊讶的是,女士衣服的尺寸恰好是她的,而且不仅是衣服,还有首饰包包之类的一切,都似乎是她的东西。

    仿佛她在这里生活了很久,给她一种她就是属于这里的错觉。

    “你是不是也觉得……”她歪头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接着道:“似曾相识?”

    “这条围巾上的咖啡渍,是去年圣诞节的时候,不小心被邻桌的人泼到的,哪怕我反应及时,也闪躲不全。”江深回忆那时的飞来横祸,眉头微皱。

    宋念安不明所以的看看他手中的围巾,又抬眸看看他。

    “还不明白吗?”江深眼皮子轻掀,漫不经心的扫了四周一眼,扯唇对满脸疑惑的女人解答道:“这不是似曾相识,这就是我们的东西。”

    “可是……”宋念安瞪圆双目,突然想起什么来,弯腰将旁边的首饰盒一格又一格地打开,慌乱的翻找着。

    直到看到那条水蓝色的链子,她心头一喜,像是为了寻找某种答案,又像是为了证明江深的话是对的一般。

    她拿起链子,找到印象中,有印记的地方。

    水蓝色的宝石上,有一道很浅的划痕,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她有些激动地喃喃道:“是了,是了!你说的都是对的!”

    激动过后,不安感强势席卷而来,“可……可是为什么呢?”

    连带着话语都磕巴了,他们明明是突然进入这个新的领域的啊,怎么会存在现实中存在的东西呢!

    “大概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地适应这里的生活。”男人把围巾放到原来的地方,意味深长道。

    江深的话让宋念安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倒也不那么纠结了。

    “哈啊~”有点困了,打个哈欠,泪花都从眼角沁了出来。

    宋念安擦了擦。

    “困了?”两人再次回到大厅,时间过得非常快,明明之前他们看到的时间是九点,这会儿子天已经彻底黑了,墙上的钟还差两分钟就八点整。

    似乎,困的很有道理。

    “是的,我先洗漱一番再睡。”宋念安伸着大懒腰,喟叹出声。

    时间还差一分钟就到八点整。

    “我也需要清理一下。”江深平日里也是个极其讲究的人,一天至少洗三次澡,玩的要好的那些兄弟,根本无法理解。

    今天算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破例,必须要好好的清洗一番,心底才会舒服。

    时间还差半分钟到八点整。

    江深抬脚。

    宋念安一个跨步。

    还有十五秒……

    江深抬另一只脚。

    宋念安恰好走在他右边。

    突然江深怀中一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